Friday, July 25, 2014

妈妈,所谓爱情(续)~ 12

    少年君清早起来就来更新鸟,《爱情》写到这也算踏进入了整个故事的高潮
部分了。当然,这个高潮究竟指什么,还请读者朋友们自己欣赏。


    话说第十一章的红星略少,让年君倍感失落,不知道是写得不好还是咋的。
少年君暂时还没气馁,这一章有点言情小说的味道,嘻嘻O(∩_ ∩)O~!


    不废话了,正文开始:

                      叙旧的哥俩

    坤哥,来,干!


    军子,干!


    一口闷完之后,爸爸长叹一声,笑嘻嘻的:啊……爽啊!军子,我们哥俩是
有很久没在一起喝过了吧。


    王叔叔一副怨妇般的神情,埋怨的说道:坤哥,你还好意思说啊!自从你和
云嫂子扯了证,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后,你有主动来找过我吗?要不是我打电话叫
你出来喝酒,指不定你都快把我给忘记了呢!


    哈哈哈!军子,这哪能啊!我爸爸有点尴尬:我们是兄弟嘛,敢说我不比你
亲兄弟还亲?你还吃你嫂子的醋,得了吧!


    王叔叔没好气的说:什么得了吧?你就是见色忘友,哦,不对,是见色忘弟!


    好好好,是哥错了!哥忽略了你,行了吧。哥自罚三杯,让你解解气,怎么
样?


    嗯……那哥!你怎么还不赶快动嘴,是想让弟弟我以下犯上灌你吗?


    好好好,哥这就喝!这就喝……


    王叔叔看着我爸三杯酒下肚的为难样子,甚是解气:对了,今天除了找哥喝
酒之外,还有一件事情。小豪今天打电话给我,说他要跟着我学车!


    爸爸并不惊讶于我学车的事情,因为我一满十八岁他就催我学车,只是我迟
迟不肯:这小子,终于想明白了,我还以为他以后就只请个司机算了呢!这下多
一门技能,不错不错……说完爸爸就顿了顿,然后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额……
不对!军子……你跟叫我出来跟我说这个,不会是怕我不给你学车的钱吧?嗯…



    王叔叔大笑,那一双感动的眼睛闪亮亮地盯着我爸:哥,还是你懂我啊!


    王叔叔快泪奔了有木有,我爸怎么能这么理解他呢!比他老婆还懂他的心思。


    靠!我懂你个屁呀,你个混蛋,你大侄子的钱你都敢要啊,还明目张胆找我
过来,信不信你哥我现在就废了你!我爸突然一阵狂怒,吓了王叔叔一阵寒颤。


    哥!你看你这个暴脾气,哈哈,确实有吓我一跳哦。不过被你吓了几十年,
我已经免疫了,不怕不怕啦,嘿嘿……


    爸爸只是开了个玩笑,又笑眯眯的对着王叔叔深情的说道:军子,这么看来,
还是你懂我啊!


    王叔叔奸笑道:哥,我怎么能不懂你呢?你看你的一切,我都懂的。


    爸爸蔑视了王叔叔一眼:不谈我了,谈谈你吧,女儿现在还好吗?


    王叔叔一听爸爸谈到了自己的女儿,顿时喜笑颜开:哥,你该不会是在关心
你未来的儿媳妇吧!哈哈哈……是你这么早就着急了?还是小豪着急了啊?不会
是这个熊孩子发育完全,急于XXOO了吧!咯咯咯……


    我爸爸低声说道,感觉就像是在谈一个秘密一样:军子,你忘啦,小豪不知
道你有女儿的。好在他继承了我们的关系,和你儿子王林风是结发之交的好兄弟!


    王叔叔叹了一口气:哎,我的女儿命苦啊!到现在,我都不能给她一个光明
正大的名分。


    爸爸自从撮合了我跟我妈,怎么可能再拆散我们这对鸳鸯呢!不过当年和兄
弟之间的诺言,他心里一紧,随口说说的。再一想到那个苦命的女孩,安慰道:
军子,这么多年你照顾她,也是费尽了心思,就别再自责了。我们也别用什么条
条框框束缚了这个孩子追求幸福的权利,她的母亲跟了你,总是躲躲藏藏的,最
后还……哎……我们别再毁了这个孩子的幸福,她自由快乐,我们做长辈的才安
心。


    王叔叔听爸爸这么一说,开始真情流露:只要她这一辈子幸福,我就算是死!
也心甘情愿。


    都说父爱如山,敢问世间哪一个父亲不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平安幸福!马航的
再一次被击落,那八十几个死于非命的孩子,真是让人心痛不已。


    好了好了,酒也喝够了,我们回家!爸爸说完就打电话叫了司机,到大排档
这边把他们送回了家。


    我在家把学车的事情向妈妈说了一遍,妈妈说:你现在有机会了,就死命的
去折腾你王叔叔吧,哈哈哈……


    我听得是一头雾水!我吃饱了撑的,折腾王叔叔?我不被他折腾死才怪了呢!
王叔叔折腾,他老婆折腾,他儿子折腾,他们一家可真够折腾人的!我命苦啊,
我爸爸命苦啊,摊什么哥们兄弟,摊上了这么一家人……我……无语……


               折腾人的小妮子

    听说最近电影院上映了一部电影(PS:电影上映时间,与小
说情节的设定时间有冲突,还请大家不要介意,不要纠结),我是很想和妈妈一
起去看的。哪知妈妈告诉我她这段时间生意上的库存和采购方面出了些问题,必
须亲自解决,并且还要经常到小姨那边照顾大肚子的小姨,偶尔晚上还要陪陪小
姐妹儿一起出去逛逛商场。哎……女人就是事儿多,这段时间,我也在家里叫我
妈,事儿妈!都不管儿子了!哼……


    哪知,上马原课时林新月坐到我旁边又来捣鼓我:小豪,陪我去看电影吧!
新上映的,可好看啦。开始我没想去看的,室友们回来说剧情很不错,引起了我
的兴趣,她们都看过了,没人陪我了。你就陪陪我吧!


    天哪!林新月,你说什么?


    陪你?看电影?


    Ou!my lady gaga!我哪敢啊!


    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不能再有比那个更深刻的了!


    不能!嗯,绝对不能!我在心里暗暗的想到。


    我摇摇头,小声说对她说道:大姐,你就另求高明吧。我有点忙!


    林新月顿时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吼了一句:小豪,你陪不陪我!


    这一声叫,惊呆了老师,惊醒了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同学,老教授狠狠地瞪了
我们一眼,然后继续讲着唯物论。我左边的刘彦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看着我没
好气的说:小两口要吵架回家床上吵去,饶人清梦!


    我瞬间石化,那个尴尬啊!这是公共课啊,这么多班级,不会都误会了吧?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不矜持了呢?是谁,究竟是谁,把小女人调教成了大女王!
过去,哪有女汉子这一说啊!


    我不想理林新月了,她可能也意识到了教室的不对劲,安静了下来。下了课,
我就直接往外跑,她一直追着我:小豪,小豪,我错了嘛,我不是故意凶你的,
我就想和你去看场电影嘛。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抓住我的手的,一直拉着我的手,
像个小姑娘一样甩呀甩的,不过她本来也应该算得上是个小姑娘吧!


    看着这一路上同学们投来的异样眼光,就像是在看男主发现了女朋友有小三,
然后女友苦求男友原谅的恶俗电影。我脸红了,还没和同龄人谈过恋爱呢,不过
这也不算恋爱,竟可以把我整得脸色通红,害羞起来。哎……我们是哥们啊……
要有哥们的样子,拉拉扯扯怎么行,我一把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


    林新月奇怪的抬头望着我:有戏?


    我骂了她一句:屁!


    我低头一看,她又要向我撒娇了,我可承受起她的大礼,赶紧同意:我们去
看吧,正好我也想看。


    这下子可把林新月给惹怒了,这就叫不答应会被骂,答应了也会被骂,不作
死就不会死啊!


    想看你个死人头啊!你想看,你不会早说啊!想看你让我低声下气出丑啊!
想看你妹啊想看!小豪,你这个大混蛋!大笨蛋!大禽兽!哼……


    我嘞个去呀!这又是要闹哪样啊?刚刚的电影剧情被颠覆了,现在是女主把
出轨的男主抓了个现行,母老虎一发威,什么恶言相向啊,什么疯狂凌辱啊,什
么拳打脚踢啊!一样不少。同学们今天的运气是相当的好啊,看了一场如此精彩
的大片,还没有收门票。搞得我现在只好低声下气的去求原谅,求原谅啊!还好
不是求包养。应该没人知道我已经被包养了吧,我是妈妈包养的小男人……喜滋
滋……


    班长,月姐,我错了行不?我陪你行不?


    不行!!!林新月义正言辞刚正不阿。


    兄弟嘛,互相宽容啊!我那楚楚可人的神情都快飙泪了。


    宽容?可以。诚意呢?


    票钱我出?


    这叫诚意啊?不够,不够!!!


    晚饭我也请?


    嗯……哦……林新月抓了抓头:这个还不够?


    啊?我无语,她者是要狮子大开口啊:姐,请给小弟个明示,让我死得瞑目。


    爆米花呢?可乐呢?


    哎……你早说嘛!这叫个事儿吗?搞得跟日本挑衅天朝那样声势浩大。好的
嘛,我现在就去美团上面买票,到时叫你。说完,我就一阵风溜掉了,如果我再
不溜掉,明天我的故事就要在学校的贴吧,论坛占据头条的位置了!我可不想当
汪峰啊,这哪里是在春天里嘛,在哪里我都没搞清楚啊。


    我到了刘彦的宿舍,借用他的电脑。没想到这个小畜生刚开学就把东西搬回
家了,原来他和她妈妈,咯咯咯……我心里一阵开心。借用了其他同学电脑,买
了晚上七点场的票——《致青春》啊!


    下午五点多,我和林新月打车去了华元电影大世界,顺便在那边的肯德基买
了一个全家桶,我去,这是要撑死我们两个的节奏啊!林新月居然吃得很斯文,
我是不是看错了?对,我没看错。


    林新月,你平时大大咧咧的,现在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装啊?淑女范耶!饭桌
上斯文是严重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自己的胃的,有辱斯文。她一只手拿着一个鸡
腿细嚼慢咽的,另一只手也拿着一个鸡腿,在我闲下来的时候,使劲往我嘴巴里
塞!


    亲,我们只是好盆友,亲,好兄弟你懂么?我这样自我安慰和她暧昧的情结。
不过我确实对她没有多大感觉,只是单纯的朋友,没有喜欢,更没有爱可言!


    进电影院的时候,林新月只让我买了一杯果汁,因为她已经吃不下爆米花咯。
整场电影,我们欢笑不已,特别是看到在大榕树下,陈孝正和郑薇偷吃禁果的画
面。


    陈孝正摸到郑薇乳房的时候,郑薇来了句:我的大吗?陈孝正淡淡的回答道
:应该算大吧,反正我也没见过别的!差点让我把喝进嘴里的果汁喷了出来,我
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的林新月,她居然双手拖了拖自己还没发育的乳房。虽说她
为了和我一起看电影,穿了一身花边的白色连衣裙,配合着一双高跟吧,但是我
是真的不感冒!


    林新月看见我在偷看她,居然也问了我一个相同的问题:小豪,你说我的大
吗?我嘞个去呀,林新月,你敢不敢不这么逗啊?二货,这可是在电影院啊,公
共场合,哦,不对,学校那么大的地她都不介意,还会怕这?我再一次石化:我
也没见过别的,更没见过你的,我不知道。


    哪知她的小嘴凑到了我的耳边,那一口气啊,我全身发麻:等会我让你看看!


    天哪!林新月,你不要再恐吓我了,我已经被你吓得病得不轻了,药都不用
吃了,直接病入膏肓,直接放弃治疗。你是谁的女儿啊?可以这么折腾人!哥哥
我怕了你了,不对,弟弟我怕了你了。如果你是蛇妖,我一定让法海来收了你,
哼哼哼!!!可是,你怎么就是一直小狐狸呢?真拿你没有办法。


    散场之后,我惊魂未定的送她回了学校,然后再回的家!妈妈还没回来,我
在沙发上等她,然后发呆,发呆,全身冒冷汗!妈妈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开了
门,忙叫我去接应一下,说给我买了一块卡西欧手表!换做是以前的话,我绝对
会兴奋得睡不着觉,但是我今天被吓坏了,还是一动不动!


    我妈看出了我的不对劲,还以为是我最近太累了,叫我早点休息!嗯嗯,早
点休息是对的!我一躺下去,就睡着了,只是梦里不断的听见有人说:小豪!你
看我的大吗?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哇靠!做梦都不放过我!我妈被我吓得惊醒:哇靠!
你吓你老妈一跳!


    我忙转过头对妈妈说:亲爱的,你不老,老公不许你这么侮辱你自己。然后
就亲了妈妈一下,我去,妈妈顿时脸色无光,失了神:你神经病啊!看来我妈也
是被我吓得不轻,算了,不能把病再传染给别人了:妈,你傻了呀?儿子饿了,
快,快,快去做早餐去!


    妈妈瞥了我一眼,厨房不一会响起了声音。这几天上课,我故意迟到,和林
新月避开,然后下课,就飞快的溜走,不让她发现我的存在。只是这种逃避的感
觉怪怪的,好像是在偷情吧!又算不上!谈恋爱吧,又不是!怪怪的。心里怪怪
的!


    刘彦这个臭小子问我:你是不是喜欢人家班长啊?


    什么?我喜欢她?我震惊:你什么眼神啊!也不看看,到底是谁在粘着谁?


    乖乖!小豪,你行啊,这么出色的美女都看得上你,你赚大了。刘彦明显是
在调侃我。


    ……额……可是我不喜欢胸小的,更何况,她!没!胸……我怒斥着林新月
的一宗罪。


    小豪!你个混蛋!你说谁没胸啦!你才没胸!你妈没胸!你全家都没胸!林
新月在我身后一阵惊吼。


    我怒盯着刘彦,……啊……小豪……不好意思啦……刘彦的表情有点像个阴
险的老太监,太阴险了,明明知道某人就在我身后,还为我挖坑,靠!


    操!刘彦,你他妈的故意玩我!说完,我就和刘彦跑掉了,剩下林新月在那
里暗暗的画个圈圈诅咒我。


    中午,我们在学校外面找了一个饭馆:刘彦,这里没你妈妈开的那个馆子味
道好吧!


    刘彦自豪的说:那是当然,我妈是老板,我现在可是老板公啦!哈哈哈……


    看着刘彦和他妈妈挺和谐的,我也不想多谈了:你说,林新月的爸妈是怎么
教的她啊!这么的霸气十足!


    刘彦惊呆:小豪,你不知道啊?


    知道什么?我问。


    刘彦说:其实林新月没有爸妈,是她外公外婆把她给养大的。


    不会吧!她是孤儿?


    我也是在辅导员办公室不小心看到了她的家庭情况调查表才知道的。


    好吧!让我顿时对这个女孩产生了一种由衷的敬佩。不能再欺负她了!嗯嗯!
对,以后对她好点,哥们嘛,干嘛躲躲藏藏的!我心里想:只要妈妈不误会就好
了!


                        影子爱人

    另外一边:王教练,王教练,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啊!


    什么不要这样啊,你这个骚货,反正今天晚上你丈夫儿子都不在家,让我好
好地肏肏你!


    不!不要啊!不要……


    靠你妈的,王叔叔一把掌扇向了这个女人。啪的一声!


    原来是王叔叔和爸爸喝醉酒的那晚,王叔叔走到家门口,一直没进家门!他
打了电话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因为那个女人和他女儿的妈妈实在是太像了!


    自打我爸提到了王叔叔的女儿,特别是提到他女儿的妈妈之后,王叔叔和我
爸爸吃饭时的欢乐,其实都是伪装出来的。压抑在他内心的痛苦,他需要发泄!
发泄!发泄!


    小然,老公打疼你了吧!王叔叔刚一巴掌,现在又轻轻的慰问。他身下的女
人听见小然,不再像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那么惊讶了。


    小然,你看,你的蕾丝小内裤已经湿透了,你再看你这性感的黑色连裤袜也
沾染上了你的水渍,你是想要老公了吧,是吧,想要老公了吧!


    说完,王叔叔就吻向这个女人,两只手摸向她的后背,再轻柔她的屁股!不
一会儿,王叔叔停止了他的手上动作,右手慢慢移到女人胸口,一把拉开了蝙蝠
领的白衬衫,雪白双乳在黑色的半罩杯里轻轻的晃荡。女人知道,王叔叔每一次
和她做爱,就喜欢她穿这一身,上班时候的OL套装,还有那轻薄黑丝袜包裹住的
长长美腿,因为那是他再逢某个女人第一眼时候的印象。


    王叔叔开始隔着女人的薄纱奶罩,轻轻地在乳头四周画起了圆圈:小然,你
还记得吗?你最喜欢老公这么挑逗你了,你舒服吗?


    哦……王教练……不要啊……我不是小然……我是雪梅啊!


    雪梅?你就是我的小然,你离开了我十多年,你现在终于回来了,回来了,
并且还是年轻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


    雪梅心里那个恨啊:都怪他的老公帮他选的驾校,选的教练,让她身陷贼船,
让贼人无法自拔,自己也弥足身陷!


    你看你,粉红色的小奶头好硬,一点都不像是喂养过我们女儿的乳房!乳罩
早就被王叔叔解开了,他一边揉搓着一边说:小然,舒服吧,我和女儿都喜欢你
的奶!


    王教练!你不要说了,好不好,我好难受。每一次和你在一起,我的心里就
好痛苦,呜呜呜……我对不起自己的老公!


    呸!我才是你的老公!王叔叔使劲的捏了一下奶头,那个痛啊!王叔叔丝毫
不在意女人的感受,他用他的舌头抚弄起女人被拉得发红的乳头:你看你,都没
有奶水了,再帮老公生一个孩子吧。


    女人吓尿!背着老公生别的男人的野种,还要不要她活了啊!女人,也是有
尊严的,不过她不敢反抗。她知道她每一次反抗,都会换来更加疼痛的折磨。


    王叔叔的一只手开始慢慢往下滑,摸到了女人的阴部后,食指用力的向小屄
口刺去。女人被这一刺激,全身紧绷。突然呲的一声,原来紧身的黑色连裤袜被
刺破了一个小洞,女人更加紧张了:不,不要!


    王叔叔温柔的说:小然,老公会很温柔的,你不要害怕!虽说是这样说的,
但王叔叔完全是说一套却做着另外一套的人,女人的小内裤被他大力的撕成了两
半,挂在了一只美腿上。女人被淫水打湿的骚穴暴露出来。


    王叔叔已经等不及让女人帮他脱裤子了,毛主席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小然,
你今天的这套衣服很漂亮,老公很喜欢,我记得你在学校上课的时候经常这样穿,
然后回到家我舍不得让你脱掉,我喜欢你这样穿着,然后,我操你!


    这还不是在床上,客厅里,女人靠着墙!王叔叔让女人双手撑着墙壁,摆成
狗爬式,屁股高高的翘起,他扶着肉棒,对准女人不断流着淫水的骚穴,一插到
底!王叔叔因为过于兴奋,很快就射了第一次。但是他依旧宝刀未老,继续操!


    女人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根不断进出自己身体的大肉棒上,渐渐传
来的快感,开始让女人陶醉,那是她丈夫所不能带给她的和野男人偷情交合的感
觉。


    小然,我好爱你,你离开老公的这些年,老公日日夜夜都想着你,念着你。
如果不是那个贱人,你也不会离开我!小然,我爱你!我爱你!迟早有一天,我
要让那个贱人血债血偿。


    女人在王叔叔深入浅出的技巧下,终于被快感吞噬,歌声从嘴里响起:哦,
好烫,好难受……王教练……别,别……哦……太深了,啊……啊啊,王教练,
你,你……太用……力……了,啊……


    小然,你舒服吗?不要叫我王教练,叫我老公!我喜欢你叫我老公,我是你
一个人的老公,我的心全都给了你,叫我,老公!快,小然,快叫老公操你!


    老公……啊……轻点……老公……啊……你……顶到了……哦哦……太深了
……用力……啊……哦……要到了……要到了……老公……啊……


    两个人都已经动情,王叔叔把女人抱到沙发上,两只腿程M 状张开,女人的
手不停的在抚弄自己的小穴,已经发情发到自摸的程度?


    老公,快快,快干小然,小然……好难受,帮我,帮帮我……求你……老公!


    小然,你叫老公叫得真好听,老公现在就满足你,插……你的……骚比!说
完,王叔叔的肉棒用力的刺进了女人的骚穴,大力的抽插起来:啊……啊啊……
老公……你……太棒了……求求……求你,使劲的……狠狠的……操我……啊…
…小然好舒服……女人被操得意乱情迷放声淫叫起来。


    王叔叔让女人的身子对折弓起,两条丝袜美腿弯过了头顶,雪白的屁股翘了
起来。王叔叔的龟头在阴道口摩擦:小然,叫老公操你!


    老公,小然要你,要你插进来,插进来。小然爱你,爱你的大鸡巴,爱你的
大鸡巴操我!


    哈哈,老公现在就来操你,这样你一辈子就不会再离开我了!说时迟那时快,
王叔叔胯下用力一挺,粗壮的大鸡巴轻车熟路再次破开女人被淫水充分润滑过的
骚穴。


    王叔叔双手摸着女人的黑丝大腿,下身疯狂的挺动着,爱一个人,不用这么
癫狂吧,更何况,那个女人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啊……老公……哦……舒服……快……快……好舒服……哦……小然好爱你
……


    女人的这句小然好爱你,就像妈妈对于我而言,是春药,刺激了王叔叔,他
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鸡巴挺动得越来越快,女人受不了:啊……老公……哦…
…你好用力……要到了……哦……我……肏我……


    王叔叔终于无法抗拒这一具极具诱惑力的肉体,不是因为这个操这个女人有
多舒服,而是这个人所代表的女人,是他心中的挚爱:不行了……不行了……老
公又要射了……小然,老公射哪里……


    老公……射……射……进来……给小然……全部……射……给……我……小
然要再为你生个孩子!


    终于女人感觉到了王叔叔的大鸡巴再一次挤开了自己子宫口,熟悉的精液,
再一次击打在自己的子宫壁上……同时伴随着女人的一声尖叫,全身痉挛,她自
己也到了高潮,然后和王叔叔一起相拥瘫软在沙发上!


    女人去卫生间清理了自己,然后一丝不挂,拿了帕子清理干净了王叔叔的身
体,然后扶着他来到了自己的卧室。床头墙壁上的婚纱照里,两个甜蜜的爱人情
意绵绵充满了幸福。然而床上躺着的竟不是相片里原装的两人,女人没变,只是
男主人换了。


    女人知道和王叔叔睡在一起,她必须一丝不挂,这样才不会遭到第二天早上
的暴力!她知道,王叔叔心里一直住着一位叫小然的女人,那个女人和她很像。


    每一次女人和王叔叔做完爱入睡,女人都会被王叔叔的梦话吵醒,这么长的
时间以来,梦话的内容一直没变:小然,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老公好爱你,
好想你……


    女人在这个时候,会紧紧的抓住王叔叔的手,说道: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她之所以一直和王叔叔保持着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一方面是摆脱不掉,另一
方面竟然是心疼这个为爱痴情的男人!


    她光着身子,伏在王叔叔的身上,贴紧,只为给这个常在噩梦里的男人,一
丝温暖,一丝依靠,一丝微薄的安全感!


    要知道小姨佩云曾为王叔叔女儿妈妈的离去,暗自神伤痛苦了好久,那位善
良美丽的女人在小姨心里的地位和我妈妈的差不多,都是亲人,最亲最亲的人!
在女人临终的嘱托下,小姨这些年来一直暗中照顾着她女儿,给她妈妈的母爱!


    所以,其实爸爸周末带小姨和妹妹出去玩的时候,其实还有一个女孩!只是
她被保护得很好,没有人知道。


    未完待续……


    十三章剧情透露:小豪跟着王叔叔学车,发现了哪些惊天动地的秘密,与自
己家有关,与他们家有关!


    PS:如果这一章的反应和上一章的效果一样,都不是很好的话,那么下一章
的更新少年君可能会晚点,四天一更调成一周一更,我要仔细琢磨一下问题出在
哪?写得更加细致一些。


    这一期的配图是美腿哦,那个让王叔叔魂牵梦萦女人的丝袜美腿。顺带附上
一张女人为王叔叔足交的图片(上次有读者说希望看到黑丝的足交,所以少年君
不辞辛劳找来一张,还望喜欢)。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