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8, 2014

乡下记忆——我的表嫂 ~ 1 ~下乡

               一、下乡

  记得小时候上学时每个暑假都会到乡下去度过,寒假因为时间短还有春节就
不会去,加之乡下冬天特别冷,母亲怕我被冻着,所以就算我哀求也没用,到乡
下度暑假是我每年的期盼,那时候是七十年代的中国,城里除了房子多其他和乡
下并没有多大区别,一样的没什么娱乐的东西,还没有乡下好玩的多,当然那只
是小孩的观念而已,我们家在乡下有好几个亲戚,但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婶婶家,
去的次数也最多,后来年龄稍大一点基本上每个暑期就只去她家了,婶婶家在水
库边上,靠山临水独门独户,房子也很大,有山有水有林很好玩!

  婶婶和我家只是沾亲,基本上没有血缘,但我小也不知道为什么关系一直走
得很近,婶婶的母亲与我奶奶关系很好,据说比亲姐妹还好,婶婶的母亲几年前
去世了,但婶婶并未停止走动,那时我家人口多家境清寒,婶婶也没有从我家获
得什么好处,虽说在乡下,婶婶家境比我家还好很多!所以绝对不是她想攀什么
亲,可能与我奶奶人缘好有关,她非常敬重我奶奶,她称我奶奶幺姑。和我妈也
处得极好,时不时带点乡下的时令蔬菜、土产什么的,我妈也会送一些城里的新
奇玩意什么给她,尽管婶婶拿来并没有什么用处,但她也很珍惜!

  我很小的时候,学校放暑假了,婶婶或表哥就会来家里接我下去,后来十二
三岁过后我妈就不让她接了,叫我自己去,路早就熟悉了,而且并没有多远,婶
婶对我可以说叫视如己出,有求必应,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是长大后才知道的,
说起来就话长了,和父亲有关,但也是单方面的,按现在说法就是暗恋我父亲吧,
当然我母亲是完全不知道的,不然以女人的心态绝对不会和婶婶处得这样好的,
尽管那是发生在她与父亲结婚之前的往事了,因此,爱屋及乌地我就得到了婶婶
这份特殊的关爱了,婶婶这份超过对她亲生儿子的关爱也是我喜欢到婶婶家的一
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到了她家我感觉比在自己家还自在,我感到婶婶对我真的比
亲妈对我都还要好!

  那天刚到婶婶家,还没看见婶婶,就看见一个身材丰满结实的年轻女子在门
口冲着我笑,有点面熟但想不起是哪个,二十来岁的样子,面目白静,举止大方
文雅略显羞涩,衣服也干净合身,我还以为可能也是到婶婶家走亲戚的!

  那女子那天穿一件短袖衬衣,虽然合身,但因胸前的那两个山包发育得太过
成熟,将那件单薄的米白色短袖衬衣支撑得胀鼓鼓的,那女子乳房丰满不说还非
常挺翘,仿佛是有意向人们展示一样,格外醒目,感觉那对丰满的乳房随时都会
破衣而出一般,裤子看起来宽松但肥硕的臀部却将裤子撑得象是贴在身上一样,
虽然体态肥腴但因身材较高,胸臀大而将腰肢衬托得较为纤细,整个身材该凹的
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看起来十分协调,虽然面熟但怎么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迷惑间婶婶走出来把我拉到她身前:「六儿,这是文丽,以前你见到过的,
就住在水库对面,你哥结婚时你还在上学没来成,现在她就是你的嫂子了,以后
你就叫她文丽嫂子吧!」

  我点点头对她笑了笑,叫了声文丽嫂子,她也回应了一句:「六老弟!」

  回头又对婶婶说:「六弟小的时候我就见过的,现在长大了,但还是没变,
还是这么瘦小!」

  可我实在回忆不起什么时候见过嫂子,没有一点印象,也许太小吧!

  婶婶说:「文丽,就叫小六儿吧,听着不别扭。」

  文丽嫂子笑道:「妈,你说六弟快十五岁了呢,成小大人了,还叫人家小名
呀?」

  婶婶说:「你看他象大人吗,城里娃儿不比乡下娃儿,还没长醒呢!」

  我那时确实比较瘦小,外表根本看不出有十五岁的样子,加上面相较嫩又俊
秀,说十一二岁都让人相信,为此得到很多便宜,街坊邻里那些大姐大嫂经常见
到我都喜欢搂抱我,我那大我五六岁的表姐为此很自豪,因此与我也十分亲近十
分要好,有事没事也常将我带在身边,而正是表姐的亲昵让我过早的知道了女性
的身体,从而使我从身理到心理都比同龄少年要早熟很多!

  遇到星期天不上学的时候,那些街坊邻里大姐大嫂经常将我叫到她们家里玩
耍,有时晚上都干脆住她们家了,每每如果留宿,就有好戏看了,因为她们都认
为我小还不懂事,女人私密之事都不避我,就连洗澡有时也是在一块洗了,因为
这样更能节约用水,所以邻里街坊那些大姐大嫂们,我基本上都看到过她们裸体
的样子,甚至奶子的大小,阴毛的疏密,阴户的鼓凸,阴缝的宽窄,大阴唇的肥
瘦,小阴唇的长短我都是一清二楚,因为经常这样跟女人们厮混在一起,也使我
早早的就关注起了女人身子,也养成了探索女人秘密的好奇心理!

  所以女人身体对于我来说已不是神秘之物了,但却让我养成了一见女人就爱
关注其胸部下身的习惯,特别是一看见女人三角区阴户在裤子下面偶然显现的痕
迹,总会在脑海中猜测她阴户的样子,继而就会产生一探究竟的冲动!

  在婶婶眼里也是如此,总认为我还没长大,她不知道,其实两年前我十三岁
就开始性萌动了,从那时起我就对女人身上的性感部位感性趣了,没过多久的一
次偶遇还让我更近更深入的了解到了女人,那就是二十来岁的重庆下乡女知青张
庆莲姐姐,(具体情节在此不细表),那个夏天我基本成了她消除寂寞的工具,
同时也让我真正认识和了解到什么是成熟的女人,她是我近距离并掰开观看过阴
户的第一个女人、而且是带毛会流出阴水的阴户,正因为是第一个,所以印象十
分深刻,自今我都记得她阴户的模样和那阴道口流水的情景,她也是我第一个仔
细摸索过全身的女人,反正在她身上有了我太多的第一次!

  现在想来,那张姓女知青其实是很阴暗很淫荡的一个女人,表面看起来很清
纯很正派,听农村大娘媳妇摆黄色笑话都会脸红,和男人在一块也是羞答答的模
样,可暗地里却充满了淫秽的思想,她利用我到同是知青的堂哥那里玩耍借宿的
机会,见我清秀又单纯不懂事同睡一床而诱诱了我,完全是为了满足她自己的需
要!

  因为那时我心思根本没想到这些,对她裸露的丰满而性感的躯体并没有多大
性趣,她虽然年轻但已不是处女了,这是我后来和处女性交时感觉出来的,回想
我第一次进入她阴道时的情景,不但没流血而且非常的滑溜,我记得那时在她的
指导下,全身赤裸的我刚趴到她同样全身赤裸的身体之上,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鸡巴就已经全部插进她的阴道里了,虽然我的鸡鸡曾进入过张姐的肉洞,但对于
那时虽然能勃起但还不能射精的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现在都回忆不起当时
进入时鸡鸡在她阴道中是什么感觉了,尽管如此也算是我青春期的一次美好经历
吧,但对我的影响却很深远,接下来就在冬季里发生了我的第一次梦遗,并常常
在脑海里有了性幻想,以致于无师自通的手淫了。

  婶婶不过四十多岁,乡下人风吹日晒皮肤都较黑脸上也显老,但身体很健康,
婶婶的全身上下早就在我好奇心驱使下熟悉透了,也怪婶婶大大咧咧不把我当男
人,到现在都是洗澡撒尿什么的女人隐私从不避我!四十多岁了奶子一点不下垂,
从来没有戴过乳罩什么的东西,但仍然结结实实的也挺挺翘翘的!她夏天穿件汗
衫两个乳房随着她做事就会一抖一颤的,常常弄得我心猿意马,屁股也结实硕圆。
身材很匀称,如果不看脸你绝对会认为她只有三十来岁!婶婶年轻时也算得上一
个乡村美女,就是现在也一样风韵犹存!

  尽管婶婶家房大屋多,但我胆小,以前下去都是跟她睡,叔伯和表哥都是木
匠,给人修建房子一去就是一年半载的,放假的前两月他们又出去了,婶婶说要
过年才会回来!

  本来这次到乡下婶婶家,我是带着一个淫邪的目的去的,就是想日婶婶的麻
批。婶婶待我比亲儿子都亲,什么事都由着我、惯着我,非常溺爱我,以前小没
有日她的欲望,只是抠抠摸摸的满足好奇心,随着去年的梦遗以及学会打手枪过
后,日批的欲望就强烈起来了,总想找个女人重温日批的感觉,尝尝在女人麻批
里射精的味道,而最能让我实现这个愿望的人就只有婶婶!

  婶婶对我的溺爱程度,基本上到了没原则的地步,不管对错她总会站在我一
边,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什么事情是拒绝过我的,只要我有要求,总能在她那里
得到满足,包括她的身体,奶子、阴部都让我摸过,虽说如此,但要是真正日她
的话,就不好说了,婶婶对我温柔随和,但在外面其威严是出了名的,在村子里
十分有威信,表哥叔伯以及后来的嫂子都怕她,所以我也不敢试,这毕竟超越了
普遍的伦理道德,但有一点我能肯定,假如我等她睡着后偷奸了她,以她十分注
重自己名声这一点,她绝对不会闹只当吃了一个哑巴亏,但她要如何惩罚我,我
就不知道了,但我不想因一时的冲动,破坏我和婶婶之间多年来亲如母子的深厚
感情,我深思熟虑后决定诱奸她,以我的哄骗功夫要诱奸到婶婶其实并不难,这
样即不影响我们的感情又能开心的日到她!

  之所以说我有一定的把握去诱奸婶婶,是因为过去的历史经历和经验,实际
上婶婶身体的角角落落我都是玩遍了的,当然阴道里面是没有去过了,无论是手
或鸡巴,去年下乡和她睡一起,我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抓揉玩弄她奶子,和她闹着
玩时爬在她身上亲她的嘴,有意将硬起来的阴茎抵在她阴部,她都只当我是亲昵
她、嗲她,她还很是惬意,觉得有这么个城里的娃儿亲昵巴结她而感到自豪,并
且她从心底就一直把我当没长醒的娃儿,把我对她的种种猥亵动作当作是对她的
迷恋和亲昵,却不知我已经是一个实实在在鸡巴插进过女人阴道的男人了!

  说乡下的女人封建不开化其实是偏见,乡下女人其实对男女方面没那么多忌
讳,对自己的身体上所谓的性感部位也没包裹得那么严密,对我这样的半大男孩
都从不顾避,每天晚上洗澡都是婶婶给我洗,洗到阴茎时就会勃起,她只当是男
孩的自然现象,还会翻开包皮仔细清洗我龟头冠沟里的污垢,说什么自己洗也要
这样洗,不然烂掉了以后连婆孃都找不到了!

  将我洗好了她自己就开始脱衣洗澡,我赖着不走就在那看着她洗,婶婶也不
管我自顾的洗,我一边和她说话,眼睛却不离她的身体,因光线暗淡,实际上也
看不真切!记得有一次婶婶端着一盆水站起来,叉着腿挺着胯从上往下淋水,胯
档里长长的阴毛因水淋湿后,汇聚成一束在那里甩来甩去很滑稽,还往下滴着水,
我好奇的伸手抓住那束阴毛,说婶婶你尿尿的地方怎么会长毛呀?

  她笑起来:「等你长大了你小鸡鸡上也会有毛的!」我说这里黑看不清楚,
想到床上看看你的毛毛?

  婶婶捏了捏我的脸:「没出息,等以后有婆孃了看你自己婆孃的去!」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