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9, 2014

【嫂子的秘密】十七

  第十七章。

  周珊最近的生活清闲了很多,自从周靖平入院后。

  依照自己去探病时候以周靖平私人秘书身份打听的消息综合来看,周靖平一
时半会可能也无法恢复记忆了,凭借直觉周珊觉得他可能永远也好不了了。

  周靖平没有妻子自然也没有儿女,周珊知道他的奶奶过世后,自幼便被母亲
抛弃的周靖平已经没什么亲人了。听说他父亲也很早之前就死在监狱里了。

  总而言之,夏实房地产公司目前还靠着周靖平几个还算忠心的亲信在尽力维
持着项目的运转,不过一旦周靖平长时间无法醒来,公司恐怕也很难继续下去吧?
毕竟这是周靖平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离开了他和他的人脉,大家都清楚公司是
无法继续在竞争激烈的房地产业生存下去的。

  周珊叹了口气,自己跟了周靖平这两三年,他也没算亏待自己,不过本来还
想凭借着年轻貌美再多勾搭几年他,看来这下也落空了,好在房子先前已经过户,
也算周靖平付给自己的青春损失费吧。

  这两天周珊请假没有上班,其实周靖平确定被失忆之后,一个公司里原本周
靖平之下的副董事长就来找过周珊,谈的事很简单,他早就垂涎周珊的美色,让
她以后继续留在公司,做他的秘书,当然实际上就是情人的意思。

  周珊当然知道良禽择木而息的道理,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周靖平有一天恢复了
意识知道了自己居然敢背叛他,心狠手辣的周靖平恐怕会让自己生不如死,被他
的黑道打手轮奸玩弄虐待到死的这种下场周珊可不想经历,老实说甚至想想就不
寒而栗。

  可是现如今周靖平神志不清,甚至连个康复的希望都没有,拒绝了那位副董
事长可就意味着自己要滚出夏实公司了,在这样的都市里生活没有了这份优渥薪
水的工作说实话会让周珊困苦很多的,她可不想有了这般美貌的情况下还如同一
般上班族那样累死累活在别的小公司里一个月拿着四千三千甚至可能只有两千的
月薪。

  这两天的假期实际上也是她自己考虑一下的意思,那位副董事长当然知道这
点人情世故,也就准了他的假期,明天就该上班了,也是该答复的日子了,怎么
办?自己怎么选择啊?

  周珊开始有些头痛,用纤细的手指扶着雪白的额头,将垂下的柔顺的黑长发
梢别到精致的耳朵后面,这个动作让她看起来清纯诱人,往日里配上娇美的艳笑
的话,对男人的杀伤力是百分之二百的。

  正在烦恼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

  「你给我滚出去!」

  听起来像是李薇薇的声音啊,她可是失踪了好长时间,难道是回来了?

  「嘿嘿,薇薇小姐,地址和方法我都说清楚了,到时候你自己选择吧。」

  「我一个都不选,你给我滚出去,现在就滚。」

  很少会这样失声叫嚷的李薇薇引发了周珊好奇,透过猫眼她倒是想看看,到
底对面发生了什么事。

  「嗯?怎么是李成峰这个王八蛋从李薇薇家里出来了。」

  对面的门口是李成峰还拐着有点瘸的一条腿,皮笑肉不笑的被李薇薇推了出
来,美丽的女教师原本媚气的大眼睛里含着愤怒,放佛在倒垃圾一下把李成峰一
下子推到了门外,差点让他摔在地上。

  「哼,小婊子,早晚你会来找我的。」

  狠狠地骂了一句,李成峰扶着楼梯,李薇薇并没有答话,砰的一声,也不管
左右邻居的反应,直接把门在李成峰面前摔上,理都不得理他了。

  「怎么回事,李成峰怎么来找她了?」

  周珊觉得奇怪,这两人居然怎么会有交集?

  门被打开了,露出的是李成峰颓废的背影,正准备下楼,看起来腿还是有点
跛,周靖平那次找来的人看起来下手挺重的。

  「李成峰,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李成峰转过身,看到的是周珊那张媚脸,当然他并不
奇怪,这本来就是周珊家的对门,他清楚得很,前段时间周静平找来打手让自己
别靠近周珊,眼下他住院失忆,李成峰自然不会再怕了,不过出于保护自己的本
能,李成峰这次找李薇薇未果后并没有去骚扰周珊,未一切确定前他可不想再挨
打了,否则可能一条腿就真的再也动不了了。

  「是珊珊啊。」

  「哼,你来这里做什么呢?勾搭别的女人了?」

  「呦,珊珊还吃了我的醋啊。」

  油嘴滑舌的和周珊打情骂俏起来,其实要不是想套他的话,周珊早就恶心的
不想理会他那张因为喝酒已经变得脸色蜡黄的丑脸了,大概李成峰自己也不知道
他原本就下颚消瘦颧骨高凸的脸配上如今浑浊的眼神和脏兮兮的胡须,没有一个
年轻女性愿意和这种人扯上关系,除了站街女之外。

  「少和我贫嘴了,你来这到底想干嘛?」

  「怎么?就站着干说啊。」

  李成峰浮出猥琐的笑容,周珊想了想后说道:

  「进来吧。」

  嘿嘿这淫笑了两声,李成峰盯着周珊转身后留下的挺翘的美臀跟着进了周珊
家,随手锁上了门。

  「现在可以说了吧。」

  坐在沙发上,周珊白了李成峰一眼。

  「着什么急啊,我们老夫老妻的,不亲热亲热么?」

  周珊今天在家,也只穿了睡衣而已,一对巨乳撑得上衣鼓鼓的,让李成峰看
的嘴馋不已,坐在周珊旁边嗅着美女的体香,伸出手想去摸一摸那对挺拔高耸的
乳球,不过被周珊不客气的一把把手拍掉。

  李成峰也不恼,笑嘻嘻的就着直接用手摸起了周珊纤细的大腿,周珊也知道
不给这个色鬼一点好处他是不会说的,干脆就厌恶的眯着漂亮的大眼睛,允许他
一边猥亵自己的美腿,一面说他为什么来找李薇薇。

  「其实啊,我是拍到了她的照片。」

  「照片?什么照片?」

  「和她的野男人的呗,就是和那个周靖平啊。」

  和周靖平?怪不得李薇薇前段失踪了,原来和周靖平勾搭上了?不过这个姓
周的色鬼也真厉害,连李薇薇也能弄到手。哼,说起来那个李薇薇在宁言哥面前
装的好似贤妻良母,没想到趁着宁言哥不在居然去和别的男人鬼混,不过这样算
自己的一个机会了吧?

  看着周珊不说话自顾自的想着什么,李成峰越发的肆无忌惮了,一只手已经
插入了周珊的睡裤里,摸起了她的纤腰的美臀上沿。

  「不过没想到你居然认识李薇薇啊,还能找到这里来。」

  「嘿嘿,也是巧合,我本来还想找个偶然认识的一个小丫头要点零花钱花,
可没想到跟踪她去学校的时候在教师介绍栏里看到了李薇薇。」

  李成峰没有告诉周珊自从那次和林月凛接触后弄到的钱又输光了,情急之下
想找林月凛再弄点钱才跟踪她去学校的事,当然周珊也懒得去问他为什么跟踪女
学生了,反正在周珊眼里,李成峰这种社会败类哪怕强奸女高中生都不是什么让
人吃惊的事。

  李成峰的手愈发的肆无忌惮了,开始捏弄着周珊的翘臀,呼着酒臭的嘴开始
贴近周珊娇美雪白的脸上,想要亲吻她,不过一把被周珊推开了。

  「我的话问完了,你走吧。」

  「珊珊,这么冷淡可不好啊,我告诉你这么多东西,难道一点好处费也不该
得吗?」

  「什么好处费,快滚吧。」

  李成峰倒也没有恼火,他也知道周靖平已经住院,现在没人保护得了周珊了。

  笑嘻嘻的将身体压向了周珊,两只手牢牢的钳住对方纤细雪白的手腕,周珊
眼神里浮现出一丝惊恐,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媚笑了一下说道:

  「成峰,是不是我们好久没做了啊。」

  「是啊,珊珊,我都想死你了。」

  毛茸茸的脏手已经摸到了周珊挺翘的巨乳上,不耐烦的揉捏了起来。

  「嗯……那……你告诉我你找李薇薇是为了什么啊。」

  「我不是都说了,是照片……」

  「别把我当小孩子耍,快说。」

  周珊作势要拍掉李成峰按在自己乳房上的手,眼看到嘴的肥肉吃不到,李成
峰也有点着急了,只好便脱裤子便说道:

  「那是李薇薇和周靖平的照片,我弄到手后想来敲她一笔,一张底片500
0块钱,我总共弄了20多张呐,嘿嘿,珊珊,我马上就要有钱了。」

  「可是对方不是叫你滚出去了吗?还会给你钱?」

  「我可是知道她男人在部队当兵呢,工资很高,她只要不想离婚肯定不会在
乎钱要来找我的。」

  眼看周珊沉默不语,抓住这个空隙,李成峰直接压倒了周珊,在床上分开了
那双修长的粉腿,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蜜穴的所在。

  「等……等等……你还没戴套呢……」

  「嗯……珊珊,老夫老妻的,我知道你最近是安全期……」

  话还未说完,那根丑陋的肉棒便直接插入了粉色的蜜穴之中,让房间里顿时
填满了女人娇媚的呻吟和男人粗鲁的喘息……

  王宁则最近也开始去上学了,不过李薇薇还没有复课,她最近总是干什么也
提不起劲,周靖平失忆后自己空荡荡的,当然李薇薇知道,自己并不是在为周靖
平伤心。

  这几天过的日子很平常,在家做做饭,等待王宁则回来,晚上看看电视,等
王宁则学习之后和他上床,睡觉,放佛新婚夫妻一般,原本是强迫的关系现在在
她看来顺其自然了。直到今天李成峰的出现才让李薇薇知道,自己想着这么平静
的度过没有王宁言的日子简直就是一种奢望。

  真的要去见李成峰,面对那么苛刻的条件要回照片么?5000一张底片。
其实钱还是小事,没想到李成峰还提出一个附件的条件,每拿回一张底片要和他
发生一次关系,就是这个无耻的要求彻底激怒了李薇薇,这才演出刚才那一幕,
气的李薇薇直接骂走了他。

  可是如果不去的话,李成峰刚才已经说过了,他弄到了宁言部队的地址,他
是不怕把照片直接寄给王宁言所产生的后果。

  为什么,为什么和宁言在一起总是有这么坎坷,好似老天就不让两人在一起
似的,到底是谁做错了?是自己吗?大概真是自己吧,背叛了王宁言和周靖平在
一起,这种堕落激怒了上天,这才给了她这样的惩罚吧。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下来,王宁则也回了家,这种事情她无法找他商量,只
好默默的起身,准备起了晚饭。

  「薇薇姐,今天怎么了?不高兴吗?」

  虽然自从李薇薇回来之后话就很少,不过王宁则还是感觉今天尤其不对。

  「没什么。」

  「那怎么这么没精神?生病了?」

  「没有。」

  李薇薇只是间断的回应了一句,开始煮饭。

  「你休息吧,我来。」

  看到李薇薇有些疲惫的背影,王宁则接过了围裙,亲了李薇薇一下,自己动
起手准备晚饭。

  「不,宁则,我不是这种值得你这么对待的女人,我们俩,还是回归到原来
的关系吧。」

  「薇薇姐不要再说了,你回去休息吧,我是不会放开你的,等到我大学毕业
之后就会找哥哥摊牌,即便对不起他,我也要和你结婚。」

  看着还有些孩子气的脸,李薇薇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我真正喜欢的是王宁言。」

  「那你为什么还要和周靖平在一起?」

  「我……大概是我是个差劲的女人吧……」

  被问到语塞,李薇薇低下那双美目,她不想再和王宁则说这些事情了,所以
没在吭声,直接转身回了卧室,留下王宁则自己在厨房折腾吧。

  厨房传来丁丁当当的声响弄得李薇薇心烦的不得了,随手翻阅起杂志,不过
随便翻了翻李薇薇又皱着眉头,现如今杂志为了确保销量,刊登了很多下三路的
东西,比如这本《生活周边》堂而皇之的把刊登那些三流情色小说,美其名曰情
感指南。

  俗气的台词和下流的内容,瞄了两眼就看不下去了,刚才甩书,眼睛却被一
段文字吸引了过去。

  「不会吧?这样也行?是作者编的吧?」

  心里嘀咕着,李薇薇不太信这种小说的里写的,可是拿着书楞了一小会,李
薇薇还是拿起手机,给一个做医生的高中同学打了个电话,她想知道里面说的东
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的话,也许她有办法从李成峰那里拿回所有的照片,
虽然要冒险……

  星期五晚上放下电话后。李成峰淫笑着,李薇薇果然接受了他的要求,答应
了明天就去拿照片。刚才接到了手机电话的李成峰浮着淫笑告诉了李薇薇怎么来
自己的出租房,一切就等明天了,今、明天就可以品尝到那个美丽女老师的极品
肉体了。

  周六的晚上10点。

  借口父母有事找自己商量,李薇薇下午就离开了家,和王宁则说今晚要住在
父母家。王宁则也没说什么,大概是近来李薇薇的温顺让他放松了对她的监管,
再说也不可能一直囚禁着嫂子,过几天李薇薇假期都到了,还是要上班的。李薇
薇并不担心王宁则会打电话给自己的父母,因为从小王宁则大概有些害怕自己的
父亲就很少去见自己的父母,所以和王宁言不同,王宁则和李薇薇的父母总是保
持着一定的距离。

  李成峰住的地方很偏僻,白天也没什么人,大概这是城中村,几乎处在拆迁
人都走光的状态吧,李薇薇住的地方虽然不是什么高档住宅区,但是也远比这干
净。

  一路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连卖水果的流动小贩都不肯在这么冷清的地方摆
摊,不过对于李薇薇来说这倒是个好事,她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自己来过这。

  看了一眼门牌楼口号,确定了是这家,扶了扶挎着的包,李薇薇敲响门。

  门开了,是一个又脏又丑的中年男人,他就是李成峰。

  「呵呵,终于还是来了?」

  拉着李薇薇进了屋子,里面一股恶心的气味熏的她直想吐,房间内桌角上还
放着大概是这两天吃过没有扔掉的食物包装盒,散发着残余食物腐败的味道,地
上有一些随意扔着的臭袜子,加上夏天闷热导致空气不流通,让这些奇怪的气味
混杂在一起,徘徊在这个破烂的出租屋里久久不能散去。

  「条件你答应了?」

  「你会把这些告诉别人吗?」

  「只要你答应条件当然不会,我的目的只是自己的利益,我又和你没仇,为
什么要不顾一切搞得你身败名裂?那对我也没有好处。」

  「宁言你也不会告诉?」

  「我都说了,当然不会,哪怕是你给你老公戴绿帽的事。」

  忽然淫笑了一下,李成峰上前一把搂住了李薇薇的纤腰,一只毛茸茸的大手
顺着向下摸到了挺翘的美臀,另一只手肆无忌惮的伸进衣襟,抓住了李薇薇高耸
的胸部捏了起来。

  「别……」

  李薇薇轻推了一下李成峰,不过这种程度的反抗只能激起男人更多的占有欲,
反倒成了一种调情手段,果然,李成峰淫笑着动作反而更大了。

  「怎么了?这样摸其实你很舒服吧?」

  「那你也要先把照片给我啊。给我之后,我们再做吧。」

  不甘心的点点头,狠狠地亲了一下李薇薇雪白的侧脸之后,李成峰这才转身
拿出钥匙,把身后一个壁柜打开,从里面一叠信封里抽出一张照片。

  「这是这次的份。」

  那是商场里她和周靖平搂在一起的一张特写照,照片里的周靖平高大帅气,
自己娇媚动人,尽管是偷拍,拍的也很美,可惜李薇薇却知道眼下这对于自己来
说可并不算一个美好的回忆。

  「可以了吧?」

  看到李薇薇确认般的点点头,李成峰又拥了上来,一把搂住李薇薇,长着充
满臭气的嘴贴过去。

  「嗯……别这样,我还带来了酒了,不先喝点酒么?今天晚上还很长呢。」

  看到李薇薇佯装出的笑意,李成峰自嘲的说道:

  「你们这些读了书的人就知道讲这些情调,明明脱了光了我会让你爽上天,
之后拍拍屁股走人的事,非要弄这些没用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李成峰还是坐在了堆满垃圾的桌子上,一把将那些吃剩的
包装盒都推到地上,算是把桌子上腾出一块空地方。

  李薇薇从挎包里拿出了一瓶红酒,李成峰看得出,只不过是超市里常见的廉
价酒罢了。

  找到杯子稍微洗了洗,李薇薇这才斟了两杯,一杯给李成峰,一杯给了自己。

  「我们先喝杯酒吧。」

  李成峰看着对方一口气喝下了这杯酒,自己跟着一饮而尽,刚想起身,没想
到李薇薇又倒了一杯。

  还未等李成峰说话,李薇薇忽然又从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药盒,取出一颗胶
囊,当着李成峰的面,扔进了酒里,晃了几下,让胶囊完全溶解在了那杯红酒里。

  「这是?」

  「伟哥啊,你不是说让我爽么?喝下了它,一会床上可要好好的表现啊。」

  李薇薇雪白的脸上因为喝了红酒浮出了诱人的红晕,配上诱人的媚笑和暧昧
的话语,让李成峰下身的裤子支起了帐篷。

  「嘿嘿,薇薇,等会在床上别讨饶啊。」

  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李薇薇则趁势直接跪坐在李成峰胯间,拉开他的裤门,
让那只散发着体臭和雄性气味的大肉棒直接蹦了出来,抽打在了她雪白的媚脸上。

  「唔……」

  张开小嘴,直接裹住了还有包皮垢的龟头吮吸起来,蚀骨的快感直入脑髓,
让李成峰情不自禁的哼吟起来,坐在椅子上享受着李薇薇的口交。

  「那瓶红酒都要喝下去,不喝完就不和你做。」

  说完李薇薇又是一个深喉,将李成峰的肉棒大半吞入口中,温润紧凑的舒爽
感让李成峰的大脑只能跟着欲望的指挥走,抓起桌子上的红酒,一口气便倒入嘴
中。

  上面咕咚咕咚的喝着红酒,下身则被一个波浪黑长发的大美女含着肉棒裹吸,
李成峰开始用手按住李薇薇的翘首,不住的用肉棒向前猛顶着,让李薇薇在自己
的胯下发出了嗯嗯的诱人声音。

  一口气干掉大半瓶红酒,即便是酒量不错的李成峰喝过之后也有些迷糊,而
且红酒是后反劲,他只觉得头脑越来越晕,下面的快感也来越强,自己的精关随
着那诱人的嫩唇吞吐,似乎越来越把持不住了。

  迷迷糊糊的将剩下点的红酒忽然倒在了还在为自己口交的李薇薇的背上,冰
冷的酒水惊的李薇薇哼吟了一声,重重的咬了一口李成峰的龟头,突然起来的刺
激让李成峰再也抑制不住蛇精的冲动,腰眼一麻,精液呼哧呼哧的尽数射入了李
薇薇的小嘴里。

  「真是的,叫你喝酒你还用酒淋我。」

  李薇薇有些不满的咽下精液后,嘟着小嘴起身将被酒染湿的衣物褪下,只剩
下了内衣,虽然在这个出租屋里这么穿有些冷,不过一会大概到了床上盖上被子
在做爱会好点吧。

  「薇薇……你……你太美了……」

  舌头开始打卷,李成峰走路都有些晃,站起身来赶忙被李薇薇搀扶住朝床上
走去。

  「不过肉棒还是这么硬,看来药物其效果了吧。」

  看着李薇薇的媚笑,李成峰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大美女清香雪白的身子压在
了充满霉味的脏床单上,撕开她的内裤,扶着仍旧坚挺的肉棒,直接插入了粉嫩
的蜜穴中。

  「啊……轻一点……」

  大概是动作太用力,李薇薇皱起柳眉嗔怪道。

  「放……放心……不用力……怎么让你爽啊。」

  喷着酒气,李成峰挺动着腰如同打桩机一样用肉杵鼓捣着李薇薇粉嫩蜜穴的
深处,搅拌着膣肉,发出叽叽咕咕的水声,大概是刚才的红酒和口交前戏让李薇
薇也兴奋了吧,性爱不过五六分钟膣内就淫水四溅了。

  两只雪白纤细的美腿直接夹住李成峰的腰,随着挺动的频率加快勒的越紧,
李成峰含着美丽教师饱满巨乳上面的粉嫩乳头,犹如一只爬行的蛆虫一般在李薇
薇美丽的肉体上爬动,随着美腿狠狠一夹,又一次的泄出了精元。

  「嗯……好厉害……我们……再来吧。」

  休息了还不到一分钟,感觉到肉棒又在自己体内复活了一般,李薇薇媚笑一
下,又开始主动扭起腰身,捧住李成峰的头,忍着他头发的酸臭,两人又纠缠在
一起……

  凌晨2点。

  「嗯……嗯……薇薇……干死你……」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第七次?还是第八次?

  没想到药物的效果这么好,已经做了几个小时了,李成峰还能硬起来。

  坐在李成峰的怀里,李薇薇和他正用着正座位交合,蜜穴吞吐着肉棒,眼下
自己原本雪白干净的身子上已经满是李成峰的吻痕和咬痕了。

  藕臂架在李成峰脖颈动脉的两侧,在他脑后打着结,修长的美腿也盘在李成
峰的腰上。一对巨乳随着肉棒挺动上下颠簸,画出诱人的乳浪,小嘴里呼着香气,
看着李薇薇浮着娇媚红晕的雪脸和那对大眼睛里迷离的眼神,一股征服美女的优
越感让李成峰情不自禁的又加快了肉棒抽插弄的速度,带动着睾丸噼啪噼啪的抽
打在李薇薇的雪臀上。

  颈子、后背、头皮、手心出了大量的汗,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即便是激烈
的性爱会出这么多汗也是少见,何况屋子里还谈不上特别暖和。不过李成峰眼下
也不想管这类小问题,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肉棒上,哪怕肩膀、颈部、下巴、
手臂这些地方开始泛着酸痛也无所谓了,眼下享受着李薇薇那迷人的肉体才是最
最重要的。

  肉棒上集聚的快感愈发的强烈,李薇薇也动起了情,雪白的藕臂拼命勒紧李
成峰脖颈两侧,小嘴紧紧的贴住了李成峰大嘴拼命地舌吻起来,一股窒息的快感
不断的冲击着脑子,一声闷哼,心脏犹如爆炸一般催动着精液喷出了肉棒。

  「唔……」

  痛苦的还未等哼出声,面色铁青的李成峰抽搐的吐出了白沫,不过即便是这
样痴女一样的李薇薇也没有松开湿吻在一起的小嘴,犹如八爪鱼一样缠绕在李成
峰的身上,拥着雪白赤裸的美女娇躯,李成峰瘫软在雪白的巨乳中间。

  10分钟后,发现怀里的男人彻底没了生气,李薇薇这才松开身子,用小手
探了探李成峰的鼻子下,已经没了呼吸。

  「幸好问了人。」

  性生活猝死,李薇薇最开始想到这个方法来解决李成峰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不过眼下走投无路的她宁愿牺牲一下肉体,也不妨试试,询问了当医生的同学,
打着咨询的旗号问了许多事。为了确保成功,李薇薇还特意用自己的小嘴堵住了
对方呼吸的通道,加快对方的死亡。

  虽然被李成峰这种恶心肮脏的男人肆意玩弄了一夜很恶心,不过这样一来,
自己和周靖平的秘密大概就只有王宁则和林月凛知道了吧?秘密,总归是少一个
人知道的好。

  冷静下来的李薇薇发现屋子里有些冷,穿上衣服,用美脚踹了踹李成峰的尸
体,她不会笨到再去殴打泄愤什么的,留下太多证据可并不好,警察并不都是傻
瓜。

  床上还有一些头发,屋内也有不少指纹,不过这些都不要紧,李成峰这种单
身男人私生活肯定不会多么正常,警察即便是将来发现了尸体,也会以为是李成
峰那个女伴或者叫来的妓女留下的吧。

  又用枕头压在李成峰的脸上捂了1分钟,这下应该确保他能死透了。现在是
凌晨3点30分,这种深秋时节离天亮还早得很,不过还是尽早离开比较好。

  偷出了钥匙,找到了壁柜,李成峰这人心机没那么深,果然照片和底片全在
这里。

  带走这些,李薇薇看到了桌子上的酒杯和酒,不过不要紧吧,警察最多就知
道他死前可能和别人喝过酒的程度,倒不如说留下最好,让警察认为他是酒后性
爱猝死才好。

  看着赤条条摊在床上的李成峰,李薇薇轻蔑的笑了笑:

  大概这个垃圾在这种天气转凉的时间里会很长时间才会发臭被人发现吧,对
我还真是有利。只要能留在宁言身边,也只有麻烦你去死了。

  不屑的看了一眼李成峰的尸体,李薇薇轻轻的关上门,离开了这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