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9, 2014

【嫂子的秘密】十六

第十六章。


  一天、两天、三天……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了,周靖平始终都没
有回来,放佛被世界抛弃了一样,李薇薇只是孤独的停留在这座大房子里,每日
站在那扇大落地窗前,等候周靖平回来的身影。

  「靖平,你到底在哪里……」

  李薇薇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念着这句话了,自嘲的苦笑了一下,有些站累的
她又跌坐在沙发里,没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是这样一个女人,是凡在自己身边的
男人,似乎到最后都离自己渐行渐远,无论是宁言,宁则,还是靖平。

  天又有些黑了,李薇薇失望的埋下那双美目,不再看向窗外,连电话铃声响
起似乎都没有察觉一般……

  「不择手段?」

  「对,不择手段。」洗澡之后的王宁则看着眼前的美少女,他有点惊讶于林
月凛刚才说的话。

  「想要真的得到你的嫂子,你以为靠着所谓的温柔,所谓的真情人家就能投
怀送抱?别搞笑了,不择手段才是应该确立的原则。」大概觉得王宁则还有些理
解不了自己说的话,林月凛又重复了一下重点。

  「可是,我已经不择手段过了,不还是……」

  「强奸算什么不择手段,那不过是你无计可施之后的恼羞成怒罢了。」撇撇
小嘴,林月凛毫不留情的反驳着王宁则。

  「我其实不配称之为人。」停顿了一小会,叹了口气,王宁则做出了这样的
回答。

  「即便是你真的不用强奸手段拥有了李薇薇,难道你就可以称之为人了吗?」

  「这……」

  「你早就背叛了你的哥哥不是么?从你喜欢上李薇薇开始。」

  王宁则有些惊讶的看着林月凛的那双大眼睛,随即撇开头,不敢直视她,他
觉得那里面的东西会把他心底最卑微的东西反透出来,全部的暴露在阳光之下,
无所遁形。

  「可你到现在只是在觉得自己用强奸的手段去得到李薇薇而感到内疚,那么
如果李薇薇真的喜欢上了你而和你在一起你就觉得没什么不妥么?就觉得你没有
背叛你的哥哥么?难道就对得起那个一直在抚养你的兄长吗?」

  「不要说了……」

  「你只是在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惋惜,你根本就没有一丝对于你哥哥的愧疚
,不是吗?」

  「不要再说了……」

  「说到底你也只是在为自己考虑,你根本……」

  「我说你不要再说了!」

  忽然怒吼着冲向了林月凛,王宁则将美少女压在身下,双手掐住她的美颈,
似乎要杀了她一般扑在她的身上。

  「唔……我……」双眼迸出异样的目光,原本帅气的脸狰狞出丑陋的表情,
扭曲的看着林月凛,放佛食人的怪物一般。

  看到林月凛痛苦的歪着原本美妙的嘴唇,大眼睛的眼眸向上微微吊起,急促
艰难的呼吸呻吟一瞬间似惊醒了王宁则一样,猛然间,他住手了,呆呆的看着林
月凛。

  「对……对不……」

  「你还真是冲动起来吓死人……居然能这么就扑上来……」

  「你不害怕我么?」

  「当然害怕,我怕你把我杀了不让我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什么?」

  事到如今,她居然一点也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全么?

  林月凛松了松自己刚刚被王宁则抓紧的脖子,舒了几口气这才缓缓说道:
「你既然这么爱李薇薇,我还原因为你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什么意思?」

  「所以最初就说了,你要得到李薇薇,就该不择手段,而不是被那无聊的自
尊心或者羞耻心左右,你自以为用强奸的手段得不到李薇薇而羞耻,那么不用强
奸的手段你得到了李薇薇难道可以吗?你从喜欢上李薇薇开始就应该知道,你早
就没有了可以羞耻的资格,你所做的,要么就是放手,要么就是抛弃一切,不顾
一切,哪怕是卑鄙的得到她,不是吗?」

  「我……」

  「强奸只是你手法笨拙而已,现在你居然只是在为强奸羞耻,所以我才觉得
你好笑。」

  「我大概是个怪物吧。」

  「你只是个笨蛋。」

  「我要怎么才能占有李薇薇?」

  「终于不隐藏本性了?」

  「隐藏不是也没用么,在你面前。」

  「那么,就听我的吧。」有些暧昧的笑了笑,林月凛凑近了王宁则,抱起他
的半边身子,将清香的身子拥入他的胳臂旁,细语自己的计划……

  周靖平的别墅内。

  大概周靖平离开了多少天了?一星期了吧?李薇薇已经有些寂寞的发狂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周靖平还不回来?

  别墅内按时每天会有钟点工来做饭收拾屋子,所以李薇薇几乎什么也不用做
,学校那边周靖平也早就打好招呼,给李薇薇请了超长的年假,凭借周靖平的财
力和在市内里与一把手张书记的关系,小小的高中校长哪敢拂了他的意思。

  幽幽的叹了口气,钥匙声响起了,不过李薇薇倒并没有惊喜的起身,她从脚
步声就能听出来这不过是钟点工今天来收拾房子而已。

  「小姐,今天你想吃点什么。」钟点工阿姨大概用了不到一小时就收拾了一
遍内外,而后大约在午饭时分探进了卧室,问起了李薇薇。大概是知道李薇薇还
不是周靖平的妻子,所以只好用了「小姐」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这大概已经是
这位阿姨有限的词汇里能找出最文雅的称呼用来称呼李薇薇了吧。

  摇摇头没说法,抿着娇唇,李薇薇这一星期差不多都没怎么吃东西,那张媚
脸也似乎消瘦了一些,虽然映衬的原本清纯秀美的瓜子脸愈发娇俏,可是却难掩
眉睑间的那股忧愁哀怨。

  「哎呀,小姐,你这样可不好啊,这一星期几乎就没怎么吃东西。」

  苦笑了一下,李薇薇也不想多和这位阿姨说话,这种岁数的人往往你一搭茬
她会没完没了的。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何况还那么多天呢。」

  「嗯,我知道了。」

  「哎,其实我也理解,小姐你是担心周总的病情吧,毕竟这次挺严重的……」

  「嗯……唉?你说什么?」

  本来是敷衍着阿姨,忽然李薇薇听到了一个奇怪的说法?病了?周总?是周
靖平病了?

  「阿姨你说谁病了?」

  「当然是周总啊,还能有谁?」

  阿姨露出奇怪的目光看着李薇薇那张漂亮的脸蛋,她觉得眼前这个漂亮女人
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周靖平?」

  「当然啊。」

  「什么病?」

  「小姐,难道这几天你连电视都没看么?周总在自己另一个别墅里被发现不
省人事,都住院两三天啦……」

  阿姨开始喋喋不休的把坊间的传闻结合报纸上的八卦絮絮叨叨的说给李薇薇
听,可是后半截话一个字都没穿进李薇薇的耳朵里,周靖平居然得了怪病,而且
还住院了?怪不得一直没回来,可是为什么他会得病?走的时候好好的啊,而且
是谈生意,怎么会在别墅里被发现的?谈完生意他没回来?去别的地方了?

  李薇薇脑子乱的一锅粥,她闹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阿姨,周总现在住在哪个病院?」

  「二院啊。」

  看来还是当面去看看比较好吧?李薇薇这么想着,支走了阿姨,自己随便穿
了几件衣服便出了门,眼下是10月中,这座北方城市天气已经都开始有些转凉
了。

  打车到了医院,李薇薇这才想起,自己还根本不知道周靖平住在哪个病房呢。

  没有办法只好到问讯台去询问,不过刚一张嘴,问讯台的女接待员就用了一
种奇怪和暧昧的目光打量起李薇薇那张连嫉妒心最强的女人也不得不承认美丽的
脸。

  「401病房,不过那里是高级护理病房,你要去探望恐怕还要得到主治医
生的批准。」

  看着李薇薇美丽的背影渐渐远离问讯台,另一位接待员走过来问道:

  「刚才那个女人好漂亮啊,我猜又是来找那个401的周靖平吧?」

  「呵呵是啊,这都是最近第几个了?」

  「第几个?大概有20几个了吧?前天不还是有个名模也来过吗?」

  「是啊是啊,当时我还没敢确定,但是最近才看过她上过一次娱乐节目,所
以即便带着墨镜我也才堪堪认出她呢。」

  「不过这个女人似乎比那个名模还漂亮呢,是不是哪里的演员啊?」

  「谁知道啊,那个周靖平不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么?这方面肯定不会少啦。」

  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开始八卦起来,带着无聊的恶意肆意揣测起李薇薇与周
靖平的关系。

  「请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4楼的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内,一个面色和善
的中年医生扶了一下眼睛,看着李薇薇说道。

  「我……我……我是他的……他的女朋友。」想了半天,李薇薇只想到这个
借口来让主治医生允许自己去见周靖平。

  「小姐,不是我讽刺你,可是你是最近几天里第30个自称周靖平女朋友的
人了。」尴尬的笑笑,医生也透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不……我……只是……」窘的磕磕巴巴说不出话,李薇薇原本雪白的媚脸
上浮出通红的红晕,她并不是因为自己会被医生想象成如何低级的女人而感到害
羞,而是没想到自己会被这样花心的男人勾引到手而感到耻辱,靖平,为什么,
为什么你是这样的男人。

  「请你允许我见见他吧。」顿了一下会,李薇薇还是叹了口气,幽幽说出这
句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步还是想看看周靖平,原本自己与他不就是玩
玩的关系吗?即便是他说过要娶她,自己心里不还是知道自己只是很自私无耻的
拿周靖平来做排除寂寞的工具么?理智上,她也知道周靖平也不过是单纯的喜欢
占有她的肉体而已吧?

  「其实周先生身体的病情并不严重,除了有点虚弱,各方面指标都很正常,
只是精神上才有些棘手。」

  「精神上?」

  「老实说就是周靖平失忆了。而且原因尚不明确,所以治疗上来说现在还挺
困难。」

  医生是个老实人,简简单单的就把周靖平的现状告诉了李薇薇,大概这类女
人太多了,他觉得说实话更容易让这些来看周靖平的漂亮女人理解吧,甚至他可
能也不止一次这么说了,李薇薇这么想到。

  「失忆吗,这怎么可能……」

  「嗯,所以其实我并不反对现在和病人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去见他,最好
连他的家人也能来看看他,这样说不定通过某种刺激能够唤起病人的记忆也说不
定。

  医生斟酌了一小会,还是用了朋友这个词来形容李薇薇与周靖平的关系,当
然,其实他俩的关系离这个词也不远,多出的部分无非就是多上了一星期的床而
已。

  「那就是说,您允许我去见他了?」

  「只是希望时间不要太长。」看到李薇薇点点头,医生便起身带着李薇薇去
了401病房,这是一个有着淡雅内饰的高级护理病房,一个护士正在给躺在病
床上的周靖平测体温。

  「小吴,你先出去一下吧。」吩咐了一句之后,医生便和护士一起出了病房
,只留下李薇薇与病床上的周靖平独处。

  「靖平……」低低的喊了一声,病床上原本有着锐利眼神和一副永远用下巴
指人态度的男人没吭声回应,只是呆呆看了一眼这个漂亮的女教师,面无表情。

  「靖平,你不认识我了么?」

  「啊……」沙哑低沉的咕哝一声,李薇薇不知道这是肯定还是否定的意思。

  「这到底……」

  差点哭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周靖平一副根本不认识自己的态度?
难道真的是失忆了吗?还是他只是想抛弃自己了?

  「靖平,我是李薇薇啊。」伸出雪白的小手摇了几下周靖平,不过和刚才一
样,对方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这个样子啊,以前的你在哪里啊。」

  声音开始有些激动,李薇薇心里莫来有的一阵恐慌,难道这一次,难道这一
次自己又被人抛弃了,周靖平依然没有选择自己吗?

  「骗子,你这个骗子。」

  眼泪终于还是流了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会为这样一个男人流泪,自
己不是早就知道他和自己只是肉体的关系而已吗?

  也许连李薇薇自己也不清楚,这份眼泪究竟是为周靖平而流,还是在为自己
被抛弃而流。

  趴在周靖平的身上小声呜咽起来,李薇薇不敢声音太大,害怕护士进来看到
就不好了。

  「啊……」

  「靖平,你走的这星期我好寂寞,到底你去哪了,明明承诺好的,为什么还
是没有选择我。」

  「难道你也看出我的自私和我的丑陋,终于也选择离开我了吗?」

  「难道你们每一个人都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美丽的玩具而已,不满意就丢弃吗?」

  美目已经模糊,李薇薇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没有意义的质问着周靖平,
可是这个男人只是木讷的躺在床上,没有办法回答她任何一句话。

  (这里解释一下,如果有人不理解为什么周靖平会失忆,建议看看绿妻奴,
毕竟魔神再临,绿妻奴,和魔神再临是三部互通的,很多设定都是互相交待的。)

  ……

  10分钟后。

  李薇薇连补妆也懒得补了,就这样带着那双已经哭红的漂亮大眼睛离开了病
房,不理会医生和护士们意味深长的眼神,独自离开了二院。

  不过医院门口有个意想不到人在等她。

  「好啊,李老师。」

  「你……林月凛?」没想到居然是她在等着自己。李薇薇有点不好的预感。

  「今天不上学吗?」

  「李老师不也是没去学校吗?」

  「我……我是请假了,再说我是老师,这个不用你来管。」大概心情很糟,
李薇薇摆出了老师的架子,却耍起了小孩子脾气,居然和学生斗起嘴来。

  「呵呵,算了李老师,我来也不是和你讨论纪律问题的,李老师,不,薇薇
姐,最近你过得怎么样啊,在周靖平家一定很不错吧。」

  「你……你在说什么奇怪的话。」脸色一红,李薇薇想起了前段时间那段淫
靡的日子。

  「薇薇姐最近一定很快乐吧,可是王宁则如何薇薇姐就没有考虑过吗?」

  「你有什么资格去管这些事,这是我家里的事情。」

  突然想起过去诶自己看到林月凛和王宁则在一起的镜头,李薇薇一股无名火
生气,大眼睛带着几分怒意蹬着林月凛。

  「呵呵,薇薇姐这样好可怕,原来像你这样美丽的女人也会有这样让人害怕
的表情呢。」

  故意嘲笑了一下李薇薇,林月凛从带来的包里拿出了一叠信封,交给李薇薇,
努努嘴,示意对方打开看看。

  不明所以的李薇薇疑惑的接过来,打开信封,掉出来的是一叠叠的照片,不
用说,全部是自己与周靖平在一起的。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呵呵,薇薇姐,这些照片拍得不错吧,说实话照片里的你很迷人,可是还
是不如真人漂亮啊,在女人的姿色上,真是让我很嫉妒你。」

  原本可爱的林月凛换上了一副妒妇口气,其实也难怪,从小到大见过林月凛
无论是大人还是同龄人,都在赞叹着她的美貌,她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可只有
见到李薇薇时候自己才知道,和这位美丽诱人的女教师相比,如果她是天鹅,自
己恐怕最多也只能算野鸭罢了。

  「你难道给我看照片就是说这个的么?」

  「当然不是,我是想问,如果这些照片让王宁言大哥哥看到会怎么样呢?」

  「你……」忽然间柳眉拧到一起,没想到林月凛连王宁言也知道,是啊,这
些照片如果被王宁言看到……

  「薇薇姐,你这么漂亮,我想和王宁言哥哥离婚的话也会有好多人追求你的
吧,所以你大可放心啦。」

  「不……不要……」忽然捂住嘴,李薇薇差点哭出来,不要,我不要,无论
发生什么,自己无论沉沦于肉欲多少次,自己堕落到何种地步,自己都不要离开
王宁言,他就是自己的圣塔,就是自己内心深处最后的一处伊甸园,无论怎么样
,都自己都不要被王宁言讨厌,自己都不要离开他的身边,哪怕自己真的和别的
男人上床,自己也不要离开王宁言,说我自私也好,说我无耻也好,说我放荡也
好,只有王宁言,我谁也不会给的!

  「薇薇姐,反正周老板那么有钱,无所谓的吧。」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哪里得罪你了。」

  李薇薇媚气的眼角开始流出了眼泪,该死的,这个女人为什么连哭都这么诱
人至极,连身为女人的自己都心动了。

  「那王宁则又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为什么你要那么对他!?」

  一瞬间想起了王宁则那张帅气阴郁的脸,想起那个和自己拌嘴吵架,想起那
个从别的女生那里为自己解围,,想起那个在流氓手中拯救自己的王宁则的时候
,林月凛心中的怒气似乎一下爆发了起来,反过来又质问了起了李薇薇。

  「不,我没有,我没有……」意义不明的申辩了一句,李薇薇忽然抿住了小
嘴,不再说话。只让沉默在她与林月凛彼此之间扩散。

  「你真的会把这些照片给王宁言?」

  「我还会把我调查出你和周靖平之间的关系也告诉给王宁言,把在他那住了
一星期的事情也告诉给他,还有你们俩去酒店开房……」

  「那晚我们根本就没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相信我。」

  「可是你们之后还是在一起了,不是吗?」不理会李薇薇最后的负隅顽抗,
林月凛冷冷的反诘道。

  「我……」

  「不过也有一个办法我可以不去告诉王宁言,很简单,你今晚回家去找王宁
则。」

  「你……你说什么?」

  「今晚开始回家,去找王宁则,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了,你自己做决定吧,老
师不是成年人吗?当然,如果明天确定你今晚没有回去的话,我会把调查资料和
照片都邮递到王宁言大哥哥的部队上去的,地址我还知道的,这个敬请放心。不
过我倒觉得薇薇姐您完全不必在意嘛,和周靖平在一起不是也不错吗?」

  残忍的继续调笑李薇薇,放佛在她心上割肉一样,这个美丽的少女根本,不,
或者是故意装出一副根本不想去知道自己心底是把王宁则放到怎么样的地位的态
度在和自己交易的,到底是什么让她促使这么对待自己呢?到底是为什么?难道
是……

  「你喜欢宁则,是吗?不过他并不喜欢你,他爱的是我,哪怕我和别的男人
上床,他心里还是只有我,一点也不在乎你。」

  忽然咧开了美妙的嘴唇,李薇薇终于给出了自己最有力的回击。

  听到这句话,林月凛那双眼睛露出了一股杀人的恨意,忽然间扬起雪白的小
手,一下子狠狠地扇了李薇薇一个耳光:

  「婊子。」骂毕林月凛之后一甩过肩的长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门口……

  「婊……子吗?难道这就是对婊子的惩罚么?」

  捂着通红的雪腮,李薇薇蹲在地上,不顾路人的眼光,无助的耸肩抽泣起来
……

  晚上7点的时候,王宁则家的门终于想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开,果然是已
经许久不见的那张李薇薇美丽的脸。

  「薇薇姐,你终于回来了。」露出微笑,王宁则一把拉住李薇薇的小手,将
她拉进了家门,和李薇薇想象的不同,家里在她离开这段时间居然收拾的还挺干
净的,当然她不知道的是,直到林月凛来之前,其实这里还和猪圈没什么太大区
别。

  低着美目,李薇薇不知该怎么面对现在的王宁则,自己虽然是同意了交易回
来的,她自己也清楚「回来」的含义,可到底会发生什么,她心里还是没有底气。

  「宁则我……」忽然间王宁则拉过李薇薇便亲了一下她的侧脸,这让李薇薇
有些措手不及。

  「宁则,你……你在干吗?」

  「薇薇姐,我想你也知道林月凛提出的条件了,只要你以后和我保持关系,
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告诉大哥的,你看怎么样?」

  「你……你从哪里学到这些的……你怎么能。」吃惊的看着前不久还是个大
男孩的王宁则居然在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李薇薇的惊讶比刚才王宁则强吻了
自己还大。

  「和谁?当然是和你。」忽然间王宁则那份笑容全部消散,换上了一股邪气
的面孔,他已经从林月凛那里学到了,想得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那么某种意义上
说,不择手段,甚至不能过分在乎对方也是要做到的。

  「我……?」猛然间王宁则不再听李薇薇的分辨,直接扑上去,搂住了李薇
薇,强行把她搂在怀里强吻起来。

  「唔……唔……宁……宁则……你……你住手……」

  「怎么,薇薇姐,难道你真的想离开哥哥吗?」

  「不……但是……现在这样……太奇怪了不是吗?」

  「难道你和周靖平这样做就不奇怪了吗?」

  「不是的……我……」忽然间没了底气,王宁则看到了李薇薇心里的迟疑,
这一次他直接抱起了李薇薇,走进了卧室,将李薇薇仍在床上。

  「宁则,请你不要这样,难道你真的愿意用这样的手段得到我吗?」

  「只要能得到你,什么都无所谓。」王宁则已经不想再听李薇薇继续说下去
了,直接扑在了李薇薇的身体上,分开她秀美的双腿,扯开内裤,就这样直接将
肉棒直接插入了进去。

  「啊……宁则……」

  「怎么样薇薇姐……这样……很舒服吧?」

  「不……请……请拿出去吧……宁则……我求求你……」哀求不会有任何结
果,换来的只是王宁则的继续挺动搅拌着自己的膣肉。

  「啊……好……好胀……」

  「一会会让你更舒服的。」王宁则拉开了李薇薇的衣襟,将那对雪白的豪乳
完全漏在外面,一张嘴叼住一直娇俏的粉色乳头吮吸起来。

  「啊……不要这样……吸……」

  「薇薇姐,这里很敏感啊。」抛弃了过去的面孔,王宁则重新换上了一副新
的面具,对待李薇薇,自己不再礼让,不再谦和,不再怯懦,不再犹豫,哪怕是
最无耻,最暴力,最下流的手段也无所谓,就像林月凛说的,为了占有李薇薇,
自己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过去的王宁则,再见了。

  「宁……宁则……不要说这样……奇怪的话……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啊……」不理会李薇薇的挣扎,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转而要和李薇薇接
吻,不过身下的大美女左躲右闪,始终不肯献出嘴唇,最后王宁则只好腾出一
只揉弄她巨乳的手,掐住的雪腮,逼迫李薇薇吐出舌头,自己一下咬了上去,
与她舌吻起来。

  「嗯……啊……唔……嗯……」低吟的舌吻声和噼啪的交合声在房间里一并
响起,深长的眼角流下眼泪,难道这也是自己的错吗?王宁则的这种改变,从某
种意义上说,也等同于抛弃了自己吧,抛弃了对自己灵魂的恋爱,堕落到了对自
己肉体的占有和索取。

  不过下一秒脑子里这些想法就被一阵阵下体鼓胀的快感所驱散,膣内的肉褶
几乎都要被王宁则的肉棒熨平一样,子宫颈口也不断被少年的肉棒顶端顶触,触
电般的快感充满全身,自己的长腿被王宁外分到极致,粉色的蜜穴口开始汨汨的
留着交合的淫水,打湿了床单。

  不同于周靖平有技巧的性爱,王宁则完全是充满对自己肉体欲望的挺动,激
烈,快速,暴力,没有怜惜,原本的温柔已经消散殆尽,剩下的,只是王宁则在
充分品尝自己肉质的那份贪婪而已,自己终于品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这大概
就是对于自己背叛王宁言所得到的的天罚吧。

  闭上美目,李薇薇已经不再去想了,自暴自弃的开始扭动着纤腰,和王宁则
纠缠在一起,两具肉体都堕入了爱欲的黑洞之中。

  「啊……好……好快……好热……啊……」

  「薇薇姐,我要你……一辈子做我的……薇薇姐……做我的……情人……做
我的……奴隶……薇薇姐……怀上我的孩子吧……」

  忽然间剧烈的挺动十几下,一阵低吼,王宁则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一下子
压住了李微微的香躯,吻着李微微的美颈,将浓厚的精液全部射入了李薇薇的子
宫内,这一次,他终于占有了完全清醒的李薇薇了。

  身下的大美女,只是眯着美目,失魂落魄的娇喘着,失神的看着天花板,不
知在想些什么……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