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8, 2014

【欲望爱母】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母子惊情

  母子俩回到市区,已经是下午时分。俩人在家里附近的饭店随便吃了点东西
,就回到家中。坐了几个小时车的沈乐乐,满身臭汗的一头紮进浴室里,将身上
的汗水污垢全部沖洗乾净。苏妍则将旅行换洗的衣服物品等整理好,该洗的洗,
该晒的晒。

  苏妍洗完澡,天气有点闷热,她穿了一件宽松清凉的水蓝色睡裙出来。刚洗
完澡的苏妍,全身的肌肤被热水滋润后艳若桃花,胸前的乳房没有胸罩的约束在
胸前轻轻摆晃,一双修长丰腴的美腿白腻的晃人。坐在沙发上的儿子,正翘着二
郎腿在看电视。一见她出来,立刻两眼放光地蹦了起来。

  苏妍还没坐下,就被儿子搂住腰肢,嘴唇一下就被他咬住。苏妍小手撑在儿
子的胸膛上,想推开儿子亲吻拥抱,在儿子热情的亲吻下,她放弃了挣扎。在车
上时,母子坐一块,儿子手底下毛手毛脚的,被她一再制止。刚回到家里时,儿
子又要对她毛手毛脚,也让她赶进浴室里洗澡。

  洗澡时,苏妍脑子里反覆斗争,权衡得失,最后她还是决定和儿子断绝这种
关系。乘现在她和儿子开刚开始有了暧昧,还没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相对而
言,这种情况下断绝暧昧关系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对儿子的打击也不会那么大
。如果真的和儿子发生性关系,才想要断绝这种乱伦关系,应该异常困难,因为
乱伦禁忌的快感早已腐蚀他们的灵魂。可能最舍不得断绝首先是她,儿子同样也
不会愿意,到时候说不准还会让儿子走向极端。因此如今最好的选择是现在就断
掉,悬崖勒马地让彼此都恢复正常生活。

  可看到儿子那张渴望的俊脸,苏妍心又软了。

  「就让他亲多一回吧!」苏妍心里想。

  沈乐乐搂抱着母亲的腰肢,舌头在母亲暖香湿滑的口腔里搅拌着,探索着。
开始母亲还不太愿意配合,在他一番吮吸纠缠之下,母亲的丁香小舌很快也贴了
上来,舌津交度的纠缠在一块。沈乐乐吻着母亲,一下把母亲放在在沙发上,整
个人压在在上面,摆出一个男上女下的性交姿势。

  他兴奋地吻着母亲,吮吸着母亲的香舌,手掌开始在母亲娇柔的胴体上游走
。只见他左手撑在沙发上,右手按住母亲乳房,五指张开地变换着形状和力度,
将母亲的球行乳房揉出各种形状。

  「嗯~」随着母亲从鼻孔里发生一声娇吟。

  沈乐乐膝盖顶开母亲的美腿,坚硬的肉棒乘机抵在母亲柔软温热的阴部上。
胯下的肉棒随着上身的动作,磨蹭着母亲的阴部,一阵阵快感从肉棒出散发开来
,让他欲望高涨。舌吻,摸乳,蹭阴,平时和女友缠绵做爱的招数,全用在母亲
身上。沈乐乐也兴奋的不知何处,竟然把手伸到母亲的下身,勾着母亲的内裤往
下脱。

  苏妍被儿子亲吻抚摸的意乱情迷,正不知身在何处。她多么希望这种感觉能
持续下去,让她能逃离世俗的约束,让她能不在乎利害得失。突然身下一凉,心
中大惊。她伸手一摸,下身空荡荡的,内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儿子脱到膝盖上。

  「乐儿,你要干什么?」苏妍心中大羞,两手拚命推开压在她胸前的儿子,
一股怒火冒了上来。

  「妈妈,我~不是~不是~」沈乐乐正要将母亲内裤脱掉时,母亲突然怒叱
,把他的欲火一下给浇灭了。他才发现自己胡乱中,差点把母亲的内裤脱了下来
,他惭愧的看着着母亲,一脸的尴尬。

  「起来,妈妈跟你说件事。」苏妍小手用力开儿子,坐了起来把内裤穿上,
整理了睡裙,一脸正经看着儿子。刚才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和儿子说那事,如今正
好藉着这个机会,一下和儿子说明。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沈乐乐表情严肃,紧张地想要母亲认
错道歉,话没出口就被母亲打断了。

  「乐儿,我们是母子,以后不能再这样。以前都是妈妈的错,对你也过於纵
容。如果继续下去,会害你一辈子的。」

  苏妍一双美目躲闪着儿子,脸上尽是犹豫。想到和心爱的儿子就这样断掉这
种关系,胸口阵痛。没有心爱儿子用心的爱着,她的情感将会如失去舵手的帆船
不知驶向何处。她希望希望儿子能点头答应,又希望儿子开口拒绝。

  沈乐乐震惊了,脑子一片混乱。他刚才兴奋之下,不小心脱了母亲的内裤,
并非故意那样做的。母亲竟然要和他断绝这种关系,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段时
间都不是好好的吗?母亲还口口声声说多爱自己,口口声声说自己对她多重要,
怎么突然不要他了。

  「一定是母亲在考验自己,一定是~」沈乐乐暗自腹诽。

  「妈妈,你别这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丝毫没有故意冒犯你的意思。妈
妈,原谅我,好不好?」沈乐乐拉着母亲的手,哀求地看着母亲,不停地认错。
他知道母亲一向耳根子软,平时他做错了事情,只好求母亲几句,母亲都会原谅
她,可这回他错了。

  「乐儿,妈妈不怪你,都是妈妈的错。但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这样会
毁了你。」苏妍拉着就要跪下来的儿子,柔声地对儿子说。儿子的一番轻言软语
,让她差点放弃了决心。但想到儿子以后的人生和前程,她的心又坚硬起来。

  「妈妈,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请你别不要我好吗?妈妈,我保证,保
证以后再也不对你动手动脚。妈妈~」沈乐乐不停地自责,保证,哀求着母亲别
这样。

  「乐儿,妈妈也有错。但我们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听妈妈的,好不好?」

  苏妍眼睛红红的,心在泣血,内心痛苦的煎熬着。

  「妈妈,为什么不能继续下去,难道你不爱我了吗??」沈乐乐重重的跪在
母亲面前,声如杜鹃啼血。

  「因为我们是母子,这是乱伦,你知道吗?」见儿子不但不听她劝说,还跪
在她面前。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能随便就跪,苏妍气得不打一处来,浑身颤抖
地指着儿子。

  「只要我们相爱,就算乱伦又如何,我们又不影响别人。」沈乐乐痛哭着,
泪流满面地跪求着母亲。

  「妈妈~我从~我~从没爱过你,你别自作多情!」儿子的话如刀割,似箭
刺地落在苏妍心口上。她何尝不愿意和儿子好好的爱下去,可为了儿子的前途,
她狠下心挤出句狠话。

  「你骗人~你骗人,昨天还口口声声说爱我,现在又说不爱我,我不信~我
不信。」沈乐乐在地下拚命地摇头,嘶声裂肺地大声喊起来。

  他根本不相信母亲的话,母亲是骗他的,如果母亲不爱他,就不会一再纵容
自己做那些事情。如果母亲不爱他,也不会纵容她自己和他说说那些暧昧的话,
做那些暧昧的事。母亲说的都是假的,假的。

  「以前妈妈只是嘴巴说说,其实心里从来没爱过你。快起来,别让妈妈看不
起你。」苏妍拚命的忍着眼泪,痛苦万分的忍受着即将和爱儿分离的痛苦继续说
着谎言。

  「我不信~我不信,难道之前和我亲吻那些都是假的吗?我的好妈妈。」沈
乐乐还是不信母亲的话,一脸的企盼看着母亲,泪水如雨般倾泻而下。

  「那~那是作为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溺爱,以后再也不会纵容你那样。」苏
妍的心已经疼痛的麻木,表情怪异地回答儿子。

  「骗我的,原来是骗我的~」沈乐乐心中一片惘然,他停止了哀求和流泪,
脸上尽是绝望之情。被突如其来的打击的他,逐渐失去了对事物原有的判断能力
。在母亲的一再打击下,火热的心一再被冷水浇下,直至成了冰块。他的心轰然
倒下了,他从没想过母亲竟然一直在骗自己。

  想到自己对母亲的种种思念,想到自己对母亲无限的爱意,想到自己的痴情
,一股无名的怒火从胸腔里腾空而出,眼睛射出兽性的光芒。他站起来,突然用
力将身前的女人推在沙发上。

  苏妍被儿子那野兽般的眼神吓了一跳,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被儿子压在身
下。「乐儿,你要干什么?放开妈妈,放开~~」苏妍一双大睛惊恐地看着儿子
,双手双脚不停的乱蹬乱打。

  「嘿嘿,我想干什么~干什么~我要干你~~」此时的沈乐乐心智丧失,脑
中只有一个念头,把这个他日思夜想,痴情爱恋的女人,把这个一直骗他的女人
狠狠干上几遍,让她在自己身下呻吟嚎叫。

  说完,他一手用力抓住母亲乱舞的两手,一手要将母亲的内裤扒下来。

  母亲拚命乱蹬的双脚,让他一时没法将她内裤脱下。

  他遂用一脚死死压住一脚,一下就把母亲的内裤从另外只脚上脱了下来。

  「乐儿,你~你这个逆子,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是你妈妈,快放手~~放手
。」苏妍万万没想到,儿子会理智尽失地要强奸她。她四肢被儿子死死按住,无
法动弹,只好不停地挣扎。同时破口大骂,希望儿子能停止对她的侵犯。

  可兽性大发的儿子,不管不顾的死死压住她,一下把她内裤脱了下来。苏妍
伤心绝望地大哭着,她怎么也想不到,一直温顺疼她的儿子,竟然因为她的话失
去理智而侵犯她。苏妍挣紮着,怒骂着,哭喊着~

  沈乐乐狰狞地看了一眼母亲那让他日思夜想的桃源胜地。一手按着母亲,想
快速地脱掉裤子,扑身欲上。没想到母亲突然拚命一挣,一只脚恰好踢在他肚子
,整个人被踢倒在地上。

  苏妍挣紮着站了起来,怒火滔天地冲到儿子面前,扬手就是一巴掌:「你这
个逆子,太让我失望了,滚,给我滚出去!!」苏妍怒吼着,俯身拾起地上的内
裤,哭着跑回卧室。

  「砰~」的一声,房门反锁,然后就是伤心地哭了起来。

  所有的欲火被母亲的一脚踢灭,连火星都不见。他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丝
毫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他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那样做,为什么会不顾廉耻
地想强奸自己最爱的母亲?他狠狠地连续给自己十几巴掌,他很自己,恨透了自
己。母亲已经被她伤透了心,彻底伤透了。

  他想去哀求母亲,哀求母亲的原谅,可母亲会原谅他吗?

  不会,绝对不会的。

  沈乐乐绝望的想着,无力的站了起来,漫无目的地往外走。

  苏妍趴在床上,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打湿了洁白的床单。丈夫的无情背板
,让原本平静的家庭破裂,让一只依赖丈夫的她掉进失望的深渊。因为有了儿子
,她才挺了过来,才想重新新的生活。她想和儿子单独过下去,想将身心都交给
彼此深爱的儿子。可今天看到那些勾肩搭背的情侣,她退却了,她恐惧了。

  儿子还不到二十岁,儿子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正处於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儿
子应该和那些年轻的男孩那样搂抱着年轻的女孩走在人生的金光大道上,而不是
守着自己这个青春已逝的女人。即便儿子不在意自己的年龄,但作为母亲的她永
远不能和儿子结婚生子的。

  同时,她也被丈夫背叛吓怕了。连相亲相爱生活了近二十年的丈夫都能如此
无情的背叛她,谁能保证情窦初开,青春年少的儿子会锺情她很久呢?如果再被
男人抛弃一次,她估计没有勇气再活下去。是的,她要和儿子断掉这种关系,她
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而毁掉儿子美好人生,她不能。她从不是个自私的
女人,从为了丈夫,为了儿子,她从不自私。

  可儿子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她的苦处呢?为什么不能理解自己这样做完全是为
了他。儿子难道不知道作为母亲的她是多么的爱他,是如何地在乎他。更让她感
到后怕的是,儿子不但不理解她的苦心,还丧心病狂地想要强奸她。她如果不是
当时挣脱,踢了儿子一脚,此时,她可能正在儿子的身下哀嚎。因此气愤之极地
她在起身之后,狠狠的甩了儿子一巴掌,叫他滚出去。

  苏妍慢慢冷静了下来,对刚才自己的举动,不免有些后悔。虽然儿子如此深
爱自己,她负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她的一再纵容,和她在语言和身体一再给
儿子暗示,儿子就不会爱她爱的如此之深,可能仅仅是单纯的恋母心理。

  如今,当她意识到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毁了儿子的整个人生时,她和儿子的关
系都差点擦枪走火了。正所谓爱愈深,恨愈深,当她提出要和儿子断绝这种关系
时,儿子根本就接受不了。

  另外一方面,她处理这件事时也过於急躁,她应该循循善诱地引导儿子,让
他逐渐走出这个错误的情感区,然后才提出分手的事情。而不是让正处於感情火
山口的儿子,一下掉进感情的万丈寒渊。这种巨大的落差,别说是情窦初开的儿
子,就连她这种心智成熟的人也很难接受。

  她太急了。正处於情感巅峰的儿子怎么能接受她的要求呢?正是因为这种从
云端掉进深谷的落差刺激了儿子,他才会地要强奸她。一切都是她的错,如果她
开始就严词拒绝儿子,如果她不放荡地诱惑儿子,如果她不纵容儿子,如果她不
急功近利的提出断绝关系,儿子完全不会走到这一步。

  苏妍抹去眼泪,无力地坐在床边,侧耳细听门外的动静。她开始还以为儿子
会像以前那样来敲门求她原谅,可她错了。半小时没动静,一小时没动静,直到
天黑还没有动静。

  「乐儿不是被我打坏了吧?」想到刚才那狠狠的一巴掌,苏妍忽然有些害怕
。可她又不愿主动出去,如果她先放下脸面出去喝儿子说话,这让她这个做母亲
的脸面搁哪里,尊严在何处。

  最终,女人的善良和天然的母性让苏妍放下了脸面和尊严。她轻轻地打开房
门,走到大厅。客厅没有声音,很静,静得一根针掉下来的声音都可以听到。客
厅没有人,很空,空得可以容纳她所有的猜测和想法。

  「儿子不在客厅,难道在卧室?」

  苏妍仍残存一分希望。於是她来到儿子的卧室,儿子的卧室门是开着的,卧
室里根本没有儿子的身影。儿子真的走了,真的离开这个家,离开自己。苏妍心
中一片黯然,疲惫无力地站在儿子的书桌前。儿子英俊阳光的相片正放在书桌上
,她,泪水夺眶而出,泪流满面。

  「乐儿会恨自己吗?恨我欺骗他,恨我打他一巴掌吗?」苏妍胡思乱想着,
头有点晕地扶着书桌边角。

  儿子从小到大,她都没打过儿子。这回真是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可当时她
不打儿子一巴掌,儿子可能就会犯下滔天大错,一个让母子俩永远都无法原谅的
大错。虽然她深深地爱着儿子,儿子也深深地爱着他,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容
忍儿子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和她发生性关系。在儿子书桌前足足站了半个多小时
,她才回到大厅。

  「不管怎样,让彼此冷静一段时间也是好的。」苏妍安慰着自己。

  沈乐乐茫无目的地搭上一辆前往学校的公交车。回到宿舍宿舍里空无一人,
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从家里到学校,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连宿舍门
口的管理员看到他丢了魂儿的样子,都吓了一跳。

  他满脑子都是母亲愤怒时的样子,睁眼闭眼还是母亲愤怒的表情。母亲的话
一直回响在他耳边。

  「如果不是自己的冲动,母亲可能不会说出那么狠心的话,如果不是自己丧
心病狂要强奸母亲,事情还可能有挽回的地步。如果~如果~~」

  他悔恨地用力抓着头发,丝毫也感觉不到疼痛,直到手上抓了一大把头发,
他还放弃折磨自己的头皮。回想和母亲的种种,他的心在滴血,正因为自己的鲁
莽而毁掉了这些。他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感觉不到飢渴,只有悔恨和自责。

  夜色,如期的降临了。

  苏妍这几天很徬徨,心中没有一刻安静过。她既担心儿子的安全,又担心儿
子会不会走极端。但每次担心过后,她都会找出足够的理由来安抚自己。「儿子
已是成年人了,不会做那些傻事吧。」可每次安慰过后,她又开始担心儿子。如
此反覆的矛盾折磨之下,苏妍被折磨的几乎要崩溃。

  苏妍想儿子了,真的想儿子了。自儿子离开家的那一刻,她就开始想儿子。
她很后悔当初的决定,既然和儿子分开之后,又那么想念儿子,当初何必要向儿
子提出断绝那种关系呢?

  她想儿子了,但母亲的尊严和女人的矜持又使她不愿意主动联系儿子。「乐
儿,你还好吗?妈妈想你了。」苏妍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儿子的模样,
心里被儿子填的满满。在打与不打电话给儿子之间,她反覆的思量着。

  后来,她忽然想到儿子的宿舍电话是没有来电显示的,就算她打过去,儿子
也不知道会是她打的。她拨通儿子宿舍的电话,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电话的接通
。她多么希望能听到儿子的声音,多么的希望。让她失望的是电话那边传来一个
陌生的声音。一听不是儿子的声音,苏妍赶紧把电话挂断,心里一阵失落。

  苏妍又拿起手机,在屏幕写着短信:「乐儿,你在学校吗?~~」

  短信还没写完,又被苏妍摇头痛苦地删掉了。苏妍深吸了几口气,又在手机
上写着短信,最后又被她删掉。反反覆覆之下,苏妍还是放弃发短信给儿子。

  临睡前,苏妍抱着一丝的希望,再次拨通了儿子宿舍的电话。紧张之下,仍
能听到她粗重的呼吸声。

  「您好,请问找哪位?」电话里传来对她来说的天籁之音。

  她开心地差点跳起来,嘴里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乐~」然后她立刻就把
下一个字符生生地嚥回嘴里。苏妍迅速地挂掉电话,能听到儿子的声音,能确定
儿子在学校,对她来说已经十分满足了。她摸着仍在狂跳的心脏,脸上洋溢着开
心的笑容。

  沈乐乐好像听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可喊了一个字后,那边就没有声音了。
他又喂喂喂的几下,那边传来电话的盲音,沈乐乐只好把电话给挂掉。

  「刚才我就接了一个这样的电话,刚拿起,那边就挂掉了。」同排的舍友小
凯边打着游戏,回头看了一眼沈乐乐说。

  「可能是些无聊的人吧。」沈乐乐回了小凯一句。

  此时的沈乐乐,刚和女友从外面回来,在此之前的半个小时,他和女友正在
小旅馆里疯狂的大战着。

  「爽吗?老婆。」沈乐乐压着女友两条白嫩的大腿,两手抓着女友不大的乳
房,用力的抽插着女友的美穴。这几天,他逐渐从母亲和他断绝暧昧关系中走出
来。女友一回到学校,他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女友往平时开房的小旅馆大战一场。

  「嗯~老公你真厉害~哦~哦~~」丽娜刚从家里回来,书包还没放下,就
被男友拉到小旅馆一阵狂插。她也好几天没和男友做爱,下面的小肉穴正想男友
想的厉害,男友猴急的样子正合她意。男友也不等她阴道充分湿润,就挺着硬邦
邦的肉棒插进去,两人很快在床上干起来。

  「把屁股撅起来,让老公干爽你这个小骚货!」沈乐乐压着女友抽了十多分
钟后,就抽出湿哒哒的肉棒,拍了一下女友的粉臀。

  「怎么叫老婆小骚货嘛,老婆要骚也是骚你。」丽娜翻身趴在床上,然后把
嫩白圆溜溜的小屁股撅起来。

  「你不是小骚货是什么,看你这里流了多少水?」沈乐乐半跪在女友屁股后
面,两手抓住她的腰肢,肉棒对准女友流着淫水的肉穴,一下插了进去。

  「啊~轻点~想插死老婆啊~~老婆那么多水~~还~~还不是你搞的~~」
窄小的阴道突然被男友的大肉棒插到底,痛得她叫起来。平时怜香惜玉的男友,
今天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每次插她都插的很深很重,让她那紧小的阴道有点受不
了。

  「老公就是要插死你,你这个小骚货。」沈乐乐在后面用力的撞击起来,撞
的女友哼哼哈哈,雪白愤怒的美臀荡起一波波臀浪,两个盈盈一握的玉乳倒挂在
胸前来回晃动。

  「哦~哦~哦~~是不是插~~插死老婆~想找别的女人~喔~轻点~」男
友的急速抽插,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来。可肉穴传来了的快感,远远超过她的痛苦
。她放肆地呻吟着,哀求着男友轻点,不要让她的快感来的太快。

  「干你妈的,竟然叫我找别的女人,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沈乐乐突然想到母亲,一下把肉棒完全抽出来,重重地又插进女友湿漉漉的
小穴。巨大的肉棒在女友窄小的阴道里快速进出,带的小阴唇翻进翻出,流出一
股股的淫液。

  「干我妈干嘛,要干~~干你妈~嗯~哦~~」丽娜俏脸绯红地喘着粗气,
听了男友的粗口,受辱般的脱口一句。

  「干我妈?要干也先操你妈,再干我妈,到时两个妈一起干。」身下的女友
一说,沈乐乐脑中出现母亲那白嫩诱人的胴体。要是此刻的女友是母亲,那该多
好。「这一切都是瞎想,怎么可能?」沈乐乐暗自叹道。他停了一下,又狠狠地
干身下的小浪货,巨大的肉棒在女友窄小的阴道里横冲直撞,撞的女友哇哇乱叫。

  「要干先~先干~你妈,你妈比我妈漂亮。」丽娜被男友的粗口说的十分刺
激。她在见过相片里的未来婆婆,无论是身材,相貌还是气质,未来婆婆都能称
得上是美人儿,比同龄的女人漂亮不是几个档次,就连比她这样青春美少女也毫
不逊色。

  男友刚才突然说要操她妈妈,丽娜脑海里就出现这样的画面:美艳成熟的未
来婆婆正趴在男友的身前,男友巨大的肉棒在未来婆婆的身后进进出出,插的未
来婆婆芳口呻吟。想到这,她才破口说男友要操先操他自己的母亲。想到成熟美
丽的婆婆被自己男友从后面猛干,丽娜不但没有觉得噁心,反而觉得十分刺激。

  认识男友不久,她就在男友的猛烈攻势之下,把处女之身交给了他。后来,
小两口隔三差五的就在外面开房,开始两人还提心吊胆的。后来见学校的很多情
侣都是跟他们这样,有需要就在小门外的小旅馆解决,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他
们也逐渐习以为常。

  后来,男友开房时不时会带着笔记本。笔记本上的情色片,无疑让两个青涩
少男少女学到不少的性爱技巧,为他们的性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后来,男友笔
记本上的色情片慢慢掺杂一些乱伦的内容,从开始的兄妹姐弟乱伦到母子乱伦。

  丽娜开始有些反感,但是在男友的说服下,慢慢也接受了下来。毕竟电影里
那些都是用来娱乐的,看看又没什么问题。潜移默化中,她不但接受了色情片上
的乱伦内容,两人还经常会有意无意间玩些角色扮演的游戏。

  「哪有干自己亲妈的,要干就干你妈。」沈乐乐伏在女友身上,肉棒轻柔地
在女友体内抽动,两手握住女友的乳房轻轻揉捏。

  「平时看的那些日本片也有干自己亲妈的,你怎么就不能。」丽娜哧哧地笑
了起来,扭动着美臀,让男友的肉棒在自己体内转动。想到日本片上的那些角色
扮演,年轻的儿子总是把成熟美艳的母亲按在身下抽插,就觉得十分刺激。

  「小骚货,那是拍电影,又不是真的~」沈乐乐被女友说的郁闷,他做梦也
想操自己的妈妈,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差点到嘴的肉,如今早就飞
到不知何方了。想到母亲,他恨恨地猛戳女友几下。

  「明知道是假的,那你怎么那么爱看,说明你心里想干你妈。」丽娜又哼了
几声,差点被男友插地趴在床上。

  「那老公真想干,你愿不愿意?」身后的沈乐乐加快了速度,他感觉快感就
要来临了。

  「愿~愿意,只要你妈让~让你干~~」丽娜也要达到高潮了,她感到男友
塞在她体内的迅速胀了几圈,然后就是一跳一跳的。

  「操~」沈乐乐一声大哄~~

  云散雨歇,小两口依偎在躺在床上。

  「老公,你真想干我妈啊?」丽娜娇软无力地依偎在男友的胸前,白嫩的手
指在男友宽阔的胸膛滑来滑去。刚经过一个多小时大战的她,如今娇酥无力的任
由男友抱着。

  「想啊,你愿不愿意?」沈乐乐抓着女友那根作怪的手指,坏笑地看着女友
,大手伸到女友湿糊糊的阴部,手指不停地刮弄着女友的湿滑的小阴唇。

  「我妈啊,你就别想了。到是你妈,我不介意。」丽娜咯咯的笑起来,嬉笑
着用手指头点着男友的额头。

  「敢不承认?每次说你妈你就神采飞扬,每次做爱时说到你妈你就特别兴奋
,特别猛。你该不是真想操干你妈吧,嘻嘻。」敏感的小阴唇在男友的一阵拨弄
下,又是一阵酥麻。一小股的暖流又从肉穴深处涌出来,不知是刚才高潮的余韵
,还是刚刚被男友弄出来的。

  「你妈怎么不可能,以前娶了你,把你妈也娶回家。」想到母亲,沈乐乐一
脸神往。他促狭地把中指捅进女友的肉穴,捅的女友浑身一颤,羞恼地白了他一
眼。

  「想的美,别说我妈,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娶的。哼!」丽娜扭动着身体,两
下白嫩修长的美腿不停地绞在一起,将难有的手紧紧夹住。脸上的呼吸也开始变
得紧促,一张宜嗔宜嗲的俏脸愈发红润。

  「是吗,那老公就再试试。」沈乐乐推倒女友,翻身就压在女友身上,抽插
起来。

  「啊~又要啊~」丽娜惊呼声还没消失,难有粗大的肉棒又进入她的身体。

  「谁让你说那些刺激老公,老公今天就干死你!!」

  「啊~救命啊,老公以后要干死我们婆媳俩啦~~」丽娜娇哼几声,放荡的
大叫起来。

  苏妍又被惊醒了,又从是一场春梦。此时她张着大大的美腿,赤裸裸地躺在
床上。内裤不知何时被她扔在床头,丰腴白嫩的她焦躁的在宽大的席梦思上翻来
覆去。这几天来,她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春梦了,每次醒来,她下面都
是湿的一塌糊涂。梦中的伊人模样仍清晰的留在她脑海里,对她微笑。

  开始几次,她在梦里曾想赶走儿子,可儿子每次都如约而至,怎么赶也赶不
走。不把她弄得全身软烂如泥,他都不罢休。可每次把她弄的一塌糊涂后,儿子
却带着坏笑离她而去。任她怎么挽留,都留不住他的脚步。

  她伸手摸了摸潮湿的肉穴,下面仍潮湿不堪。她知道,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
夜。她感到十分的空虚,她知道这是春梦和手淫过后应有的感觉。每次,梦中的
儿子真如趴在她身上捣弄,让她高潮迭起,可高潮醒来的她,床边却空无一人。
她半睡半醒的梦里,她努力地想将梦中的男人想像成丈夫或是学校那个长相斯文
的音乐老师,可每次她都失败,儿子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她春梦里。

  几次下来,她就放弃了这种努力,完全投入到和儿子在春梦里的性爱中。如
果这就是宿命,她不会再次拒绝,她会接受上天的安排。她真的很爱很爱儿子,
不仅仅是母亲对儿子的爱,还有女人对男人的爱,那种深深的爱恋是别人无法理
解的。她曾一再压抑自己,不再想儿子,可她的情感远远地将她的理智击败,将
她的心一次又一次的推向儿子。她决心接受儿子,接受儿子的疼爱,接受儿子的
爱意。

  苏妍扯亮床头灯,拿起放在床头柜的相框。相片里,英俊阳光的儿子正揽着
着她的腰肢幸福的笑着。她吻了一下相片中的儿子,心里涌起幸福的感觉。「乐
儿,妈妈想你了。」她再次躺了下来,把儿子相框放在胸前。

  她想像着儿子,想像儿子用手指在她两片薄薄的阴唇挑逗,摩擦,想像着儿
子的那根大肉棒在她空虚寂寞已久的肉穴里进进出出。

  「哦~哦~乐儿,妈妈让你插~哦」紧闭的美目下,芳口朱唇轻启,低吟着。

  「啊~~」手指的动作突然加快。「轻点,乐儿~」她用力把腿张开,红唇
呢喃。寂静的夜里,清晰地听到手指摩擦肉穴的声音「扑哧扑哧」。

  「嗯~哦~~」苏妍觉得这个姿势不够刺激,翻身趴在床上,柔软的腰肢深
深的凹下去,白嫩的美臀高高撅起。细白修长的玉臂从背后绕道粉臀,手指从臀
缝处伸了下去狠狠地戳进肉穴。彷彿心爱的儿子就跪在她身后,卖力的用肉棒抽
插着她的美穴。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几分钟,苏妍还觉得不够,又整个人又翻过来,趴在床上
,任由两根手指在她窄小的肉懂里抽插。涅白的爱液从她细薄的两片阴唇间流出
,滴在床上上。

  「嗯~~嗯~~乐儿,快点~~妈妈要来了~哦~~哦~~~~」

  苏妍嘴里放声大叫,在这夜深人静的夜里,是不会有人听到她的呻吟。

  终於,在一声长长的低吟声中,一股股白色的爱液从她肉穴里喷了出来。苏
妍白嫩的屁股不停地颤抖抽搐,洁白的床单上一片水迹。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