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意外的激情夜

认识我的人都叫我小云,刚毕业,在一间大型广告公司做个小AE。

  前一阵子我刚经历了一个人生的大事。什么?由女孩转变成女人?并不是好吗?那个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我跟男朋友分手了,而且跟家里闹翻了。

  原因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可笑,居然是为了晚上几点钟回家,我只记得我坚持我不要像灰姑娘仙德瑞拉一样,一到了晚上十二点就要从夜店赶回家。就这样跟男朋友吵翻了,也跟妈妈吵翻了。结果就是,我跟男友分手了,也从家里搬出  来了。

  收留我的是公司里的一对办公室情侣,志哥与惠姊,他们两个分属公司不同部门的要角,所以尽管老板并不喜欢办公室恋情,但是也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尽管他们跟我不同部门,但是因为他们下班也常会去同一家店,所以也就混熟了。

  志哥与惠姊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层三房两厅公寓,把多出的两个房间分租给朋友,当起二房东。刚好之前的同事离职搬走了,空出了一个房间,我也就租下来了。另一个房间住的不是公司同事,而是志哥的大学同学,我们之前曾在夜店见  过,他身材高高壮壮的,长相不错,有一张国字脸,叫做阿国,所以很容易让人  记得。

  说也奇怪,搬出来之后,夜店反而去的少了,下了班,都很早就回来了。要嘛在房间里看小说,要嘛就在客厅跟大家一起看电视。志哥与惠姊个性都很开朗  好相处,阿国虽然有个大块头,但是却很细心,最常嘘寒问暖的,他们都很照顾  我这个小 妹妹,所以在这里我觉得过得还不错,冲淡了不少我的哀怨情绪。

  最让我不能适应的是,常常到夜半,隔墙就传来志哥他们那一对「咿咿、喔喔、啊啊」这一类的声音,总是让我夹紧棉被无法入睡。我想到的解决办法是,  在网络上买了一支网友大力推荐的超柔软的逼真按摩棒,它前端的龟头会扭动,  后端还多出一只小兔兔,耳朵还可以扫动到敏感的小豆豆喔!

  但是当我开始使用以后,我就后悔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当这一支会转、会跳的冰凉橡胶插进我的身体中,也不是说没有感觉,触觉上的酥麻感随着  「嗡嗡嗡」的声响,比男人能带来的更加强烈,但是却像有一层隔阂似的,触动  不到我的心、我的灵魂,让我没有当一个女人该有的感动。

  随着肉体的感觉逐渐升高,我的情绪反而荡到了谷底,我拔出按摩棒,转身扑到枕头上大哭了起来,拉上棉被盖住我蜷缩的全身,不让哭声逸散出去。棉被  中只有我跟那支「嗡嗡嗡」的按摩棒,我用力把它拔出去,这不是我要的感觉,  我要的是一个男人热情的拥吻和一支火热的肉棒,插到我身体的最深处,带我到  快乐的天堂。

  可是,现在我只有躺在地上那支死掉的超柔按摩棒。

  ************

  今年的中秋节忽然变成了五天的连假,星期四下班,办公室居然没有一个人邀约大伙去狂欢。眼看一个长假期变得不知道该如何打发。

  我回到了住处,志哥要送惠姊回南部,打个招呼后他们就出门了。阿国也还没回来,我一个人用楼下超市买的简单食物打发了晚餐,洗了澡,穿了件毛巾料  子的白色大浴袍,窝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看电视,想说等头发干了,就去睡掉这  该死的假期。

  头发已经不知道干了多久了,我却没有一点睡意。这时听见有人开门,我转头看向门,看见阿国正关上门,换了鞋,转过身来走了进来。

  「嗨!小云,只有你一个人在啊?」阿国看着我,跟我打着招呼。

  「对啊!志哥送惠姊回南部去了。你吃饭没?」我回应着他。

  阿国楞楞的盯着我站在那里,像是没有听见我说话。

  「我说你吃过饭没?」我朝他挥挥手,看能不能让他回过神来。

  「喔!吃过了,公司今天有个聚餐。」他回过神脸红红的回答,大概是喝了点酒。

  阿国还呆站在那里,呆呆的表情在他端正的脸上,显得十分有趣。他长得其实满好看的,下巴上又冒出来的胡须渣子,让他看起来更有个性。只是不知道他  今天怎么了,看起来愣头愣脑的。

  「你今天怎么啦?」我有点疑惑地问他。

  他回过神来了,脸上绽出了一丝微笑,性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俏皮:「你的胸部很好看。」

  「啊!」我低头一看,这男生尺寸的大浴袍,在我长时间扭来扭去下,早就敞开到肚脐了,以他站的角度看过来的话,我半边的胸部都被他看光光了,难怪  他看得目不转睛的。

  「你……」我拉紧衣服,抬起头来,才说了一个字,就发觉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我去洗澡了。」声音已经从我后方传过来了。

  其实我并不十分满意我的胸部,C罩杯的尺寸是还好啦,可是我没有那种我最喜欢的,小小颗,粉红色珍珠般的可爱乳头,我觉得我的乳头大了些,颜色深  了些,乳晕也大了些;可是我的前男友却说,他觉得它们很美,像两颗小小的红  葡萄,又软又甜。他甚至还说,如果要小乳头,他自己就有了。

  「你的胸部很好看。」现在我又被另一个男人赞美了,我被这简单的赞美烧红了脸。我觉得好羞,可是又觉得很高兴被看到,而且被赞美。我不知道自己是  不是太久没有被爱了,我紧紧的夹紧双腿,想压下那其间的一些冲动。

  「你还没有回房间睡觉啊?」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阿国的声音又传过来。

  他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运动长裤,边拿毛巾擦着头发,边走过来了。我觉得有点失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么。

  「你也没睡啊,为什么我要去睡?」我反问着他,却忽然发觉自己的话里像是有语病,就马上停了嘴。

  阿国露齿一笑,像是也听出了我的语病,那笑容看起来很可恶:「你穿得那么性感坐在这里勾引我,你不怕我酒后乱性,把你吃了吗?」

  「谁在勾引你啊?我只是从洗好澡就坐在这里没动过,那时候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以为你也会回家去。」说着说着我又觉得有点伤感起来,所以声音低了  下去。

  「而且,你才不敢呢!」我深吸一口气,恢复了一下情绪。

  「你连衣服都不敢脱。」我又多挑衅了一句。

  「你说我敢不敢?」阿国把T恤一脱,露出他健壮的上半身,挡在我跟电视之间,又露出一个坏坏的笑。

  「敢!敢!敢!这样当然敢,游泳池每一个男生都嘛比你敢。」看他那个笑就有气,我装做不屑的回应着。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阿国拉住裤腰,把运动裤向下拉了十几公分,挑衅意味十足地看着我。

  阿国是一个毛发旺盛的男生,从肚脐以下就长了许多毛,一直向下连到他现在露出的阴毛部份。我看了一眼赶紧不敢继续看他,后脑靠着沙发,仰起头眼睛看着天花板的角落,故左右而言它的说:「这天花板好像该打扫了。」说完觉得自己示弱了,又补上一句:「好了啦!不要玩了啦!不敢就不要挡住我看电视了啦!」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明知道不应该挑衅他,却一直不肯认输,或者说是我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渴望吧!

  没听见阿国的动静,我把仰着的头低了下来。眼前没有看到他,眼角余光却发现发觉他居然赤裸地站在我右边一公尺左右的地方。

  我不是没有看过男人的阳具,但我这辈子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阴茎勃起的过程。他满布皱折的阴囊,饱满的包裹着他的两颗蛋蛋,而他的阴茎就像他的人一样,颜色较黑,看来粗壮结实,正以很快的速度膨胀着,仔细看甚至可以看得出那是有节奏的向上挺直,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彭彭!彭彭!彭彭!」像是为他的勃起在伴奏着它勇猛地挺直着,身上的青筋爆满着,尽管已经举升到顶了,却仍不肯罢休似的抖动着。我看着它,张开嘴说出连我自己也没想过会说的话:「我可以摸它一下吗?」

  「你可以摸十下!」阿国骄傲地移近了两步,来到了我身旁,俏皮的说。

  我没有答腔,我把它握在掌心,感受那几乎让我握不住的粗壮。在阴茎的顶端,是一颗暗红色的龟头,正涨得发亮,我居然感觉它有点像是我晚餐中那颗剥了壳的茶叶蛋。

  在龟头顶端的马眼开口中,正在渗出一小滴透明的液体,闪着一点点晶亮的诱惑。尽管我并不喜欢帮男生口交,但是我竟然很想尝尝它的味道。

  「唔!」阿国口中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声响。那是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马眼上的晶亮,并没有尝出什么味道,我鼻端闻到的只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并没有其它的什么异味。

  我抬头看了阿国一眼,他的眼神流露出了一丝企盼。我盯着眼前涨的发亮的龟头,微微张开嘴,含了一半进嘴里,并且轻轻的啜了一下。

  「喔……」阿国又发出了一声呻吟。

  大概是被他舒服的呻吟激励,我大着胆子,张大了嘴,直到将头冠部份都含进嘴里。

  「啊……噢……喔……」他一连发出好几个不同声响的呻吟,却开始把阴茎向我嘴里挺进。

  我赶紧把他推开。并且大口的喘着气:「不行……太大了!」

  「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边道歉,一边轻拍着我的心口。他的手停顿了一下,探进了我已经没有什么遮蔽作用的浴袍里,包覆在我的胸部上,又用指头轮流轻抚过我的乳尖,我的乳头也开始硬挺起来,回应着他的抚触。

  我仰起头微微嘟起嘴唇,迎向他逐渐接近的唇。很快的,他的舌头在我嘴中  掠夺着,并且霸道地吸吮着我,我脑袋中忽然升起一个好笑的想法:他这样算不  算间接亲吻他自己的龟头?

  不过我并没有笑出来,继续凝神专注在他的亲吻上,他从我的嘴唇到下巴到脖子,一路的亲吻下去,几乎亲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肤。他的胡渣刺刺的随着他的唇刷过我的身体,我全身痒麻得起了鸡皮疙瘩。

  他舌尖舔过我的肚挤,我痒得身体一缩,他趁机扯掉了我的棉质小内裤,我羞得马上用双手捂在双腿之间。他轻握住我的手腕,几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手拉向两边,把脸埋向我的双腿之间,我夹紧双腿抗拒着,阿国却又握住了我双脚的脚踝向上举起,让我几乎成了一个M型坐在沙发上,整个小穴暴露在他的面  前。

  他停下了动作,就这样近距离的看着我的小穴,我甚至可以感觉他的鼻息,一下一下的吹着我的阴核。

  「你的小穴真的好美!」就在我觉得我脸涨红的快要爆炸的时候,他居然开 口对着我的小穴说了这一句。

  接着他把我的阴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里,他的鼻息变成吹在我的毛毛上,  好痒!他舌尖舔弄着我被他包在嘴里的小豆豆,一阵酥麻让我几乎憋不住想要尿出来,还加上他要命的落腮胡渣,扎在我小穴周遭的敏感肌肤上,让痒麻感更加  强烈,我把他的头紧夹在我的双腿之间,双手按着他的头,我想要他停止这对我  强烈刺激的动作,但是却又酥麻到舍不得。

  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击,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却怅然感到若有所失。他温柔地抚过我大腿内侧,再度分开我的腿,我顺从地分开大腿,任由我湿漉漉的小穴再度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用两手手指拨开我的阴唇,伸出他刚才对我使坏的舌尖,往我小穴里面探进去,我感到他在我小穴里面卷动着,却伸不进去深处。但是我现在觉得小穴深处像是有千百只的蚂蚁在爬,我要他伸到深处去,止住那些搔痒。

  「我要啊!」我叫了出来,扶着他的头让他站起身来,我急得两脚乱蹬。

  「你真的要?」他站起身来,用挺直的大阴茎对着我问道。看得出来他不是在逗我,却是很认真地在问我。

  「要!要!我要你插进去!」我伸手拉着他的阴茎做势往我小穴里带。阿国把我两脚举高,架在他的肩头,让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撑在沙发的两侧扶手上,龟头对准了我的小穴口,一挺腰就插进去了一半。

  当我看着他的阴茎,从龟头到阴茎的一半没入我的小穴里,那感觉让我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想叫却叫不出声音。那种感觉一下子包围了我,小穴涨得好满好满,那种感觉却不只是在小穴而已,而是充满了全身。然而当我看见他还有一半还露在外面的时候,我却有点害怕,但是却有更多的期待。

  「慢!慢!慢一点……还要……慢一点……再来。」这时我能说的只有这两句。他听着我的指挥慢慢地深入,当他整支阴茎没入在我的小穴中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温热的龟头现在抵住的地方,应该就是所谓「花心」吧!

  那感觉真的很舒服,从阿国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我想他应该也很满足我小穴温暖的包覆吧!

  我想,这可能是曾经插进我小穴的肉棒里,最大的一支了。

  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从小穴传来的鼓涨感,彷佛阿国阴茎上的每一处凹凹凸凸的形状,都可以透过我的阴道壁感受得出来。

  「啊!……」他开始挺动他的腰,让阴茎抽插着我的小穴,我的快感一下子就被拉到了高点。

  我抱着自己的双腿,低头看着那粗黑的阴茎翻动着我的阴唇,在我的阴道口插弄着,一下快似一下的把我推向高峰。

  「啊……啊……啊……」我不知道我能承受多少这样的强烈的刺激,我只能张着嘴,跟着他抽插,一声一声舒爽的叫着。

  忽然听到了开门声,我赶紧转头一看,居然看到志哥开门走了进来。想想我正张开着大腿,让一个不很熟的男人插着穴,居然还被另一个男人看到,我被惊吓得不知作何反应。

  虽然我浴袍的袖子还在套在手臂上,但是早已敞开得把什么羞人的地方都露出来了。而阿国更是全裸着身子,光着屁股暴露在志哥的面前。

  「哇!我才出门没多久,你们就已经干上啦!」志哥惊讶地露着笑容说着。

  那笑容这个时候在他的帅脸上,怎么看怎么淫贱。

  我感觉自己满脸烧得火热,而阿国却没有管他,反而按着我的肩头,加紧在我身上奋力地抽插着,一下一下的直抵我阴道的最深处。

  我又急又羞,又想推开阿国,然后逃走,却又舍不得停下这极度的欢愉;这时高潮却猛然而至,「啊……啊啊……」我感觉全身的肌肉紧绷着,我双手抓紧阿国的粗壮的手臂,两腿盘住他的屁股,紧紧地把他缠住,那一瞬间,我已经忘记了志哥进来的事了。

  而他尽管被我夹住了身体没有办法继续在小穴中抽插,却依然一下一下的摆动着他的腰,这让我感到他的阴茎在我阴道的深处搅动着,我觉得快要被他插死了,我猛烈地甩着头,却突然又看见了在刚刚那一刻,已经被我不知道忘到哪里去了的志哥,已经走到我们身边了。

  我伸手想将阿国推开,却忘了自己的腿还缠在他的身上,一下子没推开他,却反而被他把我整个人抱起来,他的阴茎还插在我的小穴里呢!

  「没关系的,我们常常一起玩的。」阿国在我耳边轻轻的说。

  「嗄?」我被阿国抱在怀里,睁大了眼睛怀疑着自己刚才听到的。往旁边看看,果然看到志哥正飞快地在脱衣服,已经快脱光了。

  阿国蹲下身把我放回沙发上,阴茎却始终直挺挺地插在我的小穴中没有拔出来,架起我的双腿,又重新抽插起来。

  我因为惊讶而慢慢缓和的情欲,又被点燃了起来。而志哥也脱光了衣服,蹲在旁边,饶富兴味地看着我正被阿国抽插中的湿漉漉的嫩穴。

  「啧!啧!啧!小云你的小穴真是又嫩又湿又好看!」志哥边看还边赞赏。

  「不要……不要看……啊……」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二次让小穴近距离暴露在男人的眼前,更离谱的是,这一次让男人看到的,居然是阴道里还插着另一个男人的阴茎!我觉得羞耻极了,但是心里却又有强烈的快感。我想我一定是个淫荡的女人。

  志哥站了起来,他体型比阿国瘦一点,但也是一个很结实的男人,比阿国白一些的皮肤,少一点体毛的身体,很适合他帅气的脸。

  他站在我的身旁,一根比较白净但也很大支的阴茎早已挺翘的向上指着,看 起来跟我男朋友差不多大。他开口问说:「小云。我可以加入吗?」

  臭男人!挺着一根大鸡巴指着我的脸,还要装模作样地征询我的同意。我半张着嘴,抵受着从下体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快感,心里一边没好气的骂着,却没说出话来。我伸手握住了他的阴茎套弄着,代替了回答。

  志哥又走近了半步,让龟头靠近了我的唇边,我鼻端传来一股男性的气息,  而那味道却不让会人讨厌,于是我张口将它含了进去。

  我想男人都是喜欢女人帮他们口交的吧!志哥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然而我却发觉这样让我变得很忙,而且并不会让我更舒服,因为要去顾到含在我嘴里的阴茎,反而让我没有办法专心去享受那酥麻的快感。

  这时阿国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我吐出了志哥的龟头,但是握着他阴茎的手,却还无意识地套弄着。

  我闭着眼睛,张着嘴,胡乱地嚷嚷着:「啊!啊!啊!好酥……好麻……好舒服!好深……好深……就是那里……」其实我已经分不出酥麻的感觉,是被阿国一下一下撞到阴核传来的,还是阴茎刮搔着阴道壁的,或是花心被他的大龟头顶到的感觉,反正所有的感觉通通混在一起涌向我,我甚至觉得脑袋里面都是麻  麻的。

  「喔!喔!……」阿国忽然慢了下来,又用力顶了一两下,张开嘴发出了叫声。

  一阵暖热的阳精浇在我阴道深处的花心上,来了!「啊……啊……」一次比上一次更强烈的高潮袭上来,我只发得出一声叫声后就张着嘴,全身痉挛般的再  也出不了声了。

  我两腿开开的,看着阿国从我穴中拔出了他湿漉漉的阴茎。志哥却从旁抱起了我,拉掉了还挂在我手臂上的浴袍,把我转了一个身,趴跪在沙发上,让我的  屁股高高的撅起来。

  志哥抱着我的屁股,阴茎一下子就从后面插进我早已湿滑的阴道深处,随即猛烈地抽插着。

  「啊……啊……呜……」一阵极度的快感把我从尚未消退的高潮中又顶了上去,让我酥麻得好想哭喔,眼泪还真的留了下来。

  「小云,怎么了?」这时走到沙发背后看着我的阿国,看到我哭出声,赶紧问道。

  志哥听到阿国的问话,也疑惑地停止了他的挺送,「没有!没有!不要停下来!赶快……再插进来,好舒服啊!」我焦急似说着,生怕他中断了我的欢愉。

  「哈!好。」志哥又开始了他的狠抽猛插,我舒爽得只能眯着眼睛,张着嘴「喔喔」的叫着。他们一定觉得我很淫荡,可是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阿国半软的鸡巴靠近了我的面前,上面还裹着一层滑腻的液体,那应该是我的淫水和他的精液混合起来的吧!一股淫靡的气息飘进了我的鼻孔里,我伸长了舌头,勾舔了一些到嘴里。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总是想知道那些淫液的味道。

  我歪了一下头,把阿国的龟头含进了嘴里,志哥在我身后看到了,就更猛力地抽插,让我的淫欲狂放的激荡着,也更大幅地晃动着我的身体,让阿国的阴茎在我张开的嘴里跟着节奏插动。

  「啊……啊……」就在我抵受不了时,又一阵猛烈的高潮冲击而来,我吐出阿国的龟头,大声叫出来的时候,志哥也抱紧我的屁股,插在我阴道最深处的龟头射出一股滚热的精液,直喷在我的花心。一股热流更助长了高潮的气势,我酥麻得全身蜷曲了起来,志哥拔出了阴茎,我舒爽的歪倒在沙发上。

  一阵铃声响起,那是我搁在茶几上的手机传出来的。我一看,是我男朋友打来的。

  「喂……」我迟疑地接起电话,赤裸的身体,加上眼前两个赤裸的男人,让我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像是做坏事被当场抓到的感觉。阿国还在我面前套弄他刚刚又被我含硬起来的阴茎呢!

  「是我。我来接你回家。」

  「回家?去你家?」

  「不是,你妈妈叫我接你回你家过节。」

  「啊!」听到了妈妈叫我回家,我一下子热了眼眶,眼泪流了下来。

  「小云你也该回家了,你妈妈很想你。」

  「好,我给你地址,你等一下来接我回家。」我伸手抹掉了眼泪,我知道不应该再跟他们赌气了。

  「不用,我人已经在楼下了,你打开门,让我上去帮你拿东西。」

  「什么?你在楼下?!」我叫了出来,赶紧挥手示意那两个裸男回他们的房  间。

  他们也听到了我对着手机说的话,捡起了衣服,躲回自己的房间。

  「喂!你听到了吗?我就在你楼下门口,你帮我开门。」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我捡起浴袍穿上,一边问说。

  「我等一下告诉你,你先开门。」

  「噢。」我转头看看他们俩的房间门,已经都关上了,帮他开了楼下的门。

  我镇定了一下情绪,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楼上的门。

  看到了他站在门口,在我眼中他依旧像个耀眼的太阳,站在那里和煦的照耀着我,而他现在,眼中流露着我熟悉的思念与深情,我不明白自己那时为什么会为了贪玩,放弃了他,放弃了爸妈。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别哭,乖乖别哭。」他安抚着我,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我一下子扑身在他的怀里啜泣着,原本不安的情绪,早就丢到天边去了。

  「乖,别哭了,我不是来接你回家了吗?」

  「嗯!」我用力的点着头。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我疑惑地问道。

  「你刚离家没几天,我就跟着你从公司到这里,看你进门。也看过你早上跟一男一女走去上班。」他解释着说。

  原来他一直关心着我,我把他抱得更紧了。

  「你住的这里怎么有股味道?」他皱着眉头,抽动了一下鼻子问道。

  「呃……分租的房子都这样的,我还看过更糟的呢!」我赶紧解释,不安又回到心上了。

  「嗯,苦了你了。」他点点头,爱怜地看着我说。

  「来,到我房间里,那里比较香。」我赶紧拉着他,离开刚刚那淫靡的性爱现场。

  「你还爱不爱我?」关上门,我又扑身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不安的问。

  「傻瓜!我当然爱你呀!我不是来接你了吗?」

  「是我妈妈要你来接我的。」

  「如果我不爱你了,你妈妈叫我来我也不会来的。」

  「真的?」

  「嗯,当然真的。」

  我快乐地抱住他的头,给他一个热烈的吻。他也同样热烈的回吻着我,却忽然僵住了。

  他推开了我,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你怎么了?」我心中忐忑的问着。

  「你刚才在干什么?」他脸色铁青的问。

  「没有啊……」我头低低的不敢看他。

  「你知不知道你嘴里都是什么味道?」他冷冷的问,语气可以让人结冰。

  一下子,恐惧、羞愧、哀伤……各式的情绪纷沓而至,我才刚失而复得的幸福,这下子再也回不来了。我颓然地坐到床边,我觉得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一切都只差那几个小时,他为什么不早来几个小时?他如果早来几个小时,  一切就都不会发生,那我现在已经得回我的男友,我的妈妈了。妈妈?对!我还有妈妈,我要回家!

  「你要不要带我回家?如果你现在不想带我回家了,那我可以自己回去。」

  我绝望的冷着声音说着,转身开始收拾东西。

  他拉住我的手臂,把我身子转回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还是那冻死人的声音。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你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你记得吗?」我不想跟他吵架,可是他冰冷的声音让我觉得自己很下贱、很淫荡,就随便他吧,我已经不在乎了。「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告诉你,那是我室友,我刚才在让他们干我!」我故意用了一个粗俗的字眼,让他知道我不在乎了。

  「他们?你到底让几个人干你啊?」他眼睛瞪得浑圆。

  这下子我真的完了,真是多说多错,真的没救了。

  「虽然你没资格问,可是我还是可以告诉你,两个!他们两个一起干我。你满意了吗?我的前男友!」哀莫大于心死,我是真的不再抱任何希望了。依旧嘴硬的回答着,并且再一次的提醒他,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睁大眼睛瞪着我,鼻翼随着他的呼吸缩张着,看得出他有多生气。

  我无力地与他对视着……

  慢慢地,他脸上的线条慢慢和缓了,他的眼神也不再冰冷,我想他看得出我眼中的哀伤,他以前总是心疼我的,不容我受一点委屈的。

  「你爱「他们」吗?」他艰难地开了口。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想读懂他的意思,「他们人很好,也对我很好,但是我没有爱上他们,会发生关系,只是意外。」我低下头小小声的说:「我想我是太寂寞了。」

  他半晌没有说话,大概是内心在挣扎要不要原谅我这个淫荡的女人吧!

  我又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神更温柔了,而且里面还有些别的。

  「那我问你……他们两个一起干你,你会不会觉得很爽?」他忽然像是很感兴趣一般,认真的问了我这个让我错愕的问题。

  我羞得低下头,却发现他裤裆居然已经撑起了一个帐棚。

  我忽然想起,以前有时跟他做爱到他很兴奋的时候,他总是会说我的小穴好棒,插起来好舒服,好想找别的男人一起来干我。而那时我也总是回答说不要,  我只想让他一个人干。有时他是后还会问我说:「我们真的找一个人来一起干你好不好?」我也总是回他说:「你舍得吗?」他才不再答腔。

  难道……他真的想让我被别的男人干?

  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他的脸上有着迫切的渴望,看来并不是想套我的话。

  管他的,赌一赌!

  「嗯!他们干得我很爽,一个干完换一个干,让我高潮也一个接一个来,差点瘫在地上。」我照实的跟他说了。

  「那……他们的有比我大吗?」他热烈地追问着。

  「你们的长度都差不多,都很长。但是他们有一个比你粗,另一个跟你差不多粗。」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满足他男人的自尊,但是我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那粗的干起来有没有比较爽?」他把手探进了我的浴袍里,爱抚搓揉着我的乳房与乳头。

  我体内的欲火又被他点燃起来,我闭上眼睛,轻轻晃动着身体,感受着许久没有感受到的他的温柔抚触。

  「快跟我说啊!」他解开了我的浴袍,一手向下探,拂过了我的阴毛,向我的阴门里轻探。而我的小穴里,刚才被阿国跟志哥灌进去的精液,早就不受控制地流出了阴户,都已经流到大腿内侧了,他这样一摸,摸得他满手都是。

  「这么湿了喔!」他调笑地把手举到我面前说着。「咦?不对!」他嗅了嗅味道。

  「你让他们射进你的子宫里了喔!你不怕怀孕喔?」他担心的问道,不像是生气。

  「别担心,我已经想过了,今天应该很安全的。」我娇笑着回答他。

  「那就好。不过下次还是要戴保险套比较安全。」他点点头,放心的说。

  「还可以有下次喔?」我眼睛向上望着他,吃吃的笑着。

  「可以啊!可是……」他眼睛眯眯的,笑得贼贼的说。

  「怎样?」我问道。

  「他们一定要干得你很爽,我才让他们干。」

  「我不要!我以后只要你干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好感动,眼睛湿湿热热,依偎进他的怀里,一手去握他勃起的阴茎,另一手去解他的裤腰带。

  「求求你,让他们干好不好?」他裤子已经滑到地上,内裤也已经被我拉下来了,挺着大鸡巴站在那里,装可怜的恳求着。

  「我考虑看看。不过,你要先干得我觉得爽才行。」我把浴袍一脱,赤裸裸 的叉着腰,陪他玩着说。

  「那有什么问题?」他把我横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双手撑着自己趴在我身上。

  「小云,我好想你。」他在我唇上轻吻了一下,深情地看着我。我的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也想你。」我勾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你真的不介意?」我怕他的兴奋一过去,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刚刚我知道的时候,我心里觉得很酸、很苦、又很气,可是过了一会儿,  我忽然觉得我更想知道你在被他们干的时候,有多快乐。」他微皱着眉头,想过  以后,认真地回答着我。

  「我只希望你快乐,宝贝。」他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那气息吹进了我的耳朵里,麻麻痒痒的:「只要你快乐,我就不介意。而且……我觉得好兴奋。」

  「我好爱你!」我把他抱得紧紧的。

  「我也爱你!」他在我耳边回应着。

  过了一会他爬了起来,抬起了我的大腿:「那……现在让我看看你刚刚有多爽。」

  「哇!又红又肿耶!」他把头凑进我的阴唇看了一下,嚷嚷道。他又用指甲轻轻的划过阴唇,强烈的刺激让我双腿收缩了起来。

  「对不起,会痛是不是?」他做起身来关心的问道。

  「不是痛,好……刺激。」我不知道怎么形容。

  「那还可以干吗?」他又用手指轻轻的揉着红肿的阴唇,它们现在是又湿又滑。

  「你现在敢不干我,你试试看!」我恶狠狠的娇嗔道。

  「喔!好啊!我试试看。」他居然皮起来了。

  「那我来干你!」我娇声叫着,身子一挺坐了起来,顺势把他推倒在床上,抬起屁股往他那直挺挺朝天指着的大鸡巴坐了下去,「喔!」、「啊!」我们两  同时发出了一声呻吟。

  每次用这个姿势,我都好担心自己会被插破,因为真的插得很深,可是又会  觉得深得好舒服。我骑在他身上,一上一下的用我的阴道套弄着他的大鸡巴,让  龟头每次都碰到那让我最酸麻的地方。

  「噢!好酸……好麻……好酥喔!」虽然这个姿势让我很累,可是我觉得真的很值得,我自己控制着每一个性感点,让肉棒去碰触、摩擦着,真的很舒服。

  而他则是舒服的躺在那里,鸡巴享受着我的阴道服务,双手又在我的乳头上揉捏着。「呜……好舒服!云儿,你的小穴最棒了,又热又滑,又紧又好干,我  要让大家都来干你的小穴,让大家都知道我的云儿有多棒。去叫你的室友现在一  起来干你,好不好?」他又开始想要让我给人插了。

  「不行!我看得上眼的我才要让他干。噢……」这一次我换了说法:「但现在……我只想要你一个。嗯……」

  「好!好!你想让谁干就给谁干,只要你爽就好,我想要你很爽很爽。」他答应着我。

  他看我额头流汗了,知道我累了,开始扶住我的屁股让我休息,开始向上顶送着他的大鸡巴,而我的身体又不由自主地配合着他的挺送,动着我的屁股。

  「噢!好酸……好麻……好酥……呜……啊!啊!!」高潮猛烈的来了,我抓紧他的双臂,阴道缩紧地夹着他的阴茎,身体一软,瘫在他的身上。

  他继续抱住我的屁股,用力地挺送他的腰,抽插着我的小穴,把我带上更愉悦的颠峰。

  忽然,他用力地抓住我的屁股,让我阴唇紧贴着他,我感觉他的阴茎在我阴道里一跳一跳的,又是一股阳精喷灌在我的花心上……

  我趴伏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

  「你舒不舒服?」他亲吻着我头发,轻抚着我的身体各部,轻声的问我。

  「嗯。」我点点头,这是他每次都会问我的话。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这么爱哭,我的眼泪又淌在他的胸口。

  我想要告诉他,被更粗更大的鸡巴插穴,器官上的感觉其实会更强烈;然而和情人做爱,心中会有一股暖呼呼、甜丝丝的喜悦感,却是大鸡巴怎么也插不出  来的感觉。

  虽然强烈的性感官刺激,会有另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但是如果我只能选一种,我情愿有一个爱我的情人,把他融化在我的体内,让我永远拥有他。

  但是我却没有开口告诉他,毕竟如果能够同时拥有,当然是更好的啦!尤其是当我碰到一个这么大方又爱我的男朋友,真是幸运。我在他胸口印上一吻,轻  轻的笑出声。

  「怎么了?」他听见我的笑声,开口问道。

  「没有。」我仰起头来看着他。给了他一个最娇媚的笑容:「英俊的王子,快十二点了,我要回家当一个乖女孩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