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2, 2014

骆雁(四)被无套侵入

  瞬间,难以言状的美感从我的大腿之间向四面八方扩散,一根火热的坚挺之
物顶在了我的会阴之处,我知道他刚才已经无耻的撕裂了我的内裤。

  「哦……不、王总不……等……啊……不要这样,求你了放开我」老练的王
总并不急于侵犯我,他一边翻下我的身体,他一边吻我,一只手伸到我的胯下。

  从撕裂内裤的缝隙中轻抚我高高隆起的阴埠,「别……别,……」残存的一
丝理智促使我压抑地轻叫,「小骆,你的毛真细软!」王总的手到了我的胯下三
角区,他拨弄了几下我的阴毛后,继续朝下前进。

  天哪!他的手摸到我的阴唇了!他的手指在我的阴唇上来回磨擦,另一只手
的手指也在轻轻磨擦着我的乳头。  一阵阵酥软的感觉传入我的心里,我被刺
激得浑身躁热,脸红耳赤。

  我心里的惊恐感正逐渐减弱,羞辱感依然存在,而渴望和快感则明显占了主
导地位。  当然,那只是一个成熟女性生理上的感受,内心作为一个传统的女
性人妻本能地表现出一种衿持与拒绝。

  我扭动身体,想摆脱王总,嘴里也在说着「不要……不要」  但是王总听
后摸得更放肆了,他一边摸还一边说:「还说不要呢,就会扭屁股,还有小穴流
了那么多水,是在想我吧!」

  混乱中的我听到这句话后,突然间清醒了一些,我一用力,挣开了他的魔手。
  「不!我不能这样……我们才第一次认识,而且我也很爱我的老公,你再这
样我不敢去你的公司上班。」我红着脸喘着气对他说。他听我这样说停止了手指
的挑逗。

  双腿也随着他身体的离开紧紧的合并,但他不像上次领导那样害怕我生气,
他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右手就继续从我紧闭的双腿之间伸入,可是我却没敢继续
叫出来。

  因为我更怕的是坐在驾驶室的司机,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会在这时候看到还有
另一个男人在窥视她的羞耻。再说些什么也无济于事了。

  甚至可以透过自己双乳间的缝隙看到自己撕裂开来的内裤。那里在我茂盛的
密林深处,一只无耻的魔手正越来越靠近我的淫绯之处。

  陷入这样的境地,难道我还能阻止他停止对我身体的侵犯吗?  迟疑间,
王总的魔手滑过我高凸的阴埠,一根手指轻轻的沾上我的淫液,在我高高凸起的
裂缝之处轻轻的刮着我的阴蒂,随着他轻轻的捏动。

  便情不自禁的颤动了几下,而后立即充血翘起,全身的性感神经都发出了爆
炸般的感觉。

  唇齿间难为情地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声音,整个人瘫软在车椅子,羞涩地体
味着那胯间上隐隐传来的一阵阵如电击般的酥麻感。啊……啊……啊……我无所
适从地呻吟着,浑身痉挛般地抽动着。

  他的手指时而阴蒂,时而阴唇,伴随着我的淫液的融合调戏着我,渐渐的感
觉自己紧闭的双腿越来越不受控制,他从阴埠一路滑到会阴之处。满手都是我泥
腻。「

  饶、饶了我吧……看着我楚楚动人可怜的样子,他更加色心大动。他用左手
横揽着我的腰,伸出右手来到我黑色的短裙内。

  食指将我的内裤的撕裂之处一勾,中指得寸进尺地探入阴毛深处的花瓣,轻
轻地挑逗着花瓣中央的滑腻之处。「啊……,」强烈的刺激使我用手紧捂着双唇
怕喊叫出的呻吟声:「王总,不、不要这样啊……停……啊……」手指在我的漩
涡中犹如一把掌握自如的舵,听到我如此消魂的声音。

  王总热血继续上涌,当然更不会停止手指的动作;反而加剧了对我敏感处的
侵犯,改用两指的指甲夹住我那嫩红的小肉芽,又刮又摇。  天哪……

  从无如此感受过的刺激令我颤抖着几乎想靠在他怀里,面对面地被一个老公
之外的男人粗暴地用手指侵犯着下体,高耸的胸部剧烈起伏着,使得原本就丰满
的乳房看上去如此的坚挺。

  满脸通红的我此刻已经放弃了反抗,这时候王总干脆将我轻轻一抱,使我的
屁股坐到了椅子边缘上,而后松开揽住我细腰的手,左手撩起我那早已缓缓下滑
的黑色短裙。

  右手的手指则继续在我撕裂之处那浓密的阴毛丛中凌辱着一个很少接触异性
调戏的少妇成熟而敏感的生殖器,手指的速度丝毫也没有减慢。

  他不断揉捏着我脆弱的肉芽,充血的阴蒂,使我紧紧的用双手捂着双唇害怕
发出哭泣般的叫声。

  浑身颤抖不已,随着我指缝中不断挤出的呻吟声,一股股湿热的蜜汁由两片
柔嫩的阴唇中缓缓而出。

  面对着仅仅相识才几个小时的男人粗暴的侵犯,自己却只能几乎是光着屁股
躺在一个陌生的车里还张着双腿使自己的阴户接受着耻辱的挑逗。

  想起一个人在外地为自己和女儿拼搏的老公就禁不住的眼泪流下,自己怎么
这么坏。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为什么车开的那么慢,都过去差不多二十分钟了怎么还没到家?索性再闭上
眼睛,将脸转向车子的里边去,默默地期待着王总能放过自己。

  这时候突然感觉灯光的刺眼,不知何时王总按亮了车后箱的一盏照明灯,微
弱的亮光依然让我羞愧难当。

  发现自己那对饱满坚实的乳房已经高傲地挣脱开乳罩的包围,颤巍巍地弹挺
在王总的眼前,乳房之上随着灯光的辉映,上面尽是王总刚刚允吸所留下的唾液。

  「别……,」强烈的羞耻感让我用左手紧紧的捂住了双峰。

  而就在我以为王总可能会放过我时,在我还没弄清楚他想干嘛的时候双腿被
他的双手成M字形搁在了椅子的扶手上。

  便在此刻,他突然蹲下身抬起我的一条大腿捧在自己脸边,眯着眼表情陶醉
的在我的小腿弯之处用舌头轻轻的舔弄着,他的手再次滑到了我隆胀的三角区
……一只手开始在我大腿跟处来回摸索起来。

  「啊!啊!不!!不……不要!!」如此淫荡的姿势让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
何自处。等……等……咳、咳……你…你……想干!干什么!吓的我不停的扭动
着屁股。他的舌头越来越往上。我只觉得下体一凉,一个滑腻之物此刻正舔弄着
我羞耻的胯下。

  「啊····别····,强烈的快感瞬间让我明白身下挪动之物为何物,
双腿挣脱他的双手,可当我夹紧的时候是他发现是他的头颅,双腿再也合并不了。
双手本能性的想去推开他的身体。

  啊!不……不要舔……那里……不……不……」连老公都没对我的那个地方
如此过,现在居然让一个不相识的男人亲吻自己的神秘的私处。

  巨大的反差让我真的接受不了,此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语,泪水充满了眼眶,
我稍稍挣扎了几下,但毫无用处。

  只希望他快点结束,为什么家还没到,而且最气恼的是自己身体竟然有那种
强烈病态的快感。最后,我只能象一只无可奈何的羔羊,任由王总将自己的头埋
在了我的双腿胯下三角之中·······

  天哪!即使是我老公,也不过摸过那里而已,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吻过。 我
兴奋得用牙齿咬住了嘴唇。  王总吻得很投入,很兴奋,我听见他吮吸时发出
的声音。他吻我阴部带给我的酥软的冲动让我不能自已!

  感觉更强烈了!这下完了!我已不再能控制住自己,「嗯……嗯……」的呻
吟声从鼻孔里传出来。下面的淫汁越来越多,屁股不安的扭动着。

  " 嗯……唔…唔…唔……。" 腰身痛苦地挺起,美臀不住抽搐,王总把我不
断流出的爱液卷入口中,灵活滚烫的舌头拨弄着花瓣,沿着娇好的裂缝快速游移
上爬,一直到我敏感的阴蒂,然后用饥饿野狗般方式舔吸。

  那挂在扶手上的美腿夹了又开开了又夹,矛盾中带着焦躁,一枚枚白皙的脚
趾已经紧紧勾在一起。  他的舌头在勃起的阴蒂周围快速打转,弄得我腰身只
有弓着挺在半空颤抖迎接那太过强烈的不住刺激。

  很久已来,我都没有享受过一次完整的性爱,更何况是今天这种环境下刺激
的。王总耐心的抚弄与我丈夫的匆忙麻木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生理本能的一种期待已久的渴望,今天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同时罪恶感
羞耻感让我对自己的反应越来越厌恶。

  王总手嘴并用玩弄了我的阴部和乳房好久才停下来,他起身再一次的压在了
我身上,暂停了动作。  我被他搂着,直喘粗气。趁着他停下来,我也要稍微
休息一下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激情,还真让我受不了。

  他色迷迷地笑看着我。他将脸凑近我,说:「小骆,你的身体太完美了!你
太性感了!特别是你的小肉穴,真的好性感,如果我猜的不错着你长的就是传说
中的馒头穴。

  我想着要和你做爱!你看,我的小弟弟有多硬。」说完,他还牵着我的手,
要我去摸他的那条东西。我刚碰中它就使劲缩回了手。我没理这条色狼,将脸扭
向一边。在我内心里还保留着自己起码的衿持。

  「还不好意思啊?瞧你刚才,又是呻吟又是扭屁股的明明是很喜欢我玩你嘛。
还有你的小穴,都不知流了多少淫水。不过,味道还不错,我吃了好多哦。」

  他的下流话将我说得满脸通红,羞愧难当,我为自己不争气的身体和刚才那
种情不自禁的行为感到悲哀。这时我看到窗外车已经离开了城市,在一个郊外的
公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他的话同时也深深的让我觉得一个早已为人妻的不该「王总,到此为止吧好
吗,我有老公,有女儿,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不会背叛自己的爱人,今天我
们都喝多了。你叫驾驶员把我送回家吧好吗?」

  「小骆,今晚从你一踏进包厢的那一刻,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你了,我不骗你,
我要女人我很多,其中不乏比你漂亮年轻的只要我想我都能得到。

  『但她们绝对没有你这么好的气质,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们的事只要你不说,
我不说,你老公更不会知道,还有你的领导,他更不敢说三道四。」

  「这个驾驶员我不骗你,他知道我是什么人,待会只要我多给他些钱,他也
绝不对乱吐半个字,你放心你彪哥不是不厚道的人,以后你弟弟的工作,还有你
以后碰到什么事,不管黑白,哥都能帮你,你也看到了,哥为你硬成这个样子了,
你不让我搞,岂不是要我老命吗。」他无耻的一边对我说着,一边握着自己的粗
大的肉棍。

  说完就开始飞快的脱衣服。他很快就将身体脱得精光,一身的横肉就摆在我
的面前。然后站在我的身前,还有他的肉棍,早已是坚硬地挺起在一团黑毛之上。
那家伙还真不小。他故意弯着腰色迷迷地看着我。我躺在椅子上,根本不敢直视
他。

  「不!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让你……」面对王总这种赤裸裸的直白我转过
头红着脸,我实在说不出口那个你字后面的「搞」字。

  心嘭嘭地跳着,浑身躁热,满脸绯红,只会不停地喘气。除了这样我只能双
手把之前被他掀起来的裙子紧紧的压在膝盖上。因为我知道内裤已经保护不了自
己。

  可我还没说完,王总就扑过来,一身赤裸的横肉压在我早已敞开衬衫的白嫩
娇挺的乳房上。

  我强烈的挣扎了几下,但他压着我的力气很大。啊……啊……,王总一手搂
住我的肩膀,开始亲吻我脖子,一路向上、脸颊、耳垂,「啊……,不要……」

  我没有配合他的吻,也只是本能性的反抗。他的指尖磨擦我的乳头时,产生
了强烈的酥软的感觉,这令我的鼻孔开始发出声音。

  我又有反应了!

  王总吻了一会儿我的脸后,他的嘴开始向我的下身移动。很快他吮住了我的
一个乳头,并用舌尖快速磨擦它。

  舌尖磨擦乳头产生的冲动比用指尖磨擦强多了,再加上他还在用手磨擦我的
另一个乳头,两下的感觉迭加在一起,这让我越来越兴奋。  我后仰着头,紧
闭双眼,张大鼻孔,抿紧嘴唇,完全是在享受他带给我的感觉,心里的那点羞辱
感被他熟练的技巧慢慢涣散。

  他感觉到了我不在反抗,就用双手扶着我的腰,又把我的身体往椅子外挪了
十公分,感觉自己裸露的屁股一半都悬空在椅子外。

  这时他同时翻身将我压在身下,双腿从胯部将两只大腿分开,之前用手压在
腿上的裙子迅速被他掀起到腰上。

  肉棒抵住了我被他之前撕裂开来的的蜜处之上。强烈的危机感令我意识到他
这样做是想调整更好的插入我身体的姿势。

  原则性的意识一下子令我惊醒,我想为自己守住最后的防线再求饶一次,
「不要……快停下……,饶了我吧,我用其他方式帮你那个出来好不好,我求你
了」,害怕跟矛盾令我说话都感觉自己是颤抖着。

  王总抬起头,惊异的看着我,显然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言语,也许是因为对他
来水这样更有征服感。他停止了对我的进攻,:「那你说如何帮我,这可是你自
愿的哦,可不能说我强迫你哦」

  看着他如此的误会自己简直令我害羞的无地自容。但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
我想到了上次自己是如何从领导的淫威下逃过一劫,我想再试一次。

  于是微微的张开了大腿,轻声说:「王总,你把那放进我大腿中吧,我…
…我,用腿给你弄……」说完我感觉自己的脸颊都快要滴出血。

  王总附在我身上,狡黠的看着我一脸坏笑的说:「你先说你说的那什么放在
你的大腿中,我的手,还是舌头?还是······?你不说我不懂哦」

  我知道他是故意逗我说出那个词语,我明白那两个字自己怎么念,但长这么
大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同时把那两个字连起来念过。

  但现在我只想他早点在我大腿之间像上次领导那样的完事。怎么办呢?要不
引诱他一下吧,「嗯……嗯……就是那……你……你的……阴……茎,」看着我
费力的说完这句话,他不在为难我。

  他二话不说,把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滚烫的肉棒插进了我微微分开的两腿
中。双腿间亲密近距离接触令我紧张到了顶点。

  同时也让我本能性的一只手挡在了自己内裤被撕裂开的密处。一只手搂抱着
他粗大的腰肢。

  他用双手一手各握着我的乳房搓弄着,「小骆哦,好白……,噢,好大…
…」看着王总随着自己的手动作不停的玩弄着我的乳房,我觉得生为一个女人是
多么的屈辱,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但却是他兴奋万分。

  也许是我的之前的生活中一直缺少这种霸道的男人,也许是柔弱的我骨子里
喜欢的就是这种霸道的男人。虽然大脑的意志告诉自己,我是被这个男人在故意
玩弄,自尊与欲望同时在我脑海里碰撞着。

  但是此时我有自己的打算,现在必须快点让他先在我大腿之间泄身,只要男
人射出来了,就不会在纠缠我,就像上次领导那样。所以我才委曲求全的想用这
种方式挽救自己。

  怎奈王总比领导老练许多,他在我身上像做爱似的抽插着,他还没有射出来,
但是我被他的滚烫刺激的自己满手都是控制不出流出来的湿润,这样下去我会很
丢脸的。

  因为这一次跟上次领导站着做不同,他每一次插进去的时候耻骨就紧紧的压
在我凸起的阴埠,随着他的每一次从我早已湿润的双腿之间插入,我的神经就被
他一次次的拨弄着。

  他不紧不慢的做着,每一次抽出就故意用肉棍顶沿着我遮在蜜壶处的手背上
拔出,王总不愧是个大淫棍,做起来真有一套。他的节奏时快时慢,时轻时重,
我的气息被他不自觉地一下子钓起来。

  有时他会突然加大抽插的力度,于是我纤细的身体便被他庞大的身躯撞得一
抖一抖的,两个人接驳的大腿部位因为太多的淫水还发出「吱吱……吱……」的
声响。  「嗯……啊……嗯……」  我被他弄得忘了是自己在引诱他射精,
反而被他弄得不停地呻吟。相比起来,他比我谈定许多!

  随着他对我逐步的调戏,我已经放弃了自己的之前的目的,就只能用左手还
潜意识的守护着自己最后的一道防线。

  这时他离开了我的身体,突然大腿之间的空虚感让我挣开了眼睛,他站起身
后,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我的大腿与臀部,一边笑咪咪地对我说:「小骆,你让
我爽死了!我好久没有这么长时间了!」

  看见我没理他,他又说:「别这样嘛,刚才你不是很兴奋的嘛,瞧!你的小
穴现在还流着水呢!」说完,他用手摸了摸我遮在阴部手指缝隙处,然后又往我
臀部一摸。

  我臀部感到了他的手很潮湿。真让他在我的阴部摸到了水!

  我一脸迷紧张惑的看着他,他的那个依然还坚挺在我的眼前,天,好像比刚
才更加的粗大了,这么大的东西要是插进我……不,那里是老公的,我不该有无
耻的想法。我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蜜处。

  他看着我一脸的防备紧张,安慰着我说:「放心吧小骆,今天只要你不愿意,
哥今天绝不会用这根大肉棍捅进你的馒头穴里,如果说话不算话,你彪哥我就是
王八羔子」。

  我被他这种粗鲁的话语弄的不知道去如何回应他,但同时心里放心了不少。

  但我开始根本就对自己太自信了,他其实就想从内心与肉体上同时想把我征
服,但我当时根本就意识不到,以为他就想领导那样会尊重我的决定,在最后防
线上会放我一马。

  他的承若让我顿时宽心不少,左手在刚刚整个过程中紧紧捂住私处的姿势有
点麻木,这时听到他对我的承若令我把有点麻木的左手移开到椅子的扶手上,我
这个不经意的动作顿时令他不惊呆了。

  或许是之前他距离太近,或者是灯光太暗没仔细看我到的密处,但此时在左
手的移开,灯光顿时照射在裸露在内裤之外泛滥着淫液的阴户上,只见两片依然
粉红肥厚的大阴唇早已因他之前的调戏而微微的张开着,甚至近一点看能感觉到
它不停的在收缩,上面布满了流出来的淫液。

  这时候我从他的眼神中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用手在一次的遮住了那一片
春光,我终于忍不住,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你这个坏蛋!」

  「哈哈!我就是要对你使坏!」  恢复了过来的王总一下子再一次的将我
放平在椅子上,又压到了我的身上。他的嘴和手又开始在我身上游动了……王总
的这一次依然强劲,他用比之前更粗更大的肉棍直接插在我左手遮盖的上面。

  他没有了刚才的沉稳与冷静,可能是刚刚受到我性器的诱惑与刺激。他在我
身上大幅度的挺动着,我以为他会很快出来,再加上他之前对我的承诺。

  我左手捂着胯下,身体随着他的抽动而呻吟着,早已放下了平时的气质与衿
持,象个荡妇一样配合着他,顺从地随着他做每一次从大腿之间插入而挺动着。

  心里就产生了一种复杂的心情。毕竟是和一个婚外的人如此这样啊!而且还
是和一个刚认识那么好色的人!

  「嗯……啊……嗯……」我呻吟着。  「嗯……我的小心肝,把你的手从
小穴移开吧我一定说话算话不会在你不点头的情况下插进去。那样会令我舒服的!
……舒服!……嗯……」,从他的声音听出,他消耗体力很大。

  「嗯……嗯……」我只能不停地呻吟……但左手还是紧紧的守护自己的防线。

  王总用这个姿势干了我很久。他又从我身体上下来,站在地上,然后将我拉
到椅子边,突然让我的双腿同时搭在他一边的肩上。

  又是一通猛插……不知多久过后,我们又变成了躺在椅子上做了。但这次不
同,之前是他伏在我身上,肉棍从我微微张开的腿缝之间插入。

  但这次他把我的双腿从他肩上放下后,就猛的把我八字分开。他的胯下站在
我中间,双手把我的大腿一字最大的分开。他的阴茎直接在我为了守护私处的左
手背上摩擦着。

  「嗯……嗯……」我还没完全从强烈的快感中退出来,嘴里仍呻吟着。

  王总忽然把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在我还不知道他想干嘛的时候,他飞速的
脱掉了我的衬衫胸罩和黑裙,唯独身上剩下一条从蜜处中央撕裂开来的内裤。

  再一次的把我推到在椅子上后,他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和力度,嘴里也发出咕
噜声,「嗯……嗯……噢……啊……啊,好舒服……噢,噢……小骆,把手拿开
吧,帮帮我,让我在你阴唇之间做吧,你不同意,我不会插进去的,快点帮帮我
······」

  「你……你……你要我怎么帮你……嗯……噢……」已经被他搞的欲火焚身
的我已经快要不能思考。他的每一句话就像魔咒一样的迷惑着我,顺从着他,终
于禁不住他的哀求,左手无力的放弃了防守,他开始很守信的在我阴唇之间飞快
的抽插。

  「嗯……啊……嗯……」  我被他磨得欲生欲死,不停地呻吟着,双手改
为紧紧的抓着他的屁股。他开始调整自己的速度,由起先的快速,变成慢速,一
根滚烫的阴茎躺在我泥泞的大阴唇之间,慢但有力的的运动着。

  强烈的从未有过的快感吞嗤这我的全身,此时我对他的每一句话都言听计从,
他一会叫我屁股抬起来一点,一会叫我往前一点,强烈的刺激令我的嘴变成" O
" 型,越来越粗大的肉棍彻底卡在我的阴唇之上,用力而带着延续性地摩擦。

  " 啊!咦…………!" 腰身完全忘我地弓起,脖子几乎要折断般后仰……。
身体在椅子上要弹起般变的平直绷紧,一手随性地抓扣住王总的脖颈,另一手用
力抓住他赤裸坚实的臀部。

  " 小骆,想不想我插进去,不要矜持了,我知道你很想我插进去了,我要开
始了好吗……。" 王总无耻的看着我在他身下动情的扭动。

  「" 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费力地摇着头,不······我不··
·····你···你····快点·······射吧!快点」此刻我那微眯
的双眸带着迷离正好与王总对视。

  他故意在我身下使劲的挺动了几下,就紧紧的用胯下压在我的上面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此刻自己跟真正的背叛还有什么区别,如此赤裸的两人,性器紧密的贴
在一起。

  虽然还没真正意义上的结合,但也是任何爱人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跟一个陌
生的男人如此亲密所能接受的。停了一会他就会使劲的摩几下。

  " 唔……受不了啦!" 我仰着脖子,目光里全是乞求,扶着他屁股上的手几
乎要嵌到他的油脂里了,腰体还不住随着他的抽动抬起。  王总一边欢喜地整
理那些汗水粘连在我脸颊的散发,让俏丽难耐的脸蛋在他面前看的更清晰。

  " 小骆,真是敏感的身体!只要我一插进去一定很容易高潮吧」他的话让我
无地自容,我知道他指的是我刚才身体配合着他抽插。

  。「饶了我吧,王总,放过我。」他不管我的哀求,轻轻地推动身体,兴奋
的肉棒享受着娇柔少妇阴唇嫩肉的温柔。每一次的推动就让我越觉得心里有千万
只蚂蚁在爬一样。

  …啊嗯……!" 此时我那娇艳欲滴的眼眸几乎要把他的心都融化掉了,他看
我的眼神越来越坚定,我感觉他今天得不到我就不会射,他唯一想的就是想让我
自己答应他进入。

  我想拒绝他,真心的想,但随着他在我身体上的摩擦。自己本能的欲望已经
被他深深的调动起来,而且老练的王总也似乎看出了我意志的减弱。

  「怎么办?老公,你的老婆快要抑制不住他的要求,这样下去我真的会允许
他插入属于你的性器之内。

  泛着潮红的身体,带着羞涩被他继续玩弄着,绷紧的颈部与性感的锁骨却更
加撩人更有种让人酥到骨头里的柔美,双腿被他双手紧紧的捧在手上。

  他站在我的中间,让我的双腿跟屁股成九十度的抬起。蜜处早已经没有了手
的保护,他粗大的阴茎正零距离的跟我胶着这。

  他只是故意在击破我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不然这种姿势任何人都阻挡不了
他无尽的插入。

  王总那发情的龟头正享受着我少女般阴唇的包裹,沉的腰继续朝她我身体的
神秘之处挺动。最令他视觉刺激的是目睹那自己的肉棍正与每个男人朝思暮想的
水嫩性器结合的淫荡样子。

  " 小骆,你现在的样子太动人,我要感受下你的身子……!让我插进去吧好
吗?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此刻的我就像狼爪下乖顺的小绵羊,尽然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他的问题,我
只是一味的咬着牙,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知道那一刻终究要到来的,雪白的身体泛着潮红顺从地等待,丰满的乳房在
贪婪的大口喘息中还在不断起伏。羞红的脸颊已经认命地扭倒了一边,不敢看他
那副一种即将得到我身体的贪婪无耻眼神。

  「把屁股抬起来」此时我感觉到他的双手正伸到我的屁股下面,他把我那早
已破烂不堪的内裤从我的双腿之间脱去,而我居然配合这他抬起屁股让脱去我身
上仅有的一点布料。

  我知道就要来了,从没有接受老公之外的第一次令我紧张的双手紧紧的住在
车椅上的真皮,可他还是觉得羞辱我不够,他握着自己的肉棍,用龟肉顶在我敞
开的阴唇上,:「小骆。要不要插进去。」我讨厌他的咄咄逼人。

  他一手握着那个在我蜜处挑逗着,一手抚摸我的三角会阴之处。王总的动作
让我更加心慌,紧张,就好比小时候打预防针的阿姨,在插入针头之前用消炎药
棉擦拭屁股的那一刻那么令人紧张。

  " 嗯……你说话啊小洛,我说过我不能强迫你的,如果你不点头我就永远在
你门口磨下去!" 我知道他在故意玩我,但强烈的空虚和对面即将逝去贞操的双
重矛盾令我不在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王···哥·····用·····套子好吗?我真的不能太对不起老公」
我知道自己今天是安全日,但此时幼稚的我脑子里还在想着隔一层橡胶或许能对
得起老公一点。

  「……别想你老公了……有我在你身边呢……」王总此时竟没有动作,像看
着要到手的猎物般的盯着我,而我的完全暴露的乳房此时赤裸裸地正面对着他的
鼻尖和火热的眼睛,被阴毛覆盖的私处正毫无保留地对着他的大肉棒。

  " 你……你到底……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嘛?" 我任他注视我的一切,双手撑
住他的肩膀,红着脸轻声问道。

  " 我要你亲口对我说,彪哥你插进我的穴内。好,我不逼你。可是小骆,其
实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任何人都不会知道,你还这么年轻,跟着我以后应该会有更
快乐的生活。

  你应该好好放纵一下自己。"   我此时感到全身酥软无力,火烧一样的难
过,而且他一直色迷迷地盯着人家的乳房,又和我这样赤裸相对,让我产生一阵
阵燥热。

  " 你……你……" 我已经无言以对。我咬着嘴唇不知说什么好,但内心对自
己的定力感到失望之极。

  " 可我……可我不能……总之我无论如何说不出来你说的那句话,」他明显
很失望,但他想了一下突然说道:" 那你说哥我想和你性交如何?」他很认真地
说。

  渐渐的我被他的执着弄的意识胡涂了,忘记了我跟他认识仅仅只有几个小时,
只是觉得身体异常的火热,体内的空虚就像一股热火突然从小腹窜起,燃烧了整
个的我……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欲火。

  一种意识强烈的侵蚀着我,要不就跟他疯一次,反正今天该来的还会来,他
只不过是在折磨我,大不了顺了他的意,我也可以早点结束被他无耻的玩弄。

  「哥,······你·····可···以进来。」我咬着牙说完最后三
个字,王总看着我,突然抓住我的手,我喘了口气然后用询问的眼光看向他。 
 王总用行动回答我的问题,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将我的手移到他巨大的阴茎上,
我的心里狂颤一下,我马上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任由他操纵我的手。

  但当我沾满自己爱液的手指一接触到这根惊人的怪物,我本能的握拳,害怕
抓住这根巨无霸,他则好整以暇的用我紧握的拳头慢慢摩擦他那根粗壮的男性象
征。

  一股内心激起的冲动和好奇,我终于忍不住张开手,顺着他的动作,用手指
感受这根令人震撼的柱子,慢慢的我一支手轻握住整根阳具,他的阴茎实在很粗
了。

  以至于我的手指根本无法完全扣住!掌心感受到一种极为扎实的饱感和硬度!
而且阴茎不仅粗,还长,我一支手只能握住它的一半。

  更让我的心脏狂跳的是,天啦!还多出一大截阴茎和巨大的龟头,此时正被
我自己无耻的引到自己的泛滥微张的穴口。我忍不住的想,自己现在变的这么的
淫荡。而这怪物的龟头现在居然已经顶开我的阴道口,而那龟头至少有鸡蛋般大
小。

  一股股的震撼让我的手紧紧的握住王总这根骇人的阳具,生怕他突然从我的
小手之间脱离从阴唇之间瞬间插入。王总也并不急于对付我这只到手的肥羊。大
概几分钟过去,王总那根巨大的阴茎仍然保持一样的姿势和硬度,完全没有要迫
不及待征服我的征兆。

  长时间的紧握令我一方面手酸,另一方面自己体内的麻痒难耐,我终于移开
了自己的手。他微笑的看着我,在一次的拉着我的手调整好了他的姿态。我知道
该来的终究要来了。

  「噗嗤,·····」·「·····啊······。」······喔
·······;」同时间三种声音从两人的口中和下体之间发出。老公对不起,
随着他突然的插入,虽然已经做好准备的我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太对不起老公了。
三十年的贞操原来就这么轻易的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破去。

  阴道的前端这时仿佛要被涨裂,而且他不怜惜我的感受,因为蜜处早已泛滥
瞬间就混合着我的淫水进入到身体的最深处,这种感觉我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才好。

  那是一种让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觉,这觉让我好象同时有在
天堂和地狱的感受。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感觉,想让王总拔出来。可他这时候紧
紧的压在我身上,这真是太可怕了。

  他突然又将阴茎抽了出去。在我刚感到空虚的时候,他又顶了进来。这次他
没有停,又退了出去,紧接着又顶了进来,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

  啊……停……啊……我……不行……停呀……他不管我的的感受,胯下就如
打桩机似得在我体内耸动着。我感受到他那么的有力,他比我老公我想足足大十
岁,为什么他会跟我老公比起来如此显的勇猛。

  快感源源不断的袭击着我,我双腿不由的分得更开,无意识的承受着。终于,
在我感觉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王总停了下来。我无力的娇喘着。

  下体的快感依然清晰的投入我的体内,我的表情被经理一丝不漏的看到了,
他淫笑道:小骆,没骗你吧是不是真的很舒服。我比你公是不是更棒,现在你自
己把屁股抬起来,接受我的抽插吧。」

  不行呀,我做不出来这些动作呀。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做出这种难堪的性交
姿势动作。可是,如果不做的话,等会那就更加得……唉,不管了,只好这样了。
在他的淫威下,我挺起了屁股,这样就更方便他的抽插与戏弄。

  他的阴茎抽出去,然后「咕唧」一声,又插了进来。啊……王总……。」刚
才插入时从我下面发出的水声让我羞红了脸,我娇羞地道:……你轻点。

  此时我的下面又涨又痒,巨大的刺激让我阴道里的爱液不争气的泉一般涌出
来,这可真是恼人,怎么我下面的水就这么多呢,羞死人了。

  咕唧、咕唧、咕唧……水声连绵不断的传入我耳中。哼……嗯……我仔细感
受着从下面传来的每一丝快感,嘴里不受控制地呻吟起来。  渐渐的我放下戒
心,双手只是紧紧搂住王总的脖子,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让人快乐而又放纵的游
戏当中之去。

  迷糊之中,我感觉到他把阴茎退到了我的阴道口处,并且他把他的上半身压
在了我身上,我的腿被强迫的压向自己的身体两侧,成了一个M字形。

  只听见我下面传来「咕唧」一声,王总的大阴茎又插了进来,顶在我的花心
处。我舒服的颤抖起来,迷离的双眼正好看到我自己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脚趾,又
一根根的翘了起来。从我嘴里发出类似于哭的呻吟声。」啊,···我高潮了·
········

  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在我体内正不安的脉动着,而且越发的粗壮。高潮刚过后
的我变得触感特别的灵敏,我甚至连他龟头处坚硬的棱子,还有他阴茎上的每一
根青筋都清楚感觉到了。这些都被我充血的阴壁捕捉到,传送到我的大脑之中。

  我的下体又快速的被他弄的蠢蠢欲动起来。我却不知道,此时的我,才算是
真真正正的背叛了自己的老公。因为这种从内心发出的快感,我一辈子都没尝试
过。

  呜…呜呜……啊…不要啊……王总……王哥………你这坏蛋……

  心理上的巨大落差,让我阴道里面急剧的收缩起来,紧紧缠绕住王总粗大、
坚硬的阴茎,连我的花心也一吮一吮的吸住了他巨大的龟头。  呜……一瞬间,
我仿佛飘了起来。

  同时,我的阴道里开始痉挛,一阵阵热流不受控制地喷出,浇在王总的龟头
上、阴茎上,顷刻挤开我的阴壁,流在身下的椅子上。

  我咬着嘴唇,不想让自己发出声来,可在被王总插了才几下后就忍不住叫出
声来,不,应该是哭叫起来,因为,那种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我如果不这样,
也许就要窒息过去。

  这时,我还感觉到他的阴囊拍打在我的屁股上,而龟头则顶进了我的子宫内
部。呜……饶……了……我……吧……呜……呜……呜…王……总……我……真
……的……受……不……了……啦…呜……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啪、
啪、啪、啪……

  整个车厢里都充满了我的呻吟声、水声,还有我的臀肉与他大腿的碰撞声。
此时的我早已经忘记了前面还有一个成年的男人坐在驾驶舱里。

  王总突然急促地喘起气来,道:「小骆…夹紧我,我…要射了!」我脑海里
突然清醒了起来,虽然我知道今天射进来也没事,但心里的关卡使我扭动着身子,
想要让他的阴茎脱离出来,我急切地道:不……不要射到我里面呀……」

  王总的阴茎突然又涨大了许多,他死死按住我,下面更加不停的冲刺起来。
呜……呜……啊……我哀鸣了一声。  阴道里涨大的阴茎开始有力的一下一下
有规律地搏动,下体感觉到了一阵阵火热的液体,喷洒在我花心的深处。

  我再也顾不了许多,仰起头,半张着嘴,身体不由得弯成了一个美丽的弧,
阴道深处也回报似的喷出了一阵阵的热流。我真是一个坏女人,自己老公辛勤的
在外边一个人打拼,我却跟其他男人在一个车里做出这般苟且之事。

  一种强烈的高潮后失落感,背叛感吞嗤着我,泪水再也经不住的流下。良久
良久,王总拔出了他那已经开始有点发软的阴茎。从我的身上滑下。

  我默默的坐起身来,戴上胸罩并将撕裂的内裤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包中。
  王总看着我满脸泪痕,等我扣好衬衣的全部扣子,然后赤着下身,讨好似的
帮我拿过包包,道:「小骆,对不起我实在太喜欢你,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更任何
人说起的,你叫你弟弟早点来上班,我给他加工资。我会把他当自己人用的。

  我没有理他,站在车上,我使劲将裙子上的皱纹扯平,只是,裙子已经乱的
不像样。联想起刚才荒唐的举动,我的脸又红了。

  我想了想,低头对他说:「王总,很晚了叫司机送我回去吧,今天的事我就
当没有发生过,只是以后请你不要这样……你说话算话替我保守秘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