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第零章 上

《第零章》即《沉欲》的序章,讲的是秦树的往事。同时串联三部曲。

至于27,准备写完《第零章》再更新,总之不会太监的。
 
***********************************

               第零章 上

  故事的开始往往出于一个巧合。那个时候秦树还在老家上高一。

  做为全班倒数的学生之一,秦树在所有人眼里似乎并没有什么闪光点。虽然
身板看起很壮实,但长相普通,肤色微黑,属于那种看一眼混入人群之后就再也
找不到的类型。

  在老师眼里,秦树也属于一个问题学生。事实上,秦树身上的问题是非常大。

  秦树的爸爸秦彪升在外地打工,两年前音讯全无。家里很快就陷入了巨大的
经济危机。家庭上的问题对秦树来说无疑是一次重大的打击。平时的秦树总是郁
郁不乐,很少与人说话,因为一件事,秦树还惹上了大麻烦。

  那是一个普通的周末,阳光明媚,秦树在回家时,路过一条小巷,在巷口捡
到一个钱包,钱包虽然有些破旧,但拮据的秦树还是两眼放光,看了下四周,确
定没有人注意的时候,秦树把钱包塞进了口袋,行了狗屎运,秦树喜出望外。秦
树走进了小巷,打开了钱包,里面钱少得可怜,一张红头都没有,只有十来张零
钱。粗略一看,也就几十块的样子,「真是穷啊。」秦树低声咒骂了一句。

  秦树想了想,决定拿这钱买瓶可乐。没想到才从老板接过可乐,衣领就被一
只大手抓住,秦树吃了一大惊,只见三个人不良少年凶神恶煞,不巧抓着他衣领
的人秦树还认识,他叫孙智,在学校是出了名的一霸。

  秦树其实还没有反应过来,孙智另一只手快速从他手里抢过了钱包。秦树暗
叫一声倒霉,怎么刚好就被失主逮到了。孙智用钱包拍了拍秦树的脸,恶狠狠地
说道:「你花了多少钱?」

  秦树从来不是软弱的人,在变得孤僻后秦树现在反而一点都不害怕,当即毫
不示弱地说:「我捡到了就用,我哪知道是你的。」

  孙智对秦树的语气有些不高兴,又用钱包拍了下秦树的脸,这次用力比较大,
边说着:「他妈的你别嚣张,给我老实点。」

  秦树有些火了,猛地推了一把孙智,吼了句:「你他算老几?」

  孙智指着秦树鼻子,「你再说一次。」

  秦树又看了看后面两个气势汹汹的跟班,盘算着自己的出路。

  「傻了吗?」孙智拍了秦树一巴掌,掌声响亮清脆,「没种就给我认错。」

  秦树挨了这一巴掌脑子就像炸开一样,怒火上冲,一拳就照着孙智脸上打去。

  孙智完全没想到秦树的突然爆发,始料不及间,这一拳吃得结结实实,一个
踉跄就翻倒在地。秦树压了下去,又是一记重拳打在了孙智的头上,这下两个跟
班都反应过来,一人一脚把秦树踢翻在地。孙智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三个人围住
了秦树。

  秦树猛地冲了出来,撒腿就跑。

  最后的结局以孙智三人体力不支眼睁睁看着秦树消失在视野内而告终。

  梁子也就此结下了。

  从那天开始,在秦树回家的路上,隔三差五的孙智就会蹲守在必经之路,秦
树难免挨一顿打。

  秦树曾痛恨过这段经历,但如果没有这段经历,他可能永远也不会迎来人生
的转折点。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孙智再一次带着人拦在了秦树回家的路上,秦树
咬着牙看着这些人,下定决心即使被打得很惨也要把孙智打得满地找牙。但事实
不如人愿,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暗棍,重重地打在了秦树的腿弯,秦树惨叫了一
声,跪了下来。

  孙智的声音响了起来:「乖乖给我认个错,叫我声爸爸,从此以后我就不再
打你。否则我还是见你一次就打一次。」

  秦树怒吼着:「放你他妈的狗屁。」

  「我让你屌!」孙智一脚踢在了秦树的头上。

  秦树想起来,却被其他人死死按住。秦树闭上了眼睛,心里极度绝望。

  然而预想的拳打脚踢却没有到来,秦树听到有人说:「都多少次了,还不腻
么?」

  孙智回答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这事和你没关系。」

  那人说话很干脆:「你们挡着我路了。」

  孙智说:「你现在快过去。」

  「这样说吧。我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名字叫什么来着?是姓秦对吧?以后你
别找他麻烦了。怎么样?」

  「凭什么?」孙智咬牙说。

  「要我当着你这么多兄弟的面说出来吗?」

  「你……」孙智似乎愤怒至极,可是又无法发泄出来。最后孙智无奈地说:
「我们走。」

  就这么走了?秦树不敢置信,秦树看着眼前救了他的人,在黑暗中,秦树瞧
不清他的面容,只能看到他比他高出一个头多,身高超过有1 米8.「你是谁?」
秦树问。

  那人说:「算是你的一个邻居。」

  「我们认识吗?」

  「今天之前应该不认识。」

  这人太过奇怪,秦树问:「那你为什么……救我?」

  那人「嗯……」了一会,说:「这么说吧,我觉得你有潜力。」

  「潜力?」秦树一惊:「你在说什么?」

  那人继续说:「其实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你这个人我挺喜欢的。至于是
哪方面的潜力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容许我先卖个关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笑了声,说:「我是什么人?我叫林易,和你一样,是一个高中生,不
过我现在在上高三。不自夸地说,我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人。在一个方面我可以说
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秦树听得糊涂,「你到底想干什么?」

  林易说:「看在我救你的份上,你别急着问。先听我说,看看我有多了解你。
你今年16岁,长得一般般,不过身体非常好,还在校运会上的长袍上拿了年级第
一名。但你这个人性格不怎么的,为人比较孤僻,不怎么爱和人讲话,所以在班
上并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你看我说得对不对?」秦树点了点头。

  「你家里有一个在银行工作的漂亮妈妈叫纪慧,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长得
仍像是三十岁的年轻少妇,可以说是非常罕见的尤物。」

  听别人这样说自己的妈妈,秦树怒声说:「你在说什么鬼话?」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女人不就这样,我可没有半点诋毁的意思。」那人语
气轻佻,又继续说:「不过你爸爸情况并不好,这我就不便多说了。」

  「你调查我的背景,到底想干什么?」

  「我现在说出来的话,你肯定当我是傻子。我觉得呢,我还是先拿出点诚意
比较好。」

  林易顿了顿说:「明天是周六,知道丽水宾馆吧。我在那开了一间房,0306.
听着,你要记好了,机会只有一次,你如果想改变你的人生,就在明天中午12点
之前来0306. 我会在那等你。我再说一遍,丽水宾馆,0306. 」

  林易说完开始往前方走去,「来不来全由你自己做主。」

  回到家的秦树脑袋里仍然乱糟糟的,妈妈纪慧并没有睡觉,而是坐在沙发等
着儿子晚自习后回家。纪慧已经三十六岁了,但天生丽质,看起来仍然让人怦然
心动。秦树想起了林易的话,不由仔细打量起妈妈来,纪慧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
但掩饰不了那一对傲然坚挺的美乳,睡衣的轮廓展现了纪慧的完美身材,秦树再
看妈妈的脸,那是一张非常精致的脸,精致的五官放佛是上帝精心设计的礼物,
伴着中分的长发,散发出成熟诱人的气质。一时间秦树看得有些呆了。

  「阿树你怎么了?这样盯着妈妈看?」纪慧的嗓音清脆又带有甜蜜,那双大
眼睛仅仅只是眨眼就散发出一种令人浮想联翩的魅惑。

  面对着妈妈的疑问,秦树连忙摇头:「没什么。」说完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纪慧一脸的疑惑。

  第二天,在做了一番思想挣扎之后,秦树决定搞明白那个林易到底在搞什么
鬼。

  来到了丽水宾馆的0306,林易早已经恭候多时了,这时秦树才彻底看清楚林
易的长相,林易身材挺拔,一张脸长得非常英俊成熟,一双眼睛深邃而有神,放
佛是一个吸引万物的黑洞。

  「你来得有点晚了。」

  林易说:「不过不要紧。你跟我来。」

  秦树跟着林易进了房间后停了下来,「你叫我来这有什么快说吧。我可是看
你救了我的份上。」

  林易眉毛一扬:「你为什么总是那么急?开门见山的对话是多么没有情趣。」

  秦树听得发愣,林易忽然问:「你认识孙智他妈吗?」

  「呃?」秦树又是一愣。

  「他妈可是个好人,上次我生病住院,她可是我的护士。当时可是发生了不
少故事。等会你看到她不要出声,知道吗?」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林易拉着秦树让他躲进衣橱,小声说:「无论看到
什么,都不要出声知道吗?」

  林易嘱咐完就去开门,秦树蹲在衣橱里感觉莫名其妙,可是现在又不敢出去。

  很快林易听到一个女声,应该就是孙智的妈妈,孙妈妈的声音带着恳求,
「你说好的最后一次。」

  什么最后一次?秦树的心跳猛地加速。

  并没有听到林易说话,外面忽然一阵窸窣并伴着喘息的声音,还有人撞在墙
上的闷响声,过了一会,才听到林易说话:「江阿姨,你不要骗自己了,其实你
非常想我,对不对?」

  「才没有……」反驳的声音小得可怜。

  秦树并不是天真无邪的人,这外面的动静秦树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高
中生居然在搞一个足够给他当妈的熟妇!这样的情节冲击得秦树心跳个不停,秦
树恨不得冲出去看上一眼。

  外面接吻的声音时断时续的传入秦树耳中,良久,听到林易开口说:「阿姨,
你看你乳头都硬了,下面湿的一塌糊涂,你自己说你是不是非常想要?」

  跟着是熟妇娇嗔的声音:「你这个小流氓……老是欺负我……啊……别摸我
下面了……啊……我想要……」

  听到这样的声音,秦树的脑子轰的一下就炸开了,不可能,不可能……秦树
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事。

  很快,林易横抱着一个丰满的熟妇走了进来,从秦树定睛看去,林易怀里的
熟妇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的裙子已经被撂到了腰部,露出了白皙的大腿,下
体的丝袜和内裤被林易褪到大腿上,整个下身看起来非常淫荡。秦树的下体不自
觉的就硬了起来。

  林易把美熟妇放在了床上,林易说:「江阿姨刚刚爽了,可我的老二憋得很
难受呢。」说着就开始脱裤子。

  孙妈妈白了林易一眼,看到林易掏出了他的大阳具后,她的脸上变得更加红
颜,流露出了无限娇羞。

  秦树也看到了林易的下体,那是一个硕大的阳具,不仅长,而且粗。是真正
意义上的大阳具。硕大的阳具仿佛如傲视天下一般,雄赳赳的昂着龟头,俯视着
脚下被征服的女人。

  孙妈妈跪趴在了床上,臻首慢慢地对准了林易的下体,张开了朱唇,把大肉
棒含了进去。

  林易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双手扶着美熟妇的后脑,肆意的对着胯下人妻的小
嘴进行抽插。「嗯……嗯……」孙妈妈闷哼出,既像是快乐的呻吟,又像是痛苦
的呼喊。

  秦树的下体早已经勃起,秦树小心翼翼地脱下裤子,阳具瞬间弹了出来,秦
树的阳具已经勃起到了一个惊人的长度,连秦树自己都大吃一惊。心中的欲火在
熊熊燃烧,秦树看着眼前的活春宫,开始快速撸动着自己的下体。

  外面的林易插了一会,把大鸡巴从孙妈妈的口里抽了出来,「阿姨,转个身,
让我从后面好好的干你。」

  「你轻点……」孙妈妈小声说了一句,然后乖乖地转了个身,翘起了白花花
的大屁股,等着林易干。

  林易的脸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气质,林易笑了笑说:「阿姨,不是我说
您,每次被我干的爽了,又总是叫我用力干。」

  「小坏蛋,老是喜欢羞辱我……」

  「哈,我就最欢端庄的女人说淫荡的话了,尤其是你这种贤妻良母。」说完,
林易挺着大鸡巴猛地插入了孙妈妈的小蜜穴。

  「啊……」

  林易先是慢慢地操动了几下,孙妈妈的呻吟声也是一下一下的「啊」。

  接着林易抬起了孙妈妈的一条美腿,以便插得更深,然后开始快速地抽插起
来。

  「啊……嗯……」孙妈妈的头不停的晃着,呻吟声越来越密,最后开始连成
一片,「啊……插我……干我……啊……干死我……」孙妈妈的屁股也在不停的
晃动,显然是被插得太爽了,开始不由自主地迎合后面侵犯自己人。面对这样淫
荡的场景,秦树的手也越撸越快。

  站在地上的林易准备要换个姿势,他爬上了床,躺在了床上,指了指自己的
大肉棒。孙妈妈一点就明白了,孙妈妈双手撑在林易的肚皮上,对准了一柱擎天
的大肉棒,缓缓地坐了下去。

  「啊……」孙妈妈发出了一声长吟。

  林易不待孙妈妈缓过神来,就快速地耸动着下体,「啪啪啪」地声音又开始
响起。

  「啊……受不了了……啊……太深了……插死我好了……啊……我要死了……」
在衣橱里的秦树看着这样的情形,再也无法忍住,一股热量从龟头喷薄而出,太
爽了!秦树在心底喊着。这射精的几秒中,在秦树的脑海,浮现了她妈妈纪慧的
身影。

  射精之后,外面精彩的表演对于秦数来说,就变得有些平淡了。即使接下来
林易使用了各种姿势抽插,把孙妈妈干得高潮无数次,差点晕了过去。

  这场大战一共持续1 个多小时,最后孙妈妈筋疲力竭,倒在床上昏睡了过去。

  林易打开了衣橱的门,他满身都是汗,看来也强不到哪去。

  林易嘴角挂着笑容,说:「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先去洗个澡,等会出去
吃饭你再问我。」面对这个人,秦树已经没了主意,于是只有点了点头。

  待林易洗完了澡,两人出了宾馆,林易带着秦树来到了一家快餐店。

  两人坐下后,林易说:「对刚才的事你有什么想法?」秦树不知道该怎么回
答。

  「有没有感觉很刺激?」秦树犹豫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

  林易说:「说来也巧,今天我们俩会坐在一块吃饭还是多亏了孙智。我搞了
她妈妈,多少对他有点上心。没想到是他的仇家会是你。其实我早就在意你了,
有次我在厕所看到你撒尿,你的老二很有潜力。」

  「啊?」秦树吃了一惊。

  「老二是男人的本钱。老二能像你我这样的人可不多。最重要的是,我觉得
我们有缘分。所以我决定交个朋友。」

  秦树默默地不说话。林易看在眼里,说道:「我可以改变你的人生,今天算
是给了你证明。」

  「我也可以这样吗?」秦树低声问。

  「当然。」林易说:「没有不可能的事。」

  林易继续说道:「无论是班上长得漂亮的小女生,还是气质高雅的女教师,
又或者是端庄的人妻少妇,统统都行,甚至是……你那尤物妈妈。」

  见秦树不为所动,林易说道:「不信么?难道还要我继续证明?」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秦树说。

  林易笑了出来,「我没看错你。如果是一般人,估计现在肯定要骂得我狗血
淋头了。你有放纵淫欲的本性,只是你自己不知道。你刚才一定手淫了吧,那射
出来的快感你还记得吗?你不想你的下面只能对着手做吧?」

  「我能相信你吗?」秦树忽然问。

  林易一怔,笑着说:「当然能。说到底,我也是有些寂寞啊。」

  接下来的一个月,林易和秦树成为了朋友。对于这个横空出世的朋友,秦树
其实对他知之甚少,不知道他住哪里,不知道他家里有哪些人,林易就像是一个
迷。

  这一个月里,秦树也算是彻底见识了林易的疯狂,比如有一次林易事先让秦
树躲进一个厕所的隔间,然后林易就在旁边的隔间操着他们班的班主任,听着班
主任娇滴滴的求饶声,说着「我再不敢了」,秦树就幻想着自己把英语任课老师
按在厕所的墙上狂干的场景。

  这天过后,秦树终于对林易说:「求你教教我把。」虽然这样说,但秦树对
自己的能力非常怀疑,难道真的只要有一个大阳具就行了?

  林易看了秦树一眼,说:「我等你这句话好久了。」

  「那你教我吧。」

  「你傻啊,这种事你生来就会,用得着我教吗?你只差一个练手的。」

  「啊?」秦树嘀咕着说:「我该去找谁?」

  林易一笑:「近在眼前。」

  秦树摇头表示不懂。

  「就是你妈!」林易说。

  秦树差点跳了起来,「不可能!」

  「为什么?」

  秦树支吾着说:「那不是乱伦吗?」

  「真可笑,你也要学婊子立牌坊吗?其实你心底早就想着你妈妈的肉体了吧。
你妈妈连我见了都忍不住,你别说你没想过。」

  秦树低声承认,「我是想过,可是……」

  「婆婆妈妈的还是男人吗,可是什么啊?」

  「我妈妈不是那样的人,我太了解她了,我妈妈非常传统,她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可能成功的!」

  「哦?」林易邪邪地一笑,「你的意思是你妈妈不可能被攻陷是不是?」

  秦树感觉有些不对劲,但面对这句话,还是点了点头说:「对。」

  林易佯装正经地说:「既然不可能,那我下手你应该没意见吧?」

  秦树心里有些害怕,说:「反正不可能,还不如花这时间去搞其他人,不如
你来搞我们班的英语老师吧,我跟你提过好几次了,真的是个极品。」

  林易摆了摆手:「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要回家了。」

  看着林易远去的背影,秦树心里蒙上了一层阴云。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