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2, 2014

骆雁(二)羞耻的体交

  双腿之间的快感随着他在我腿根处的抽插一波一波的刺激着我敏感的神经,
我尽最大努力的惦着脚尖,害怕他碰触到我敏感的私处,这种超于的普通男女之
间的暧昧更多的是心理上给我带来的震撼。

  我感觉到他对女人非常的有经验,并不像我老公那样列行公事机械无激情,
他时而激烈的在我双腿之间做着,时而有条不紊的一边亲吻我,一边轻轻的耸动
这,我由初始的担心戒备着,到放松享受着这份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是否算背叛老
公的暧昧。

  随着他每一次的从我大腿之间进出,在我耳边传来越来他越来越急促,毫无
规律的喘息声,,这种声音听来是那么的性感,那么的挑逗。理性跟欲望在我脑
海之间强烈的挣扎这,他开始在我耳边不停的请求着让他插入我的体内,仅有的
一点坚持差点令我崩溃,双腿之间的火热炙烧这我的理智。

  强烈的生理刺激和心理的羞涩让我无力抗拒他在肉体上对我的挑逗,我只能
微弱的:」不·······不······不·······!」我害怕迈出
那一步,我不敢想象老公之外的阳具插入我体内带给我的我是什么样的感受,总
之我真的很害怕。

  我更害怕的是自己迈出那一步之后给自己带来的女人背叛道德的压力。我想
他早点结束,但他在每一次呼吸急促的时候放缓自己的在我双腿之间的速度。

  我不知道也不好意思该用如何方式去催促他,双腿之间的无尽湿润已经让我
很羞耻。我只能咬牙默默的坚持着这份煎熬,令我欣慰的他并没有对我强制交合,
他只是一遍一遍的哀求这我允许他硕大的进入,面对我的摇头拒绝,他只是重复
着在我双腿之间的抽动。

  下体的酸痒此时更加麻痒不堪。汩汩乳白色的淫液从我的阴道中不停流淌出
来。沿着股间流淌到大腿之间摩擦之处,滋润着淫绯的性器,我努力的踮着脚尖,
我害怕跟他性器的直接接触,

  因为我知道此时的我已经没有短小内裤的保护。娇嫩的花蕾不小心就会被无
情的摧残。老公的影像在我脑海里渐渐的淡漠,我只能咬紧嘴唇用疼痛来提醒自
己。

  他的持久能力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这么长时间在我大腿之间的活塞运动,他
都没有射出来,此时他的阳具还是非常的坚挺。

  这时他再一次的颤抖地我说:「雁,我好舒服,我真的受不了了。让我在你
外面摩擦一下吧好吗?我感觉他的声音不对。

  我知道他说的外面是指什么,那个硬硬东西从我腿间退出抵住了我的小腹,
我连忙告诉他不行,可他哀求我就让他摩擦一下,他说自己实在太难过了。看着
他乞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心软了,或许我意识模糊了,总之我没有去抗拒,虽然我很久没有性爱了,
但我也清楚的知道,底线不能让他再突破,否则我将迈出自己一辈子不可回头的
错。

  我的沉默让他误会了我的默许,他刚要有所动作,我忽然觉得他会不会认为
我答应让他进入呢?我连忙用膝盖抵住他的身体「不……不能!不要这样领导,
你说话要算话,不然我以后再也不会理你。他紧紧的抱着我。我扭动地躲闪挣扎
着,嘴里不断的喊着。

  「领导……领导……你干什么……放开我……」你说话要算话······
··看着我的坚持,他再一次的哀求我:雁,我真的好想好在你那里摩擦怎么办,
我一定不会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插进去的,同意我好吗但我又不想你真的生气,
这样我真的好难受」说完他就放开我,当时我真的有点感激他对我的尊重,

  看着他那副难受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点点的不忍,但我真的实在不想老公之外
的东西跟自己的身体那么亲密的摩擦。万一他不守信用那对我来说意味着真正的
背叛老公,背叛婚姻。

  我实在过不了自己心理的那一关。看着他贪婪的注视着我的双乳,我附在他
耳边说:「我·····用手帮你弄出来好吗?」说完后强烈的羞涩顿时感觉自
己脸颊绯红,我居然主动的说帮一个男人手淫。

  「我能插你嘴里吗」!我想不到他会突然说出令我反应不过来的一句话,一
下子我就明白过来他想我帮他「口交」。他还没等我拒绝,就自己站在茶桌上,
近距离的注视让我闷了,

  一根粗大,黝黑,狰狞,坚挺的阳具瞬间展现在我的眼底,他的这根比我老
公的粗的多。黑的多,丑陋的多,但可能没有我老公的那么长。

  怒涨的龟头犹如一个剥了壳的鸡蛋,马眼渗透出晶莹的前列腺液,还没等我
答应他就扶着我的头往他那个丑陋的东西那靠,挺着下身,将那个几乎顶在我的
嘴边。「这怎么行……我连我老公的都没含过,太脏了……」  我坚决的摇着
头。「我连我老公都没含过呢,怎么能为你弄,我不呀……」我赶紧紧闭着双唇。
呜呜呜·······呜呜呜·····的抗议着。

  他一手扶着我的头,一手拿着他丑陋的东西在我双唇之间来回的滑动着,粉
红的嘴唇被他肿胀发紫的龟头慢慢挤开,马眼里的分泌物涂抹到她我的唇上,发
出异样晶莹的亮光。

  由他分泌的淫汁就像给我涂唇彩一样的来回拨弄着,强烈的气味熏得我不停
的摇头逃避着,异样的刺激反而令他分泌出更多的前列腺液,但我就是死死的紧
闭着双唇不让他闯入。

  他的一只手开始不停地揉捏着我的乳房,也使得我的兴奋程度不断提高,很
快就陷入了像刚才一样的迷乱境地。我根本没有勇气去用眼光去面对那么近距离
的一根阳具,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恍如在做梦。

  他的动作突然停下了,让我顿时感觉悬在空中。我困惑睁开眼地抬起头。看
见他一脸的扭曲,一根细如丝线的粘质稠液链接这我的双唇跟他的阴茎,轻声问
我:「张开你的双唇好吗宝贝?」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敢开口,我怕自己一张开口,那么近距离的这根毒
蛇就会瞬间闯入。他一只手不停抚摸着我白皙的乳房,一只手抓着我的一只手去
抚摸他那滚烫的阴茎。没有了一只固定我头部的手后,我居然还像刚才那样惯性
的只是轻轻的摇晃着头部,好像主动的用自己的双唇去亲吻慰藉他的阳物,双唇
鬼使神差的随着他的一句句张开······张开······而微微开启。

  「嗯·······」这样实在太羞耻了。

  小手按在他那又大又硬的肉棒上,不但感到它的热力,还觉得它像在一跳一
跳的,好像在呼唤这我把它解放出来。他顶在我贝齿上的力量感觉越来越大。只
能听到我无力的呢呐这连我自己都听不清的,别这样······不·····

  这个可恶的淫兽一遍一遍的呼唤着我张开,一只手抓着我的手在他的的淫跟
上来回的搓着,意志力随着他不停的哀求被涣散,我轻启了贝齿用舌尖顶住他那
想破齿而入的毒蛇,一股淡淡咸味的液体从我的味蕾传入大脑,突然的刺激令我
全身一震,只听他,哦……哦……的双手紧紧固定着我的脸颊,

  阴茎使劲的往我口里钻,强大的力量顿时让我城门失守,如毒蛇一样的硕大
阳具一下子突破双唇在我舌尖的包围下瞬间闯入,粗大的阳具顿时把我从没经历
过如此巨大的小嘴撑得成了大大的O字形,

  他双手抱着我的头,粗暴的使劲往我嘴里侵入,他把我的嘴巴当成了发泄的
工具,强烈的羞耻感让我不顾一切的吐出了他的东西。

  「咳······咳········咳·······」!全部的深入让
我喉间一阵强烈的反胃差点恶心想吐。他居然跪在我身边一遍一遍的道歉着自己
的鲁莽,面对他反复的道歉,我只好告诉他我们不能再继续了,不要做些伤害对
方家庭的事情。

  他的求饶让我一下子没有理由再去责备你任何的不是,他用纸巾温柔的擦拭
我嘴边因刚才差点恶心呕吐的口沫,无尽的殷勤换来我在他怀里轻轻的依靠,

  他跟我再次接吻,用行动来诠释他内心刚刚对我行为的歉意。当时就感觉自
己一下子身体柔软了好多。舌头跟他缠饶相互着,他一只手搂着我的腰,一只手
轻轻的抚摸着我肥大的屁股。我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一只手潜意识行的保护着
自己的双乳。

  胯间的坚挺另我不知觉抬起腿,微微分开,其实他的身高跟我差不多,我不
惦着脚尖,他的滚烫阴茎很快抵触到了我下面,由于我的前庭比一般女人更凸出,
虽然隔着他肥厚的脂肪,还是让我跟他来了个亲密无间的肉体直接接触。

  我的阴唇两侧由于过度充血的原因,早已微微开启,双唇已经非常的饱满,
无数的神经末梢装满了里面,连续的对我性挑逗令我的私处已经湿润的一塌糊涂,
如此零距离的接触刹那间令我们刺激的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自己的私处双唇之间此刻正横卧这一根粗大的阳具,下面糯动的快感都能准
确的传达到我的大脑,我只能紧紧的抱着他的颈部,他开始把双手放在我身后的
白嫩的屁股上。他紧紧的握着我的屁股双手连续的前后推搡着。

  这种直接性器摩擦的感觉令我差点奔溃,私处的分泌液明显增多沿着我的大
腿流到我的腿弯处,腹腔内也如同千万的蚂蚁窜动。

  我真的好想喊出来,但强烈的羞耻感让我紧紧的咬着下唇,这种快感自从我
成为女人以来从没经历过,我几乎想要自己主动的跟他真正的交合,可强烈的危
险感让我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我知道自己今天是危险期,跟老公自从有了孩子
后,根本没有去做避孕措施。

  本身就很少去做,一个月难得的一两次夫妻性生活,基本上都选择在自己例
假的前后。天哪!老公,要是此刻是你在我身体前面,那该多好,可现在这种快
感却成了考验我的意志,我明显感到粗大的东西在我双唇之间滑过的快感,每一
次的滑过都如千万的蚂蚁在我体内爬动。

  他显得越来越激动,不在像之前那样有条不絮,我突然有一种暗自满足的感
觉,一个男人对自己身体的这种兴奋举动,自己正被人强烈的需要着,渴望着,
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女人虚荣再一次装的满满的。这种感觉在老公身上我可能永远
得不到。

  抓在我屁股上的五个手指已经深深的陷入我的股肉,双手用力的抬着我的屁
股将我的肥厚阴唇就像张开的小嘴一样含着他那粗大阳物,双手来回的大幅度滑
动,流出的体液另下体已经泛滥的不像话,咕吱······咕吱······
的异响让我羞涩的把脸深深的埋在他的身后,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动作强烈的摩擦快感令我忍不住出声,「我······
我······领·····领导······嗯······嗯····啊·
····不要这样好吗?」

  「雁!雁!雁!·······插你穴里好吗?」他用几乎颤抖的声音呼唤
着我,下面越来越快的挺动这。

  我感觉听觉都模糊了,只能听到自己不断发出,嗯……啊……!呻吟声。这
在以前我会觉得发出这种声音很淫荡、很羞耻,可现在我无法控制的通过这种方
式来宣泄我的感受。

  这个大笨蛋居然如此的直接问我是否答应能让他插进我的体内,矜持传统的
我又如何会表现出自己赤裸裸的需要,答应你插入我的体内。

  大量的分泌液顺着股沟流到了地上,两腿之间都被弄得凉凉的。我第一感觉
到自己有着强烈的需要。或许他真的是过于对我的尊重,或许他也不算太懂女人
的心,女人是需要台阶下的懂吗?

  你这么直白的问我,有那个女人能厚着脸皮对你说可以你插进来。我除了回
答说不要,我还能怎么回答,如果此时此刻你只要稍微调整一下我屁股的姿势,
不顾我脆弱的反抗,你那坚硬的粗壮瞬间就能插入我早已为你准备的泛滥泥泞。

  或者,你像之前那样不停的殷切的恳求我,或者你根本就不要问我是否愿意。

  此时我的身体除了仅有的那点女人矜持,其实早已经做好了被他侵犯的一切
可能性,可他面对我可怜无力的拒绝,居然放弃了一个第一次失身于老公之外男
人阳具插入的机会。

  嗯·······!我不由轻轻喘息着,女人的矜持其实就只是一张薄纸,
可他居然不懂的如何去捅破。他在我的体外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
促,下体感觉他越来越粗壮,越来越滚烫。

  随着他的阳具在我阴唇上的剧烈摩擦,强烈的快感同样感染着我·····
·穴内淫汁又开始倾巢而出,他在我身体上的抽动达到了最快的频率,强烈的肉
体快感一波波的随着他的抽动袭来,

  啊!·······一股热流穿过我的身体直达脑间,同时随着他最后的抽
动,感觉股间一些液体勃然溢出,,他也在我身上不停的抽搐着,一股股的精液
透过我的胯间一些射在我的股沟,一些直接射在包厢的里的镜璧上,强烈的高潮
快感让我与他紧紧拥抱后双双瘫倒在沙发上。

  飞驰的列车上,酒吧包厢里的罪恶感吞嗤这我一个人妻的良知,自己也不知
道这已经算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出轨,背叛。领导一遍一遍的拨打这我的电话,我
没勇气在去接他的电话,拒接。

  昨晚的一幕一幕依然让我恍如在做梦,记得以前跟老公性爱的时候,几乎每
次没有前戏的过程,也没有像昨晚那样并非真正意义上做爱那么的舒服。甚至我
有一种老公与我做那个事之间所从来没有的成就感,

  在跟老公之间每一次差不多都是在我还是干凅的时候他就匆忙的要插入,有
时候会弄的我非常的疼。还没等到我完全湿润的时候他已经完事。而且他每次做
那个都是慢条斯理的不紧不慢,甚至在射精的时候我都感觉不到他已经完事。这
让我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怀疑自己是一个性冷淡,对自己的女人魅力失去信心。

  家教以及传统的思想让我们两从来没有去跟他沟通过性,在我心里觉得男人
都可能差不多,但是昨晚差不多让我流了结婚以来加起来都没有那么多的淫水。
原来自己并非真正的性冷淡 .

  电话铃在一次的响了,看了下依然是他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按下拒接,心里
坚定的做了个决定,再不见他,一切到此为止,就当做了一场梦吧,什么都不去
想了,回家就忘记一切。正当我想把手机放在包包里的时候一个短信音提醒,他,
写着,「宝贝,我想你,过阵子我去哈尔滨筹划跟你上次说过的事情。」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