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驱魔师妈妈 ~ (8- 9)

               (八)幻觉

   妈妈跟随着阿德的脚步走进了酒吧里面,黑暗喧闹的声音非常刺耳。

   「在里面的包厢里。」阿德将妈妈带到了晚上去过的那个包厢,阿德推开门
 走了进去。「呼~~」妈妈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冷峻的看着里面的一切,快速
 的跟了进去,而我也跟了进去。

   「苏小姐……」涛哥见妈妈跟了进来,眼前一亮,目光变得炙热道:「来,
 坐一下!」

   「照片呢?」妈妈眉头一阵紧锁,眼中的轻视和高傲完全表露了出来:「拿
 出来!」

   「别那么急嘛!呵呵。」涛哥脸上微微的抽噎了一下,有点不爽的说:「照
 片我是带了些,但有些我是藏了起来,如果我和阿德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的话,
 他会把照片在网络上公佈出来。呵呵!」这是赤裸裸的要挟。

   「那你想怎么样?」妈妈将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身体略微的颤抖了一下,
 眼睛充满了愤怒。

   「怎么样?」阿德坐到涛哥的边上笑道:「只是想和苏小姐交个朋友啊!」

   「我没听说过有这样交朋友的!」妈妈咬牙切齿的说道:「说吧!到底想干
 什么?要钱……要多少?」

   「钱……」涛哥站了起来走到妈妈的身边,微笑着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道:
 「钱我们不缺哦!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可以——」妈妈犹豫了一阵,目光注视着眼前猥琐的两个男子道:「但是
 有这样交朋友的吗?把照片先还我。」

   「昨天我摸到了苏小姐那丰满的胸部,」阿德无耻的说:「感觉手感不错,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让小弟感受一下啊?」

   「你……」妈妈握拳的双手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看来已经无法忍耐怒火
 的爆发。

   「对啊!」涛哥不理会的说道:「昨天将苏小姐那性感的脚趾含在嘴巴里,
 味道真不错!可惜,太遗憾了。」

   「你们……」妈妈一把抓住涛哥的衣领,脸上通红一片。

   「我们……」阿德有些得意的笑道:「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来,坐一下。」涛哥拍开了妈妈抓住他衣领的手,伸手从下面握住了颤抖
 着身体的妈妈的腰道:「有些话我们慢慢谈嘛!」

   「唉……」妈妈用力地甩开了涛哥,走到沙发边坐下道:「你们到底想干什
 么?别太过份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呦!说得那么难听。」涛哥在妈妈的边上坐下道:「来先喝口茶,有什么
 话我们慢慢地谈好了。」

   「哼……」妈妈接过了阿德从饮水机倒到茶杯里的热水,喝了一口道:「如
 果你们觉得靠这些照片就可以要挟我的话,那么你们就错了,现在我很生气,所
 以我决定要好好的揍你们一顿!」

   「别呀,」涛哥摇了摇手,笑着说道:「想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来的吗?」

   「什么?」妈妈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男子道:「有屁快放——」

   「照片是某个人给的。」阿德有些无奈的说道:「他说你在那里工作,家庭
 住址什么的都告诉我了,顺便还给了我们一颗药,无色无味的。如果你够聪明的
 话会带着另外一个女人来,那么我们为了自己的安全应该把照片还给你;但是如
 果是你一个人来的,那么你今天晚上就属於我们了。」

   「你们……给我喝的……」妈妈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应该叫小言一起来,她
 有那个能力可以抹去他们两个的记忆,现在来不急了。或许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
 照片,太愤怒的缘故吧!都没和小言她们商量。

   「呵呵,」涛哥把手用力地塞到坐在沙发上妈妈的屁股后面:「那个人将方
 法完全告诉了我们,让我们要冷静,不要因为冲动而让嘴边的肉给跑了!」

   「是……是谁?」妈妈感觉到那只手伸过来,整个身体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腰往前一挺站了起来。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涛哥一把抓住妈妈的手将她给拉到了怀里道:「我
 知道光是用照片起不了作用的,所以那人也将东西给了我。哈哈哈哈!」

   「我……」一股奇怪的感觉冲击着妈妈的身体,那已经被完全驱除掉的黑影
 从妈妈的腹部开始不断地汇聚起来,『糟糕……』妈妈心想。

   「妈……妈妈……」我想起了妈妈那股浪态,心里一阵害怕,难道妈妈又要
 被坏蛋欺负了?

   「啪——」一声轻响,眼睛陷入了一片黑暗,接着又亮了起来。

   「小凯,怎么了?」小言姐正将一只手握着我的头,手臂上充满了光芒。

   「嗯……」我疑惑的打量了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在小言姐的家里。

   「刚才怎么叫都没醒,我以为你出事了,打你妈妈电话也不接。」小言姐担
 忧的说道:「小凯,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乾净的东西?」

   「妈妈……」我突然想起了妈妈还在那个酒吧里,急忙握住小言姐的手道:
 「妈妈在那个酒吧里被坏人欺负了,快,小言姐姐,救妈妈……」

   「什……什么?」小言姐惊讶的看着我道:「酒吧?」

   「真的。」我点了点头说道:「小言姐……」

   「哦——」小言姐眉头一紧,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电话给娜娜姐:
 「糟糕了,苏羽可能出事情了,你快去XX酒吧,我现在和小凯马上过去。」

   我跟随着小言姐一起离开了她家,向那个酒吧赶去。当我们来到了酒吧的时
 候,娜娜姐也已经在了,小言姐什么话也没说,带着娜娜姐就进去了,让我在车
 上等她们出来。

   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两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上了车,「不知道被带到哪
 里去了,」娜娜姐焦急的说道:「不快点找到她会出事的!」

   「已经驱除了那个腐魔,所以我也没考虑在她身上装什么可以显示位置的东
 西……」小言姐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道:「现在必须冷静。」

   「我有办法,」我焦急的对她们说道:「只要我睡着了就可以知道妈妈在哪
 里的,刚才我就一直跟着妈妈的。」

   「这样……我给你催眠。」小言姐将刚发动的车子停了,眼睛里面充满了犹
 豫道:「小凯……你的身体里有不乾净的东西,如果……好吧!现在也没有办法
 了……」

   「嗯,我一定要保护妈妈的。」

   小言姐将手放到我的头上,渐渐地我感觉自己的眼睛非常疲劳,陷入了黑暗
 当中……

  「放开我……」当我再次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妈妈正被两个男子拽着向不远
 的宾馆走去,妈妈说话的声音变得非常微弱和娇懒。

   我看清楚了宾馆的名字,但是小言姐并没有叫醒我,只能不受自己控制的跟
 随着妈妈和那两个坏蛋。「别急啊!」涛哥将已经无力的妈妈拥在怀中,和阿德
 一起走进了宾馆:「马上就到了。」

   阿德付了房钱,拿了钥匙领先向楼上走去,涛哥向服务员笑道:「小姐妹酒
 喝多了,唉……」服务员是个老头子,向他们暧昧的笑了笑,管自己继续看起了
 电视。

   「先带她去洗澡吧!」涛哥见阿德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妈妈的丰满
 胸部,笑道:「洗乾净了有的是时间玩,来个双龙洗凤吧!哈哈!」

   看见他们进入了房间的浴室,我想跟进去,但是到了门口却完全挪动不了,
 「神仙……神仙……」我想到了那个神仙,不停地呼唤着,但是好像没有什么作
 用,根本没有人回应我。

   「啊——」里面传来了妈妈的叫唤声和挣扎声:「求你们,不要这样……」

   「什么啊?」阿德调笑道:「才脱了一件外套而已啊!哈哈!」

   「小子,你动作要快点啊!」涛哥不满的说道:「这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哦!」

   「呜呜……」里面妈妈传出了哭泣和微弱的喘息声:「嗯……不行……别这
 样……别弄人家的脚啦……会痒的……」

   「涛哥,小弟我一直都很喜欢女人的脚,」阿德的声音传出来:「特别是那
 修长的美腿配上一双柔嫩光滑的双足,如果再加上一双丝袜,那就更让人受不了
 了。」

   「你小子要求真多。」涛哥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看
 见啊!现在先让我们兄弟两个好好的玩个够再说呗!」

   「真软!」阿德叹息了一声笑道:「不知道等会插进去,腰被这双细腿夹着
 的感觉爽不爽?我都快忍不住了。」

   「忍不住……」涛哥说道:「忍不住也要让我先插。我们先躺到浴缸里面,
 让这个美女好好为我们舔舔乾净,来个水乳交融好了!」

   涛哥和阿德相继的脱光了衣裤,晃荡着两条大鸡巴跨入浴缸里面,水不停地
 在放着。

   「不要……」妈妈不受控制的被他们两个拽进了浴缸里面,脸色一片潮红湿
 润。

   「我们先好好的磨擦磨擦!」阿德调笑着说道:「涛哥,把沐浴液给我。」

   「哈哈!现在被水浇着,让她在中间上下滑动,感觉像人肉三明治。」涛哥
 淫荡的说道:「美女,现在水也浇了,沐浴液也浇了,你好好的上下动动看,会
 很舒服的哦!」

   「不……」我脑子里出现了妈妈正赤裸着身体被两个无耻的男人前后夹着,
 然后不受控制的上下扭动着身体为他们发泄着欲望。

   「果然是个熟女,」阿德轻声说道:「很会扭嘛!后面的臀部都磨擦得我要
 擦枪走火了。」

   「兄弟,你不会那么没用吧?」涛哥大笑道:「我准备了药哦,如果不行就
 出去吃两颗,别等到真刀真枪的来就萎缩掉了。」

   「现在还不用呢!」阿德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这个女人确实比那些小姐
 要爽多了,那些小姐哪个不是催得急,一完事拿了钱就走人,才不会和我们玩这
 种调调的。」

   「嗯嗯……」妈妈微弱的喘息着,声音充满了欲望和恐惧:「别……人家快
 受不了了,好难受……」

   「哪里难受?」涛哥问道:「是这里,还是这里啊?都已经湿成这样了!哈
 哈……」

   「不……」妈妈挣扎着,但是好像没什么作用,声音也充满了媚惑。


               (九)校园冤魂

   我睁开双眼的时候,看见一个性感美丽的女人正坐在浴缸里面,而她的前后
 站着两个男人,正在充满淫笑的注视着她,那个涛哥得意的说道:「小荡妇,装
 什么正经?现在都已经受不了了吧?如果真的受不了,那就给我们好好的服务一
 下吧!」

   「就是说啊!」阿德有些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过这个女人的手,然后用力地按
 在自己那已经凸起的鸡巴上面,急促的说:「快点啊!我都已经快憋不住了。」

   奇怪……我有些怪异的看着这三个人,妈妈……这个女人……怎么显得有些
 模糊?

   「小凯……小凯……」我听到了一个声音,视线又陷入了一阵模糊,直到清
 晰的时候才发觉小言姐焦急的脸色出现在我的面前。

   「妈妈……」我担心的看着小言姐说道:「怎么办?我只是看见一个房间里
 面有个女人和两个男人,都不知道妈妈在哪里!」

   「没事了。」我的边上突然多出了娜娜姐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呵呵!
 就知道羽姐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打败的。」

   差不多过了五分钟的样子,妈妈出现在汽车的边上,而车子也停在一幢没见
 过的建筑物的边上。

   「嗯——」我有些怪异的看了看妈妈,对,是妈妈没错……可是刚才她不是
 还在那个浴缸里吗?怎么这么快就到了这里了?

   「怎么样了?」小言姐有些担忧的问道:「那两个畜生还在那里?」

   「哼——」妈妈冷哼一声上了车,见我也在,一把将我抱在了怀里,然后用
 力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冷笑着对小言和娜娜姐她们说道:「现在……这是我拍
 下了他们的视频,娜娜,明天给我放到网上。」

   娜娜接过妈妈的手机看着,过了一会居然忍不住开始大笑了起来,眼泪都笑
 了出来。小言姐从前面一把抢过手机看了一会居然也笑起来,只是没那么夸张。

   小言姐是坐在前座,我从后面刚好看见一个镜头,就是两个男人抱着一个枕
 头躺在床上快速的蠕动着。

   「想用药来整我,下辈子吧!」妈妈得意的拿过手机关闭道:「照片,包括
 底片我都已经拿回来了,呼~~居然敢威胁我,直接送你们下地狱。」

   「两个变态以后别想在道上混了。」娜娜点了点头,目光注视着妈妈说道:
 「羽姐,不管怎么样,这次太危险了,我们都担心得要死,还好你打来电话说没
 事情了,都搞定了,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事,这点我还是挺有把握的。」妈妈笑着说道:「只是我身体里的东西
 还是驱除不乾净,看来不去趟师门的话还真没什么办法了。」

   「我已经和师傅说过了。」小言姐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在你完全清除之
 前,这几天我们住一起吧!这样我们也可以照顾到你和小凯。」

   宁静的夜晚车子行驶在大马路上,远处的天空黑暗中闪出几丝雷电,那是将
 要下雨前奏。

   看来这件事情已经完全解决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里格外的轻松,或许
 是因为没人可以伤害到妈妈而感觉庆幸吧!更觉得妈妈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任何
 妖魔鬼怪都别想伤害到妈妈。

   至於后来那个阿德和涛哥怎么样了,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只是有一天听
 小言姐偶然说,那两个傢伙逃到农村,再也不太敢回城里,或许是没脸见人了。

   XX大学的教学楼上,天空有些灰蒙蒙的,细雨随时有下来的可能,注视着
 路上学生行人快步的走在校园里,一个身材略显肥胖、戴着眼镜的男子站立在教
 学楼的边缘:「你们这些不要脸的混蛋,都那么想逼死我……」胖子微微的将腿
 向前平移了出去一些,牙齿微微的打着冷颤:「说了我不是色狼,为什么要冤枉
 我?臭婊子,许依依……你最不是个东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天空显得更加灰暗,雨随时都有下来的可能,「哼哼——」不知何时一个黑
 衣男子出现在这个胖子的身边,刚要跨出去的胖子被惊了一下,猛地退了回来,
 整个人怪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子道:「你……你是谁?」

   「不是想死吗?」男子微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声音充满了冷酷道:「这个
 给你。」从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串佛珠。

   「你想干什么?」胖子平复了下心情,郁闷的说道:「我现在心情很不好,
 就想死,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玩笑……」男子刹那间出现在胖子的面前,将佛珠套到了他的脖子上,一
 把抓住了他的后背衣服提起向楼外丢了出去。

   「啊——」整幢楼传来了胖子的惨叫声,他或许是想寻死,但是也不是希望
 自己是这种死法吧!?雨水在胖子被砸落到地面时开始快速的降落了下来,其中
 还夹杂着雷声。

   「戴上了那串东西……」楼顶的男子冷漠的注视着下面开始聚集的人群,缓
 缓地退了出去,眼睛里面泛出一阵青绿之色道:「鬼是鬼,但是又有佛珠附身,
 一切佛道都无法毁灭,哈哈……苏羽,就算你是有佛印或者有道行,那又能怎么
 样,看你怎么破解?呵呵!贱人……力量也不过如此而已。哈哈哈……」

   阴冷的笑声随着下面的人群沸腾而渐渐地小了下去,不过十分钟的样子,保
 安和警察就已经将胖子的屍体周围围起了警戒线。法医也急忙赶来,将已经血肉
 模糊的胖子抬上车,为了避免引起学校的恐慌,校领导也在接到电话后赶来了。

   「为什么……」胖子有些疑惑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肉身被带走,目光向
 上看去已经空无一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心里充满了怨恨和难受。

   「真噁心!」边上几个学生开始不停地议论了起来,然后快步离开了现场。
 胖子向他们走了过去,一辆车猛地从他的身体上穿越而过,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
 经死了,更不得不承认别人都已经看不见他,因为他站在其中一个女同学面前,
 对方也没有看见他。

   「混蛋!」胖子伸手一把抓向那个女同学的胸部,他知道自己是抓不到的。
 「啊——」那女同学尖叫了一声,怪异的看着围在一起的同学,双手护在自己的
 胸口上。「难道……」胖子有点不太相信的看了下自己的双手,又再次伸去了那
 女同学的腿上,「谁?」女学生急忙退出了已经基本散去的围观人群,快速的向
 学院里面走去。

   「我好恨哪……」胖子脸色变得阴冷和淫笑,向着女生宿舍楼「走」去。

   「不错,不错……」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空中,漂浮在那里注视着胖子渐渐
 地离去:「是个小色鬼。看来很快她们就会来了,到时候要好好想想办法在全校
 师生面前让你好好的表演一段了。」

   「嗤——」不知道为什么,妈妈突然打了个冷颤,心里感觉毛毛的,或许有
 什么更大的阴谋在等待着她。不过她是谁?她是苏羽,自信、高傲,有能力的女
 人会怕过谁吗?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