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2, 2014

骆雁(三)撕裂的内裤

  上海之行回来后,我心里基本已经放弃了领导所说的那份工作,因为我明白
现在钱虽然赚的少点,但我过的很安心,至少不会引起我家庭的分裂危险,更不
会让我永远活在背叛老公的内疚阴影中,我知道如果我继续跟他还有瓜葛总有一
天会跟他发生什么,或许他帮我的目的没有那么无耻,但是我能感悟到他对我身
体的那种迷恋。对于那晚自己的冲动我深深地不安,幸好没让他发现,我当时已
经差点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我第一次发现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其实还是存在那么大的诱惑力,也许就因为
那是不正常的对象才产生那么大的幻觉,我必须远离它,我爱我的老公,我爱我
的家庭。传统的思想教育让我深深懂得一个已婚女人必须守的妇道。我对自己的
自制力产生了很大的怀疑,我居然对他的行为没有产生厌恶,远离他或许是我最
好的选择。

  回想起来感觉真的就是一次宿命的插曲,在上海的每一天,老公或者女儿每
天晚上都会给我来电话,那天出去之前我甚至想了很久如何去回答万一老公问我
在干嘛我准备如何的回答,唯有那天他跟女儿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我想
如果不管他们谁给我一个电话,我一定会制止自己那天荒唐的行为。就当一场梦
吧,至少我最后坚持了我的原则。

  回家一星期了,日子还是跟以往一样,我想每个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都会
有一些事儿,另你无法忘怀但却不能跟外人提起包括你最好的朋友,你的爱人,
你的父母。我决定保守这份秘密决不让任何人知道。我准备把那份对我来说离奇
的荒唐深深的埋在心底。虽然好几次领导给过我电话还有短信,我都当没有看到。
我以为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会在我脑海里慢慢淡忘。

  老公所在的单位越来越不景气,据说同行业非本市进入的竞争越来越厉害,
没有背景人缘的他在这个城市感觉生活的越来越压抑。

  也许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他可能回到家乡南方的小城市了,那里有他熟悉
的一切,在这个城市除了几个也不算很铁的同学外,差不多他没有更好的朋友,
甚至对他来说我的家人的态度对他也是一种压力。不过我真的不在乎他是否有钱
没钱,因为他真的对我很好。

  他的业绩也来越差,来自公司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听他的意思是公司有意撤
换他在本市的销售主管位置,而且他自己也想换个环境去工作。他跟我说公司想
让他去佳木斯那边看看。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但我不希望他离开,虽然佳木斯也很近一个月
可以回家一次,但我不想他离开,他为了我已经远离了亲人留在了这个陌生的城
市,现在我更不想他离开我跟女儿,一个人再去另外一个城市去打拼,不管怎么
样我们至少吃喝不愁。

  但这一次他坚持了他自己的主见,因为他自己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公司也是迟
早会让他走人的,与其到时候被炒不如乘这个机会到附近的城市再尝试一下。

  我能明白一个男人在事业上失意的感受,虽然我不在乎他能给我还有家庭带
来多少的物质财富,可是我真的希望他能开开心心的跟我在一起,于是我就答应
了他去佳木斯去看看,我真的希望他能像以前开开心心,结婚以来我们从没离开
过对方,虽然一个月能回来一次,但面对这种夫妻分居生活,我们都感觉到非常
的惆怅。或许事业对于男人来说真的非常重要,我应该尊重他的决定。

  在他去佳木斯后的一天下午,老公给我打了电话,叫我今天早点下班去火车
站接一下他弟弟,我几乎忘记了他前阵子跟我说过他弟弟要来哈尔滨这个城市,
我不知道他能来这里做什么,可他是是最亲的亲人,当然也算是我的亲人。

  他弟弟我都没见过,结婚那天是他自己去南方老家接了父亲还有他的两个姑
妈到哈尔滨参加我们的婚礼,那天他弟弟不知道什么原因并没有来参加我们的婚
礼。在火车站的出口处,我手拿着写着他名字的一张A4纸,来之前老公给我了
他的电话,但万一怕他手机没电我还是弄了个醒目的方法。

  看着一个个人群从我的面前走过,最后我看到一个理着小平头的的小青年在
拐角处向我微笑着挥手,我想应该就是他了,怎么会这样,完全跟他哥哥两种类
型的一个男孩,不,应该说是一个男人。黝黑,粗实,比他哥还高的身子,还好
比我想象中的要好,我以为是那种染着黄头发,戴着一副墨镜的小混混模样。

  「嫂子你好!我是俊辉,你等久了吧,火车有点晚了。」他拖着一个笨重的
行李箱走到了我面前。想起要跟这个刚刚认识的小叔子以后要很长时间两人同处
一室,心里就感觉忐忑不安。

  大概一米七八的个子,不帅但感觉很夯实一副身材,皮肤黝黑,笑起来露出
一排洁白的牙齿。穿这个格子短袖衬衫,一条米黄的牛仔裤。看上去并没有我所
想象的社会混混的迹象,这让我放心了不少。他好像比我小不了几岁,但不管怎
么样我是他嫂子。

  我微笑的对他说:「饿了吧,坐那么久的车很累吧是不是还没吃饭,嫂子先
带你去吃饭,你哥去佳木斯出差了,我也刚下班家里都还没做饭呢」。

  「嗯,好的」他答道。

  拉着他的行李坐在了我的吉利小熊猫上,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车怎么那么
小,他那身材好像就是硬挤进来一样。

  他比我想象的会说话,沿途不停的说着他哥以及家里的很多事情,还说他哥
好福气,娶到这么漂亮的嫂子。这让我们的距离感一下子近了好多,吃饭的时候
他总是在喳喳不停的说着,我也乐意听着,我想这样总比两个人以后同处一屋檐
下无话可说来的尴尬。

  「老家像我这样年轻的差不多也都出去打工了,我以前就在县城替别人开过
中巴车,后来帮一个道上混的兄弟看看赌场,老头子整天唠叨,叫我到哥这边看
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做」。他一边吃着一边说。

  我问他以后准备有什么打算吗,看着他一脸漫然的样子,我就说:「没事,
先玩几天,嫂子帮你留意」。我知道在这个城市要想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如果有没
有人际关系,那就需要学历跟履历。只能先等等看再说吧。

  小叔子的到来还是令我的生活产生了很大的不便,家里面积不大,两室一厅
一卫90来平米,女儿基本上都跟我爸妈住一起,于是我只好向让他住在与我的
卧室只有一墙之隔的女儿房间,我不知道他要在这住多久,我甚至有点想要不自
己掏钱给他去租一间房,但这样好像非常的没礼貌。

  以前在家的时候我可以穿着很随便,特别是我家就一个卫生间,这让我感觉
很尴尬,我只想他尽快找到一份工作他自己主动说搬出去。

  他几乎白天也不出去,在家都是玩我的电脑。我不知道该叫他去干什么好。
不过他在家的时候还是很勤劳,我回家的时候他都帮我拖过地板。他不会做菜,
但饭都会先帮我弄好。

  每天晚饭后的瑜伽是我必修的一课,因为平时他吃完饭就会躲在女儿的小房
间上网。我都会在的客厅放着DVD跟着电视里的教练学着瑜伽健身操,今天我
也不列外的做好家务打开电视一边跟着教练做着瑜伽运动,在一个高难度的转身
中我突然发现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他正呆站在那,因为我见他正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面色通红地紧盯着好像是我的下体。

  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我无法随着他的目光去看自己,那一刻我好想找个墙缝
钻进去,我不知道他看了多久,因为每一次锻炼的时候我都会穿上紧身弹性的瑜
伽健身服,而这一刻我所展现的那种姿势刚好最大程度的凸显了我的私处,一种
头朝下双腿盘上的姿势。

  平常人如果这种姿势我想也会让人遐想连篇,更别说我穿的是那种紧身的运
动裤。虽然我现在看不到自己那个部位,但从他的表情中明显·······,
天!我怎么那么大意!

  别出声,否则一定更出丑,我努力的使自己不要惊慌,也许我现在当没看到
他的眼光是彼此最好的一种面对,可那傻瓜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惊恐不已,不知
接下来该怎么做,只觉得自己好像赤裸裸一样,我保持者那种姿势,不敢让他觉
得我发现了他的偷窥,大脑一片空白。

  终于他发现了自己这样无礼注视的是自己的嫂子,跑步似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立刻像瘫了的架子一样软到在地板上,太羞耻了,真是的,怎么会这样··
·····以后还怎么办。

  自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在家做瑜伽健美操,他已经27岁了我不怪他上
次的无礼注视,我明白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对异性的身体会产生异样的心理。还有
一次我在擦地板回头看他时候感觉他明显脸上很不自然的表情。

  难道他在偷看我?那天我穿的是短裙,当时我正背对着他跪在那擦地板。上
次事情以后,我总觉得他经常在背后看我的时候透视着一双异样的目光。或许是
我自己多心吧。

  但家里就这么大,有些事情我作为一个嫂子实在不好意思对他启口,他来家
里才不到半个月,我总不能叫他现在搬出去。

  晚上妈妈来电话,叫我把YY的一些衣服送过去,我去敲他的门,等了一分
钟他才给我开门,我进去的时候突然感觉闻到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气味,一下子让
我面红耳赤,这种气味我想一个已婚的女人都会非常的熟悉,对!精液,而且感
觉非常的浓烈。拿了衣服我赶紧退出来。就当什么都没发现吧,真的好尴尬。如
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刚才开门那么慢应该在·······。我不敢想象下去。

  下午在单位的时候发现手机里有好几个上海领导来的未接电话,可能是昨晚
YY拿我的手机玩不小心按了静音。我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有什么急事吗?平时
偶尔一个两个电话我如果没接他就不会再打,但今天我看到手机里十一个他的未
接电话,而且都是在一个小时之间打的。

  或许这次找我真的有事,我想回一个吧,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给他回电话感
觉非常的心虚,特意跑到阳台上。

  「喂,领导,你打我电话有急事吗?」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啊骆雁!,我刚下飞机,我现在已经在哈尔滨了,上次
你跟我说的事情我这次已经帮你联系了,到时候我们晚上见面谈吧。我现在还有
点急事要处理一下,晚上我给你电话。」他不等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晚上?怎么办,去还是不去呢?一个下午我就怀着这种忐忑不安的心,或许
我现在真的需要一个机会······算了,还是不要去了,我明白拿人的手短,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万一他晚上又对我送手动脚的,我不想给自己这种机会了。

  打定主意,还没等下班就去超市买了菜直接回家,打开门这小子穿着一条内
裤正在擦地板,看到我回来他一脸惊愕,赶紧起身,不经意的一瞥让我感觉自己
耳红面赤,健硕的身材下腹肌分明,一条黑色的紧身的三角内裤包裹着高高的隆
起。

  「快去穿衣啊傻瓜」!面对我的娇羞嗔怒,他飞快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我
刚才居然喊他傻瓜?晕死了但愿他没注意,这好像是一个女人对自己男人撒娇语
气啊!我为自己刚才的失态一脑迷雾。

  也许是他真的很会说话,吃饭时候几句玩笑就释然了我们刚才的那点不自然,
我想他要是我的亲弟弟那该多好。晚饭后洗完澡,不敢跟他在客厅一起看电视,
我关了门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我想领导待会一定会给我电话,他在我不知道接电
话该怎么说。

                 、

  果不其然,我还在想如何理由拒绝晚上见面的要求电话就响了。「喂!雁,
下班了吗你在哪啊,我去接你,我们一起吃晚饭,我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电
话里一片噪杂的声音。

  「领导不好意思啊,我在家呢,今天可能不方便出去,我老公的家人刚从南
方老家过来。下次吧,下次我请你吃饭好吗?」我一下子还没想好更好的理由。

  「雁,你是不是担心什么啊,今天不管怎么样你要想办法出来一下,晚饭不
是我们两个人,还有你跟我上次提的事情我帮你落实了,晚上我约了他们老总还
有一个他们的办公室主任也是个女的,你放心好了,我跟人家费了好多口舌,你
可不要把我给黄了啊,人家那边给你的待遇不错,而且你不用固定时间去上班。」

  我顿时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去推诿,说实话我非常感动他会把我当时的随口一
句当成一个自己的事情来办,我想不管事情成不成,我现在说自己不想出去真的
说不过去。

  我问好了地址,叫他不要过来接我,我自己开车过去。脱了睡衣看着镜子中
自己的胴体,玉桃般娇滴滴、水灵灵的雪乳,在微微的颤抖着,半球形的玉女峰
硕大尖挺,线条格外的柔和,肤色格外的洁白,光滑细嫩的肌肤闪动着白莹莹的
光泽;尖尖的樱桃微微的向上翘起,那乳尖顶上小巧浑圆的嫣红两点,犹如漫天
中的两朵怒放的红梅傲然屹立在耀眼的灯光下。

  云般的乌发四散开来,白玉般的额头,两条弯弯的细柳眉,一双深如秋水、
美若星辰的眸子,露出一个少妇特有的幽怨神情;微微高挑的鼻子,性感鲜红的
嘴唇。再往下那令人喷血的茸茸草丛中的迷人花瓣若隐若现,羞答答的躲在美丽
的花园中。

  想起自己那次在上海跟他的荒唐经历顿时面红耳赤。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裸露
性感的肉体会引起除了老公之外的任何男人的强烈性欲,但我决不能对不起老公。
我不想给领导在一次的误会,简单的用橡皮筋把头发盘起。毅然的穿上了职业套
装,;洁白的衬衫,黑色的齐膝裙,淋浴后镜中的自己不化妆也毅然感觉非常清
新靓丽。

  「嫂子,晚上还要去上班吗?」出门小叔子正在客厅看电视。「嗯,嫂子去
一下银行,回来需要给你带点什么吗」说完我就后悔,真是的晚上哪家银行还开
着门。不过幸好他没在问什么。

  开着自己的小熊猫到了他告诉我的地点,道里区中央大街的一家名叫

  「怎么才到啊,王总他们都在里面等了,那这是送你的一件小礼物」。还没
等我说话他就塞给我一样东西,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包装,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感觉软软的。

  「刚才堵车了有点,不好意思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礼物不要啊。」他不管我
的拒绝,拿起我的包就塞进去。

  看他都这样了我也不要意思为这点事在大厅里推来推去,回家再说吧如果贵
重的我就还给他。跟着他到了三楼的一个包厢,包厢很大可里面就只有两个人,
一男一女。

  领导帮我介绍着,那个男的叫王云彪,大概50来岁不到,身材高大,戴着
一付金丝边的眼睛,脖子上挂着一条比我手指还粗的金项链。他给了我一张名片
是一家担保公司的老总。那女的办公室主任很热情,还没等领导介绍就主动的跟
我攀谈起来,她叫赵璐,这个女人看上去应该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吧,我坐在她身
边,却立刻就闻到了一股香奈尔五号香水特有的气味。

  她穿着一套深色的职业装……一般来说,女人穿这种色调的职业装,容易看
上去很老气,可是她却很奇怪……因为她的这套深色的职业装,裁减得似乎很贴
身,而且领口和袖口却反而刻意设计得很宽松,前襟露出一截雪白的内衬,最上
面的扣子解开了两粒,露出脖子下面雪白的肌肤。

  我必须说,她长了一张很媚的脸!双眼眼角和眉梢都微微有些上挑,这样的
女人据说天生尤物,眉眼之中天生就仿佛含着一股春情,当她们看别人的时候,
常常都会让人误会她们是在抛媚眼。

  那个男的他们的王总不时的打量着我。频频对我劝酒,我开始以自己开车为
由要了一瓶果汁,据领导说,他们公司就是从事社会上私人资金周转,银行贷款
还贷,一些承兑贴息兑换相关业务。他们主要是听领导说,我在对本市银行相关
人员都非常熟悉,在他们借给业主的时候,需要明白这批资金借过去是否是为了
银行还贷用,这样他们就可以减低被骗风险。

  我明白时下这种担保公司很盛行,但是黑白两道没有一点背景的人是肯定不
行的,这个王总看上去很有钱,但感觉他看我的眼神色眯眯的,他答应给我每个
月开五千元的工资,而且还不用每天固定去上班,主要就是跑银行,调查业主的
资金去向是否属实。做的好年终还有红包可拿。

  这让我委实感觉意外,因为这样我还可以不用辞去现在这份工作,而且我本
身的工作性质就是跑到银行对相关人员进行培训,这对我来说真的是意外的欣喜。
而且我也不用怀疑我自己是不劳而获。

  不仅桌上的两个男人对我色眯眯的,我突然发现坐在我身边的赵璐也对我格
外的热情,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小叔子。我不知道他们公司有没有一份合适的职
业让小叔子去做。

  「王总,有件事能否拜托你一下,我有个弟弟27岁了,最近闲在家没事做,
不知道你那边是否有没有合适的事情让他去锻炼一下,工资无所谓,一千,两千
都没事,我主要是看他在家呆着也不是办法,当然如果不方便没事,不过他什么
都不会,就是以前开过车,学历也不高」我一脸不好意思的问他。

  「哦,好说啊,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弟弟不就是我弟弟吗,这样吧如
果他不介意的话你叫他过来先帮我开车,工资我先给他开三千吧,以后有合适的
我在帮他调整你看如何。」他爽快的回答让我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赵璐开口了:「小骆,你应该谢谢我们王总呢,王总名下有很多产业的,有
一家SPA健身会所,还有几家娱乐会所。以后你如果有什么事王总要想帮你都
能搞定。这样吧倒杯酒敬一下他。」这时候王总起身:「这样吧今天难得这么开
心,时间还早大家都不要开车了,到时候叫代驾,我们到楼上会所开个包厢一边
唱一边喝。」

  我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毕竟人家帮了我两个大忙,领导更是对这个提议欣喜
呼应。赵璐挽着我的手,深怕我跑掉似得。「小骆,你以后就叫我赵姐,以后在
公司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一声就行」。

  到了那种环境下我不想喝都不行了,但我还是对自己的酒量有所把握,面对
他们的敬酒我只是浅尝即止,但是这三个不管男女好像目标都是我,他们轮流着
向我敬酒,

  两小时下来我感觉实在有点招架不住,后来他们到也随意让我以矿泉水代替,
赵姐这时候喝的差不多了,整个人依靠在领导的身上,领导正用一只手搂抱着她,
那张因为喝了酒而涨得通红的脸蛋,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挺直动人的玉颈,
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衬衣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
开来。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

  王总这时候也差不多了,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了,几次都想过来抱我,都被
我巧妙的躲开,终于在一次躲避的时候被身后的赵璐把我一把推向他,王总乘机
把我抱了个满怀。

  借着酒劲在我耳边说:「骆雁,我今晚第一眼看到你就感觉自己好喜欢你,
真的,以后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王总,叫我哥,或者彪哥都可以。你以后你有任
何事情你对我说声,我一定帮你搞定。」

  「王总······先放开我好吗,不要这样,你帮我我很感谢,你先起来
喝点水好吗:」我被他的直白弄的一脸惊愕,这时候我偷偷看领导,发现他这时
候居然跟赵璐拥抱着接吻。

  天哪,,,喝多了怎么这么可怕,我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去叫他们起身回家,
王总这时候清醒了很多,没有再纠缠我,一边向我道歉,说:「不好意思小骆,
有点喝多了,我们不用管他们了,他们自己会打车回去的,走吧我送你回家,你
也不能开车了,车先停在这明天来开。

  我也想尽早离开,我不知道领导以前跟赵璐是什么关系,也许别人的私事我
不好过问,但我心里还是怪不是滋味的。拿起包起身跟王总一起出门,面对他的
道歉我也是接受的,因为我们毕竟没有怎么样,我想或许是每个女人都很在乎自
己的对男人是否有魅力,所以对于他的行为我并没有打心里不舒服。

  他让我的车停在酒店,他自己叫了酒店门口的一个代驾,王总的车是一辆奔
驰七座的MPV商务车。我们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进去后我发现他的车后面居
然能跟驾驶室完全用一个升降板隔离开。

  进去后我就有点感觉不安,车身玻璃上贴着里面黑色的薄膜。但是随后他高
大的身子就坐在车门边的位置上。他对驾驶员说了句,开稳点,也没跟他说去哪,
然后我自己补充了一句自己家的地址。那驾驶员估计给他以前开过,知道他叫王
总。随后王总就按了一个开关关闭了与驾驶室的窗口。

  车已经在徐徐滑动,我当时非常的紧张,看也不敢看他,我很后悔坐上他的
车,我以为还有一个代驾的司机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哪知道他的车后面隐私性
这么好。他跟我挨得很近,他问我酒喝多了头晕不晕,要不要椅子放倒休息一下
舒服点,我连忙说不要,但是他还没等我说完就按了他身边的一个按钮,整排后
椅子的靠背就一下缓缓下降。我紧张的靠在角落动都不敢动。当时就是一个劲的
想前面还有司机他不会对我怎么样。

  但我心里明白他一定会做点什么,就在椅子放平的时候,他就顺手想扶着我
躺下。「不要·····王总,我就坐着,」我一边双手挡在自己的身前,一边
紧张的推诿着。

  车里空间很小,我根本就没有力气跟他挣扎,我更不敢做大点的动作,生怕
前面的司机发现我们在后面有什么暧昧的事情。随着他身体往我身上靠,我就被
他推倒在放平的椅子上,我只能轻轻的呼唤着他不要这样,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
的胸部,他不急着对我身体的侵犯,只是用一个手指轻轻的刮这我的脸蛋,头挨
着我很近很近,低语着我如何的漂亮,如何的让他心动,当时我紧张的一句话都
听不进去,只想驾驶员开快点。早点到家。

  他开始想亲吻我,我摇头避开,他就在我的脸上,脖子上,还有耳根,开始
用唇,然后就用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的耳根,我不敢喊叫,甚至更怕前面司机发现,
所以只能轻微的扭动挣扎,嘴里不!不……我、我……啊……」我当时全身紧绷,
机械地摇摆着屁股,却始终摆脱不了他那魔力般的舌头。久违的熟悉和充血的快
感立刻在我的大脑中升腾、翻滚。翕张的双唇、迷离的眼神、唔、唔……啊、啊
……渐渐地,反抗的声音演变成了凄美的诱惑。他一只手捧着着我的脸蛋,一只
手轻抚着我裙下的大腿!

  王总,住手!你、你不可以……唔……我话还没说出口,他的大嘴已经严实
地堵在了我红润的香唇上,我来不及紧闭,就被他的舌头闯入不停地吮吸着我口
腔内的香津。我使劲地摇摆着头,却始终摆脱不了他嘴唇的控制,随着王总的舌
头进入我的口腔,我挣扎的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我强烈挣扎的时候他的一只手穿过裙子,抚摸我并没有穿丝袜的大腿上,
吓得我赶紧用手去抓他的手,「王总,不要这样·····不容我将话喊出,他
的嘴唇再次吻上了我的樱桃小嘴,继续用舌头撬开我的双唇,将唾液源源不断地
灌入我的口内。天······怎么会这样,谁来帮帮我,他压在我身上的力量
让我没有一丝力气挣扎。

  就在我感觉无力挣扎之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整个覆压,双腿被他火
热的躯体挤开,这时候他整个人俯卧在我的身上,我的双腿之间是他高大的身躯,
再也紧闭不了,他一边疯狂的吻我,一只手伸到我的裙底想脱我的内裤,,吓的
我双手放弃胸前的阵地,转为双手死死的去抓住裙子和内裤。

  但我抓住了上面却抓不住上面,他移开我的双唇,转而移到我胸前衬衫的纽
扣,纽扣随着他牙齿的啃咬被一颗颗脱落,不一会黑色的抹胸就完全裸露在他的
眼底,我现在顾不得上面,」啊……王总、王总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不要
这样……啊!」我只能一次次的哀求着他放过我。他双手轻易的从衬衫之间穿过
伸到我的身后,随着他熟练的一下拨弄,胸前的一对大乳房挣脱了束缚。

  他突然抬起腰、埋下头,把我的一个乳头用力地含在嘴里,将火热的呼吸狠
狠地喷射我饱满而脆弱的酥胸上。只觉得全身一颤,一种久违的快感迅速地从乳
尖扩散至全身的每个角落,另一个乳头还没来得及高高立起,就已经被他另一只
手地捏在手中。我想要躲闪,但空间就那么大,他身体又那么沉重。我只剩无奈。

  啊……地一声,我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乳房被舔吻的刺激在一次的令我
的身体上写满了羞愧与无奈。这时候我发现他的双手离开我的大腿和乳房,下面
传来皮带解开与裤子脱下的索索···索···声音,哦,不,他在脱自己的裤
子。

  我强烈的扭动的,再不反抗,也许真的就没有机会了!然而我的双手紧紧的
守护者自己最后的一道防线上,双腿也因对方臀部的介入而丧失了合并的可能。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呼喊。

  但我实在没有勇气让驾驶员来看到我现在赤裸着胸部的样子。感受到自己被
对方压制住的双手渐渐失去了力量,感受到自己扭动的细腰再也无力动弹,感受
到自己只剩一层之隔的胯间被他火热的下体紧紧地贴着,我第一次产生了绝望的
念头,晶莹的泪花在我的眼眶里打转。

  真的就这样被那个了吗?当我清晰地感受到胯下的私处与那粗壮的阴茎厮磨
在一起时,我突然羞愧地发现,自己的大腿之间传来一片滑腻与湿热,天哪!这
到底是什么原因,我真的不想跟他在一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裙子早就被
他撩起,他那火热怒胀的肉棍直生生地顶在了我大腿根与大阴唇交汇的地方,如
果不是这一层薄薄的纱布······我无法想象下去·····

  这难道就是遭受强奸的感觉吗?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做出这样羞耻的反应,
更可怕的是我的下体居然产生了强烈的刺激感,并开始不断分泌爱液!真不知这
样的情景让丈夫看见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眼中印入他狰狞的面容和贪婪的目光,印入了他头上爆起的青筋和缜密的汗
珠,他开始用手尝试性的脱我内裤,但都被我死死的紧抓着,他开始整个人附在
我身体上,强壮的胸膛把我的乳房压的变形,他的双手伸到我的屁股后面,粗鲁
的蹂躏着我的屁股,我感觉他的双手越来越往我的私处靠近。突然他的双手猛的
一下子从我的内裤里面穿进紧紧抓住我身上那点唯一的布片,然后随着一声,
「······嘶·······,「啊!·······不要!」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