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30

(三十)

   一觉醒来,发现秦树不在旁边,我心里窃喜,正打算睡个懒觉,姐姐和妈妈
 的说话声适宜的传进我的耳朵,我闭着眼睛听,原来是姐姐要叫我起来陪她一起
 出去跑步,而妈妈则是劝阻姐姐说难得假期,让我多睡一会,我最可爱的妈妈!

   姐姐说不动妈妈,无奈只好拉着秦树出门锻炼去了。

   我喜滋滋的继续梦我的周公。

   「小西,你个猪头,怎么还睡?妈你别拦着,不看看这都几点了?」不知过
 了多久,姐姐一声淒厉的叫喊吓得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弹了起来。

   「姐,世界末日了咋的?值得你这么大呼小叫的?」我揉着惺忪的睡眼,开
 门来到客厅。

   「世界末日到不能,可你要再窝在床上,你的末日就快来了!」姐姐瞪着眼
 睛对我吼道。

   「有那么严重么?几点了?我勒个去!」我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发现居
 然已经9:40了,我居然睡了这么久。

   「刚才老爸来电话说,一会就到家了,看我怎么参你一本!」姐姐继续挖苦
 我。

   「什么?老爸一会回来?真的假的?不是说下午么?」我有些疑惑的看向正
 在为我准备早饭的妈妈。

   「嗯,是的,快来吃饭吧小西,不然一会可就危险喽!」妈妈似笑非笑的提
 醒我。

   两个美女在我面前一唱一和,我不得不相信,连忙风卷残云般的洗漱、吃早
 饭、叠被子。半个小时的时间,将这些全部完成的我,连自己都佩服自己。待把
 所有事情都做完后,我得意的向一脸吃惊表情的姐姐摆了个胜利的手势,一屁股
 坐在沙发上。这时我才注意到旁边的秦树一直在揉着右脚踝,还不时跺跺脚,一
 脸痛苦的样子。

   「好些了没,秦树?还疼么?」妈妈边说拿着红药喷剂递给秦树。

   「好多了,就是扭了一下,不碍事的,纪姨。」秦树接过药剂,可从他的脸
 上可以看出分明疼的厉害。

   「秦……表哥怎么了?」我问姐姐。

   「没,是我自己不小心扭到了脚!」秦树抢着回答。

   「哪里是不小心,分明就是你逞能,我都告诉了你锻炼是持续的一个过程,
 你就是不听,非要玩那些高难的动作,还跑酷呢,你看,扭着脚了吧?」姐姐连
 珠炮似的把秦树反驳得不再说话。

   「小琪,秦树都伤了,你是做姐姐的,少说两句吧。」妈妈在一旁轻声的替
 秦树解围。我的心里却幸灾乐祸起来,活该,怎么不把脚给你扭断了

   听到妈妈说话了,姐姐不再言语,对着我撇了撇嘴,转身正要回房间时,却
 被妈妈叫住了。

   「小琪,你去换下衣服,一会陪我去趟菜市场!」

   「妈你平时不都叫小西去的么?再说我一个女孩子也拿不了多少东西啊!」
 姐姐心里暗暗叫苦,极力替自己辩解。

   「就你还女孩子呐,女汉子还差不多!」我听到姐姐也要拉着我,连忙对她
 进行攻击。

   「滚蛋,怜香惜玉都不懂,就这样还交女朋友呢!」

   「秦树扭了脚,行动不方便,小西在家可以照顾一下。」妈妈柔声的解释。

   「他一个傻小子,自己都照顾不好,还照顾别人呢,妈还是我在家里照顾表
 弟吧,女生怎么说也比男生心细不是?」姐姐巧妙的周旋,间接挤兑了我。

   「什么傻小子,咱是翩翩少年好不好?照顾人这方面我肯定比你强……」我
 赶忙说道。

   「纪姨,我没事的,让表姐和表弟都陪你去吧,我一个人在家就好了,再说
 只是出去买菜,一会就回来了。」看到我和姐姐争辩得面红耳赤,秦树打了个圆
 场。

   「赞成!」我和姐姐异口同声的说道,秦树这句话可是说到我心里去了,脚
 没白扭啊,至少脑袋扭转轴了。

   「那……好吧,你们两个去换下衣服,我们一起去,秦树一个人在家,我们
 快去快回。」妈妈看了眼秦树,转回头对我和姐姐说道。

   我和姐姐互相做了个鬼脸,回到各自房间去换衣服,妈妈也回去了自己的房
 间。待我换好衣服来到客厅,妈妈和姐姐已经换好了衣服等着我了,姐姐是一身
 休闲的打扮,粉色的运动服加白色运动鞋,没有化妆,头发简单的绑成马尾辫,
 看上去活力四射;妈妈则穿着一件无袖黑色连衣裙,裙子是爸爸在国外出差时买
 给妈妈的礼物,典雅时尚的款式、紧身修身的风格将妈妈娇美的身材体现得淋漓
 尽致。

   尤其是妈妈还穿了一条肉色的丝袜,搭配裙子将一双美腿衬托得更加纤细修
 长。因为裙子的下摆只到沿膝盖向上的二十公分,妈妈总是嫌裙子太短,我也只
 是在爸爸刚拿回来时见妈妈穿过一次。虽然全家人都说这条裙子特别适合妈妈,
 但妈妈始终都没有穿出去过。今天怎么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妈……妈妈,只是……去买个菜而已,用不着这么夸张吧?」姐姐的穿着
 很正常,妈妈的这身倒令我眼前一亮,心里暗暗讚了一声。家里的两个美女同时
 站在我面前,我的眼神都不知道该落在谁身上。

   「怎么?不……好看?」妈妈美艳的脸庞泛起红晕,轻声问道。

   「谁说不好看?我发现我跟咱妈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这条裙子妈你早就该穿
 了,一会出去别人看了肯定会说咱俩是姐妹花,绝对不会看出是母女!」姐姐快
 言快语的抢着鼓励妈妈。

   「我……我想给你爸爸个惊喜,怕一会临时换衣服来不及,你爸爸一直说我
 穿这裙子好看,可……会不会太短了?」妈妈有些害羞的低头抚摸着裙摆。

   「怎么会,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老妈?我们美女的魅力就是要释放出来
 让别人羨慕的,秦树,你说表姐说的对不?」姐姐忽然转回头问了秦树一句。

   「哦?哦,对,对!」一直揉着脚踝的秦树根本没听清姐姐说的话,只是抬
 头木讷的应答了一句,就又低头抹药去了。这个木头桩子,连美女近在眼前都不
 知道欣赏,就这样也能将苏老师收服?我不禁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质疑。

   「小西觉得呢?」妈妈柔声的问我。

   「很漂亮!」我肯定的点了点头。的确,妈妈和姐姐的身上体现着两种不同
 女性的美,姐姐青春靓丽,全身充满活力的气息;妈妈则在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成
 熟女性独有的韵味,身上的这条连衣裙让妈妈在优雅妩媚的气质中又多出一丝俏
 皮,如果两个人同时走在街上,回头率会超过百分之二百。

   「那好了,我们走吧。」得到了我们一致的肯定,妈妈的俏脸上泛出一抹淡
 淡的笑容。

   「秦……秦树,你一个人在家……没事吧?」妈妈似乎还沉浸在刚才我们对
 她的讚美之中,说话还有些不连贯,看来妈妈现在已经不习惯跟秦树说话,或者
 懒得跟他对话了。

   「没事的,纪姨,你们去吧,不用担心我。」秦树气定神闲的回答。

   我和妈妈、姐姐一边说笑一边走下楼,期间我和姐姐一个劲的猜想爸爸看到
 妈妈穿着这条裙子时的表情,逗得妈妈毫无还嘴之力,又着急又害羞,脸红得像
 只熟透的苹果,可爱至极。

   「哎呀……」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妈妈突然一拍脑门,原地站定。

   「怎么了妈?」我和姐姐被妈妈的一声惊呼吓了一跳,疑惑的看向妈妈。

   「你看你们一个劲的说笑,害的我把钱包忘在家里了!」妈妈边说变习惯性
 的摸向口袋的位置,可妈妈今天穿的是裙子,怎么会有口袋。因为是出来买菜,
 我和姐姐身上也没带多少钱,零钱加在一起还不到50元。

   「小西……」妈妈看向我。

   「嗯?」我哭丧着脸回应,猜到妈妈一定是要我回去取了。

   「算了,还是我自己回去吧,你们两个先往菜市场的方向走,一会我去找你
 们,我和小琪电话联系。」说完,妈妈扭头回家了。

   妈妈这么安排也对,我没有电话,如果我去取钱包,妈妈和姐姐就要在这等
 着;我和姐姐并不知道妈妈的钱包放在哪里,所以我和姐姐回去都会耽误时间,
 於是我和姐姐慢慢悠悠的向菜市场方向走去。

   由於穿着高跟鞋,妈妈心里着急却走不了太快,当爬上楼梯开门走进客厅时
 ,妈妈已经有些气喘了。

   「纪姨怎么回来了?」秦树的声音让妈妈一惊,这才想起家里只有秦树一个
 人,妈妈回来无疑与秦树又单独共处一室了。

   「没……我……钱包……忘了拿……回来取……」

   看到秦树盯着自己的眼神,妈妈的内心莫名的一阵慌乱,语无伦次的回答完
 ,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一边在衣柜中翻找着钱包,妈妈的脑海里却出现了一幕
 幕昨天在厨房、客厅和公园里被秦树干到淫叫着高潮失禁的画面,回想自己当时
 种种淫荡的样子,妈妈的脸颊一点点发烫,呼吸也急促起来。感觉到下身已被淫
 水打湿的内裤贴在皮肤上传来的丝丝凉意,妈妈不禁懊恼自己的身体变得如此敏
 感,连回想这些片段都使自己性欲勃发。

   妈妈使劲摇了摇头,努力将头脑中那些淫荡的画面抹去,抓起钱包想要离开
 房间,却在来开门时惊觉被秦树堵在了门口,秦树慢慢的脱掉裤子,那条把妈妈
 干得高潮迭起的大肉棒此刻正昂首挺胸的对着面前已经动情的美妇人。妈妈短暂
 的理智被性欲沖垮,一下子懵在了门口,眼睛盯着这条青筋暴露的大傢伙,脑海
 中全是自己被它干得淫叫连连,对它爱不释手的场景。

   「纪姨穿的这么漂亮,害得我不知不觉就硬了,纪姨帮我弄出来吧!」秦树
 边说边把妈妈拉向自己,拿起妈妈的一只手握住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起来。

   「嗯,秦……秦树,不要……这样……小西他们……还在楼下……」嘴上拒
 绝,妈妈却顺从了秦树的动作。

   「可是我的肉棒还硬着,憋着会很难受的!」秦树脸上出现一抹邪恶的笑容

   「嗯……」妈妈的俏脸更烫了。

   「纪姨想让我快点射出来?」

   「嗯……」妈妈的声音几不可闻。

   「那纪姨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秦树说着把手指伸进了妈妈的小嘴,指尖拨
 弄妈妈的香舌。

   「嗯……唔……不……唔……不要……」妈妈吃惊的睁大美眸对上秦树霸道
 的眼神,回答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

   秦树另一只手拍了拍妈妈的肩膀,妈妈听话的蹲下身子,两手始终都握着秦
 树的阳具。

   「这么做能让秦树赶快射出来,我是不得已这么做的,才不会让小西和小琪
 等得太久发现破绽。」这样想着,妈妈吐出秦树的手指,张开小嘴毫不犹豫的将
 面前的大肉棒包裹入口中。

   为了让秦树快点射精,妈妈卖力的吸吮着肉棒,舌尖在卵蛋和龟头之间循环
 往复的舔舐。几次妈妈想要把秦树的肉棒整根含在嘴里,却惊奇的发现秦树的肉
 棒又变大了,龟头顶到了妈妈嗓子眼,肉棒在妈妈的嘴外面还露出一截,害的妈
 妈几次都被呛得咳嗽连连、乾呕不止。一股一股粘稠的唾液从妈妈的嘴里涌出,
 有的挂在肉棒和妈妈的嘴唇之间,有的顺着妈妈的嘴角拉得很长滴落在地面。

   看着妈妈不知不觉又陷入了淫靡至极的境地,秦树坏笑着拉开妈妈裙子后面
 的拉链,手指勾住内衣的带子一下下的挑开。

   「纪姨真是越来越骚了,只要有大肉棒其他什么事都想不起来!」看到妈妈
 乖巧的任由秦树将她的内衣从美乳上抽离,秦树得意的拿着妈妈的胸罩观赏起来
 ,「这胸罩实在是太保守了,以后一定要让姨妈换成性感的才好看。纪姨真没用
 ,一会表弟和表姐都等急了。」把胸罩却扔在了一边,秦树低头看了看在「哧溜
 、哧溜」的声响中忘我吞嚥着肉棒的妈妈,故意说出羞辱的话提醒妈妈现在的处
 境。

   「唔……」听到秦树的说话,妈妈才想起我和姐姐还在等着她,可眼前的肉
 棒还没有射,妈妈一时不知所措的僵在那里。

   「我还没射出来呢,纪姨想偷懒么?」看到妈妈的小嘴不再动作,秦树挺动
 着大肉棒对着妈妈的小嘴抽插了几下,却在妈妈犹豫着想要继续吞进去时拔出了
 肉棒。

   「算了,纪姨是想让表弟和表姐上楼来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对吧?」秦树用手
 抬起妈妈的俏脸。

   「不……不是的……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听到秦树的说话妈妈的脸
 上充满了惊恐的表情,生怕秦树的说法会变为现实。

   「不是?我敢肯定纪姨的内裤都被你的骚水浸透了,对不对?」秦树捏住妈
 妈两只硬挺的乳头揉搓着轻轻上提,妈妈一时吃痛,身体也跟着站了起来,被秦
 树解开的裙子滑落到腰间。

   「嗯……轻点……唔……没……才没有……」妈妈害羞的表情出卖了自己。

   「是么?我来看看。」秦树将手伸进裙摆拉住妈妈的内裤边缘。

   「不要……」妈妈下意识抓住秦树的双手拒绝。

   「想让我现在干你么?还是当着表弟和表姐的面干你?」

   「不……不要……求你……」秦树的威胁使妈妈松开双手,裆部完全湿润的
 内裤被拉了下来,一丝淫液还挂在妈妈的阴部与内裤之间。

   「还说没有,纪姨不乖哦,这样子出门会着凉的。」秦树将妈妈的内裤连同
 丝袜都脱掉扔在一旁。

   「不要……秦树……小……小西他们还在等着……」妈妈全身的美肉发出轻
 微的颤抖,下体分泌的淫水更多,一小股沿着并紧的美腿内侧缓缓的流了下来。

   「又要被干了么?」妈妈紧张的闭着双眼,内心虽然害怕却也期待着秦树下
 一步的动作,大肉棒将自己的蜜穴再一次贯穿。不想秦树却把妈妈的裙子重新穿
 好。

   「真是骚姨妈,就这么想被我干是不是?表弟和表姐还在楼下等着呢!」秦
 树伸进裙子里的手抓揉着妈妈滑嫩肥美的臀肉,继而拍了两下提醒妈妈。

   「嗯?」妈妈的内心不禁有些失落,怀疑的看向秦树。

   「都耽搁这么久了,难道姨妈真想让表弟和表姐回来找你?」

   「没……不……不是的……」秦树的话让妈妈燃起的欲火慢慢熄灭。

   「好了,纪姨去找表弟和表姐吧,他们一定等急了。」秦树忽然凑到妈妈的
 耳边哈着热气说道。

   「啊……不要……啊……」以为秦树又要有什么动作,妈妈连忙从秦树的侧
 面穿过,向进户门的方向走了几步。挺立的乳头与裙子直接摩擦的触感使妈妈惊
 觉自己裙子里面已是真空状态,湿润的下体也觉出丝丝凉意。

   「怎么了姨妈?」秦树玩味的声音响起。

   「我……你……能把我的内衣裤还给我么?这裙子……太短了……」妈妈娇
 羞的咬着嘴唇。

   「没事的,昨天晚上不也是这样出去的么?纪姨快走吧,不然表弟他们该着
 急了。」秦树一瘸一拐的走到妈妈身旁,说话的同时将妈妈慢慢推到了门口。

   「可是……我……怎么见人……」妈妈低声哀求。

   「纪姨难道忘了昨晚的刺激了?」

   「可……现在是白天……」

   「白天更刺激,纪姨尝试下就知道了。」

   妈妈还想扭捏着拒绝,但看到秦树霸气而坚决的眼神,余下的话就没说出口。

   「好吧,就这一次,最后答应他一次。」想到这,妈妈走出了门。

   我和姐姐边走边相互挖苦、调侃,走到菜市场门口时,见妈妈还没有赶来,
 便继续我们的唇枪舌剑,直到看见妈妈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我和姐姐
 也忘记等了多久,和妈妈一起进了菜市场。

   果不其然,跟两个美女出来买东西,我注定是苦力的份,妈妈购买的各种食
 材都落在我的手上。看到我手里的塑料袋一个个的增加,姐姐还一个劲的在旁边
 阴阳怪气的给我加油、夸我不仅身强力壮还能帮老妈分担家务。「当我不知道你
 的险恶用心么?切!」当然这些我只能在心里说说。

   在满是卖菜大妈和搬运工大叔的菜市场里,妈妈和姐姐的出现绝对是一道惹
 人眼球的迷人风景线,路过的地方无不惹得男人侧目、女人嫉妒,我也慢慢的找
 到了一丝乐趣。与美女同行,偶尔还能全方位的欣赏,实在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
 满足。

   不过我发现妈妈对於这条没怎么穿过的裙子似乎有些不自然,走一段路都要
 停下来拽拽摆动的裙角,然后环顾四周有没有人注意到她。尤其是通过人相对拥
 挤的地方时,妈妈都要两手按着裙子快速通过。

   买海鲜的时候,平日里总要蹲下来仔细挑选的妈妈居然让我和姐姐帮忙挑选
 。而走路时,妈妈也是并紧双腿,走着淑女的小碎步,完全没有了作为教师时的
 泰然自若、闲庭信步。看来妈妈还是不太习惯这么短的裙子。

   我们买完东西回到家里时,已经十一点半了。打开门,爸爸依旧爽朗的笑声
 传进我们的耳朵,原来老爸都到家了。看到我们回来,爸爸一个箭步沖上将妈妈
 横抱起来,弄得站在后面的我和姐姐很是尴尬。

   「啊……别……放我下来……孩子们在呢……」被爸爸抱着原地转了一圈后
 ,妈妈轻声的责怪着,挣脱了爸爸的怀抱。

   「哦,嘿嘿,老婆越来越漂亮,情不自禁嘛!」看到站在妈妈身后的我和姐
 姐,爸爸有些不好意思的傻笑。「我早就说这条裙子特别适合老婆你,你总是不
 肯穿,今天怎么?」爸爸被勾了魂似的盯着眼前这个让他深爱的可人儿。

   「我……」爸爸的讚美让妈妈羞涩的低下头,红透的俏脸娇艳如花。

   「哎呀老爸,你真没有生活情趣,妈穿成这样是为了给你个惊喜!」姐姐在
 后面抢着插了句嘴。

   「老爸,快让我们进去吧,我都快累死了。」我跟着抱怨。

   「是啊姨夫,让表弟和表姐进来吧,别都站在门口啊。」秦树的声音从客厅
 传来。

   「对对对,进屋来。」一家四口说笑着进了客厅,我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长
 舒一口气,「负重训练」终於结束了。我和姐姐拉过老爸开始打听他这次出门所
 遇见的奇闻怪事,有没有给我们带礼物等等,可爸爸的眼神始终停留在妈妈身上
 ,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我和姐姐。看到爸爸被我们缠着,害怕被我们看破裙子
 里面的妈妈起身要去换衣服。

   「纪姨要去换衣服么?这么漂亮的衣服才穿了这么一会就要换掉啊?」秦树
 的话提醒爸爸将妈妈拦了下来,我和姐姐的目光也都转移到了妈妈身上。

   妈妈感觉更加难堪了,秦树说的没错,从被脱掉内衣出门到现在,这种在光
 天化日之下裸露的感觉比上次夜晚在公园还要刺激得多。在外面的时候,妈妈疑
 神疑鬼,老是觉得有人在看她,所以四下张望。真空的下体凉飕飕的,风吹进来
 使妈妈的身体更敏感,吹得妈妈的阴毛来回飘动,彷彿有人拿着羽毛挑逗妈妈一
 样,蜜穴很快被淫液弄得湿润,害怕淫液顺着美腿流下的妈妈不得不夹紧了双腿
 走路。

   与在外面不同的是,现在的妈妈真真切切的被我们围观,连遮挡的动作都不
 能做。紧张和害怕穿帮的感觉反而给妈妈带来的更大的刺激,妈妈感觉蜜穴内璧
 肉蠕动的频率不断增加,连娇嫩的菊花屁眼也跟着一下下收缩,涌出的淫液汇聚
 成一小股顺着妈妈的美腿内侧缓缓下流。妈妈裸露在外面的美腿紧张得微微发抖
 ,包裹着饱满乳肉的布料上已经凸显出乳头的轮廓。这一切完全被微笑着的秦树
 看在眼里。

   「老婆,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太漂亮了,以后答应我多穿给我们看看好不好
 ?」妈妈扭捏的被爸爸拉着在我们面前学模特样子走几个来回后,爸爸由衷的讚
 美。

   「是啊,老妈以后你要是经常穿成这种风格去上课,我敢保证不会有一个学
 生溜号,但女生就不保准了!」老爸的话引起了我的共鸣。

   「你们两个大男人能不能收敛一点,这么奉承老妈,就为了让老妈大展厨艺
 么?」姐姐的话明显带着酸味。

   「纪姨穿着这件衣服确实很迷人,你说呢,纪姨?」秦树坐在旁边一直都没
 参与我们的对话,只是偶尔附和着笑笑,可这句却让我感到有些不对劲,却又想
 不出是哪里不对劲。

   「嗯……还……还好……该……做饭了,我……我去换衣服。」看到沙发上
 的四个人的目光顺着秦树的话题又同时回到了自己身上,妈妈有些支吾的回答。

   「哈哈哈,老婆让我们说的不好意思了。」爸爸的话算是替妈妈解了围,却
 也让妈妈羞得快步走进卧室。

   我和姐姐继续缠着爸爸聊天,秦树坐在旁边一声不吭的当着听众,我也只当
 他不存在。换好衣服的妈妈拿着买来的食材直接进了厨房,不到2个小时的时间
 ,一顿丰盛的午餐摆上了餐桌,我们收住话题对着妈妈的手艺大快朵颐。

   午饭后,爸爸、我和姐姐斗起了地主,秦树坐在我们旁边观战,妈妈也开始
 收拾爸爸拿回来的行李和打扫房间,欢声笑语一直持续到晚上。若不是妈妈以爸
 爸刚到家需要休息的理由驱散了我和姐姐,没准我们会缠着爸爸一个通宵。

   「好啦,你们的妈妈发话了,快去洗漱吧,这几天有的是时间聊天。」脸上
 已有倦意的爸爸附和着妈妈。我和姐姐只好作罢。

   「秦树的脚怎么了?」下午的时候秦树没怎么动,所以爸爸才发现秦树的脚
 一瘸一拐的。

   「哦,没事,早上出门的时候脚扭了一下,已经抹药了。」秦树轻描淡写的
 说。

   「养两天,然后活动活动就好了,你和小西这个年龄正是生龙活虎、血气方
 刚的时候,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时也少不了磕磕碰碰。」爸爸拍了拍秦树的肩膀。

   「嗯,知道了姨夫。」秦树笑了笑。

   「好啦好啦,小琪回房间了,小西在洗漱呢,你也一起去。」妈妈在一旁轻
 声的催促。

   「遵命,老婆大人!」爸爸装模作样的回答后,走进了卫生间。

   「秦树,你也……」妈妈转回身想要告诉秦树早点休息,转回身发现秦树不
 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近前,妈妈接下来的话被硬生生的截断本能的想向后退,却被
 秦树一把拉在怀里。

   「嗯……不要……家里人都在……」妈妈惊恐的瞪大双眼,想要推开秦树却
 发现根本使不出力气。

   「纪姨的意思是说家里人不在的话我就可以随便操你了么?」秦树的两手抚
 摸上妈妈的屁股,隔着睡裙抓揉着妈妈极具弹性的臀肉。

   「不……不是的……我……嗯……才没有……嗯……不要……」秦树粗俗的
 语言配合娴熟的手法,使妈妈敏感的娇躯很快有了反应,阵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妈
 妈全身,美肉瘫软在秦树怀里。

   「纪姨还记得昨天在厨房答应我的事情么?」看到妈妈被自己挑逗得春情勃
 发,秦树有意提醒着。

   「嗯……什么……」只想到昨天在厨房里自己被秦树干到高潮失禁的淫荡模
 样,妈妈一时羞得语塞,一双美目看着秦树,没有被性欲完全侵佔的大脑回想着
 秦树对自己的要求。

   「纪姨好好想想吧,表弟快出来了,我也去洗漱。」说完,秦树放开妈妈走
 回我的房间。

   妈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忽然失去的爱抚使刚刚燃起的欲火瞬间熄灭,妈妈
 感觉内心深处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一样。

   卫生间里,爸爸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顾不得和我说话就回到了客厅。看
 到坐在沙发上似乎想着什么的妈妈,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一下把妈妈抱了起来。

   「啊……老公……你……你干嘛?」妈妈被吓了一跳,回过神发现是爸爸,
 口气中不禁有些埋怨。

   「抱着我的老婆去睡觉啊。」爸爸嬉皮笑脸的回答。

   「快放我下来,孩子们还没睡呢,看到了多不好?」

   「那有什么?我抱自己老婆,白天当着孩子们的面不也抱过么!」说完,爸
 爸抱着妈妈走进卧室,用脚把门关上后,将妈妈放到了床上。

   嗅到爸爸身上散发的雄性气息,妈妈自然知道爸爸想要做什么,可妈妈也猛
 然间想起了刚才秦树提醒的昨天在厨房里的要求是什么。一个是能将自己送至性
 欲顶峰,让自己在刺激与激情中充分体验高潮的秦树;另一个是深爱着自己和家
 庭,此时想要做爱的丈夫,两人之间的取舍一时让妈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不知
 所措起来。

   直到爸爸的手抚摸上妈妈饱满的乳房,才将妈妈从冥想中拉回到现实。

   「老婆,你的咪咪怎么好像又发育了一样?越来越大了。」爸爸的抚摸使妈
 妈方才被秦树撩拨到一半的敏感身体又有了回应,妈妈却深切的感到爸爸的手法
 与秦树相比起来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不要……」等爸爸将妈妈的衣服脱光,真实触摸到妈妈滑嫩的肌肤时,妈
 妈忽然抓住了爸爸在自己身体上游走的手臂。

   「怎么了,老婆?」妈妈的动作令爸爸愣住,温柔的问道。

   「没……没什么,老公你……今天刚回来,太累了,我们……我们明天再做
……好不好?」秦树的提醒回响在耳边,心虚的妈妈只好找个牵强的理由。

   「原来老婆是心疼我,没事,能跟我的漂亮老婆在一起,还有什么累不累的
 ?」爸爸边说,也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翻身压在妈妈身上。

   「啊……不要,老公……我……我今天……身体不舒服……不要做了……好
 不好?」感觉爸爸下身勃起的肉棒硬硬的顶在小腹,情急之中的妈妈又说了一个
 理由。

   「啊?是么?老婆,你哪里不舒服?」听了妈妈这句话,爸爸顿时没有了兴
 致,从妈妈诱人的胴体上下来,伸手摸了摸妈妈的额头,「是不是着凉了?还是
 最近学校的教学任务重累着了吧?又或是哪个调皮捣蛋的学生把我的宝贝老婆给
 惹生气了……」

   爸爸连珠炮似的提问,却让妈妈心中的愧疚感一点点的加剧。眼前是深爱着
 家庭、极力呵护自己的丈夫,自己却因为答应了秦树而不能尽到妻子的责任,望
 着爸爸关切的样子,妈妈的内心陷入了迷茫。

   「不能放任秦树一错再错了,为了幸福的家庭,为了一个爱我的丈夫和孩子
 ,我不能再答应,绝不能!」终於,为人妻和人母的妈妈还是纠结着做出了一个
 决定。

   「呵呵,我在逗你呢,傻瓜!」回过神看到爸爸焦急的表情,妈妈伸出玉指
 在爸爸的额头上轻点一下,轻抿朱唇抛给爸爸一个调皮而又魅惑的眼神。

   「老婆,你可吓死我了。」说完,爸爸重振雄风般再次压上妈妈的娇躯,双
 脚分开妈妈的美腿。

   「老公……等一下……啊……嗯……」

   猴急的爸爸挺动下身插入了妈妈的身体,却没有在意妈妈的蜜穴早已泥泞不
 堪。想挑逗一下自己老公的想法被爸爸一下下快速的动作弄得支离破碎,妈妈心
 中不禁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

   感受着爸爸简单的抽插动作,妈妈的欲火再次被点燃,品嚐过大肉棒的蜜穴
 虽然包裹着爸爸的生殖器,可那种被大肉棒贯穿充实的舒爽简直无法比拟,更不
 用说被龟头一次次撞击子宫颈口时如同电击般的痉挛,彷彿肉棒每一次都插进自
 己的心坎。

   自己居然在和爸爸做爱时想到了秦树,内心竟然在两个男人之间权衡,让妈
 妈感到无比吃惊。可无论妈妈心里怎么否认,都改变不了大肉棒带来的肉欲的满
 足所导致天平失衡的现实……

  「老公……等一下……再忍一会……啊……嗯……」爸爸越来越快的动作打
 断了妈妈的想法,妈妈知道是爸爸要射精了,想要收缩下体让爸爸迟缓一会,还
 没等自己动作发现爸爸就已经发泄了出来。

   爸爸长出一口气,萎靡的阳具从妈妈的蜜穴中滑出,连带出一小股乳白色的
 黏液。从妈妈的身体上离开,爸爸带着满意的笑容很快鼾声四起。躺在一旁的妈
 妈,心中却叫苦不迭,刚刚被挑起的性欲没有从爸爸那里得到释放,蜜穴内强烈
 的空虚感折磨着妈妈敏感的肉体。

   妈妈感觉饱满的双乳胀得鼓鼓的,娇嫩的乳头与衣服轻轻摩擦都会令全身颤
 抖不已。子宫在骨盆深处燃烧起来,美腿紧闭在一起不住的交错斯磨,飢渴的美
 肉恨不得马上能有一根大肉棒来填满抚慰自己,妈妈的脑海中慢慢的闪现出自己
 被干得淫水汩汩却依旧哀求秦树不要抽出肉棒的淫贱画面,更增加了妈妈内心和
 肉体的空虚寂寞。

   忍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空虚带来的双重折磨,妈妈的玉手几次都想触摸自己
 的美乳和下体以缓解性欲的煎熬,但残存的理智也将妈妈的冲动一次次打消於无
 形。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

   想到这里,妈妈起身打算到卫生间沖凉以浇灭炙热的性欲,才发现屁股下面
 的睡裙已经被淫水浸透,一双美腿内侧滑腻腻的,床单也湿了好大一块。妈妈顾
 不得擦拭,索性让淫液顺着美腿流下,勉强走到卫生间,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淫水
 的脚印。

   沐浴后的清凉使妈妈恢复了一些往日的理性,看到床单上的水渍,又让妈妈
 俏脸绯红,羞臊不已。重新躺回床上,妈妈努力不去回想自己和秦树那些淫荡的
 片段,浑浑噩噩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去。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