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9

(二十九)

   坐在计程车上,我只感觉时间过得太慢,恨不得张双翅膀立刻飞到我的小静
 身边。偏偏事与愿违,连续几个交通岗都是红灯,我都怀疑是不是控制红绿灯的
 那位警察叔叔是不是在有意刁难我,特么的!

   在我一遍又一遍的催促和司机师傅不耐烦的应答声中,计程车终於到达了目
 的地。隔着车窗离很远我就看见了站在路边、亭亭玉立的小静,不时向道路两边
 张望着。还没等车挺稳,欣喜若狂的我就赶忙打开车门一个箭步冲到了小静身边。

   「哎呀,那么猴急干什么?等车挺稳了再下来啊,多危险!」小静细声的埋
 怨,在我听来却是深爱之人对我的关心。

   「嘿嘿!」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傻乐。想要抱着小静亲一下,却发现
 小静红着脸看着我身后,两手婉拒着我的动作。这时,我也感到身后有人拍了拍
 我的肩膀,我一回头,看到一张面孔,似乎在哪里见过,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小夥子,来见女朋友很心急是吧?可你车钱还没给我呢!」紧接着那张似
 曾相识的脸对我说道。我顿时一脑门黑线,我说这么眼熟呢,敢情我对着他催了
 一路了,能不熟么?这下糗大了,我悻悻的掏出车钱递给他。

   「小夥子不错哦,女朋友很漂亮,难怪什么都忘了,哈哈!」司机大哥还不
 忘调笑我一下,开车走了。

   「靠!」我对着他的车尾竖起中指,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小静银铃般的笑声,
 便马上收手。转回身发现小静一脸微笑看着我吃瘪的样子。

   「等了很久吧?」我有些尴尬。

   「没有,才刚到的。」小静轻轻牵起我的手,顿时我刚才心头的不快一扫而
 光,拉着小静走进了新玉街。

   虽然进入了九月份,但是对於我们这样一个南方城市来说,气温还是很高的
 ,夜市里的人潮更让我觉得空气都是燥热的。不过小静在我身边,即便夜市的人
 再多,气温再闷热,我仍感觉心里划过一丝丝的清凉。我和小静穿梭於每个摊位
 和店铺之间,品嚐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小吃。

   有几次拐到人相对比较少的地方,我还故意咬着丸子,口对口的喂到小静嘴
 里。一开始小静羞红着脸扭捏着不好意思,后来看到许多情侣都像我俩这样,也
 就顺从我的做法了,可每次我藉机亲吻小静的时候还是遭到小静的埋怨和追打。
 热闹的夜市中,到处都留下了我和小静嬉笑甜蜜的身影。

   所有的漂亮女人对於精美的东西抵抗力都趋近於零,小静也不例外。每到一
 处贩卖小饰品、摆件的摊位都要驻足观看好一会,看看这个、问问那个之后才会
 恋恋不舍的离开,然后再下一个摊位重複之前的做法。我也终於体会到了从电视
 和电影里面看到的那些陪着女朋友逛街的男生们的心情,不过我的心里还是喜滋
 滋的。是不是有点犯贱?呸呸,我才不是!

   直到路过一个摊位时,小静拿着一条银白色的手链翻来覆去的看,我也从小
 静爱不释手的样子,和她的眼中看出了她对於这条手链的喜欢,但迟迟没有买下
 的意思。

   「老闆,这个多少钱?」感受到小静的喜欢,我有了想要买下手链的想法。

   「150块,不还价!」摊主也注意到小静拿着手链看了半天,也看到我一
 直陪在小静旁边,似乎就等着我在问价,回答得相当迅速。

   「太贵了吧?」我不由得一咋舌,这个价钱对於我这样一个学生族,尤其是
 被妈妈把零花钱管得很紧的学生族来说,实在有些过高了。

   「老闆,便宜点吧,你看我女朋友是真喜欢,你让一点价格,怎么样?」我
 试探着讨价还价。

   「小兄弟,我这个手链可是纯银质地的,如假包换。你女朋友也真有眼光,
 你看看,戴在你女朋友手上多漂亮是吧?就这个样式和手工,怎么样也当得起这
 个价格的!」摊主一顿连珠炮似的回答直接把我给顶了回来。

   「这……可是……」我被摊主说的有些哑口无言,不知怎么应答。

   「小西,这个太贵了,我们走吧,去别的摊位看看。」听出我有些犯难,小
 静懂事的劝我离开,这种做法反而更刺激了我作为一个男朋友的自尊心,女朋友
 喜欢的东西都给不了,还叫什么男人?

   「小兄弟,这手链简直就是给你女朋友定做的一样,你看多合适,与这身打
 扮也匹配不是?买了吧,我保证这条街上只有我这一家才有这个,要是买到重样
 并且比我这里便宜的话,我就白送给你,怎么样?再说了,女朋友喜欢,咱们爷
 们就送一个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刚才好几个人都相中了这条手链,我
 还没卖呢,现在我跟你们小两口有缘,就卖你了!」看出我内心的忧郁,摊主开
 始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们不买了,走吧小西!」看到我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小静放下那条手链
 ,一把拉起我就走。

   「哎……哎……,别走嘛,再商量商量!」任由摊主在身后叫喊,小静拉着
 我头也不回的走出好远。

   「小西,别想了,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喜欢那条手链,只是感觉款式有点特别
 就多看了两眼而已。」看到我还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小静故意说道。

   「哦……」我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句,小静一定是想安慰我才这么说的,这反
 而更加坚定了让我买下那条手链的决心。

   「小西,我们再去前面的摊位转转吧,我就不信那么普通的东西别的摊位会
 没有!」

   「嗯,我觉得也是。」虽然嘴里那么说,可我心里打定要为小静买下的主意
 ,我拉着小静的手继续享受这甜蜜的约会过程。但人的第一感觉往往是至关重要
 的,路过别的饰品摊位时,我明显发现小静的兴趣已经不那么大了,多数只是匆
 匆看了一眼就离开。我也更加坚定的自己的想法。

   忽然,前面一个熟悉靓丽的身影惊得我险些叫出声来,妈妈!

   我揉揉眼睛仔细观看,才发现同上次我在广场上看到的一样,只是一个身材
 同妈妈极为相似的阿姨。我和小静与她的距离并不远,通过侧面和背影。我看到
 那个阿姨画着精緻的妆容,穿着一件紧身连衣裙,秀发随意的盘在脑后,紫红色
 的布料裹着凹凸有致的肉体,勾勒出丰满性感的身材。

   连衣裙上身是抹胸的,饱满的胸部涨得鼓鼓的,乳肉与肩膀的大片肌肤都裸
 露在空气中;下身的裙子虽然紧,却短得离谱,根本不能完全包住臀部,翘起的
 雪嫩屁股肉总是随着阿姨的走走停停之间从超短裙的遮挡中散发出惹人联想的春
 光。

   阿姨修长的美腿上更是穿着一双渔网状的丝袜,浑身的搭配散发出妩媚诱惑
 的气息。思想保守的妈妈是绝对不会穿成这个样子的,更何况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从那个阿姨身旁经过的男人无不侧目想要多看几眼,而女人们则露出鄙夷的深
 情。漂亮的女人都是遭人嫉妒的,异性相斥,天理!

   我突然为自己冒出给那个阿姨辩解的想法感到暗暗吃惊,忙感觉到自己盯了
 那个阿姨好久,转头看向小静,发现小静在我俩一旁的摊位拿起个精緻的笔筒,
 看了看又放下,摊主还在激励的争取想要留住小静这个顾客,但小静却比我乾脆
 得多,走到我的旁边。

   「是不是我很长时间都不来了?怎么这里的东西都这么贵?」小静无奈的笑
 着耸耸了肩,样子可爱至极。

   「哪有,是物价上涨得太快了。」我撇着嘴回答。

   「看来我们是落伍喽。」小静向四周围看了看,走到我身边伏在我耳旁,「
 我想去趟卫生间,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么?」说完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知道啊,那家商场里面就有,我带你去!」我边说,边指着道路右前方的
 商场拉着小静快步走了过去。

   小静去卫生间的这段时间正好成全了我,我看了看手錶,快10点了,我有
 些感叹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时间的流逝总是飞快的。

   我要是再不快点的话,那个摊主没准就收摊走人了,而我要趁小静从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赶回来。想到这,我掉转头向小静看中的那条手链的摊位跑了回去。

   路上,那个酷似妈妈的漂亮阿姨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如果真是妈妈穿着那
 身衣服再打扮一下,绝对比那个阿姨要迷人得多。呸呸呸!我这都想得什么乱七
 八糟的,怎么把我的妈妈跟这种有伤风化的女人相比?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我印象中,妈妈身为教师的职业关系,衣着多数是干练
 的衣裤,裙子也是制服式的,从来都没有短过膝盖的那种。慢慢的,妈妈优雅的
 形象取代了我头脑中刚才的漂亮阿姨,我又想起我出门时家里是没有人的,妈妈
 去哪了?现在在做什么?还在教训秦树么?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就消失了,因为那个卖手链的摊位出现了在了我的视线里
 。我飞奔过去,拿起小静喜欢的那条手链。

   「小兄弟回来啦?我就说嘛,你女朋友就是有眼光,这条手链戴在你女朋友
 身上正合适。」看到我回来,摊主一眼认出了我,笑着调侃我。

   「老闆,这个……我买了!」想到小静看到我把手链送给她时开心的样子,
 我毫不犹豫的拿出了兜里仅有的两张「毛主席」递了过去。

   「这就对了小兄弟,你女朋友有你这么个贴心的男友可真幸福!」摊主边说
 边找给我剩余的钱。

   「嗯……」我应了一句,小心翼翼的将手链包装好,拿着钱又以百米冲刺的
 速度跑回到与小静分离的商场门口。

   「小西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怎么出了这么多汗?」正好赶上小静从商
 场里出来,看到我满头大汗的样子,小静有些奇怪的问道。

   「哦,没……没什么,只是刚才运动元素勃发,来了个百米冲刺!」想到要
 给小静个惊喜,我随口编了个谎。

   「这么多人,疯跑什么?撞到人了或者出危险了怎么办?」小静嘟起嘴有些
 生气。

   「嘿嘿,没事,我反应敏捷,嘿嘿!」我一个劲的傻笑。

   「哼,傻样吧!」小静撇了撇嘴,「对了,现在几点了?」

   「快10点了现在!」我举起手錶给小静看了下。

   「哎呀,没想到这么晚了,我该回家了,不然我妈妈该批评我了!」小静也
 有些吃惊时间过的迅速。

   「这样啊,那好吧,我送你回去吧?」我有些依依不舍,争取着和小静每一
 分钟相处的时间。

   「嗯……」小静抿了抿嘴唇,「本来听同学说这里卖饰品可精緻了,价钱还
 不贵,看来今天我们运气不好了!」

   「没关系,今天很多店铺都还没有开业,我们过两天再来!」

   「也只能这样了!」

   看到小静有些失望的深情,我的心理生出了莫名的怜惜,拉着小静的手,顺
 便还偷着拍了拍被我藏在口袋里的那条手链。

   我打车将小静送至她家的楼下,看到四周无人,我索性将小静抱在怀里,小
 静也安静的任由我抱着。我多盼望时间能在这一刻停止,让我就这么紧紧的抱着
 心爱的女人,直到永远。

   可是时间还是不允许的,小静慢慢将我推开,「小西,我……我该回去了!
 」小静轻声的说,我听出小静的不舍,但却没有办法。

   「小静,你闭上眼睛!」我露出狡黠的笑容。

   「嗯?」小静不明所以。

   「闭上,听话,给你一个惊喜哦!」

   「嗯,好吧!」似乎感觉到我要吻她,小静羞涩的合上双眸,脸上泛出微微
 紧张的神情。

   我牵过小静的右手,仔细将手链帮她戴好,抬头看到小静的可爱模样,我身
 体前探,吻上小静的额头。

   「好了,睁开眼睛吧!」

   「这个……这个你什么时候买的?」小静睁开双眼,一下子就看到了戴在手
 腕处的手链,一脸的惊讶。

   「就在我练习百米冲刺的时候!」我深深的为达到预想的效果而得意。

   「哎呀,这个这么贵,你买它做什么?」小静有些埋怨我。

   「因为我的小静喜欢,就这么简单!」我忍不住将小静再次抱在怀里,伏在
 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小西……」

   「嗯?」

   「有你真好……」

   我低头吻上小静的嘴唇,有了上一次接吻时生涩的基础,这次的我温柔了许
 多,我含住小静柔软的唇,舌尖一点点的撬开小静的小嘴,探入她的口中,与小
 静的舌尖纠缠在一起。我忘情的湿吻着小静,抱着小静的双手想要趁机抚摸小静
 的身体,却怎么都提不起勇气。

   当我俩都听到有脚步声临近的时候才分开,我和小静的呼吸都有些浓重,我
 更是感觉全身都燥热难耐。脚步声路过了我们又渐渐远去了,短暂的清醒让小静
 冷静了许多。

   「小西……我该回去了,好么?」小静试探着问。

   「好……好吧。」我有些沮丧的回答,想想时间确实不早了,不能因为短暂
 的留恋而使小静的妈妈由对女儿的担心转变成对我们感情的反对。虽然情至深处
 ,可我还是要为以后考虑。

   「小静,你上楼去吧,我在下面看着你。」

   「嗯……」说完,小静进了楼道,又转回身对我挥了挥手,走上楼去,我一
 直听到楼道里传来关门的声音之后才离开。

   坐车回家的路上,我还一直回味着与小静缠绵时的美好,出租车都拐进了我
 家的小区我还浑然不觉,在司机的提醒声中我才惊觉到家了。看着我家窗户里射
 出的灯光,我的不由得一个激灵,我还没想好一个这么晚回家理由呢,就这么回
 去了,岂不代替秦树成了妈妈的撒气桶?我?个去,那也太不值了。

   可我又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祈祷妈妈把火气都发在秦树身上,狠狠的教训
 他。我一边祷告一边向家走去。

   站在家门口,我将浑身的兜翻了个遍。真该死!我居然没带钥匙。本来我还
 想偷偷的开门之后悄声的溜进屋去,这回一点办法都没了,我硬着头皮敲门。

   等了会,妈妈打开了门,看到是我,带着询问的语气说:「去哪了?怎么这
 么晚才回来?」

   我听出妈妈的语气里毫无火药味,悬着的心落地。

   「哦,路西说想去新玉借买点东西,叫我陪他一起去的。」我顺嘴编了一个
 谎话,说完偷眼查看妈妈是否发现了什么异常。

   「下次记得别这么晚,早点回来!」妈妈说完转身回到了客厅。

   我心里一阵窃喜,妈妈居然什么都没问就相信了,噢耶!但心念一转,想到
 妈妈一定把火气都撒在了秦树身上,所以才会这么平静的对待我。秦树一定吃了
 不少苦头,想到这我的心里更乐了。

   进了客厅,姐姐在看电视,看了我一眼,说:「小西啊,给我倒杯水!」

   「好!」我心情大好,屁颠屁颠的跑去给姐姐倒了一杯水,自己也到了一杯。

   「小西今天表现不错嘛,这笑容也太灿烂了,不会是和别人逛街去了吧?」
 姐姐接过水,看到我春风满面的样子故意调侃。

   「谁说的?就是和路西,没有别人!」我一口水差点呛到,急忙辩解。

   「和路西逛个街至於乐成这样么?跟咱妈编瞎话呢吧?」

   「没……没有,我从不编瞎话。」

   「那你激动什么?心里肯定有鬼!」姐姐不依不饶的追问。

   「我哪激动了?是喝水呛到了。」我觉得姐姐再追问下去我非露出破绽不可
 ,忽然想起我出门时在小区门口遇到姐姐的场景,坏笑着问,「那姐你晚上去哪
 了?」

   「我……我晚上,嗯……去……咱家附近的公园了!」我突然的发问打断了
 姐姐想要继续调侃我的话,姐姐一时语塞。

   「和谁去的啊?」我再次坏笑着问。

   「要你管?小P孩家家的,乱问什么?」姐姐白了我一眼。

   「小琪刚才去公园了?」妈妈忽然插嘴问道。

   「嗯……是……是去了公园,不过妈你说现在也怪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这么噁心的事都能让我遇到!」姐姐怕妈妈继续问她男友的事,成功转移了话
 题。

   「怎么了?」姐姐话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也就无暇跟她斗嘴了。

   「去去去,回你自己的房间看书去,少儿不宜懂么?」姐姐撅着嘴努了努我
 卧室的方向。

   「少儿不宜?那我更得听听了!」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摆出一副洗耳恭听
 的样子。

   「你看到什么了?」妈妈又插了一句。

   「倒是没看到,我们去公园假山那里的时候,假山后面有对情侣在亲热!」
 姐姐继续讲着她的新闻。

   「姐你是不是太无聊了,人家是情侣,亲热是正常的,再说假山那地方背阴
 ,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去处,你和你男朋友不也是去那?」本来以为姐姐能说出什
 么爆炸性的新闻,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我不禁挖苦道。

   「可你见过有情侣在公园里亲热真刀真枪办事的么?」

   「不能吧?在公共场所都这么疯狂?你没听错吧?」姐姐的话让我张大了嘴
 巴,实在难以相信。

   「绝对没听错,我还寻思呢,大庭广众之下那个女生怎么什么都肯做,就不
 怕别人看到么?也不觉得羞臊么?」姐姐一脸的鄙夷。

   「那你还听到什么了?」我趋於平静的与小静亲热时燥热的内心,在姐姐的
 几句话之后又被撩拨得骚动不安。

   「那个女生似乎是被迫的,不住的哀求,可那男生置之不理,我都想报警了!」

   「人家情侣两情相悦,你掺和什么!」我听到有些激动了起来。

   「可不,后来我也是这么想的,没准那个女生愿意在外面……」

   「小琪,怎么跟你弟弟说这种话?」妈妈突然打断了我和姐姐的对话。看到
 妈妈的脸上似乎有些怒意,我和姐姐对视一眼,吐了吐舌头,当着自己妈妈,而
 且还是一个思想保守的人民教师面前谈论这种话题,确实有点过分。客厅里一时
 陷入寂静,我和姐姐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妈,秦……表哥呢?」我忽然想起聊了这么半天还没有见到秦树,打破了
 僵局。

   「在你卧室呢!」感觉妈妈还有些生气,我连忙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秦树
 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写着什么东西,他听到我的脚步声,回过头与我对视了一
 眼。

   「干嘛呢?」我没话找话的问道。

   「做练习呢,姨妈说我的功课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我听出秦树的话语里有懊恼的语气,心里又是一阵窃喜,准是秦树惹恼了妈
 妈,妈妈不仅教训了他而且还用功课加以惩罚,哈哈,知道你过的不好,我也就
 安心了。不过我的还是佯装镇定,不让内心的欢喜表达在脸上。

   「哦,那你做吧,有不会的地方可以问我。」我寒暄了一句,转了一圈觉得
 和秦树呆在一起更无聊,就回到了客厅,秦树也没有应答,继续低头做他的功课。

   姐姐去卫生间洗漱了,客厅里只有妈妈自己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虽然盯着电视屏幕,心思却没在电视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回到客厅的我。刚才和
 姐姐的对话又让我感觉欲火焚身,我看了眼卫生间,姐姐每次洗漱都要将近一个
 小时的时间。

   我来到姐姐的房间打开电脑,登陆那个网站,输入账号和密码,找到我存着
 的书籤,让我兴奋不已的是又有了更新,更新时间显示的是今天。我大略扫了一
 眼,篇幅很长,可我去并没找到刘安说的那些作者在学校和厕所里肏干他姨妈的
 标题,那小子一定是看走眼了忽悠我呢,我心里问候了一遍刘安的家人,开始仔
 细读起了内容。

   「终於实现了骚姨妈和美女教师的双飞,虽然只进行了简单的口交,但是姨
 妈和美女教师两个人能同时为我舔肉棒,也是一个不小的进步。我越来越发现骚
 姨妈带给我的惊喜,像姨妈这个年纪的女人水量都是很大的,我却没有想到姨妈
 不仅水量大,而且还能潮吹,真是个极品的骚货。我用手只弄了几下姨妈的淫水
 就喷了出来,持续了半分钟左右,把裤子都打湿了,就如同尿了一样。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姨妈的美肉居然连女人的心都能俘获,我要求美女教师
 抚摸姨妈的身体时,明显感觉到了美女教师的喜欢,我又想到了一个以后调教姨
 妈的新方法。接下来的路段,我还对姨妈进行了简单的暴露,可惜并没有车经过
 ,来欣赏一下姨妈淫荡的肉臀伸出车外的样子。到家的时候,姨妈当着表弟面把
 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嚥了下去,看着姨妈吞嚥的动作,我刚刚射过的肉棒马上又
 硬了。」

   「表弟出门了,家里没人,姨妈在厨房洗碗的时候又被我干了一回。我用抱
 着小女孩撒尿的姿势分开姨妈的美腿站在窗口,将我的肉棒一次又一次插入姨妈
 蜜穴的画面透过玻璃窗直播到外面,姨妈的这身媚肉已经被我肏出了骚劲,只是
 简单的暴露,姨妈的身体反应剧烈,蜜穴内柔嫩的璧肉不断包裹着我的肉棒痉挛
 蠕动,大量的淫水从我和姨妈的交合处涌出。

   我感受到每次肉棒捅入姨妈的蜜穴深处,龟头戳顶到子宫颈口。找个合适的
 机会,我再用力一点,插入到子宫里,骚姨妈肯定会更疯狂。我就这样抱着用力
 的插干了几下,在一次猛插之后将肉棒抽离时,骚姨妈下体敏感的美肉竟然哆嗦
 着失禁了,我得意的抱着姨妈把尿,看着淡黄色的尿液将面前的玻璃打湿,我心
 想以后一定要多试几次。」

   「在厨房正干得兴起时,客厅的电话铃响了。我当即抱着姨妈从厨房干到客
 厅。在姨妈接电话的过程中我更加用力的做着活塞运动,看着姨妈一面或捂嘴、
 或咬着嘴唇避免自己发出呻吟,一面还不得不对着电话应答的样子,我故意每次
 插入都直至骚姨妈的阴道深处,姨妈几次低声的告饶哀求我都置之不理,反而干
 得姨妈发出娇吟,虽然姨妈勉强忍住,可一声声淫浪的媚声还是从骚姨妈的喉咙
 里传出。通完电话,伴随着姨妈泄出的湿热阴精又一次浇灌在我的龟头,我和骚
 姨妈一同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姨妈瘫软在沙发上气若游丝,胸前饱满的乳肉一起一伏,挺立
 的乳头宣告着骚姨妈仍旧处於勃发的肉欲之中。姨妈全身美肉被汗水浸得油腻腻
 的,一双美腿随意的分开,高潮的余韵使得姨妈的大腿根部和屁股肉还在微微发
 抖,嫩白的大腿肉之间,两片阴唇也随着姨妈的呼吸一张一合的蠕动,每动一下
 都会带出一股淫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的奶白色浆液。

   淫靡的场景让我的大肉棒马上又恢复到战斗状态,想要把骚姨妈再好好的蹂
 躏一番。忽然想起那么简单的暴露就引起姨妈如此反应,一个新鲜的玩法出现在
 我的思想中。我把厨房和客厅清理乾净,然后用湿毛巾开始擦拭姨妈的身体。当
 我裹着毛巾的手指触碰到姨妈最敏感的区域时,姨妈发出细微的呻吟。

   我将姨妈的身体翻过来,用手拍了拍她紧绷的屁股示意姨妈将蜜穴放松,姨
 妈听话的放松自己下体接受我的服务。可能感到有异物塞进了自己的阴道,强烈
 的生理反应使姨妈忽然又夹紧了本来分开的淫唇,我不由得感叹姨妈蜜穴的有力
 ,把我的手指连同深入姨妈阴道的毛巾一起被夹住了。

   我故意说出挑逗、羞辱的话来刺激姨妈,还没等姨妈把反驳的话说出口,我
 便又开始扣挖她的阴道,粗糙的毛巾不断摩擦着姨妈阴道内壁异常敏感的嫩肉,
 使骚姨妈瞬间达到了高潮,我还发现此时的姨妈已经闭上眼睛,脸上充满了享受
 的表情,骚姨妈已经越来越上瘾,是时候进行下一步调教了。扣挖了几下之后,
 我停止了动作从姨妈的身体里退了出来,随着手指和毛巾的滑出,骚姨妈肉穴内
 大量的淫水也涌了出来。从姨妈疑惑和飢渴的眼神中,我看出她的欲火再一次被
 我点燃。

   把沙发上的污渍也都清理完毕后,我提议出去走走,姨妈不同意,但看到我
 虎视眈眈的眼神,从放学到现在连续几次的高潮,如此持续的性爱是现在的姨妈
 体力所不能承受的。害怕我再继续干她,姨妈同意了我的提议。我还进一步要求
 姨妈出门的衣着要听从我的安排,姨妈也勉强答应。

   我拿着那件蹂躏得有些褶皱,上面还沾满着骚姨妈淫水的有些潮乎乎的睡裙
 让姨妈穿上,并且不允许姨妈穿内衣。姨妈当然不同意,我便一把将姨妈这身美
 肉扛在肩上,径直走到了门外,反手关上了门。姨妈被吓得花容失色,不断的挣
 扎叫喊,待发现已经身处楼道时姨妈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放下姨妈自顾自的向楼下走去,现在的情况完全在我掌控中,姨妈单薄的
 睡裙里面一丝不挂,连唯一的开门钥匙都在我手里,为了不让邻居见到自己的难
 堪,姨妈肯定会顺从的跟着我走。

   和我料定的一样,只下了几个台阶姨妈就跟了上来。我对姨妈在耳边细声的
 哀求充耳不闻,姨妈就像第一次出门的小女生一样战战兢兢的跟在我后面,遗憾
 的是在楼道和小区里并没有遇到熟悉的邻居。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小
 区里纳凉的人不是很多了,姨妈过於清凉的着装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如果不
 是距离很近的情况下,外人更无从知晓姨妈身上那单薄布料遮挡下是一丝不挂的
 胴体。

   夜风似乎有意的一次次钻入姨妈的裙摆,想要掀起碍事的睡裙,让姨妈白嫩
 的美肉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姨妈一只手拉着我,另一只手不得不前后压着裙子
 防止自己走光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我领着姨妈来到小区旁边的公园,这个时间
 段公园里的人也都是一些散佈在各个隐晦的角落谈情说爱的情侣了。

   我找到一个背人的假山后面,一只手拉过姨妈抱在怀里,另一只手伸进睡裙
 抓揉姨妈肉弹的臀瓣。姨妈被我的动作吓得惊慌失措张嘴想要拒绝,我趁机吻上
 姨妈的嘴唇,舌尖直接伸入姨妈的小嘴之中与她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很快,我
 几近粗暴的动作就弄得骚姨妈鼻息凝重、娇喘连连,浑身酥软的任由我摆佈。

   我把姨妈的裙摆整个撩起到腰的位置,让她的下体整个暴露在外面,手掌伸
 到姨妈的阴部一摸才发现,骚姨妈的蜜穴早就淫水汩汩,淫液顺着姨妈的两腿美
 腿内侧已流到脚踝,或许一直滴滴答答的散落在我们来时的路上。

   我抬起姨妈的一条美腿,掏出肉棒对准姨妈湿漉漉的肉穴,一下子捅了进去
 。姨妈一声娇吟,站着的另一条腿一阵哆嗦就要瘫软下去,却被我用力扶着她的
 屁股提起。骚姨妈努力分开被我湿吻的嘴唇,低声哀求不要,连续的高潮已经让
 她受不了了,可我连续的猛抽猛送,插得姨妈的话语支离破碎。

   我低声的问姨妈在这里被我干刺不刺激,喜不喜欢,只要姨妈不回答我的肉
 棒就使劲深入几下,直到姨妈点头承认喜欢和刺激为止。尤其是当我和姨妈都听
 到假山的另一侧有对情侣发现了我们正在上演活春宫而品头论足时,强烈的刺激
 竟然让姨妈瞬间又达到了高潮。

   我趁机狠插了几下抽出肉棒时,姨妈的下体一边剧烈的抽搐,一边喷涌出大
 量不知是尿液还是淫水的液体,持续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姨妈一只手紧紧的抓
 着我的肩膀,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浪叫,只是在喉咙里发出「呵、呵」的气喘,嘴
 角流出一丝晶莹的口水。

   我发现假山那边的情侣似乎争吵了起来,仔细一听原来是男的想要继续看看
 方才二人讨论的这个淫荡下贱的女人什么模样,可女的坚持要走,后来硬是把男
 的拉走了。我无心管他们,因为现在我的骚姨妈已经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还
 是赶快回家吧。於是回去的路上,我将姨妈横抱起来,姨妈娇羞的颔首在我的怀
 里。」

   文章的最后,作者总结到「姨妈这个年纪却缺少性爱滋润、尤其是很少体会
 到高潮的女人,情欲越是相交叠加,就越是会渴望大肉棒的抚慰。如果有机会体
 验到了大肉棒的充实和猛烈,随着被干次数的增多就会越来越骚,最后沉溺在性
 欲中不能自拔,每天都离不开男人……」

   姐姐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吓得我连忙关掉网页,以最快的速度清理了一遍上
 网痕迹。待这些做完,我才发现是姐姐叫客厅里的妈妈去帮忙,原本一身的燥热
 难耐耐顷刻间被冷汗淹没,本来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也软了下去。

   我靠,不会弄出什么病根来吧?

   我暗自叫苦,又将网站打开,把后面的几行字看完,回覆了一句「力挺楼主
 ,期待更新!」

   我把「善后工作」又做了一遍,回到了客厅。

   妈妈和姐姐都在卫生间里闲聊着什么,不时传出姐姐说话的声音。我坐在沙
 发上拿着遥控器不断的切换着电视频道,头脑中不断幻想着小说里那个姨妈被干
 的场面。慢慢的我的小弟弟又有了感觉,看来没毛病了,我深感欣慰,不过随之
 而来的就又是被欲火灼烧的飢渴。我感觉现在最适合我的事情就是等下洗漱然后
 早早睡觉。

   煎熬了一个小时,我终於躺在舒适的床上,旁边的秦树早就鼾声大作,我斜
 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想起一句经典台词「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我翻
 过身,闭上眼睛回想着在新玉街和小静的约会,当她看到我拿出手链时吃惊的眼
 神和与我拥吻的美好瞬间,嘴角一直都泛出甜蜜的笑容。

   可慢慢的,我的思想却转移到了博客里更新的那篇文章,我忽然想起作者说
 在小区旁边花园的假山后面和姨妈做爱时被人发现了,而睡觉前姐姐跟我的谈话
 也正好说到和男朋友一起在花园里听到了有人在假山后面做爱。难道姐姐遇到的
 就是文章的作者和他的骚姨妈?按照这个推理也就是说作者和他的姨妈是和我住
 在一个小区的,这也太巧合了吧?

   我的睡意荡然无存,回想博客里的内容,又燃起熊熊的欲望。我不由自主的
 联想到妈妈和秦树,那种可怕的念头又出现在我的头脑中。可我侧身看到秦树张
 着嘴、略显痴傻的睡姿,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又转回身来,就这幅德行,妈妈也会
 看上他?打死我都不会信!那又会是小区里的谁呢?

   我把小区里面见过的长得还算有姿色的女人回顾了一圈,并没发现有哪个是
 博客里所写的那么淫荡风骚,且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在兼具妩媚和高雅的气质上能
 比得过妈妈,论美貌和身段就更不用说了。我转念又一想,这种巧合的真实性实
 在值得商榷,没准就是文章的作者凭空臆断出来的,哪个女人会不知廉耻的同意
 在人来人往的公园里做爱呢?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猜测博客作者和他姨妈的身份,管他是谁呢,只要他持
 续更新,我看着爽就行了。想到接下来四天的假期以及不远的国庆长假,我又有
 机会能和小静在一起,我闭上眼睛,美美的进入了梦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