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8

                第二十八章

   我心里想着姐姐和秦树,他们一起外出又会去干什么呢?我想来想去,也许
 是因为这几天受到了与淫秽有关的事情的影响,脑海里满是秦树和姐姐在一起偷
 偷摸摸的画面。我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爸爸妈妈跟我讲话,我都是有一句没一
 句的回答着。

   就这样熬了一下午,秦树和姐姐回来了。我特意观察他们的神色,但都显得
 很正常。我的心里即失望又高兴。这种复杂的心情让我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走火
 入魔了。

   我浑浑噩噩地跟家人吃晚饭,爸爸问我学习情况,我含糊地回答着,妈妈对
 我的态度很不满,轻声责备着我。

   看着妈妈与往日无异的表情,还是那么美丽,还是那么有威严。我就像在杞
 人忧天一样,看着妈妈和爸爸有说有笑,让我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

   也许,只有找到真相,我才能回归正常。无论真相是怎样,我都要找出它。
 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猫腻。

   我开始格外注意秦树和妈妈。

   接下来的一天,一旦妈妈和秦树单独在一块,我总会找各种理由然后突然袭
 击,但结局都以失望告终。无论是妈妈在房间里辅导秦树功课,还是妈妈和秦树
 一起在厨房刷碗,我的突然出现无法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

   难道真的是幻觉吗?

   中秋节的假日很快就到了第三天,姐姐回学校了,爸爸短期内不会出差,会
 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到了最后一天,我的作业也是时候做了。连着几天都找不到
 妈妈和秦树的马脚,老实说我很开心。

   最后一天的晚上我在房间里做作业,爸爸在客厅看电视,妈妈和秦树在主卧
 室。心想着妈妈和秦树在一块,我怎么也坐不住。可是爸爸也在客厅,他们应该
 不会这么大胆吧?

   我坐立不安,最后实在忍不住,还是出了房门,突然打开了妈妈卧室的门。

   妈妈正坐在床上看书,表情愕然地看着我,而秦树正专心地做作业,也奇怪
 地回过头来。

   「怎么了?也不敲门就进来了。」妈妈语气里带着些责备。

   「我……」我马上想到个借口,说:「我有本作业找不到了,不知道是不是
 落在这里。」

   「哦?」妈妈迟疑了一下,「那你找一下吧。」

   我装模作样地来到书桌前,像样地翻看了一下,用眼神观察了妈妈和秦树的
 神色,并没有发现异常。

   我只好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书桌前,我听到妈妈从房间出来的声音,然后就再也没回去。这样我也
 放下心来。

   到了睡觉的时间,连着几日,我的精神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躺在床上,一闭
 上眼睛,满是妈妈,小静,姐姐,苏老师的影子,还有他们李欣,秦树,张小艺
 奸笑着的嘴脸。很快,我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眼前一片漆黑。

   现在是几点钟?我拿过枕边的电子表一看,02:14. 我下意识用脚蹭了蹭另
 一头,发现空空如也。秦树不在!

   瞬间我就清醒过来。

   我大脑飞速运转,也许秦树是去上厕所去了,我等了一会,外面没有任何动
 静。不对劲!

   我轻轻地下了床,怕穿鞋会有声音,也就光着脚走到了门口。房门是锁着的,
 如果是去上厕所,那秦树又怎么会反手关上房门。我的心跳加速。

   我的手放在门把手上迟迟不敢打开。如果……如果,我打开房门,真的看到
 秦树和妈妈我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我的手竟然开始颤抖。

   我不能再犹豫了!我要知道真相!

   「嗯……」

   外面传来一声颤音,我的手瞬间僵硬。

   「嗯……嗯……」

   低沉的呻吟声如泣如诉,婉转撩人,柔弱的女声像是把我的整颗心都撩动出
 来。

   「嗯……不……不……要……嗯……」

   这,是妈妈的声音,尽管我的心在泣血,但这就是妈妈的声音,只是我从来
 没听过这样的呻吟。

   「啊……轻……点……」

   门外的妈妈,秦树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纪姨,舒服吗?」是秦树的声音。

   「嗯……嗯……舒服……」

   我的心像是受到了重击。

   「两天没干你,你看你下面都湿成什么样了?」

   「嗯……嗯……嗯……」

   一切都是真的!我耳朵贴近了门上,听到外面有着「滋滋」的声音。难道秦
 树在抠挖妈妈的下面?

   「屁股在翘高一点!」秦树的语气近乎是命令。

   「嗯……嗯……你不可以……嗯……这样对姨妈……嗯……他们会听……到
 的」

   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居然会叫出这么淫荡的声音!

   门上还响着妈妈指甲划在门板上的声音,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妈妈两只手撑在门上,向后对着秦树撅起了丰腴的屁股,秦树蹲在她的背后,伸
 出两根手指抠挖玩弄妈妈的小穴!

   「想更舒服吗?」秦树不依不饶。

   「嗯……想……嗯……」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妈妈居然被调教到了这种地步。

   「知道怎样才能更舒服么,让我告诉你,在你儿子面前,肯定非常刺激!」

   「不要……不要!」妈妈非常慌张!

   他想干什么?

   我听到秦树走过来的脚步声,他一定是疯了!我下意识地一闪,背靠墙壁站
 在原地不敢动!

   跟着房门被打开,妈妈弯着的上身伸了进来,但因为仅开着厕所的灯,所以
 只有很微弱的灯光传到这里,所以我的房间仍然非常黑。

   妈妈剧烈挣扎起来,喊着不要。

   秦树忽然说,「别叫了,不怕田西醒吗?」

   妈妈果然止住了叫声。这时妈妈缩了回去,又听到秦树小声说:「来,我们
 还是去厕所吧。我的大肉棒都要等不住了。」

   听着他们走远的脚步声,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间,好在刚刚打开了房门,不
 然我打开房门他们一定会听到。

   我的大脑近乎空白一片,只剩下本能控制着我朝前走去,到了拐角的地方,
 我小心地露出一个头朝厕所看去。

   妈妈和秦树站在洗脸台前,两人搂抱在一起亲吻。秦树只穿了一条短裤,妈
 妈却穿得格外性感。妈妈穿着一件紧小的粉色睡裙,这件睡裙是爸爸前几个月给
 妈妈买的,因为不合身还被妈妈嘲笑过说连老婆的尺寸都不知道,这件睡裙确实
 一点都不合身。不仅裙的下摆非常短,而且整个衣服把妈妈丰满的身材包裹得紧
 紧的,前凸后翘,令人血脉喷张!

   秦树的手在妈妈的屁股上游曳着,忽然,秦树离开了妈妈的唇瓣,把妈妈翻
 了一个身,让妈妈的双手撑在洗脸台的边缘,高高的翘起了屁股,秦树把裙摆轻
 轻一翻,就露出了洁白的大屁股。

   本来紧合着的双腿就在这时微微的张开,露出了淫水泛滥的花唇。看到这样
 的情景,我不相信那会是我的妈妈!

   「在分开一点……在翘高一点……」

   面对这样近乎羞辱的要求,妈妈却一一照做!

   秦树脱下了短裤,一根硕大的肉棒弹了出来。

   秦树握着肉棒缓缓地朝身为人妻的教师妈妈的小穴进发!就在我的眼前,秦
 树的大肉棒一点点地进入了妈妈的身体。我的双腿像灌了铅了一样,动弹不了,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秦树的大肉棒一插到底,妈妈仰起了头发出一声低吟。秦树拉起妈妈的一条
 手臂,腰身开始有节奏地进行前后运动。

   「叫老公。」秦树连续地用力操干。

   「嗯……嗯……啊……」妈妈低着头想忍却忍不住,淫荡的声音全从口里逃
 了出来。

   「叫老公。」秦树不依不饶地快速抽插。

   「啊……啊……老公……老公……轻点……」

   「哈,骚姨妈看好了,老公我马上让你爽!」秦树说着抬起了妈妈的一条腿,
 放在了洗面台上,接着双手扶在了妈妈的腰上,下身开始快速有力地操干!

   「啊!啊……」妈妈腾出了一只手捂住了嘴巴,但极力迎合的身体让人不难
 看出来她是多么享受来自后面的操干!

   妈妈,那可是你的外甥啊!

   秦树干得过瘾,一只手抓向了妈妈的胸部,把妈妈的美乳抓了出来,一对美
 乳暴露在了空气中,淫荡指数瞬间升级。

   作为贞洁的人妻教师,熟妇妈妈,却双乳裸露,裙摆扬起,撅着屁股趴在洗
 面台上被自己的外甥肆意操干,还干得高潮迭起,这是多么淫荡的场面。

   妈妈被干得快感阵阵,时而会往后伸出手想去摸秦树。秦树像是一个经验丰
 富且精力十足的老手,利用大肉棒的操干将胯下的熟妇人妻玩弄于鼓掌之间,时
 重时轻,时深时浅地操干让妈妈完全臣服于他的胯下。

   秦树忽然慢了下来,开始非常浅而慢的抽插。他想干嘛?

   显然妈妈也发现了秦树的动作,妈妈的屁股开始摇摆。这是什么情况?还没
 等我想明白。

   听到那边妈妈忽然说:「快给我……」

   「老规矩,求我操你。」

   「我不想说那么淫荡的话。」妈妈的声音非常小。

   「纪姨,你忘了我最喜欢你说淫荡的话。」遍说着秦树猛地操了一下妈妈。

   「啊!」妈妈呻吟了一声,「求你快操我……」

   「说你是骚姨妈。」秦树开始慢慢地加快抽插。

   「嗯……嗯……卧室骚姨妈……快干我……」

   「真乖……」秦树淫笑着说:「纪姨你这种人妻熟妇,我就最喜欢凌辱,调
 教。知道吗?以后在学校不准穿内裤!干!」

   「嗯……嗯……啊……不穿!啊……嗯……」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场景,我的拳头仅握,差点就冲了出去。不,我不
 能出去。我的理智告诉我,如果我现在冲出去,那么这个家就完了!

   「我有点累了,你先给我吸两口。」

   秦树把大肉棒抽了出来,往后退了几步。

   妈妈转过身来,蹲了下去,想也没想就把秦树的大肉棒含了进去。

   「眼睛看着我。」秦树吩咐着,他双手固定住妈妈的头,看是慢慢地抽插着
 妈妈的小嘴。

   平时用来教导学生,用来跟我说话的小嘴就这样被秦树无情地操干!

   大肉棒在小嘴里搅得妈妈很难受,不停地发出「嗯……嗯……」地声音。

   「你的小嘴比苏老师的舒服多了。你真有口交的天赋啊。」

   「嗯……嗯……」妈妈声音忽然加大了。不知道是不是想说什么。

   我听到苏老师的名字吃了一惊!秦树怎么会和苏老师?

   「也多亏我调教的好。」秦树自鸣得意地说,「来,你自己慢慢吃。」说着
 松开了固定在妈妈头上的手。

   我看着妈妈非但没有反抗秦树的羞辱,而是跪在了地上,双手扶在了秦树的
 大腿上,一口口地吃着秦树的大肉棒。正如秦树所说,妈妈的口交技术确实非常
 出色,她那可怜娇弱的眼神一直看着秦树,嘴下的功夫也不含糊,又吞又吐,舌
 头转个不停。秦树爽得「啊……啊……」连叫。

   「骚姨妈!小嘴这么厉害!下次让你和苏老师一块给我添,你说好不好?」

   一提到苏老师,妈妈马上就停了下来。我看到妈妈想吐出秦树的肉棒,秦树
 很快就固定住了妈妈的头,又开始操干起妈妈的小嘴。这样来来回回地抽插下,
 淫水开始从妈妈的嘴里流出,黏黏地看去来非常淫荡。每当秦树从妈妈的嘴里抽
 出大肉棒,中间都会有一条长长地黏液,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然后看着妈妈毫无顾忌地又把秦树的大肉棒含了进去,反复吸允,我的心彻
 底沉入了海底。

   又吸了一阵,「想被我操,就自己趴到那边去。」

   妈妈会意地趴到了洗面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现在的妈妈看着淫
 荡的自己会是什么心境。

   秦树在后面开始抽插操干。

   「我在想一起操你和苏老师的时候那该多么爽。」

   「嗯……嗯……啊……不要……嗯……」妈妈明显对提到苏老师很抵触,开
 始轻微的挣扎。

   秦树马上用力地操干了几下,妈妈被操得无力地趴了下去,抵抗瞬间化为乌
 有,原本想表现出那么一点尊严,很快就被大肉棒给击碎。

   「想不想和苏老师一起被操?」

   「啊……嗯……不要……再羞辱……啊……啊……姨妈了……嗯……啊……
轻点……啊……」

   「想不想?」秦树一个劲地操干。

   「啊……啊……嗯……想……想……要高潮了……啊!……」

   「骚姨妈,爽不爽?想不想跟苏老师一起爽?」

   「啊……快操我,啊,想……一起……啊」妈妈已经进入了疯狂的性爱模式,
 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了。

   「啊……我也要到了……我射死你!」

   很快,两个人喘着粗气,显然都已经高潮了。

   我麻木地走回了房间。也不知道是怎么躺到了床上,我的脑海里什么也想不
 出来了。

   这几日的担心终究变成了现实,我就像被抽空了一样!

   我该怎么办?

   我还爱我的妈妈吗?我的妈妈还是以前那个妈妈吗?如果不是,以前的妈妈
 还会回来吗?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努力调整,但我知道,我还爱着我的妈妈。

   过了一会,秦树回到了房间,在另一头睡下了。妈妈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冷静下来后,我的脑海里出现了非常多的疑问。秦树
 和妈妈是怎么开始的?秦树和苏老师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我想起了小静,纯洁天真的女生,不,我还有希望。

   但我还能有拯救这个家的机会吗?受过打击之后,我的大脑反而非常的快。
 李欣,张小艺和苏老师,秦树和妈妈还有苏老师。

   我的脑海里回想着这两个月来发生的一切,种种联系在了一块!

   还有一个机会!还有一个让一切回到原点的机会!

   我要赌一把,无需计较,因为我已经没有了退路。

   失败,这个家将不复存在!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