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续写28-30

(二十八)
   一个小时前,家里。
   与妈妈肩并肩站在一起,秦树并没有帮妈妈干活,而是两手拄在前面。听到
 我出去关门的声音后,秦树转过身盯着妈妈娇俏的侧脸,一丝邪恶的笑容慢慢浮
 现在脸上。
   感受到秦树炙热的目光,妈妈的心里彷彿有只小兔子乱窜一般。回家时在苏
 老师车里那一幕幕场景开始在妈妈的脑海中慢慢放映,妈妈极力的想要控制自己
 不去想,但越是控制,自己在车里赤身裸体,任由秦树摆佈的样子就越是清晰。
 居然还和苏老师一起来舔舐秦树的肉棒,在以前,这种事妈妈想都不敢想。
   秦树在车上的行为实在太过分,妈妈总觉得应该教训一下秦树,一想到自己
 在车上那淫荡羞耻的样子,张了几次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屋子里的气氛再次陷
 入宁静,妈妈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加速,脸颊慢慢开始发烫,呼吸也有些急促
 起来,手上的动作慢慢停顿。
   「精液的味道不错吧?没想到纪姨这么淫荡,竟然当着表弟的面喝下去了!
 」观察到妈妈的俏脸泛起红晕,秦树的一句话打破了宁静,却直接点到妈妈的死
 穴。
   「不……不……不是的,我……我才没有……」妈妈惊得抬起头想要狡辩,
 可一触碰到秦树霸道的眼神,下面的话就不知该怎么说了。
   「还说没有,明明就是骚姨妈想喝我的精液故意那样做的。」秦树说着贴近
 妈妈的身体。
   「不……不是,我……我没有……别……」妈妈想要向后躲闪,被秦树一把
 搂住抱回,秦树的手隔着睡裙在妈妈的屁股上抚摸。
   「怎么没有?骚姨妈本来就是个喜欢精液的淫荡女人,对不对?」秦树的另
 一只手捏住妈妈的下巴微微用力,将妈妈想要低下的俏脸抬起,妈妈却不敢直视
 秦树的眼神。
   「还要狡辩,只有淫荡至极的女人才会潮吹,在苏老师的车上纪姨居然喷出
 那么多骚水,把苏老师的车都弄髒了。」秦树边说,手抚摸上妈妈光滑秀丽的脸
 蛋,手指不时的拨弄着妈妈似张未张的嫩红嘴唇。
   「不……不是……我……嗯……」趁着妈妈还想开口辩解的空当,秦树的手
 指伸进妈妈的小嘴,手指拨弄着妈妈的小香舌,令妈妈的话语含糊不清,丝丝口
 水顺着妈妈的嘴角流下。
   另一只手将妈妈的睡裙略微提起,伸进裙摆里面,秦树隔着妈妈的内裤抓揉
 了几下肥硕的臀肉,手指勾住妈妈的内裤向下拉去。感受到秦树身体的微微下蹲
 ,妈妈惊觉内裤已被秦树脱掉踩在脚底下。秦树的手沿着妈妈的大腿内侧一点点
 的向上抚摸,径直抚摸到妈妈已有些潮湿的阴部。
   「又要被干了么?可是……不……不行……我怎么能说这么下流的字眼,是
……是秦树逼我说的,可是……可是身体好热……不……不行……不能再让他这
 么放肆了……」秦树手掌的温度让妈妈全身颤抖个不停。
   当秦树的手指触碰到妈妈湿润的阴户口,妈妈「嘤」的一声娇咛,浑身一软
 ,险些瘫倒下去。秦树的两根手指就势插入妈妈湿滑的阴道的同时托住妈妈的身
 体。
   「啊……嗯……」妈妈浑身一哆嗦,还在洗碗的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抓住水池
 的边缘。
   「还说自己不淫荡?纪姨下面的小嘴可是诚实的狠呢!」秦树边说,插入妈
 妈阴道内的手指交替着摩擦抠挖敏感的壁肉,拇指按住妈妈胀大的阴蒂用力揉搓
 。妈妈的肉穴分泌出淫液,很快流满了秦树的整个手掌。
   「嗯……啊……不……不要……」含着秦树的手指,妈妈哀求的目光看着秦
 树,瘫软的身体却完全依靠秦树的手来支撑。看到妈妈的样子,秦树的玩心突起
 ,夹在妈妈两腿之间的手臂稍稍用力,向上一提。
   「嗯……啊……」妈妈一声惊呼,虽然两手还扶着洗碗池的边缘,由於穿着
 平底鞋,秦树的个头高出妈妈许多。秦树的动作令妈妈双脚离地,妈妈的身体凭
 空骑坐在秦树手上,准确的说是秦树的手指上。
   悬空着的妈妈,一双美腿自然的垂下,秦树的手臂前后移动,弄得妈妈的娇
 吟声连续不断,美腿也跟着不停颤抖,一股股淫液顺着秦树的手臂滴答下落到地
 面。
   玩弄几下之后,秦树将妈妈的身体放下,妈妈两腿哆嗦不停,大量涌出的淫
 液在妈妈的两腿之间的地板上汇聚成一小洼。秦树利索的扒光妈妈剩余的衣服,
 扶着光溜溜的妈妈撅着屁股趴在洗碗池边,掏出自己的大肉棒。
   「纪姨说,想不想我干你?」秦树的两手分开妈妈两瓣肥白的臀肉,露出小
 巧的菊花和湿漉漉的阴部,以及被淫液打湿成缕的浓密阴毛,用龟头抵住妈妈的
 阴户口上下刮蹭。
   「嗯……干……干我……」妈妈轻声回答,下体的刺激让妈妈摇摆着肉臀。
   「大声点。」秦树对着妈妈的屁股拍了几巴掌,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不要……不要打……求……求求你……干我吧。」简单的戏虐让妈
 妈方寸大乱,前身趴得更低,屁股翘起到方便秦树插入的高度,两只硕大的乳房
 倒垂在胸前,随着身体的扭摆左右摇荡。
   「这可不行,纪姨忘了要叫我什么了?」秦树两手稍稍用力,挺动肉棒分开
 妈妈的小阴唇,龟头对着肉洞只探进一点并不深入,然后故意偏出。这样循环几
 次,肉棒早已被妈妈的淫液打湿,泛出淫靡的水光。秦树的动作一次又一次刺激
 着妈妈的感官神经,慢慢的,妈妈的肉臀伴随秦树的挑逗开始追逐着大肉棒的位
 置。
   「好……好哥哥……嗯……求求……你了……嗯……快干……快干人家。」
 肉体的欲望令妈妈完全抛去矜持,说出秦树想要听到的话语。
   「要叫老公!」秦树进一步要求。
   「老公……好老公……快……快干我……人家……受不了了!」妈妈娇嗲的
 哀求令秦树露出满意的表情。
   秦树手扶着肉棒对准妈妈还在不断分泌出淫液的小穴,一面看着妈妈火烫绯
 红的俏脸,品味着平日里矜持端庄的妈妈此刻被一寸寸侵略时表现出那让人迷醉
 的淫荡羞耻的表情;一面令自己粗大的肉棒慢慢插入妈妈的下体,狭窄的女性私
 处入口被一点点撑开,包容和夹紧秦树的龟头,娇嫩的壁肉立刻无知的夹紧侵入
 的性器。
   感受着从妈妈阴道传来温软滑腻的舒爽,秦树粗长的肉棒进去一大半后故意
 停止,而后慢慢的退出,刮着妈妈阴道壁的嫩肉,甚至还能清晰看见小穴口有一
 圈嫩肉像橡皮筋一样围住那青筋突起的肉棒,慢慢被拉了出来。当拉到快要到龟
 头时,肉冠彷彿被妈妈的小穴吸住一样,不肯再退一寸。妈妈的屁股竟然轻微的
 向后跟随,好像生怕这龟头滑出自己体内一样。
   妈妈的细微动作完全被秦树看在眼里,一丝得意的笑容浮现在秦树脸上,「
 之前的玩弄只是让纪姨渐渐臣服於自己,接下来就要让纪姨自己来品味被大肉棒
 插入时的快感了!」
   「啊……嗯……不……不要……太用力……顶……顶到里面了……」待秦树
 快要将肉棒抽离时,忽然猛地一下插到妈妈的阴道深处。妈妈长长一声呻吟,秦
 树的这一下径直顶在了花心,冲撞得妈妈浑身一哆嗦,双腿一软险些瘫倒,却被
 秦树牢牢的扶住。秦树开始猛烈抽动起来。
   「嗯……嗯……不要……慢一点……」妈妈两手扶着洗碗池边,胸前硕大的
 乳房摇晃得更加厉害,上面两颗硬挺的樱桃不停的在半空画着弧线。
   「啊……啊……」本想不发出放荡的呻吟,可身体被一次次的撞击和大肉棒
 对子宫颈口侵蚀袭来的销魂快感令妈妈很快迷失了自我。每一次的插入都让妈妈
 心里无比的痴狂,慢慢的,妈妈不由自主将大腿分开一点,方便那根坚硬的肉棒
 在自己身体里肆意冲撞。
   「还说自己不淫荡,只顾着被干,连碗都没有洗完。」
   听到秦树羞辱的话语,妈妈这才看到水池里还有几只碗没有沖洗,勉强着想
 要伸手继续洗碗,但秦树大肉棒一直猛插猛捣,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肉洞边缘
 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到子宫口不停。好几次秦树都想使劲将肉棒插入到
 妈妈的子宫里,看看妈妈是什么样的反应,但想了想还是决定以后再说。
   厨房里「噗嗤、噗嗤」的声音不绝於耳,酥麻的快感一阵阵袭过妈妈的全身
 ,想要洗碗的动作三番五次被秦树打断。却又被秦树要求着必须将碗洗乾净,瘫
 软无力的妈妈几次都险些将手中的碗盘扔掉。
   看到妈妈好不容易将碗盘洗净,秦树从后面伏身将妈妈硕大的双乳抓揉在手
 掌之中,让妈妈硬挺的乳头被自己粗糙的掌纹摩擦,强烈的刺激令妈妈全身一阵
 阵痉挛,屁股和大腿根的位置更是哆嗦的厉害。
   感受到妈妈是要高潮的徵兆,秦树扭头看了眼厨房侧面的窗户,将妈妈的身
 体略微抬起,肉棒却继续抽插着让妈妈向窗户的位置移动,没有力气思考的妈妈
 任由秦树驱赶。颤巍巍的挪到窗边,顺从的让秦树把赤裸着的上身尤其是美乳整
 个贴在了玻璃上,纤细的腰肢弯出柔美的弧度,肉臀依旧翘着被秦树一下下的插
 干。
   「啊……不要……不要在这……会被人看到……啊……」妈妈的美乳被紧贴
 在玻璃上,饱满柔软的乳肉被压得变了形,却印得乳头和乳房的形状更加清晰。
   乳头传来的阵阵凉意,让妈妈的大脑短暂清醒,透过玻璃窗对面楼的阳台上
 有好几户人家都在干着家务,小区里三三两两满是饭后散步的人群。能看到外面
 的同时,也意味着妈妈的淫态同样也会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
   妈妈浑身一僵,一只手向后想要推开秦树,却无力的被秦树抓住手臂制服。
 秦树不断加快着肉棒抽插的速度,粗长的肉棒摩擦着湿热的阴肉,火热的龟头顶
 撞着妈妈的花心深处。
   「啊……不要……不要在这……慢点……啊……啊……」
   快速的抽插了十几下之后,秦树突然将肉棒抽离,分开时妈妈的肉穴发出「
 啵」的一声。妈妈的全身哆嗦个不停,大量的阴精从妈妈的小穴中涌出,一股股
 喷出的淫水有的洒在墙上、地上,有的洒在了秦树的腿上,更多的顺着妈妈的美
 腿内侧流下,与地上的水洼汇聚在一起。妈妈足足喷了十多秒才停止,跟尿了一
 般。
   「这样就高潮了,骚姨妈,是不是被人看到了,才喷出这么多骚水!」秦树
 挖苦的说话再次提醒妈妈所处的环境,几个小时之内连续不断达到性爱的顶峰,
 尤其这次更加剧烈的高潮将妈妈身上的最后一丝力气消耗殆尽。妈妈全身一阵阵
 的哆嗦,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呻吟,半开半闭的眼神都有些涣散,如果没有秦树提
 着,早就瘫软在地上。
   「不要……不要在这里……会被看到……」妈妈虚弱的哀求并没有得到秦树
 的同意。
   「在这里纪姨才会兴奋。」秦树边说松开刚才抓着妈妈的手,让妈妈的两只
 手与裸露的上半身一起紧贴在玻璃上,然后志得意满的捧住妈妈的屁股,根本不
 给妈妈喘息的机会,大肉棒「扑哧」一声长驱直入。秦树分明感受到龟头直接撞
 击着妈妈的子宫口。
   「啊……啊……不要……嗯……」秦树每次有力的插入都令妈妈发出一声娇
 吟,脑袋也随之一下下点动。
   「纪姨,你的美乳被对面楼的人看到了!」秦树故意的提醒,令妈妈几次挣
 紮着产生反抗的意识,於事无补的向后伸手推着秦树的胸口。
   秦树知道妈妈的抵挡本就是虚弱无力的,两手握着妈妈的纤腰,自由的耸动
 下体。睾丸不断击打在妈妈极富弹性的肉臀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妈妈的
 两腿又分开了一些,肉弹的臀瓣中间是因疯狂进出冒着热气、向外翻滚着淫水的
 蜜穴,妈妈阴道内的肉棒已变得坚硬如铁,秦树站在妈妈的身后,按着妈妈的屁
 股,挺腰抽腰的每一下都贯足了力气,一次次恣意抽插着已经贴靠在窗户上的妈
 妈。
   「啊……嗯……啊……啊……」一波又一波袭遍全身的快感让妈妈根本无法
 凝视窗外是否有人注意到此时自己的狼狈模样,但这种时刻都有可能暴露在别人
 眼中的情况,还是让妈妈惊恐和担心到了极点,感受着妈妈全身的媚肉一个劲哆
 嗦的同时,秦树发现这种暴露的状态反而让妈妈涌出淫水的量更大了。秦树每次
 插入,一丝淫液都从肉棒与阴道的缝隙间被挤出,淫液将双方的黑森林全都打湿
 了。
   「嗯……不……不要……轻一点……顶到了!」与妈妈美臀相撞的「?啪」
 声中,妈妈被肏得汁水氾滥、玉胯间湿黏片片,骚穴里更是火热淫媚无比。每一
 次秦树都将肉棒送肏到蜜穴的最深处,重重的撞击着妈妈从未被男人碰过的子宫
 颈口,妈妈的宫颈如同婴儿的小嘴一般不断的吸吮着秦树的大龟头,肉臀也随着
 秦树剧烈抽动而起伏着。
   「骚姨妈,我干得你爽不爽?」
   「嗯……爽……」
   「爽就说出来,不然我怎么知道骚姨妈喜欢不喜欢?」再一次深插之后,秦
 树故意将肉棒抽离一点。
   「不要……」迅速传来的空虚感让妈妈向后撅着屁股跟随秦树的动作。
   「不要什么?」
   「不要……嗯……不要离开……求你……」妈妈扭摆着肉臀追踪着大肉棒。
   「什么不要离开啊?纪姨不说清楚我可不知道!」秦树将龟头在妈妈的阴道
 口一进一出的摩擦。
   「肉棒……给我你的大肉棒……干我……啊……干我……」
   「这么想要我的肉棒,那你是不是淫荡的骚姨妈?」秦树进一步诱导。
   「是……嗯……我是……」妈妈小声的回答。
   「大声点,我听不见哦!」
   「是……我是你……淫荡的……骚姨妈……快……快干……干我……」肉欲
 终归打败离职,妈妈彻底放弃了尊严。
   「啊……」秦树突然猛的一用力顶了进去,酥麻的快感瞬间吞噬了妈妈的身
 体。秦树的肉棍像是顶到了妈妈的心坎,又翘又痒,又酸又麻。粗大的阳具撑得
 妈妈的小穴胀膨膨的,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令妈妈的全身阵阵抽搐,引发的
 连锁反应,蜜穴紧紧吸吮住阳具,花心也蠕动紧缩,刮擦着龟头。
   「啊……对……嗯……就是这样……干我……插死我……」
   妈妈只觉阴道内一股股火热的淫水如洪流奔腾而出,而龟头蘸着这些火热的
 淫水强劲的冲击着自己的花心,蜜穴内的肉棒也不断的颤栗抖动,下腹深处传来
 的阵阵快感,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向身体四处扩散。
   「嗯……啊……我要……我要泄了……干我……干我……啊……」感受到妈
 妈又要达到欲望的顶峰,秦树开始大起大落的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拔出到阴道口
 ,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阴囊拍打在妈妈肉弹的屁股上「啪啪」作响,插
 得小穴淫水四溅,花肢乱颤。
   「啊……不要……轻点……我不行了……不行了……啊……」
   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小,喘息越来越重,在一声细长婉转的呻吟后,妈妈如同
 触电一般,全身尤其踮着脚的双腿一顿一顿的颤抖,继而全身崩得紧紧的,头使
 劲的向后仰着,牙齿不停的打颤,却只在喉咙深处「呵、呵」的呼出热气。秦树
 只感觉妈妈的阴道中涌出大量阴精浇灌在自己的肉棒上,湿热滑腻。
   秦树再次挺动腰身,将肉棒又挤入一点,令与妈妈的交合处一丝缝隙都没有
 ,让妈妈高潮时的淫水暂时没有完全流出。然后秦树微微下蹲,两手臂勾起妈妈
 膝盖后面的腿弯,用力一抬,犹如给小孩把尿般的姿势将妈妈整个抱了起来。
   「啊……不要……不要这样……啊……嗯……」浑身无力的妈妈想要挣扎,
 却被秦树的大肉棒连续几次狠插弄得淫水四溢,妈妈只得靠在秦树身上,任由秦
 树所为。但这种姿势却犹如现场直播一样,透过玻璃窗将妈妈的全身看得清清楚
 楚。
   体态丰腴全身赤裸的妈妈,被身后的秦树分开两腿抱在怀里,支撑着妈妈身
 体的不单单是在腿弯处的两只手,还有在阴道里频繁做着活塞运动的大肉棒。肉
 棒抽插间带出的大量淫液将已经泥泞不堪的浓密阴毛再次打湿了一次又一次,更
 多的则顺着妈妈的股间和肉棒下的卵蛋滴答下落。
   刚才被按在玻璃上挤压的美乳愈发肿胀麻痺,在玻璃的倒影下,随着秦树的
 动作挺立在妈妈眼前不断的上下晃荡。以妈妈为女主角的这幅活春宫图正在窗前
 免费的让外人欣赏着。
   「不要……老公……求你……不要……啊……」以妈妈为女主角的这幅活春
 宫图正在窗前免费的让外人欣赏着。强烈的羞耻感和害怕被人看到的恐惧感让妈
 妈有些语无伦次,感受到妈妈的臀肉再次传来高潮前那种一阵阵的痉挛,秦树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妈妈的细腰肥臀不停的扭动迎合。
   「到了……泄了……要高潮了……嗯……我不行了……啊……饶了我……嗯……」
   猛干了几下之后,秦树再次快速的将肉棒抽离,大量的淫水混合着一些乳白
 色的粘液从妈妈的阴道内喷涌而出,妈妈的上身仰躺在秦树身上,脑袋斜靠在秦
 树的肩膀,一丝口水从嘴角流下,眼神迷离涣散,下身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向前一
 撅一撅。一股股淫水也随着动作喷射在妈妈前面的玻璃上,十几秒之后,浑身哆
 嗦的妈妈尿道口一张居然喷出一股金黄色的尿液。
   「居然被干到失禁了,有意思!」看到妈妈断断续续的尿了足有半分钟才停
 下,抱着妈妈撒尿秦树泛出得意的笑容。
   「纪姨真是的,就不能忍一忍么?还尿了这么多!」秦树一边埋怨一边抱着
 妈妈的身体如同真给小孩把尿一样左右悠了两下。这个简单的动作令妈妈的神智
 有些清醒,看到面前的玻璃上被自己的淫水和尿液喷射的水渍,俏脸瞬间泛起红
 晕。
   「放……放我下来……」看到玻璃的倒影中自己被秦树用把尿的姿势抱在怀
 里,两条美腿被大大的分开,阴部在倒影中清晰可见,让妈妈羞愧至极,挣紮着
 想要脱离。
   「我还没抱够呢,纪姨喜欢被我这样抱着撒尿对吧?」妈妈虚弱的挣扎被秦
 树轻易的化解,秦树反而抱得更紧,将妈妈的两腿分得更开一些。玻璃上清晰的
 倒影出妈妈下体浓密的阴毛,仔细看还能看出依然在不停收缩蠕动分泌着淫液的
 肉穴口。
   「在这里干纪姨很兴奋对吧!」
   「不……不是的……我才没有……放我下来……」秦树的话让妈妈的羞耻感
 爆棚,极力辩解。
   「不是?那玻璃上的这些纪姨要怎么解释?纪姨刚刚高潮了两回哦!」
   「不是……我没……」眼前的现实和瀰漫在厨房里腥臊的淫靡气味让妈妈辩
 解的声音越来越小。
   「没有,那就是说纪姨还没高潮呢,我抱纪姨去阳台干吧!」秦树说着作势
 欲走。
   「不要……不要再来了……我……我受不了了……」妈妈被秦树的话吓得花
 容失色,极力阻挠秦树的做法。
   「我还没射出来呢!」
   「别……不要了……求求你……不要在这……」妈妈语无伦次起来。
   「那你的意思就是只要换个地方纪姨就可以随便让我干了?」秦树继续诱导
 妈妈的话。
   「嗯……在这里……会……会被别人看到……好丢人……」妈妈低声的答应
 ,羞得闭上眼睛。
   「可是纪姨好兴奋,你看流出的淫水弄的到处都是!」
   「不要……不要再说了……求你……放我下来……」妈妈略带哽咽的说着。
   「放下纪姨也可以,不过姨妈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嗯……嗯…」为了能离开这个令自己羞耻的地方,妈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我还没说是什么,纪姨就答应了?我的要求就是从今以后纪姨只能让我干
 ,不许有另外的男人碰你,包括姨夫在内。」
   「嗯……?」秦树的话让妈妈睁开眼睛。
   「如果纪姨违背要求的话,我会有惩罚措施的!」盯着妈妈充满了疑惑的一
 双美目,秦树表情坚定的不可回绝。
   「嗯……我知道了……放……放我下来好么……求你……」妈妈低头顺从的
 答应着。
   「可是我还没射,憋着会很难受的。」秦树将妈妈的身体稍稍抬起,一直硬
 挺的粗大肉棒对准妈妈的阴道口,「我要把纪姨干得越来越骚!」
   「不……不要干了……我受不了……不要……嗯……啊……」妈妈的拒绝还
 没说完,秦树的两手放松让妈妈的身体下坠,湿滑的蜜穴一点点的包裹着肉棒吞
 进。妈妈明晰的感觉到火热的肉棒一寸一寸的捅进自己的身体,强烈的感官刺激
 让妈妈从鼻子里娇弱无力的哼吟,媚人入骨。
   「还说不要,纪姨下面的小嘴都馋的流口水了!」大肉棒插入妈妈的身体只
 动了几下,妈妈的敏感下体分泌出的淫液就又开始滴滴答答的顺着股间流下。
   「叮铃铃……」一声清脆的电话铃声传来,打断了秦树想要把妈妈再次推上
 高潮的想法,也叫醒了沉醉於肉体欲望的妈妈。
   「叮铃铃……」电话铃声响个不停。
   「不要……不要在干我……嗯……快……嗯……电话响了……嗯……放我下
 来……」妈妈呻吟着请求。
   「我还没有射,会很难受的,我抱着纪姨去接电话吧。」说完,秦树保持着
 这样从后面抱着妈妈肏干的姿势转身向客厅的电话走去。
   「不要……啊……饶了我吧……嗯……嗯……」妈妈的哀求无济於事,为了
 不让自己摔倒不得不紧靠着秦树的身体。从厨房到客厅的几步路,妈妈却感觉如
 此漫长。
   秦树故意每走一步都挺动下身,淫液的润滑令粗长的肉棒在妈妈的肉穴中抽
 动得很是顺畅,肉棒每次都是深深的插到穴底,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击着妈妈的
 花心。然后稍微抽出来一点,再狠狠的挺进去。
   妈妈的呻吟在厨房和客厅间此起彼伏,肥硕浑圆的屁股和丰满挺拔的双乳就
 随着挺进的动作摇出阵阵乳波臀浪。而那种性器交合,淫液互挤发出的「咕唧咕
 唧」声,与妈妈的呻吟形成肉欲的混响。
   走到电话旁边,秦树将妈妈的两腿放下,抓起听筒递给妈妈,「纪姨,接电
 话了!」说完,秦树使劲一挺下身。
   「嗯……啊……」秦树的「提醒」重重的撞击到妈妈的花心,妈妈如同触电
 一般,浑身一颤险些瘫倒。好在右手一下按在沙发上,身后的秦树扶着妈妈的屁
 股,开始不紧不慢的抽插。
   「喂?你好,请问是田西同学家么?」电话那边的声音传来。
   「嗯……嗯……不要……啊……不要干了……嗯……求你……」妈妈一面捂
 着话筒,避免自己的呻吟让对方听到,一面努力回身摇着头示意秦树不要再干了。
   「喂?你好,请问是田西同学家么?」电话那边的声音再次传来。
   「纪姨要是再不说话,那边就挂掉了!」秦树伏在妈妈耳边小声说道。
   「喂?喂?有人在听么?」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焦急。
   「嗯……喂……嗯……我在……在听……呜……」妈妈颤抖着声音回答,每
 次呻吟妈妈都用手摀住小嘴,以防自己淫荡的声音传到电话那边。
   「哦?您……您好,我是田西的同学!您是田西的……妈妈吧?」听到妈妈
 的声音,电话那边明显愣了一下,继而说话有些结巴起来。
   「嗯……我是……是的……小西的……哈……妈妈……嗯……你……哈……
你找田西……有……嗯……有什么……事么……」
   秦树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一边不停的肏干,两手伸到了妈妈胸前,罩
 住妈妈来回晃荡的大乳房抓捏起来,手指还捻住妈妈的乳头搓揉把玩。强烈的快
 感瞬间传遍妈妈的全身,「嗯……」,妈妈努力的抿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牙齿在不停的打颤,鼻息也越发浓重。
   「哦,阿……阿姨……你好,田西在家么?」
   「呵……小西……不在……嗯……哈……不在家……出去……嗯……打球了……」
   秦树感受到妈妈阴道壁肉的痉挛,宫颈也不停的收缩,好像婴儿的小嘴一般
 吮吸着龟头,肉棒抽出时带出的淫水将秦树的生殖器涂抹出晶莹的水光。这是妈
 妈再一次高潮前的徵兆,秦树下身开始凶狠的挺动,坚实的腹肌撞击着妈妈的屁
 股,妈妈肥美的臀肉被一次次的挤扁后又弹起,白嫩的皮肤已微微发红。
   「哦,这样,那……那我一会再打来吧,阿姨再见!」说完,那边就挂掉了
 电话。
   「嗯……嗯……好的……啊……」说完最后一句,再也把持不住的妈妈扔掉
 听筒,两手拄着沙发,放声呻吟起来。
   「纪姨真骚,刚才在厨房窗户那被干就高潮了,现在听别人打电话居然还能
 流出这么多淫水!」秦树羞辱着妈妈。
   「才……嗯……没有……啊……顶……顶到了……啊!」
   「还嘴硬?那我不干纪姨了!」秦树突然停止了动作,想看看妈妈的反应。
   「别……嗯……不要……求你……嗯……」妈妈的肉臀立刻追随着秦树的肉
 棒,自己套弄起来,可怎么也打不到被秦树肏干的力度。
   「求我什么?我可听不懂!」
   「求你……干我……干死人家……大肉棒……再插进来……干人家……」妈
 妈媚声说道。
   「纪姨求着我干你?那你自己说你是不是个骚货,求着被我干的骚姨妈?」
   「嗯……是……我是骚姨妈……是骚货……求你……插进来……」
   「我刚才要求纪姨从今以后只许被我一个人干,纪姨同意么?」
   「嗯……同意……今后……骚姨妈……只让你的……大肉棒……干……求求
 你……干我……」妈妈扭着白嫩的屁股摩擦着秦树的大肉棒,哀求着。
   「叫我老公!」
   「老公……啊……」妈妈叫了一声,就被秦树大力的贯入打断,秦树开始猛
 烈的冲击。
   「啊……对……对……好老公……哥哥……就是这样……这样……干人家…
 …干死人家……啊……」妈妈语无伦次起来。
   「喜欢老公肏你么?」
   「喜欢……嗯……老公用力……肏我……啊……」
   「我就喜欢纪姨说淫荡的话,我肏……肏死你个骚货……哈哈……」感觉到
 妈妈的阴道深处喷出一阵湿暖的阴精,秦树知道妈妈又要高潮了。
   「嗯……啊……好深……顶到尽头了……嗯……啊……」听着妈妈断断续续
 的话语,秦树不再把守精关,用力肏干了几十下之后,将肉棒向妈妈的阴道深处
 一插,把浓稠的精液灌进妈妈的阴道深处。妈妈也跟着再次达到高潮,滚热的精
 浆彷彿射进了妈妈的心窝,烫得妈妈全身一阵阵的痉挛颤抖。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