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7

               第二十七章

  听着秦树的话,我的心纠结在了一块,这是一种莫名的情绪,脑海里有无数
个画面在我脑海里闪烁,妈妈和秦树的身影在这些画面里交织在一起,有在办公
室的,有在家里的,这些画面都令我无法接受。那篇和姨妈乱伦的色文也从脑海
里冒了出来。我看着秦树,不想再问下去,我怀疑妈妈和秦树,但我反而害怕追
问出那个最坏的答案,害怕答案就是一切都是真的。恐怕再也没有比我现在这样
更纠结的心了。

  看着秦树那毫不在乎,隐隐带着微笑的脸,我看得心头火起。几乎就想挥拳
照着他脸打过去。但最后我并没有这样做,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妈妈房间
的灯亮着,我走了进去,妈妈正在上网,似乎在浏览着新闻。我慢慢地走到她身
边,妈妈察觉到了我的存在,回过头问:「嗯?小西,你怎么来了?」

  「我……」我犹豫了一会,说:「没什么。我随便看看。」

  妈妈微微一笑,像是在那娇靥上绽开了鲜花,说:「快去洗澡,早点睡吧。」

  我鼓足了勇气,有些事情我必须明白,问道:「妈妈,晚上你和秦树去哪了?」

  妈妈沉默了一下,笑容很快就褪去,脸上变得有些僵硬起来,「怎么问这个?」

  我心跳的厉害,强装淡定地说:「没什么,随便问问。」

  妈妈露出了点笑容,说:「你也知道,秦树虽然来这很久了,但一直都在学
校上学,对这里都还不太熟悉,我带他到处逛了逛。」

  「那一定是在街区到处走走吧。」我装作是随口一问。

  「是啊,是啊。」妈妈回答着。

  这时我注意到,电脑上屏幕上的鼠标竟在颤抖地转着圈,我下意识地去看向
那只握着鼠标的手,发着抖地手似乎在倾诉着它的主人是多么的慌张。看着此情
此景,像是有一盆冷水从我的头上浇了下来,整个身子都变得冰凉起来。

  妈妈这时站了起来,说:「快去睡觉吧。」

  我不敢再去看妈妈的脸,只是小声回了个「好」。

  从妈妈房间里走出来后,我的脑海里全是秦树和妈妈在一起的画面,我使劲
想把他们甩出去。可是无论我怎么做,都是徒劳。

  我开始安慰我自己,我还没有亲眼见到,所以一切都不能下定论。

  在睡前,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我睁开了眼睛,感受到睡在另一头的秦树。

  十多年来,和妈妈在一起温馨的场景在我脑海里浮现,不知不觉我竟流下泪
来。

  我在心底暗暗发誓,如果是真的,我一定会杀了他!

  第二天起床之后,我就制定好计划,假装出门在外,却杀个回马枪。但一个
电话打乱了我的计划。接到电话的是妈妈,妈妈说:「小西,你的同学找你。」

  当我以为是小静的时候,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刘安的声音,声音很急:「你来
一下医院吧,张小艺被人打了。」

  张小艺?我的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我回答说:「好的,马上就来。」

  「我们在外科,你快来吧。」

  我挂了电话对妈妈说:「妈,同学叫我出去玩。我要出去了。」

  妈妈问:「去哪玩?什么时候回来?」

  我顿了顿,说:「晚上回来。」

  妈妈并不多问,说:「好的。」

  我出了门,就赶往了医院,几十分钟后,我赶到了医院的外科,刘安和张小
艺正坐在医院的一角,张小艺头上缠着绷带,看样子是已经处理好了伤势。

  我跑了过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安叹了口气,安抚了一下张小艺,起身走到我身边小声说:「是李欣干的。」

  听到这个消息,我第一反应不是骂李欣这个混蛋,而是想知道张小艺为什么
和李欣扯在了一块。我心底变得茫茫然一片。

  张小艺看到我有些惊讶,眼中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我走上去,问:「怎么样?痛不痛?」

  张小艺没有理我,而是站了起来,对着我身后的刘安说:「谢谢你刘安,回
头我一定会还你钱的。」

  张小艺的举动让我有些意外。

  刘安说:「钱都是小事。虽然说起来不好听,但我就是钱多。如果你真的很
感激我,就把你那点秘密说出来。」

  张小艺点了点头,苦笑着说:「我就是个傻逼。」

  这句话让我和刘安一愣。我看向张小艺的脸,他脸上的血迹都还在,让他看
起来显得有些狰狞。

  张小艺又说:「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把一切都说出来。」

  我提议说:「那就去医院后面的花园吧。」

  走在路上我才得知原来张小艺早上被李欣带人打了以后因为不敢告诉家里人,
身上又没带钱,所以才打电话给了刘安。还好刘安比较讲义气,家里又有钱。

  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我们三人在一张长椅上坐下。

  刘安坐下就说:「快点说吧,我还赶着回家吃午饭。」

  张小艺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们应该都知道吧,我一直都暗恋着苏老师。」

  听张小艺说起苏老师,我的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几天发生的事,使我很
快就往很坏的方面想去,难道苏老师?

  刘安问:「和苏老师什么关系?」

  「听我说完。」张小艺说:「你们可能觉得我有些变态。我因为喜欢苏老师,
所以一直喜欢跟踪她,有时还会偷偷带出家里的相机偷拍她。」

  「可是苏老师和你被打有什么关系?」我忍不住问。但我的心却跳的厉害,
隐隐感觉到苏老师和李欣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然有关系。」张小艺声音忽地大了起来,「就在上学期,我好几次看到
李欣和苏老师走在一块。要不是一起进了苏老师的家,或者就是上了车去了别的
地方。」

  刘安这时像是来了兴趣,「果然是这样啊……你一定是亲眼看到了什么吧?」

  张小艺点了点头,说:「就在几周前,补完课放假期间,我知道苏老师是不
搞家教的,所以我打定主意一定要搞明白苏老师和李欣到底是什么关系。放假后
的第一天,我老早就蹲守在了苏老师的小区门口,大概在12点的时候,苏老师竟
然是和李欣一起下楼,从单元内走了出来。」

  听到这,我的心像是在滴血,我无法想象我一直敬爱的苏老师会跟混蛋李欣
搞在一起。

  张小艺继续说着:「那个时候我感到非常痛苦,我完全无法接受苏老师是这
样一个人。我必须证明我是错的,所以我就一直跟在苏老师和李欣后面,见他们
上了苏老师的车,我也打了辆的士跟在车的后面。我本以为他们回去酒店什么的,
结果他们只是在城市里兜着圈,车速时快时慢,有时还像喝醉了一样失去方向。」

  刘安兴奋地说了句:「我勒个去,不会是在车上搞吧?」

  我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听着。

  张小艺说:「可能是吧。因为他们在街上绕了太久,我快要付不起的士费,
只好放弃了。」

  「后来呢?」刘安忙问。

  「在我没亲眼看到之前我就是不会相信,所以我在家吃过晚饭,又继续在老
师小区门口蹲守。」

  刘安忍不住说:「你可真厉害。」

  张小艺自嘲说:「除了等我又还能干什么呢?像我这种屌丝,苏老师这样的
女神都不会正眼看我一眼。」

  我脱口而出地说:「苏老师常跟我说你是班上最努力的学生,但性格太内向,
而且有些自闭。她不止一次地叮嘱我让我好好开导你。」

  「那又怎么样?」

  「苏老师一直很关心你。」

  「呵呵。」本来平静的张小艺突然愤怒了起来,讽刺地说:「我有些自闭所
以叫你来,李欣喜欢女人,所以他就自己上了吗?」

  我听了很愤怒:「你被打傻了吗?」

  张小艺怒声说,「田西,收拾好你那恶心的嘴脸吧,你知道吗?我最恨的就
是你。你以为你能嘲笑我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的脸沉了下来。

  刘安在一旁大声说:「张小艺,你傻逼了吗?」

  张小艺说:「刘安我给你打了电话,但我没叫田西。」

  「他妈的,我就当自己救了一条狗。」刘安怒声说。

  气氛变化太快,我反而冷静下来,说:「张小艺,我自认为没有什么对不起
你的地方。」

  张小艺哼了一声,说:「田西你用不着假惺惺的,田西你看你自己,长得帅,
成绩好,有个把你当作宝的美女老师,有个美女妈妈,还有有个漂亮的女朋友,
该有的你都有了,瞧不起我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

  「可笑的自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听到美女妈妈这句话时吃了一惊,
心想我妈妈在学校当老师的事甚至连刘安都不知道。

  张小艺哈哈笑了起来:「你还真以为你很牛逼,你的女人都要被李欣操得渣
都不剩了。」

  我几乎是瞬间站了起来,一手按在张小艺的头上,想着把他掀翻在地。张小
艺似乎早有准备,往后一闪,往花园外跑去。

  我正准备追他,刘安在后面抓住了我,「别打架,跟他这种人不值得。」

  眼看张小艺已经跑出视线外,我也放弃了,想着刚才张小艺的话,联想到补
课时厕所里看见的李欣和女老师做爱的情景,我有气无力地说:「刘安,你早就
知道苏老师和李欣的事了吧?」

  刘安挠头说:「我毕竟没亲眼看到嘛,也不是成心隐瞒。」

  我心情无比地差,刘安见我沉默的样子,说道:「张小艺今天已经被打残了,
你再打一顿,我估计得打死在这。你是好学生,今天的事虽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但回头再见到他,教训一下就可以了,你千万不要下重手。」

  「我不是冲动的人。」我顿了顿,说:「我无法理解,像苏老师这样的人,
为什么会跟李欣做出那样的事。刘安,你说到底是为什么?」

  刘安想了想,说:「以我混迹黄网的经验,说不定李欣抓着苏老师的某个把
柄。这个把柄肯定非常致命,所以苏老师才会任由他摆布吧。」

  我喃喃着说:「会有什么把柄呢?」

  「这谁又知道呢?」刘安耸了耸肩。

  见我在思考的样子,刘安说:「你是不是想调查下去?」

  「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

  刘安叹了口气,「那就别想这些了。我们到处走走,吃点东西。妈的,今天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真晦气……田西,我们去打狂犬疫苗吧,哈哈。」

  我和刘安走出了医院,我现在非常想见小静,于是就往小静家里走去。

  「这是要去哪?」走了一段路后,刘安问。

  我差点忘记了刘安的存在,于是说:「刘安,让我一个人静下吧,我现在真
的很乱。」

  刘安不放心地看了看我,说:「那好吧。那我就回家了,记住啊,别去找张
小艺麻烦。」

  「我像那样记仇的人吗?」

  「好吧,大才子,那我回去了。」

  目送刘安走后,我走着走着来到了小静家开的摄影馆。

  这是一家装修豪华的摄影馆,小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摄影师,所以周末放假
一直会在店里做他爸爸的学徒。我才走进店里,正在前台与客人说话的小静抬起
头看到了我,小静立马跑了过来,牵着我来到外面,问:「你怎么来了?」

  看着小静,我有着太多想说的话,我想问她和李欣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我想
告诉我她现在有多么难受,我还想告诉她我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可是我不能。

  小静有些心疼地看着我,摸了摸我的脸,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还是出了什么事?」

  想问却问不出口,我只有勉强露出了笑容说:「没什么,我好的很。」

  小静吐了吐舌头说:「我爸爸妈妈都在店里呢,让他们看到我们在一起就不
好办了。只好委屈下你了……」

  「没事。我只是想你了,想看看你。」

  「真的吗?撒谎鼻子要变长哦。」小静说,「对了,你昨天……怎么哭了?」

  我心中一痛,说:「你一定听错了。」

  「一定在骗我。」小静娇嗔说。

  「你们这样太嚣张了吧,妈妈看着你们呢。」陈易忽然出现在小静后面,捅
了捅小静的胳膊。

  完了不忘说一句,「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在小静后面她妈妈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小静面色变得铁
青,轻声说:「这下我完蛋了。」

  「静静,那个是你什么同学?」她妈妈冷声说。

  小静僵硬地转过身,「额……那个……一般同学。」

  她妈妈似乎并不想追究的样子,只是说:「回来吧,客人都在等着呢。」说
完就进店里了。

  「小静,对不起。」

  小静叹了口气,「你真是坑人呢。」叹气娇嗔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可爱。

  「不好意思,我错了……」

  「毕竟是我妈妈,又不会吃了我,我先回去了。」小静说完跑进了店里。

  陈易摊开了他的手掌,说:「说好的好处该给我了吧。」

  「我没带钱……」

  陈易一愣,说:「你逗我呢?」

  「下次吧。」我说。

  「哼哼,铁公鸡,下次别想再找我打掩护。」

  「陈易小朋友。你也是为你姐姐工作呢。」

  陈易忽然正经地说:「有个人一直想收买我,但我看姐姐很讨厌他的样子,
就没答应他,不知道那个人你认不认识。」

  我一惊,忙说:「你知道他名字吗?」

  「好像叫李什么?」

  李欣!又是他。

  陈易又说:「不过我看姐姐很烦他的样子,就没理他。」顿了顿又说:「早
知道你这么抠,就该答应他了。」

  我有些无语,「你要为你姐姐着想啊。」

  「我又不是姐姐。」说完陈易也进了店里。

  听陈易这么一说,小静和李欣之间的关系应该非常糟糕才是。在这一点上,
我决定相信小静。我不能再失去小静了。

  现在我无所事事,该杀个回马枪了。

  我迫不及待地坐的士回到了家,来到家门口,我的心跳得飞快,插进钥匙打
开大门,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小西回来了吗?」是爸爸。

  「爸爸。」我叫了一声。见到妈妈也跟爸爸一块坐在沙发上。

  我走到客厅,并不见秦树的身影。于是问妈妈:「妈,秦树呢?」

  妈妈回答说:「你姐姐带他出去玩了。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看这样子计划又失败了。

  爸爸说:「好久不见我儿子了,小西,坐过来。」

  我顺着爸爸的意思坐到了他身边。

  「好久不见,你和你的女朋友怎么样了?」

  我脸一红,「哪有,爸爸别说笑了。」

  「这么大人了,有女朋友也是正常,但我和你妈妈商量了很久,觉得你们还
是分手比较好。你看呢?」

  我脸色一沉,不说话,不点头也不摇头。

  「小西,怎么不说话?」妈妈在一边说。

  「不。」我只说了一个字。

  爸爸说:「爸爸也不逼你,你再好好想想。」

  「好的。」

  「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了。今天中秋节,单位发了几盒月饼,小西你尝尝好
不好吃。」

  我轻松得吐了口气,爸爸一直都是这样,时紧时松。

  吃着爸爸带来的月饼,我的心思却飘到了姐姐和秦树身上。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