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 ~ 26

              第二十六章

  苏老师从车窗探出来一个头,「是小西啊。」

  「苏老师。」我连忙打招呼。

  苏老师的脸很红,打完招呼就缩回车里,很快就倒车开走了。剩下我和妈妈
还有秦树。妈妈和秦树走在前面,看到我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妈妈回头说:「楞
着干嘛呢?」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犹豫了一会,跟着妈妈和秦树一块上楼了。一路上没
一个人说话,我看着妈妈和秦树的背影,一颗心渐渐地往下沉,那篇与姨妈乱伦
的小说里的场景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浮现。

  小说里四十多岁的娇美姨妈,十八岁的强壮侄子,还有一个十六岁的表弟。

  我仿佛像是受到了一拳重击,把我击懵了。在往日,我绝对不会往那方面想,
可现在妈妈和秦树居然一起回家,再回想起那天晚上秦树横抱起妈妈的场景,我
不由不去怀疑。

  进了家门之后,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个劲地告诉自己,不可能、不可
能。妈妈这时进了卧室,紧锁了房门,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秦树换了一套衣服,
打开了电视后坐到了我旁边。

  我看向秦树,从没有像这样厌恶过一个人,仅仅是他那张方方正正的脸就让
我感觉到无比恶心。我站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房门上了反锁。

  秦树的书包!我忽然想到。我来到书桌前,打开了他的书包,发现里面只有
一些教材和习题册。

  我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我开始好好思考。我对妈妈和秦树之间
的怀疑大部分是源于那本小说,我仔细回想起小说里的情节,虽然与我的生活非
常相似,而且那个作者写得也是真实事件,但在他的设定里,并没有姐姐。如果
就发生在我家的话,姐姐为什么没写进去呢?

  我又回想起这近两个月来发生的种种,妈妈和秦树之间似乎有些过分亲密。

  早点的事不说,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实在太过奇怪。没理由妈妈叫我先一步
回家,却让秦树跟着自己一块。

  我越想越觉得可怕,我整个人都开始颤抖。我一边又安慰我自己,这是不可
能的,妈妈是一个矜持的人,她一直都非常传统,不可能会与秦树发生不正当关
系。虽然事实很可疑,但不能通过这些表象就能退推出妈妈和秦树一定发生了关
系。

  想到了这点,我整个人放松下来。

  但万一是真的呢?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

  我握紧了拳头,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一定,一定……想起那张令人恶心的脸,
我在心底发誓,我绝对不会放过秦树!我会杀了他!

  晚上吃饭的时候,爸爸和姐姐都没有回来,爸爸在外地公干,要明天晚上才
能到家,而姐姐是原因不明。这顿饭的过程中,我格外关注着妈妈和秦树,希望
能看出什么来。但妈妈和秦树都很正常,只是餐桌上出奇地安静。妈妈细嚼慢咽
着,秀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秦树依然大口大口地吃着,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因为没人说话,诡异的气氛让我心底的怀疑加重了几分。我边吃边想着该如
何来找出真相,到底是虚惊一场,还是确有其事?

  吃完饭,妈妈在厨房洗碗,秦树也跟着进去帮忙,我在外面开始坐不住。过
了会,我怀着忐忑地心情悄悄地走到门边,往里看去,妈妈和秦树正肩靠着肩在
洗刷碗筷,我看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但那站在一起的画面却像是一
根刺扎在我的眼睛里。

  我恨恨的站在一旁。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去打断他们。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我只好无奈地去开门。

  敲门的是路星,见到是我,他开门见山地说:「出去打篮球不?」

  我看了看他抱在手里的篮球,忽然想如果我这一走,家里就只剩下妈妈和秦
树了,如果他们真有什么肯定就会在屋子做那种苟且的事,我倒是悄悄地回来就
可以揭开谜团了。想到这,我点了点头,说:「你等等我,我去换双鞋子。」

  「快点,别让我等太久。」

  我路过厨房的时候,里面传来妈妈的声音:「外面是谁呢?」

  我回答说:「是路星,他叫我去打球。」

  「哦。」

  我换好了衣服和鞋后,出门前不忘对着厨房喊:「妈,我出去打球了。」

  和路星出来后,我一直心不在焉,路星跟我聊天我都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
着。我的心思全在家里了。

  到了球场,我和路星还有一前初中同学组成了三人组,路星在这一社区打篮
球是出了名的,我一直在他身边充当角色球员,也算是小有名气。一时间球场上
的气氛非常热闹。

  我的脑海里全是妈妈和秦树的影子。轮到我们上场的时候,我还是一副魂不
守舍的样子,对面正好是居委会张主任组成的一队,与我对位的正好是张主任。

  若是平时,虽然张主任身体和技术有优势,但我依靠脚下移动和超快的反应
防住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但现在我一颗心思全在妈妈身上,反应总是满上一拍,
连着被张主任突破得手。连续输了三个球后,路星在我背上狠狠一拍,「想什么
呢!」

  被路星这么一打,我抖擞了精神。张主任一接到球,我就紧逼了上去,张主
任这次没有选择突破,而是把球巧妙地分了出去。妈妈的影子又在我的脑海里浮
现,我想出来也有一会了,现在回去的话……说不定……

  没想到这个时候张主任接到了传球,从我的正面直接冲了过来,我下意识地
跳起来想去封盖,张主任来势太过凶猛,我的准备又不充分。我被腾空起来的张
主任直接撞飞了出去。

  还没落地的我,就听到耳边响起「好球」的惊呼声。

  随后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心想这下丑可丢大发了。

  路星跑到我身边,关切地问:「没事吧?」

  我归心似箭,于是顺着说:「脚有点痛。」

  这时张主任也走了过来,「田西,要不要紧啊?」

  我点头示意没有什么大碍。我接着说:「我休息一会,先找个人替我吧。」

  路星点了点头,很快就有人加了进来。我坐在场边看了一会,少了我这个短
板后,我们队打得风生水起,路星和张主任对位,路星背打连续强吃两个球,瞬
间士气就上来了。

  我看了看四周,人都在关注球场里,我悄悄地离开了球场,我家里快步走去。

  我的心怦怦乱跳,像是要炸开一样。我来到家门口的时候,拿着钥匙的手在
不停地颤抖。我尽量轻微地打开大门,压着步子走了进去,因为害怕发出声音,
索性也不关门了。屋子里并没有开灯,也格外地安静,我有些奇怪。妈妈和秦树
会在哪呢?我小心翼翼地往里走着,客厅里并没有人,我有去察看了厨房,也不
在。

  最后,我的目光聚焦在了紧闭的主卧室。

  每靠近一步,我的心里就更加紧张,慢慢地,我的手握到了把手上,我心里
一横,快速打开了房门!

  清凉的秋风穿过窗子吹拂起如纱的窗帘,一个人也没有……

  我即失望又高兴,心情难以言喻。

  忽地想到,既然不在家,那妈妈和秦树究竟去哪了?

  我马上就想到出去找他们,刚走出卧室,我想到,外面这么大,我又该去哪
里找?

  我靠在墙上喘了口气,跟着来到姐姐房间里打开了她的电脑,输入了密码之
后,我马上打开浏览器,既然找不到人,只好去小说里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端倪。

  我在地址栏输入网址,才刚刚打出来网站的前半部分,浏览器就自动给出了
那个网站的地址,我微微一惊,难道我上次用姐姐的电脑时忘记删除历史记录了
吗?一定不能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我打开了那篇《让姨妈习惯乱伦》的文章,从头再读一遍时,里面的情节让
我心神俱震,除了没有姐姐这个人物,里面所描述的家庭与我们家惊人的雷同!

  我木然在电脑前面,忽地重重在桌面上使劲一锤,「不行!我要去找他们!」
这时我感觉到我心中的怒火已经无以复加,眼泪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着转。

  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妈妈会这样?

  不,只要我没亲眼没看到,我绝对不相信!

  我匆匆关上了电脑,甚至忘了删除浏览记录。我走到客厅的时候,看了下表,
显示的是「18:42」。

  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我迅速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请问田西在吗?」

  我听出电话里的声音是陈易,回答说:「我就是。」

  「那就简单了……姐姐……」

  很快,小静软软的声音就传来了,「小西。」

  「嗯。怎么了?」听着小静甜美的声音,我的心瞬间就软了下来。种种情绪
趁机一股脑儿涌上心头,我的泪再也把持不住……

  「小西……」小静顿了下,「等会可以陪我去新玉街吗?」

  新玉街是我们市最大的夜市。我忍住不哭出声来,缓声说:「今天,不行…

  …「

  「真的不行吗?」小静明显很失望。

  「嗯……」我只是轻轻地应了声。

  「小西,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擦干了泪,解释说。

  「你哭了?」小静说得很小心。

  我慌张地说:「没有,没有。小静,我还有事,我先挂了。」说完我就挂了
电话。

  已经要7点钟了,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无论如何都要找出真相,我无法
再忍受这样的折磨。

  我快速走出了门,一路小跑来到了小区口,正好遇上姐姐和她的男朋友,他
们侧身对着我,并没有发现我。

  我走了上去正犹豫要不要偷偷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却听到姐姐男友说:「我
说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让我去你家呢?」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吗?」

  「那你说我想的是什么?」

  「哼。你心里清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该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我一听他们的语气,竟是动了火气,我无心再管姐姐的事,也就不想让姐姐
发现我,于是我偷偷地从旁边绕了过去。

  来到大街上,我变得迷茫了,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漫无目的地行走于其
间。我不停地张望,希望能有那么一刻,能让我看到妈妈。结果正如我所担心的,
一路上我一无所获。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久,回家时经过球场时,看到了依然还在灯光下激
战的路星。

  我就在球场边上看着,直到路星一队被打败下场。路星这时注意到了我,路
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皱着眉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看了看路星,低着头摇了摇头。

  「是和嫂子吵架了吗?」

  我苦笑着说:「别瞎猜了。我就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也总得有个理由吧。」

  「理由?」我自嘲说:「我疯了,算不算理由?」

  「看来真实病得不轻。等我一会。」路星说完走到那头吩咐了几句,又走了
过来,说:「这个好办,酒治百病。」

  我马上拒绝说:「我不喝,我要回家了。」

  路星拉着我说:「那就当给我个面子?」

  我有些感动,忽然也不想回家了,于是就跟着路星走了。

  喝了几杯啤酒,路星开始问我:「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我叹气说:「还是别问了。」

  路星「嗯」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酒喝得很闷,一瓶下肚后,我抛开了不开心的情绪,说:「说点高兴的事
吧。」

  路星一愣,旋即就跟我谈起了今天打球的事,笑着说我走后他是怎么虐张主
任的。路星还不忘调侃我被张主任生吃撞飞那一下。

  这样说着,直到喝完第4瓶,我头已经有些晕了,我看了下店里的电子表,
已经是21点多钟了。妈妈和秦树该回去了吧。

  我开始有点坐不住了,脑子满是秦树压在妈妈身上的画面。

  和路星又喝了一瓶后,我们就结了账。

  和路星来到家门口,我发现我忘了带钥匙,我只好敲门了。

  等了会,妈妈打开了门,妈妈看到是我,带着询问地语气说:「去哪了?怎
么才回来?」

  我进了门,口皮动了动,却没有说话,「是去找你那个陈静了吗?」妈妈继
续问。

  「没有。」我低声回答。现在妈妈就在我的面前,我却不敢看她的脸。

  妈妈看我这样,也不再多问什么,只是说:「下次记得早点回来。」

  姐姐在客厅看电视,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小西啊,给我倒杯水。」

  我回了句「自己倒去」。

  秦树并不在客厅,我回到自己的卧室,看到他就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写着
什么。他听到我的脚步声,回过头来,我们对视了一眼。

  我坐到了床上,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问:「晚上你去哪了?」

  秦树写字的手停了下来,良久,秦树似笑非笑地说:「出去玩了会。」

  我假装平静,又问:「去哪玩了?」

  秦树面带微笑,看着我说:「也没去哪,就在公园走了一会,然后坐了一下。」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