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驱魔师妈妈 ~ (15-20)

  苏羽:近战,除魔武器:刀剑白色佛光。性格:对关心的人热情,对他人冷
 酷。

   小言:体术,针法,符咒。武器:针拳黄色佛光。性格:冷静智慧超群。

   娜娜:远战,现代科技武器:鞭子枪红色佛光。性格:急切暴力,BL(玻
 璃),面对小言和妈妈会产生M(受虐)型人格。
 ***********************************

                (十五)

   鞭子的出现,如同一条蛇一般将猩猩怪物的脖子给缠绕上了!小言姐猛地从
 阴暗处跳了出来,伸手抓住妈妈的腋处,修长的双腿踩在怪物的肩膀把妈妈强行
 从它的身体里给拉了出来,「嗯——」妈妈发出了微弱的呻吟,双腿被湿润的液
 体给满染了下半身,小腹微微的隆起。

   「你们……」怪物被偷袭,所以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被小言姐带着妈妈跳跃
 至远处放下妈妈后,小言姐冷漠的注视着那猩猩怪物,将自己的眼镜拿了下来,
 嘴角微微的翘起,冷哼一声:「娜娜,拉紧了。」

   「是。」怪物的背后远处娜娜姐答应了一声,「去死!」小言姐再次向怪物
 扑了过去,怪物的触手猛地向她刺了过来,都被她轻易地在空中给躲了过去,绕
 过了触手。小言姐的身影出现在猩猩的面前,拳头打在它的脸上,另一只手抓住
 了它脖子上的佛珠强力地一扯,将佛珠给硬行拉了下来。

   「不……」猩猩惨叫一声,身体奋力地拉开了绕在脖子上的鞭子,急速的向
 身后的别墅跑去。「别让它跑了!」娜娜姐姐收回鞭子追了上去,寒光一闪,一
 把刀从奔逃的猩猩背后刺入贯穿了身体远处,赤裸着身体的妈妈发出了粗重的喘
 息声,目光冷冷的注视猩猩怪物,刀正是妈妈给刺过去的。

   「砰——」小言姐的拳头打在它的后脑上,使得猩猩怪物的头瞬间变成了粉
 末。「呼……呼……」妈妈注视着那巨大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缓缓地倒在了地
 上,对着娜娜和小言道:「差不多了,我们快离开这里。」

   「好的!」娜娜姐抱起了躺在地上的我,而小言姐将一张符贴在了地上的许
 依依额头。「奇怪……」小言姐的目光不停在四周扫视着,握拳的右手上出现了
 三根细长的银针:「看来,还没有结束吧!」

   「怎么?」娜娜姐将别在腰间的鞭子也握在了手上:「这个空间没有崩塌,
 那么说明了这个躺在地上的东西不是它的本体,或许真正的傢伙还在那幢别墅里
 面。」

   「一定要消灭它。」小言姐的目光转向了那幢别墅,目光注视了下妈妈和娜
 娜姐道:「苏姐你好点没有?我们三个对付它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任何东西包括灵体都别想逃过我鞭子的缠绕,就算挣脱也只是我愿意。」
 娜娜姐将我用力地绑在她的丰满胸口处,鞭子如同蛇一般将我和她缠绕在一起:
 「苏姐,你和小言姐放心的对付它吧,小凯交给我来保护好了。」

   「好的。」妈妈点了点头,双手发出了一阵白色的光芒,一把长刀出现在她
 的手上:「这次一定要灭了它,不然我吞不下这口气,给老娘的耻辱必须加倍还
 给它。」

   「走。」小言姐当先冲了进去,只留下了娜娜姐、我和那个已经昏迷的许依
 依。「小凯,等妈妈回来。」妈妈低头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跟随着快速的跑了
 进去。

   「想不到你们这么厉害。」别墅里面有两个身影,一个完全在黑暗中,整个
 身体漂浮在半空中冷笑道:「苏羽小姐,我们等你很久了。」

   「你是谁?」妈妈将刀指向了他,力量开始汇聚了起来。「我是谁……如果
 你能活着,那么以后你就会知道。」漂浮的男子眼中发出红色的光芒道:「我的
 目地已经达到了。我的仆人啊!放手去把她们干掉吧!」

   「是,我的主人——」另一个男子将目光锁定在小言姐身上,发出淫荡的笑
 声:「刚才就是你打碎了我分身的头,我会好好回报你们的。」

   「苏羽小姐,我知道你很关心你的儿子,要想对他下手比较困难,但是……
你老公呢?」漂浮的男子身体慢慢地消散,只是留下了一个声音道:「慢慢享受
 吧!」

   「混蛋——」妈妈将刀用力地向他扔了过去。「呵呵,你们的对手是我。」
 男子将那把在半空中的剑握在了手上,「哼!」小言姐猛地飞身一拳打在他的脸
 上,右手的针随即刺入了他的胸口:「去死!」

   「你以为几根针和你的体术能对我照成多大的伤害?」男子只是站在那里:
 「别以为灭了我的一个分身就很了不起了,如果是很多个呢?」

   「六道佛法。」小言姐收回了拳头,手上多出了一张符按在他的胸口三根银
 针处:「苏羽不能让他制造分身,现在就一击灭了他。」

   妈妈手上发出了强烈的光芒,身体消失在了原地,一掌打在了他的后背上,
 「砰——」整个别墅的窗户都震碎,黄白两道光芒从里面射到了别墅的外面,充
 满了整个灰暗的空间。

   「不……」男子发出了惨烈的叫声,在光芒过后只剩下了半个身体,身体在
 作最后的挣扎和颤抖:「我有主人的佛珠在,你根本灭不了我。」

   「是吗?」妈妈将刀用力地砍在了他的头上:「你只是可怜虫而已,现在你
 就去死吧!」

   「怎么可能……」挂在他脖子上的佛珠开始变为粉末开始散去:「主人……
为什么会这样……」

   「你的价值就只能到这里。」妈妈收回了剑,轻叹了口气道:「小言,我们
 走吧!」

   「不会的……」男子的身体开始膨胀,变成了当初那个跳楼的胖子学生,整
 张脸在痛苦的扭曲着:「我要当着全校的面把你们这些贱女人给……不,主人你
 答应过我的,我……」

   「被黑暗给侵袭过的灵魂只能永久的在这里接受折磨。」小言和妈妈跑出了
 别墅,拉起了许依依,然后一起离开了这个灰暗的空间,留下的只是别墅里面传
 来的惨叫声。


                (十六)

   「快!」妈妈焦急的催促着,开着车向爸爸上班的报社而去。「别急,马上
 就到了。」小言姐将车加到了最快,手机在此时响了起来,「喂——娜娜!」按
 下耳朵边的蓝牙:「已经将她的身体净化了。好的!现在马上让那个学校的主任
 来把她带走……好的!现在我和苏羽去报社的路上……小凯你必须贴身保护……
好的!那你办完也马上过来好了。」

   「娜娜姐……」我慢慢地清醒了过来,发觉自己正被紧紧的包裹在娜娜姐的
 胸口,两个巨大的胸部正左右将我的后脑夹在中间。「小凯你醒了?」娜娜姐开
 着摩托车在马路上行驶着:「我们现在去你爸爸那里。」

   当我们来到了爸爸上班的报社的时候,妈妈和小言姐正站在门口,「苏姐、
 言姐,怎么样?」娜娜姐将摩托停在了她们的面前。「晚了一步。」小言姐手上
 握着一个符袋道:「这个是师傅亲自刻上的符咒,居然……」

   「怎么可能?」娜娜姐一把拿过小言姐手上的符咒道:「这个东西是不可能
 被破除的。」

   「怎么办?」妈妈无力的坐在地上颤抖着,泪水快速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老公……」

   「妈妈……妈妈……爸爸呢?爸爸……」我被娜娜姐给放开,急忙跑到妈妈
 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妈妈……」

   「小凯放心。」小言姐蹲在我面前,手拍在了妈妈的肩膀上道:「苏羽,现
 在我们要马上出发。」

   「出发……出发……去哪里?」妈妈六神无主的注视着小言姐道:「现在我
 老公被他抓到哪里去都不知道,我们该去哪里找他?呜呜……」

   「你不相信我吗?」小言姐冷漠的转过身对娜娜姐道:「现在马上上车,或
 许我们可以找到也不一定。」

   「好的。」娜娜姐搀扶起妈妈,将车门打开道:「小凯,我们现在去救你爸
 爸!」

   「相信我,苏羽。」小言姐启动了车子,带着我们向远处飞驰而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眼睛迷糊的陷入了沉睡中,而小
 言姐的车子已经离开了杭州,向着北边的方向快速的行去。当我们的车停下的时
 候已经到了一个路边的乡村里,「好浓重的怨气。」小言姐提了提眼镜,目光不
 停地在村头扫视着:「整个村庄靠着山,虽然是向着大马路,但是后山遮蔽了不
 少阳光,特别是早上的阳光!」

   「这个山村的怨气特别厉害。」娜娜姐也下了车,轻声的说道:「言姐,你
 的感觉特别灵,难道羽姐的老公就在这里?」

   「不知道,」小言姐看了眼目光有些发直的妈妈道:「他到了这里感觉就断
 了,所以……这里一定有我们要的线索。」

   「那怎么查?」娜娜姐看了我和妈妈一眼,无奈的说道:「现在她没什么精
 神。小凯……」

   「苏羽,想找到你老公就给我清醒点。」小言姐一拉妈妈的手向着村庄快步
 的走去:「娜娜,你的责任就是保护好小凯,要找人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来办。」

   「呼——」妈妈振作了下精神,轻吐了口气道:「想不到师傅的保护符都被
 他给破掉了,看来这个东西并不是很简单,我们必须要小心。」

   「现在我去这个村的村长家里,如果通过村长的话,可以更快的掌握这里的
 情况。」小言姐轻声的说道:「我们就当是来这里吃农家菜的游客,大刀阔斧的
 进来没有人认识,更没有什么作用。」

   「我去这里怨气最重的地方看看。」妈妈的目光注视着远处的半山腰:「放
 心吧,我会小心的。」

   「娜娜,你就在村庄口等待好了,随时需要支援。」小言姐和妈妈的身影消
 失在路口。我感觉自己再次跟上了妈妈,我知道现在的我肯定已经睡着了。

   「妈的,才才,你出老千!我靠!」当妈妈走过村庄的小店,发觉路边正有
 五、六个男子坐在那边打牌:「每把都是你赢。我操!」

   「你哪只狗眼看见老子出老……」叫才才的男子抬头回了句,只是话说了一
 半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不远处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黑色的短裙,修长的美
 腿裸露在空气中,一头长发也随着风而微微的飘荡着。

   「看什么呢?操……」另几男子顺着才才的目光看了过去,都有些呆楞的注
 视着远处的女子,见她缓步的远去,目光猥亵的盯着那走路时一翘一翘的丰满臀
 部,暗自吞了口口水。

   「是外乡人。」才才站起身,快步的向着妈妈跑了过去:「你们继续打牌,
 我去探探口风。」

   「你们好!请问村长家在哪里?」一个声音让这几个眼露后悔比才才晚一步
 的男人再次的来了精神。「村长……村长家……」其中一个男子目光注视着眼前
 穿着职业装、短裙咖啡丝袜的女子道:「你是……」

   「我知道,」其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子站了起来道:「我带你去。」

   「妈的个臭阿达——」其中一个男子急忙站起来道:「你老小子和村长关系
 又不是他妈的很好,村长是我小舅。这位美丽的小姐,我带你去吧!」

   「那就麻烦你了。」小言姐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这是一群没有修养的人,而
 且眼睛里充满了赤裸裸的欲望。这怎么可能,现在这个社会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还有这样的地方?而且每个人的身上都有暴力的倾向,很浓重的噁心的气味。社
 会在发展,现代的人都会将自己的兽性深深的隐藏在内心的深处,但是不知道为
 什么,妈妈和小言姐都感觉到了这里的人和普通乡村的人不一样。

   『难道是受到这里的怨气影响?』妈妈快步的向着前面走去,心情并没有想
 像中的那么好,虽然用圣水可以洗净自己那不洁的身体,但是被那种噁心的东西
 给污辱,总是很不快,加上老公又被那东西给劫持了,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有什么
 目的:『不想了……老公,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小姐!小姐!」身后叫才才的男子快步的跟了上来,「嗯——」妈妈停下
 了脚步,目光注视着跟上来的男子道:「你……你有什么事?」

   「你好!」才才跟了上来,笑道:「我叫李才,你好。」

   「……」妈妈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冷漠的望着他道:「有什么事?我现在还
 有事情要办。」

   「你是外乡人吧?」李才笑了笑,尽量掩盖眼睛里的那股欲望道:「不知道
 你是到这里来旅游还是办事?如果是旅游的话,刚好我家是开旅馆的,呵呵,吃
 住都不错。」

   「我现在有事情,要不要住到时再看吧!」妈妈转过身继续向着山腰走去:
 「请不要跟着我。」

   「妈的,」才才见妈妈走远了才怒道:「穿得这么性感,骚货别栽在老子手
 里,一定玩到你……呵呵呵呵!」

   「这样啊?」一个声音出现在才才的身后:「送你样东西,告诉你个方法,
 成不成功就看你自己了。」

   「你……二爷。」才才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才发觉是熟人,轻喘了口气道:
 「吓死我了,我以为又见鬼了呢!」

   「奇怪,」当妈妈走到山腰处后,这个怨气最重的地方居然什么怨气都感觉
 不到:「在村口的时候怨气完全从这里喷涌而出的,怎么到了这里就没有了?」

   当妈妈再次回到了村里的时候,山腰处也没有怨气再涌出来,「嗯……」妈
 妈有些无奈的往回走,突然不远处刚才跟着自己的才才坐在一间房子的墙边,手
 上正在把玩着一块手錶,「手……手錶……」妈妈快步的向他跑了过去,一把将
 这个叫才才的男子给提了起来按到了墙上:「这块手錶是哪里来的?」

   「你……」才才有些惊讶妈妈那可以把他提起来的力量,急忙将手錶塞进自
 己的口袋里道:「这位……这位小姐,你想干什么?」

   「我在问你,这手錶是哪里来的?」妈妈的目光除了冷酷,还有丝丝杀意:
 「把手錶给我。」

   「是……是我……」才才犹豫了一下道:「是有人送的。」

   「送的?是谁?在哪里送的?」妈妈将手伸进了他的口袋,把那块手錶给拿
 了出来。「我……」才才咬了咬牙,突然改变了态度道:「为什么要告诉你?这
 个是朋友送的,那就是我的了。」

   「我会杀了你。」妈妈一把卡住了他的喉咙道:「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告
 诉我,我就把你给杀了!」

   「哼!」才才哼了一声笑道:「这是法制的社会,你敢杀我,你也要坐牢,
 要陪命的。」

   「……」妈妈牙齿咬了咬,目光变得更加狠厉道:「那就试试看。」

   「你……」才才的眼睛里透露出了些许的恐惧:「你杀了我,那就永远都不
 知道这块手錶是谁送给我的!」

   「好吧!」妈妈松开了手,退后了一步,目光注视着这个叫才才的男子道:
 「说吧!开个价……把给你錶的人的消息给我,我给你钱,怎么样?」

   「钱……」才才眼睛一亮,想到有钱……但钱有什么用,眼前的这个骚货长
 得那么性感:「我不要钱,钱我有得很。」

   「任何东西都有个价格,那你开个价吧!」妈妈脸上已经明显的不耐,右手
 手掌握成抓状。「嗯……」男子暗自吞了口口水道:「老子不要钱……要不……
要不你当我几天老婆,我就……」

   「什么?」妈妈明显的一震,一拳打在才才脸边的墙壁上,墙壁龟裂开,石
 末掉落在了地面上。「……」才才脸色发青,牙齿不停地打颤着,汗水从他的额
 头滑落了下来:「就几天而已……」

   「你去死!」妈妈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十七)

   「怎么样?」从早上一直到晚上都没有结果,小言姐将车子开进了村庄,停
 靠在才才家的旅馆门口。「没有结果……」妈妈无奈地摇了摇头,目光扫了眼一
 直在边上微笑得瑟不已的才才,眼中充满了轻蔑和厌恶道:「今天我们就住这里
 吧!看来是不能马上找到了。」

   「村长说了,这里不太有陌生人,村里人也不会做什么坏事情,如果要查什
 么,他们不干涉,但是这里有这里的规矩。」小言姐轻声在妈妈的耳朵边说道:
 「我们的身份是警察,这些证件从今天开始就有效了,不是这些东西村长也未必
 会见我。」

   娜娜从车的后备箱拿出了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三张证件交给妈妈和小言
 姐。为了方便办事,妈妈和姐姐们有很多证件,而且只要打个招呼,这些证件就
 马上生效。「小凯饿吗?」见我快速的吃着饭菜,妈妈微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道:
 「待会妈妈要出去办事,小凯和娜娜姐一起睡吧!好吗?」

   「晚上要出去?」小言姐看了妈妈一眼道:「你要晚上去山腰?」

   「差不多吧!」妈妈点了点头,对着小言姐道:「小言,你晚上能不能再回
 去店里?我需要一些圣水。」

   「圣水……」小言姐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吧!不过,苏羽,
 晚上还是不要去那里。你答应我,我就现在回去拿圣水……我不在,我怕晚上有
 危险,你和娜娜必须按兵不动,等我到了你们才可以有所动作,怎么样?」

   「……好吧!」妈妈点了点头,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么快吃饭吧!」倒是
 忘记边上还有个傢伙在呢!才才充满微笑的坐在了妈妈的边上道:「这几道菜是
 本乡的特色,来,你们是客人,请嚐下看看。」

   「我不习惯有外人在这里和我们一起吃饭,」娜娜姐目光瞪视着才才说道:
 「能不能……」

   「哎呀——」才才无奈地笑道:「我们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吃饭的,客人来这
 里,一起吃才显得我们好客嘛!呵呵!」

   「算了,」妈妈阻止了娜娜姐道:「吃完我们早点休息吧!」

   「妈妈,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爸爸啊?」我对妈妈说道:「小凯好担心。」

   「小傻瓜,别担心哦!」妈妈微笑的说道:「晚上和娜娜姐早点睡哦!不然
 见到爸爸,他看见小凯没有精神会很难过的哦!」

   「嗯,好的。」我点了点头:「娜娜姐姐,我们早点休息吧,不然爸爸见到
 小凯没精神会不高兴的。」

   「呵呵……」娜娜姐简单的吃了些饭菜,无奈地摇了摇头。

   「娜娜,你们早点回房间休息,保护好小凯。」妈妈对娜娜姐说道:「晚上
 我去村边小店打听一下情况。」

   大家匆匆的吃完晚饭,小言姐就启动车子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她说道:「苏
 羽,记住我说的,等我回来再行动知道吗?」

   「娜娜……」我们目送着小言姐离开,妈妈对娜娜姐说道:「你待会用电脑
 查下关於这个村庄的事情,有什么结果明天再告诉我们。」

   「好的。」娜娜姐将我抱起走进了旅馆里,「呼呼……」我趴在娜娜姐的肩
 膀闭上了双眼,感觉自己陷入了沉睡。「苏小姐,等一下!」才才的声音从妈妈
 的背后响起,我知道我又跟在了妈妈的身边,「干什么?」妈妈眼睛轻蔑的看着
 跟上来的男子。

   「原来你已经结婚了。」才才跑到了妈妈的身边道:「那小孩是你儿子啊?
 呵呵!」

   「是又怎么样?」妈妈继续向前走去:「我说过,只要你答应告诉我这錶是
 谁送你的,钱不是问题。」

   「我也说了啊,你就当我几天老……女朋友就可以了。」才才吞了口口水答
 道:「钱,我才不要呢!我已经很让步了。」

   「……」妈妈微微的犹豫了一下,目光瞪视着他:「好,我答应,现在你可
 以告诉我这块錶的事情了吧?」

   「这个……那可不行。」才才将手轻轻的放在了妈妈的肩膀上道:「我告诉
 你,待会你又不愿意了,那我岂不是吃亏死了?」

   「你……」妈妈手一把抓住了他那不规矩的爪子,犹豫了一下就缓缓地放下
 了。「晚上这里都没什么人的,」才才见妈妈没有阻止他,心里特别的高兴道:
 「晚上的农村不像城市那么热闹。」

   「哼!」妈妈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向旅馆走去,甩脱了放在她肩膀上的爪
 子。「别急着回去啊!」才才急忙的跟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妈妈的手臂道:「我
 带你去个地方,那里是我们乡村的礼堂,已经废弃了好久了。」

   「不去。」妈妈摇了摇头,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向着旅馆快步的走去。「哪有
 女朋友不听男朋友话的?」才才的脸上显示出了不满道:「既然这样,那我们的
 交易就取消了。」

   「你……」妈妈转过头狠狠的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别忘记你说过
 的,如果三天后你不告诉我錶是谁给你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放心吧!」才才将手放在妈妈的腰间紧紧地一搂道:「我李才说话一定算
 数的。呵呵!」妈妈的脸在黑暗中微微的显得有些苍白,心里的不快被她强行压
 了下去。

   「阿才,」当才才带着妈妈走进小店里,几个坐在那里的男子明显的楞在那
 里,其中一个目光不停在妈妈和才才的脸上扫视着:「她……不就是早上……」

   「哈哈……」才才得意的笑道:「怎么样,老子厉害吧?」

   「算你小子动作快。」另几男明显有些不满,但是在美人面前又不能表现出
 什么。「老闆,后面的包厢给我。」才才搂着妈妈在他们羡慕的目光下走进了里
 面的包厢里:「给我弄几道菜,刚才家里根本没怎么吃。」

   「兄弟,」当才才和妈妈坐在那里时,有个男子走了进来:「让我也……」

   「不行,」才才站起身将他给推了出去,在他的耳边轻声道:「老子都还没
 爽过。别给老子捣乱,有机会大家都少不了。」随即将门给用力地关上,并且将
 锁从里面锁死了。

   望着眼前粗鲁的男子在狠命地吃着饭,妈妈并不去看她,心里还是很担心老
 公。「嗯——」当妈妈拉回思绪的时候才发现眼前的才才已经消失了,猛地低下
 头,在桌子的下面一个猥亵的男子正蹲在那里,一惊道:「你……」

   才才蹲在桌子下面,入目的是一双修长的美腿,不带丝毫的赘肉,白色的内
 裤在短裙里面若隐若现,小腿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滚!」妈妈忍不住怒吼一
 声,抬腿一脚向他的面门踢去,「呵呵……」才才一把握了妈妈踢去的脚,入手
 的是轻柔的小腿肌肤:「我们是男女朋友嘛!这样又不要紧的。」

   「你……」妈妈有些无奈地抬起了头,脸色变得一阵的红润,『看来,待会
 要用幻术……这里没有软性代替品。』看着除了桌子和凳子空荡荡,妈妈无奈地
 摇了摇头。

   「啊——」妈妈急忙把手按在自己的小嘴上,脚上突然的麻痒感让她再次低
 下了头,只见这个男子正一手握住她那小巧的嫩足,右脚的鞋子被脱下,不停地
 在她那白嫩的小脚上温柔的揉搓了起来。


                (十八)

   「放开……」妈妈脸色变得一阵桃红,自己的嫩足被他那双粗糙的手握住,
 心里一阵的厌恶,想将腿收回。才才并不理会妈妈那微弱的挣扎,现在在他眼里
 看到的只是这个熟女的风韵和修长的双腿带给他的无尽诱惑,她身体上特有的香
 味正在不断地刺激着这个叫李才的男人。

   「嗯……」在被他双手的揉搓和抚摸中,妈妈忍不住轻微的呻吟了一声,感
 觉身上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脚上特有的味道使得才才轻柔地将妈妈的嫩足提了
 起来,放在鼻子上嗅了下,调笑道:「味道挺不错的嘛!一点异味都没有,比那
 些女人的臭脚香多了。」

   「不……不要……」妈妈忍不住再次挣扎了一下,噁心的感觉伴随着一种怪
 异的感觉在她的心里不断地提升起来,他鼻子所发出的热气正对上了小脚的脚趾
 上,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真的很漂亮!」才才叹息了一声,目光炽热的注视着眼前美妇的嫩足,那
 匀称的脚趾正害羞的微微颤抖着。「不要这样……」妈妈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小脚是某些女人的性感带,这点不可否认,「我要生气了……」声音有些颤抖,
 但是好像并不能阻止这个充满欲望的男子的双手和那充满侵略的气息。

   「呵呵……」才才淫荡的笑了一声,一手握住妈妈的小脚,另一只手沿着小
 腿往上,如同在触摸着一件艺术品一般的在抚摸着那匀称的小腿。「你……」忍
 不住地打了个冷颤,妈妈伸手一把握住了已经摸到她小腿上的那只爪子:「你想
 死吗?」不知道是怒火还是害羞,整张脸已经涨得通红色。

   才才并不理会妈妈那充满愤怒的眼神,将摸在小腿上的手缩了回来,但是并
 没有打算放下已经握在手上小巧嫩足:「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哦!别忘记我们的
 约定哦!」

   「你……」妈妈放在桌子上已经握成拳的右手缓缓地放松,无力感猛地让她
 觉得自己很悲哀:「啊——你……不要……」

   「啾~~」才才将妈妈的小脚的脚趾含到了嘴巴里,开始吮吸了起来,舌头
 在她那颤抖的脚趾上不停地扫动了起来,「呜……」妈妈将手推到了他的头上,
 但是好像抗拒并没有什么作用。

   「你……不要……别玩我的脚啦……」感觉整条腿都有些僵硬在了那里,一
 个无耻的男人正在不停地侵犯着自己的性感嫩脚,一股怪异的感觉正在不断地吞
 噬着理智:「里面……不要……不要舔里面……嗯……会……会有感觉的……」

   听到妈妈这样说,才才更加卖力地舔弄了起来,舌头快速的在小脚上扫动,
 脚趾的缝隙每一寸他都不想放过,熟女的娇吟声真的特别让他有感觉。

   「嘶——」妈妈忍不住吸了口气,敏感的身体开始湿润了起来,昨天被那怪
 物侵犯过,并没有时间用圣水来净化身体,现在那空虚和湿润的感觉被他在小脚
 上一挑逗就爆发了出来。「等……等下……」妈妈用力地收回了右脚,上面还残
 留着才才留下的口水,双手合在一起。

   「那可不行。」才才一把握住了妈妈已经缩回去的嫩足,快速的放入了自己
 的嘴巴里再次的吸了起来,「啊——」妈妈已经合在一起的双手颤抖了一下,想
 念咒文,还没开始就被他给打断了,「不要……你……」妈妈忍不住低哼起来。

   才才伸手将妈妈的左脚给提了起来,将她的鞋子给脱去,一双嫩足完全映在
 自己的眼前,他将妈妈的双足并在一起,开始不停地在双足上一起扫动了起来,
 灵巧的舌头这边舔几下、那边勾几下。

   「嗯……」感觉内裤都已经开始湿润起来,妈妈合着的双手已经推在了桌子
 上:「不要……人家的脚……会好痒……嗯……求求你……不要再逗人家了……
人家会有感觉的……呼呼……不要啦……」

   「真香!」才才发出了粗重的鼻音,舌头离开了妈妈的脚趾,但是并没有打
 算完全离开的意思。女人身体里特有的香味已经让他知道,这个熟女已经有感觉
 了,於是轻柔地沿着脚趾上面对着脚背继续轻吻了下去,不停在妈妈的脚背上开
 始轻吻了起来。感觉如同一条蚯蚓在脚上爬行一般,湿润黏滑的感觉通过他的舌
 头传入了妈妈的大脑里,那种难受空虚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

   握着妈妈双足的才才不停地舔弄着妈妈的嫩足,左手将双脚握在了自己的手
 掌里,右手配合着自己的舌头在妈妈的小腿上快速的触摸了起来,「啊……啊啊
 啊啊……」妈妈目光迷惘的注视着桌面,艳红的小口微微张开,发出了喘息声。

   他在干什么?我疑惑的注视着眼前这个旅馆的老闆正在不停地挑逗着妈妈的
 双足和小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充满了不快,但是我知道不管怎么样,我都无法
 去帮助妈妈。

   「好嫩!」手掌握在那小腿上一阵阵的触感让才才叹息了一声,顺着妈妈的
 脚背从每一寸肌肤开始缓缓地向上蔓延上去,不放过肌肤的每一寸,舌头在不停
 地挑逗着妈妈的感觉和欲望。

   「呼呼……嗯……嗯嗯……」妈妈的身体颤抖着,大腿用力地夹住,感觉小
 腹的欲望在冲击着自己的思想和灵魂。随着他那舌头不断地挑逗和折磨,丰满的
 翘臀顺应着大腿的颤抖而在靠凳上微微的磨擦了起来,腰身前倾,背往后靠,挺
 起了那巨大的胸部,上半身呈S型的曲线,头向上缓缓地抬起,「啊——」忍不
 住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尖叫。


                (十九)

   「怎么了?」外面传来了声音,还有那急切的敲门声使得沉醉在妈妈那性感
 美腿和嫩白小脚的李才停止了动作,有些不舍的放开了妈妈的小脚,从桌下钻了
 出来去打开了包厢的房门,门口站着两三个男子,正是刚才李才和妈妈进来的时
 候正在赌博的几人。

   「妈的,没看到老子在吃饭啊?」李才怒目瞪了几人一眼,对着他们吼道:
 「我靠!打你们的牌,别来烦老子。」

   入目的是几人看着李才身后那性感的女子脸色通红的坐在那里,几男脸上显
 出了嫉妒的神色,他们几人心里都很后悔早上比才才晚了一步,现在这个让他们
 感到口乾舌燥的女人让才才先搞到手了。

   「砰!」李才用力地关上了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妈妈沉默地将桌子上
 的餐巾纸不停地抽取,快速的去擦小腿和嫩足上那让她觉得噁心的口水,「别擦
 啊!」李才一把握住了妈妈那拿着餐巾纸的手道:「我们继续啊!」

   「滚——」妈妈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猛地站起了身,用力地抽回了手,双脚
 赤裸的踩在地面上。「滚……他妈的。」才才看见妈妈弯腰捡起了高跟鞋就要离
 开,急忙站起身拉住了妈妈的手臂,「放手!」妈妈不去看他的挣扎了一下,反
 身一拳打在了桌面上,桌子顺着那猛力的一拳,一个巨大的洞出现在了才才的面
 前。「你……」才才呆了一下,暗吞了口口水道:「錶的事情……」

   「咯咯……」妈妈的牙齿发出了上下交击的声音:『忍耐,一定要忍耐……
必须知道老公的手錶到底是谁交给他的,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他。』

   见妈妈紧握着的拳头再次松开,才才轻吐了口气,『现在完全把这个女人给
 得罪了,如果把这块錶的事情告诉她的话,那么自己肯定会很惨……死得很惨。
 虽然控制不了欲望,但是从这个女人的暴力来看,很危险!』才才的心里没有表
 面上那么冲动,暗自下了个决定。

   「哼!」见妈妈冷冷哼了一声回到了座位上,李才在妈妈的边上坐了下来:
 「宝贝,别生气嘛!」才才一把将妈妈给提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感觉自己的臀部完全坐在了这个男人的腿上,妈妈的身体颤抖着,『不会放过你
 的。』妈妈的心里想着,眼睛里面没有丝毫的感情。

   「很有弹性嘛!」柔软的翘臀压在自己的大腿上,特别是那微微地颤抖的感
 觉使得才才的身体开始起了强烈的反应,刚才欲望已经完全佔据了他的大脑,只
 是被人给打搅了,现在没人烦,那么可以继续了。

   感觉到臀部被一根坚硬的东西给顶着,妈妈难受的想要躲避开,但是那抗拒
 挪动只会给男人造成更大的刺激,那已经冷却下来的敏感和欲望无法压抑的被提
 了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啊?』妈妈疑惑的问着自己:『这样的羞辱,让自己怎
 么去面对老公和孩子?如果真的……』不敢再想下去,等搞清楚了老公的下落,
 一定要抹除这个男人对於自己的记忆,还有外面那些男人。

   才才不规矩的双手在妈妈的腰身向上侵袭了上去,虽然隔着衣服,但是那巨
 大的丰满还是让他的手颤抖不已。「别……」妈妈一把握住了他的双手,发出微
 弱的抗拒,但是她清楚地知道,这完全没有作用,越是抗拒,羞辱和难过的感觉
 就越强烈。

   「宝贝……」才才靠在妈妈的脖子边,气息不停地喷涌在她的耳朵上,一只
 手摸在乳房的下端,另一只手向下换了个阵地,暴露在空气中的白嫩大腿上面传
 来的热量使得他那粗糙的大手感到一片柔嫩。「啊——」妈妈忍不住轻微的娇吟
 一声,嫩足猛地蹦直,脚趾向前伸展着,修长的小腿如同抽筋一般颤抖起来。

   「好热哦!」才才将手不停地在大腿上抚摸着,握在乳房下端的手往上攀附
 了上去,一掌无法完全握住,而大腿上的颤抖和热量使得他的小腹更加炽热,那
 坚硬在妈妈臀部的磨擦下已经到了急切的程度。

   「不要……混……混蛋……放开我……」妈妈的眼睛里面泪水开始在打转,
 整张脸通红而娇艳欲滴,臀部被顶着的那根东西变得更加巨大和炽热,空虚的感
 觉在不停地升华,心里面对这个……不对,是对除了老公和儿子以外的男人都充
 满了轻蔑和噁心,但是身体上却不受控制,这样的矛盾让自己非常无奈和难过。

   才才的手不停在妈妈的乳房上揉捏着,手掌划过那已经挺起的乳头,另一只
 手不停地挑逗着妈妈的大腿内侧,偶然间经过那神秘的大腿根处,每接触那里一
 次,这个熟女都会紧张的夹紧大腿。她的抗拒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何况那湿润的
 内裤已经完全出卖了她抗拒的心理,手快速的在妈妈胸口揉动着丰满的乳房,衣
 服里面还有胸罩,所以那微微坚硬的凸起能感受到,但是触感并不多。

   「呜呜呜……」妈妈强忍着慢慢升起的快感,艳丽的红唇发出呻吟声:「不
 要……别这样……」翘臀从颤抖变得自己不受控制的研磨起来,短裙被才才抚摸
 的时候强行的提到了腰间,丰满的臀部、白色的内裤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二十)

   熟女那柔软的臀部在大腿上不停地磨擦着,男人坚挺的阴茎被不断地挑逗和
 享受着,那微微的颤抖变成了磨擦,隔着内裤和穿着的外裤,才才感觉自己被压
 抑和涨得非常难受,握着乳房的手收了回来,身体向边上挪了一下。

   「不要……啊……呼呼……我……」妈妈被他挪到了靠凳上,臀部接触在了
 已经被才才坐热的凳子上:「讨厌……嗯嗯……不要……不要这样……」

   才才和妈妈对视着,脸上显示出了得意的淫荡微笑道:「宝贝,舒服吗?呵
 呵!」

   「呜……」妈妈见男人眼色火辣的看着自己,睫毛一阵颤抖,害羞的闭上了
 眼睛……是的,是害羞的闭上了眼睛,眼角的泪缓缓地滑落而下。

   才才在妈妈的脸上舔了一下,将滑落的泪水给吸去,手在妈妈性感的大腿深
 处快速的磨擦着,手指非常有技巧地在内裤上滑动着,中指触到那凹陷处时隔着
 白色的内裤轻柔的勾勒着,湿润透过内裤沾染在了才才的手指上。

   『还不是时候。』才才心里很明白,要一个女人彻底投降,只是简单的挑逗
 是完全不够的,刚才被人打搅让自己很不爽,现在要完完全全的勾起这个敏感女
 人的欲望,让她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做爱。

   又一次的,才才蹲下了身体,将妈妈的双腿给抬了起来,让双脚踩在了凳子
 上。妈妈现在呈M形坐在靠椅上,身体发酸而柔软,没有丝毫的力气去抗拒和阻
 挡才才的动作。「不……」妈妈发出了娇吟,手用力地按在自己的红唇上,双腿
 用力向前伸,却被才才给扛在了肩膀上,大腿上那湿润麻痒的感觉瞬间传导到了
 空虚的小腹深处,无力地随着感觉进入了大脑。

   「不要舔……不要啊!嗯嗯……好痒……不要……」才才的舌头灵活地在妈
 妈的大腿上滑动着,口水的痕迹慢慢地在延伸,不断的刺激使得他忍不住将一只
 手伸到自己的裤子处解开了皮带,拉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将自己那已经膨胀的
 粗长肉棒给放了出来,他知道再压抑在那里会难受死的。

   鼻子里面是熟女身上特有的香味,这味道并不是很难闻,当自己的舌头划到
 妈妈抬起的翘臀处,那清香的感觉使得自己的身体无法控制,舌头一接触她那已
 经湿润的内裤,味道在他的口中回转着。

   「不……」妈妈猛地抬起头,胸部挺起,细长的腰身挺直,双眼睁开。迷惘
 和欲望已经完全佔据了她的大脑,一种怪异的感觉随着身体剧烈的颤抖而提高到
 了一个无法言语的顶点。

   高潮的降临使得妈妈的心理防线完全失守,忍不住开始无规律的病态呻吟起
 来:「嗯……人家受不了了啦……好痒……啊啊……里面好难受……嗯嗯……求
 求你……给我……我要……我忍不住了……这样会有感觉……我会……呜呜……
感觉又要来了啦……」

   吮吸得差不多,才才将妈妈的臀部托了点起来,顺手将那白色的内裤给拉了
 下来,那香味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淫靡的气氛在这里慢慢地凝聚。「呜呜……」
 妈妈双手按在自己的脸上,通红的俏脸一阵火烫,双手完全将自己的脸面给遮挡
 住了。「嗯嗯……不要……」已经无法抗拒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侵犯,妈妈知道自
 己既难过和委屈,如果不是为了爸爸,她又何必要这样呢!?

   「混蛋!不要欺负妈妈!」我不停地呐喊着,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娜娜姐
 姐可以帮助妈妈,阻止这个坏蛋继续欺负妈妈,只要我醒来就可以。

   「真漂亮啊!」才才不停地欣赏着,抬头见妈妈双手按在自己的脸上,便从
 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对着那性感的阴部,调到了拍照模式开始不停地拍摄
 着,拍了几张后又将手机放入了口袋里:「宝贝,别急哦!」

   「呀——」才才的嘴巴和舌头接触到了妈妈柔嫩的阴道口,妈妈轻微的甩动
 了下头发,身体不受控制的被他的舌头给挑逗着。才才的舌头在妈妈漂亮的阴道
 口进行挑逗,偶然会用嘴巴对着洞口吮吸几下,牙齿在那害羞的豆豆上轻柔的咬
 一下,「呼……呼呼……」妈妈随着他的舌头,臀部有规律的前后挺动着,「嗯
 嗯……不要……」拒绝的声音充满了颤抖:「我会……又要到了……啊啊……要
 到了……呜呜……」

   才才不理会妈妈那无奈的求饶声,舌头加快了在阴道口的逗弄,左吸吸、右
 舔舔,时而将舌头分开那神秘的幽谷,探索到里面,湿润的淫水在不停地缓缓倾
 泄而出。「嗯——」妈妈发出了沉重的鼻音,身体再次僵硬了起来,淫水快速的
 从阴道口喷涌而出,完全落入了才才的嘴巴里。

   「敏感的小东西。」才才站起身,舌头在自己的嘴巴上舔了一下:「很舒服
 吧?呵呵,别急哦!」说完将自己那坚硬的鸡巴给提了起来。噁心、腥臭的味道
 不停地传入妈妈的鼻子中,身体已经没有力气去抗拒,牙齿紧紧地咬在自己的下
 嘴唇处。

   「放心吧,我昨天才洗过的。」才才将自己鸡巴楞沟处的髒物用桌子上的餐
 巾纸擦去,龟头上的小孔处,一丝丝淫荡的水缓缓地流淌出来。『完了……』妈
 妈从手指的缝隙中看见他那根巨大的髒东西正在向自己的身体靠近,却没有力气
 去抗拒。

   看着那巨大的红肿东西,妈妈的身体不由得抖动起来,阴道一阵收缩,淫水
 却不管自己怎么收缩都快速的滑出来,流淌到了凳子上,连小巧的屁眼也已经完
 全湿润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