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7, 2014

追忆平凡年代的全家故事 ~ 01-07

 01、父母欢好初参与

   我小的时候正处于八十年代初期,人们的业余生活十分匮乏,有电视的家庭
 都很少,除了偶尔晚饭后到亲友家聊聊天外,多数时间都是晚饭后收拾收拾就上
 炕睡觉,我们一家三口也是这样。当时我们那里的住房都是大屋火炕,平时一家
 人都在一个炕上睡觉,我经常在半夜被吵醒,睁开眼睛借着月光一看,发现爸爸
 正压在妈妈身上来回耸动,有时我一醒便迷迷糊糊的坐了起来,母亲看到吵醒了
 我便光着身子过来,把我搂进怀里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要把我哄睡着,而这时处于
 兴奋中的父亲会来到侧着身子的母亲背后继续进行耸动。

   由于父母往往忽视自己孩子年龄的增长,在他们眼里自己的孩子永远是什么
 都不懂的小家伙,因此有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上炕后父母会毫不避讳的脱光衣服,
 然后二人会渐渐的忽视我的存在,由相互抚摸到相互亲吻再到相互口交,有时激
 情难耐会直接开干,而我由开始的不知所以自己睡自己的,发展到好奇的观看,
 再到后来去主动的抚摸母亲的身体。

   每当父亲看到我用小手抚摸母亲的身体时都是哈哈一笑,有时还调笑母亲几
 句:老婆,看,儿子也对你感兴趣了。而母亲往往怜爱的把我搂到怀里抚摸着我
 的头和后背,并反击道:感兴趣怎么了,我生的儿子,我愿意让儿子摸,再说还
 不是随你,这么小就跟你学。

   父母二人往往是在这种调笑当中就开始了当天的夜间活动,不过随着我年龄
 的增长,对他们的活动也渐渐好奇起来。

   记得我对母亲的身体产生兴趣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天,晚饭后我们一家在胡同
 口和街坊们乘凉聊天,天刚擦黑的时候大伙就都散了各回各家,到家后我们一家
 三口在院子里简单的冲了一个凉水澡去除身上的汗味,然后光着身子直接进屋上
 炕,在明晃的灯光下我看到母亲丰满白皙的身体还挂着水珠,胸前一对玉乳圆润
 挺拔非常好看,两腿间的萋萋芳草未经修整却整齐有致,我一骨碌便滚到母亲身
 旁攀在母亲身体的一边,一只手在那对乳房上来回摩挲,母亲一边用一只手爱怜
 抚摸着我的头,一边和父亲聊着天,浑然没拿我当回事。

   过了一会父亲边说话便把手也放到了母亲的乳房上,还时不时的碰到我的小
 手,父亲感到我的手碍事就说:儿子你摸你那边的,这边是我的别跟我抢啊。母
 亲白了父亲一眼道:讨厌,有你这么当爸的嘛。我则听话的只摸着母亲左边的乳
 房,而父亲在那边又摸又亲,不一会母亲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时不时扭头和
 父亲亲嘴,而父亲的手也渐渐的滑到了母亲两腿之间的芳草处来回摩挲,母亲开
 始渐渐的发出声音:啊、、、、啊、、、、、、、、听到如此声音父亲开始忽上
 忽下手口并用的忙活起来,母亲边扭动着身体边用手在父亲的胯下来回撸动,并
 轻声说道:啊、快进来待会儿、啊、啊。父亲调笑着说:进哪儿啊,你说清楚点,
 母亲一边粗重的喘着气一边说:你、、啊、、、你讨厌、、啊、、、、。

   又过了一会父亲对我说:儿子咱们玩骑大马的游戏,爸爸先骑,你先躲开一
 下好不好。不明所以的我知趣的往边上挪了挪,这时爸爸迅速的压在了母亲的身
 体上面,母亲伸出手在胯下轻轻地将父亲的大棍子引入她那片芳草地,父亲的屁
 股开始由慢到快的耸动起来,只听见两人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以及母亲舒爽的
 呻吟声:啊、啊、你轻、、、轻一、、、、一点、啊、啊、啊、儿子都、、、、
 都看见了、、、啊、、啊、、、、、。

   听到母亲断断续续的呻吟及话语,父亲仿佛更加勇猛一边大力前后耸动一边
 说:没事、儿子那么小懂得什么。就这样我在旁边无聊的看了好长时间,终于憋
 不住对父母说:爸爸你都骑半天了,该我了吧。

   爸爸听见我说话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儿子你到我
 后背上骑爸爸怎么样,我高兴的同意并迅速的骑到的父亲的背上,母亲伸手打了
 父亲肩头一下嗔怨的说道:就你会想,没一点正经、啊、、啊、、、啊、、、,
 母亲刚说两句父亲父亲双肘撑着炕又开始动了起来,母亲忍不住又轻声的呻吟开
 了。

   我骑在父亲的腰上随着父亲的身体时而前后动、时而左右动,我还高兴地抬
 起屁股颠了两下,又趴下伸出双手越过父亲开始抚摸母亲的双乳,母亲正享受着
 下身的舒爽忽然感到双乳被轻轻地抚摸,顿时呼吸更加急促紧紧地搂着父亲的脖
 子断断续续的说道:啊、、、你、、你个小坏蛋、跟你爸一样坏、啊、、啊,父
 亲感受到了母亲的变化动作更加迅猛起来,这就苦了我了,跟骑野马似有两次差
 点把我颠下来。

   又过了好长时间,伴随着父亲更加快速的冲刺以及母亲如泣如诉的呻吟,两
 人云收雨歇,父亲趴在母亲身上喘着粗气,过了一会父亲让我下来,然后他一翻
 身躺到了母亲身边,随着呼吸渐渐匀称二人相继进入了梦乡。

   我躺母亲旁边怎么也睡不着,这是我第一次在灯光下清清楚楚的看到他们活
 动,知道他们一定是在做顶舒服的事,想着想着我就一翻身爬到了熟睡的母亲身
 上,一边抚摸那双圆润的玉乳一边用双腿夹着母亲的大腿在那白皙滑腻的肌肤上
 摩擦我的小弟弟,我感觉到小弟弟痒痒的很是舒服,过了一会熟睡的母亲翻了个
 身用双手侧身把我搂在怀里继续睡,我怕吵醒母亲就没敢继续动,只是用脸轻轻
 地蹭了几下母亲的玉乳,慢慢的我也睡着了。

             02、母尝欢乐再体验

   转眼又过了两天,父母二人在厨房忙活做晚饭,正在写作业的我听见父亲对
 母亲说:明天咱俩都休班,可以晚点儿起,今天晚上好好玩会儿怎么样。母亲说
 :去你的,就知道天天想这事,晚上你先把儿子哄睡觉再说。父亲说:谁知道他
 几点能睡着,儿子那么小不会知道咱们在干什么,没事的,还有一个事儿想问你。

   母亲说:什么事儿?父亲说:我就是想问问在我操你下面的同时,再摸你上
 面的两个宝贝儿,是不是对你的刺激特别大。母亲说:哎呀,说什么呢,你怎么
 总想这个。父亲说:我说真的,是不是这样。母亲说:是、、、是感觉挺特别的,
 好像那个来的特别快。爸爸哈哈笑着说:前两天我感觉就是,今天我要让你来个
 十次八次的。母亲啪的打了父亲一下:讨厌死了,你要人命啊,再说你俩手摸那
 里动起来也不方便呀。父亲说:我早想到办法了,记得上次是怎么一边操你一边
 摸你乳的吗?母亲说:你这么大的人没一点正经,哪有办这事儿还找儿子帮忙的。
 父亲说:儿子还小呢,再说每天他不都是抓着你的大馒头睡嘛,怎么都是摸,我
 们那样的时候让他摸几下也没什么呀。

   母亲说:早晚儿子要被你教坏了。父亲说:没事的,现在不是小嘛,大一点
 就不这样了,过两年我们单位分房,给他自己弄个卧室单独睡怎么样,现在怎么
 也躲不开,你说是吧。母亲说:就你道理多。父亲说:那你是同意了?母亲说:
 快做你的饭吧,讨厌。父亲哈哈一笑哼着小调继续做饭。

   晚饭后还和往日一样,去胡同口父母和街坊聊天,我和小伙伴们玩耍,然后
 回家洗澡上炕,今天父亲仿佛特别高兴,指着躺在炕上母亲赤裸的乳房对我说:
 儿子,来摸摸。说着把我抱起放到母亲肚子上,我骑在母亲肚子上面对母亲双手
 抚摸着那对玉乳,感觉软软的滑滑的舒服极了,我还搞怪的时不时去含住那粉红
 色的小樱桃做吃奶状。

   玩了一会儿我发现母亲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双眼微闭身体开始轻微的扭
 动,时不时的还呻吟两声,对了,父亲哪里去了,我左看看右看看都没有,当我
 扭头往后看时才发现,原来父亲在我背后,趴在母亲岔开的双腿间,我再低头一
 看父亲正在用舌头舔母亲那片芳草地,手指还在那里一进一出的,我开始明白了,
 原来母亲那舒服的样子是因为这个,秘密在那片草地里。

   母亲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声音:啊、、、、啊、痒、、痒死了、、啊、、、
 我、、、我、要、、啊、、、感觉胸部的小手停止了抚摸,便睁开眼睛看到我正
 看后面便喘着粗气说道:啊、、、快、、快、进来吧、、啊、、啊、、你、、你
 儿子、、看、、看你呢、、、、。

   父亲听后又添了两下,然后起身把我转了过去继续面对母亲,并让我趴在了
 母亲胸前说道:儿子,你吃吃你妈妈的奶。我听话的照办了,但还是偷偷的回头
 看了一眼,发现这时父亲已经跪倒了母亲的双腿间,双手扶起母亲的双腿,而父
 亲胯间的大棍子正向母亲的芳草地插去。当我转过身继续面对母亲胸前的那对玉
 乳时,母亲的身体已经开始前后晃动起来,我知道父亲此时一定在后面卖力的用
 他那根棍子往母亲的草地里插,看着在我眼前晃动的两个白花花的玉乳,我上去
 用手抓住了一个来回抚摸,用嘴含住了另一个。

   母亲明显感觉到了我对她乳房的袭击,身体在前后晃动的同时轻轻地颤了一
 下,嘴里含糊不清的呻吟声更加悦耳。随着我们身体的摇动,我的小弟弟不停地
 在母亲那白嫩的肌肤上摩擦,渐渐的我又体会到了前两天晚上磨母亲大腿时的舒
 服感觉。就这样我听着母亲如泣如诉的呻吟声一边玩弄母亲乳房一边体会小弟弟
 的快感。

   过了一会母亲的突然按住我正在抚摸她乳房的小手,然后使劲压着我的手在
 她玉乳上来回揉搓,声音也渐大:啊、啊、啊、、、、儿、儿子、、、亲、、亲
 亲妈妈、、啊、、啊、、、、、老、、、老公、、、快、、快、、要、到了、、
 太、、太、刺激、、刺激了、、、你们、、、你们、爷俩、、、玩、玩、、玩死
 我了、、啊、、、受不了了、、、啊、、、、、、。

   听到母亲的叫喊,我含住母亲乳头的嘴开始使劲的吸,时不时还用舌头舔弄
 几下,我感到身后的父亲也加快了对母亲撞击的频率,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很
 快在舒爽的长吟声中母亲紧绷的身体一下松弛了下来,躺在那里好像浑都失去了
 力气,父亲又挺动了几下便起身摇晃着那任然坚挺的大棍子躺倒了母亲旁边,感
 到母亲身体停止了晃动,我也停下动作静静的趴在母亲身上感受那嘭嘭有力而快
 速的心跳。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时间,父亲起身从炕边拿来毛巾分别擦去我们三人脸上的
 汗水,擦完后把毛巾放到一边,伸手到母亲那片正处于泥泞的芳草地中轻轻地抚
 摸,嘴里说道:怎么样,老婆,舒服吧。母亲伸手把我从身体上挪下来,让我枕
 在她胳膊上,然后继续大口呼吸了几下说道:你要死呀,还问。

   父亲故意调笑着说道:不问,我怎么知道你舒服不舒服。母亲伸手打了父亲
 那挺立的大棍子一下说道:不舒服,就是不舒服。父亲坏笑了一下说:那这里怎
 么这么多水呀,大腿上都是,连床单都湿了。母亲推了父亲一下道:你还说,还
 不都是你弄的,还有这个小坏蛋,这么小就开始帮你欺负我。父亲哈哈一笑道:
 什么叫欺负你,刚才你还吩咐儿子使劲亲你,还叫我快快快,那是舒服的不得了。
 母亲说到:讨厌,别说了,闭嘴。

   父亲点头道:行,不说了,但嘴闲着了,是不是这个东西该动动了,它还硬
 着呢。说着把母亲的手拉到大棍子上,同时另一只手在说话过程中一直抚摸着母
 亲胯间。母亲的手刚触碰到那根大棍子就缩了回去,但感觉到父亲在草地上的手
 快速的动了起来,又浑身一阵颤抖哼了一声,快速的伸出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根大
 棍子,并且上下套弄了起来。

   我在旁边看到父母二人的动作,也不自觉攀着母亲的身体,小弟弟紧紧地抵
 着母亲大腿外侧滑嫩的肌肤。随着父母二人动作幅度越来越大,母亲双腿紧紧地
 并在一起,腰肢也跟蛇一样来回扭动,双目微闭,樱桃小口又断断续续的传出呻
 吟声:啊、、、、啊、、、、啊、、、。

   父亲侧身看着母亲如此诱人的神态,伸头便吻在了母亲高耸的胸部,并在双
 峰间来回移动,时而吸允双峰白花花的嫩肉,时而用舌头舔弄峰顶的嫩红樱桃,
 母亲在父亲的上下夹攻下被弄的娇喘连连,嘴里哼哼着道:啊、、、啊、、、舒
 服、、啊、、、好老公、、、、。

   看着父亲的动作我恍然大悟原来母亲的乳房是这样亲的,我起身坐到母亲身
 边,父亲发现我正看着他吃奶,很大方的把嘴移到了他那边母亲的乳房上,我一
 看赶紧把嘴放到了我这边母亲的乳房上,开始有样学样的吸允起来,母亲感觉到
 我的加入喘着粗气说道:小坏蛋、、、你、、你怎么、、又来了、、、啊、、、、
 啊、、、、你们、、两个坏东西、、、竟然、、竟然一起、、吃奶、、、啊、、、
 啊、、、、。

   这时父亲抬起头说道:哈哈、、舒服吧、、我又想到一个好的玩法、、、咱
 们试试、、、儿子起来、、一会两个都让你吃。说着坐起身,并把母亲也推了起
 来,然后让我躺下,让母亲双腿跪在我的大腿两侧,并俯身双肘撑着炕,那对白
 花花的乳房便如倒挂的金钟一样在我眼前晃动,躺着的我一伸头便可吻到,还可
 以伸手抚摸。而母亲处于跪趴着的姿态,那柔嫩的臀部便向后撅了起来,父亲就
 跪在母亲翘臀的后面,挺着那根大根子,只向前一挺便顺利的进入母亲那泥泞的
 草地中,母亲被父亲从后面攻击,不自觉的啊了一声。

   父亲并没有着急挺动,而是又拿了一个枕头扔给我,让我把头垫稍高点,我
 照做后便体会到好处,因为这时母亲的双乳已经压在了我的嘴边,只要一张嘴就
 可含住,不用再挺着脖子向上使劲了。我高兴的对爸爸说道:太好了,这样很省
 劲儿,一下就能亲到。

   爸爸哈哈一笑道:那当然了,爸爸聪明吧,在那里好好的亲亲你妈妈,她很
 喜欢你亲她的乳了,是吧老婆?。说着大力的挺动了两下身体,妈妈被撞击的啊
 啊了两声说道:你个坏蛋,儿子都被你教坏了,你坏也就得了,还让儿子帮你,
 这种姿势也能想得出来。

   父亲不紧不慢的动着说道:你自己都说上下一起搞比单搞下面来得快,而且
 更加刺激更加舒服,这是根据你的身体特点,我费劲脑汁才想出来的,你居然不
 感谢我,简直该打。说着又重重的冲击了两下。母亲:啊、、啊、、、你、、轻
 点、、、、你就、、坏吧、、、。父亲:小娘们,还不老实。说着又快速的重重
 的冲击了母亲十几下。母亲:啊、、、啊、、、、啊、、、、、轻点、、、太、、
 太深了、、、、我、、我老实。

   父亲哈哈一笑道:算你识相,一会你就该欲仙欲死的感谢我了,儿子好好亲
 亲你妈妈,手也别闲着使劲揉。说着就开始加快的腰部的进攻速度,我正在用双
 手抚摸着那对诱人的双乳,听到父亲的话立刻用嘴含住了其中一只樱桃,按照刚
 才跟父亲学到的技巧又吸又舔,双手也加大了揉搓的力度。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
 双重刺激,弄的花枝乱颤娇喘连连,口中吟道:啊、、、啊、、、、啊、、、小
 畜生、、、就、、就知道、、听、、听你、爸的、、、、、、、、啊、、、、、。

   父亲听着母亲的娇喘在母亲身后时快时慢、时深时浅的挺动着,还时不时的
 用手拍打母亲的娇臀两下,我也手口并用更加卖力起来。随着我们父子的努力,
 母亲发鬓散乱,面色潮红,娇嫩的肌肤上布满了汗珠,听着母亲时不时发出的好、
 舒服、太棒了等话语,父亲说道:怎么样,老婆,舒服吧?。母亲道:、、啊、、
 啊、、啊、、、、舒、、舒服啊、、、、第、、第一次、、这么爽、、、。父亲
 道:以后还想这么玩吗,老婆。母亲道:啊、、、啊、、想、、想、、父亲道:
 想什么呀?,母亲道:啊、、啊、、想、、想每天都、、、都这样、、啊、、、
 父亲道:每天哪样啊?说着父亲又加快速度猛烈的冲击起来,母亲被弄的娇躯乱
 颤说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每天、、每天都、、、都被你们、、
 你们爷俩这样玩、、、、啊啊、、、啊、、、玩死我吧、、、太、、太爽了、、、
 父亲又坏坏的问道:我们爷俩怎么玩你了?母亲道:啊啊啊、、啊、、就、就这
 样、、、大坏蛋操我下面、、、啊、、、、小坏蛋、、玩我上面、、父亲继续问
 道:上面和下面都是哪里呀?母亲道:啊啊啊、、啊、老公操、、操我下面、、
 操我逼、、、、儿子玩、、、玩我上面、、、玩我乳房、、、啊、、、啊、、、
 快、、快呀、、、要被你们、、你们操死了、、快呀、、快到了、、你们玩、、
 玩死我吧、、、、我、喜欢、、被你们、、爷俩一起操、、、、听着母亲断断续
 续语无伦次的话语,父亲仿佛更加兴奋开始更加快速的冲击着母亲的身体,我也
 仿佛受到感染一样加快了揉搓和吸允舔弄母亲乳房的速度和力度。不一会就听到
 母亲:啊、、、、、、、、、上天了、、啊、随后就听到父亲:射死你、、、、
 啊、、、、、、、、伴随着母亲一声悠长的呻吟以及随后的父亲一声低吼,他们
 二人云收雨歇,我也停止了动作,父亲在母亲后背上趴着喘了几口粗气便翻身躺
 在炕上,母亲呈跪伏状缓了一会,然后吻了我的嘴一下道:小坏蛋,谢谢你啊,
 亲的妈妈好舒服。随后也躺到我和父亲之间闭目休息,我在母亲身边摸着母亲乳
 房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未完待续)

03、合家欢乐三人行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被一阵啪啪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发现父母没有睡觉而
 是又弄在了一起。这次我没有惊动他们,而是睁开眼睛悄悄的看着他们运动,只
 见父亲躺在炕上,母亲骑在父亲身上啪啪的使劲一起一坐的动着,不一会父亲坐
 了起来,母亲骑坐在父亲胯间,两人面对面相拥在一起,母亲又像波浪一样在父
 亲身上一起一伏的上下运动。

   父亲双手搂着母亲的后背,侧着头用脸在母亲上下甩动的乳房上摩擦,父亲
 嘴中说道:怎么样这样也很爽吧,也可以上下一起弄你。母亲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道:你是、爽了、、啊、、可、累死我了、、这样、、太累了、、、、而且、、
 你那、、胡子拉碴的老脸、、哪有儿子的、、小手、、摸着舒服、、父亲说道:
 哈哈,小娘们,被我们爷俩一起玩你,上瘾了。母亲道:去你的、、什么叫一起
 玩我、、、真难听、、父亲道:刚才你自己说的,还说喜欢被我们爷俩一起操,
 要我们玩死你呢。母亲打了父亲肩头一下道:去你的、、死鬼、、羞死人了、、
 刚才太爽了、、我都不记得说什么了、、父亲说道:没事,老婆,夫妻俩肏屄的
 时候说什么都行,你表现的越骚越浪,我就越刺激。母亲说道:你、你才骚、、
 你才浪呢、、、、。

   说着母亲甩了一下头发,一扭头发下我醒了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她们,想到
 刚才的舒爽说道:儿子、、你醒了、、过来、、过来亲亲妈妈、、、父亲听到母
 亲的话也向我看来说道:儿子,快过来,你妈想你了,老婆咱们换个姿势,这样
 儿子玩你上面不方便。说着二人停止运动,母亲说道:去你的、什么叫儿子玩我、
 我就让儿子亲亲我、、、你说怎么弄啊?边说边从父亲的身上下拉,把我拉到的
 她的身边。

   父亲又开始充当指挥的角色,先是自己平躺着双腿并拢,那根大棍子直直挺
 立着,然后让母亲背对着父亲骑坐在父亲胯间,只见那根大棍子慢慢的没入了母
 亲的芳草中,最后让我骑在父亲的双腿上和母亲面对面,这样母亲就可也扶着我
 的肩头上下运动,我则可以方便的抚摸亲吻母亲的双乳,更令我兴奋的是我下身
 只要向前一使劲,就可以紧紧地贴在母亲的身上,小弟弟居然可以碰到母亲那片
 芳草地。

   这时母亲说道:懒鬼、、又让我动、、你躺那里等着、、啊、、不等母亲说
 完,父亲便在母亲后面打了她屁股两巴掌说道:小娘们,快动,儿子,好好亲亲
 你妈妈的那两个宝贝。说着向上挺动两下身体,母亲得到命令就开始慢慢的上下
 动了起来,我先是双手紧紧搂着母亲,用小脸在母亲的双乳间来回蹭着,小弟弟
 紧紧抵在母亲的草丛上。随着母亲的动作来回摩擦,我心里很兴奋,因为我的小
 弟弟终于碰到了母亲的那片草地,虽然那里都是毛毛不如母亲的肌肤滑嫩,但那
 种新鲜的感觉还是令我感到无比的满足。

   正在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享受时,母亲的一只手突然放在了我的腰上,一使
 劲把我下身紧紧地搂向她,时我的小弟弟和那片草地接触的更加紧密了,只听母
 亲说道:啊、、儿子、、小坏蛋、、搂着妈妈、、使劲搂着妈妈、、老公、、你
 儿子的、、小东西、、能碰到我那里、、啊、、好舒服、、、、、、、、。

   父亲双手枕在脑后悠闲的说道:哈哈,骚货,是不是更刺激了,我和儿子不
 但能一上一下的玩你,还能一起玩你的小屄,你小屄门口的那颗豆豆不是也挺敏
 感的吗,好好让儿子磨磨,今天非要爽死你不可。

   母亲没有回答父亲的话,而是更加卖力的运动起来,时而上下动,时而坐在
 父亲身上转圈研磨,口中不时的发出啊啊的声音。我一边感受小弟弟被母亲草地
 摩擦的新奇,一边进攻想着母亲的双乳,揉、搓、捏、挤、压、吸、允、舔,各
 种动作我现在已经相当熟练了,直弄得母亲娇喘连连还不忘夸我:啊、、啊、、
 小坏蛋、、怎么这么会弄、、啊、、儿子、、对、、就这样、、啊、、啊、、妈
 妈好舒服、、啊、、、、、、、。

   体验着胸部的舒爽,母亲把双手都放到了我的肩上,这样母亲上下动的更加
 稳定而有节奏。但没有母亲搂着我的腰,我的下身便跟不上母亲上下运动的身体,
 小弟弟也摩擦不到那片草地了,我低头一看发现已经和母亲离开了一段距离,但
 是可以清晰的看到母亲那片黑黑的草地上下忽上忽下的动着,看着看着我忍不住
 伸出右手摸向了那神秘的地带。我首先触碰到的是那湿湿的毛毛,继续向下摸碰
 到一个硬硬的东西,知道一定是父亲的大棍子正在母亲草地的小洞里进进出出。
 我又把手摸到她们结合的边缘,就摸到了两片不大的肉片,把手指放到两片肉中
 间,感觉有个沟沟很湿有很多水,滑滑的摸着很舒服。顺着沟沟向上一点就摸到
 了一个黄豆般大小的小肉珠,我用手指拨了两下,这时感到母亲的身体紧绷了一
 下,但没有停止运动,一只手先是伸到下面紧紧地握住了我使坏的手,随着紧绷
 身体的放松又慢慢的松开了,并把拉着我的手指又放到了那片泥泞之处,随后又
 双手扶着我的肩头继续刚才的运动。

   我知道母亲这是允许我继续摸这里,也就大胆的用手指继续拨动那个豆豆,
 并顺着豆豆下面的沟沟来回滑动。那里水很多,摸着滑滑的手感很好,渐渐地我
 熟练起来开始用玩弄母亲胸前樱桃的手法来耍弄那颗豆豆,时而用手指来回拨动,
 时而捏捏,时而在周围轻轻地转圈,随着玩弄的越来越熟练,母亲的动作也更加
 狂野,口中的啊啊声更加响亮和急促。

   父亲感受到母亲的兴奋,也时不时的趁母亲身体下落时挺动一下身体来迎合
 母亲,每当这时母亲都重重的啊一声,父亲伸出双手抚摸母亲光滑的后背说道:
 骚娘们,爽不爽,母亲道:啊、啊、、爽、、太爽了、、你的、、大肉棒、、又
 粗、、又硬、、把我那里、、塞得满满的、、啊、、啊、、好充实啊、、啊、、
 啊、、、啊、、还有、、、、啊、、、啊、、父亲说道:骚老婆,还有什么呀?
 母亲说道:啊、、还有、、还有、、你那个、、小坏蛋儿子、、、在、、在、、
 在摸我的、、、我的豆豆、、、啊啊、、啊、、父亲听到母亲的话高兴地说道:
 哈哈、、好儿子、、你妈喜欢你摸她豆豆、、摸得快一点、、咱们爷俩一起玩死
 你妈妈、、、说着更加卖力的迎合了起来,我也加快了手中的动作,母亲开始语
 无伦次的哼道:啊啊啊、、啊、啊、、每次、、每次都到底了、、啊、、啊、、
 你们、、两个、、坏蛋、、太、、太会玩了、、爽、、啊、、老公、、、顶到花
 心了、、、啊、、、啊、、、、。

   父亲又问道:是不是很喜欢我们爷俩这样玩你,你是不是骚货,我和儿子想
 怎么玩就怎么玩?母亲道:啊、、啊、、是、、、我喜欢、、、被、、你们两个
 玩、、、啊、、、喜欢、、、老公的、、、大肉棒、、操我的小屄、、啊、、、
 喜欢儿子、、玩我的豆豆、、玩我的乳房、、、啊、、怎么、、玩我都行、、、
 啊、、、我是骚货、、、你们、、爷俩使劲玩我吧、、啊、、玩死我吧、、、。

   伴随着淫声浪语,我们父子俩各自亵玩着母亲的身体,母亲也已经进入到了
 忘我的状态,突然,母亲扶着我肩头的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并伸头吻在
 了我的嘴唇上,我们双唇紧紧地吻在一起相互吸允着,同时母亲的动作也更加狂
 野,父亲看到这一幕也把双手放到的母亲的腰上帮助母亲加快上下运动,并说道
 :儿子,快点摸你妈豆豆,速度再快一点,你妈马上要到了。

   虽然我不知道父亲说的到了是什么,但通过刚才两次的观察,我知道母亲一
 定是快要舒爽到顶点了,因此我一面接受母亲狂野的亲吻,一面用左手大力揉搓
 母亲的乳房,还用右手快速的拨弄母亲草地中那湿滑的珍珠。终于随着母亲不规
 则的乱颤几下以及从喉咙内发出的长长的、、啊、、、、、,母亲先紧紧地搂住
 我,身体还断断续续的颤抖了几下,然后紧绷的身体开始放松,抱着我呆了一会,
 然后无力的挪动身体躺倒了父亲旁边,嘴里还喃喃的说道:太爽了、、一点、力
 气、、都没有了、、、、、、。

   父亲扶着母亲躺下后快速的起身跪到了母亲胯间,熟练将母亲双腿分开,坚
 挺的大肉棒一下就插入母亲的洞内,然后伸出双臂架起母亲的双腿,开始快速的
 耸动起来。不一会,就看见父亲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随着一声低吼,父亲
 挺直了身体,下身紧紧地顶着母亲的芳草地,不一会也浑身失去力气一样趴在了
 母亲身上大口喘着粗气,又过了一会父亲也翻身躺到了炕上躺在母亲身边,渐渐
 地二人都疲劳的进入了梦乡。

   而我此时反而一点都不困,回想刚才我在母亲草地内摸到的东西,边忍不住
 好奇的趴到熟睡母亲的胯间,伸出小手轻轻地拨开那丛黑草,只看到母亲的黑草
 地中有两片肉翅,我想这就是我摸到的那两片肉吧,轻轻地用两手分开两片肉,
 只见中间是一道小沟,颜色粉红粉红的,在小沟的顶端两肉翅相接处有一个小肉
 珠,这肯定是妈妈的豆豆了。顺着小沟向下,我看到了一条缝隙,两边的毛毛上
 还挂着白色的水珠,我小心的用双手拨开这道缝隙,就看到了一个小洞,里边嫩
 嫩的,也是粉红色,原来父亲的肉棒是从这个洞洞插进去的。

   回想父亲坚挺的肉榜上挂着的水珠,我想洞里一定很湿很滑,想到这里我忍
 不住把一根手指慢慢的伸到了洞里,只感觉到里面湿湿的、滑滑的、软软的、热
 热的、手指很是舒服。怪不得每次父亲都把肉棒插到这里面玩妈妈,而不是跟我
 刚才似的在外面磨,原来里面感觉这么好。想着父亲刚才快速的抽插着母亲洞洞
 时的愉悦表情,就知道一定很舒服,我禁不住攀上了母亲的身体,然后用手扶着
 我的小弟弟向母亲的小洞中放,可是不管怎么努力也放不进去,回想父亲大肉棒
 的样子,我知道了,我的小弟弟太小太软了,如果向父亲的一样的话一定可以进
 去,我不禁暗下决心以后等我的小弟弟长大了一定要试试插洞洞的感觉。又累又
 失望的我躺到了母亲身边,不一会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此后我们一家三口仍然和往常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父母每天上班、下班,
 我每天上学、放学,父母仍然隔三差五的晚上乐呵乐呵,还时常叫我参与其中陪
 他们一起玩。渐渐地我也对女性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趁父母运动后睡熟之
 机,我已经抚摸过了母亲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小弟弟也体验过了母亲双乳的柔软
 和洞口的滑润。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过,我对母亲的身体越来越了解也越发的着
 迷,小弟弟好像也长大了一点,我想总会有一天我可以像父亲一样去体验母亲小
 洞内的湿滑与柔软。

             04、家换新房我悲哀

   但是悲催的事情终于来了,第二年父亲单位分房了,我们一家三口搬进了机
 关家属院宽敞的新房里,新房也是平房从小院进入双开的房门就是客厅,客厅两
 边各有两个房间,客厅右侧阳面是一个大卧室,阴面是储物间,客厅的左侧是一
 个阴面一个阳面共两个卧室。

   搬进来的第一天父母高兴地把我领进了左侧阳面的卧室说道:儿子,来看看,
 这是你自己的房间,看这是给你买的新床,还有、、、、、看着宽敞明亮的属于
 我自己的卧室,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母亲看到我兴致不高,便轻抚着我的头
 问道:怎么了,儿子,不喜欢吗?我低这头说道:房间很好,我也喜欢,但是我
 不想一个人睡,我还想和你们睡一起。父亲哈哈一笑说道:哈哈,儿子是不是还
 想跟以前一样,跟爸爸妈妈晚上一起玩?我点头回答说:是的。母亲嗔怪的打了
 父亲一下说道:去你的,说什么呢,大白天的,说话没个正经。父亲说道:行,
 那我只晚上说,就怕到了晚上说这个说不过你,你晚上比我能说。母亲又举手要
 打,父亲赶忙求饶:行了,我拍你了,不说这个了,说正经的。

   说着坐到床边拉过我到他身前说道:儿子,以前呢,是咱们家房子小只能住
 一起,你妈我们晚上活动也躲不开你,再加上你也小,有时候就让你和我们一起
 玩玩,一来是觉得带上你挺有意思的,二来也是让你知道知道男女之间的那些事
 儿,但是你一天天的长大了,就不能和我们一起玩了,因为男人长大后只能和自
 己的媳妇一起玩,所以你现在要好好学习,将来找个好工作,就能娶到一个像你
 妈妈一样漂亮的媳妇,我和你妈晚上怎么做的你都看到了吧,到时你就可以和你
 的漂亮媳妇也做那样的事。但是如果你不好好学习,就找不到媳妇,那将来就没
 人和你玩这种游戏了,知道了吗?

   我眨巴着大眼睛好像懂了一点,问道:那我好好学习,什么时候能长大娶媳
 妇?父亲说道:等大学毕业上班了就可以了,现在你要专心致志的学习,不要想
 别的事,特别是我们一家晚上玩的事,更不能想,只想学习就行了。因为每个人
 都要这样,爸爸也是这样过来的,当时爸爸就是只想着学习,所以你也要这样,
 明白了吗?我本来还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能想,但听爸爸小时候就是这样,就说
 道:好吧,像你一样好好学习。爸爸高兴地说道:真是爸爸的好儿子,今天想吃
 什么?我们给你做、、、、、、、、、、、、、、住到新房的开始几天,我总是
 睡不着,躺在床上总在想爸爸妈妈是不是又搂在一起干上了,但无论把耳朵贴在
 门上还是墙上,我听不到任何动静,因为我们两个卧室中间隔了一个大大的客厅,
 又不敢开门到父母的门外去听,怕开门声惊动他们。有两次我睡觉时故意把我的
 房门虚掩着,以方便晚上开门出去偷听,但遗憾的是每天爸爸妈妈在进卧室前都
 要把所有门窗检查一遍,看看是不是关好锁好,这也包括我的房门。

   偷听计划失败后,随着作业的增多,我也没怎么再想这些事,每天就是上学
 听课,然后放学回家吃饭写作业,有时和同学玩一会,晚上躺在床上很快就能进
 入梦乡。后来父母为了巩固第一次的谈话成果又抽时间和我聊了两次,说我表现
 很好,学习成绩也不错,要我继续努力,还时常给我买一些新书包、文具盒、电
 子表什么的礼物作为鼓励。

   此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又是班长,所以我在班上同学里的人缘很好,
 同学们都很喜欢我,经常找我一起学习写作业或玩耍,当然也包括女同学。

   有时候想起妈妈那曼妙的裸体,我也常常偷看同班的女同学,还时常利用玩
 耍打闹的机会摸摸抱抱那些漂亮的女生,甚至夏天的时候,把还曾经把某些女同
 学按在家里的床上随意抚摸,并且掀开他们的裙子,然后压上去用小弟弟去摩擦
 她们的大腿,或隔着她们的内裤摩擦她们的阴部,当然对她们只能以做游戏为借
 口,比如叫叠罗汉什么的,然后在吓唬几句叫她们保密等等。

   但是无论多漂亮的女同学,摸起来或压在身下,都找不到当年母亲的感觉,
 她们没有母亲苗条但不失丰满的身体,没有母亲白嫩的肌肤,没有母亲圆润坚挺
 的双乳,没有母亲笔直修长的的双腿,没有母亲圆滑挺拔的翘臀,更没有母亲那
 含情脉脉俏妇春情。或许若干年后她们会拥有这些,但她们现在没有,所以我渐
 渐地对这些豆芽菜失去了兴趣,又把经历全部放在了学习上。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几年就过去了,在这几年当中我学习一直很好,每次
 考试总在年级前几名,还一直当着班长。但有些时候还是总想起和父母一起欢愉
 的场景,现在我已经知道很多事了,比如:爸爸的大肉棒叫阴茎,妈妈的小洞叫
 阴道,爸爸晚上和妈妈做的运动叫肏屄,爸爸妈妈舒服到顶点就是高潮了。

   而且从去年开始,我的小弟弟已经能够勃起了,虽然比父亲的还是小了一些,
 但比前几年还是粗壮了很多,和其他同学比更是大了一截,我觉得现在我的小弟
 弟应该具备肏屄的条件了。来到初中的校园后,看到初三年级已经开始发育的大
 姐姐们,感觉比妈妈还是差很多,但总比小学和初一的这些豆芽菜强多了,但随
 后我知道,也只能饱饱眼福了,因为刚上初一的我要对初三的大姐姐下手,这样
 的任务是何其艰难,哎,继续埋头苦学吧。

(未完待续)

 05、父母外调小姑来

   天气渐渐转冷,快入冬了,此时我进入初中校园已经两个多月了。这天父母
 饭后说要和我谈一件事情,并想听听我的意见。原来我们县今年和邻县开始进行
 了小范围的干部交换,为期两年,以便相互学习对方的管理经验,入冬后试验性
 质的第一批干部就要到邻县工作,而我的父母则都在这一批当中。

   父母到了邻县仍然是一起生活,但没想好的是,怎么安排我,父亲说道:儿
 子,如果把你转学过去,我们一家三口还能在一起生活,但你对现在的学校和同
 学刚刚熟悉,转过去以后,你还要从新适应新学校,而且两年后我们又要回来,
 那时你初中还没毕业,又要转回来,这样我们怕对你的学习影响太大。但是如果
 把你留下,又感觉两年太长,我和你妈妈很舍不得跟你分开这么长时间。所以我
 们一时也拿不定注意该怎么办,现在你也长大了,是个小男子汉了,我们想听听
 你自己的意见。

   我沉思了一会道:爸爸妈妈,两年让我转两次学,确实很难适应,我现在也
 能照顾自己了,也知道好好学习,就留下给你们看家吧。父亲轻抚着我的头对母
 亲说道:哎,看来咱们的儿子真的长大了,可以让咱们放心了。母亲也会心的一
 笑然后把我搂在怀里说:儿子,爸爸妈妈其实很舍不得把你留在家里,但是没有
 办法,你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学习,按时吃饭,冷了就加衣服,不要冻感
 冒了,咱们家没安装电话,我们平时会给你写信的,有时间了还会回来看你。父
 亲说道:行了,少啰嗦两句,儿子大了,这些都知道,看你,这还没走呢,就快
 掉眼泪了,说点正事。说着对我说:儿子,我们是这样想的,找个亲戚来给你做
 个伴,还能做做饭洗洗衣服,收拾房间什么的,现在还想到没合适的,不过在我
 们走以前肯定给你安排好,怎么样?我说:行,没事,你们放心吧。父亲高兴地
 哈哈一笑:那好,就这么定了。

   一周以后,父母告诉我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亲戚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是我父亲
 的小表妹也就是我的小表姑,家在农村和我没见过面,初中毕业以后没有上高中
 一直在家里呆着,准备过两年找工作,现在正好来照顾我,比我大五年,按年龄
 算也就是我的姐姐。

   那天母亲将小表姑接到家中,我偷偷打量着这位小表姑,只见她身材高挑、
 系着马尾辫,上身穿着花格子衬衫下身穿着浅棕色合身长裤,脚上穿着花布鞋。
 虽然长相不是特别漂亮但也算很标致了,尤其是身材匀称高挑,两腿修长笔直,
 皮肤洁白细腻,胸部高耸,显然发育的很好,比在学校看到的那些学姐诱人多了,
 如果再过几年定然可以和母亲媲美,使我不禁产生了一种占有她的冲动,赶快上
 前一步就拉住小表姑的手打招呼,问长问短亲热的不得了,仿佛早就认识很久了
 似的。

   小表姑当时也只是未成年少女而已,本来到一个陌生环境还有些认生,但看
 我如此热情感觉很亲切,也渐渐自然了许多,父母原来还怕我们不熟在一起闹矛
 盾,现在看我二人跟伙伴似的也就放心了。当天饭后父母便把家中的里里外外以
 及我上学的情况给小表姑交待了一遍,并留下了我们的生活费,第二天便启程出
 发了。

   父母走后,我和小表姑的生活也很快步入正轨,小表姑名字很好听叫丁美玲,
 我们约定他叫我小钧,我称呼她小姑或美玲姑姑。小姑很很勤快,没两天就把我
 家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看着比原来整齐多了。她还很细心,每天我放学回家,
 饭菜总是恰好出锅,我换下来的衣服也总是及时的洗净叠好。

   感受着小姑这种种的优点,加上平时在温暖的室内她时常只穿着贴身的秋衣
 秋裤(和我们现在的保暖内衣差不多,但不如保暖内衣紧身),看着她的身材和
 走动时的样子简直就是缩小版的母亲,尤其是有时偷看那近在咫尺的双乳时,虽
 然隔着衣服但仍然能想象那对宝贝的饱满和坚挺,弄的我这段时间在家里小弟弟
 时常处于坚挺状态,我第一次和她见面时产生的冲动便越发的强烈起来。

   但让我焦心的是,没有任何机会,晚上她睡父母的卧室,我还在自己的卧室,
 白天更不用说,那些对付豆芽菜的办法在小姑这里试都不用试,没办法,只能每
 天都在欲望的煎熬中度过。

             06、天赐良机共枕眠

   时间飞逝,冬去冬来,转眼便到了第二年的冬天,我学习成绩仍然优异,春
 天的时候还成为了我们年级第一批青年团员,身体也比去年高大强壮了不少,特
 别是我的小弟弟,成长的更加迅猛,现在坚挺起来已经很大了,和其男同学比更
 是遥遥领先,我想可能与经常锻炼身体、营养丰富、和晚上时常抚摸刺激有关系
 吧。

   小姑也比去年更加成熟了,皮肤更加洁白细腻,原来偏瘦的身体也变得匀称
 起来,就像母亲那样,苗条但不失丰满,看着身材纤细但抱着柔软有肉,在我眼
 里已经很有女人味了。这一年里父母除了春节在家呆了几天外,又回来过两次,
 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

   家里每天依然只有我和小姑两人,虽然我的罪恶欲望没有机会满足,但我和
 小姑的关系却越来越融洽,我的聪明和懂事很让小姑喜欢,平时看着小姑慈爱的
 目光,我知道虽然我们只差五岁,但在她眼里我仍然是个小孩子。不过这样也好,
 有时我故意耍赖对她碰碰抱抱的,她也都没有在意,有时还怜爱的像我父母那样
 轻抚我的头,但是想要真正享受她的身体,却是毫无机会。

   12月份的时候,我的家乡已经很冷了,我们住的机关家属院有自己的锅炉,
 所以屋内依然温暖如春。但是就在一个天气阴沉的下午,悲哀的事情发生了,我
 们住的城东,由于变电站故障,大面积停电了,而且可能短期内无法修复。

   其他的民房都没受什么大影响,因为他们多数都是自家烧火炉取暖的,火炉
 与炕连接,用煤做燃料,就像我们家原来住的房子一样。而我们机关家属院都是
 靠暖气取暖,别看平时住的比其他民房舒服干净,现在可是悲催了,一停电,锅
 炉也停了,晚上屋内又黑又冷,下午的时候我父亲单位就通知了,要停好几天的
 电,让各家赶紧准备防寒保暖措施,单位后勤也采购了一批煤油炉子和柴油发给
 了家属院各个职工家庭。

   晚饭后我穿着棉衣披着棉被,借着蜡烛光亮写玩了作业,小姑也披着一条毛
 毯正在拨弄那个小煤油炉子,看我写完了就说到:屋里太冷了,这小炉子管不了
 多大事,而且就一个,不过总比没有强,你房间小,放这屋比放在大屋里好一点,
 今天我们都在你房间睡,我把家里棉被都拿过来,咱们把床垫加厚,再多盖两层
 棉被,睡觉时应该就不冷了。

   我听她说今天和我睡一个床,便立刻兴奋起来,仿佛忘记了室内的寒冷,扔
 下身上披着的棉被对小姑说:行,我帮你拿棉被去。我抑制着内心的兴奋和小姑
 一阵忙活便把床铺好了,随后我们俩关好门窗后就各自穿着秋衣秋裤钻进了自己
 的被窝,躺在床上我隔着棉被和小姑紧紧地挤在一起,因为我的床只有1。5米
 宽,加上厚厚的双层棉被,所以我们为了不掉到地上只能紧紧地挤在一起。

   小姑和我面对面,那娇俏的容颜与我近在咫尺,但身体的其它部位却被盖的
 严严实实。正在我感到万分惋惜时,小姑说:床太小了,这样挤着太累,你到我
 这里来,咱俩睡一个被窝,还能暖和一点。我先是一愣,随后抑制着内心的狂喜,
 假装扭扭捏捏的向她被窝挪动,小姑看着我的动作笑道:小屁孩儿,还害羞了。
 说着一把搂过我然后把被子盖严,我被她搂在怀里,背对着她,后颈处感受她丰
 满双乳挤压,后腰处紧紧抵着她的小腹,虽然隔着秋衣秋裤,但仍然可以感受到
 她身体的温暖与弹力,我的小弟弟瞬间便挺立了起来。我想转个身让她面对面的
 抱着,这样我的双手和小弟弟才有用武之地嘛,但刚一动就感觉被子边缘透了一
 条缝隙,冷气随后灌了进来,我赶紧掩上被子边缘,小姑也把被子紧了一下,说
 道:别乱动,不然透进风来,着凉了,明天肯定感冒,赶紧睡觉,你明天还要起
 早上学呢。

   我只能老老实实的窝在小姑怀里,感受着背上传来的温暖,和小姑呼吸时胸
 部的一起一伏,我哪里还有什么睡意,只睁着眼睛胡思乱想。不知过了多久,我
 听着小姑的呼吸声,感觉她已经睡着了,就轻声的叫了一声,她没有应声,看来
 真的睡着了。

   我便伸手放在了她滑嫩的手上,轻轻地抚摸,看她没有反应,我大胆的将一
 只手伸到身后,轻轻放到了她的翘臀上,我小心地在那里来回拂动慢慢的抚摸,
 还轻轻地捏了两下,只感觉手下软软的但弹性十足。就这样我的手在能摸到的范
 围内,在小姑的后腰、翘臀、大腿上来回游动,过了一会我把手放在了小姑秋裤
 的边缘,我的手开始紧张的颤抖起来,因为我想要从这里伸进小姑的秋裤内。

   定了定心神我小心的把手贴着小姑后腰的肌肤一寸一寸的向里移动,时间过
 得是如此缓慢,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终于我的手完全突破了小姑秋裤和内裤
 的隔阂,直接摸到了她翘臀的肌肤上,感觉那里滑滑的、嫩嫩的、软软的,我小
 心的停了一下,然后就开始用手轻轻地玩弄小姑那娇俏的屁股蛋。

   过了一会,我抽回手轻轻动着身体,想转过身和小姑面对面,这样能摸到更
 多的地方,但我刚动了一动,便惊动了小姑,她身体向我缩了缩,搂着我的手还
 下意识的掩了一下被子,我吓得停止了动作。

   静静的过了一会,感觉小姑仍然在熟睡,我才放下心,但觉得今天再想干别
 的,应该是没戏了,因为从平时聊天我知道,小姑这是记事以来第一次和别人睡
 一个被窝,所以还不太适应,睡得不是很舒服,很容易被惊动。想到这些,我只
 有压下体内的欲火,放弃了今晚的行动,因为如果给小姑发现了,明天肯定不和
 我一起睡,就没机会了。失望的我渐渐地平复了心情,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

             07、初探娇躯险暴露

   第二天晚上,趁小姑睡熟后,就像睡着正常翻身一样,转过身来面对小姑,
 让我惊喜的是,小姑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在熟睡。我心里一阵高兴,觉得万里长
 征有向前走了一大步,转过身来小姑的全身都在我小手的进攻范围内。我先像前
 两天那样,先玩弄了一会小姑的翘臀,然后从翘臀慢慢的向小姑的胯前摸去,虽
 然我的手成功的在小姑内裤里移动到了前面三角地带,但由于小姑侧身躺着,神
 秘地带被双腿加的紧紧地,我只摸到了一些稀稀落落的毛毛。

   摸了一会感觉无趣,我便把目标放到了那高耸的酥胸上,我慢慢的从她内裤
 内抽出手,然后顺着小腹的肌肤向上移动,很快我的小手便攀上小姑的左胸(那
 个年代女人多数都是贴身穿棉布背心,年龄小的穿肚兜,内裤也是那种宽松式的),
 一入手便感觉小姑的宝贝是如此的挺拔饱满弹性十足,只是峰顶的小樱桃比母亲
 的小很多。我开始轻轻地抚摸起来,从根部到顶峰,又从顶峰摸到根部,但这种
 侧卧的姿势很累,于是我用右手揽着小姑的臀部,左手在小姑的左肩上轻轻一推,
 然后右臂用力往我的方向一拉,小姑便平躺在了我的身侧。

   做完这冒险的动作后,我静静的观察了一会,发现小姑呼吸均匀,没有被惊
 醒的迹象,我心中不禁庆幸起来。随后我的小手便大大的享受了一番,先是伸进
 上衣内抚摸了小姑身前的每一寸肌肤,尤其是那对玉乳,比刚才摸着更加方便。

   随后又将手伸到了小姑下身,从哪稀稀落落的草丛向下摸去,就摸到一条肉
 缝,两边各有一片小小的肉翅,我把手扣在那条缝隙上,来回的摩挲了一会,便
 轻轻地用食指和无名指分开肉缝,然后中指慢慢的向缝内弹去,但当我中指刚刚
 接触缝内的嫩肉时,睡梦中的小姑便下意识的加紧了双腿,吓得我赶紧抽回手。

   过了一会发现小姑并没有醒,我又大着胆子伸出了手,但摸到那片三角地时,
 发现小姑双腿并拢着,没法摸她的肉缝了。所以我又把目标放到了小姑的双乳上,
 右手在两个宝贝间来回抚摸亵玩,这是一年来我初次如此毫无阻隔的享受小姑的
 玉乳,此时我的小弟弟早就一柱擎天了,欲火焚身的我胆子越发的大了起来,我
 轻轻地把小姑的上衣掀到了双乳之上,右手继续抚摸玩弄着小姑的左乳,然后攀
 上小姑半边身体,右腿压在小姑的双腿之上,小弟弟紧紧抵着小姑的大腿,然后
 轻轻地来回摩擦。享受着小弟弟摩擦带来的丝丝快感的同时,我抚摸着小姑丰满
 的酥胸,轻轻地又揉又捏,感受着那两个柔柔嫩嫩的宝贝,越发爱不释手起来,
 要是能亲一下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我大着胆子把头缩到了被窝里,然后吻在了小姑的右乳上,抑制
 着激动地心情我把小姑的右乳上上下下又吻又舔的亲了个遍,然后一口含住峰顶
 的小樱桃允吸起来,此时我兴奋极了,下身也在小姑大腿上使劲摩擦,抚摸小姑
 左乳的手也不知不觉的加大了揉搓的力度。

   就在我忘情的享受小姑的双乳及大腿带来的舒爽时,忽然,小姑的下身向她
 那边挪了一下,看来是想翻身,但由于我身体挡着,她没有侧过身来。我一惊,
 赶快把屁股向后缩了一下,让小弟弟离开小姑的大腿,但小姑的上衣被我掀了起
 来,怎么办?

   我灵机一动,先收回舔弄小姑右乳的嘴,然后继续抚摸小姑的左乳,假装熟
 睡一样,嘴里还喃喃的哼道:妈妈、妈妈。果然这时小姑已经醒了,先挪开我压
 在她身上的大腿,然后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浑身一颤,迅速的把我的手从她胸前
 挪开,然后拉下上衣。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表演,嘴里一边叫着妈妈,一边又把手伸到小姑衣服
 里放到了她的玉乳上,小姑仿佛一怔,然后小声的喊了我两声,看我没应声,自
 言自语到:小屁孩儿,原来梦见他妈妈了,说着又把手放到了我正在使坏的手上,
 估计是想给拿开,但听到我又喃喃的叫了两声,便停了一下,随后她已经伸出的
 右手并没有挪开我的手,而是一下把我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抚摸是我的头,小声
 说道:小钧,妈妈在这儿,好好睡觉啊。我心里一阵高兴,总算混过去了,也不
 干再乱动了,右手摸着小姑的玉乳,被小姑轻抚这头,便一阵困意袭来,不一会
 便沉沉的睡着了。

(未完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