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8, 2014

母親的背影 ~8完

聽到母親的話我驚呆了,父親知道了!知道了?!   
“怎麼知道的?怎麼可能?”   
“……”“上個月跟他商量你報哪個大學,我說S大好可以經常回家。他突 然發火,說我:回家回家,你就那麼想他回家!?”   
“然後呢?”   
“然後沒說什麼了,不過從他的態度我能感覺到,他應該知道了。”   
“不會,就他那個脾氣,知道了肯定發火的,嘿嘿。”邊說我邊摸了一下母 親的屁股。   
提到父親總能讓我格外興奮,我拉過母親的手按在了我勃起的陰莖上。 “別鬧,大白天的。”   
“想死我了,媽……”   
“別鬧了,你爸都知道了,你就饒了我吧。”   
“知道了就更沒啥可怕的了,嗬嗬。”   
“你怎麼這麼混啊!”   
我把手伸進她的內褲後,母親就閉上了雙眼和喋喋不休的嘴。   
“好濕啊!憋壞了吧?媽……”   
我耐心的玩弄著母親濕濕的陰戶。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太喜歡看母親咬 著嘴唇忍受我我侵犯的樣子了。   
拉著母親進了自己的房間,略帶粗暴的剝下褲子和內褲,把嘴了上去。沒有 洗澡的陰戶散發著淡淡的腥臊味,太喜歡這個味道了。   
舔弄了很久,母親顫抖的忍耐著。   
“怎麼不罵人?”   
“罵什麼人?”   
“我最喜歡聽你舒服時罵我艸你媽呀了。”   
“別鬧了,快點把,你爸回來就完了!”   
母親心裏想著父親,無法集中精力,很難達到高潮。   
那天我用盡了所有方法,超長發揮在母親的兩個洞裏耕耘了一個多小時也沒 有聽到那醉人的“艸你媽呀”   
在她的肛門裏發射之後那種厭惡感再次襲來,開始認真思考如何麵對父親。   
他是怎麼發現的呢?我們應該沒有任何漏洞啊!   
擔憂也是沒有用的,晚上父親回來感覺他明顯瘦了。但是言語中看不出異樣, 整晚的話題都是考試的發揮估分和誌願學校專業。   
我算是正常發揮,應該可以報一個二流的重點院校,回來之前已經跟老師溝 通過。就是等成績了。父親建議去北方的G大,他的朋友在那個學校當領導,可 以照顧。據說分數下來就可以知道能否進去。我當時沒有太多的想法,想起母親 下午的話,試探性的說了句“S大也不錯。老師推薦來著”   
父親的臉色有些變化,他應該猜到了母親跟我說了什麼。   
“大男人的不要那麼戀家。”   
說完後,他站起來回房睡覺去了。留下我和母親麵麵相覷,我也覺得他不太 正常,但是又不像是很生氣的樣子。   
看看父親沒什麼反應我也很快就忘了煩惱,第二天開始跟同學歡度暑假。估 分很理想,G大也好,S大也罷都隨便吧。   
幾天過去沒見發生什麼,母親的戰戰兢兢也漸漸過去了。跟以往的假期一樣, 騷動的我又開始在早上父親走後把母親拉進我的房間。   
就這樣過了幾天,一天早上父親走後我照例挺著晨勃的陰莖嬉皮笑臉的走向 母親。母親白了我一眼,“去去,今天開始不行了!”   
“怎麼了?”   
“那個來了!”   
“啊?!”母親那討厭的親戚不識相的來了,暈!   
雖然那個來了還有後門可以頂替,但是每次剛來的時候由於量特別大,母親 總是堅決抵抗,可以用一下後門也要等到後麵幾天流量少了之後。  “你看我硬成這樣!”   
“行了,你也休息兩天吧。每天想著這事兒,我看你上了大學怎麼辦!”  沒辦法隻好忍著,好不容易熬了兩天,第三天晚上我就開始纏著母親要搞她 的屁眼兒,母親應付我說明天早上看看。   
記得那天是星期五,通常父親會很早就走,可是這天他一點也不著急。說是 要晚一點。   
我賴在床上像熱鍋上的螞蟻,終於母親呆不住了,說了聲先走,就去上班了。   
從前一天晚上就開始想著如何在母親屁眼兒內發射的我失望至極,在床上賴 了一會,被尿憋起來去衛生間。   
父親坐在沙發上開著書,一點也不像要去上班的樣子。   
“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從廁所裏出來想回房間的我被父親叫住了。  完了,看來還是有情況,我的頭皮一下子麻了起來。   
“坐下。”父親平靜的說。   
“高中畢業了,你也就該離家了,咱倆該好好談談了。”   
我抬頭看了一眼父親,他並沒有盯著我,而是看著眼前的煙灰缸,拿著香煙 的手有些發抖。   
“很久沒有跟你單獨在一起了,還記得你剛會走的時候,我帶你去公園,你 穿著開襠褲搖搖晃晃的樣子……像昨天一樣。”   
“平時我的工作忙,很少跟你在一起。你可能感受不到爸對你的期望!這個 世界上我最親的人有兩個,一個是你,一個就是你媽。這麼多年我的寄托都在你 身上了。”   
父親開始回憶跟我的點滴,說著說著,眼眶開始發紅,我第一次看到父親哭 了。   
“你平常總說你已經長大了,但實際上你還年輕,還不懂事兒,你說是嗎?”   
“嗯……”父親的眼淚帶著我也開始跟著哭。   
“你知道被自己最親的人傷害有多痛苦嗎……”   
望著淚流滿麵的父親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他早就知道了……   
他流的是委屈的淚水,可以想象他有多憤怒,有多絕望。被他最愛的兩個人 傷害,他肯定想發作,以他當過兵的脾氣他甚至可能想到殺死我們。他選擇了沉 默,選擇了忍耐。   
他不想失去這個家,不想失去母親,不想失去我。跟母親做愛時提到父親總 能讓我非常興奮,曾無數次幻想過今天的場景,父親會怎麼對待我?但是從沒想 到會是這樣一個平靜的談話,會麵對一個委屈的淚流滿麵的父親。   
“爸,對不起,我錯了……”我大哭著說。   
那天父親說了很多,從小到大我犯過很多不可原諒的錯誤,這次也是一樣父 親可以把它當作一個孩子的錯誤,因為他不想失去我們。   
最終兩個男人達成了兩個約定:今天的談話對母親保密和我選擇報考G大。   
對我來講那天是灰暗的,從頭至尾我不知道父親是怎麼發現我們的,不知道 父親為什麼強調不要讓母親知道我們的談話,甚至為了防止母親起疑他還暗示我 用不著突然改變什麼,反正要離開家了。   
當晚母親果然狐疑的問我父親早上幹什麼賴在家裏不走。我已經決心遵守男 人的約定,在這個夏天,為這荒唐的關係作一個了斷。第二天早上父親上班後母 親主動來到我的房間用手幫我發射了一次。我也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又開始在 每天父親上班後耕耘母親。   
高考成績出來後,返校按照父親的意願我報考了G大,母親並沒有提出反對。 接下來的暑假,我去親戚家很長時間,跟母親在一起的時間很短。   我前往學校報到前的一天,父親說要去單位值班(應該是故意躲開的)。母 親破天荒的在我的房間跟我纏綿了一個晚上,隻記得被我折成一個“2”字瘋狂 抽插的時候,母親嘴裏漏出了一句:“最後一次了,最後一次了,弄死我吧!”   
第二天我離開了家,到了大學我像是變了一個人,開始變得內向,一直到大 三的寒假,兩個春節我都沒有回家。每每跟母親通電話,她都會在電話那頭哭泣, 質問我是不是為了躲她不回家。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躲母親或是躲父親還是躲我心 中的魔鬼。
  大三的寒假,我終於回家了,從父親嘴裏得知了一個令我震驚的消息。母親 的子宮上生出腫瘤,已經做了子宮和卵巢的切除。
  “這是報應,應該受的懲罰。”母親說。
  我的心都快碎了,為了我這個混蛋兒子,父母承受了這麼多的痛苦,我該如 何報答你們!?我發誓我要永遠對你們好。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