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禁忌遊戲(全)


                (一)

  我的母親是一位美麗、溫柔,感性的女人,自從六歲那年父親去逝之後,母
親就一人扛起了這個家,照顧我、保護我、呵護我,讓我在沒有陰影的環境中健
康的成長。

  我與母親的關係非常親密,沒有什麼所謂的代溝,我們倆幾乎無話不談,甚
至還會互開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比起母親這一角色,更多的時候是以朋友這一
身份出現在我面前,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那一天的來臨……

  十六歲的那個夏夜裡,我第一次體會到了母親是一個女人的事實,也就是從
那一天開始我對母親的感覺從以前的依賴和感動多了一股迷戀以及一些細微的東
西,我想那可能叫作「愛」吧。

  那天夜裡,由於天氣燥熱令我睡不著覺,於是我起身走到客廳準備喝一點水
來消除暑氣以便能早點入睡。當我拿起水杯準備往裡面盛水的時候,卻聽見了從
母親房裡傳來了幾聲輕微的呻吟聲,聲音非常小,就好像是用什麼東西捂著嘴發
出來的。

  當時我非常擔心母親是否身體不適,但又礙於倫理(夏日裡人們睡覺一般都
穿得較少),便悄悄的走到母親房門前(天知道當時怎麼忘了敲門這一環),輕
輕的將門打開了一條縫。

  房裡的情景令我目瞪口呆──只見母親仰躺在床上,雖然房間裡沒有開燈,
但母親雪白的肉體在黑色的空間裡卻顯得格外引人注目,她的右手正忘情的在自
己的陰道裡來回抽插著。

  由於光線很暗,我看不清母親陰部的樣子,但那兩顆因劇烈運動而早已化作
乳浪的碩乳卻晃得我下體一陣漲痛,母親那豐滿雪白的大腿也隨著右手的抽插如
被電擊般拚命的夾緊、晃動,糾結與分開,在母親大開大闔的動作之間我分明看
見她那豐肥的屁股也跟著不住的向上猛拋。

  這時母親的手越動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急促,不停的發出「唔、唔……」的
聲音,我這才發現原來母親嘴裡咬著枕巾,大概是怕我聽見吧。

  我呆呆的在母親的房外看了一陣子,最終在母親急促的聲浪中射出了人生的
第一次精,趁著母親在享受高潮的餘韻時,我悄悄關上門,回到了自己的房裡,
但母親的影像卻已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裡面……

  隨後的幾周裡,那晚的情景以及母親的身體不斷的在我面前重複、晃動。我
一邊沉迷在對母親身體的性幻想,一邊不斷的受到自己內心道德的煎熬,我的身
體也變得異常敏感,與母親在一起時輕易的就能產生反應,我為自己罪惡感到深
深的羞愧。

  其實,對母親那晚的行為我是感到可以理解的。自從六歲那父親去逝之後,
母親就沒有再婚,而是選擇了獨自撫養我成長。這些年來,母親為了我而承受的
辛苦是常人根本不能體會的,她為我已犧牲了太多的幸福。

  母親一直是我的驕傲,是我眼中最完美的女性。但直到那一刻,我才體會到
了母親的犧牲竟是如此的多,而我卻她抱有這等骯髒的想法,真是與禽獸何異?
然而慾望的漩渦卻又不停的將我捲入其中。

  又一個夏日,傍晚時分,我從惡夢中醒來,身上滿是汗水,黏黏的,很不舒
服。走到浴室門前,我一邊回味著剛才的夢境,一邊脫去衣服然後拉開了浴室的
門。

  一副美麗的女性恫體出現在我眼前,我呆住了,母親那豐滿的雙峰,那如花
朵般漂亮的陰部以及中年女性略顯豐滿但又因為常健身而有些健美的身段完全暴
露在我面前,溫暖的水順著豐滿的乳房往下經過平坦的小腹最後彙集在高高的幽
谷變成一大滴水珠劃落,我的心跳也跟著那劃落的水珠而加快,陰莖不是時候的
高高昂起了頭。

  母親見我這個樣子,眼裡閃過一絲詫異,隨後變得溫柔了起來。是的,在我
面前母親是沒有任何秘密的,或許在她眼裡,我仍舊是那個有了事情只會叫媽媽
的孩子吧。

  「怎麼做事還是像小時候那樣毛毛躁躁的。」母親微笑著將我拉進了浴室。
看了看我,又說道:「要一起洗嗎?我可以幫你擦背喲!」

  「別這樣,媽,我還是等你洗好以後再來洗吧……」我一邊護著陰莖一邊後
退。

  「呵呵,還害起臊來了。」母親嬌笑著,將我重新拉回了浴室:「傻孩子,
怕什麼?我又不是沒幫你洗過澡?」

  「那可是在我很小的時候,現在不一樣了。」經過這麼一鬧,不知是緊張還
是害羞,我那裡竟然軟了下去。

  「有什麼不同的?」母親笑道:「在我眼裡,你始終都是個孩子。」

  「媽。」我的心裡一陣溫暖,坐在小凳上,任憑母親幫我搽洗著後背。

  「想不到我家小寶(我的小名)都長這麼大了。」沉默了一陣,母親玩笑的
說道:「媽都快成老太婆了。」

  「媽!盡瞎說,你哪裡老了?」我笑著說道:「我們倆走在一起,別人還以
為你是我的姐姐呢。」

  「不如找個對像吧,這樣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況且你也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不是嗎?」我將藏在心裡很久的話說了出來。

  「去!別拿你媽開玩笑,媽都到這個年齡了,沒人會要我這老太婆了啦!」
母親說完象徵性的打了一下我的屁股:「再瞎說可要打屁屁了喲~~」

  其時,她才三十幾歲而已,而且由於常鍛練,看上去的年齡還要小,很多人
都不相信她有我這個十幾歲的兒子;實際上,母親的身邊不乏追求者,可是都被
母親一一拒絕。

  「況且,媽已經有了你,我現在只想讓你快樂的長大」母親有些動情:「知
道嗎?看著你能快樂的成長就是我現在唯一的願望,看著你能獲得幸福就是我最
大的幸福。」

  「……」我的眼睛有些濕潤,或許此時沉默反而更好。

  母親從後面抱住了我,溫柔的說道:「謝謝你,小寶,沒有你我早就沒辦法
堅持了。」

  「媽……」我轉過身去緊緊的抱住了母親,將臉深深的埋在了她那飽滿結實
的乳房之間,如同小時候一樣享受著母親的體溫與香氣。我真恨自己什麼也做不
了,我的雙手還沒強壯到能保護她,只能夠將她緊緊抱住,僅此而已。

  「小寶,你是我的一切。」母親閉上眼睛:「所以,我決對不會讓任何人將
你從我身邊搶走。」

  聽了這話,我心裡一陣感動,可惜的是我終究不再是小孩子了,一陣異樣的
感覺突然從我心裡擴散開來,我那不爭氣的小弟在這時不合時宜的又高高昂起了
頭,深深的抵到了母親的小腹,我一陣驚慌,急忙推開了母親,紅著臉用浴巾護
住了陰莖。

  「到底是長大了。」母親微笑著看了我一眼,然後裹著浴巾走出了浴室,我
則一下子鑽進了浴缸之中,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二)

  眨眼的工夫,暑假已接近了尾聲,自從那次事情之後,我和母親的關係好像
又回到了最初的狀態,我們一起吃飯、聊天、看電視,她上班,我也找了一件打
工的差事,平時在一起的機會也少了許多;雖然我們時常也會聊起很多話題,
但誰也沒有再提起那天、那個浴室裡所發生的事、說過的話。

  有幾次我都忍不住想要提起,但話到嘴邊卻莫名其妙的忍住,那天所發生的
一切彷彿成為了一個禁忌。雖然我們都盡可能的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但某些東
西改變了就永不會再回來。

  隨後的日子都充滿著平淡的符號,在這些平淡的符號中我們迎來了歲末。

  今天是母親的生日,也是今年的最後一天,母親一大早便上班去了,而我則
待在家裡做著打掃,因為我想給母親一個驚喜。

  打掃與佈置就花去了我整整一天的時間,傍晚時分,接到母親的電話得知要
晚一點才能回來。我準備好香檳、蛋糕以及一些菜餚專心等待著母親回家,要送
給母親的禮物正靜靜的躺在我的衣兜裡。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門外卻一直沒有響起母親的腳步聲,直到我的心開
始變得煩躁不安,有好幾次都迫使我拿起了電話,最後卻始終沒有點擊上面的按
鍵。

  正當我猶豫不決的時候,電話鈴聲卻響了起來,我急忙抓起了聽筒。

  「喂,請問找哪位?」

  「是小林嗎?」原來是我母親的同事趙阿姨。

  「嗯,什麼事?趙阿姨。」

  「快下來接你媽,今天我們新年歡慶會,她多喝了點,我把她送回來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提在嗓子眼的心終於回到了原位。只可惜今天的計劃泡湯
了,帶著些許遺憾,我將東西全部放進了碗櫥裡,套了件衣服走出了家門。

  送我母親回來的車就停在樓下不遠的地方,見我來了,趙阿姨同另一名同事
一起將母親扶下車來。

  「怎麼喝了這麼多酒?」望著臉色微微泛起桃紅色的母親,我癡了,這還是
我第一次看見母親這樣。

  「對不起,今天有點高興,所以多喝了兩杯。」母親靠在我身上說道,香味
混合著一股微微的酒的氣味撲鼻而來,令我有些眩暈。

  我目送著車子遠去,然後扶著母親回到了家中。當我將母親扶上了床時,她
早已醉得不醒人世。我癡癡的望著母親熟睡的模樣,突然湧起一股想要親吻眼前
這位睡美人的衝動,但我的理智卻不斷的提醒著自己,我的身份讓我與母親的距
離是如此的遙遠。理智與慾望在我身體裡進行著生與死的較量……

  最後,我下定決心,即使是一秒鐘也好,我也要在生命之中留住這一瞬間。

  終於,我的唇印上了母親的嘴唇。她的嘴唇很軟,很香,夢中的情景終於變
成了現實,美妙感覺同夢中的一樣,不,應該是更好。這將成為我生命中最美妙
的一刻,我將初吻獻給了我的母親,雖然這也可能代表著這段戀情的結束。

  巨大的疼痛撕裂著我的心,我愛我的母親,但道德的冰水卻迎頭而下,熄滅
了我的慾望,但卻熄滅不了感情的火焰。危險的房間;危險的氣氛;危險的夜,
這裡的一切都充滿著危險。

  望著母親熟睡的樣子,我只好選擇了逃避。為母親蓋上了毛毯,在床頭放上
了賀卡,留下了字條,今夜我將離開這危險的房間……

  月,蒼白的照耀著大地,江畔的微風吹皺一江秋水,我獨自在岸邊徘徊。一
整天我都在漫無目的中渡過,直到來到了這裡。

  母親在做什麼呢?我暫時還沒有勇氣回家,我不知如何面對母親,我完全不
能克制對母親的愛慕之情,我知道著是錯誤的,但過度的壓抑卻讓慾望與情感更
加火熱。

  「林志傑,你還想逃到哪裡去!!!」

  我呆住了,是幻覺嗎?身後傳來的是母親的聲音。這一刻,我甚至不敢轉過
身去。

  「林志傑,你想丟下我逃到哪裡去!!!」母親帶著哭腔叫道,這還是她第
一次這麼叫我的名字。

  「對不起,媽媽,我不想傷害你!」我決定說出我內心的慾望,如果逃避解
決不了問題,那麼就勇敢的面對它吧。

  「對不起,媽媽,我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你,我喜歡你!」我大聲的說出了
我的慾望,不管結果會變得怎樣,至少我選擇了面對。

  母親驚訝的睜大了美麗的雙眼,呆呆的注視著我,神情顯得非常慌亂。我低
下頭,準備為自己所說的話語承擔必要的後果。

  「是嗎?小傑,這就是你離家出走的原因?」很顯然,母親正努力使自己保
持鎮定。

  「傻瓜!」沒有憤怒的感情,母親壓抑住了內心的激動,用比較平靜的語氣
說道:「你這個傻瓜,你以為逃避就能解決問題?」

  「不是,我只是想……」

  「住口!」母親打斷了我的申辯:「聽著,這就是我的回答:我喜歡你,小
傑。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已成為我生命的全部,我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我
一直在逃避著自己的真正心意,但是我錯了,我終究沒能逃掉這份感情,現在我
不準備逃避了,很高興你也同樣喜歡我。不管未來會變得怎樣,請讓我與你共同
面對。如果上天要懲罰這份不倫之戀,那麼就讓我們一起承擔。」

  我的大腦休克了,想不到一直以來母親也和我一樣在逃避著這份感情,我真
是個混蛋,竟然不瞭解母親的真實感情;抬起頭來,潔白的月光灑在母親美麗而
溫柔的臉上,帶著微笑,一切如夢似幻……


                (三)

  秋天的月光美麗而朦朧,如同母親的身體一樣,充滿著神秘的美感。此刻的
她站在我的面前,潔白的身軀上泛起一層淡淡的光芒。這一刻終於來臨,是天堂
還是地獄?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因為我知道,無論最後結果是什麼,
我將與母親一起坦然面對。

  「我愛你,小傑。」

  「我也愛你,媽媽。」

  我忘情的與母親互吻著,彼此的舌頭瘋狂的糾結在一起,以致離開時帶出了
一條漂亮的銀線。

  母親躺到了床上,我則開始了夢中的探險,我的唇吻遍了母親身體的每一處
角落,從那高高的聖潔山峰,一直到幽暗的峽谷;我的手指也撫弄著母親山峰上
那兩粒紫紅色的櫻桃。 漸漸的,櫻桃成熟了、變硬了,還立了起來;而我的陰
莖也高高的昂起了頭。

  這時母親潔白的嬌軀已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粉紅色,很是漂亮,與她那嬌艷欲
滴的迷人的陰部形成了強烈的呼應。我只覺口乾舌燥,下體欲裂,卻不知道接下
來該如何是好。

  「這裡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喲!」母親紅著臉,用手指拉開了她的陰唇,裡面
如同花瓣一樣美麗的嫩肉因為突然暴露在空氣中,暴露在我眼前而微微蠕動著。

  我的目光瞬間定格在了這些蠕動著的嫩肉上,傻傻的看著眼前這些夢中才能
見到的美景。我試探性的朝那些嫩肉吹出一口熱氣,結果母親發出了一聲撩人心
魄的哀歎聲,正是這哀歎聲鼓勵了我,使我更加大膽的將嘴唇印了上去,我想要
親吻母親最為神秘的地方,同時感謝它帶給了我生命。

  母親的嘴裡不斷的發出一聲聲舒服的嬌啼,震憾了我的靈魂深處,也讓我的
慾望得到了空前的爆發。我伸出了舌頭,想要得到更多感官……

  隨著我舌頭越來越快的動作,母親的叫聲也越來越急,越來越撩人心火,在
一陣劇烈的嬌啼聲中,母親弓起了身子,美麗的陰道之中一股泉水急射而出,噴
向了我的面部,濃郁的體味讓我著迷異常。我的理智早已飛到了九天之外,我的
身體滿載著慾望的能量,急需找到一個發洩的地方。

  「來吧,小傑,到你出生的地方來吧!」母親誘惑著我,將我的陰莖對準了
她的陰道口,我往前稍一用力,終於,我和母親的愛昇華了……

  母親的陰道包圍著我,裡面的嫩肉如同小嘴一樣緊緊吮吸著我的陰莖,讓我
差點射了出來。我快樂的大叫著、歡呼著,為這真實而美妙的感覺喝彩,母親也
發出如泣似啼的叫喊聲。

  「我愛你,媽媽!」我瘋狂的衝刺著,再度與母親激情的互吻。

  我一邊抽送,一邊注視著母親豐富的面部表情;銷魂的呻吟聲從她那微張的
櫻唇中不斷發出,而當我倆相吻時,又改從鼻子裡發出甜美的哼聲,同時炙熱的
鼻吸拍打在我臉上,令我癡迷,令我瘋狂。

  我努力的抽送著,想要讓眼前的這位美麗的女人舒服、快樂。母親的陰道在
我狂亂的抽送下越來越熱,原本如同小嘴般的吮吸也變成了極大的吸盤,母親快
樂的哭泣聲越來越大、越來越狂;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全身的感官全部集中在了
如同放在熱水袋中的陰莖部位。

  我加快了動作做著最後的衝刺,母親的雙腿也緊緊夾住了我,在發出了野獸
般的歡快叫喊之後,我生平第一次爆發了,我的精血在十七年後重新回到了出生
的地方。

  隨後,母親也發出了快樂而淒厲的尖叫聲,兩眼一翻暈了過去,而我也在母
親陰精的刺激之下精關再度一鬆,跟著暈了過去,這一刻,我真的好幸福……

  「媽媽……」

  「嗯?」

  「我們重新開始吧,以戀人的身份,找一個沒有人認識的地方重新開始。」

  「傻孩子,我的工作怎麼辦?」

  「我會養你的,媽媽。」

  「小傻瓜,你就是媽的一切,我是不會讓你受苦的。」

  高潮後的餘韻讓我倆緊緊相擁,我們彼此呼吸著對方的氣息,顯得更加的親
密……

  我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生日禮物──一枚戒指,套在了母親的手指上。

  「生日快樂,媽媽,雖然這禮物有點遲……」

  「謝謝你,小傑。」母親笑得好溫柔;嬌笑著吻了一下我的陰莖,使它再度
昂起了頭。

  「現在該我給你禮物了……」母親溫柔的用嘴套弄著我的陰莖,我知道,今
夜將會變得漫長……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