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风流岁月

                                引 子

  故事發生在九十年代,我叫陳春雨,那時我十八歲,做為支援貧困地區的有
志青年被安排到了太行山下一個叫鹿鎮的地方。

  鹿鎮是個小地方,巴掌大的地方。百十來戶人家,一條三、四米寬的青石階
路橫貫東西。地方雖小,但地處要衝,所以還是蠻熱鬧的。提著行李,跟著領路
的幹部在街上走著。鹿鎮給我的第一感覺就像是來到了一個江南小鎮,古樸的民
風,明清時代的建築,裊裊的炊煙,再加上山區特有的那股新鮮空氣,一切的一
切,讓我忘記了旅途的疲憊。

  「到了,這裡就是鹿鎮鎮政府。」幹部指著小街北邊的一個大門。大門開著,
裡邊是一個不大的庭院,一棟六上六下的樓房面南背北,鮮艷的五星紅旗在屋頂
飄揚。

  「老孫頭,上頭來人了,還不快去叫鎮長,我們等著。」幹部對著傳達室一
個正在看報紙的老頭說。

  「噢,我馬上就去。」老孫頭取下臉上的老花眼鏡,屁顛屁顛地跑出了傳達
室。

  一會兒,一個三十二、三歲的中年男子和老孫頭過來了,一眼看上去是一個
老實人。「你好,陳春雨同志,謝謝你的到來,我叫江凱,是鹿鎮鎮長。我等到
現在天快黑了,你們才來,一路辛苦了吧。」說著他伸出了手。

  「不辛苦,叫我小雨,叫同志生分。」我笑笑和他握了握手。

  「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要走了,我還有別的事情。」幹部和我們寒暄了
幾句,就走了。

  「小雨,把行李給我,」江凱二話不說拿過我的行李,「走,上我家去。」

  「到你家去?」我很驚訝,原本以為要住招待所或鎮政府的。

  「鎮上的事我一個人忙不過來,你以後就是我的助手,」江凱提著行李邊走
邊說,「我家離鎮政府最近,所以你住在我家,上下班方便。」

  「那就謝謝你了,江大哥,以後要拜託你們了。」

  「哪裡,哪裡。」

  走了七八分鐘,就到了江凱的家,他家在鎮政府東邊不遠,就在小街邊上。

  推開院門,來到院子裡。江凱家是四合院式的房子。東廂房,西廂房,再加
上北廂房。北廂房有三間,中間一間是客堂。院子裡有口井和一個水鬥。

  「劉潔,上邊派來的陳春雨來了,快出來幫忙拿東西。」江凱衝著西廂房大
聲說。

  江凱話音剛落,一個美麗婦人的身影出現在西廂房門口。婦人二十七八歲,
一米六五左右,臉色白淨,皮膚細膩,看上去標準的一個良家少婦。婦人上身穿
著一件粉紅色的緊身襯衫,下身一條黑色的及膝中裙,一雙涼鞋配著一對雪白的
小腳,成熟女人的魅力盡顯無遺。

  我一看,心口一顫,老天,這是個什麼樣的婦人啊,簡直就是人間尤物。想
不到落後的山區也有這麼美貌的女子。見到她,我彷彿心裡所有的疲勞都煙消雲
散了。

  「人家才做完飯,剛剛想坐下休息會兒,你就來大呼小叫的。」婦人邊說邊
走了過來。

  婦人從江凱手中接過了行李,打量著我,「唷,還是個半大娃子哪。我叫劉
潔,是江凱的老婆,鹿鎮會計。」說著莞爾一笑。

  「我、我叫陳春雨,以後你就叫我小雨吧。」見到她笑,我說話都變得結巴
起來。

  「劉潔,我去喝些水,渴死了,這個夏天怎麼天這麼熱。你帶小雨去東廂房
把行李放好。呆會我去叫媽和小美吃晚飯。」江凱說著急匆匆地走進了西廂房。

  「別理他,咱們走,他就這副德行。」劉潔提起重重的行李。

  「還是我來拎吧。」不知怎的,心頭湧起一股憐惜之情,我從劉潔那裡拿過
行李。

  跟在劉潔後頭,我來到了東廂房。這是一間不大的屋子,西窗下有個床,東
窗下有個寫字臺,寫字臺上有個三五臺鐘,正滴答滴答地走著。寫字臺旁邊是個
老式的衣櫥。房子很小,可是給人的第一印象卻是整潔。

  「把行李給我,我幫你放好。」劉潔拿過我的行李走到床邊。彎下腰,把行
李放到床底下。

  由於我站在劉潔的側後方,正好看到黑色中裙包裹下劉潔撅起的圓臀,腦子
裡不由閃過一絲猗念,「好圓的屁股。不知摸上去感覺怎樣。」一瞬間,一股興
奮湧向股間。

  我連忙轉過身去,心裡暗罵自己無恥,「你怎麼這麼下流?見了女人就像公
狗一樣發情?而且她還是有老公的人!」與此同時心裡另一個聲音卻在說:「劉
潔確實漂亮,是男人哪個不喜歡,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認了吧,別以為你有
多高尚,這才是你的本性。」

  劉潔把行李放好,轉過身,對我說,「小雨,以後這裡就是你的住處,你可
要把這裡當做你自己家裡呀。」

  「是,嫂子,我接受你的教誨!」我一本正經地說。

  「好,我就接受你這個小叔子。不過你可要聽話。」劉潔嫣然一笑。

  正說得熱鬧間,西廂房傳來了江凱的喊聲:「劉潔,小雨,吃晚飯了,媽和
小美都坐好了。」

  「來了,來了。」劉潔忙不迭的回答。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