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夏日浪漫之回歸

===================================
  Copyright (c) 1997 Jim Fix.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story may not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for profit without
the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author. This story may be freely
distributed with this notice attached. The author may be contacted at
jimfix@earthlink.net or through mrdouble@ix.netcom.com (Jim Fix).

  A Summer Romance Revisited

  Note: This story is a follow-on of "A Summer Romance" and is pure
fiction, a figment of my imagination.

  註釋:這個故事是《夏日浪漫》的延續,純粹出於我的虛構和想像。
===================================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我從沒有懷疑過媽媽,因為她說:「保羅,你不必擔心
我,我每時每刻都在想著你。」搬家的雜務已經佔據了我的每分每秒,在這種情
形下,如果我再對媽媽胡思亂想就太不應該了。

  如果有人想要嘗試一下什麼是純粹的折磨,那麼我可告訴你,買賣房子和搬
家,都是!可憐的媽媽必須去適應一個新的工作,組建一個新的部門,還要應付
因搬家引發出的、需要一個成人注意的所有的瑣碎事,我則留在我們的老房子,
監督裝箱和運出。在需要拿主意的時候,我會考慮媽媽這時會如何做,我依照這
宗旨處理一切我能處理的瑣事。有時我也會和媽媽商量,但通常我會去先去做那
些我以為她會要做的或者我認為肯定合理的事情。她在標籤紙上簽名做上標記以
防偽造,有時什麼事都會發生。

  房地產經紀人給我們的老房子找到了一個買主,所有手續辦完之後,我動身
去州府和媽媽會合。我到達的時候,她住在租的旅館套房裡,正在尋找適合的房
子。

  我們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我們不能在房子上一下子支付全款,要等到拿到
銷售我們老房子的錢。

  如果你能忽略了一些小事情,比如在半夜去打開冰箱,那麼旅館生活倒也不
壞。

  媽媽的公司支付帳單,但是最好的旅館也不能夠取代家,一個雙人套房不是
家。

  媽媽一直在尋找新房子,但是太不走運了。我到達之後的那個星期六,一個
經紀人帶著我們繞著市中心轉了幾處,房子都很好,但不能讓我們滿意。吃午飯
的時候,經紀人說,在天黑之前她還有兩處更好的房子要帶我們去看,我們同意
了。疲乏的上了她的車,開始了彷彿是無目標的搜尋。第一處房子對於我們好像
不合適,經紀人請我們保持耐心再看看她最後的奉獻。

  她駛往街道邊的一道小輔路,道路悠長,盡頭是一個住宅區。繼續前行,迎
面是一處美麗的牧場風格的房子,這一下子迷住了我們。我們走進去,裡面空空
蕩蕩的沒有任何傢俱,看起來就像是避難所,但四間居室很完整,還有一個大後
院。一棵老橡樹遮蔽了整個院子,而且四周環繞著高高的圍牆,相當隱蔽。居室
旁邊是一間大大的鄉村風格的廚房,附帶著一個用餐區,居室和廚房在此相連。
主臥室裡有一個專用的浴室和一個巨大的浴盆。媽媽看這浴室的時候,衝著我調
皮的眨眨眼,臉上泛起一個曖昧的微笑。我的腦海裡浮現出我們在浴盆中的畫面
……幸好這個經紀人不是一個通靈師。

  結果是自然而然的,在學校開學前的兩星期我們搬進到我們的新家。這些日
子以來,在工作之後,媽媽都會在那裡設計著佈局,指揮傢俱的擺放;我則謹遵
媽媽的吩咐,終日照看著所有的小東西的開箱和擺放。第一周我們很爽快地完成
了大部份工作,在學校開學前的一星期,我開始收拾庭院和灌木。

  但還是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媽媽和我真正相處的時間太少了,而且我正要面
臨州立高中的考核。星期五晚上媽媽到家很晚,我想讓她第二天早晨盡可能的多
睡一會兒,我還有一個想法,我想要讓她在睜開眼的時候感到驚喜。

  我早早的爬起身到附近的花店買了束玫瑰花,在我回到家的時候,我悄悄地
把插有玫瑰花的花瓶擺放在她的床頭,然後離開,靜候她醒來。在我等待的時間
裡,我調製好咖啡,並且把咖啡和早飯盤放在一起。

  我悠閒地品嚐著咖啡,打發著等待的時間,溫情、愉快地感受著這安靜早晨
的溫馨,同時,抵抗著內心深處熾熱肉慾的誘惑。過去的一個月裡,沒有任何事
情發生,僅僅是忙於工作,除了在那些忙碌的間暇有幾分鐘匆匆的調情。在那些
時候,媽媽會擠出時間,做著那些愛人之間的撫慰給我以獎勵,令我精神再次振
奮、鬥志昂揚。對於性愛,她有著相當豐富的想像力,而我,缺乏經驗,所以我
會狂熱地學習她想要嘗試的每一件事。

  再過幾星期我就十五歲了,但對於我們的新關係我仍然有一點擔心。有一點
我正在學習,那就是兩人之間的小小的接觸,例如週末在床上用早餐,引誘出媽
媽浪漫的那一面,在她心情浪漫的的時候,她就變成了我希望的最徹底的女人。
我期待今天早晨這束額外的玫瑰花,會給我們在我們的家的第一個空閒的週末,
引發出一段難忘的回憶。

  一雙不知從哪兒鑽出來的手臂在我身後突然出現,熱情的擁抱吞沒了我,我
被驚呆了。在我正做著白日夢的時候,媽媽偷偷的走近我,現在我正在被一個春
情大發的女人攻擊……玫瑰花的功效!

  媽媽注意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早餐盤,問道:「我做了什麼,贏得了玫瑰花和
在床上用早餐?」

  「它們是被你正要去做的贏得的。」我回答,加上曖昧的笑。

  「啊!討厭,我的後背又要勞碌一整天了吧?」

  「不,有時候你可以登上高峰。」

  媽媽注視著我,轉到我的身前,兩腿分開坐在我的膝蓋上,面對著我,把我
的T恤衫從牛仔褲中拉出來,再慢慢把手伸下去,輕輕愛撫著我那勉強存在的包
皮。她溫暖的手使我的包皮分開,我能看見我的陰莖迅速充血、勃起。再加上一
個纏綿的、清晨問安的親吻,帶給我溫暖、暈眩的感覺,迅速遍及全身。我們共
用我的咖啡杯享用著咖啡,鼻子不時纏繞在一起,伴隨著愛撫和親吻。

  不必著急,我們這一整天沒有其它的事情要做,除了相愛。在過去的那些日
子裡,從她那兒,我早已經學會了忍耐。在兩性之間,我是初出茅廬,而她正在
教我如何去滿足她。在她容納我的探索的過程中,我希望她能感到愉快。這一段
時間以來,我的母親坦呈著她女性的一切,但隨著時光流逝,她正在不斷適應我
們之間的新關係;而我,在情感和肉體上也逐漸變得和她的需求協調,我努力的
來滿足它們,在她積極的響應的過程中,加倍的回報她的寬容。

  「你在想什麼我能一目瞭然。」媽媽說,這句話把我帶回到現實中來。

  「我只是在想這個夏天我們改變了多少。」

  「對於這些改變你怎麼想?」

  「我感到喜歡,我找到了我要去愛的另一個人。我正在學習奉獻出更多更多
的愛,比我先前想像的還要多。」

  「我認為和從前相比,在這一點上我們兩個人都在學習,在更多的方面。你
願意和我在床上共進早餐嗎?」

  「只要我能收拾乾淨麵包屑。」

  回憶起上一次我伺候她早餐的情形,我們都笑了,她回答:「你願意為我點
一個我給你的特別煎蛋嗎?」

  「不要太老的,我喜歡我的煎蛋嫩一些。」

  我托著早餐盤跟著她到了我們的臥室,片刻之後,我們一絲不掛的緊貼著並
排躺在一起。我伸出胳膊摟住她並且試圖和她做愛,但她吃吃的笑著抵擋,我們
開始了我們之間的強姦與反強姦的遊戲。媽媽很健康,健康到足以贏得我們之間
的摔角比賽,我和她搏鬥了好長一段時間,千方百計的喚醒她的春情,但她還是
不打算放棄,在這假強姦的遊戲中,笑聲貫穿始終。

  我摸索到一個簡單方法來結束她的反抗,我的後背猛然摔落在床上,並且假
裝精疲力盡……今天早晨也沒有例外,她爬起身,雙腳分開跨到我的身上,在我
的高高聳立的陰莖上慢慢降低她的身子,使陰莖慢慢插入並不斷擺動她的屁股,
直到她徹底包容我的陰莖。

  我們兩個都沒有特別的忍耐,因為這是我們今天的第一次做愛。媽媽以慢速
的搖滾樂節奏開始了上下顛簸,但不久就失去了自制,就好像是一個正在獵狐的
發狂的女騎士。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不但能聽到她忘形的喊叫聲,還能感覺到
她身體深處的下意識的收縮。然後我就失去了控制,我的性高潮以排山倒海之勢
突然壓倒了我,精液一下子淹沒了媽媽身體深處的痙攣……最後媽媽那飄揚的身
體終於受到了地球引力的吸引,她癱倒在我身上,氣喘吁吁的用濕漉漉的親吻貪
婪地蓋住了我的臉。

  「上帝,我渴望這一切,保羅。」

  「我也這樣。」我回答。

  有一種親暱行為是最特殊的,那就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在做愛之後共享的
溫馨。雖然那只是片刻,但那是最重要的時刻,沒有什麼外部世界的入侵能來沖
淡這份愛和心靈的溝通,毋須觸摸、毋須愛撫、也不必說什麼。我們經受了太多
的傷害,在所有的願望終於被徹底滿足的時候,我們太想獲得那片刻的溫馨了。
現在就是那一刻,兩人相互之間的愛情是更深、更廣,或是被破壞的那一刻。在
這一時刻,未說出口的信息和說出口的話語同樣重要,而有時候,說出口的話還
會被誤解。

  媽媽坐起身,但仍然保持著跨在我身上的姿勢,從盤中拿過一個新月形的面
包。她扯下一塊開始餵我。她把枕頭墊在我腦袋後面,讓我能更舒適的半坐著,
然後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她啜飲了一小口哺給我,然後再啜飲了一小口……我
們共享著美味的調情,不時佐以甜蜜的麵包卷和苦味的咖啡。猛然間,我的思維
一陣混亂,一句古老的話語盤旋在我的耳際:

    「我們如此幸運,品嚐到這甜美的果實,
     儘管還要,啜飲黑暗世界的絕望,
     但彼此的愛更深。」

  一陣我從未體驗過的震撼激情從我的整個身體席捲而過,情不自禁的淚水潸
然而下。我從不理解為什麼有的人在特別幸福的時候會哭泣,不,直到這一刻。
母親,啊,或許她不再只是母親,我愛這女人的一切,無論她的優點還是她的缺
憾。我詛咒習俗,我詛咒禁忌,我還要詛咒任何試圖分開我們的人或事。

  媽媽注意到了我的淚水,她問:「有什麼不對嗎,保羅?」她的聲音裡充滿
了關切。

  「沒什麼不對,每件事都非常正常。我只是感到太幸福了,以至於我忍不住
的想要哭泣。我是這樣的愛你,愛到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對你表達了。」

  過了一會兒我意識到到我說錯了,媽媽的臉猛然抽緊了,面無表情,但她的
眼簾充滿淚水。她把杯子放回托盤,痙攣的動作就像個機器人,然後撲入我的胸
膛緊緊抱住我,是這樣的緊,我幾乎窒息。她把臉埋進我的脖頸旁邊的枕頭上,
嚎啕大哭……過了好一會兒,她慢慢恢復了自制,抬起頭給了我一個鹹味的吻。

  「保羅,有時候我曾擔心發生在我們之間的僅僅是肉體的吸引,我是因為我
的孤獨,而你,是因為年青人成長過程中的狂暴慾望。你剛剛的話打消了我的疑
慮。」

  之後我們坐到外面的橡樹下,享受私人後院的自由。我們的這棟老房子有一
小塊草坪,而且沒有籬笆。這後面也沒有房子,草坪的盡頭是茂密的樹木和灌木
叢,那是我們和鄰居的分界。灌木叢中有一個狹窄的缺口,一條隱約的小路掩映
在其中,彎彎曲曲的直到我們的後門,這些痕跡大概是以前的主人抄近路來晨練
或是遛狗走出來的,現在只有直升飛機才能干擾我們的隱私。

  媽媽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說:「保羅,我們需要弄回一些草地傢俱和一具
吊床安置在這裡。你不認為這樣嗎?」

  我們已經放了一對休閒椅在外面,可以在院子裡看天空。「是的,太好了,
可以放在樹蔭下。」

  「我喜歡我們在這裡的隱秘。在我們的老房子時,每一個人都能辨別出你正
在喝的蘇打水牌子。願意去商店採購一點使院子更舒服的東西、再吃個漢堡來當
午餐嗎?」

  「在開銷了所有搬家的費用後我們能負擔得起嗎?」我問。

  「在吊床上做過愛嗎?」

  「沒有。」媽媽回答是完全的不沾邊,使我感到很神秘。

  「我也沒有,但我想試試。」

  我腦海裡泛起我們倆在在吊床上的一幅幅畫面……我們剛剛做完愛,但我的
想像力給我帶來一陣陣高度的亢奮,我的短褲不由自主的被高高頂起,令我感到
一絲難堪。在媽媽注意我的窘況的時候,我調整了一下姿勢以多少獲得些舒服。

  「在想吊床?」她笑著問,使我感到徹底驚詫的是接著她站了起來,褪下她
的短褲,再使她的內褲向下滑落繞著她的腳踝,然後邁步走出它們,「我總是幻
想在戶外做愛,願意試試嗎?」她說著在草地上躺下。

  不需要強迫,我馬上剝去我的短褲躍到她身邊。她扳著我的後背推開我壓在
我身上,坐直身子後說:「這些草令我的靶子發癢,你在下邊吧!」

  我們的做愛是短促而激烈的,在結束的時候,我們一起躺在樹蔭下休息,並
不時的親吻。片刻之後,我們回到了現實世界,媽媽說:「我們必須給大門裝上
鎖,不然趕上瓦斯工來讀瓦斯表的讀數時,我們該如何呢?」

  「我估計我們能帶給他一整天的祝福。」我開玩笑地說。

  「那他會有一個能向他的同事炫耀的故事,他不會吧?」

  「媽媽,你真是不可思議,你專找奇怪的地方做愛。」

  「你說的絕對正確,而且我還有一個更不可思議的伴侶,我估計那個男人比
我的一半年齡還小。在我們採購之前要和我一起去洗個淋浴嗎?」

  午餐之後我們去商店採購草地傢俱。對於這個季節選購這些傢俱太晚了,大
多數的商店只有少部份的展示。在搜索過幾個商店之後,我們在一個大型的五金
商店給大門選中了一把鎖。令我們驚奇的是,這商店裡還有一個大規模的戶外傢
俱展示。

  我們選定一張帶椅子的桌子,一套輕便的長沙發和一張雙人吊床。媽媽決定
讓他們星期一早晨送貨。

  回到家後,我馬上在兩扇門上安裝好鎖,現在可以肯定不會有不速之客闖入
來干擾我們了。之後的一整天,我們在一家好餐館用了晚餐,還看了一場電影來
慰勞我們自己。

  星期天早晨媽媽早早喚醒我,她已經穿好了運動服,「快點起床穿好衣服,
我們必須保持身材。」她說。

  「我們必須要那麼做嗎?」我抱怨著,幾乎不能睜眼。

  「自從搬家以來,我們還沒有像樣的跑過。我覺得已經胖了,整天坐在書桌
後面不會有好處。躺在床上吧,如果你想那樣的話,我可要在天氣變熱前去跑步
了。」

  「給我一分鐘,我就來。」我回答。

  「我在廚房等你。想先要一杯咖啡嗎?」

  我從床上掙扎下來,在洗手間裡忙活了幾下,幾乎不到一分鐘,我已經坐在
廚房裡享用著媽媽沖的速溶咖啡。她喋喋不休的說著關於發胖和在過去的幾個星
期裡她怎麼樣恢復身材,在正確的地方,我不時發出表示同意的聲音,使她的談
話不至於因為我而不流暢。

  我們在後院做著伸展活動,然後從樹木掩映著的小路鑽出來。在道路延伸的
方向大約在半英里遠外有一座橋,媽媽提議把它作為我們第一次長跑的目標,先
跑到橋再跑回來。跑到橋是容易的,回來就困難了。在最後的四分之一英里,我
們倆都開始大張著嘴急速喘息。蹣跚著進入後院,我們汗流浹背、大張著嘴就像
蒸汽機車在喘息。

  媽媽先跑過去把大浴缸充滿熱水,在淋浴沖乾淨汗水後,我們滑進浴缸開始
浸泡。我們明白了兩件事,我們的身材確實令我們失望,再也不必嘗試在水下做
愛。

  早飯之後,我們坐在後院拚搏了一番,渡過了一個精疲力竭的早晨。媽媽談
論著新買的草地傢俱和她要如何安放它們,我早已學會同意她的意見,在哪兒擺
放椅子還是擺放桌子更合適,是一場我絕對不會贏的爭論。

  不久談話的節奏變緩,我們開始各自坐著沉浸在各自的心事裡。草坪上的凹
痕是我們昨天曾經做愛的地方,現在那裡的草仍然倒伏著,遠遠望去就像是個大
斑點,我凝視著它,想著媽媽說的關於瓦斯抄表人的那番話。我想像著一個旁觀
的陌生人驚詫的臉,如果他面對這情景,看到一個少年和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在
草坪裡滾動、摟抱在一起……笑意不由自主的湧上來,我開始大聲的笑出聲來。

  媽媽看著我以為我失去了理智,問:「願意共享這個笑話嗎?」

  在我終於能稍微控制我自己的時候我回答:「我只不過是注意到了那些草,
我們昨天把它壓倒了,再想到你說的關於抄表人的那些話。我想像如果他實際上
發現了我們,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媽媽開口之前先是一陣短促的格格的笑聲:「有趣,不是嗎?」

  「我想要試試吊床,那是昨天促使我那樣的原因。」

  「明天它就會出現在這裡了,也許我們明天晚上應該為它洗禮,保羅。」

  「你怎麼會想出在吊床上做愛的,媽媽?」

  「在我還是一個少女的時候發生過一件事。想聽嗎?」

  「洗耳恭聽。」

  「一天晚上太熱了,以致於我在屋子裡睡不著覺,因此我打算到後院的躺椅
去試試,那裡較涼快。我剛要睡著就被驚醒,有人在隔壁院子竊竊私語。我聽了
一小會兒,聽出那是我隔壁的女友和她的男朋友。談話非常有趣,我的好奇心得
到了最好的滿足。我不光想聽,還想去看看,因此我悄悄地起身,躡手躡腳地走
到院子邊矮樹籬笆的上方,在那裡我能很清楚的看見在吊床裡的兩個人。我看不
見他們的細節,但從他們的姿勢我知道他們在親熱的擁抱和接吻。」

  「偷窺和竊聽使我感到特別興奮,後來就更興奮了,以致於我不得不把我的
手伸進褲子裡自慰。我把手指剛捅進去,就看到他們爬出吊床,把衣服脫光,再
爬回去做愛。在黑暗中,我蹲在那兒,手指進出著,狂想著我就是那個正在吊床
裡的女孩,就在我差不多要達到高潮時,亮光在後門廊閃過來,那女孩的父親走
出來抓住了他們,他對他們大喊大叫的時候,我達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絕頂的高
潮。」

  「後來在我手淫的時候,我會想像這後院的情景來提高我的性奮。我估計每
個少男少女都會用一些什麼事來刺激興奮。你不這樣嗎?」

  媽媽的問題使我詫異,我感到我的臉窘迫得紅了。她注視著我,臉上帶著曖
昧的微笑,好像她知道了一個秘密。在媽媽接著說下去的時候,我腦子裡一片空
白,不知該說什麼是好。

  「我知道你手淫。我把我的事洩露給你,我們就像是兩個好奇的小孩,我將
發掘你的內心深處,你願意讓我看到嗎?」隨著她的問題是一連串的笑聲。

  和自己的母親談論這個話題是困難的,就算是母親喜歡發掘,但我還是老老
實實的回答:「我有一本爸爸的舊雜誌,通常我都是在洗手間裡看。」

  「你是否曾經幻想到我?」

  在經歷了前面的坦白之後,接下來就容易了,我只能實話實說:「是的,我
幻想過。在你洗澡之後比較粗心的時候,我看到過……那時我就會拚命回憶以前
看到過的你的赤裸身體。」

  「沒想過對你的媽媽坦白嗎?」

  「不大可能,但是這一切使我感到很驚奇。」

  「我知道你在洗手間的小節目。有一天我聽到你在那裡的聲音,但我不知道
我是不是該說些什麼。在我思考的時候,我猛然發現我自己是這樣的興奮,以至
於我不得不用手淫來緩解。還有一天,在我打掃你房間的時候,我發現了你的雜
志,我一頁一頁翻看著它,想像著你坐在洗手間裡在看著同樣的畫面。我情意綿
綿地躺在你的床上、在你枕頭上味道裡陶醉。後來一有機會,我就會躺在你的床
上自己撫慰著自己,讓我的想像力自由自在地奔馳。看見了吧,你的媽媽是不是
一個壞透了的女人?」

  「你說的使我想起了伯恩舅舅的木屋,在那個早晨,在我在你的內褲上有了
我的意外的時候。在我換衣服時,我發現你的內褲躺在洗衣籃裡。我檢查它們時
我發現你幾乎有了和我同樣的興奮。而且你內褲的味道使我特別興奮。」

  對我的自白媽媽輕輕地笑了笑,然後陷入沉默,她似乎很迷惘。最後她問:
「對於我們的開始你曾經後悔過嗎?」

  「沒有,我只是後悔我們沒有更早些發現彼此。想想吧,我們浪費了多少時
光。」

  「保羅,對於你它也許是簡單易行的,但是對於我則不然,我必須先要忘記
以前所接受的一點東西。在我們真正邁出這決定性的一步之前,我已經估計到我
們肯定會像少男少女那樣墜入情網。無論如何,我希望我們倆都幸福,只有上帝
知道我們有太多的不幸福了。」

  「媽媽,我知道我是幸福的,在我醒來的時候你在我的旁邊,在一天結束的
時候,你滿懷溫柔、滿懷愛意地躺在我的身邊,我更感到滿足。我不知道如何去
準確地表述這些,但如果我們依舊是分開的,我們的慾望將會在我們之間引起問
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這個夏天我長大了好多好多。」

  「你確實長大了。這次搬家從開始到現在,如果沒有你的協助,我不知道我
是不是能夠完成,那將是另一個局面了。這是一項巨大、繁瑣的工作,作為你的
媽媽,你使我感到驕傲。我認為我們都長大了一些,我變得開始欣賞你、欣賞你
已經變成一個令人驚奇的男人。」

  我們被電話鈴聲打斷,媽媽起身進去接電話,幾分鐘她回來了:「我必須去
辦公室完成一個報告。我本來想星期三再完成它,但這會議提前到明天了。你是
一起去給我幫忙,還是想留在這裡?」

  「如果我能幫得上你我就跟你去。」我回答。

  「你肯定派得上用場,許多的數字在嘎吱嘎吱地叫喚呢!」

  媽媽呼叫她的秘書——黛比,我們和她約好在去辦公室的路上會面的地點。
我們三個人花費那一天其餘的時間和部份晚上,在媽媽的報告上寫下這最後的結
果。黛比打完字最後複印的時候,已經幾乎九點了。

  「每個人都像我那麼餓嗎?」媽媽問。

  「我們午餐的三明治在六點就消化完了。」我回答。

  「你怎麼樣?」媽媽問黛比。

  「我能吃得下一頭牛。」

  「在這個時間知道有什麼好去處嗎,黛比?」媽媽問。

  「中國口味,墨西哥口味,或者是美國口味?」

  「你選擇吧,什麼都好。」媽媽回答。

  黛比帶著我們到了一間很好的墨西哥餐館,領班引導我們坐在一張安靜的桌
子上,在那裡我們能方便的談話。食物是美味的,而且在用餐間歇又有黛比不時
活躍氣氛。我們都餓極了,直到用餐結束我們才開始談幾句話。在桌子被清掃乾
淨的時候媽媽點了些新鮮飲料,我們每個人都感到了放鬆。

  「黛比,謝謝你往日對我的幫助。很抱歉,星期天還要麻煩你。」

  「這不算什麼,反正我也沒什麼必須要做的事。」

  「不管怎樣還是要謝謝你來幫忙。」

  「我知道你會在這週末找我的。」

  「那是為什麼?」媽媽問。

  「你能保守這個秘密嗎?」黛比問。

  「如果你想要我那樣。」

  「還記得約翰嗎?在你提交你那份獨創的建議的時候指摘你的那個傢伙。他
的秘書和我是好朋友,我們一般每星期天上午都一起去吃早餐。今天早晨她告訴
我,約翰星期五就知道日程已經改變,以為已經通知了你。她問我昨天是否加班
做完了那份報告,我告訴她沒有,之後我們倆就趕緊分手了。約翰一直等到今天
才告訴你,就是希望你來不及。他在你背後稱呼你為『那鄉下女人』。我的朋友
和我都為此感到生氣。所有的秘書都想看到你做得更好,在這公司裡你是第一個
得到這麼高職位的婦女,如果你做得好,也是為我們開了門。」

  「我知道他對我有敵意,但我從沒想到他會這樣明目張膽。謝謝你帶我們來
享用這裡的美餐,保羅也應該會謝謝你的幫助,沒有你我們這會兒還會在辦公室
忙活呢。」

  「完全正確,媽媽。」

  黛比在說話之前注視了我一小會兒:「保羅,我對你感到驚奇,在報告你做
了那麼多工作。你相當聰明,也非常漂亮。」

  我感到我的臉一直紅到了耳根,「謝謝。」我甚至都有些口吃了。

  我們和黛比分手後就立即回家,疲憊的栽倒在床上。我睡得像個死人,直到
第二天早晨我聽到媽媽在臥室裡忙碌。我趕緊起床並且去做咖啡,而她則忙於她
準備工作。在她離開之前我們抓緊時間享用了一杯咖啡,然後我親吻著她道再見
並祝她走運。

  媽媽上班之後我決定去晨跑。這是一個美好的早晨,微風送來涼爽,我鑽出
了那條林蔭小道。我試探著跑過了那座橋,在我調頭往回跑的時候,迎面跑過來
一個男人,他對我友好的揮手致意,我們繼續各自的晨練。

  這是我開學前的最後一天,如果我想要繼續晨跑,我必須早些起床。我還必
須早些叫媽媽起床,如果她想要和我一起跑的話。這就有可能帶來一個難題,有
很多次,在我較早的叫醒她的時候,她通常都是春情蕩漾的。幾乎沒有一個像我
這樣年齡的孩子會遇到這種難題。

  我邊跑邊想著那些早晨。媽媽僅僅穿著一件短短的睡衣睡覺,不穿內褲和奶
罩,而我睡覺更是一絲不掛。在我喚醒媽媽的時候,我們通常都會緊緊的擁抱和
親吻,我甚至能感到當時我那晨勃的緊迫感,插進她兩腿中間的茂密的陰毛,興
奮籠罩了我。事情通常會進展成忘情的頂入和嬉戲的閃躲,開始是摹仿強姦和反
強姦,直到最後的狂暴的做愛。也許我最好重新考慮該如何喚醒她,媽媽醒來時
的情意綿綿相信也有一些我的原因。

  我跑到後門,站在門外時,我的汗水、喘息已經到了極限。還要等待漫長的
一天,媽媽才會回家……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