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母子激情戀 ~ 美腿母親與子激情戀



  我叫王一維,是家中的長子,有一個比我小兩歲的弟弟。

  弟弟身體一向不好,又比我小,爸媽對他的關愛自然也就多些。

  可我小時候總以為爸媽偏心,對我不如對弟弟好,因而心懷怨憤。

  可能因為這樣,自小我就很叛逆,性格孤僻,行事怪異。

  我難得有讓爸媽滿意的事,經常和他們作對,惹他們生氣。

  對此爸媽也是無可奈何。

  唯一能讓他們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學習成績還算好,品格也不壞。

  讀書我是很用功的,這是因為我要讓爸媽知道我比弟弟強。

  到了十五六歲的時候,我對女人逐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自慰從偶爾發展到
天天要。

  但是自慰並不能真正滿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

  而在那時社會和學校還很保守,像我那個年齡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
會惹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虛榮心很強的我當然不願做那樣的事。

  我只有苦苦忍受性的折磨。

  不知何時起,媽媽美麗的身漸漸把我吸引住,後來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對像
…我媽媽叫趙卓雅,儘管已三十五歲但仍美艷動人。

  她容顏標緻可人,氣質高貴典雅,她現在某私企工作,屬於白領麗人一族,
所以平時經常穿著時尚合體的旗袍裙類與高跟鞋時,更顯迷人風采。

  每當我看見她的時候,便心跳不已,想她的時候,便莫名興奮。

  ,我已被她迷住,用想到發瘋來形容也毫不為過。

  這輩子曾使我真正神魂顛倒的女人就只有媽媽了。

  但想歸想,理智告訴我這不可能,她可是我生身之母,我不能愛上她。

  這是道德與禮法所不允許的。

  這是瘋狂甚至變態的。

  無奈之下我只好拿媽媽為性幻想對像意淫或手淫,我甚至想拿她的貼身衣物
來發洩。

  後來我還想偷看媽媽的身體,可總沒機會。

  但儘管如此,我倒從未對媽媽真正做過什麼不軌之事,我還沒那麼無恥。

  我以為我對媽媽的愛戀只是我自己的一場夢而已,一個永遠不能實現的夢。

  我只希望這夢快些醒來。

  但就在那天下午,老天卻給了我一個機會,影響我一生的機會。

  那天下午我放學回到家,弟弟上補習班,而爸媽上班,是以家中無人。

  我家客廳牆壁上掛著當年爸媽的結婚照,我不由看得入神,媽當時穿著白色
婚紗美若天仙,不過現在樣子也沒怎麼變,只是更端莊成熟了。

  我心中不由又開始幻想,假如站在她旁邊的不是爸爸是我,我們結婚……一
陣開門聲打斷我的思路,我暗嘆了一口氣,可能是弟弟下課回來或爸爸提早下班
,我不由暗恨他們回來打斷我安靜的暇想,門打開了,進來的竟是媽媽。

  媽媽一向不提早回來,看見是她,我心中不由又高興又緊張,不由結結巴巴
說道:「媽,你,你回來了?」

  看見我在家媽媽也有些奇怪她問道:「這麼早放學?下午沒課嗎?」

  我忍下內心的激動故做鎮定說:「下午沒課。」

  我偷偷打量媽媽,她今天穿一件淡紫色的套裙,淺色薄絲襪,白色高跟鞋。

  我的心又狂跳不已,身體的某一處已發生了變化,為了不失態我正準備回房


  我身後卻傳來媽啊的一聲,我回頭一看,原來媽不小心把腳歪了,她已疼得
站不住了。

  我忙去扶她,把她扶到沙發上坐好。

  你沒事吧?我關切的問。

  媽媽搖搖頭,但仍滿臉痛楚。

  她想彎身將高跟鞋脫下,但由於疼沒成功。

  我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彎下身抬起她扭傷的右腳道:「媽,我來幫你。」

  說著脫下她右腳的高跟鞋,那只纖美的腳立刻出現在我面前,纖美的玉足被
絲襪包著更具誘力,我內心激動萬分,這是我長久以來迷戀的媽媽的身體的其中
一部分–美腳!長久以來我連夢中都期盼的跟媽媽身體的零距離接觸,如今這美
腳就在我面前,我伸出手握住她的腳,開始地撫摸揉捏它,我已無法自控。

  我喃喃的說:「媽,你的腳真好看。」

  大約過了幾分鐘,我猛的清醒過來,抬頭猛看見媽媽正看著我,她的臉上泛
起一片紅霞,眼中帶著一種奇怪的眼神,說不出是憤怒責備或羞澀,總之很怪。

  看見媽媽羞紅的面頰,我不由看到獃了,一時雙手仍緊握著媽媽的纖腳忘了
放下來。

  媽媽輕聲說道:「放下。」

  我還在發愣:「放下什麼?」

  媽媽的臉更紅:「放下我的腳。」

  這時又傳來開門聲,媽媽猛地抽回她的腳,我也猛地站起來,這時爸爸跟弟
弟走了進來,爸爸看見我們一愣,他問:「你們怎麼都在家?」

  「我下午沒課。」

  我和媽媽幾乎一口同聲,媽媽的臉又似紅了,她忙問道:「你們怎麼在一起
?」

  爸爸自顧低頭換鞋答道:「我們也是在門口遇見的。」

  我說道:「媽媽的腳歪了。」

  爸爸問道:「沒事吧?」

  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關心,我忽然發現爸爸近年來不管對我和弟弟或媽媽都
顯得莫不關心,隨著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他的人似已變了。

  媽媽回答:「沒事。」

  於是爸爸上樓了,弟弟也跟了上去。

  客廳又剩下我和媽媽,我不敢望向媽媽,含糊道:「媽你腳沒事吧?」

  媽媽的聲音也不太自然她說道:「我的腳沒事了。」

  我也逃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間,那夜我徹夜未眠,一直想著下午發生的事,想
著我撫摸媽的腳的情景,當時我放肆的摸她的腳,她並沒有反抗或拒絕,也沒有
生氣,最主要她沒有告訴父親,在喫晚飯時她還和我說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一直在想,一個女人肯讓你弄她的腳,是不是也會讓你弄她的任何地方?
經過這事以後,我彷彿看到了希望,我感到我和媽媽的結合併不是天方夜談,也
許有一天我們真的會……我開始耐心等待,等待老天給我創造機會,我不再手淫
,也不再有每次想到媽媽內心就產生的罪惡感和內疚情緒,說來奇怪,我的性格
也變得開朗隨和起來,連爸爸都認為我成熟了。

  在我等待機會的日子裡,家裡也產生了一些變化。

  首先是爸爸,他變得越來越少回家,總是說忙生意談業務,有時回來對我們
也很冷淡,跟媽媽也不說幾句話,他們的關繫越來越差,幾乎是各自為政。

  我猜想爸可能有外遇了。

  而這時弟弟以學習太忙為由要搬到學校校捨去住。

  家裡只剩我跟媽媽了。

  對於這些變化我卻大喜過望,爸爸弟弟跟媽媽越疏遠,對我越有利,我知道
我的機會已快到了。

  那段時間媽媽由於跟爸爸感情亮紅燈弟弟又搬走心情很不好,人也憔悴了,
天天下班回家都陰沉著臉,幸好還有我陪著她,有時喫完晚餐後一起出外散散步
,聊聊天,我們漸漸變得親密起來。

  有一天晚上,我和幾名同學出外喫飯,半夜十一點纔回家,我本已為媽媽一
定已睡了。

  但當我路過她的臥室時,發現房門開著,媽媽的裙子、內衣、絲襪、乳罩、
還有褲叉竟扔在床上,天,她一定在洗澡,我當時竟忍不住走到床邊,拿起媽的
乳罩褲叉絲襪貼在臉上狂吻狂聞,不能自已。

  發洩之後我又悄悄走到浴室門下的排氣口向裡看,媽媽正背對著我,淡淡的
蒸氣映著白皙的背部,渾圓高蹺的臀部,修長的大腿,媽媽認真仔細的衝洗著每
一個部位,她背對著我,竟撅起屁股用噴頭去衝洗屁眼,然後她轉過身匹開腿,
用噴頭衝洗陰部,洗了兩下,她竟蹲了下來,我一驚,以為她發現我了,但不是
,她在小便。

  由於她蹲下,她的陰戶看得更清晰,深紅色的陰唇張開,尿泉水般射出,看
到這裡,我只覺得頭嗡的一聲,血向上衝,下體已堅硬無比,我親愛的媽瞇,最
愛的女人,她全身上下被我一覽無異,那臀部那乳房那陰部,我已忍不住衝進去
,強姦她,我當然沒這麼做,我沒那麼瘋狂。

  我悄悄退回我的房間,我承認我愛我的媽媽愛得發瘋,但我不能用強,我要
媽媽心甘情願的與我造愛。

  機會終於來了。

  那天是我老爺六十大壽,全家老少齊聚一堂,壽酒在某大酒店的貴賓包間舉
辦,五點開席,夜裡十點多纔結束,眾人各個喝得東倒西歪,爸爸說有事要去公
司,弟弟回學校宿社了,我和媽媽便搭舅舅的私車回家,但由於要送老爺姥姥,
車不夠坐,於是舅舅舅媽坐前排,老爺姥姥我和媽媽坐後排,由於後排坐不下四
個人,舅舅讓媽媽坐在我的身上。

  「那怎麼行?」媽媽抗議道。

  「一會就到家了,堅持一下吧。」舅舅不由分說把媽媽推到我身上關上車門


  這下可好,媽媽一屁股坐在我的小腹上,那天媽媽穿一身很傳統的猩紅緞面
緊身旗袍,旗袍上還鏽著銀條狀花紋,黑色高跟鞋,傳統而不失性感。

  我從開席一直不時的盯著她看,那緊身旗袍顯現出媽媽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
,那雙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那天我曾玩弄過的玉腳。

  整個宴席我一直對媽媽想入菲菲,幸好席間大家一直在揮杯暢飲,沒人注意
我在看什麼想什麼。

  這下好了,本就慾火中燒,媽媽卻坐在我身上,屁股緊壓我的小腹,我的陽
具一下直立起來,不偏不正,一下頂入媽媽的屁眼裡,媽媽冷不防叫了一聲。

  「怎麼了?」旁邊姥姥問。

  「沒,沒事。」媽媽低聲答道。

  到這裡事情的轉變已戲劇話,媽本想側下身把屁股移下位置,誰知舅舅猛一
起車,媽媽慣性向我一倒,整個屁眼完全壓入我的陽具,車裡再沒多餘空間,我
們一動也不能動。

  我當時的心情也是尷尬之極,這實在有夠丟人,我心中雖急,但它不聽我的
控制,插入媽媽屁眼深處後變得更加尖挺,這本是人天生的本能反應,任誰都不
能控制。

  車子一路行駛,左顛右晃,我還好說,但在上面的媽媽可不好受,車子搖晃
她也跟著搖晃,車子遇到前面有車或紅燈,立即剎車,她身子慣性向前傾,那一
瞬屁眼終於脫離我的陽具,但剎車結束,她又慣性向後倒,屁眼一下又壓入我的
陽具,一壓到底。

  一路行車無數次起車剎車反反覆覆,媽媽也跟著反覆的折騰,這簡直是種折
磨,我真擔心媽媽會大叫出聲來,但見媽媽雙手緊握成拳,顯然也在盡力控制不
叫出聲音來,她顯然也明白,叫出聲對誰都沒好處。

  試想,如果舅舅姥姥發現我們現在的狀況,就算是無意之舉,我們也得羞得
跳海。

  車終於到了我們家,車剛停穩,媽媽趕忙跳下車,飛快的走進院子,姥姥還
在嘀咕:「卓雅也真是的,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舅舅說道:「卓雅看來喝多了,一維,你照顧你媽媽。」

  我心想:「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我向他們打了聲招呼便走進院子。

  我心中已明瞭老天給我的機會已來了,接下來就看我怎麼把握。

  近來爸爸已不再回家了,以前隔三差五還回來看看,但近一個多月已沒回來
過。

  今天他們在酒席上雖談笑風聲但也只是給外人看的,散席後我看他們行如陌
路人般,爸爸只是說我回公司便開車走了。

  他們的感情已徹底破裂。

  而弟弟跟媽媽似乎也越來越疏遠,媽媽現在一定很空虛寂寞,三十五的女人
是虎狼之年,性慾極強,沒有感情的寄托,性生活也沒有,我甚至懷疑媽媽晚上
會不會自慰。

  今天她喝了很多酒,酒能亂性,讓人喪失自控能力和理性,再加上剛纔在車
裡的小插曲,她的慾火一定已被我激起,所以我判斷今晚是最好的機會。

  我懷著一種無比興奮無比緊張無比激動的心情走進院子,走上樓梯終於我打
開家門進到屋裡,媽媽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茶幾上有瓶開封的葡萄酒,她手拿
著一杯正在喝,看見我進來,她說:「來,一維,陪我喝兩杯。」

  我正想勸她少喝,但轉念一想,她喝多對我更有利。

  我於是走過去拿一個空杯也滿滿倒了一杯坐再她對面的沙發上,我這纔發現
媽媽有些不對,發生剛纔的事我以為她見到我一定會尷尬,但她彷彿什麼事都沒
發生一般,看來她喝多了。

  乾杯。

  她跟我踫了一下杯,一口乾盡,我也只有幹盡。

  這一杯喝完,媽媽臉上已泛起紅暈。

  我說道:「媽,今天你喝了很多酒。」

  媽媽淡淡說道:「最近心情不太好。」

  我說道:「你的心事可以跟我說說嗎?」

  媽媽便開始向我傾述,她跟爸爸的感情已破裂,因為爸爸在外面有了私情,
而弟弟之所以住校也並不是為了學習,而是為了方便玩樂。

  我心中暗喜,媽媽肯跟我說這些埋藏在心底的話已表示她喝多了,媽媽說著
說著竟驚激動起來,她竟一下抱住我說:「一維,你可不要像你爸爸弟弟那樣離
開媽媽。」

  當媽媽一下抱住我時我也一時衝動猛的抱住媽媽說:「媽媽我不會離開你,
你不要難過,爸爸不愛你我愛你。」

  我親吻了媽媽的臉頰,媽媽一下楞了,她說:「你,你說什麼?」

  我當時也是酒往上湧,我已豁出去了,我大聲說:「媽媽,我說我愛你。」

  媽媽當時似乎酒勁也醒了楞在當場,她的臉色一下變的蒼白,她獃獃的看著
我,好像從未見過我一樣。

  看見她震驚的表情,我的酒意也已化做冷汗,不由後悔剛纔太過直白的表白
,但事已至此,我已不能後退,我只能前進。

  這時我纔發現媽媽還在我的懷中,因為她剛纔抱住我我也順勢將她抱緊,而
我的一番話一下讓她像被定身了一樣震驚在當場,她竟已忘了她還在我懷中,當
時我們幾乎緊貼在一起,她的臉離我的臉只有幾寸,我發現我這麼多年還沒有跟
媽媽這麼近的接觸,可以這麼近的審視媽媽的俏臉,媽媽真的好美,一張嬌嫩的
粉臉此時已有些蒼白,一雙盼顧生情的杏眼已因驚訝而瞪大,我登時越看越愛忍
不住說:「媽,爸太失策,竟去外面找女人,他卻不知道,最美最好的女人一直
在他身邊。」

  媽媽怒叱道:「你,你在胡說什麼?」

  我說:「我沒胡說,我說的是真心話,在我眼裡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可,我是你媽媽呀。我們是母子呀,你,你不可以喜歡我。」媽媽急聲說
道。

  我說道:「為什麼不可以?我們是母子關繫,但同樣也是一個男人和女人的
關繫。

  你是我媽媽,但在我眼裡你不止是我生身之母,也是一個高貴美麗的女人。
我愛一個人沒有任何界限。」

  媽媽驚聲說道:「可是,如果我們相愛是不合禮法道德的,是不正確也不正
常的,你愛我,愛上自己的母親,這本就是一種不正確的思想,這不可能啊!」

  我越發激動說道:「不,現在時代已變了,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泰國有不男不女的人妖,恐怖分子可以去撞美國世貿大樓,張國榮可以公開自己
是同性戀一生只愛男人,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這世界沒有一程不變的事,爸爸
前也很愛你,以前一定和你山盟海誓過,現在他豈非也變了。」

  這一番話說完,媽媽竟一下子啞口無言,她秀美的眼睛裡竟閃現出迷亂的目
光,她的意志竟似已開始動搖,過了一會,她似要說什麼,我沒給她開口的機會
,我已用嘴堵住她的嘴,我以為她會強烈反抗,但出人意料,她沒有反抗和拒絕
,反而主動迎合用她的舌頭捲住我的舌頭,這一熱吻持續了足足五分鐘,媽媽忽
然猛的推開我,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自語道:「天哪!我剛纔做了什麼?我怎
麼可以和自己的兒子親吻呢?」

  這時我也坐在媽媽對面的沙發上,一口乾進我杯中的酒,說道:「媽,你不
必奇怪,你剛纔只是做了你的本能需要做的事。」

  媽媽沒做聲,反而將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好像要給自己壓壓驚。

  這一杯酒一喝完,媽媽似乎真的醉了,她已醉眼朦矓,她斜靠在沙發上:「
一維,你真的喜歡我?」

  她問道她的聲音也變的細聲細氣,據說只有真正喝多的人纔會這樣,媽媽真
的醉了。

  「對,我真心喜歡你。」我說。

  「那你今晚不會強姦我吧?」媽媽說道。

  我怔住,我做夢也想。

  媽媽沒有說話,卻走過來擁抱住我。

  她的身體那麼柔軟,呼吸那麼輕柔,而女性獨有的體味更令我心猿意馬,慾
火高昇。

  我猛的將媽媽攔腰抱起,媽媽嬌呼一聲,我說道:「我們去臥室。」

  我抱著她上了二樓臥室,我將她放在床上,分成一個大字型,仔細觀賞她的
每一寸肌膚,她的乳房白晰豐滿,屁股渾圓白嫩,小腹光滑平坦,腰枝纖細,大
腿修長健美,她的身體幾乎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媽媽本來一動不動的任我擺弄
,這時忍不住說:「你在看什麼呀?」

  我說:「媽,你的身材保持的真好。」

  媽媽似乎也很以此為傲,她傲然道:「當然了,不是我誇口,在我同齡的女
人中很少有像我身材保持的這麼好的,就算是當今那些二十多歲的女孩子,我自
信身材也絕不會輸給她們。」

  「當然了。」

  我說道:「媽媽身材是最棒的。」

  我邊說著邊把頭伸到她的兩腿之間看她的陰部,她的陰部光滑白嫩,而陰唇
呈一種粉紅色,我這時纔發現一件事,媽媽的陰部竟沒有陰毛。

  其實我上次我偷看媽媽洗澡的時候就感覺她的陰部有些不對,但又說不出哪
裡不對。

  我十六年來雖從沒真正看過女人身體,但有時也看看黃色影碟或色情雜誌,
所以知道女人也跟男人一樣,陰部長滿濃密的陰毛,上次偷看媽媽洗澡時一是由
於太緊張,二是澡間裡蒸汽太濃,是以竟忽略了這點,這次終於纔發現這一點。

  我說道:「媽,你那個部位為什麼沒有毛?」

  媽媽一楞,這纔反映過來嬌笑的說:「你是說為什麼我的陰部沒有陰毛?」

  「是啊。」

  媽媽說道:「我是天生的白虎,所以沒有陰毛。」

  「哦。」

  我道:「原來女人陰部天生不長陰毛的就叫白虎。」

  媽媽嘆息道:「當年你爸爸還嫌我是白虎呢!」

  媽媽問我說:「你呢,喜歡那地方長毛還是不長毛?」

  我說:「長毛的看著亂糟糟,還是不長毛的好,幹幹淨靜的看著順眼。」

  「真的?」

  「當然。」

  我伸出舌頭開始舔她的陰唇,「啊…啊…」

  媽媽一下子興奮起來,媽媽的陰部有點臊臊的味,但更令人衝動,我開始用
手指揉搓它,「啊啊…」媽媽喘息的更厲害,後來我乾脆整只手插進去,手再抽
出來時已粘滿媽媽的淫水,「你你別光用手啊,快,來點真格的。」

  媽媽已慾火中燒,嬌喘連連。

  我見挑逗的已到火候,忙脫下褲衩,將我那等待已久的陽具插入媽媽的陰道
裡,媽媽的大腿無力的搭在我雙肩上,我把住她的纖腰,來回抽動,隨著我抽動
的力道越來越猛,媽媽已由喘息到低吟,由低吟到吶喊,「啊,嗯,啊呀,快,
再快些,啊,我不行了,啊啊啊…」

  媽媽這幾年壓抑的慾火終於完全釋放。

  她像個淫婦般浪叫,這種母子間禁忌的快感衝擊著我們的身心。

  「卓亞…卓亞。」我不能自控的叫著媽媽的名字。

  「啊,一維,一維,啊,你真好,真好。」

  我們同時到達高潮,我已忍不住要射了。

  「別射到這裡,媽媽叫道。」她一下跪在我兩腿間,「射到我嘴裡。」她叫
道。

  我一口氣將精液全都射到她的嘴裡,接著我們像死了一樣躺在雙人床上,過
了幾分鐘,媽媽先爬起來,她滿嘴是我的精液,她在床頭桌上拿起一杯水,連水
和精液一起喝了下去。

  「媽。」

  我問:「你不是生完弟弟就節紮了嗎?我就算射到你那裡也不會讓你懷孕。


  媽媽笑道:「這我知道,我只是聽說處男的精液能讓女人變得更年輕。

  所以纔讓你射到我嘴裡。。

  「好了。」

  媽媽說道:「我們一起洗個澡睡覺吧,都半夜了。」

  「好。」

  我一下爬起來,我們一起往浴室走時我問道:「媽媽,以後只有我們倆時,
我可以叫你卓亞嗎?」

  媽媽笑著點點頭。

  「我們以後還可以做嗎?」我又問。

  「只要你喜歡,媽媽天天跟你做。」媽媽說道。

  太好了,我又一次攔腰把媽媽抱起衝向浴室。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