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與媽媽勾搭的三年

  我大學畢業後,因對年老的媽媽感情深,回到家鄉的小縣城謀了份不錯的職
位,把媽媽從農村接了來。租了套公寓,400塊的月租。

  母親來了後,我慢慢發現自己對女人有性方面的興趣了,卻不敢去召雞婆,
怕得病。因為媽媽常常在我面前出現,我對老年婦女的性趣也越來越濃,說明白
就是感覺媽媽依稀有點滋味。媽媽想的是為我上班安心,只想著照顧我的生活,
也沒疑心。

  媽媽退休早,工資少。這次來我這,還把哥哥一歲多的孩子帶了來,說城裡
生活好過點。我趁熱打鐵,出錢出力給媽媽和侄兒張羅了床鋪衣物,每月給媽媽
600元錢料理伙食,這樣她就算是徹底離開了爸爸和哥哥他們,在我的小窩住
下了。她和孫子睡裡間,我睡客廳。

  我和媽媽有十多年沒生活在一起了,剛開始她還不太適應,客客氣氣的,我
懷著鬼胎,不著痕跡的糾正媽媽在鄉下生活的不良生活習慣:比如,她從來不戴
乳罩,兩個奶子在背心裡來回撞,我當然高興她這樣,關鍵是她到市場買菜也是
這樣,不是被其他男人佔便宜了嗎?

  親情的味道越來越濃,她和我聊天時感慨生了個好兒子,她總算當上了城裡
人。我暗自好笑:『要不是我有歪腦筋,才不可能接你來呢!』就一語雙關的說
是為了她晚年的幸福,這下我們母子的心又近了一層。

  過了幾天,我將她帶到我常去吃飯的小飯館,媽媽提出要在這裡找個工作。
小老闆推三推四,不大願意用她,意思是我媽媽年紀大了。我想:『你懂個屁!
要是你知道老女人的好處,倒貼錢你都要幹呢!』

  回來後我安慰媽媽,說:「乾脆就別工作了,我又不是養不起你。」她激動
得又要掉眼淚。我就把她抱在懷裡揉了半天,當然,她並不明白我是在吃她的豆
腐。

  因為我是租房,鄰里關係較冷漠,鄰居也知道我們是母子而已,我不想解釋
太多,這樣,將來有什麼變故人家也不會介入。

  媽媽和我生活一個月不到,養得白胖了不少,臉上的灰土氣沒了,倒添了幾
分紅潤,看起來豐胸豐臀、慈眉善目的。現在她生活上了正軌,也開始注意個人
衛生了,和她剛來時比判若兩人。但是,儘管我們越來越融洽,我發現她還是相
當隨便的鄉下女人:她上廁所,晚上睡覺,以至平常換衣服都不關門。

  我不禁高興:『你究竟是拿我當兒子呢,還是在勾引我呀?你都快六十的人
了,要騷也要抓緊呀!』

  媽媽熟悉地頭後就開始往外串門去了,常常我下班後她也才剛到家,聽說她
喜歡和胡同裡的老男人們聊天。這個老騷貨,難不成我忙了半天,出錢出力是給
他人做嫁衣?我又不是觀世音。

  她雖然是我媽,但這畢竟是我一生頭一次準備下手的女人,我沒一點經驗,
她並不如我想像般感恩戴德、投懷送抱,讓我這冤大頭怎麼辦?

  又過了半個多月(真不知道我怎麼熬的),這晚我們各自早早睡下,不一會
她房裡就傳來呼嚕聲,我則盯著天花板想心事睡不著。大約晚上十點,我聽見她
起床,開門然後直向衛生間去,隨手把門一拉就急忙坐上便器,我勾過頭望向廁
所,門沒關嚴,在裡面的瓷磚上映出她模糊的身影,聽著潺潺的尿聲,我心頭一
酥,陰莖一下跳了起來,嗷,我的肉媽媽!讓我操死你!

  在媽媽往回走時,我拼命按下想立即強暴她的心,恐怕立時動手她就要立時
呼喊,我的一切努力就白費,還可能進監獄。裡間的門虛掩上了,我在外面天人
交戰哪裡還睡得著,雞巴頂在床板上委屈的抽動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迷迷胡胡睡過去,裡間的開門聲又讓我醒來,媽媽又快步
走了出來,還是隨手帶了一下衛生間的門,裡面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不是
尿尿,她來月經了!估計媽媽也快到絕經期了。

  接著聽到她撕了衛生紙細細地擦,衛生棉和衛生巾對媽媽這樣的農村老屄來
講,還是奢侈品,媽媽是用布衛生帶夾上衛生紙穿在內褲裡,初時不明白是幹什
麼的,後來明白了,雞巴著實興奮了兩下。

  媽媽衝了馬桶又走回房,我一直等到裡間又傳來輕鼾聲才下床,躡手躡腳走
進衛生間,入目的竟是如此讓人血脈賁張的場面:一條土布大褲衩上掛著一塊血
斑丟在水箱上,棄物欄裡還捲縮著一條墨綠色的月經紙,胯部已被染成黑色,馬
桶裡還有未衝走的衛生紙全是血跡。

  我眼前突然一片血色,媽媽呀,我要操死你!血姦,我要在血裡姦你,我要
姦得你流血!接著腦袋一片空白,頭皮一麻,胯下發酥,雞巴跳出褲外開始不停
脈動。我抓起媽媽的騷味十足的褲衩,雞巴頂在媽媽老屄的位置處,裹住龜頭,
使勁摩擦,一股又一股乳白色精液射在媽媽的褲衩上。

  等衝動完了,我木然了好一會,實在沒有踢開門衝進去強暴媽媽的膽子。我
頹廢地走到床邊收拾激動的心情。一直到六點,我也不睡了,穿好衣服去洗臉刷
牙,這時候裡間的門也開了,媽媽起床了,不久她出現在衛生間門口,懷裡抱著
床單,想必單子上也有她陰道中流出的經血。

  她看著我呵笑了一下,就注意到衛生間裡的壯景,紅著臉抓過月經帶和褲衩
裹在單子裡,丟下單子,她尷尬的跟我打了一聲招呼就跑出去弄飯去了。

  我的眼睛透過水池上的鏡子死死的盯著她:媽媽的腰腿都已開始變粗,上面
結滿贅肉,身上是粗大的毛孔,胸前吊著兩個大奶,這個垃圾婆,這個五十七的
老女人,這個來月經的死婊子。但我現在越看她越性感,越看越想犯罪,她就是
我此時最愛的人、看得最順眼的人、最想操的人!

  從這天起,我們倆的母子關係又有了微妙變化,我感覺到我和她有了一絲性
的氣氛,她有點被捉住手腳的樣子,有時發會小呆,不怎麼往外跑了。我開始試
演從《三言二拍》學來的手段,我以抽煙為由關了剛裝的空調,當時是九月,但
天氣還是很悶熱,我便順理成章的扒掉了身上的汗衫,我坐在窗前的桌子,眼角
餘光看著窗上,我看到媽媽出入客廳時總會極不自然的掃我一眼,或許她開始騷
動了。

  晚上睡覺我只穿了一條極小的三角褲,雞巴的曲線畢露無遺,到了清晨更是
將內褲高高頂起,一柱擎天。我並不確信媽媽已注意到我的變化,但她在一月後
第二次月經,而且一下就是三天,不過事後道是處理得挺乾淨。

  我從書上看到女人在月經前後性慾是最旺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我就
是故意要營造一種性的氛氛,讓她想到亂倫,動搖她的道德觀,但卻又不敢做得
太過火。

  媽媽也開始變了,她不太敢看我了,說話也有點乾澀,似乎刻意躲我,但她
的三防工作也越做越好了,真讓我流鼻血,我懷疑她究竟還有沒有性衝動了?看
來情挑老媽也不得其途了,那一聲聲關門的聲響實在讓我鬧心,這條防線竟成我
無法逾越的雷池,每晚我都恨得牙根癢癢,真是看不透這老婦!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心也一天天扭曲,我已對溫柔浪漫的法子失去信心,
真想乾脆空手套白狼算了。在慾望和理智之間我努力尋找一個適合的點,最後想
還是偷姦吧!先把生米做成熟飯,再走一步瞧一步,萬一不行再苦求吧,強姦是
沒有辦法的辦法。

  就在我準備搞媽媽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可能是老天不讓我搞
自己的媽媽,媽媽竟然開始關門睡覺了,我幾乎要氣得發瘋,這個老婊子,我操
你祖宗十八代!!

  現在,最先是要打開反鎖的門,我該怎麼辦呢?要她不鎖門只有我不在家,
可不可以先假裝出差,再殺一個回馬槍?哈哈哈哈!姑且試試。

  兩天後我拎著旅行包回到家,告訴媽媽我要出差到廈門,假惺惺地關照她一
番,又特意給房鎖上了油,然後出門住進了公司宿舍。本想先放她一個星期,可
才四天就心猿意馬,第五天凌晨兩點我就出發了。

  一路上我想來想去,一會想這法子靈不靈,到底能不能將媽媽強姦了呢?一
會想該不會媽媽正和他的老相好在床上做愛呢?讓我捉姦在床吧?心裡忐忑的來
到自家門前,悄悄打開房門,躡手躡腳走到廳裡,一顆心幾乎要跳出喉龍,是非
成敗在此一舉。

  天啊!比我想像的還要好,門是沒必要關,因為媽媽就睡在廳裡,此時她身
上蓋了一床薄床單,正四腳朝天,擺出個心甘情願讓人強暴的浪樣子;哥哥的兒
子躺在床的一角。我急忙退入衛生間,似乎一瞬間就褪掉全身衣物,雞巴早就硬
硬的直立起來,然後赤條條的走到床前。

  花了四、五分鐘,我終於移開了薄床單,媽媽就玉體橫呈在我面前,我強壓
著慾火,細細的看著媽媽的陰阜上並不濃密的陰毛,悄悄用手摸了摸;胸前,兩
個已經是空口袋般的胖奶子,像兩隻兔子伏在那裡,黑黑的乳頭,明顯的老女人
跡象。仔細鑒賞後,我的目光投射在她的下體縫中。

  看著稀疏的陰毛,心頭酥麻的感覺一陣陣襲來,我要剪幾根毛來作為紀念!
我拿著一把剪刀,幾秒鐘後我得到了幾根,我跪在床前,輕輕將媽媽的大腿更挪
開一些,於是我生平第一次朦朧看到女人的黑森林下的溝洞。我的腦袋開始轟轟
的響,胯下的男根以一個極不可思異的角度彈跳起來。

  但雞巴已不能再等待了,但是,我迅速壓下撲上肉身姦淫的念頭,輕輕站上
床,彎腰把雙手支撐在媽媽雙乳邊上,兩側的床板上,雙腿慢慢向外分,雙臂配
合將身體沉下。我小心翼翼地做著雜技動作,不敢和媽媽有一絲肌膚接觸,因為
此時一點點的刺激都會讓我意亂情迷,就可能將一腔處子精液噴射在媽媽的小腹
上。

  在肚子快要貼上她顫動的小腹時,我調整腰和臀部,將顫動的陰莖向那我出
生的神秘門戶推進,我要無私獻出我的第一次給我的老媽。小弟弟,找老妹妹去
吧!呃,真懊惱!雞巴戳在陰戶上竟不得其門而入,我用力向前一挺,龜頭滑過
陰唇和肛門打在床板上,雞巴抽搐了一下。

  媽媽一下驚醒,不明所以的「呵!」了一聲想挺腰坐起,她的大乳房和大腹
部正貼在我身上,我手腿一下掉勁,整個身體迎著玉體壓下去。我撲在這團肥肉
上,媽媽有點回過味來,雙手扳住我腰想推開我,張口「啊!」了一聲就要喊,
慌忙中我雙手一下將她的雙臂按在床上,挺身一口吻住她的嘴,而她的下體反射
地向上一挑,和我的小腹部緊緊貼上,曾經哺育過我的大奶緊擠我的胸膛。

  我的雞巴再也經不住這樣的刺激,開始胡亂瘋狂地在媽媽下體抽插,射出濃
精。在我一失神的當兒,她摔脫我的口,雙腿亂蹬想翻身,壓著嗓子嘶喊:「不
要,不要呀!我是你的老娘呀!你喪天良呀!不要……」

  我哪能容她翻身,看著扭動的玉體,雞巴又再挺起,我用身子死死抵住她的
胸腹,騰出一隻手一把扯掉她的三角褲,順著陰毛摸下去摸住陰戶,五指亂摸找
陰道口,她下體不停地撲騰,嘴裡嘶喊著:「親媽媽……親媽媽呀……」

  我用雙膝壓住她的大腿,大拇指摳到一個口子,向邊上一分,硬挺的雞巴不
管三七二十一搗了進去。天啊,這就是媽媽的陰道!媽媽發出一聲悲嘶,停止了
反抗,開始發出熬熬的悲慘啼哭,而我腦一片紛亂。

  這是我第一次性交,我在品味插入瞬間的感覺。我終於進入媽媽的身體了,
雞巴停留在略微有些乾燥但悸動不停的老穴裡,那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我沒
有抽動,只是茫然的直起身,雙手漫無目的的在她兩腿根部輕撫陰毛、陰蒂、陰
唇、肛門。我的雞巴有些痛,畢竟我是第一次呀!龜頭太嫩了,痛呀!怎麼能和
媽媽那久經狂操的老屄比呢?

  忽然媽媽一雙大肥腿一環,抱住我的屁股,用勁挺起身,我的雞巴差點從她
的老屄裡滑了出來。她乾嚎著向我肩膀、胸膛瘋狂地捶打。我也瘋狂了,給她屁
股上幾把,兩個乳房在她胸前跳蕩著。

  我一把將她拉上我身子,在她大奶上、腋窩裡、脖子上狂吻,她大叫:「天
殺的!天殺的!我是你媽媽,是你老娘……」拼命拽我的頭髮、打我的背、拉我
耳朵。

  忽然她一口咬住了我的右肩!我吃痛得全身一顫,急忙吻咬她耳根,她鬆開
口、頭向後勾,我死命地把她環抱在身上,大奶緊緊擠壓著我,我用胸膛搓揉著
大奶,她的乳頭硬硬的頂著我。她一身都是泡泡肉,軟軟的一點都沒有彈性,我
太愛了!

  我的下身也在用盡力量將雞巴向裡頂,她已幾乎不反抗了。媽的,我感覺到
要射精了!我緊抱著她猛的站起來,她就懸空的串在我雞巴上。我把她頂在床邊
的牆上,她抽泣著雙臂無力地搭在我肩上,雙腿環在我屁股上。

  我把臉埋在她乳溝裡,抱著她的屁股雞巴開始抽動。這時她的手不自覺地環
住我的頭,雙腿也勾得更緊了,閉著眼,滿臉都是淚水,輕輕左右晃著頭,嗓子
和著我的抽動發出嗚咽的悲嚎。

  我狂力抽動著,雞巴和媽媽陰道裡的環肉只深情地摩擦十幾下就頂不住精關
了,我的大腿根死命擠著她的陰蒂要將龜頭送得更深,暴射出的精液打在她身體
的最深處。

  射完精,我和她無力地癱在床上,她蜷縮著雙腿,一手遮住胸脯、一手掩住
臉無聲哭泣,渾濁的液體從她的大腿根流淌下來。看著這亂倫的裸體,我激動得
流著眼淚,上前扳開媽媽的雙腿,將剛硬起來的雞巴頂入她的體內,俯下身分開
媽媽的手,捉住她的雙乳玩弄著。

  我一邊在她奶子、腋窩、頸子上又吻、又舔,一邊哭著向她痛斥我的卑鄙無
恥,請她原諒我的無奈,提醒她我們的母子情,許諾今後我要讓她真正的快樂,
又說我要養她一輩子。

  媽媽只閉著眼流淚不回答我,但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在縮動著,不知多久,我
玩弄著她的身體,幾乎沉迷於她那一身鬆軟軟的泡泡肉中。忽然她撥開我雙手,
屁股一縮摔脫我的雞巴,快速翻個身,開始號淘起來,留給我一個臃腫的乳線、
光滑滑的背、晃眼的大屁股……

  哼!死娘們,經受不住我的玩弄吧?現在我已瞭解了她的身體,再不會像剛
才那般手足無措了。我從她的腳踝直舔吻到後頸,更肆無忌憚地讓龜頭分泌出的
黏液滴在她腿上、屁股上、頸上,背上、乳線上。

  她死死的撲在床上,我費勁地在她小腹下塞了一個枕頭,然後壓在她身上,
雙腿和她的腿腳纏在一起,雞巴夾在她的屁股溝裡輕輕摩擦,雙手塞進她胸前揉
弄奶子,還在她耳邊說著赤裸裸的淫話:我對她說我剛才的感覺、她的反應、她
性器的特點。

  我手腳並用地玩弄著,嘴巴說著、吻著……忽然她身體一下僵直,接著放了
一個屁,全身顫抖起來,嗚咽聲停了,她高潮來了!我的雞巴一下來勁地貼在她
陰戶上,但她那不爭氣的老年人的尿道一下沖出一股熱尿擊上龜頭,我大射特射
了。

  她尿完就一動不動的趴著,我把她翻過來,她好像睡過去了。我抓過床單把
她下體擦乾淨,我感到一陣四肢無力,吻了她一下就抱著她睡過去了。

  我醒過來時天已放亮了,我懷裡的媽媽還在睡,哥哥的孩子已經醒了,正躺
在那看著他奶奶的裸體,當然,他什麼也不明白。

  我仔細地品味一下我搞的第一個女人的裸體,竟然是個老女人,她竟然是我
的親娘: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三、四條皺紋密密的爬在她額頭、倒不是很礙眼,
眼角有很多魚尾紋,臉上爬滿淚痕,鼻和嘴都挺合適,整張臉很有味道。因為肥
胖而巨大的乳房耷拉著,乳暈大得出奇、是淡褐色的,乳頭也很大。

  媽媽是直桶腰,小肚子也大,因為生過五個孩子,上邊爬滿了不少妊娠紋;
皮膚上有些色斑,有點發亮。下面就是一叢稀疏的陰毛,其中不多的幾根已經開
始變白了,上面還有精斑,把陰毛黏得東幾根、西幾根、亂糟糟的。媽媽的陰蒂
挺肥,有我的中指頭粗;中間一條肉縫,伸展出兩大片褐色的陰唇;大腿挺粗,
有不少粗大的毛孔,小腿很飽滿、就是有很多疤痕。

  看到這裡我雞巴又翹起來了,流出些液體。此時我想插入,但看看雞巴不軟
不硬的,嘴裡也不太爽,乾脆起身去洗漱了。從衛生間出來,我精神了不少,四
肢的酸軟感也消去了,想到馬上又要去操,雞巴馬上堅挺無比。

  我走到床前,看到一床狼籍,想把她抱到裡間去操,剛伏下身,「啪!」挨
了一耳光,轉頭就看見媽媽看著我,臉上掛著兩行淚。

  我慾火一下消了,開始考慮後果了。我一下跪在床前,雞巴也沒勁樂了,腦
海想著各種亂倫的後果後怕起來。過了一會,媽媽起身進了裡間把門鎖上,我真
害怕她尋死覓活,不管她了,事情到了這一步就聽天由命吧!

  我到衛生間穿好衣服,又把床上的污穢用床單一裹,拿到門邊準備送到洗衣
房。料理完後看看錶,已過了上班時間,跑下樓給局裡打了個電話說要休季假。

  回到樓上,媽媽還沒出來,我剛有點緊張,裡間的門就開了,媽媽穿著布衫
和那條大褲叉出來了。她也不看我,徑直走進衛生間插上門洗澡去了。我心裡又
有點活了,她沒穿上出門的衣服離開這個屋子,我的聲名看來能夠保全了。反正
我也把媽媽搞過了,於是依在門框上等她出來給我個說法。

  她終於出來了,而且徑直走到我面前輕輕地搧了我一耳光,然後轉身向裡間
走。這一耳光算把我從混沌裡搧出來了,這個鄉下的女人到底沒有勇氣和我這個
搞她的兒子決裂!那麼我和母親的命運最終由我的態度決定:我馬上去賠罪?甚
至給予一定的補償?然後日子照舊,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那我就是大頭呆子;我
繼續這樣侵犯她,估計她忍無可忍下會把我送進大牢或讓我聲敗名裂。

  我決定走第三條路:不惜代價讓媽媽心甘情願保持和我的性關係。讓我賭這
一把!

  我從後面一下抱住了她,將她的乳房溫柔地握在手裡,把我的胸膛貼在她背
上……她在顫抖!我用這輩子從未有過的柔順呼喊著:「媽媽、媽媽……」然後
扳過她的身子,突然跪下,雙手環住她的屁股,側臉貼在她的小腹上帶著哭腔求
道:「把身子給我吧!我是真心的,媽媽……」

  沒等我說完,她的小腹和屁股就在激烈地抽搐,她竟然發情了!我站起來,
見她眼神迷亂的看著我,還淌了一點口水,我的手剛攀上她的雙乳,她就軟倒在
我懷裡。

  我半拖半抱的把她弄到裡間床上,然後麻利地褪去我的衣服,跳上床幫她寬
衣,汗衫剛拉到臂彎,她自己一下就把它甩掉,褲叉也是剛脫到半節她自己幾下
一蹬就踹掉了。我分開她的腿,在她肉縫上重重吻了兩口立刻就迷亂了,掰開陰
唇、挺槍刺入、再抱住她開始拼命搗。

  從一開始,她的下體就在不停地抽搐著,她就這麼死過去、活過來、再死過
去……我就拼命地搗、拼命地射,然後吻遍她全身,等雞巴挺起就繼續再搗、再
射……我要給她身體留下深刻的回憶,讓她的肉體離不開我。

  不知不覺我也昏睡過去,等我醒來,她還在昏睡,而我們的肉體正緊緊地交
纏在一起。我又有了衝動,再挺槍刺入,抽動了沒幾下就暈過去了。再次醒時發
現媽媽不在了,我惶急的喊著:「媽媽!媽媽!」她應著聲跑進來,一張臉臊紅
的。我看她沒走放了心,喊著:「肉啊!別走……」就又睡過去了。

  一個長覺後我真正醒來,天是黑的,渾身酸軟無力,我費了大力把燈摸開,
看見椅子上擺著菜和飯,都涼了,看看鐘到十一點了。我扶著牆走到廳裡,看見
媽媽睡在這,床都收拾乾淨了,那包穢物也沒了。

  我走到床邊搖搖她,叫:「媽媽。」她應了聲:「死鬼!」我說:「我要娶
你。」她說:「盡說瘋話。」然後又用極小的聲音說:「去吃飯。」也不敢看我
就把頭側過去了。

  我的心又急跳幾下,就勢倒在她身上,在奶子上抓了幾把,可雞巴卻委實硬
不起來了。我乾脆退到她下身,拉掉褲叉,用口舌對她的陰蒂、陰唇、陰道又吸
又吹、又咬又舔地用起了功,不多時她就狂洩不已,媽媽是屬快熱型的。我這才
滿意地再次爬上她身子,揉著她僵硬的大乳頭睡去。

  第二天一早醒來,聽見她在廚房忙碌,心裡又有了衝動,無奈雞巴實在不爭
氣,起來迷迷胡胡吃了兩口飯又睡了,就這樣一直迷胡了兩天才最終清醒過來。
我來到廚房想找點吃的,看到媽媽換的褲衩在盆子裡裝著,心裡暗笑了一下。

  媽媽不在屋裡,時間大概九點過。我洗了個澡、換了衣服,坐下考慮今後的
事。媽媽提著菜進了屋,我給了她一個燦爛的笑臉,她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進
了廚房。我跟進廚房,從後面抱住她,也不說話,只細細體會懷抱一個女人的感
覺。

  媽媽臊紅著臉默默分著菜,良久才問:「以後怎麼辦?」我輕鬆的告訴她,
只要她願意,她可以一直留在我身邊,還向她發了個誓。

  媽媽明顯輕鬆不少,倒在我懷裡任由我輕薄,我吻著她後頸,手在她週身遊
走,心裡充滿成就感,我想下一步該是把她變成我的性奴了。

  我把她轉過來,她一把抱住我的頭,吻住了我,然後死命地吸,女人真是三
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差點憋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