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妹妹妻子

今天在看一本色情雜誌,在內裡我竟然見到一個我熟識的人°°我的妹妹。

當然說得上色情雜誌就不會有甚麼好的事。書中盡是妹妹的 照,每張都擺
出一個誘人姿態,有幾張更有陰部的特寫。

我越看越覺不對,但並不是妹妹為甚麼拍這種照片,而是越看越覺得不像是
我的妹妹,雖然樣子一模樣。

莫非妹妹被人強迫拍照?但看上去又不像是。

別想了,一於試探一下妹妹。

說計劃前,我先說一下我的家庭狀況。

我的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死了,那時我只有六歲,而妹妹亦只有三歲,父
親在母親死後沒有再結婚了,只是不停的工作。

我和妹妹見到父親的時間,一星期都不足五小時,自小我們就由工人湊大,
到我十五歲時父親認為我夠獨立而且可以照顧妹妹,才不請工人,將家裡的責任
交給我。就從這時起,家裡的工作就由我和妹妹分擔。

試探計劃就是從這裡想出來的,收拾房間的工作一直是由妹妹擔當的。我就
將那本書放在枕頭低,而且令到那頁很容易翻到。

跟著就上學了,本來今天是假期的,但有項實驗補課是在今天,所以不得不
回大學。

從大學回來已經七時,平常這個時間妹妹正在做菜,但今天卻有點不同,妹
妹連飯也沒煮。

我到妹妹的房間外問了一聲︰「妹,為甚麼沒煮飯的?」

妹妹隔著房門說︰「哥,我有點不舒服。今天叫外賣吧!」

我一聽就知她有心事,我估計妹妹一定看過那本書。

我連忙回房查看,書還在枕頭下,但位置就倒轉了,她一定是知道我看過,
所以怕我怪責她了。

但我想知道原因,所以外賣送到我就去叫妹妹出來食,她卻說沒有胃口,我
騙她說不夠錢買,要她借給我,她才出來。

妹妹一出來,我就說︰「既然都出來了,也吃個飯。」

妹妹沒有直視我,微微點一下頭,此時我才發覺妹妹其實很漂亮,只是她平
常不多打扮。

妹妹發覺我看著她,面上泛起一片紅,頭垂得更低。

我為了打破沉默,首先開口︰「吃飯啦!涼了不好。」

妹妹只應了一聲︰「嗯!」

食飯時,除了電視聲外,沒有任何聲音。

我先開口說話︰「今天做實驗差點有意外,幸好我反應快才沒事。」

妹妹終於肯多講說話︰「哥,做實驗不是鬧著玩的,受傷怎辦?」

妹妹肯多說話就好了,我連聲道︰「是,是,下次會小心了。」

只見妹妹笑了,氣氛好了很多。

之後大家都有說有笑像平常一樣,突然妹妹問︰「哥,你看過那本書了?」

我一聽就知是那本色情雜誌,但我卻說︰「哪一本?我有很多書。」

妹妹就說︰「你枕頭下的那本。」

我也不妨直說︰「看過了,男人看這些書很平常的,不過其中有一個有點像
你。」我故意說「像你」而不說「是你」,就是希望妹妹自己說出實話。

妹妹有點難以啟齒︰「那個是我。」

居然是真的,我就問︰「你為甚麼要拍那種相?」

妹妹說︰「我沒拍那種相。」

沒拍?那……

妹妹繼續說︰「我有去過影相,但是有衣服的,不知怎樣登出來就沒有了衣
服。」

我立時明白了,雜誌用了電腦加工或將頭放在另一個人身上做出合成圖。

我解釋給妹妹聽,聽完見她開 了很多,我也放心了。

但妹妹好像還有心事地說︰「別人一定不會相信,我自己看到也以為自己有
拍這些照片。」

我十分奇怪,「以為」自己有拍照?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怎麼會「以為」
有?

妹妹見我表情奇怪,就說︰「哥,給你看一看你就明瞭。你把那本書拿來我
房。」

我十分混亂,只好照做。

拿了書進去妹妹的房間,一進去就見到妹妹坐在床上。

我說︰「書拿來了,有甚麼看?」

妹妹像下定決心做一件事的樣子,立即就把她的T-SHIRT脫掉,現在
妹妹上半身只有一個粉紅色胸罩,但胸罩是1 2杯那種,根本不能蓋著妹妹豐
滿的乳房。

我看的目瞪口呆,久久才道︰「妹妹,你為甚麼要……」

妹妹不等我說完就說︰「你看看書中的我。」

我看著書中的妹妹只有興奮,甚麼也沒看得出︰「有甚麼問題?」

妹妹就說︰「書中的我左面乳房……」

我不等妹妹說完就見到書中妹妹的左面乳頭下有一粒痣,我看著妹妹。

她說︰「我本身都有一粒在左面乳頭下。」說著妹妹伸手到後面解開胸罩的
扣。

扣子一解,兩個乳房就爭脫走出,妹妹一手蓋著乳房,一手解開胸罩。當胸
罩完全解開,妹妹就用雙手蓋著胸。

這時妹妹的動作十分誘人,加上小弟弟不安份的起立,令我有衝動想要和妹
妹……

妹妹的說話帶我返回現實︰「哥,你看一看!」說罷妹妹兩手鬆開,兩個粉
紅色的乳頭就呈現在我眼前。

我細心一看,左面乳頭下真的有一粒痣,這麼巧合的事也有?

我細心察看,不知不覺越來越近妹妹的乳頭,由於我呼吸急速,有些氣吹了
在乳頭上,令到乳暈收緊了點,而且乳頭有反應亦硬了來。看到這個情形我心中
大喜,妹妹原來是這麼敏感的。

我看一看妹妹,她的臉別了過另一面,但面上泛紅很細聲說︰「哥,別……
別向乳頭吹氣了。」

我亦不好意思看這麼久,說︰「只是巧合長在同一位置,哥一定信你。」

我真的完全相信我妹妹,因為書中的乳房形狀和乳頭顏色,都和實際略有不
同,書中乳房雖挺但有微微下垂,不及妹妹十七歲女孩乳房堅挺,而書中乳頭亦
不是粉紅色,所以我絕對相信妹妹。

但妹妹卻不接受我解釋說︰「哥,你再看看相片的下半身。」

一看之下,發現右面大腿內側近陰戶附近亦有一粒痣。

就在這時妹妹已脫下了短褲,下身只餘下和胸罩同一款式的粉紅色內褲。

我很詫異,問道︰「莫非你又有粒痣在同一位置?」

妹妹沒有作聲,她將雙腿分開而且把內褲右面拉開,撥開陰毛就可以見到那
粒痣。

但此時我的注意力並不在痣上,而是在內褲上。因為內褲濕了和陰毛也發出
一種光澤,想不到妹妹亦有興奮而濕了起來。

妹妹見我目瞪口呆,一副不相信的樣子,就差點要哭起來了,她說︰「連哥
哥也不信了,我怎算好?」

我見妹妹差點兒就要哭出來,立即擁著她說︰「哥哥信你,一定信。」

此時,我一手輕撥妹妹的頭髮,一手在她的背上掃著,想不到妹妹的身體這
麼滑,而且有種清香的味道。

妹妹也平服了許多,但在我的懷內有些害羞,問了一句︰「哥哥信但別人不
信,沒有人會要我了。」

我答︰「妹妹這麼漂亮,怎會沒人要呢?若真是這樣,哥哥養你一輩子。」

妹妹聽了就說︰「真的嗎?」

我點了點頭。

妹妹像是很高興的樣子說︰「哥哥是最好的。」說著就把我抱得緊緊的。

這時妹妹的雙乳緊貼我胸膛,隱約可以感覺到妹妹胸前凸起的乳頭。我有點
不知所措,下面小弟弟不安份的起立,已到了一個極限。

妹妹好像也感覺到,在我耳邊輕輕說︰「我愛你,哥。」說完就把她兩片朱
唇貼在我的唇上一直吻著。

我想不到妹妹會如此,但慢慢亦投入了,雙手已不安份的在妹妹幼滑的身體
上遊走。當我的手到達乳房時,手指先在乳暈上打轉,再輕輕用兩指搓捻乳頭。
妹妹受不了這樣的撫弄,輕輕發出了呻吟聲。

我將妹妹輕壓在床上,左手弄著左邊乳房,口含著右面乳頭,而右手正向著
妹妹的處女地伸展。

我不急於脫下妹妹的內褲,手只是在陰部上撫摸,不知妹妹是不是太緊張,
所以雙腳夾得很緊,我慢慢在大腿內側輕輕掃著,果然妹妹也感到舒服,慢慢放
鬆了雙腿。

現在我可以隔著內褲撫弄著陰戶,當我輕輕弄著時,妹妹口中不時地發出︰
「啊……很舒服……哥,快點…很棒的感覺。」

妹妹的愛液把內褲都濕了一大片,我看妹妹已進入狀態,就脫掉自己的衣服
和妹妹的內褲。現在我和妹妹都一絲不掛,此時我們不再是兩兄妹,只是兩個情
欲高漲的男女。

妹妹見到我勃起的陽具時雙眼目不轉睛地看著,說︰「這就是哥哥的……」

我止住了妹妹的說話,狡猾的道︰「等一下就是你的了。」

妹妹臉紅紅的說︰「哥哥很壞的,我不要。」

我捉著妹妹的手放在陽具上,起初妹妹有些怕不敢握著,慢慢習慣了就開始
用雙手握著。

「它在跳啊!」妹妹就像是發現一些新奇事高興的叫著。

我說︰「它見了你十分開心,所以便高興的跳著,你試一試親親它。」

妹妹真的如我所言慢慢將嘴吻向龜頭,每吻一下就傳來一陣快感,有時還會
用舌頭和將它含入口中。

我雙手也玩弄著妹妹的乳頭,妹妹的慾火再次燃起,而我都興奮莫名,不用
妹妹口交,把她按在床上。妹妹也明白我要做甚麼,全身也放鬆了交給我處理。

我用陽具輕輕的在陰道口試探,向妹妹說︰「要進去了。」

妹妹點了一下頭,我就將陽具送入妹妹的陰道中。

在龜頭進入了時,妹妹說︰「啊……很大……慢……慢一點……」我放慢了
速度,繼續小小的進入。

我感到有片薄薄的處女膜在前,就一下衝破了。

妹妹大叫︰「哥,很……很痛……痛!停下不要動……」

我停下來看見妹妹痛苦的表情,心生憐愛,在妹妹耳邊說︰「哥很愛你。」
之後就吻上妹妹的嘴唇。

妹妹一聽抱得更緊,像怕我會離開一樣︰「哥,其實我很高興,現在你與我
已經合成一體了。」

我知道妹妹已經沒有那麼痛,就將陽具慢慢抽動。

妹妹發出歡愉的叫聲︰「很漲……哥哥的很大,很舒服……啊……啊噢……
快點……哥……用力插入來……」

聽到妹妹的鼓勵,我更用力的抽送,我的陽具不停的在妹妹的小穴中進出。

大約抽送了百多下後,我感到差不多要射了,就說︰「我快要射了,要拔出
來。」

妹妹卻說︰「不要拔出來,射在裡面吧!我希望有哥哥的孩子。」

我亦忍不住把我的種子全灌在妹妹的子宮裡。

我輕輕的吻了妹妹的臉︰「你後悔嗎?我們現在是亂倫,而且你可能會懷有
我的孩子。」

妹妹說︰「能懷有哥哥的孩子,我覺得很開心,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哥哥。」

我聽了憂慮一掃而空,管它兄妹不兄妹,亂倫不亂倫,只要大家真心相愛就
夠了。

我笑著與妹妹相擁而睡。

之後我繼續有和妹妹做愛,而且每次都射在裡面。

我亦想過,如果妹妹真的懷孕,就對父親說妹妹被男友攪大肚子,男友不負
責任走了。反正父親在家時間不多,一切都交我處理。

我和妹妹第一次做愛之後一個月,是妹妹18歲生日,父親也回來了。

而且在父親口中得知一個大秘密°°妹妹並不是我的親妹,因為母親生了我
之後身子一直不好。但母親很希望有一個女兒,所以之後便領養了妹妹。

聽到這個事實,我和妹妹都十分高興,既然不是親兄妹,當然可以結婚。

父親知道後,很驚訝,但後快就接受了。

之後,我和妹妹就成了夫妻。

有一天,她突然拿著一本色情雜誌對我說︰「你也有拍這一種雜誌呀!」

我一看︰「哪有?都不是我!」

妹妹……呀!是妻子,指著一個男模的下體說︰「你看,他的龜頭和你一樣
都有痣!」說完她微笑看著我。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