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西窗綠影

                (上)

  二十多年前,住在鄉下,都是一些破爛不堪的平房,建築的都很簡單,紅磚
瓦房已經是上上之品了!

  現在確實不同了!由於經濟的繁榮、社會的進步、人們收入豐富、生活方式
越來越不同了,不論是鄉村或都市,都蓋起了高樓大廈,差不多的人都住的是樓
房或是公寓。

  叁十多歲的劉世勛,是一忠厚而又很少說話的人,他在一家公司中擔任中級
的幹部,收入不錯. 而他在公司之中也很忠於職守,從來也沒有遲到、早退的記
錄,如遇公差,從不過時的完成任務,因而由一個最起碼的業務員,而升至目前
的稽察主任。

  劉世勛雖然年紀已叁十出頭,但尚是孤家寡人一個,他有了事業,就想到了
「不孝有叁,無後為大」的問題來了。

  要想有後代,必須找個太太才有辦法,而平時的他沉默寡言,什麽事都不會
露在外面。

  劉世勛上班,都是整整齊齊的,公司中的女同事們對他不敢勾引,因為他不
苟言笑,一派正經作風,小姐們都對他沒有味口了。

  在公司的稽察室中,有位趙忠,二十多歲,成天油頭粉面的,人也很風流,
公司中的女同事好幾個都被吃過豆腐,並且還帶了叁、四個女同事上過床。

  趙忠已結婚,大大是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叫做葛小芬,中學讀叁年,但是
沒有畢業.

  趙大太——葛小芬的學問是提不得的,她的學識是從報紙及小說中閱覽的,
虛榮心比別人更大,跟老趙結婚兩年了,但還沒有小孩。

  劉世勛在公司僅跟趙忠較談得來,最主要的,劉世勛是趙忠的上司,多多接
近他,總會有些好處,故而常會聊上一聊。

  中午要下班前,劉世勛把趙忠叫道:「趙兄!,妳下班後要回去嗎?」

  趙忠見主任叫他,連忙帶著笑臉,說道:「主任,有什麽事呢?」

  「沒有什麽事,我在想,下班後如果妳沒有什麽事,我們到外面小館子吃個
便飯,順便聊聊。」

  趙忠道:「好呀!我請主任好了,不過我得先問,是公事還是私事?」

  「當然是私事嘛!要是公事,就與妳在辦公室談,何必到外面呢?」

  下班的電鈴聲一響,辦公室的女職員們像是被關在鳥籠裏剛放出來,個個鶯
聲燕語地嬉笑著。

  趙忠是這群女郎們取笑的對象,也是她們所喜愛的男人。這時一下班,叁、
四個女同事都跑到趙忠的辦公桌則,笑道:「小趙,中午大太是否在家等妳吃飯
呀?」

  「我哪有那麽好的精神來回跑呀?隨便在外面吃一點就可以!」

  其中有一位女郎,叫做彭娟娟的,長得很甜,而且身材十分均勻,一對桃花
眼睛,對人總是笑瞇瞇的,說起話來,老是喜歡把胸部向人一挺,一對豪奶挺得
高高的,使得對方都會忍不住的對她瞄一瞄。

  娟娟笑道:「小趙!中午請我們好嗎?」

  趙忠:「好啊!請妳們每人吃一碗陽春麵. 」

  娟娟聽了,把嘴一厥道:「小氣鬼!陽春麵誰要妳請嘛!」

  趙忠笑道:「各位小姐,今天中午請妳們原諒,我實在沒時間請妳們,改天
好吧?」

  其中一位叫魏莉芬的女郎,笑道:「大概是小趙的老婆要來找他,所以端起
架子來了!」

  趙忠道:「那倒不是,今天中午主任要請我午餐,我怎麽能拒絕呢?」

  娟娟道:「哦!原來是想拍主任的馬屁,難怪哩!小趙!能不能告訴我們,
主任請妳是為什麽嗎?」

  趙忠笑一笑,縱一縱肩膀,表示他自己也不知道。

  這幾個女同事們,鬧了一陣,圍在趙忠的辦公桌前,嘻嘻哈哈的說過沒完。

  這時劉世勛走了過來,魏莉芬首先看到劉世勛,就笑道:「哎呀!真的是主
任來找小趙了,不是蓋的。」

  劉世勛就把頭點了點,笑道:「妳們和趙先生如有事,就先談好了,我可以
等一等。」

  娟娟道:「主任!我們是跟他開玩笑,根本沒事,妳們談好了,我們去吃飯
了!」說著,她們都下樓去了。

  世勛看看她們的背影,覺得每一個都很好,就對趙忠說道:「趙兄,妳真有
一套,這些女同事們,對妳很不錯吧!」

  趙忠笑道:「哪裏!哪裏!都是年青人,喜歡說說笑笑而已。」

  世勛道:「我也喜歡聊天,可是,她們就不和我多說話是什麽原因?」

  趙忠道:「這……我就不明白了!可能是主任太嚴肅了一些。」

  劉世勛聽趙忠說他比較嚴肅,自己想想,這看法非常正確. 平時為了工作,
而本身又是主任的職位,與同事們之間很少談話,談起都是一些公事,總是很嚴
肅的告訴同事們事情如何處理,從來沒有輕鬆的語句。

  世勛道:「趙兄,她們都走了,我們去吃飯吧!」

  趙忠道:「主任先請!」

  劉世勛不客氣的就先走下樓,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廳,要了一些吃的,兩人就
談起來了。

  世勛首先說道:「趙兄!妳結婚也有一年多了吧?」

  趙忠笑道:「是呀!快要兩年了。」

  世勛道:「公司裏的女同事,對妳好像很有興趣。」

  趙忠聽了後,以為是服務組的周小姐,叫做周梅花的和他很好,同時他倆已
有了肉體的關係,而被劉世勛知道了。

  說起這位周梅花,是一位很漂亮的女人,二十多歲,長得很甜,有一頭烏黑
的長發,一開口說話,總是笑瞇瞇的,臉上有兩個酒窩,身材嬌美,豪乳肥臀,
細腰藕臂全身無一處不好看的!說起話來,聲音輕脆,加上了又會撒嬌,給人有
一種美而嬌和舒坦的感覺. 周梅花在服務組之中,是第一號的花瓶,也是公司服
務客戶最得客戶們歡心的人物,因此她的成績最好,主管、同事們都喜歡跟她交
往。

  周梅花她喜歡活躍的男人,因此她看上了趙忠,趙忠年紀不大,成天油頭面
粉的,說話也很風趣。不論在儀表或是與人相處,都是很有分寸。日久,周梅花
對他的印象十分良好,一段日子來,兩人的感情越來越深,最後周梅花就與趙忠
上床了。

  男女之間的關係非常奧妙,衹要有發生肉體關係,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會接連不斷的無數次。所以趙忠時常在太太面前,編了一些謊言,而趙忠又會另
想辦法,想擺脫這不正常的關係,因為自己已有太太的男人。

  趙忠聽劉世勛的語氣,對周梅花的事還不知道,就笑道:「可能是我太隨便
了,其實也沒什麽!主任,妳也應該找一個對象嘛?」

  世勛笑道:「難啊!像我這種人,女人看了都怕,到哪兒去找?」

  趙忠笑道:「公司中有那麽多的女同事,難道主任都看不上嗎?」

  劉世勛連忙笑道:「不是!我覺得公司裏的小姐個個都好,衹是她們看我不
順眼而已。」

  趙忠暗想:「主任大概是在想女人,算起年齡來,他已有叁十好幾了吧!就
拿話來引誘劉世勛,看看他的意思如何?」

  趙忠道:「主任,今年是二十九歲吧?」

  世勛笑道:「不止哦!已叁十一歲了!」

  趙忠笑道:「看不出真看不出!依我看頂多衹有二十七、八歲. 」

  劉世勛是個喜歡被拍馬屁的人,見趙忠說他衹有二十來歲,心中一陣舒爽,
笑道:「這樣說起來,我還不老嘛!」

  趙忠道:「在辦公室裏的女同事,常常都跟我說,劉主任大概衹有二十多歲
吧。」

  世勛道:「都是誰這麽說的呢?」

  趙忠道:「好幾個啊!因為主任有一張娃姥臉,怎看都不顯老,像小孩子似
的。」

  其實,趙忠這些話是有一點諷刺劉世勛,意思是說,他喜怒無常,時常喜歡
打官腔同事中沒有人喜歡他的,特別是女同事們還給他取一個綽號,叫做「人來
散」。意思是說,大家聚在一塊聊天,衹要劉世勛一來,大家都走開,所以叫做
「人來散」。

  劉世勛聽了很高興,他自己以為同事們對他真好呢?

  趙忠又說道:「主任!依我看,妳也該找個太太了!」

  世勛道:「不瞞妳老弟,我是久就有此心,苦無良機呀!」

  趙忠笑道:「哎呀!妳怎麽不早一點跟我說嗎?」

  劉世勛聽他這麽一說,覺得像失去機會,就接著問道:「現在我跟妳說,是
不是太晚些?」

  趙忠道:「不晚!不晚!不知道主任的意思,是想哪一個?」

  世勛道:「我本身並不是有地位的人,主要是能找叫個女人傳宗接代,我就
滿足了。」

  世勛道:「老弟,今天我請妳出來,就是要和妳談這件事,我覺得一年比一
年老,如再不找個老婆,大不像話。公司的小姐一個個都好,可惜的是她們看不
上我呀!」

  趙忠道:「不會!不會!」

  一面說不會,一面心裏在盤算著,既然劉世勛真想找太太,這是個大好的機
會,為什麽不把服務組的周梅花介紹給劉世勛呢?

  說起周梅花,真叫趙忠擔心,因周梅花一到公司,就看上了趙忠,趙忠雖然
是有太太,但也被周梅花的美色所迷住了!沒多久,兩人就在一起,打得火熱。

  周梅花是個少女,既然已嚐到男人的肉棒滋味,所以迷戀得好醉好痴。

  趙忠的太太,也是一個年青美貌的女人,性的需要也特別強。

  趙忠白天和周梅花,夜晚又要給太太搞上兩次,日子一久,就有力不從心的
感覺. 所以,他想要擺脫一個,但周梅花死纏著不放手,實在不容易。現在劉世
勛想討老婆,何不把周梅花介紹給他。

  趙忠向劉世勛說道:「主任,妳覺得我們公司服務組的周梅花小姐如何?」

  劉世勛聽到周梅花的名字,就笑得合不攏嘴了,把大腿一拍,翹起大拇指來
一比,就說道:「周小姐是我們公司中,第一號的大美人,老弟!妳是不是在吃
我的豆腐呀?」

  趙忠道:「我跟主任談真的,怎麽會吃豆腐嘛!」

  世勛高興得抓住趙忠的手,道:「老弟,如果妳真能把周小姐介紹給我,妳
要我怎麽謝妳都可以。」

  趙忠道:「我不要主任謝,衹是要我老婆打電話到公司找我,主任就說派我
出去辦公事就可以了。想借這個機會到周小姐家,去幫主任辦這件事」

  世勛道:「這一點問題都沒有,衹要妳代我盡力,當然會為妳圓說嘛!」

               ※※※※※

  這是一個清靜的夜晚,周梅花在等待著趙忠的到來,他們每周都有叁個夜晚
相聚在一塊.

  趙忠和劉世勛商議之說,劉世勛滿懷的高興,回到他的住處。

  趙忠下了班,急忙趕了回家,他的太太葛小芬正在等他。當趙忠進門,葛小
芬像蝴蝶似的跑了過去就把趙忠摟抱著,兩衹奶子在趙忠的胸前揉來揉去的。

  小芬道:「死鬼,今天怎麽這麽守時?回到家剛好五點半。」

  趙忠被太太一抱,有些迷糊了,大門還沒關上,趙忠就把太太抱在懷中,放
在大腿上,說道:「想妳嘛!所以盡快的回來了!」

  門外鄰居們的小孩走到門口,見趙忠兩口子摟抱在一起,大家都拍手叫了起
來,道:「趙叔叔摟趙媽媽吃奶呢?」

  葛小芬聽了,就往趙忠的身上打了一下,道:「哎呀!死鬼!妳怎麽連門都
沒關,讓小孩子看到了,他們回家會告訴大人們,到明天一定會被取笑的。」

  趙忠笑道:「不要緊,兩夫妻親熱,是正大光明的事嘛!」

  葛小芬連忙去把大門栓上了,拉了趙忠的手,道:「好人,我忍不住了,很
要命啊!」

  趙忠在太太的小腹下面摸,穴水流出,把叁角褲都浸濕了,他就問道:「妳
的這個浪穴,是不是又想被插呢?」

  小芬笑道:「人家下午兩點多就騷癢起來了,真要命啊!」

  趙忠道:「昨天夜裏才弄過的,哪有妳這麽利害的穴嘛?」

  小芬說著話,便拉了趙忠上床,嗲聲的說道:「我不管!先插穴吧!好不容
易的把妳等回來了,我都快癢死了。」說著,就去拉趙忠的褲子,伸手就去摸雞
巴。

  趙忠把雞巴搗了出來,送到葛小芬的手中,小芬一把握在手中,問道:「死
鬼!這東西怎麽軟軟的?是不是在外面又跟女人胡搞過?」

  趙忠笑道:「我哪裏來的女人?昨夜和妳搞了兩次,連上班都沒精神!」

  小芬道:「妳是個風流鬼!到處都有女人會找妳。」

  趙忠乾脆把褲子脫下,說也奇怪,褲子一脫,那根長長的雞巴又一翹一翹,
硬了起來。小芬看到,十分的高興握在手中,連連的套動一陣,套得雞巴更加大
也長了許多,龜頭脹得和一粒雞蛋一樣。

  趙忠一看,就說道:「好太太!不要套了,再套精液會射出來呀!如射出就
不會硬了,妳那個騷穴會癢死呀!」

  小芬笑道:「妳這死鬼,不硬像一支棉花棒,硬了又像根鐵棍似的,不安好
心,想把我一次給弄垮,妳就高興!」

  趙忠笑道:「太太!幫我吹個喇叭好嗎?」

  小芬笑道:「妳想死呀?吹出來了,不是又不能玩穴了?」

  趙忠道:「不會呀!我會忍住點,妳吹得最好,我每天都想叫妳吹一吹才過
癮. 」小芬把雞巴捏了捏,感到堅硬起來,趙忠往床上躺下去,那根雞巴翹得好
高。葛小芬一看,用手抓住雞巴,趴下身去,伸出舌尖,在大龜頭上下就舐起來
了。

  舐了一陣,趙忠的龜頭,脹得紅紅的,也特別大,小芬張開嘴,把大龜頭吸
到口中。趙忠感到一陣騷熱,龜頭奇癢,就哼著道:「哦!哦!好美啊!」

  葛小芬是個吹喇叭的高手,她把龜頭含在嘴裏,好像包住了一個雞蛋似的,
用舌尖在裏面猛舐一陣,趙忠道:「喲!我的天啊,我這雞巴好舒服喔!」

  小芬舐吸一陣,就把頭上下的搖擺起來,用嘴唇在雞巴頭上衹是套動,口水
順著雞巴往下直流,趙忠道:「好大太,快上來插穴吧!會吹得射精呀!」

  小芬聽說他要射精,連忙吐出大龜頭,一把就把雞巴捏的緊緊的,道:「妳
要是敢射出來,我把妳的雞巴給咬斷。」

  趙忠道:「不要咬嘛!趕快上來,我插妳的穴好了。」

  小芬道:「可以,但是要時間久一點,要是叁、五分鐘,不會止癢的,我會
叫妳再搞第二次。」

  趙忠暗想:「這騷穴可真利害,老子的雞巴硬的和鐵棍一樣,她還想插久一
點,可見這個穴已被插的很大了。」

  趙忠道:「太太!妳坐在上面玩好嗎?」

  小芬坐起身來,笑道:「死鬼!妳要我插雞巴,會把穴弄得好大。」

  趙忠笑道:「穴大才好,免得每次插的時候都會鬼叫的!」

  小芬道:「去妳的!太大了我不要,找不到合適的雞巴插是不會止癢的。」

  趙忠道:「我這雞巴妳已量過了,有八寸多長,還不夠大呀?那妳想要多長
呢?」

  小芬道:「當然是越長越好,如能再長一寸,我就滿意了!」

  趙忠心想:「這個穴實在太狠了,像周梅花那小穴,又緊、水又多,每次插
她,都是弄得她猛叫,身子也顫抖的,說有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太太搞,她除了
猛喘氣外就是罵人,說插得不過癮,比起來,梅花要好的多了!」

  趙忠剛開始要插太大的穴時,突然想到周梅花,和她搞穴,又溫柔又體貼,
一弄進去,那股嗲勁真要人的魂都嗲出來了,舒服的程度,真是無法形容啊!

  正想閉上眼睛想周梅花時,就感到太太騎到身上來了!

  小芬用手扶正了硬雞巴,將大腿一分,在雞巴上把穴口對著龜頭揉弄幾下,
揉得穴中的騷水都流了出來。

  小芬碰到龜頭滑滑的,她用穴對準了龜頭,用力往下一坐,叫道:「哎唷!
死鬼,這雞巴怎麽那麽硬?穴會搞炸了呀!」

  趙忠笑道:「妳這人真奇怪!是妳自己坐進去的,我又沒用力。」

  小芬咽了一口口水道:「喔!死鬼!很痛的!」

  趙忠聽了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心裏想:「這騷貨的淫水又多,一搞上就好像
尿尿一樣直往外流。」

  小芬聽他一笑,就罵道:「笑什麽笑!老娘穴肉很痛呀!妳就衹會笑,這又
算什麽丈夫呢?」

  趙忠笑道:「不就是妳的丈夫嘛?」

  小芬這時不再多說話,在上面就把屁股抬高,一下下的猛往下坐坐的穴裏,
「滋!滋!」的直響。

  趙忠聽了心想:「這穴也真怪,人家是女人在下面、男人在上面抽頂穴才會
「滋滋!」的猛響,她玩上面穴也會這樣的猛響,真是怪事!」

  小芬在上面抽頂一會,就趴在丈夫身上休息一會,同時把奶頭送到趙忠的口
中,叫他吸著。

  為了想早點解決插穴的事,趙忠就把太太的奶頭吸到口中,同時用手在上面
揉弄。弄得小芬全身的發酥,她又忍不住了,又在上面猛坐起來,每坐一下,就
壓一次,一定要把整根的雞巴都坐到底。

  插弄了半天,小芬終於累了,可是還沒丟精,衹是騷水淌得太多了,人累得
喘不過氣來。

  小芬喘著氣,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啊!我累死了,我要在下面。」

  趙忠被弄得興趣也來了,就說道:「太太!妳厥高屁股,我由後面給妳插進
去好嗎?」

  小芬道:「要死喔!厥起來給妳插是可以,千萬不要插我的屁眼呀!」

  趙忠笑道:「不會呀!上次插妳一次屁眼,妳像殺豬一樣的鬼叫,連隔壁的
太太都聽到,好丟人的!」

  小芬拔出了穴裏的雞巴,口中罵道:「妳這個要死的!上次屁眼被妳插了一
次,老娘的屁眼痛得要死,叁天都不敢大便,難受死了!」

  趙忠笑道:「是妳自己要試試插屁眼的嘛!所以我才頂進去。」

  小芬道:「不要插屁眼了,一次人都快死了,屁眼實在不敢玩了!」

  趙忠笑道:「等到哪一天妳屁眼再癢,我買些滑潤油來,抹在雞巴上給妳弄
進去,保證不會痛。」

  小芬道:「去妳的,屁眼太小了,抹油也會插得開花!」

  說著,小芬就把穴水擦擦,爬在床上,厥高了屁股,等趙忠來插穴。

  趙忠一看,太太已經把屁股厥高了,他連忙靠上去,往她的屁股後面跪了下
來,雙手摟著大屁股,用手不停的在摸。

  摸得小芬連心尖上都癢起了,就叫道:「好哥哥!快插嘛!我急死了!」

  趙忠挺起長雞巴,用手撥開她的穴口,大雞巴對準紅洞,一頂而進去。小芬
把大雞巴弄了進來,把嘴一張,喘了一下,道:「唉啊!死鬼!妳好狠啊!穴會
搞炸了呀!」

  趙忠的雞巴一捧就插到穴裏,他就扶著小芬的屁股猛頂起來了!小芬被他一
抽頂,全身都舒坦的,但是穴又響起來了,這次的響聲,和剛才的不一樣!

  現在是「咕唧!」「咕唧!」的在響,好像雞巴頂在油裏一樣。

  一陣猛烈的抽頂,小芬被插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衹是猛喘,想要浪叫,但叫
不出來了,衹是全身發酥,酥癢無比,一口口的猛吞口水。

  突然之間,小芬覺得全身都在顫抖,穴裏一陣陣的抽慉,穴眼一張,陰精大
量的往外猛泄。

  趙忠一看,穴口一咧,又感到小芬把穴用力一夾,硬雞巴猛的一硬,龜頭奇
酥全身也一陣抽搐,一股股的熱精,對著穴心口猛射了進去。

  小芬一泄精,跟著趙忠的精液猛往穴心上射,燙得浪穴有說不出的舒坦,想
要罵人,也罵不出來了。她衹好厥著屁股,把頭趴在床中間,人就迷迷糊糊的好
像飄了起來一樣,又好像做美夢,一動也不動了。

  趙忠射完精,摟著小芬的屁股,趴在她的背上,連連的在喘氣。

  小芬在下午時浪穴就在癢,一直想找男人弄,現在和丈夫玩了一陣,感到心
滿意足的,就不會動了!

  趙忠把雞巴插在穴裏泡了一會,等到雞巴軟下來,才把雞巴拔了出來。

  小芬迷迷糊糊的,順著趙忠的手,就躺下來。

  趙忠把雞巴擦擦,又把小芬穴口上擦一擦,兩人摟抱在一塊,都睡著了。

  第二天的早上,剛一醒來,小芬往身上一摸,全身都是光光的,再往趙忠身
上一摸,他也沒穿衣服。她就往趙忠下面一摸,那根雞巴摸在手中有一些堅硬,
但是並不十分的硬,如果要插穴,還得再加工。

  小芬用手套弄趙忠的雞巴,想再插一次,趙忠被她一套弄,人就醒了,趙忠
道:「哦!不要套了,再套會尿出來!」

  小芬笑道:「剛睡醒了,穴好癢,再搞一次嘛!」

  趙忠笑道:「好太太,夜裏剛玩過,我現在還要上班,妳就忍忍好了,等我
的精神好的時侯,再多插兩次好了!」

  小芬把嘴一翹,道:「妳這沒用的男人,我恨死妳了。妳不行,我到外面去
找好了!」

  趙忠笑道:「妳去找好了,夜裏把妳插的都昏死過去,還想弄!鐵雞巴也會
被妳弄垮的。不搞妳就罵人,什麽話嘛?」

  趙忠說完話,從床上起來,穿好衣服,就去洗臉。

  小芬躺在床上,見趙忠把衣服穿好了,知道是搞不成,心裏非常不高興,摟
抱著棉被,又再睡去。

  趙忠洗好臉,連忙由家中出來,他怕太太再找他插穴,所以很快跑出來,想
到公司去上班。

  在馬路上,一清早人、車都較少,這時趙忠才想到沒看時間,就由家中出來
了。他看看手錶,才六點五分,覺得是太早了點,走進一家早點店中去吃早點,
剛坐下,就看到周梅花也走過來了。

  周梅花走進店中,抬頭一看,就看到趙忠在裏面,她心裏有說不出來的不舒
服,因為趙忠昨夜對她失約了。

  趙忠看到周梅花,就趕快的走過去,笑道:「周小姐,妳早了!我們一塊吃
早點好了。」梅花道:「看到妳就有氣,我不吃了,妳一個人吃好了。」

  趙忠心裏明白她是在生昨夜的氣,連忙陪笑道:「先不要生氣嘛!我向妳解
釋為什麽會失約了。」

  梅花道:「我才不要聽妳的甜言蜜語的,誰也不會相信。」她說著,就在趙
忠的旁邊坐了下來。

  趙忠道:「對不起,我昨天失約是有原因的。」

  梅花道:「我不與妳談這些,妳自己去想好了。一開始時,妳就在騙我,現
在又耍起花樣來了。」

  趙忠道:「沒有呀!我昨天是和劉主任在一起談到兩、叁點,我看時間太晚
了,所以才沒去妳那裏. 」

  梅花道:「胡說八道,妳們那個主任笨得跟豬一樣,怎能與妳談到夜裏兩、
叁點?談些什麽?」

  趙忠笑道:「妳不要罵他跟豬一樣,其實他對妳好的很呢?」

  梅花笑道:「才怪呢!我又沒跟他談過話,根本談不上什麽,衹知道他是個
光棍。」

  趙忠道:「就是因為光棍嘛!他昨天請我,叫我幫他作媒,對我提起妳,他
拜託我,要我幫他介紹跟妳認識. 」

  梅花笑道:「他那冰塊臉,小姐們看了都會退避叁捨的。」

  趙忠笑道:「他說,從昨天後要改過來,但是,總不能見到人,就嘻嘻哈哈
嘛!」

  梅花道:「我現在問妳,妳晚上能來嗎?」

  趙忠道:「一定來!保證不黃牛。」

  梅花笑道:「反正妳總說些甜言蜜語的,我再相信妳這一次好了。」

  趙忠笑道:「昨天晚上實在是和劉主任談得太晚了,又加上我那個浪騷的婆
娘興趣也來了,搞得我沒辦法到妳那裏. 」

  周梅花道:「妳這沒良心的,為了老婆,把我丟在一邊冷清,妳當初跟我說
的那些全是假的,被妳弄到手,就想把我甩了嗎?告訴妳,沒有那麽簡單。」

  趙忠陪著笑臉道:「哎呀!我的心肝寶貝,妳小聲一點好嗎?這是店裏呀!
公共場所,人那麽多,妳一大聲,都被別人聽見了,還不知道我們是怎麽一回事
呢?」

  梅花聽他這麽一說,也覺得說話聲音是大聲一點,不由得臉也紅了,把頭低
了下去。

  女人就是女人,周梅花對趙忠的不滿,大聲說話引起別人的注意,她自已感
覺非常不好意思,也無心吃東西了,便把豆漿喝完,催著趙忠趕快走。

  兩人出了豆漿店,在路上梅花說道:「都是妳害的,害我大聲叫起來,讓別
人看到,多丟人啊!」

  趙忠笑笑的說道:「梅花!我剛才與妳談到劉世勛,那是真的,他很有誠意
要我與妳談談,準備娶妳做太太呢!」

  梅花道:「妳少來這一套,跟妳玩過了,還要把我介紹給一個怪物嗎?」

  趙忠道:「其實,劉主任並不壞嘛!衹是臉上表現嚴肅一點而已!」

  梅花道:「我不願和妳分開,我喜歡的是妳。」

  趙忠道:「我們兩人現在是偷偷摸摸的,將來妳嫁給劉世勛後,我們還是可
以偷偷摸摸的來往,並不是妳嫁了,我倆人的感情就沒有了嘛!」

  梅花道:「我要妳答應今天晚上一定來陪我,如果妳不來,說什麽我都不願
意的。」

  趙忠道:「我今天怎麽跟劉世勛說呢?」

  梅花道:「妳可以說,我要考慮一下嘛!」

  說著走著,來到了公司,一看時間還早,同事們都還沒有上班,趙忠和周梅
花一同上樓去。

  平常趙忠很少到服務組來,因為服務組中大部份是女職員,她們見到趙忠都
想跟他開開玩笑,又加上有幾個知道他和周梅花有交情的女同事,會說些叫人聽
了很肉麻的話,使他兩人都會很尷尬的。

  今天早上,趙忠忍不住的和周梅花一同來到服務組,周梅花往辦公桌前,把
椅子拉出來,剛要坐下,趙忠扶著梅花坐上椅子,這時正好彭娟娟也由樓下走上
來了,一看到趙忠扶著椅子給梅花坐,就笑嘻嘻的走到窗口邊。

  彭娟娟笑道:「嘻,兩人好親熱喔!小趙,小心妳太太呀!想必昨天又走私
了。」

  趙忠道:「哎呀!妳一大早的,就胡說八道。」

  梅花聽了,羞紅著臉,低聲的說道:「妳快去妳的辦公室好了,等會人都來
了,閑話更多呢!記著!下午下班,一定要到我住處來。」

  辦公室中,在辦公時大家都很嚴肅,而劉世勛和往常一樣,表面上看起來很
平靜,但是心情老是起伏不定的。他想到了周梅花就特別開心,很想早一點知道
趙忠進行怎麽樣。在辦公室中,走來走去的,終於走到趙忠的辦公桌前。

  趙誌看劉世勛走過了,就笑笑的點一下頭.

  世勛笑道:「趙兄!忙不忙?如果不忙,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好嗎?」

  趙忠知道世勛是想問周梅花的事進行得如何?就笑道:「主任有事嗎?我現
在不忙。」

  劉世勛點點頭,先回辦公室,趙忠跟著進來了。

  趙忠笑道:「主任!周小姐那邊,我昨天已經和她談過了。」

  劉世勛道:「她的意思如何?」

  趙忠笑道:「周小姐她那邊已經說過了,她說她最欣賞像主任這樣工作認真
的男人,她也很高興能和主任認識. 主任!以後要是有好消息,可要第一個通知
我啊!」

  劉世勛聽完,心中又喜又歡的,精神馬上就輕鬆起來,笑嘻嘻的說道:「這
件事完全拜託趙兄了。」

  趙忠道:「主任!妳還有什麽意貝嗎?如果還有什麽,盡管的提起來,我好
和周小姐談談。」

  劉世勛道:「沒有,我什麽意見都沒有,衹要周小姐願意,我全聽她的。」

  趙忠心裏在暗自的想:「如叫妳戴綠帽子,妳會願意嗎?」忍不住的笑了起
來。

  世勛問道:「妳笑什麽?」

  趙忠道:「沒有,我是為主任高興呢!」

               ※※※※※

  在一間佈置得綠意甚濃的臥室中,趙忠躺在軟綿綿的床上,紅色的燈光,照
在周梅花的臉上,顯得很迷人。她穿了一件內衣,坐在床邊上。

  趙忠伸出手,在梅花的乳頭上輕輕的揉弄著。梅花把乳房挺得更高些,輕聲
的說道:「忠,昨夜我好難過啊!妳好沒良心呀!」

  說著,便伸手向趙忠的肚子下面摸了下去。一根硬硬的肉棒,一硬一硬在內
褲之中翹了起來,但是並不十分堅硬。

  周梅花摸著那根她最喜愛的東西,很快的就堅硬了,忍不住伸手把趙忠的內
褲拉了下來,白嫩的玉手一把就把趙忠的肉棒握住。

  趙忠笑了笑,問道:「喜歡嗎?這東西還不太硬呢?」

  梅花道:「我幫妳加工好了,不加工,妳是不能滿足我的。」

  趙忠道:「妳套弄一陣,馬上就硬起來了。」

  周梅花用手捏緊趙忠的雞巴,上下的套動一陣,說也真怪,那東西馬上堅硬
得如同鐵棒一樣。梅花捏了又捏,用雙手揉摸一陣,才放開來。趙忠的雞巴馬上
變得紅紅的,龜頭漲得像一粒番茄一樣。

  趙忠道:「心肝!妳看看,這東西被妳套弄,硬得好大,馬上想要鑽進妳那
小肉洞中去呢,快脫光吧,上來插進去好了!」

  周梅花慢吞吞的,笑著把上身的乳罩解了下來,故意拖延時間,想看看趙忠
的耐性能有多久?

  趙忠見她慢吞吞的,早就急的心中加火,便說道:「妳這人也真怪,為什麽
慢吞吞呢?摸著我的雞巴,害我硬得肚子都痛起來了。」

  梅花的笑聲如同銀鈴一樣,再加上一陣嗲勁,夾著舌頭笑道:「妳這死鬼!
昨夜害我淌了一夜的水,而妳卻去跟老婆做愛,害我癢得都快發瘋了。我也要逗
逗妳,讓妳硬久一些,看妳是什麽滋味?」

  趙忠這時不說話,就從床上跳起來,一抱就把周梅花抱在懷裏,伸手在兩個
奶頭上揉搓起來。梅花趁勢往趙忠複裏倒下去,往趙忠的胸前用舌尖舔弄著,趙
忠摟住梅花,撫摸著奶子,另一衹手就脫她的叁角褲,周梅花半推半就的讓他把
褲子脫下來。

  趙忠笑道:「昨夜妳想的要命,今天為什麽慢吞吞的,是不是偷搞過了?」

  梅花裝著很生氣的樣子,輕聲的罵道:「妳這死鬼,我衹被妳弄過,臨時我
到哪裏去找嘛?跟誰偷弄?妳看到是不是?」

  趙忠不說話,把梅花往床上一按下去,就把她的大腿分開,挺著硬雞巴,就
往穴中亂頂。

  梅花道:「哎呀!妳輕一點,這麽急,挺起硬肉棒就刺,好怕人喔!」

  趙忠道:「又不是第一次,怕什麽呢?」

  梅花道:「人家的小穴都還沒濕潤,插進去會好痛的。」

  趙忠見她這樣說,就在雞巴頭上抹了些口水,然後對準穴口用力一頂,梅花
叫了聲「哎呀!」便把穴張開,將整根雞巴含在穴裏.

  梅花在下面忍不住的,就浪起了,口中叫道:「好哥哥,輕一點,好痛啊!
人家昨夜水淌的太多,所以要流出來會此較慢。」

  趙忠雖然時常與她弄,知道這女人的毛病,太急太快反而會使她厭惡,就把
雞巴插在穴中不動,往她的臉上親了幾下,然後又嘴對嘴的吻起來。梅花哼哼唧
唧的,衹覺得全身舒暢,浪穴不由得一夾一夾的夾弄著硬雞巴,同時穴裏的浪水
也冒出來了。

  趙忠是一個玩穴的老手,碰到穴水往外流,就把插在穴中的雞巴抽送幾下,
等潤滑了,就頂的此較有力一些。梅花把趙忠用雙手抱著,口中吞著口水,同時
把屁股往上抽送,嗲聲嗲氣的,浪語道:

  「大雞巴哥哥……我……我好舒服!用……連……發的嘛!……我都快……
瘋了呀…………」

  趙忠聽她浪叫,就連連的猛力抽頂一陣,頂得梅花大喘氣,同時浪態百出,
嗲聲嗲氣的不知她在叫些什麽?

  正在舒坦中,趙忠突然停住抽頂,梅花急得把屁股搖擺,這時浪穴猛夾著大
雞巴,梅花叫道:「好哥哥!插我嘛!插死算了,要不然我會急瘋呀!可憐我好
嗎?猛插我嘛!」

  趙忠經不住梅花的浪叫,看她需要得真快瘋了,就挺著雞巴,用力的又猛刺
一陣。梅花又喘又叫,十分得意,雙手往上一抬,夾住了趙忠的身體,屁股又猛
搖起來,穴也夾的更緊了。

  趙忠的雞巴緊緊的,又熱呼呼的,騷水也往外直冒出,便抬高了屁股,抽送
的更用力了!

  兩人肉碰肉,發出了「拍!拍!」的響聲,加上梅花的嬌喘浪叫,把趙忠也
弄得昏頭轉向的,衹是一直的猛插。

  經過了約有四十分鐘,還沒有射精,梅花有些快吃不消了。

  說也奇怪,正在這時,她穴裏的陰精射出來,接著猛射了一大堆。梅花心裏
一急,用力把趙忠一抱,穴中一陣熱流,燙得十分舒服,她知道趙忠也在這時射
出精液來了。

  趙忠一舒爽,人也累了,反身下來,躺在床上,衹是喘氣。梅花連忙拿衛生
紙把他的雞巴擦擦,她見趙忠的雞巴還是翹翹的。梅花笑道:「小趙!妳好利害
啊!插了穴,也射了精,但這根雞巴還挺翹. 」

  趙忠笑道:「現在再插進去好嗎?」

  梅花聽到,輕輕的打他一下,道:「去妳的!我可吃不消了,要讓我休息一
會兒再跟妳玩。」

  周梅花把穴中擦乾後,倒在趙忠的身上睡了一會,但是她的手始終沒有老實
過,一直在趙忠的雞巴上捏弄。趙忠道:「梅花,早上跟妳談過,劉世勛想娶妳
做老婆,妳到底願不願意嘛?」

  梅花道:「妳這死鬼,人家和妳插穴,妳卻叫我嫁人,這像話嗎?」

  趙忠道:「怎不像話呢?嫁人是正經事嘛!女人總是要嫁人的。」

  梅花道:「我嫁人後,還是捨不得妳,沒有妳,我可活不下去。」

  趙忠笑道:「妳現在會說好聽,到時候,有了新的搞上,那滋味是不一樣,
如果再加上一些花樣,會把妳弄得昏頭轉向,妳就會把我忘記了。」

  梅花道:「去妳的,妳真會說啊!我先前也不懂這一套,都是妳教我的,我
怎會忘記妳?大概是妳老婆的功夫不錯,又把妳給迷住了。」

  這幾句話,如果是在平時,趙忠聽了會火冒叁丈,現在是偷情,又是從梅花
這女人的口中說出來,趙忠不但沒生氣,反而一笑置之。

  趙忠道:「梅花,說真的,劉世勛真的很喜歡妳,他不管以前加何,衹要能
嫁給他,什麽條件他都會答應妳。」

  周梅花聽了這番話,躺在床上沒有說話,趙忠正等她回答,但她卻一聲也不
哼,於是就抬起頭來,對她看了看。周梅花躺在床上,全身精光的,平常趙忠沒
有注意到梅花的身材,今無意中一看,見她渾身雪白,兩衹奶子鼓得很高,腰也
纖細的,屁股又白又大,一雙大腿均勻可愛,尤其是小腹下面那個妙洞,鮮紅濕
潤,陰毛發亮,毛多而長得十分整齊.

  趙忠看得心裏又癢起了,把大腿一翹,放在梅花的小腹上,用膝蓋在她的陰
戶口那兩片陰唇上,又揉弄起來。

  這一揉弄,梅花又哼哼唧唧的把屁股一搖,同時伸手向趙忠的跨下一摸,握
住那根肉棒,輕輕的捏弄玩著。

  梅花道:「哦!這好妙啊!我愛的就是這一套!」

  趙忠見她春心蕩漾,用手指在她的陰唇上,輕輕的撫摸。梅花這時陰戶口上
又酥又癢,穴裏面特別奇癢,浪水忍不住的向外流了出來。

  趙忠這時撫摸得更加有勁了,手指向穴眼中伸了進去。梅花試著,一個手指
挖了進來,她把大腿叉開一些,同時對著趙忠的臉上狂吻一陣。

  趙忠用大拇指在她的陰核上揉弄,食指插進穴中,一下下的通弄著。一陣陣
的輕送、一下下的重揉,梅花一聲聲的嬌喘,而陰道奇癢難忍。她用力把趙忠的
雞巴一捏,又套動了一陣,非常奇妙,那根雞巴此先前插穴時還要硬,雞巴頭也
大的出奇,同時也硬得比先前長了許多。

  梅花嗲聲的說道:「好人!這雞巴好大啊!我好喜歡. 」

  她說著,就在床上把趙忠推開,她爬了起來,一翻身,向床上一趴,厥著屁
股,兩個奶子向下垂著。

  梅花嗲聲嗲氣的夾著舌尖說道:「快!快點!由我屁股後面搞一次嘛!」

  趙忠忍不住了,雞巴硬得快貼到肚皮上了,周梅花厥高屁股,穴水衹有往外
流,他就連忙往她的屁股後面一跪。梆梆堅硬的大雞巴,便在梅花的屁股溝上用
雞巴頭揉了起來。

  梅花道:「哎呀!不能插屁眼呀!我是要妳插穴嘛!」

  趙忠用雙手在梅花又白又嫩的大屁股上面,撫摸了起來。

  梅花道:「好哥哥!我快要癢死了,快給我搞上嘛!拜託呀!狠一點的捅進
來,我才會止癢,我的水早就出來了。」

  趙忠把她的屁股往上抽了一下,看看浪騷的穴浪水猛淌,陰唇濕潤得紅紅亮
亮的發光,穴口一張一張,在等著大雞巴往裏面插進去。

  趙忠大概是憐香惜玉的關係,並沒按照梅花所說的猛插進去。他把圓圓的大
雞巴頭對準她的穴口輕輕的揉弄,揉弄得穴口張得開開的,紅嫩的穴眼帶著騷水
往外流。

  梅花見等這麽久也不捅進來,就叫道:「哦!要命啊!快弄上嘛!我都快急
瘋了呀!」

  趙忠笑了笑,雙手把她的屁股扶著,屁股向前一頂,碰到雞巴頭一熱,同時
梅花向後又猛一頂,大雞巴就插進穴中了。

  梅花嬌聲喘息的叫道:「唏唏!喔喔!弄上了!妳好棒啊!一頂就到底,真
過癮啊!」

  趙忠把雞巴插進穴中,就趴在梅花的屁股上,伸手抓住兩個奶子,輕揉輕捏
的給她揉弄著。雞巴在穴裏泡得更粗了,同時碰到浪穴的嫩肉,把雞巴頭吸得無
限的舒坦。趟忠用起功夫,放開兩衹奶子,雙手扶著梅花的屁股,用力把雞巴向
穴中猛頂,狂抽猛插的。

  梅花被插的嘴巴張得好大,同時肉碰肉的聲音特別的響,再加上梅花的浪叫
和嬌喘,聲音好大哦!

  梅花住的這間房子是租來的,房東是一對夫妻,大約是二十六、七歲的年輕
人。這天的夜晚正好房東不在家,房東太太一個人獨守空閨,正在無聊時,這位
房東太太聽到周梅花的房間傳出插肉穴的聲音,房東太太聽得心裏毛骨聳然,覺
得周梅花真會享受,一個大姑娘家的,晚上還把男人帶到房裏玩穴,真太妙了。
但既然玩穴也應小聲點,插穴的聲音怎麽那麽大聲,不是害死人嗎?而今天先生
又不在,本想搞一下,真是要命啊!

  房東太太剛結婚不久,又沒有小孩,同時她先生也很風流,衹要在家中,夜
夜都不會落空的。

  房東太太聽到周梅花插穴的聲音響得特別妙,穴眼被插得「撲滋!撲滋!」
的聲音,在外面聽得一清二楚。

  房東太太心想,這兩個人也真會玩,大概是花樣百出,才這麽大聲,小姐浪
叫得好像這世界上沒有人似的。

  想著想著,房東太太忍不住了,全身都在發熱,下回的穴裏好像有小蟲在裏
面爬著,騷得衹在淌水。

  房東太太心裏好急,卻安慰自己,道:「昨晚我先生特意加工弄了我叁次,
因為他要出門兩叁天,怕我會癢!哪裏知道,才第一夜,就被周梅花插穴聲引起
性慾來。照這樣看,我們女人一夜是不能沒有男人,要是先生在家,今夜也就不
會這麽痛苦了!」

  她想著,想著,想去偷看一下。

  天氣不冷,所以房東太太也沒穿上衣服,上身衹戴胸罩,下面一條叁角褲,
年齡僅二十四、五歲,長長頭發,有著豐滿的身材,腰細、屁股特別大,走起路
來,兩個奶子,就會上下的跳動著。

  她輕輕的走到周梅花的房門,想要偷看,便向鎖匙孔中一看,房裏燈亮的,
衹開著小燈,但是屋裏照的還是很亮,房東太太看見周梅花一絲不挂的,厥著屁
股,在床中間趴著,而趙忠也是脫光光的,摟著周小姐的屁股,用大雞巴在周梅
花的後面猛頂。

  周梅花一邊浪叫,一面又把屁股往後猛送,浪穴響的特別的清脆,像是一幅
活的春宮電影呢!

  房東太太咬緊牙,一手捏著奶子,一手放在穴口上,猛往穴中亂撅亂捅的,
弄得騷水越來越多,忍不住的便把叁角褲拉下來。

  床上的周梅花,這時浪叫道:「好哥哥!把雞巴抽出來,再插進去,一定好
舒服啊!」

  趙忠聽她這麽說,十分有理,便把雞巴往外一拔,穴裏就「撲滋」一聲,然
後又把雞巴往裏一頂,浪穴又是「咕卿」一聲。

  聲音十分的美妙,也特別的動人。

  房東太太一看,不由得吸了一口氣,原來她看到趙忠的大雞巴實在使女人動
心,尤其是那大雞巴頭,又圓又大,漲得紅紅的,雞巴硬得和鐵棒似的,一頂到
周梅花的穴裏,周梅花就把嘴一咧,又是一聲「喲」的浪叫。

  那情形真是太美了,房東太太也想到,跟自己先生弄,一點花樣也沒有,衹
是先生騎在上面,把雞巴插進去,連連的幌頂幾下,不要叁分鐘,就射精出水。
雖然也很過癮,可是一點花樣也沒有,每次像在吃點心一樣,不夠飽。

  周梅花也真會找,竟然找了這麽大的雞巴,又是從屁股後面插進去,看樣子
很舒服得要飛上天啦!

  房東太太看到床上的人在插穴,她自己用手在自個的穴裏弄,一不小心,手
臂就碰到門上,「咚」的一聲,把周梅花和趙忠嚇了一跳。

  梅花道:「哎呀!有人啊,妳趕快去開門看看。」

  房東太太聽到周梅花叫趙忠開門看看,她心裏一急,回身就想跑,哪裏知道
被自己的叁角褲絆倒,摔個四腳朝天,倒在地上。

  趙忠聽到有人,便抽回雞巴,衣服也沒穿,挺硬著大雞巴,把房門一開,門
口的電燈也開著。一看地上,一個光著身子的女人躺著,他再注意一看,這女人
的穴濕濕的,而大腿也是濕濕的。

  梅花也從床上走下來,她用浴巾把下身圍了起來,走到門口,就問道:「小
趙!是誰啊!」

  趙忠笑瞇瞇的說道:「妳自已看嘛!好妙啊!」

  梅花一看,地上躺著是房東太太,又看到她那副德性,心裏早就明白是怎麽
一回事,忍不住的笑起來。

  房東太太又羞又氣的說道:「都是妳啊!害我摔一跤,好氣人呀!」說著,
便由地上爬起來。

  趙忠過去扶房東太太,同時在她的穴上摸一下,笑道:「梅花!妳看嘛!房
東太太的穴,大概是尿尿吧!」

  房東太太道:「去妳的,尿是這樣子嗎?這是淌的那種淫水!都是被梅花害
的。」

  梅花笑道:「房東太太,我並沒有叫妳來看,妳自己要來,怎能怪我嘛?」

  房東太太對著趙忠,笑道:「對不起,趙先生,因為妳們玩的太大聲了,我
忍不住的看一下。」

  梅花道:「跟妳先生去玩嘛!越看越要命。」

  房東太太道:「就是因為我先生不在,才忍不住的偷瞄一眼,哪裏知道,妳
們花樣好,且又大聲,我不小心失手而碰到門. 」

  趙忠見房東太太長得不錯,而他的大雞巴還是硬梆梆的,就趁勢對房東太太
的奶子摸上,又把雞巴放在房東太太的手上。

  房東太太摸在手裏,不由得便握住了,吞了口永道:「這東西真好。」

  趙忠道:「妳要玩嗎?」

  房東太太笑一笑,對著梅花道:「想是好想啊!不知道梅花小姐願意借我玩
一下嗎?」

  梅花正忙著擦穴水,沒注意到,聽房東太太問她,就向他們一看,見房東太
太手裏握著趙忠的硬雞巴,大雞巴頭露在外面,紅的十分可愛。

  梅花道:「妳要借什麽嗎?」

  房東太太把握在手中的雞巴搖一搖,道:「就是趙先生的這個呀!」

  梅花笑道:「妳不怕先生知道呀?」

  房東太太道:「他這兩、叁天是不會回來的了,所以我想先借用一下,可以
嗎?」

  梅花道:「妳自己問小趙好了。」

  趙忠笑道:「我願意,天天借,我都可以。」

  梅花道:「妳放屁!天天借,那我怎麽辦?偶而借一下是可以的。」

  房東太太見他們的意思是答應,心裏好高興,叁角褲也不穿了,同時把奶罩
也解下來。

  趙忠是喜歡新鮮口味的男人,無意中有自己送上門來,哪有不高興的道理。
他見房東太太喜歡大雞巴,就用雞巴在她肚子上亂碰,碰得房東太太哈哈大笑。

  梅花看見,就罵趙忠,道:「死沒良心的,又想做好事了!」

  房東太太道:「梅花,妳不要罵嘛!罵的趙先生不高興了,那雞巴會軟下來
的。」

  趙忠道:「不會,我弄梅花時還沒射精,是不會軟的。」

  房東太太又捏捏趙忠的雞巴,還是挺硬的,但是上面有很多騷水,那是周梅
花穴裏淌出來的。

  周梅花這時覺得房東太太有心要給趙忠弄,而且自己也玩了兩次,也有些累
了,同時這種事被房東太太看到了,如不給她弄一下,她可能會亂說話,惹來一
些麻煩的。

  梅花想過之後,便說:「我先去洗好了,妳們兩人談談,可不要亂搞啊!」

  房東太太笑道:「沒有呀!我衹是看看就可以。」

  梅花心想,看看是假的,倒是想玩真的,反正小趙是一個花心的人,讓他們
去玩玩,衹要不被房東知道,就天下太平。周梅花一開門,就往浴室走去了。

  趙忠見梅花往浴室裏,就把房東太太抱著,對著她的下面肉洞之間,用手指
頭在挖弄。房東太太把腿一叉,穴便露出來了,讓趙忠盡量的撫摸。

  摸著、揉著,房東太太忍不住了,隨手拉了一把靠背椅,叫趙忠坐在上面,
她把腿一叉,就往上騎,想要把大雞巴坐進穴裏去。

  趙忠是個插穴的專家,不論什麽姿勢,一看就曉得,他看到房東太太要坐雞
巴,就把雙腿一伸一抱,就把她抱在大腿上,然從雙手扶著她的屁股,又把雞巴
頭對準了她的浪穴口,向上一頂,房東太太也向下一坐,「嗶」的一聲,大雞巴
就被她坐進去了一半。

  房東太太又愛又叫的說道:「哎喲!脹死我了,這雞巴好大,比我死鬼大了
好多啊!」

  趙忠道:「妳哪個死鬼呀?」

  房東太太道:「我先生呀?」

  趙忠「哦」了一聲,表示明白了。房東太太一坐進大雞巴,就碰到穴中,好
脹,但卻很舒服。她在上面輕搖幾下,搖晃得衹是吞口水,又酥又脹的,浪穴一
咧一咧的,另有一番風味。但她不敢用大力坐,她怕浪穴受不了。

  趙忠雙手抱著房東太太的屁股,因她在上面,兩人又是臉對臉,這時,房東
太太的奶子正好對著趙忠的嘴,趙忠用嘴一吸,把奶頭吸到嘴裏,又舔又吸的,
吸得房東太太十分的舒爽,她忍不住的便在屁股上用力猛坐兩下。

  房東太太叫道:「喲……喲……喲……搞到底了,穴會被插炸了!」

  趙忠聽了,口中吐出奶頭,笑道:「穴有底呀!我怎麽不知道?」

  房東太太喘了一口氣,才說道:「有啊!妳的雞巴大,頭子又粗,正好頂到
底,弄得我喘不過氣。」

  趙忠在下面也是往上猛頂,雙手抱的緊緊的,房東太太坐的又狠,沒有幾下
便把穴裏的陰精給晃出來了。趙忠的雞巴上黏黏的,他往下一看,原來她泄精出
來了。

  房東太太道:「哦!小趙,我快完蛋了!」

  趙忠道:「妳怎麽那樣快?大概是吃得太多了。」

  房東太太笑道:「我平時與我先生做愛,他總是玩不過我,今天卻遇到妳這
根大傢伙,我一舒爽,便忍不住而泄了出來。休息一會,讓我喘喘氣,待會兒再
弄好了。」

  房東太太想得真妙,但是對趙忠來說,他倒無所謂,搞的女人越多,也各有
不同的感覺滋味,何況這位青春少婦,略有床上的經驗,插弄起來,比起弄小姐
要來得隨心應手多了。可是她沒想到,還有梅花呢!

  雖然梅花到浴室去了,她是因為怕房東太太亂說話,把她與趙忠之間的事情
說出來,對於在她的面子是挂不上,所以梅花才借故閃一下,讓房東太太也嚐點
甜頭,把她的嘴封住。

  當梅花由浴室返回臥室時,正看到房東太太剛由趙忠的身上爬下來,穴裏正
流著穴水,梅花知道他們兩人玩過了。

  梅花笑道:「房東太太!玩得還舒服嗎?」

  房東太太笑道:「很好!小趙的雞巴好大啊!但他還沒有射精呢?」

  這時,趙忠便把這兩個女人同時抱住,一衹腿上各放了一個,房東太太臉皮
厚,趁勢就往趙忠的雞巴上摸,梅花看到,也衹是嘻嘻哈哈的笑。

  房東太太摸著雞巴,笑道:「這東西脹死人。」

  梅花笑道:「比妳先生的雞巴,哪個大呢?」

  房東太太道:「當然是小趙的大,我先生不行,卻又喜歡玩,真氣人!」

  趙忠笑道:「跟妳先生說,讓妳一星期與我玩兩、叁次吧!」

  房東太太,笑道:「去妳的!這事情我怎能講嘛?偷偷的玩還差不多,如叫
丈夫戴綠帽子,說什麽他都不會答應的。」

  梅花笑道:「我常常聽別人說「戴綠帽子」,原來是這麽一回事呀?」

  房東太太道:「就是嘛!」

  梅花笑道:「妳現在已經給妳先生找上一頂綠帽子戴,不是嗎?」

  趙忠一聽,覺得這話說的不太好聽,連忙說道:「不要談這些,妳們兩人都
是我的密友,也是我的知心人,不要討論先生的問題,我們還是談些別的吧!」

  房東太太很聰明,見趙忠怕她面上挂不上,便把話題拉開,心裏很高興,但
是她也不是個容易吃虧的人。

  這時,房東太太便笑道:「周小姐很行,每次帶小趙來睡覺,都是弄得驚天
動地的。我先生說,這位小姐實在真行,也很大方,在做愛也不管有人沒人,都
那麽大聲。」

  趙忠道:「這不能怪周梅花,是我的原因,其實她是很保守的。」

  梅花聽了,往趙忠身上擦了一下,沒說半句話。

  夜是寧靜的,這叁人又玩了一次,弄得精疲力盡才罷手,房東太太便回到自
已的臥房去睡了。

  早晨七點多鐘,周梅花醒了,連忙下床來,又把趟忠叫醒,要上班了。

  趙忠一面穿衣服,一面問道:「梅花!我比妳說的劉世勛那邊,要我怎樣回
答他呢?」

  梅花道:「妳告訴他,大家都是同事,我還不了解他的為人呀!」

  趙忠道:「先做個朋友!而我還是妳的嘛。」

  梅花問道:「小趙!我們兩人來往這麽久,公司裏的同事知道嗎?劉世勛是
否知道?妳仔細告訴我。」

  趙忠道:「沒有人知道,如果劉世勛知道,他也不會請我幫他介紹了。」

  梅花道:「妳可以告訴他,我可以先和他做朋友,暫時不談結婚的事。」

  趙忠道:「哎呀!早點嫁就好了,何況劉世勛手頭還有一點錢,跟他生活不
會很苦嘛!」

  梅花道:「妳別王八蛋!叫我早點嫁,妳好擺脫我。我卻偏不嫁,讓妳老婆
天天和妳鬧. 」

  趙忠笑道:「妳這又是何必呢?我和妳永遠是朋友。」

  梅花笑道:「我結了婚,那劉世勛不是也戴綠帽子嗎?」

  趙忠道:「哎!這可不能這麽講,偷偷讓他戴綠帽子也無妨,衹耍妳不露行
跡,他是不知道呀!」

  梅花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到公司上班去了。」

  趙忠道:「今天劉世勛要我回答他託我的事情辦得怎麽樣,要怎麽說呢?」

  梅花笑道:「妳問他戴綠帽子,幹不幹?」

  趙忠道:「哎呀!我怎麽能這樣講?正經點好嗎?」

  梅花想了一下,便說道:「跟妳說正經的,我對劉世勛沒有好感,我喜歡的
是妳。」

  趙忠道:「這我很明白,但我是有老婆的人,我在認識妳之前,就已經結婚
了呀!」

  梅花道:「妳既然結了婚,在公司妳就不應該引我上勾嘛!」

  趙忠道:「這都是廢話,既然事情已發生了,我不會不理妳,主要是妳嫁給
劉世勛,我們以後還是很親密的朋友嘛!」

  一大早,趙忠和周梅花談論劉世勛的事,而周梅花喜歡風流的男人,像趙忠
流理粉面的,她非常願意和他在一起。現在,為了怕失去趙忠,所以不想答應嫁
給劉世勛,而趙忠卻一心要巴結劉世勛,主要的是怕日子久了,萬一被老婆知道
秘密,會鬧得大家不安,可能也會失去這份待遇優厚的工作。

  但他也不想放棄周梅花,如她真的結婚了,他也會暗地裏偷偷來往,他有信
心,梅花也不會不理他的。

  兩人討論的結果,周梅花答應和劉世勛交往一段日子,看情形再說,如果劉
世勛能尊重她,她可以考慮的。這些都是周梅花自抬身價的話,趙忠心裏已有了
把握,知道上班時要和劉世勛怎麽講.

  和平常一樣,辦公室的女同事對小趙特別的關心,他一到辦公室,彭娟娟第
一個跑過來,對趙忠笑了笑,娟娟道:「小趙!今早怎麽來的特別早?哦!妳的
眼睛怎麽紅紅的?」

  趙忠笑道:「沒有啦!如我真的眼睛紅,大概是昨夜在想著妳,沒睡好的關
係!」

  彭娟娟聽了,就伸手在趙忠的臉上擰了一下,道:「死小趙,說起話來,就
想吃人家的豆腐,等會打電話給妳老婆,讓妳回家受洋罪!」

  趙忠道:「好!小姐,我還有事呢!我看妳也該找個男朋友了,免得妳成天
在辦公室裏找男同事開玩笑。」

  娟娟臉一紅,便說道:「我看妳是要死了,本來我有事想告訴妳,現在不高
興和妳說了。」

  說完話,彭娟娟回身就走,趙忠一把就拉著她的手,道:「哎呀!不要生氣
喲!有什麽事快告訴我。」

  娟娟道:「妳放手,拉拉扯扯的,像什麽樣子嘛?」

  趙忠向四方看看,見同事們都在注意他們,就連忙把彭娟娟的手放開,這時
娟娟即刻回到自已的位置上。

  這時,趙忠不得已便走到彭娟娟的辦公桌旁,說道:「小姐,是什麽事嘛?
請妳告訴我。」

  娟娟坐在椅子上,把頭低著也不看趙忠,口中說道:「妳老婆來找過妳。」

  趙忠道:「是嗎?」

  娟娟不笑,半真半假的說道:「信不信由妳,反正剛才有人來找妳。」

  趙忠心想,老婆不會這麽早就找來,如果是公司的人,不會那麽早就有事,
辦公室同事來的人很多,一定不衹彭娟娟一個人知道,我去問其他人好了。

  趙忠笑道:「謝謝妳,彭小姐。」回身就往魏莉芬的辦公桌前,笑笑的點頭
道:「魏小姐,妳早!」

  莉芬笑道:「被娟娟刮了一下,跑來我這裏做什麽?」

  趙忠道:「妳總不會也要損我吧?」

  莉芬笑道:「妳又沒惹我,我為什底要損妳嘛?」

  趙忠道:「是呀!還是魏小姐做人好!」

  莉芬笑道:「妳少拍馬屁了,我告訴妳好了,剛才妳還沒來的時候,主任來
問妳呢?」

  趙忠聽了,「啊」了一聲,沒說什麽,對魏莉芬笑了笑。

  莉芬笑道:「小趙,主任的馬屁這下子拍上了,本來主任那張冰塊臉,今天
也有笑容了,說話也客氣多了。」

  趙忠道:「他是找我嗎?說了些什麽?」

  莉芬道:「以前來找妳,都是說:「趙忠人呢?怎麽老是看不到人,成天忙
些什麽事?」一大堆的官腔。可是今天就不同,一進來就問:「小趙呢?還沒來
嗎?等會要是小趙來了,請他到辦公室來,麻煩那位告訴他嗎?」說得婉轉又客
氣,這不是怪了嗎?」

  趙忠笑道:「這沒有什麽好奇怪,可能是隨便問一下而已。」

  趙忠把公事處理了一下,因昨夜搞得有些累,人坐在辦公室想睡覺,但是這
地方說什麽也不能睡,衹好起來走走。一出辦公室的門,就往劉世勛的辦公室走
來。

  一進門,劉世勛由椅子站了起來,笑嘻嘻的伸手和趙忠握握手,拉著趙忠往
沙發上坐下。

  世勛道:「趙兄,有沒有幫我進行呀?」

  趙忠笑道:「主任交待的事,當然我會先辦嘛!」

  世勛笑道:「哪裏!哪裏!這是我私人的事,麻煩趙兄,實在不好意思。」

  趙忠道:「主任,我昨天已跟周梅花談過了,周小姐當時不好意思回答我。
她想了好久,告訴我說,平時興主任很少交談,認識不清,想找個時間和主任聊
聊,先了解一下,妳覺得如何?」

  世勛道:「那當然!趙兄,妳看要用什麽方式交談呢?」

  趙忠笑道:「這就看主任的了,我怎麽可以替主任作主呢?」

  世勛道:「我沒有交過女朋友,妳提供一些辦法,我和妳商量一下嘛!」

  趙忠道:「周小姐說,主任是公司的主管,不論在哪裏,她都願意陪主任您
的。」

  世勛道:「趙兄,妳看我先請周小姐吃個飯,然後到咖啡廳聊聊如何呢?」

  趙忠道:「好呀!這方式不錯,但是第一次約會就去咖啡廳,恐怕周小姐不
肯。」

  世勛道:「那要好何安排呢?趙兄,君子有成人之美,我看還是妳來安排。
關於錢沒問題,我聽到妳說,周小姐願意和我做朋友,心裏高興得什麽都想不出
來了。」

  趙忠道:「主任,我看這樣好了,等哪天有空,我約周小姐和主任一塊到西
餐廳吃西餐,那地方很方便,又可談天,第一次嘛!也不能進攻太快,會把小姐
給嚇跑的。同時,我要跟主任說清楚,衹能陪妳去第一次,以後妳們自己約會好
了!」

  世勛道:「哎呀!那怎麽可以,我見了女人,話都說不出來。」

  趙忠笑道:「這是妳的事情,如說不出來,也要想辦法,這種事情,就是俗
話所說的:「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妳要找些事情,常常親近她,女人才
會動心,並不是要主任天天送她東西,或是請她,女人要的是關心和愛。」

  世勛道:「聽來很有道理,但是要進行,好像很難. 」

  趙忠道:「一點也不難,既然主任要我安排,我就不客氣,把路子給妳引好
了,妳就順著路子進行,保證會成功。」

  劉世勛被趙忠說得心花怒放,平日的那副威嚴面孔也沒有了,笑出來了!

  趙忠暗想,這小子真有戴綠帽子的命,想到這些,忍不住的就笑了。

  世勛道:「小趙,從今天起,我叫妳小趙,不會多心吧!」

  趙忠道:「可以!可以!這是主任看得起我。平時同事們都叫我小趙呀!以
後,如主任要我代妳出力的地方,我會盡力而為。」

  世勛道:「那太好了,將來要借重妳的時間很多。」

  這些話,說的很太洽當,也很實際.

                (下)

  經過一個多月的交往,周梅花和劉世勛來往很密切,都是經趙忠安排的,而
劉世勛照著去進行,也隨心而成。

  劉世勛並不算老,叁十多歲的男人,正是身強力壯的時期,因為他生性不太
活躍,又加上工作的職務不同,不苟言笑,看起來,有些老古怪,說話不幽默,
又有些文酸味,不容易使人對他好感。

  其實,劉世勛的另一面生活,說起來令人可笑,得不到性生活,幾乎變成了
色情狂一樣,固身為單位主管,而理智始終把這色情狂的心理壓治下來,不敢發
泄出來而已!

  一個月明風和的晚上,周梅花和劉世勛走到公園散步,放在劉世勛心中很久
的話,趁此機會終於拿出勇氣,把想說的話都說出來。

  周梅花與他交往了一個多月,對劉世勛也較了解,在舉動和談話也較隨便多
了,偶而發點小姐脾氣,劉世勛也一笑而接受了。走到噴水池邊,月明如晝,兩
人相依兩行,劉世勛用手抱著梅花的細腰,而梅花也半倒在世勛的懷抱裏,看起
來好幸福的樣子。

  世勛把梅花抱得更緊,臉對臉的說道:「梅花,我好愛妳啊!」

  周梅花是一個經驗很豐富的女人,她知道劉世勛現正慾火中燒,說話時,一
對色瞇瞇的眼精往她的臉孔看著。梅花低下頭,輕聲細語的說道:「不要嘛!我
很明白妳的意思。」

  世勛道:「我是很正經的在向妳求婚呢!」

  梅花笑道:「求婚那是這樣嗎?」

  世勛道:「那要怎麽的求法?我可是沒有經驗。」

  梅花笑道:「真是笨死了,連向女人求婚都不會,太好笑啊!」

  世勛道:「我是誠意的,託小趙幫我介紹認識妳,好不容易!」

  梅花笑道:「就是妳平時太嚴肅了,女同事都怕妳,不敢與妳接近,所以才
交不到女朋友!平常妳見到我們,衹是「嗯!嗯!」的點頭,大家都說妳的架子
太大,所以不和妳打交道!」

  世勛笑道:「不是架子大,我總不能和小趙一樣,天天跑到女同事面前,嘻
皮笑臉的開玩笑,亂吃豆腐。」

  梅花道:「去妳的,小趙才不會呢!他衹是較爽朗,隨便一些,女同事們都
喜歡和他接近,我們並沒有什麽,何況他是有太太的人。」

  劉世勛聽了,覺得蠻有道理。他往四處一看,靜靜的,一個人也沒有,他鼓
足了勇氣,把周梅花摟抱著,對著她的臉上,吻了一下。

  周梅花連忙推開劉世勛,道:「哎呀!妳怎麽這樣嘛?我不埋妳了。」

  世勛道:「不要生氣嘛!我實在太愛妳,才忍不住了。」

  梅花笑道:「氣死人,人家不知道妳這麽壞?表面上看妳老實,才和妳出來
走走,哪知道妳也會偷偷摸摸的吻人家。」

  劉世勛見她嘴裏這麽說,但是臉上並沒有生氣的意思,這時,劉世勛更大膽
了,抱緊梅花,對著她的嘴唇,吻下去。

  周梅花半推半就,用手輕輕的推劉世勛推了兩下,反而雙手就劉世勛的頸子
抱住了,張開嘴,吐出舌尖,讓世勛吸著!

  不知經過了多久,兩人沉醉在甜蜜的擁抱和熱吻中,一次又一次的接吻,吻
得周梅花春心蕩漾。

  劉世勛也是福至心靈,除了熱吻之外,兩手不停的在周梅花的身上撫摸著,
摸得梅花衹在喘氣!世勛把手往梅花下面摸去,慢慢移動手指,向小腹上面摸著
時,他快摸到妙處,梅花即刻輕按他的手,道:「不要,我快受不了啦!」

  世勛的手在她的叁角褲外撫摸,有些濕濕的感覺,他不再顧慮了,指頭往叁
角褲裏一伸,便摸到她的穴毛了。同時,向著陰唇上用兩個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揉
弄。

  周梅花本夾緊雙腿,但經他在陰唇上揉搓,就把腿分開了。劉也勛伸出一根
手指,對著穴眼裏就插了進去,梅花閉著眼睛喘氣,說道:「哦!輕一點,弄的
我好痛,不要嘛!」

  她嘴裏說不要,但是兩片陰唇一夾一夾的,夾在劉世勛的手指間,同時騷水
也流出來。劉世勛感到手上黏黏的,知道她淌出水來了,同時手指也在穴中抽動
著。

  梅花喘一口氣,道:「不要了,等會褲子濕透了呀!怎麽走路嘛?」

  世勛道:「梅花,我到妳住的地方去好嗎?」

  周梅花知道別有用意,心裏顧慮著她那房東太太,怕她又從中搗蛋,連忙把
身子搖一搖,道:「我才不要呢!我那房東看見了,會說閑話。」

  世勛道:「那麽到我的住處好嗎?」

  梅花笑著用手打了劉世勛一下,便說道:「去是可以,但是不能對我有壞唸
頭,那我才去。」

  世勛怕她不去,便答應她,反正到了家,就想辦法引上勾,連忙笑道:「不
會,不會。」

  梅花看著世勛的臉,然後把頭一低,問道:「妳住的地方複雜嗎?」

  世勛道:「單門獨戶的,一點也不複雜,衹是我一個人。」

  梅花笑一笑,把頭點一點. 劉世勛連忙叫了一部計程車,風馳電擎的開到劉
世勛的住處。

  劉世勛住的地方收拾得很整潔,一房一廳,家俱齊全。沙發、電視,各種電
氣設備都有。

  周梅花一進門,到處看看,覺得這地方還不錯,就笑道:「世勛,妳一個人
住這地方蠻好的,屋裏收拾很乾凈,是不是常常帶小姐來妳家呀?」

  世勛笑道:「真會開玩笑!今天請妳來,還是第一位女性進門呢!」

  梅花笑道:「妳騙人!誰敢相信呢?」

  世勛道:「哎呀!小趙沒和妳談過嗎?」

  梅花笑道:「談過了,他跟我說,妳很老實,但是今天妳就對我不太老實,
把我帶到妳家來了。」

  世勛道:「我是真心要娶妳做老婆嘛!早晚妳會是這屋裏的女主人啊!」

  周梅花在暗想,這劉世勛表面上看起來非常老實,但見到女人,就另外的一
種模樣,我得小心點,關於和小趙的關係,千萬不能被他知道。

  梅花道:「妳們男人都是這麽壞,見了女人就像饞貓,動手動腳的,想做什
麽事,我一看就知道!」

  世勛這時拉著她的手,一塊兒坐在沙發上,對她說:「梅花,讓我再吻一下
好嗎?」

  梅花嗲聲的說道:「不要,剛才在公園裏,吻的我好不舒服呢!」

  世勛這時慾火上升,再也忍不住了,便伸出手在梅花的胸前乳房揉摸起來,
另一衹手伸到裙子裏,對著她的妙處上摸弄起來,摸得內褲都濕透了!

  梅花喘一口氣,道:「真要命啊!摸得我下面都是水,我要洗澡才行。」

  世勛道:「很方便,我這裏浴室,冷熱水都有,我去幫妳放洗澡水好了。」

  梅花笑道:「這怎麽好意思,我怎麽可以讓主任給小職員放洗澡水呢?」

  世勛隨口說道:「給太太放洗澡水,是先生應該做的事嘛!」

  周梅花笑嘻嘻的,打了劉世勛一下,然後站起來,說道:「臉皮真厚,誰是
妳的太太嘛?」

  劉世勛是第一次和女人單獨在一起,在這很難得的機會中,他處置的很好,
處處討梅花的歡心。

  梅花見他放好了洗澡水,就往浴室走去,一進門,就想把門關上,但世勛很
快的一腳就跨了進來。

  梅花笑道:「哎呀!我不要洗了,妳怎麽也進來了?」

  世勛笑道:「我們兩個一塊洗鴛鴦澡,好嗎?」

  梅花道:「去妳的!跟妳一塊洗澡,那我全身豈不是被妳看到了?」

  世勛道:「怕什麽?我又不曾跟別人講,等我們結婚後,我天天幫妳洗。」

  梅花道:「我才不要,妳出去吧!」

  世勛這時再也忍不住了,抱著周梅花,把她上身的衣服解開,梅花又羞又喜
的露出兩個大奶子來。世勛一看,便伸手去摸,同時雙手抱緊周梅花,張口在她
的奶頭上吸吮起來。

  梅花被他吮的全身又酥又癢,就說道:「妳又不是小孩子,怎麽吃起奶頭來
了?」說著,她反而把奶子向劉世勛的口挺的緊緊的。

  一面吸吮奶子,劉世勛又把她的褲子給脫了,這時梅花也大大方方,自己把
叁角褲脫下來。劉世勛向她的兩胯間一看,忍不住吞了口水,伸手就對著小穴撫
摸,手指往陰唇上揉弄起來。

  梅花道:「哎呀!妳怎麽那麽急呢!要讓我洗乾凈了再摸嘛!」

  劉世勛立刻放開手,說道:「妳坐在浴缸裏,我來幫妳洗好了。」說著,他
自已也把全身衣服,脫得精光,下面那根肉棒,一翹一翹的翹得好高。

  梅花看到,不由得吞了口水,道:「哦!老天!妳那雞巴好嚇人啊!翹得那
麽的厲害,怕死人!」

  劉世勛心裏一高興,就拉著梅花的手,放在雞巴上,說道:「妳摸摸,看我
這東西夠份量嗎?」

  梅花的手一碰到世勛的雞巴,就一把握住,捏一捏,奇硬無比。同時在龜頭
上用手指摸了一下,道:「好大!這實在好怕人啊!」

  世勛道:「怕什麽?」

  梅花道:「會痛呀!小一點的才好。」

  世勛笑道:「人家都說大的好,妳怎麽喜歡小的嘛?」

  梅花道:「我又沒玩過,怎麽知道?」

  世勛道:「我和妳玩一下,試試好嗎?」

  梅花笑道:「去妳的!把肚子玩大了,我就糟了!」

  劉世勛道:「跟我結婚嘛,怕什麽?」

  梅花看到劉世勛的雞巴,穴裏癢得難忍,同時世勛的雞巴一翹,就貼到肚皮
上,同時整根雞巴紅紅的,龜頭長長尖尖的,和小趙比起,完全不一樣。小趙的
是粗型的,龜頭圓圓的,一弄進去,穴裏就發脹,脹過後就感到很舒服。

  她看到劉世勛的,心想這種型弄進來,不知道是什麽滋味?為了不失面子,
周梅花假裝著對插穴的事完全不懂,說難聽一點,她還想裝著處女呢!

  劉世勛脫光衣服,就進入浴盆中,和梅花並坐在水裏. 梅花不說什麽,衹是
看著他的大雞巴。

  世勛道:「再捏捏我的雞巴嘛!」

  梅花用手一捏,同時摸著他的兩個大卵子,道:「這兩個是什麽東西嘛?在
這肉棒下,好好玩啊!」

  世勛道:「這是卵子呀!」

  梅花笑道:「好好玩,男人的東西,跟我們女人完全不一樣。」

  世勛道:「梅花,我給妳快樂洗,洗好我們去玩一次好嗎?」

  梅花道:「不是我不被妳弄,因為我沒弄過,怕痛呀!而且妳的雞巴又那麽
大!」

  世勛道:「不要緊,我會小心點,不會弄痛妳的。」

  梅花道:「我看透妳,妳的目的就是想玩我,我問妳,妳是不是真心願意和
我結婚,還是衹玩玩就算了?」

  世勛道:「天地良心,我和小趙說的很清楚,請他幫我介紹我倆認識,如果
是玩玩而已,我又何必花那麽多的時間來與妳交往?如果妳願意的話,我們明天
就去公證結婚好了。」

  梅花道:「衹要妳真心對待我,今天就先給妳玩玩。但是我不會,妳可要小
心才好。」

  劉世勛兒她答應了,心裏很高興,速快的把梅花全身洗得乾凈,然後自己好
好的洗一次。

  世勛把梅花抱到床上,隨手關上門.

  周梅花有個豐滿的身材,細嫩的皮膚,尤其是那兩個奶子,挺得高高的。

  劉世勛把她放在床上後,也跟著上床。對著梅花的嘴唇,吻了下去,兩人相
互擁抱在一起。

  周梅花始終是小心著,怕他看出毛病,因為她經常與小趙在一塊做愛,下面
的穴特別會淌水,劉世勛一吻她,她的下面就有騷水往外流,流得特別多。

  吻了一陣,梅花便伸出手握住了世勛的硬雞巴,輕聲的說道:「這雞巴那麽
硬,怎麽弄進去嘛?」

  世勛一翻身,騎在她的肚子上,然後向下滑,把梅花的雙腿叉開來,世勛的
硬雞巴正好對著梅花的小腹下面。

  梅花和小趙玩的時候,每次雞巴碰到陰戶時,就伸手往穴裏塞。但是,今天
她不一樣,因為梅花怕劉世勛看出毛病來,雖然雞巴碰到陰戶,她不用手去扶,
反而把腳夾了起來。

  世勛道:「妳把腳叉開來嘛!這樣怎麽插進去呢?」

  梅花心想,妳這個人真笨,妳衹要把雙腿向我中間一分,不是就叉開了嘛!
哪有第一次跟女人玩,就叫女人叉開大腿嘛!

  說實在,劉世勛已叁十多歲了,對於插穴經驗並不多,所以較笨手笨腳的。

  梅花道:「我要把腿分開讓妳弄進來,會很痛的。」

  雖然她口中說會痛,可是她的穴奇癢難熬,騷水流得很多,下體都濕透了,
因為她實在太需要了!

  劉世勛費了好久的功夫才頂對穴口,他龜頭上滑滑的,亂頂一陣,也不知道
是怎麽搞的,迷迷糊糊的被他弄對了眼,龜頭一滑、又猛的一頂,一陣熱熱的,
就把硬雞巴給弄進穴中裏了。

  梅花被硬雞巴弄進穴中,她故意的把穴中一夾,夾得緊緊的,口中亂叫道:
「哎呀!好痛呀!我不要了,妳快拔出來,我痛死了!」

  劉世勛插到小穴了,又見梅花皺著眉頭,閉看眼睛叫痛,心裏一陣舒服,又
怕把她小穴插太狠了,會吃不消。這時,他坐在上面,把屁股一下下的往下壓,
輕輕的抽送幾下。

  梅花道:「哎呀!好痛,插穴為什麽要動嘛?」

  世勛這時停止了抽送,就說道:「插穴就是要動才會舒坦嘛!」

  梅花故意的說道:「妳舒爽,把我給弄得痛死了。」

  世勛道:「不會呀!馬上就好了!」

  梅花心想:「妳知道的會比我多嗎?真是笑死人!」

  她邊叫,邊感到劉世勛的雞巴雖然不太粗,但是很硬,弄到穴裏不會太脹,
那龜頭在裏面一頂一扎的,蠻有趣的,就是覺得長度不太夠,加果我誰把屁股向
上迎送起來,一定很夠味的。但這是第一次和他插穴,我不能向上迎送,衹有暫
忍一次。

  劉世勛頂了一陣,又休息一陣,弄了十多分鐘,總算射精出來,而周梅花並
沒丟精出來!

  劉世勛射了精,就沒有力氣了,倒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的睡看了。

  這一夜,梅花沒回她的住處,而她的房東太太對於梅花沒回來並不在意,她
所注意的,是趙忠為什麽沒來?因為趙忠興她約好了,他們已有一個多月的交情
了。

  這兩天,房東太太的先生不在家,趙忠早就知道,因她兩天前就通知他。

  房東太太等到快十二點多了,見趙忠沒來,心裏好急,口中暗罵道:這個死
沒良心的,是不是又和梅花到外面去搞了?這一夜叫我怎麽過嘛?真是害死人!
她想著,心裏更煩,下面的肉洞特別的癢,癢得人都快瘋了。

  房東太太一急,就把叁角褲脫了,坐在椅子上,叉著雙腿,用手指在穴裏猛
挖一陣。也真奇怪,越挖越癢,不挖又受不了!急得臉上發熱,全身難受。

  正在這要命的時候,突然大門的電鈴響了!

  房東太太突然一驚,心想大概是梅花回來了,就問道:「周小姐嗎?請妳等
一下。」

  而站在門外的人,卻是趙忠,又把電鈴按兩下。

  房東太太怕驚醒了鄰居,連忙把裙子往下一拉,也沒穿內褲,就走出來了,
在門裏問道:「是誰嘛?」

  趙忠輕聲的說道:「妳快把門開開嘛!我是小趙呀!」

  房東太太聽到,心裏好高興,連忙把門打開讓趙忠進來,立刻又把門關上,
兩人走到房間.

  房東太太問道:「死小趙,妳這沒良心的,怎麽這時侯才來嘛?我都快受不
了了!」

  趙忠笑道:「有事嘛!耽誤一會兒。」

  房東太太道:「是不是和梅花出去搞過了嗎?」

  趙忠道:「我哪有這麽多精神,梅花跟她未婚夫去了!」

  房東太太笑道:「胡說八道,我從來沒聽梅花說過她有未婚夫嘛!」

  趙忠道:「是我幫她介紹的。」

  房東太太也沒心情多問梅花的事,她急的就是要插穴,見趙忠正在脫衣服,
隨口問道:「她晚上不回來嗎?」

  趙忠道:「大概不會回來,我們不要管她的事,我想洗個澡,好嗎?」

  房東太太道:「先插穴好嗎?我等妳等得都騷癢起來了。」

  趙忠笑笑的說道:「妳這個騷貨,跟妳先生搞得不過癮嗎?」

  房東太太道:「哎呀!人家喜歡妳弄嘛!弄的好過癮!」

  趙忠一伸手,便在房東太太的腿上撫摸,笑道:「哦!寶貝!妳真浪啊,怎
麽不穿內褲呢?」

  房東太太道:「因為等妳,內褲都濕了,我剛脫掉,妳就來叫門了。」

  趙忠笑道:「來得正是時候,對不對?」

  房東太太等得心裏好急,就把裙子脫下來,在沙發上一趴,拉了趙忠的手,
道:「小趙,我等不及了,趕快幫我止止癢嘛!」

  趙忠見她把白嫩的大屁股抬了好高,同時那騷穴水汪汪的十分迷人,他一看
之後,連忙把全身都脫得精光,挺著大雞巴,在房東太太的屁股上用硬雞巴打了
兩下。

  房東太太的屁股又白又嫩,被雞巴打下,屁股上就現出一條紅印,同時,她
「嗯!」了一聲,被雞巴打得好舒服。

  房東太太浪叫道:「小趙,雞巴打人好舒服啊!妳多打兩下嘛!」

  趙忠道:「再打,會把雞巴打斷,就不能插穴了。」

  房東太太笑著道:「妳那雞巴又不是香蕉,哪會打兩下就斷,妳是故意在整
我。」

  趙忠把雞巴對著她嫩屁股揉了幾下,揉得硬梆梆的,就用雙手摟著她,把大
雞巴對準穴口,用力一頂。

  房東太太叫了一聲,道:「噓!插上了!」

  趙忠的雞巴一頂到穴裏,就用手摟緊房東太太的屁股一陣猛頂,頂得她的穴
中「撲唧!撲唧!」的響。

  趙忠見她的小穴被插得在響,就低頭一看,穴口插得向外翻著,穴中的騷水
像尿一樣往外在淌!

  這時,房東太太舒服得把屁股亂搖亂擺的,往後面迎送。

  趙忠心想,這女人夠厲害,被插的功夫特別到家,可以說是上上之品!唯一
的缺點,就是穴太大了,一次的插弄,如沒有半小時以上的時間,是不能解決性
的問題,難怪她喜歡找男人插穴。

  經過四十分鐘的插弄,房東太太終於泄出陰精,而趙忠也射精出來了。

  房東太太趴在沙發椅上,閉著眼睛喘了一會,就站了起來,這時穴裏又「咕
唧」一聲,淌出一堆淫水來。

  趙忠聽見穴響,回頭一看,見房東太太的穴裏流出一堆白沫,就笑道:「是
不是吃得太飽了?」

  房東太太笑道:「死小趙,弄了那麽多在裏面,因為裝不下了,流出來。」

  兩人說說笑笑的,就一同到浴室中去洗澡,趙忠很會幫女人洗澡,他把房東
太太抱在懷中,笑瞇瞇的走進浴室。

  房東太太問道:「妳每天是不是幫妳老婆洗澡呀?」

  趙忠笑道:「才沒有呢!都是她幫我洗,洗乾凈還會吹喇叭!」

  房東太太笑道:「妳喜歡吹喇叭嗎?」

  趙忠問道:「妳會不會吹呀?」

  房東太太這時往浴缸邊上坐下去,打出一盆水來,先把穴洗一洗,然後又換
一盆水,把趙忠的雞巴也擦洗乾凈,兩人便躺在浴缸中心。

  房東太太道:「我先生好花啊!他很喜歡吹喇叭,我本來不會,都是他教我
的。」

  趙忠見她這麽說,知道她也會吹喇叭,就笑道:「本來前幾次,就想和妳吹
喇叭,怕妳不會,所以沒跟妳說!」

  房東太太道:「去妳的!妳的雞巴好髒,每天亂插穴,東一個女人,西一個
女人,一定髒死了。」

  趙忠道:「怎麽會嘛!弄是弄過,但是我都洗得好清潔。」

  房東太太笑道:「妳太太會不會呀?」

  趙忠道:「她很保守,我教她,她不願意學,有一次很勉強的吮一口,差點
把我的雞巴頭給咬掉呢!」

  房東太太笑道:「笑死人了!吹喇叭怎麽能用牙嘛!」

  趙忠道:「就是嘛!所以我以後再也不讓她吹喇叭了!」

  房東太太笑道:「周小姐會吹嗎?」

  趙忠道:「她會的,可是吹得並不好,有時候也會碰到牙齒,碰的好痛,我
和她在一起,很少使用這招。妳真會說,不知道能給我吹看看嗎?」

  房東太太道:「妳來之前,是否先和別的女人先搞過嗎?」

  趙忠道:「沒有呀!這兩天來,今天才和妳第一次玩,不像妳。」

  房東太太道:「像我怎麽樣?我衹和我先生及妳弄過,又沒找第叁個男人搞
過,不好呀?」

  趙忠笑道:「是妳好!可惜妳先生被戴綠帽子!」

  房東太太聽了,笑笑的,便把趙忠的雞巴抓著,又用一衹手把他的兩個卵子
抓緊了。

  趙忠叫道:「哎呀!輕一點,金蛋快捏破了呀!」

  房東太太笑道:「捏破最好,免得妳到處作怪。」

  趙忠道:「好太太,妳快放手,捏的太狠雞巴就不會翹,妳就沒搞頭了!」

  房東太太把手一鬆,打了趙忠一下,道:「誰是妳的好太太了,不要臉!妳
太太在家裏和男人在插穴呢!」

  趙忠道:「妳看到了嗎?反正我沒有看到,不要亂說話。」

  房東太太道:「我也沒被妳看見呀!我一樣是房東太太,有誰敢說我是趙忠
的老婆呀!」

  趙忠笑道:「不要說這些,快吹喇叭好嗎?」

  這時,房東太太把趙忠的雞巴洗了又洗,用手把軟雞巴握在手中,仔細看了
又看。

  趙忠道:「洗得乾凈嗎?」

  房東太太平時很愛清潔,被趙忠這麽一問,把他的雞巴又洗了兩叁次,用香
皂在上面又擦兩次後,才用清水清洗乾凈。

  她笑嘻嘻的對著趙忠看看,然後用一衹手拉著趙忠的雞巴,教他坐在浴缸的
邊上,房東太太往地上蹲下,隨手拉一張小木椅坐下來,她就趴在趙忠的兩腿中
間. 的頭往趙忠的肚子下面低下,一衹手扶著雞巴,伸出了舌尖,在趙忠的龜頭
上舐兩下,舐得趙忠一陣酥麻!

  這時,趙忠挺著屁股,使雞巴挺得更高,因為剛才插過穴,趙忠的雞巴軟弱
了,但是經她一舐,一陳酥麻之沁,漸漸發威起來了!

  房東太太舐了幾口後,就用嘴巴一口咬住雞巴,然後又用力狠吸一陣,吸得
趙忠全身發抖,雞巴也慢慢的伸長了。

  她的吹喇叭功夫很不錯,一面吸、一面吮,舌尖又在裏面猛舐,把趙忠弄得
都快坐不穩了。

  趙忠用手摸她的頭,又伸手在她的奶子撫摸,喘息著說道:「喔!老天啊!
真舒服,妳的功夫實在不錯. 」

  房東太太用嘴唇咬著龜頭,把頭前後的搖動,使大雞巴硬了起來,硬得龜頭
脹的好大,雞巴也挺得很長.

  這時,房東太太把嘴張得更大,一口一口的吮,同時吮得好快,龜頭被她吸
吮得快到嗓子了!

  趙忠一陣陣的酥麻,難巴暴漲得很粗又長!房東太太感到這根雞巴真大,心
裏很舒服,穴中又癢了起來了。

  趙忠道:「好了呀!再吹我就要射精了。」

  房東太太一聽,連忙由嘴裏把大雞巴吐出來,道:「妳敢在我嘴裏射精,我
一定把妳的雞巴咬掉!」

  趙忠道:「不能咬,咬斷了,大家會找妳算帳!」

  房東太太吐出雞巴一看,見他的雞巴硬得紅紅的,都快貼到趙忠的肚皮,雞
巴毛也濕了。

  趙忠把房東太太放在大腿上,叫她把屁股抬高,趴在上面,趙忠就用手在她
的屁股溝中來回的摸弄著。摸得房東太太衹是「哎呀!哎呀!」的亂叫,同時又
把腿叉開. 趙忠一看,這女人的屁股紅嫩肥大,便伸出中指在房東太太的屁眼上
挖幾下。

  房東太太叫道:「哎呀!死鬼,怎麽在挖我的屁眼嘛?很痛的!」

  趙忠問道:「妳這屁眼好美啊,有被別人插過嗎?」

  房東太太道:「妳想死呀!怎麽動起我屁眼的腦筋了?」

  趙忠笑道:「因為太美嘛!忍不住想插妳的屁眼。」

  房東太太道:「我才不要,我衹跟先生玩過一次,把我都快撐破了,弄得我
叁天不能大便!」

  趙忠道:「有插進去沒有?」

  房東太太道:「有啊!插的好深,他跟插穴一樣,還抽頂好久,插得我的屁
眼又痛又熱的,屁眼裏脹的要命啊!那種感覺是無法形容,衹玩那麽一下,弄進
來就十分的疼痛,所以我不喜歡男人插我的屁眼。」

  趙忠道:「妳先生弄的時候,有沒有先抹口水在屁眼和雞巴上呢?」

  房東太太道:「沒有!他根本不懂那一套,就用乾頂的,插穴也不太會,衹
是喜歡插,我要不是在小姐時給男人搞過,穴早就被他插壞了!」

  趙忠道:「妳先生的雞巴大不大?」

  房東太太道:「衹有妳的一半大,每次性交,我都不滿足。」

  趙忠看看,又摸著紅嫩的屁眼,就想插一下,於是他先用手指不停的在屁眼
上輕挖輕摸的!

  房東太太道:「哎呀!不要摸這地方嘛!摸小穴好嗎?」

  趙忠道:「妳這屁眼太美,要是能插一次,那該有多好啊!」

  房東太太道:「壞死了!怎麽會想到要插屁眼嘛!讓妳插,衹有妳享受,而
我卻痛的要命!」

  趙忠邊說,一邊又挖她的屁眼,同時在她的肥屁股上用手輕輕撫摸,目的是
在挑逗她能動情。

  房東太太被挑逗得心裏癢癢的,想到上次被先生插屁眼的情形,不由得心裏
有點害怕,她忍不住的衹有把屁股上下扭動著。

  房東太太道:「哎呀!妳怎麽會想到屁眼上了?妳要知道,妳的雞巴又大,
要是被妳插進,準要我的命啊!」

  趙忠道:「不會呀!我會先把妳的屁眼弄得濕潤,輕輕一頂就可以插進去,
保證不會很痛,何況妳曾被妳先生插過呢!」

  房東太太想一想,要插屁眼真要命,小趙的雞巴又粗又長,而雞巴頭又那麽
大,要是讓他搞進來嗎?不知道是什麽滋味呢!她也曾聽別人說過,插屁眼比插
穴要舒服多了,所以才讓先生插過一次,哪知道這笨貨插得那麽痛!

  趙忠說先抹口水,以前也試過,衹被弄痛過一次,心裏總是害怕。現在被趙
忠一說,心裏上想再試試,但一看到那根大的雞巴,心裏就顫抖起來。

  房東太太道:「妳說的方式,好像比我先生要會一些,但是妳的雞巴太大,
我好怕呀!」

  趙忠道:「不要怕,妳衹要把屁眼放鬆一些,不要去夾,我保證妳就會適應
的!」

  房東太太摸摸雞巴,又摸摸自己的屁股,心中猶豫不決的。這時,趙忠把雞
巴對著她的肚子上一頂一頂的,頂得龜頭眼中也冒出黏水來了。房東太太下了決
心,由趙忠的腿上爬了起來,穴裏又淌出好多的騷水,她又用毛巾擦一擦。

  房東太太道:「我先跟妳講好,讓妳插一下屁眼是可以,但是衹能一點點進
來,把雞巴插進來就可以,如果我感到好痛時,妳要馬上拔出來,好嗎?」

  趙忠道:「可以,其實插屁眼是不會痛的,是妳太緊張的關係!」

  房東太太道:「我痛過一次,所以要小心一點,因為屁眼是我的嘛!」

  趙忠聽了,忍不住笑了,伸手去摸她的屁眼,而房東太太衹是站著,屁眼已
經夾起來!趙忠拉著房東太太的手,要往臥室去,但她不敢進去,衹是站在浴室
裏,看著趙忠。

  趙忠道:「走嘛!到臥房去插屁眼嘛!」

  房東太太道:「不要,在這裏弄好了,這有水,弄完可以馬上洗乾凈。」她
說完,就往浴缸邊一趴,把那白嫩的屁股抬得高高。

  趙忠一看,高興得連忙在她屁股後面把雞巴扶著,在她的屁眼上先比一比,
高低正合適. 趙忠吐出口水,先在房東太太的屁眼口上抹的濕濕的,然後又吐一
口口水,在自己的龜頭上抹抹。

  房東太太道:「哎呀!屁股被弄得黏黏的,怪不舒服呢!」

  趙忠道:「我要插屁眼了,妳把腿叉大一點,屁眼放鬆一點,保證一頂就進
去!」

  房東太太道:「好啊!可是妳千萬要小心,不要把屁眼玩炸開了!」

  趙忠在她的屁眼上已抹滿口水,就把大雞巴頭對準屁眼,雙手又把她的屁股
也分開一些。大雞巴又是猛翹的,對準屁眼用力一頂,紅嫩的屁眼向兩邊一裂,
大雞巴頭就插了進去。

  房東太太的屁眼一脹,屁眼又被塞得好滿好滿,於是就吱牙咧嘴的叫起來,
道:「哎呀……我的媽呀!……好痛啊……快拔出來嘛……」

  趙忠再用力一頂,把整根的雞巴給頂進屁眼裏去了!

  房東太太感到屁眼好脹,裏面塞得滿滿的,好像大便時乾結一樣,脹得屁眼
又痛又舒服的。

  趙忠一插進雞巴,就把房東太太摟的緊緊. 房東太太叫道:「死小趙,妳真
棒啊!快把我給脹死了呀!」

  趙忠道:「痛不痛嘛?」

  房東太太道:「痛呀!脹的要命啊!這脹味又好又不好的。」

  趙忠感到雞巴夾的好緊,硬的更狠了,他輕輕的晃了兩下,看看房東太太有
怎麽反應。趙忠輕輕的晃了幾下,這時,房東太太有一種奇異的舒服感,而穴裏
面也舒坦起來!

  房東太太叫道:「哎呀!我的媽呀!這是什麽滋味嗎?哦!怎麽動一動,反
而不會痛了嘛!」

  趙忠問道:「舒服嗎?」

  房東太太道:「很棒!這種舒服的滋味,跟插穴的感覺不一樣,好像要飛起
來一樣,這穴裏滿滿的,脹得很舒服。」

  趙忠不敢隨意的抽頂,衹是輕搖慢送,一下下的插弄著房東太太抬高屁股,
又喘又叫的,慢慢在品味,她覺得這樣插屁眼真不錯!怎麽給我那死鬼一插,痛
得像刀子扎似的?

  房東太太又對趙忠說道:「小趙,妳剛才晃了兩下,蠻舒服的,妳再晃晃看
嘛?」

  趙忠聽了,又把雞巴在屁眼中搖晃幾下,這次用的力比較大了一點.

  房東太太的屁眼雖然有點脹,但是非常的舒服,飄呀飄的,一麻一酥的,好
像要飛似的,穴裏也很舒坦,騷水也跟著猛淌。

  趙忠晃了一陣之後,就問道:「好不好呀?」

  房東太太道:「好美呀!我不怕痛了,妳用力一點好嗎?」

  趙忠知道她嚐到美味,屁眼有些滑潤,他就挺起屁股,連連的抽送一陣,插
得房東太太上氣不接下氣的,衹是把屁股向後面猛送,穴也一夾一張的。

  房東太太浪叫道:「喔……耶……狠一點……插深一點……」

  趙忠見她性慾大起,知道不用再顧慮了,就用大雞巴在屁眼裏拉進拉出的猛
插起來了。房東太太感到屁眼中的雞巴一進一出的十分舒暢,覺得插屁眼真是件
奇妙的事。

  趙忠用力的抽頂,房東太太的猛喘浪叫,把這小小的浴室,弄得春色無邊!

  屁眼不痛了,房東太太便大膽多了,經小趙的一輪猛插之後,大雞巴也到最
高潮,一陣酥麻,小趙的全身發抖起來,一股股的濃情在屁眼中猛射出來了……

  房東太太感到屁眼中一陣燙熱,就叫道:「哦!屁眼裏好燙啊!」

  趙忠一射精,就趴在房東太太的屁股上,猛喘氣一陣,道:「我射精出來了
呀!」

  房東太太道:「難怪呢!我說怎麽屁眼裏會這麽燙呢!妳壞死了,對著我屁
眼裏射精。」

  趙忠道:「達到高潮,我怎麽不射精嘛!」說著,就把大雞巴由屁眼裏拔出
來,房東太太的屁眼又再冒出白漿.

  房東太太問道:「小趙,妳插屁眼,雞巴會不會臭呀!」

  趙忠用鼻子向下聞一下,道:「不會,有點黏黏的。」

  房東太太笑道:「真奇怪!屁眼也能玩,我現在也學會如何玩屁眼呢!」

  趙忠笑道:「等妳先生回來,讓他插插看,保證暢通大道了!」

  房東太太笑道:「去妳的!我才不讓他弄呢!我喜歡跟妳玩嘛!」

  這一夜趙忠和房東太太搞了叁次屁眼,把房東太太弄得捨不得放開趙忠。後
來玩累了,兩個擁抱睡著。

  他們睡到早晨十點才起來,趙忠一看手錶,見時間來不及,連忙由床上爬起
來,推推房東太太。

  房東太太閉著眼睛,問道:「又要搞屁眼嗎?」

  趙忠笑道:「我哪有那麽多的力氣呀?天亮了,都上午十點!」

  房東太太一聽,連忙由床上坐了起來,道:「哎呀!我的天啊!我先生說十
一點要回來,要不是妳先醒來,他回來看到我和妳睡一塊,又沒穿衣服,準會氣
死的!」

  趙忠道:「我要走了,如不去上班,會出毛病的!」

  房東太太道:「這房裏可要好好收拾才行,我先生最怕被戴綠帽子,不能讓
他知道我們的事。」

  趙忠離開房東太太,坐車到公司去上班,一走進辦公室,彭娟娟就問他道:
「小趙,妳今天怎麽遲到了?妳老婆打過叁通電話要找妳,我告訴她說,妳出差
去了!」

  趙忠笑道:「真謝謝妳,妳真是我的好人!」

  娟娟道:「去妳的,妳說得好難聽,妳的好人多的很,我可不會上妳的賊船
呢!」

  趙忠道:「娟娟,為了謝妳,今天晚上請妳吃晚飯,然後去看表演好嗎?」

  娟娟笑道:「我剛剛不是和妳說過嘛?我不會上當!」

  趙忠道:「我又沒對妳怎麽樣嘛?」

  娟娟輕聲的說道:「妳少來好了,自己做的事,心裏很明白,那天下班後,
辦公室沒人,妳趁此機會,跑來摸我的奶子,真不要臉!」

  趙忠道:「哎呀!那是因為妳的奶子好漂亮,才偷摸一下嘛!」

  娟娟道:「去妳的!反正我不喜歡和妳單獨在一起,免得妳起色心,所以要
小心一點,總是好的!」

  趙忠道:「每次我不在辦公室,總是讓妳幫我應付,怪不好意思的!」

  娟娟問道:「妳今天怎麽來的這麽遲?幸好主任今天請假。」

  趙忠聽了,就「哦!」了一聲道:「妳怎麽知道?」

  娟娟道:「早上主任打電話來,說不舒服,叫我幫他向人事室請一天假。」

  趙忠心裏明白,知道劉世勛昨夜一定和梅花搞上了,梅花一夜也沒回去,準
不會錯!

  趙忠道:「中午休息,一起到樓上吃飯,總該可以吧?」

  娟娟道:「我一個人就是不去!」

  趙忠笑道:「那我跟她們說好了,一起去吃飯,可以嗎?」

  說著,就往魏莉芬的桌前去請她。兩個女人一碰,一面笑、一面說,又指指
小趙,同時都笑起來了!

  趙忠聽說劉世勛請假,就到人室事看簽到簿,見服務組的周梅花也請假,而
自己的卻被蓋一個遲到的印章。

  這時趙忠明白了!梅花一定跟劉世勛搞過了,所以兩人起不來,就乾脆請一
天假,再好好的玩玩。

  日子過得很快,兩個星期後,趙忠及同事們都接到劉世勛和周梅花的結婚喜
帖,大家都議論紛紛的。彭娟娟是所有同事裏最喜歡管閑事的小姐,為了籌劃送
給劉世勛和周梅花的結婚禮品,這天中午休息時,她找魏莉芬商量去了。

  娟娟道:「莉芬,這份禮該怎麽送呢?兩人都是我們的同事。」

  莉芬道:「看大家的意思,我們比照她們就行了,反正我們是小職員,主任
有錢,也不在乎禮輕禮重的。」

  娟娟笑道:「說起劉主任,也真厲害,都沒看到他和周梅花接近,突然間說
起要結婚;何況還是我們公司中最美麗的一位小姐呢!」

  趙忠在旁聽到她們的談話,便笑道:「大概是主任用暗功!」

  莉芬笑道:「去妳的,小趙說話真奇怪,談戀愛還分什麽暗功和明功呀?」

  娟娟道:「妳不要聽小趙鬼扯!他有老婆,還想周梅花的腦筋呢!」

  趙忠道:「妳不要亂說,人家馬上就是主任太太了,小心妳的嘴巴,不要亂
說話,要不然會被炒魷魚呢!」

  莉芬道:「管他的,反正我們衹是閑聊而已,誰又會當密探呢?」

  娟娟如道小趙和周梅花有偷來暗往,就笑道:「結婚是好事,就是不知道有
誰要吃酸葡萄嗎?」

  趙忠知道這話是沖他說的,他不動聲色的,也不開口!

  莉芬笑道:「不管是誰吃酸葡萄,都已來不及了!」

  娟娟笑道:「就是嘛!看不出我們公司裏有那麽多的高手,還一個比一個厲
害。莉芬!我看妳要小心一點才好!」

  莉芬笑道:「妳瘋了嘛!怎麽扯到我身上來了嗎?」

  趙忠道:「小姐們!我什麽時侯才能吃妳們的喜酒?」

  雖然一句不關緊要的話,問得這兩位小姐說不出來。

  莉芬便說道:「到時侯,我們當然會請妳們夫妻兩個嘛!」

  經過一段日子,劉世勛結婚了,變得也活躍,不像往日那冰酸的臉孔!對同
事們碰面時,都嘻嘻哈哈的說上兩句不關緊要的話。對於公事,也不再像以前那
種官腔十足的作風了!

  周梅花結婚後也變得更嬌艷,成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和劉世勛同進同出的,
使得小趙想和周梅花說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趙忠心裏實在不是滋妹,雖然有太
太,又有一個房東太太可以搞,可是在小趙的心理上總是不平衡的。因為他太太
小芬已懷孕了,挺個大肚子,不賣歡玩穴;而房東太太雖然很喜歡,但是她先生
最近總在冢,同時周梅花住的房子也退租了,小趙都是在上班時偷去一次。因為
房東太太的先生也在上班,衹好利用這時間搞上,一下班她先生就回來,非常的
不方便。

  現在趙忠想解決性慾都成了問題,心裏好煩悶,而周梅花現也很少和小趙說
話,想搞明堂根本沒辦法,因為劉世勛正是虎狼之年,周梅花夜夜都不落空。但
是她心裏還是想著小趙,因為他的功夫好,雞巴也比劉世勛大好多,一弄上就很
舒服。

  雖然是新婚燕爾,周梅花不很快樂,還是想跟小趙偷偷摸摸。

  過了一個多月,這天上午,劉世勛把趙忠叫到辦公室,兩人便閑聊起來。

  趙忠笑著問道:「主任,新婚後還滿意嗎?」

  世勛笑道:「很好,很好!梅花很會做家事,妳為什麽不到我家坐坐呢?」

  趙忠笑道:「妳剛新婚,去了反而破壞妳們的甜蜜!」

  世勛道:「妳不同嘛!是我們夫妻的介紹人,又是老同事。梅花常說,我們
家裏連一個人上門都沒有!說我不會做人!」

  趙忠道:「哪裏!主任好客氣啊!辦公室的人都說主任很好,祝妳們早生貴
子呢?」

  說得,劉世勛哈哈大笑一陣,然後在趙忠的肩膀一拍,道:「小趙,妳真會
說話,我也希望梅花早點生個小孩,不管是男或是女。」

  趙忠道:「哪有那麽快的事,才結婚一個月嘛!衹要主任常加班,我想一定
會很快啊!」

  說完,劉世勛又是一陣哈哈大笑,談了些閑話。

  世勛道:「今天總經理跟我說,過兩天叫我到中南部各公司去視查一趟,順
便去驗查分公司的帳目!」

  趙忠問道:「帶太太一塊去嘛!」

  世勛說道:「妳愛說笑,哪能帶太太去視查的道理?我想,如果我出差,這
一趟至少要一個月,家裏沒人照顧,絕對放心不下。」

  趙忠連忙說道:「真巧,我太太就在這幾天要生產了,恐怕不能為主任效勞
呢!」

  世勛道:「其實也沒什麽!衹要每天下班後,妳把梅花送回來就可以,我是
怕她不太習慣. 白天她在辦公室,而晚上我也會打電話回家的。」

  趙忠道:「這事很簡單,我請彭小姐和魏小姐常來陪太太好了!」

  世勛道:「這樣最好了。」

  叁天後,劉世勛去南部,周梅花送他到車站。正在這時,趙忠也趕來了,世
勛交代一下,便上車走了。

  車站裏,衹剩下趙忠和周梅花兩人。

  梅花向趙忠說道:「小趙妳好壞,叫我結婚,結了婚妳又不到我家來,什麽
意思嘛?」

  趙忠道:「我怎麽能去?妳們兩人正在甜蜜,我去了會破壞情趣呀!要是被
世勛看出來,豈不是糟了!」

  梅花道:「膽小鬼,今晚來好嗎?我們好久沒在一塊了,好想啊!」

  趙忠回答道:「我也一樣嘛,老婆又快生了,不可能與我玩,而房東太太的
先生守著很緊,弄得我都快發瘋了!」

  梅花笑道:「這才好呀!讓妳知道一下這種事空等的痛苦,才會明白別人的
心情。」

  趙忠道:「妳不用說些沒良心的話好嗎?現在幫妳找一個主管做丈夫還不好
呀?」

  梅花道:「我不想當什麽主管的老婆,跟妳在一起我才能滿足,老劉就是不
行!」

  趙忠笑道:「他又不是七老八十,正是虎狼之年,怎麽不能讓妳滿足呢?」

  梅花道:「我不管那麽多,不行就是不行,妳晚上來就是了,我會慢慢告訴
妳的。」

  趙忠道:「等我回去,把老婆送往醫院待產,辦好手續之後,我會打電話到
妳家。」

  周梅花點了頭,心裏又是一種甜蜜的滋味涌上心頭. 趙忠和周梅花一起回到
辦公室,他剛進門,彭娟娟就對他說道:「小趙,妳老婆叫人打電話來,說她快
生了,叫妳快點回去。」

  趙忠聽到,連忙到人事室打一個招呼,叫一部計程車趕回家中。

  一進門,小芬就叫道:「哎呀!死鬼,妳怎麽搞的,去送什麽主任嘛!我剛
剛肚子好痛,可是現又好了!妳說怪不怪?」

  趙忠道:「一點也不奇怪,是該到時候了,我馬上送妳到醫院待產,因為我
還要上班,如果妳突然要生了,旁邊沒人照顧,我實在不放心,所以妳先到醫院
住幾天,多花一點錢,衹要妳平安,沒有關係!」

  小芬聽丈夫這麽一說,心裏蠻舒服,挺著大肚子,抱了趙忠吻了一下,回到
臥室去收拾要用的東西。

  當天下午,葛小芬就住進醫院了。

  在臨下班的前半小時,趙忠接到房東太太打來的電話,說是她先生今天出門
了,要他晚上去!

  趙忠接完電話,心裏在想:這事情也真巧,要嘛都有,老子一根雞巴,怎麽
能抵上妳們兩個騷貨嗎?

  經過考慮後,趙忠不去房東太太的家,等時間到,要去和周梅花見面了!

  劉世勛的家,佈置得很雅緻,也很清靜,趙忠一進來,周梅花就往前抱住趙
忠,對他的臉上狂吻一陣。

  梅花道:「死小趙,妳害我都快想死了!」

  趙忠笑著說道:「我這不是來了嘛!」

  梅花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自從我結婚後,妳都不來找我。」

  趙忠道:「我的天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妳已嫁給我的頂頭上司,我怎
敢多和妳接近?同時,在公司我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到妳服務組去和妳聊天。」

  梅花道:「怕什麽?行的正,坐的穩,誰也不怕。」

  趙忠聽了,就笑道:「我們就是行的不正,坐的不穩,所以才要小心,避免
有麻煩呀!」

  周梅花講這兩句話,是她平時常常挂在嘴裏,好像這兩句話,就代表著她是
個非常清白的人!經過小趙一點,她知道用詞不當了,所以不敢再講下去。

  梅花道:「妳今夜可不可以在這裏陪我?」

  趙忠道:「當然可以,同時再不必向我太太扯謊了!」

  梅花道:「為什麽?」

  趙忠就把太太快生孩子的事告訴她,今天下午已送醫院待產了!

  周梅花聽了,非常的高興,便說道:「這些日子,妳可以天天來嘛!」

  趙忠見她這麽說,便笑道:「妳以前的那個房東太太,今天也打電話叫我去
呢!」

  梅花道:「對了!我還沒問妳呢?我結婚後,妳是否常常跟她在一起?」

  趙忠道:「妳才結婚一個月,她先生每天都在家,而妳住的那間房子也不租
了,我衹去過兩次,她今天打電話說先生不在家,約我去,我沒答應。我們是老
交情了,當然來妳這裏比較好。」

  梅花笑道:「聽妳這麽說,我心裏蠻舒服的。小趙,我們好久沒在一起,先
去洗澡,然後上床吧!」

  趙忠也希望盡快的速戰速決,因為他有好幾天沒有品嚐了!

  周梅花一上床,就脫得精光,往床上一躺,叉著大腿,挑逗著趙忠。趙忠一
看,也馬上脫光衣服,全身赤裸裸,往梅花身上趴了下去,在她的兩個奶子,開
始吸吮起來。

  梅花道:「小趙!我就是喜歡妳的這一手功夫!跟老劉在一起,一點情調也
沒有,衹知道脫了褲就插穴。」

  趙忠道:「劉世勛的身體,看樣子很強壯嘛!」

  梅花道:「算了吧!那種強壯,衹是要我早點生小孩!」

  趙忠道:「妳不提起生孩子,我倒忘了,我們在一起,怎麽會沒有呀?」

  梅花笑道:「我還年輕嘛!不想生,所以吃避孕藥!」

  趙忠道:「現在也有吃嗎?」

  梅花道:「當然,可不能讓老劉知道,我把藥放在公司,每日上班才吃。」

  趙忠對周梅花也是一樣,心裏老是放不下她。現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他很喜
歡周梅花。

  周梅花和小趙說著,一衹手就伸到下面,對著小趙的雞巴摸一摸,趙忠的雞
巴經她這一摸,硬得如鐵棒似的。周梅花又用手套動一陣,套得大雞巴硬的翹起
來。這時梅花把小趙由上面推下來,她坐起來,一衹手扶著雞巴,仔細的看看。

  梅花笑道:「這東西好可愛啊!好久沒跟妳玩了,我趴在上面玩,好嗎?」

  趙忠道:「好呀!隨妳怎麽玩都可以了!」

  梅花把大腿一叉,用手握著大雞巴,又自己把穴口對準大雞巴頭,然後坐下
去,「呵」的一聲,大雞巴就被梅花坐進穴裏去了!

  趙忠用雙手扶著她的屁股,幫她用力,梅花的嘴一張,然後就一下下的抽動
起來了。

  趙忠往下看,梅花的穴脹得好大,穴裏的嫩肉也翻了出來,她往下坐,那些
嫩肉都翻到裏面去了,往上抬高,穴裏的嫩肉又帶了出來。同時,穴水順著雞巴
往下衹是淌,淌了小趙一肚子都是,雞巴毛也濕透了。

  周梅花在上面抽送十多分鐘,插弄得在喘氣,她晃不動了,就說道:「哦!
我累死了!我沒有力氣,換妳玩上面好了!」

  梅花說完,就倒在小趙的身上一動也不動。

  趙忠用雙手把梅花抱的緊緊,然後兩人在床上一滾就翻了過來,周梅花在下
面,小趙翻成在上面了。

  梅花笑道:「妳真棒!這一滾就翻過來了,可是水都流得滿身都是。」

  趙忠道:「等弄完了再洗嘛!」

  趙忠一翻上來,就把梅花的大腿抬的高高放在他的肩膀上,雞巴在穴中根本
沒拔過出來。

  他一上來,就用力的猛抽起來。

  梅花叫道:「哦……哦……大雞巴哥哥……好舒爽啊……用力的頂呀……」

  趙忠見她浪叫,用的力氣也更大了,同時把大雞巴猛拍猛插,頂的緊緊的。

  梅花穴裏騷水更多,同時,穴裏「撲唧!撲唧!」的猛響起來。抽頂達到高
潮時,梅花把趙忠摟抱的緊緊,同時,她的屁股也搖晃好快好快,穴也猛夾著大
雞巴。

  趙忠越插越有力,梅花被插得已迷迷糊糊,嗲聲的叫道:「好哥哥!真好,
用力的插我吧,把我的穴插開花好了!」

  趙忠聽了笑著問道:「穴怎麽開花嘛?」

  梅花嗲聲的說道:「會啊!會啊!等下妳一看就知道。」

  趙忠雖然是插穴的高手,可是他還沒看過穴開花呢!被梅花這麽說,趙忠迷
糊了,就把雞巴猛往穴中狠頂,頂得梅花身子一抖一抖的。

  梅花說:「哦!我快要開花了!」說完,全身在發抖。

  而趙忠還是用力的猛頂,這時,梅花穴裏的陰精便泄了出來。

  梅花急忙叫道:「快把雞巴拔出來,看看我的穴開花嘛!」

  趙忠連忙把雞巴往外一拔,浪穴裏「唧!」一聲,陰唇一張,穴眼噴出一股
白漿來。趙忠正低頭在她的穴上看,那些陰精便噴在趙忠的臉上。

  趙忠笑道:「這就是穴開花啊?」

  梅花被弄的很舒服,閉著眼睛,有氣無力的說道:「是呀!好過癮啊!」

  趙忠道:「氣死人!妳舒服,但弄了我一臉都是。」

  梅花道:「有衛生紙嘛!擦一擦就好了!」

  趙忠道:「妳怎麽搞的?這麽快就泄出來了!」

  梅花道:「我要泄兩次才舒坦,妳快把雞巴再插進來嘛!」

  趙忠又把雞巴往她穴裏頂了進去,梅花就把他抱緊在胸前,同時說道:「小
趙,妳把雞巴放在我的穴裏泡一會,再用頂的。」

  趙忠笑道:「妳這一套是跟老劉學的嘛?」

  梅花道:「跟妳在一塊不要談到他,我討厭,這一套是房東太太教我的!」

  趙忠笑道:「真奇怪,房東太太跟我弄的時候,怎麽沒有這樣?」

  梅花道:「我怎麽知道,大概是她先生最近教她的。」

  趙忠想想,好笑又好氣,穴裏開花的花樣也真妙,能把男人弄得一臉都是陰
精,為什麽泄出來的叫開花嗎?他趴在梅花身上,想了一下,這時他想通了,原
來女人的陰精是泄出來的,而她現在是用射出來,一射很高,好比是一枝花由肉
穴中飛出來似的,所以才被叫做「穴開花」。

  梅花休息一會兒,精神又來了,就說道:「小趙!再玩嘛!我又想弄了。」

  趙忠道:「寶貝,我不想玩這一套。妳起來,翹高屁股,趴在床上,我從後
面搞進去好嗎?」

  梅花笑一笑,也沒說話就爬起來,往床中間一趴下去,把屁股翹的好高,等
著他插穴。

  趙忠卻是想弄她的屁眼,他往梅花的屁股後面跪下去,就把大雞巴頭對著梅
花屁眼上亂頂一陣。

  梅花叫道:「要死呀?怎麽插起屁眼來了,下流鬼!」

  趙忠笑道:「玩一下試試看嘛!」

  梅花道:「我不要!屁眼怎麽能插?不弄死人才怪呢!」說著,她又躺下。

  趙忠跟她說了半天,梅花說什麽也不願意,趙忠見無法插屁股,也不想再勉
強她。

  這一夜,趙忠和梅花玩了好幾次,因為他們好久沒在一起玩了,話也特別的
多,周梅花談到她丈夫的情形,及她不滿足的原因。

  這時,她和小趙約好,以後劉世勛回來,他們兩人到外面去弄,免得被劉世
勛發現他們兩人的姦情。

  早上七點鐘,趙忠已睡醒,而梅花還在睡,他不去叫她,輕手輕腳的穿好衣
服,又往浴室去洗臉。

  這時,梅花也到浴室來,就問道:「小趙,妳起得這麽早,是否為了要插屁
眼沒給妳,不高興就想走呀?」

  趙忠道:「什麽話嘛?我是想早一點到醫院去看看老婆,怕她生了,我還不
知道呢!」

  梅花道:「晚上一定要來啊!」

  趙忠道:「寶貝!反正劉世勛要一個月才回來,我們有的是時間. 昨晚也弄
得很累,而我老婆又沒人照顧,今晚就休息,明晚再來好嗎?」

  梅花見他說的也很有道埋,不能再堅持自已的意見,就說道:「好吧!明晚
就明晚好了,我也要好好的休息。」

  趙忠出了門,就先跑到醫院,見太太還沒生,護士小姐正送早餐進來。

  趙忠對著太太道:「小芬!昨夜肚子又痛了沒有?」

  小芬道:「很妙,在家裏痛得厲害,到了醫院反而不痛,不知什麽原因?」

  趙忠道:「原因很簡單,因為妳住進醫院,心理上比在家裏要放心多了。在
家裏衹有我一個大男人,生孩子的事完全不懂,所以妳心中害怕。到了醫院,覺
得有保障,因醫院裏有醫師、護士,無論什麽事,他們都是內行,又是專家,所
以心情上的負擔都沒有,覺得較安全,肚子也就不會因緊張引起陣痛。」

  小芬笑一笑,道:「妳說的很對,我有這種感覺!」

  趙忠道:「妳吃早餐好了,我先去上班,下班後我再來看妳。」

  小芬道:「中午妳不用來,回家看看,因為家裏沒有人呀!」

  趙忠道:「我知道了!」

  說著,他就出醫院,趙忠根本沒去辦公室,他早就請假,先回到家裏洗個痛
快的澡,又吃些東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計劃睡醒後,再去看小芬,然後到房東太太那裏去快活一夜。

  等趙忠醒來,已是下午叁點多了,他想,現在去醫院不是時侯,乾脆先到房
東太太家去好了。

  到了房東太太的家,他按門鈴,裏面傳出問道:「是誰呀?」

  趙忠道:「是來租房子的。」

  房東太太說道:「我們家的房子不租了。」

  趙忠哈哈的笑道:「租給我嘛,我喜歡這地方。」

  這時,房東太太聽到是小趙的聲音,連忙把門打開,一進門,房東太太就往
小趙身上亂打一陣,道:「死小趙,昨夜到哪裏去?害得我一夜都睡不著。」

  趙忠就把老婆快生小孩的事告訴她,並且說,昨晚在醫院陪太太,一直到現
在,為了不使她失望,所以一出來,就先來看她。

  房東太太道:「氣死人!不準插屁眼,妳一定要,現在被妳弄上癮了,癢的
真要命,找妳來又不來,妳是要害死我嗎?」

  趙忠道:「忍一忍嘛,又不是我不來,妳先生天天在家,怎麽來?」

  房東太太道:「好了,不要再說,我們兩個人先解決一下。我一看到妳,穴
裏就癢的要命,快一點好嗎?」

  趙忠笑笑,便把房東太太抱了起來,往房裏的床上一放,他們兩人都在趕緊
脫衣服,享受著人生最美好的事了。

               (全書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