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姐姐

我們家是一個四口之家,爸爸媽媽姐姐和我。我的姐姐比我大2歲今年26歲。大學畢業後在一家外企做秘書,人長的非常的漂亮,尤其是她那雙迷人而性感的雙腿,讓男人看了以後便會翹起來,在初中的時候就有很多男孩子爲她所傾倒,那時我不懂事沒有什麽非分之想,可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小弟弟在我的眼睛看見漂亮的女孩之後開始有時候高高的翹起來了,一開始隻是看到別人家的女孩開始有反應,可後來我發現我姐姐越來越性感和漂亮便壓制不住心裏的欲火,開始逐漸沖破倫理的最後防線,平時在家裏沒有人的時候我便偷偷的借來黃色錄像,通過它我開始慢慢的了解男女之間的事情,後來我終於學會了打飛機,那種感覺簡直是太好了有時看錄象的時候打,有時拿著姐姐的東西打,例如她的高跟鞋,絲襪,乳罩,內褲,有一次我還射到了姐姐的高根鞋裏。

我對姐姐的依戀逐漸的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直到有一天。那是一個早晨,我因爲昨天晚上的聚會喝酒太多的原因所以沒有去上班,早上爬起來上了一趟洗手間,一擡頭看見了姐姐的絲襪那是一雙肉色超薄的絲襪。我拿下了那絲襪放在嘴邊親了一下,那絲襪上還帶著姐姐柔柔的體香,我感覺我的下體開始劇烈的膨脹,受不了了!我狠狠的打了一通飛機,幻想著和姐姐做愛,最後我的身體一陣抽搐,一股濃精傾瀉在絲襪上。

好爽啊!接之而來的是一陣的疲憊,然後我蹒跚的走回房間一頭紮在床上,開始回味剛才的溫存,後來便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有人在說話,仔細一聽原來是姐姐和一個男人在聊天,他們聊著聊著便近了姐姐的房間,我想平時白天家裏沒有人姐姐今天帶回來一個男人絕對沒什麽好事,我便偷偷的來到姐姐的房門前,正好房門沒有關,我往裏面一看。

姐姐正坐在哪個男人的身上和他接吻呢,哪個男人親著親著就想脫我姐的衣服,可我姐姐就是不讓他脫,後來姐姐說:「我家人一會就回來,這樣不可以的,哪個男人說可我現在受不了了啊我的小祖宗。」

嘿嘿我的輩份還漲了,這時姐姐慢慢的解開了那個男人的褲子,漏出了哪個男人的陰莖,我一看也不大啊,姐姐怎麽喜歡這種貨色啊,還不如我呢,這時姐姐拿著他的陰莖就往嘴裏塞,邊塞還邊用手套弄,哪個男的真的很幸福啊,姐姐的嘴不停的吹吸他的陰莖,手還上下的套弄,啊好爽啊,幸福的聲音不停的從哪個男人的嘴裏傳出來,當時的我真是羨慕死了,我的龜頭開始發熱嗓子開始發幹,一股熱糊糊的東西從我的尿口裏流了出來,大約過了五六分鍾的時間,哪個男人呻吟了一聲,白色的精子順著姐姐的手指縫流到了哪個男人的褲子上。

我受不了了,悄悄的返回房間馬上開始我的自助行爲,啊這一次射的還真多啊,射到了床上,地上總之我的精子射的滿屋子都是,我馬上忙著收拾戰場,就在這時我不小心碰倒了我的吉他,

我姐姐聽到了從我房間裏發出的聲音,便疾步走了近來,開門一看,當時我下身沒有穿褲子,連內褲都沒有穿,姐姐一看我,再一看屋裏的情景,頓時明白了。紅著臉說。:「你今天怎麽沒有去上班啊?」我當時尴尬的要死吱吱嗚嗚的什麽也說不出來,姐姐反手關上了房門,然後和哪個男的走了,屋子裏又剩下了我一個人了,我真的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怎麽辦後來我想反正事情也發生了,我打飛機怎麽也比姐姐大白天帶男人回家偷情要光彩管它呢,幹脆接著睡晚上要是有精力在玩一次飛機。

可是我卻一直睡不著了,輾轉反側到了晚上7點多,爸爸媽媽又來了個電話,要我和他們一起去姥姥家吃飯,我感覺很累所以就沒有去,大約又過了有半個鍾頭的時間,我聽見有開門聲,原來是姐姐回來了,我心中一陣緊張隻好裝睡,姐姐直接就來到了我的房裏,她慢慢的坐下來說道:「今天你怎麽沒有出去啊。」

我說:「我很累不想動。」

她接著又問:「那你今天看見什麽了啊?」

「什麽也沒有看見,我就在屋裏睡覺。」

姐姐好象很生氣的問到:「什麽也沒看見不會吧,你在屋裏會老老實實的睡覺。」接下來她的語氣變的很緩和,說道:「你現在都已經長大了.在生理上有一定的需要,這個我能理解,不過希望你以後不要太過分會傷身體的,隻要你把今天的事不說出去,我就當沒有看見。」

我一聽姐姐這麽說,頓時心裏一塊石頭落了地,我坐起來說道:「 是啊,我們都能理解多方那就好了,我也很理解你呵呵。」

姐姐好象很生氣,過來狠狠的掐了我一把:「不要胡說再胡說掐死你。」

我喊到:「知道了不說了,錯了還不行麽?」

姐姐松開了我,我笑嘻嘻的說道:「姐姐你對哪個男人百般的溫柔,對我怎麽這麽厲害啊, 我不幹了,我也要你對我溫柔一點。」

姐姐笑到:「對你,對你怎麽溫柔啊,,我看姐姐並沒有生氣。」

接下來說道:「我今天看到哪個男的好舒服啊,真是羨慕死了,還有老姐你真的很厲害啊,如果我也能想他那樣的話就是少活十年也行啊。」

姐姐說:「你瘋了,我是你姐姐啊,你怎麽能這樣想呢?」

我說:「那有什麽啊你也講了生理需要嘛呵呵,如果你像他那樣對我一次那麽我就把今天的事忘的一幹二淨.對誰也不說。」

姐姐的臉頓時紅了,沉默了半天說道:「好,告訴你就這一次啊。」

我說:「好的。」

我馬上很聽話的躺在了床上.姐姐猶豫了一下伸手開始解我的睡衣帶,解開之後便馬上漏出我已經搏起的陰莖,,姐姐用雙手握住卻還漏出個大龜頭, 接著她伸出舌頭, 把龜頭先舔一遍, 然後就把肉棒含入嘴裏, 雖然姐姐已經盡力納入,龜頭已深抵喉嚨, 卻還有三分之一長度留在嘴外。於是她把嘴唇包緊雞巴, 開始輕輕的吸吮起來。

「 啊....啊...。」 我發出舒服的聲音姐姐不但前前後後地套弄陽具, 而且用舌尖刺激著龜頭冠, 使得我的肉棒變得更粗更硬.我的雞巴不曾如此的舒服, 一陣吸吮之後, 已到了爆發的臨界點, 姐姐也感覺到我快要射精了, 於是把肉棒吐出來, 就在同一時間, 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 一些噴到姐姐的身上。

她紅著臉對我說:「好了你也舒服完了,瞧你弄我這一身,接著她拿起紙巾開始擦拭她身上的精液。」

這時我偷眼看了看姐姐.姐姐今天穿的是一件粉紅色的套裙,加上他因爲羞卻而紅紅的臉顯得格外的美麗,尤其是她那雙穿著肉色絲襪的雙腿,實在是太性感了我真想親一下姐姐的雙腿,姐姐擦著擦著.擡頭一看我,正在看她,對我說:「壞蛋你還看什麽啊。」

我說:「我在欣賞我美麗的姐姐啊.姐姐你可不可以讓我摸摸你的雙腿啊,我太喜歡你的腿了實在是太迷人了。」

姐姐紅著臉說:「不可以。」

我說:「真的姐姐我長這麽大還沒有碰過女孩子呢,你就成全我一下吧,就一下,好麽。」

姐姐猶豫了一下說:「好吧,不過不要太過分啊。」

我要姐姐躺在床上,我伸手摸到了姐姐腰部,隔著裙子摸到她腰有一根細帶,那是她的連褲襪的襪口。我試著揪了一下,很緊。我慢慢摸著她的屁股,清晰的感覺到她那小小的三角內褲,屁股中間有一點突起,那時連褲襪中間的縫線。我真想掀起她的裙子好好摸一摸她那穿著連褲襪的屁股。

我一隻手放到她的腿上,極其自然的撫摸起她的腿來,也許是以爲姐姐緊張出汗的緣故,絲襪貼腿更緊了。我自上而下來回摸著她那雙穿著絲襪的腿,她把雙腿重疊起來,這樣一來裙子的開叉處便露出來了,這給了我更大的刺激,我沿著裙子的開叉處往裏摸,一直到了大腿根。她的大腿柔軟而富有彈性,大腿上的絲襪更是柔滑而細膩。

這時候她問我:「可以了麽,不要在鬧了。」

我的心思全放在了她腿上的連褲襪上了,沒注意她的表情。有兩件事我特別想看到,一是她腰上的連褲襪口,另一個是她那裹著絲襪的腳,我看姐姐沒有什麽話在阻止我,便不再拘謹了,我從她的膝蓋摸到大腿,一直到陰部,她的三角內褲包在連褲襪裏面,我揪住連褲襪檔部的接縫線,一會兒向下按,一會兒往上拽。

她憤怒的說:「不要在鬧了你到底想幹什麽。」這時我擡起頭在看姐姐,已經滿臉通紅,呼吸急促了我知道姐姐已經受不了了。

我說:「姐姐,接吻的味道怎麽樣啊?」

姐姐說:「不許胡來這已經夠過分的了。」

我根本沒有收手的意思,我張開雙臂摟住了姐姐的腰,開始輕輕撫摸她,從雙肩開始,她的上衣很薄,她的身材真好,柔軟而富有彈性,我的雙手摸到了姐姐的背,她的背上有什麽東西,奧!是乳罩的帶子,一根橫的,兩根豎的。我輕摸著她乳罩帶子上的兩個小掛鈎,心曠神怡,她的兩個乳房緊緊頂在我的胸膛上。我的陰莖早就勃起了,隔著衣服在她的三角區輕輕的來回摩擦,簡直如神仙一般舒服。我開始吻她的耳垂,然後順著臉 頰往下來,她竟然擡起臉用雙唇來迎接我,我們的舌頭攪在了一起,我的雙手愈來愈用力。

她忽然縮回舌頭對我說:「輕點,別把我後面的掛鈎弄開了。」我這才發現,她的乳罩上的掛鈎已被我弄開了我也管不了那麽多了。

「 我可以摸乳房吧? 」 趁著接吻的時候, 我提出要求。

姐姐不由一顫, 受驚似地猛烈搖頭, 同時急忙地把敞開的領口拉在一起。 「說好的, 隻能接吻。」

「求求你, 隻要一次就好, 我想摸姐姐的乳房。」

「不要提這樣無理的要求。」姐姐皺起眉頭把臉轉開, 這樣一來, 她頸部美麗曲線充份顯現出來....我非常沖動, 想要拉開姐姐的雙手。

「啊........不能啊..。」姐姐的雙手慢慢地被我拉開。

「 啊....不要....。」可是她的反抗很軟弱。如果猛烈給我一個耳光, 我也許會畏縮。可是, 她沒有 。衣服的領口向左右分開 。」

「 啊........求求你....不要看..。」 她那哀求的聲音, 隻是使我的欲火更猛烈.。在我眼前, 出現雪白的乳房。

「 太美了....簡直不相信會這麽美....。」有重量感的雙乳, 一點也沒有垂下去, 反而漂亮地向上挺高。

「 啊....多麽美啊。」 我壓著姐姐的雙手, 看得發呆。

「 不可以....我們不可以做這種事....。」

「 姐姐....我愛你....我愛你....。」我像夢囈似的說著, 低下頭把嘴壓在乳房上。我立刻在乳溝聞到性感的芳香, 還微微有奶味我張開嘴舔著乳房, 然後把乳頭含在嘴裏吮吸....他像嬰兒一樣吸吮, 立刻感覺出乳頭很快在膨脹。」

「 原來是這樣。」 我心中暗思肘 " 爲了使嬰兒容易吃奶, 女人的乳頭會變大...."

我揉搓了一會,然後俯身下去,抓住她的雙腳,脫掉一隻高跟鞋,然後是另一隻,她那裏著肉色絲襪的雙腳呈現在我眼前,由於絲襪又薄又透,若不是看前端的縫線,還會以爲是光著腳呢。我將臉貼到她腳上慢慢聞起來,姐姐的腳熱熱的,有點濕,但絕對沒有一點臭味。我開始舔她那裹著絲襪的腳,我順著她的腳向上一直舔到她的大腿根。我輕輕脫下她的絲襪,將她大腿分開,她似乎已被我的親吻和撫摩刺激的原因,那件小蕾絲內褲的褲底竟然已經濕濕的了,我開始吻著她濕漉漉的內褲底部,嗅著她濕潤花蕊的特殊香味,哇!我的陰莖漲的好大。

「姐;我好硬了;我要插你啊 。」

「啊...不行啊...我們是姐弟..不行啊....。」她叫道。

「可是我已經忍不住了。」

我說:「能和姐姐連在一起, 就是要我現在馬上死去, 我也願意。」我的呼吸急迫, 想要壓在姐姐的身上。

「 我想....我想抱你。」

「 不能。」姐姐終於忍不住一掌打在我的臉上。

「 你不該這樣。」

「嗚....。」 我流出眼淚: 「姐姐從來沒有這樣打我。」

「這是做人絕對不可原諒的事, 如果隻是接吻還可以原諒。」

「可是姐弟....絕對不能作那種事。」

「你爲什麽還不明白? 」

「唔....可是除了姐姐以外, 我不會喜歡其他的女人。」

「那是因為你太年輕, 不認識女人的關系, 以後你一定會遇到非常適合你的女人。」

我低下頭開始啜泣。其實我是假裝作出這種反省的樣子, 然後尋找反攻的機會, 我的肉棒還是那樣勃起, 現在至少要想方法解決淫欲的強烈需求。

姐姐說:「 以後會出現適合你的人。」

我從姐姐的話中找到反攻的借口。:「 姐姐, 我怎樣能找到其他女人? 。」我知道不該用這種卑鄙的方法, 但還是繼續攻擊姐姐的最大弱點。

「我連女人都沒有碰過...。」

姐姐開始輕輕嗚咽, 同時搖著頭, 好像要我不要再說下去, 我的臉上出現虐待狂的光澤。「這將帶給我最大的遺憾。」

「不要說了....不要折磨姐姐了...。」

「對不起, 我不說了。」我又重新把臉靠在姐姐的臉上輕輕摩擦, 這時候不知爲何肉棒好像更增加了熱度。

「姐姐, 我們不要吵架了。」

「嗯, 對不起, 我打痛你了嗎? 」

「一點點。」姐姐擡起含著淚的臉, 露出微笑, 然後抱緊我的上身。

「可是....怎麽辦呢? 我那裏一直都在勃起, 這樣是沒辦法睡覺的。」我在姐姐的感情比較平靜時, 這樣狡猾的提出問題。

我開始用舌頭對姐姐的垌體愛撫。臉及頸部是用吸吻的方式, 接著從胸部開始仔細地舔著,直到如丘陵隆起的陰阜, 此時姐姐有如置身夢幻境界。 我飛快地脫掉她那已濕了一片的內褲。如預期地看到陰唇微張, 淫水涓涓的陰戶戶, 我的肉棒, 有一股插入陰道的沖動 。

「姐, 我要幹你。」堅決的語氣表達我的需要與不可妥協。

「不行....不可以....。」但是姐姐卻沒有任何的反抗動作作。

我把她的大腿掰開, 雙手伏在她的胸旁, 屁股往前挺進, 隻見龜頭和陰唇的肉搏戰,卻沒有插入陰道, 原來我還是插穴的門外漢。姐姐被我搞得受不了, 她要教教我陰陽交合之道。於是向下伸手握住肉棒把它帶到陰道口, 我稍一用力, 就敲開了這塊禁地, 肉洞給我的感覺是濕滑緊暖, 和手淫大不相同,我開始用大雞巴摩擦陰道璧, 有淫水的幫助, 抽插不算太困難, 因爲姐姐也不是原封貨。不過因爲姿勢的緣故, 無法盡根插入。

「姐, 你的肉穴好緊好舒服喔, 我想要永遠幹著你, 永不分開....。」

「傻瓜, 姐姐現在教你一個能插得最深的姿勢, 要是遇到陰道較淺的, 就插進子宮裏了。待會兒把姐的雙腿曲起, 然後再插近來, 想要再幹近去一點, 可以稍微把我的臀部捧高。好, 現在看你對性交的領悟力有多高了。」

於是我照著姐姐所說的, 一招接著一招, 持續地向姐姐的嫩穴進攻。由於我剛才已經洩過一次, 暫時不會射精, 倒是姐姐已經洩了好幾次, 她那少經人事的嫩穴已經有些紅腫,啊。

「好大啊...啊..。」這就是插入女性蜜洞的感覺嗎?好緊,好濕,好熱,好舒服啊!我開始使勁的抽插,不知是真的還是要刺激我,姐姐發出更淫蕩的呻吟聲 。
(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啊...我要...啊...嗯....啊...)(姐姐..姐姐的小穴....爽啊...啊....)我粗暴的捏著,抓著,柔著她豐滿尖挺的乳房,後邊更加用力狂抽猛送,姐姐開始始發狂似的浪叫著。(啊...我...插死我了....啊....)(我...好浪....啊....美...美...啊...)(啊....我要洩了....啊.....)
我感覺背脊一陣 酸麻,這真是好熟悉的感覺,我知道我要射了,我大叫著:「啊...姐我...我要射了。」
「啊...拔出來...別...啊...別射在裏面....啊..。」

,趕緊從她濕淋淋的淫穴裏抽出來,這一瞬間,我射了出來,全射在姐姐的身上了,雙雙睡去..........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