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小妹

  每當看到現在我喜愛的小說,總有一種想寫的衝動,而小說那種能令人心中
說不出的甜蜜感,更是令現在孤單寂寞的我有一絲的慰藉。

  在九歲的時候,由於父親工作的需要,全家搬到了一個海濱城市。遠離了自
己熟悉的農村,我還真是有一些不習慣。由於地域的不同,飯菜方面的習俗就是
一大難題。記得第一次吃海鮮的時候,我和媽媽都拉肚了。

  當然還有語言方面的難題,剛剛轉學的時候,由於我那內陸農村的方言,令
同學們哄堂大笑,使我尷尬不已,最可惡的是,班中有一個小混混經常故意前來
找碴,而我是個外來者,也不敢對他怎麼樣,但幸運的是,我很快就交了一個朋
友,他也是一個外來者,只比我早來半年,而他又比較義氣,總會在我有困難的
時候幫助我。

  就這樣恍惚的過了一個星期,爸爸帶來了一個小姑娘,他對我和媽媽說這是
他朋友的女兒,隨後就說到她爸爸出了海難(我爸爸最初是船員,是在媽媽的要
求下,他才轉到陸上工作,這也是為何我們搬家的原因)。而她的母親本就身體
不好,在聽到噩耗後不久就自殺了,留下一個可憐的孤苦伶仃的小女孩。

  當說道這時,媽媽已經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在老家中,媽媽是屬於那種很賢
惠的母親,富有同情心,她愛憐的拉過小女孩,對我說我可有了一個妹妹了;那
時候的我巴不得有一個弟弟或妹妹,每次在老家中看到小朋友家中總有一個什麼
哥哥姐姐的,就羨慕得不得了,於是就幼稚的要媽媽給我生個弟弟妹妹的,但媽
媽說現在的政策不允許,於是當時似懂非懂的我就非常的恨「政策」這東西,因
此我就特別喜歡可愛的小孩,一直到現在都是這樣。


  聽了媽媽的話,我高興得不得了,就問她幾歲了,小妹妹害羞沒有作聲,而
爸爸看到家人這麼容易就接受了撫養的義務,也就鬆了一口氣,他告訴我小妹妹
六歲。那時我們住的房子是爸爸公司暫時分配給他的,二室一廳,八樓,也是最
頂層;接下來媽媽就忙著幫她整理床鋪,由於剛剛搬來,傢具都不齊全,唯一的
一張床還是從老家中帶來的,我睡的只是用幾個箱子連起來鋪上床鋪的,於是我
就幫媽媽整理各種不急用的箱子,為小妹妹做出一個新的床,而爸爸則在客廳與
她交流。

  過了一會兒我知道她叫秦清,而爸爸又帶著她去辦各種轉學手續,那手續真
的很繁很煩,而且還要送禮,那些小學領導可真是夠黑的,令我當時覺得城市真
的比農村骯髒多了。

  第二天,我帶著秦清去上課,由於還不是很熟,我們路上的話並不多。學校
離家大概有一公里的距離,爸爸不放心讓六歲的她一個人回家,讓我帶她回家,
但他和我並沒有考慮到一年級上午只上二節課(我上四年級)。

  於是兩節課後,當我在門前不遠的沙坑邊玩耍的時候,秦清背著書包走到我
身邊,當時我也不知她已下課,便問她什麼事,她告訴我她已放學,我只好建議
她先回她的教室等我,但我卻從她口中得知她班級的教室已鎖,我也沒有什麼好
的辦法,只好和她聊天。

  不料那個可惡的小混混此時來到我身邊,用恐嚇的口氣嚇唬秦清。秦清嚇得
躲到我的身後,一時之間,那已久壓得的氣憤令我渾身不自在,只想發洩出來。
我怒視著他,該死的他又作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更令我忍無可忍,我跨上前,右手
抓住他的脖子,狠狠地把他推向了沙坑,當我看到他倒在沙坑中時,心中那股爽
勁就別提了。我拉開架式,準備迎接他的反擊,但沒想到他原來是個欺弱怕強的
人,從那次後,他就再也不敢惹我了。

  上課時間馬上就到了,我向教室走去,卻發現小清還跟著我,我突然想到教
室的最後一排是空桌子,於是就讓她先等我一下,我跑到班主任的辦公室,把情
況向她說了一下,沒想到她很爽快的同意了。我高興的跑到小清旁邊,裝作沒看
到同學們的驚訝目光,帶她到最後一排,讓她先坐在那兒寫寫作業,等我下課。

  第一天就遇到這樣棘手的問題,卻又被我搞定,我真的很高興。

  隨著時間的流逝,秦清漸漸融入了我的家庭,我們一家三口都對她很寵愛,
因為她真的真得很可愛,而我們也經常逗她玩。她也主動叫我哥哥了,而我經常
給她取一些好玩的暱稱。兩個人最大的愛好是看卡通片,每天晚上都準時守著電
視。

  回想起來,童年的時光真的很幸福,無憂無慮,那時的課也不是很重,我常
常在六點前就做完了作業,週末經常是玩個整天。

  雖然那個時候處於排斥異性的時段,但我覺得其實男生很想和女孩子一起玩
兒,卻怕遭到同齡同性朋友的嘲笑,所以就經常以欺負女孩的手段來接觸異性,
那時倒也沒什麼非分之想,但卻像是代代相傳的習俗一樣,教會還很幼稚的我們
那些不懂的惡語。

  而小清也像我們班的某些女孩一樣,在下課時遭受著同班男生的欺辱,而我
這做大哥的自然是仗義出手,可是她畢竟比我小三屆,很多時候我也幫不上忙。

  現在,我不覺中已經二十歲了,過著有點麻木的大學生活,而小清還在過著
高二的苦日子。雖然大學生活輕鬆了很多,但卻也是極度無聊,這種情況下,無
非有三種出路,一為悶頭學習,二為陷在遊戲中,三為談戀愛。現在的我做不到
第一個,曾經在第二種方法中沉溺,但現在終於醒悟,真是有些浪費生命,那就
僅剩第三條路了;但好像並不適合我,每當看到同寢室的與其女朋友卿卿我我,
心中總回有一種酸酸的寂寞的感覺。

  剛剛進入大學的時候,由於要進行長達一個月的軍訓,在這段時間裡,同學
們都很清閒,因此,晚上大伙都聚在一起。男孩們的話題離不開女生,很快,在
認識不久後,大家就互相吹起了自己的女朋友以及自己的愛情觀,在參與聊天的
六個人中,有三個有了女友,而其餘三人中一個人退出了我們的天地,剩下我和
另外一個孤單的兄弟。

  其實,我在高中已經品嚐過初戀的青澀,而剛到大學的我正處於失戀狀態,
對愛情不抱任何希望。也就是因為存有這種觀念,因此在聊天中,我總是用一種
消極的口氣與他們交流這個話題,很不幸的是,招來大家的一致討伐。其中一個
叫張帥的尤其氣盛,向我灌輸了一大堆「愛情論」。而我也只好沉默不語。

  可是最諷刺意味的是,在大一下半學期的時候,他有了新歡。而我依舊是孤
單一個,只是已不像以前那樣「單純」,因為我終於通過A片通曉了男女之事,
而且還深陷其中。很快,大一生活就告一段落。我也終於離開了這個夏季及悶熱
的城市。

  回到家中,很爽快地休息的兩天,卻突然發現自己的眼光已經發生了質的變
化。

  很久以來,我只把秦清當作小妹妹看待,從來沒有過什麼非分之想。可現在
呢?我自問。自從我接觸了那些成人書籍後,自從我看到她那可愛的笑容後,自
從我意識到不應該沉溺於遊戲後,我發現自己對她的感覺已變了,我不知道這是
不是真正的愛情,但我卻知道,那種感覺猶如高中的初戀一般。當然,我也知道
這是受了慾望的影響,但我卻不能自拔。當那種感覺到來的時候,我的大腦已不
會思考。

  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讓自己顯出一絲的異樣。在家中,由於暑假中父母仍
然要上班,一天中只有我們兩人在。由於她仍然在上高中,科目繁忙,每日仍要
做各科作業,而我,則癡癡的陪在她的身邊,翻著一本英語詞彙。

  可是心不在焉的我看了兩個詞就已堅持不下去了,我的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
她那專注的臉上。她那凝神做題的表情讓我百看不厭,而她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
正盯著她。不一會兒,她的眉頭皺緊了,而紙上也傳來她那沙沙的筆聲。我猜到
她是遇到了難題,但我知道她是一個要強的女孩,不把題解出她是不會放棄的,
我閉上眼睛,愜意的躺在床上,腦中顯現的都是她的畫面。

  「哥,幫我看看這個題。」

  我從沉思中醒來,說實話,我把高中的知識忘得差不多了,這有點讓我有些
尷尬。我接過書,看了看封面,是我最頭疼的數學,但有了大學生的思路,還是
有一些信心的。

  我看著那題,是一道關於三角函數的,這讓我更加頭疼,因為三角函數化簡
有一些的運氣成分,我拿著筆,仔細回想著解題的各種思路,大概發呆了三四分
鐘,終於有了一點思路。我舒了口氣,抬起頭,卻發現小清正托著下巴看著我。
那表情真是可愛極了,我的心中湧起一股想擁抱她的衝動。

  「哥,發啥呆啊?」

  「噢,沒什麼。」

  「那解沒解出那題啊?」

  「你都沒解出,我哪有那麼快嘛!只是剛有了一點思路而已。」

  「哦!」小清懶懶地答道,「那……思路是什麼啊?」

  我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笑嘻嘻的說:「就是這樣的了。」然後我就把
我的思路告訴了她。

  我可不想算那繁瑣的式子,然後又倒在了床上。

  「起來了,懶蟲哥哥……和我一起算啦。」她拉著我的手,想把我拉起來。

  這個時候的我,感覺到的卻是那軟軟的手。而我的手不自覺地抓住了她的手
腕。小清並未發現什麼特別,仍然用著力,但不防我的手上也用了力,她猝不及
然,倒在了我的身上。

  「起來啦!」她還是沒發現我的不對勁之處。

  我仍然躺著,閉著眼睛,手卻沒有鬆開。小清想起來卻被我抓著,我靜靜地
聽著她的動靜。

  她拽了幾下後就不再動了。

  整個房間靜靜的,只有呼吸聲纏繞在我的耳邊……

  我偷偷地睜開眼,發現小清正躺在我的胸前。這時,我做出了一個大膽的舉
動——將空閒的左手把她抱了起來。

  她抬起頭看著我,我實在是無法形容那種集可愛與美麗溫柔於一臉的神態!

  我直視著她的眼睛,令她不好意思的又把頭伏在了我的胸上。

  這下令我感到好高興,因為她並不反對我對她做出親暱地動作。

  我已經失去了時間的概念……

  我現在最不願做的是回到現實,像現在這樣是多麼的美好啊,我輕輕地捋著
她的秀髮,感受著那一股淡淡的清香。

  握著她手腕的右手滑到了她的手上,她那溫軟的小手在我的掌心中蠕動,讓
我覺得像是一條滑滑的小魚。

  由於她是斜側著躺在我的胸前,我慢慢的感受到一股壓迫,但那種壓迫軟軟
的,讓我感到很是舒服。我突然明白過來那是她的乳房。真想不到這丫頭的乳房
居然長得這麼可人!

  我靜心享受著溫暖的氣氛,但過了不多久後我就支撐不住了,漸漸的我喘起
了粗氣。

  這時的她也感受到了我的異樣,抬起頭來,問道:「哥,怎麼了?」

  「壓死了……」我哼哼道。

  她的臉倏得紅了,她坐起來,然後向書桌走去。

  我也隨後起來,看她坐在書桌前。她咬著筆,似是專心的看題,但她的臉卻
一直紅紅的。

  「這怎麼可能看得進去!」我暗暗想道。

  我站在她的身後,看她仍然做著那道題,而她則裝作做題。

  我從後面摟住她,笑說道:「別用筆亂塗亂劃了……把書弄髒可不好。」

  她抓住我的膀子,想要掙開,「都怪妳不好啦,害的我亂塗。快鬆開嘛,這
樣我的書就會更亂的!」

  我抬頭看了看鐘,說道:「時間過得可真快哦,該去吃午飯了。」

  這時她猛地轉過頭,「看我做幾樣新學的菜。」說著就掙開牽著我向廚房走
去。

  看著她熟練的動作,我好想幫她幹點什麼。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我問道。

  「呵呵,洗菜吧!」她笑著答道。

  洗菜的時候,我問道:「妳啥時學的?」

  「閒時學的,前幾天才向媽媽學的,今天可是我第一次哦……」說著她回頭
得意的朝我笑了笑。

  「那我可真是榮幸哦!」

  很快,她就做好了兩個菜,我一看,都是素的,看看她,已經有要停手的樣
子,「怎麼都是素菜?」

  她撇撇嘴,「素菜好做嘛!」

  「Faint!可憐我的胃!」

  她刮了刮我的臉,笑著說道:「葷菜就交給哥哥啦!」

  我是不會做菜的,這她也知道,我瞪了瞪她,她笑著回答道:「不會就向媽
媽學嘛,幹嘛那副表情?」

  被她將了一軍後,我也不甘示弱:「那飯後就由你刷碗了。」

  「好。」真沒想到她居然沒再頂嘴。

  很快我就吃完了飯,我故意吃完就跑回屋,躺在了床上。不一會兒就傳來了
她刷碗的聲音。

  自從看了《尋秦記》後,我就有了午睡的習慣。我躺在床上,回味著不久前
發生的事情。

  「剛吃過就睡覺,對胃不好啦。」小清走到我身邊對我說道。

  我伸手拉住她,「我知道,這不只是躺躺嘛!」說著,我把她拉到床上。

  她好像要掙脫,但被我緊緊的拉住。

  「幹嘛嗯……」在她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我輕輕的吻了她一下。她的臉變得
紅紅地,我假裝啥事都沒發生一樣,緊緊地摟住她,閉上眼睛睡去……

  晚上,飯桌上的氣氛有一些的奇怪,平常,我們都是有說有笑的,可現在,
小清是一言不發,偶爾看我兩眼,但一迎上我的目光就馬上逃離。

  憑直覺,她也應該是喜歡我的,難道中午我做的太過分了?

  晚飯後我回到了自己的臥室,畢竟晚上父母在,我還不是那麼的囂張。

  我想起她向來是做日記的,於是決定明天偷偷地看看她的日記,好知道她是
怎麼看我今天對她所做的。

  第二天,媽媽要去買菜,平常,我和小清都是陪媽媽一起去的,但是今天…
嘻嘻,我可要幹一些好事情哦!

  好不容易熬到她們出了門,我到小清的房間四處搜尋她的日記,記得前天剛
回來的時候,曾看到她的日記簿就放在書架上,現在卻不在了,我站在房中央,
目光掃視著房間,想著每一個可能的角落。

  當我的目光掃到她寫字檯的抽屜時,發現鎖上的常掛鑰匙不見了。嘿嘿,寶
藏很可能就藏在裡面!

  抽屜被鎖難不到我,當初怕鑰匙丟了,我把家中所有的鑰匙都備份了。

  我回到自己的臥室,找出那一大串鑰匙,開始試鎖,很快就把抽屜打開了。

  抽屜的正中央就是那筆記本,呵呵,寶物到手了。

  想想自己也夠壞的,偷看她的隱私,唉,為了了卻心頭的迷惑,還是做個小
人吧。

  女孩的筆記本比男孩的清爽多了,而且……有一股香味,呵呵,也或許是我
的幻覺。我翻開本子,搜索她最近的筆記,原本我只想看看她昨天的日記,瞭解
一下她的想法,但當我翻到6月22日那一篇時,卻發現哥哥一詞,我想了想,
那不是我回家前一天嘛,好,就從這裡看了!

  6。22

  「……早就聽媽媽說哥哥明天回來了,我已經有四個月沒看到他了。都怪那
可惡的非典,要不然哥哥五一節的時候就能回來了。想想明天就能看到他,真是
高興!我要讓他看看我新學的手藝……」

  看到這段話,我心裡湧出一股甜蜜感,這丫頭對我好著呢!

  6。23

  「……哥哥今天中午回家了,沒想到他留了長髮,感覺怪怪的,臉好像都被
頭髮遮沒了,還好媽媽在家,媽媽也覺得那樣不好,於是就給哥哥理了發,哥哥
又去刮了鬍子,這樣帥多了。沒想到哥哥回頭突然問我為何盯著他看,讓我緊張
了一下;還好他沒追問……晚上媽媽做飯,只好明天讓他嘗嘗我的手藝了!」

  6。24

  「今天……今天哥哥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我問他題,沒想到他突然把我摟
到懷裡。我可是嚇了一跳,哥哥還故意握住我的手,不過我挺喜歡的,看來哥哥
喜歡我,但他幹嘛閉著眼?其實這樣也挺好,我也不敢看他。躺在他的胸前,我
都能聽得到他的心跳聲。」

  笨丫頭,我當然喜歡你了!要不我幹嘛對你做這些親暱的動作!我略過中午
的情節,看看她對我下午的動作有何感想。

  「哥哥去睡午覺了,我洗完碗後想去他的臥室看看,看到他正躺在床上,我
說了他一句,沒想到他突然把我抓到床上,還突然吻了我一下,最可惡的是,他
裝作睡覺不理人家……明明沒睡著嘛,他吻我的那一下讓我羞死了,還好他閉上
了眼,我想當時我的臉一定紅透了。被他摟在懷裡真舒服,過了不久,我也睡著
了。好想就這樣一直被他摟著zzzzzz」

  呵呵,原來她喜歡被我摟啊,看到這,我心裡吃了一粒定心丸。^_^ ,以後
午睡都可以……想到這,我自個傻笑了一下。我把東西整理好後,就回到自己的
床上幻想。

  想想自己真的有一點點的神經質,只會做著種種的計劃,可惜的是,每次到
事情發生時啥都起不了作用!



                (2)

  中午時分,她們回來了,因為媽媽在場,我不敢太過分地向小清做一些親暱
的動作,但初嘗快樂的我在得知那令人振奮的消息,怎麼能忍得住做柳下惠呢,
在媽媽視覺的盲區,我就會逗弄小清,而小清則被我弄得面紅耳赤,那模樣真是
可愛極了!

  晚飯後,我們一家人都有散步的習慣。由於媽媽晚上有事,也就是說今天晚
上散步只有我和小清兩個。

  記得小清曾告訴我前幾天他們晚上爬山,在家北邊山的東面,修了一條蜿蜒
的水泥路,白天很少人。所以心中有鬼的我建議到那裡去散步。

  離開住宅區後,我輕輕的拉住了小清的手。她晃了晃,笑嘻嘻的說道:「干
嘛呢,熱死了。」

  「嘿嘿,你不知道哥哥已經偷偷看了你的日記吧!」我心裡暗暗偷笑,嘴上
沒說什麼,只是對她笑了笑,保持沉默,這樣一來,她倒是變得尷尬起來。她抽
了抽手,我發現她的意圖,便攥得緊了些,小清看到抽不掉,也就罷了。

  我們這樣走了幾分鐘,她有點生氣地道:「幹嘛不理我啊,一句話也不說,
真是悶死了。」

  我正享受著她那溫軟小手,一時之間自然想不出有什麼話說。「說什麼呢,
握著她的手真的有點讓我恍惚。」我暗暗想到。

  她看到我還是不睬她,就用力把被我攥住的小手掙開了。我看著她那噘著的
小嘴,只好直言說道:「我剛剛在回味這幸福感啊。」說完我又把她那柔嫩的小
手抓在手裡。

  「什麼幸福感啊?」她又晃了晃手。

  「呵呵,非要哥哥說出口嘛?就是這種感覺嘍。」我一副壞笑的模樣。

  這下倒是把她的口給堵住了,她不再說話。此時,我真是深深體會到了那句
「此時無聲勝有聲」的詩句的含義了。

  她的手被我輕輕的揉著,不一會兒,我的掌心中就生出了一層汗,滑滑的,
膩在兩人之間。平時的我是很討厭出汗的,但現在,不知怎地,卻沒有了那種一
出汗便去洗乾淨的念頭。

  不知不覺中我們兩人便已經到了那山腳下,而此處的行人就更少了。

  彎曲的路邊長著青蔥的草木,夏天的傍晚中,時而清風吹過,吹在身上,一
陣涼爽,而樹葉嘩嘩的聲音更讓我感到久違的自然氣息。

  「這兒很美吧?」小清輕輕地說道。

  「嗯,想不到這裡這麼美,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居然……好久沒有過這種
清新的感覺了。平時生活在城市的喧鬧中,好像已經迷失在一個大大的網中。」

  「大大的網?」小清奇怪地看了看我。

  「是啊,你沒有這種感覺嗎?就是那種自己給自己織的束縛自己的網。」我
突然發現她此時的表情很美。我向四周望了望,一個人也沒有,不由大膽地把手
伸過她的腰,將她摟在懷中。

  本以為她會有所反抗,沒想到她卻把身子依著我,兩人更靠近了一些,我們
兩個便這樣慢慢地爬到了山頂。

  登高望遠,景色著實誘人。向南望去,我家所在的住宅區就是一個圍牆圍起
的方塊,而我家住的樓也顯得那麼矮小。

  「哥,你看東面。」

  我依言望去,居然看到了海。以前我從未爬上過這座山的山頂,真沒想到在
這裡就能望到大海。我極力眺望著,想要把美景盡收眼底。綠樹,白石,大海,
高樓,就像是組成了一幅城市風景畫。

  「想什麼呢?」小清看到我那副癡迷樣問道。

  「這個城市還是很美的,唉,只是可憐了這麼美的地方。」

  「嗯?」

  「哥一直對這個港口城市的原住居民有著不好的印象,因為我覺得他們的素
質低下。你難到不覺得嗎?」我問道。

  「還好啦,哥哥怎麼會突然想到這些?」

  「回家的時候,我坐的車的車主為了賺錢,欺騙我們乘客,明明不是到這的
車,他們居然把車牌換過,而我聽口音,知道他們是這裡的人。」說著我踢了一
塊腳下的石頭,恨恨地說道,然後找了一塊岩石坐了下來。

  小清坐到我身邊說道:「想不到哥哥會遇上這種倒霉事。哈哈!」

  「呵!你還笑呢,看我不整你,嘻嘻。」說著我就撲了上去。

  可憐的她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已經被我壓在了身下。我怕身下的石塊
會令她難受,便把左手臂枕在了她的頭下,而我的右手從另一側把她抱住,這樣
就像是把她摟在了懷裡。她撒嬌似的在我的懷中掙扎了兩下就不動了。

  我盯著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只看得我心神迷離。她那鮮紅的小嘴顯得是那麼
的嬌嫩欲滴,我自然不會放過這麼美的機會,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吻了上去。

  她小嘴緊閉,顯然沒有這方面的經驗。而我,由於高中時有過幾次接吻的經
驗,此時便用了上來,不過這種事,我覺得不學也能會的。

  我用舌尖撬開她那緊閉的牙關,搜尋著她的香舌。品嚐著那鮮美的香液,享
受著四唇相對,兩舌相交的快感,讓我感覺真是爽上了天。

  我暗暗驚訝為什麼自己的下體沒有反應,想到當我看到比較火熱的文字敘述
時都會熱血奔騰,但為何此時有著親身的體驗,自己卻沒了反應。

  「哎喲!」

  「怎麼了?」小清清醒過來關心的問道。

  嗨,真是倒霉,此時居然會肚子疼。我捂著肚子,對她說道:「不好,突然
肚子痛,哎喲,還好我出門都帶衛生紙。」

  我匆匆放開她,站起身來,望了望四周,剛巧發現了一個凹坑。我連忙奔過
去,匆匆解開褲子,蹲了下來。

  「哥哥真不害羞,當著人家的面幹這事!」小清遠遠地站在旁邊笑嘻嘻地說
道。

  「嘿嘿,真不知道是誰不害羞。」我反駁道。

  「討厭死了,當然是哥哥你嘍……」

  我不再爭執,因為突然肚子一陣劇痛,我慌忙捂緊腹部,心裡暗罵神靈,肚
子痛得真不是時候!

  終於解決完那可惡的痛,我站起來,但雙手還是不敢離開腹部半寸。小清看
到我這樣,倒也不再取笑我,她很知趣地靠上前來扶著我。

  看到她這樣,我反倒又起了壞心。我詭秘地朝她笑笑:「你看我們這樣多像
一對夫妻哦。」

  她一聲不吭地低下頭,白嫩的皮膚上泛起一陣潮紅。

  「我們回家吧!」我出聲打斷了這令她尷尬的沉寂。

  「嗯。」一個蚊聲般的聲音答道。

  回到家,媽媽已經在家了。我們聚在客廳裡聊天,突然我有短信,回復後,
媽媽問我是誰,我告訴她是朋友的女友要我幫忙找那個朋友,因為朋友的手機壞
了。這時媽媽便問我有沒有在學校裡看上個姑娘,我向她笑笑,說沒有。

  這樣一來,媽媽又問道我有沒有喜歡的女孩,我用眼角瞄了小清一下,說道
有,但不告訴你們。說罷我怕媽媽糾纏這個話題,就跑回自己的臥室上網了。

  九點左右,我正要睡覺,突然門被打開,原來是小清進來了。

  「有事嗎?」我問到。

  「沒什麼,進來看看。」

  我注意到她的臉有些泛紅,想起她寫的日記,我好像突然明白了。我注視著
她,她被我看得低下頭去。

  我把她摟進懷裡:「小傻瓜,哥哥說的那個人就是你啊,當然嘍,可不僅僅
是喜歡哦,我可是很愛你的,以後讓你做我的老婆的。」

  我低下頭,吻了吻她,說道:「睡覺吧。」

  我看了看客廳,發現爸媽已經去睡了,便趁她不備,一下子將她抱起,想把
她抱回她的臥室,她沒有任何動作,我把她放到床上後,又禁不住緊緊地抱了她
一下,說道:「晚安寶貝。」

  第二天,我一早就被爸爸叫起來吃早飯,說實在的,在家真是可憐,每天必
須早起,不像在學校,雖然上課,但是卻可以翹掉睡懶覺。

  我迷迷糊糊地起來,發現早上天陰沉沉的,似乎就要下雨了。從洗漱間出來
後,才發現他們都已經坐在了飯桌前,看來又是我最慢。

  吃過早飯,外面便已經下起雨來……我站在窗口,眺望著遠方黑黑的烏雲,
看著不時掠過的幾道閃電,聽著陣陣的轟雷,真有一點夢幻的感覺,因為自己已
經不知多久沒有靜下心來享受這樣的雨景,在學校,不是學習就是玩電腦遊戲,
很少能像現在這樣。

  八點過後,父母都出去上班了,我正好實行我的瘋狂計劃。我穿上鞋,帶上
鑰匙,也下了樓。

  雨不住地下著,空氣中帶有著那一股特有的清新的味道。我站在雨中,任雨
滴打著。像這樣親近雨滴還是兩年前,所不同的是我的心情,這次可是因為歡快
的,迥然不同於上次的不成熟的悲痛。

  「哥哥,你幹嘛呢,像個傻瓜一樣在雨中淋著,也不怕感冒。」不知何時這
丫頭已經站在了我的身後。

  「嗯,你也是個小傻瓜,也不帶傘。」我看著她也淋在雨中,急忙牽了她的
手向樓道奔去。

  「你在雨中幹嘛啊?」小清還是不解地問道。

  「因為我高興啊,我覺得很快樂,而且你也知道我喜歡在雨中發洩的。」

  「為何高興啊?一大早像個瘋子一樣哦。」小清笑嘻嘻地問道。

  「呵呵。」看到她這副似乎看破我心事的樣子,我勾了勾她的鼻子,「還不
是因為你嘍,別再問了。」

  回到家中,我下命令般地說道:「快去洗個澡,小心著涼了。」

  「那你呢?」小清仰頭問道。

  「你洗完後我就洗,快去吧。」

  等她走近浴室,我癱倒在沙發上。我覺得自己真的真的好幸福。

  我凝望著窗外,雨仍在淅淅瀝瀝地下著,打在窗台上的雨花濺在玻璃上,留
下一道道的水痕。

  「太美了。」我心裡暗暗歎道。我當然不是在歎窗上的景觀,而是此刻眼前
的這幅浴後美女圖。這小丫頭穿著那套可愛的睡衣從裡面出來,頭髮散在肩上,
讓我感覺就要噴鼻血!

  我癡迷地盯著她,她的臉紅了起來,「看什麼,還不快去洗澡。」

  「你要給我搓背哦。」我情不自禁地調侃起她來。還沒等她回答,我就親了
她一口後直奔浴室。當然我並不真想讓她搓背,只是想看看她臉紅的可愛模樣,
想起來自己可真是壞透嘍。

  我躺在床上,正回味著洗澡的妙處,小清走了進來。我看到她穿著那一身藍
色的睡衣,濕潤的秀髮披散在肩上,散發著一股迷人的香氣。

  「大懶蟲,又躺到床上了。一大早的,真懶哦。」小清笑嘻嘻地點了點我的
額頭。

  「嘿嘿,叫你笑,過一會兒……」我心裡暗暗想到。我抓住她的手,故意挑
逗地說:「好白好嫩的手哦。」

  「大色狼。」她掙了掙:「快鬆開我啦。」

  我沒理她,反倒有力把她拉到了床上,緊緊地摟在懷裡:「呵呵,一會兒哥
哥是大懶蟲,一會兒又是大色狼,哥哥到底是什麼啊?」此刻她說我是大色狼,
我感覺她就是我爪上的一隻小羊羔,而我也突然想起赤裸羔羊來。

  這回她倒是不再出聲了,乖乖的躺在我的懷裡,不時地用手捏我的臉。

  「這樣好玩啊?……好痛。」突然她用力捏了我一下。

  「誰叫你欺負人家,哼,知道厲害了吧!」她調皮地回答道。

  我伸出舌頭,在她鮮紅的嫩唇上輕輕掠了一下:「好好,知道厲害了。」我
的心不由得快速跳了起來,呼吸也相應地粗了。

  小清發現了我的異樣,臉都紅了。孤男寡女共躺一床,霎時天地間只聽見伴
隨著雨聲的呼吸聲。

  小清的吻技較之昨天大有長進,她的香舌也在我的口腔中掠來掠去,不時地
與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她的嬌軀在我的懷中扭動著,嘴中偶爾發出滿意的哼哼
聲。

  「天時,地利,人和。」我心裡暗暗想道,不過想雖想,我可是不敢對她做
太過越軌的事。窗外的雨聲仍然是那麼的嬈人,溫暖的床上散發著陣陣的春意。

  吻了一會兒,我感到自己意亂情迷,連忙起來深呼吸了幾下,我可不想突然
把持不住。

  「嘿,小清,起來學習了!」由於找不到什麼合適的話掩飾我此時的尷尬,
只好找這個無聊的借口了。

  「嗯。」小清紅著臉坐了起來,理了理散亂的頭髮下床。突然她又伸首湊到
我的耳邊輕輕說道:「哥哥真壞!」



                (3)

  快樂的日子總是讓人覺得過得很快,我才感到自己剛到家沒幾天,就已經七
月二十幾號了,由於小清馬上就要升高三,她的學校要求高三的學生在八月份補
課,這就意味著我剩下的一個月裡會很少和她見面。

  小清上的學校是在離家幾十公里的市區,為了保證她的食宿,爸媽特意在校
外和單位裡的同事共同為她和另外一個女孩租了間房子。由於爸媽平時要工作,
因此只有在週末才能去看她,另外一家從鄉下的老家中請來了一位親戚照顧兩個
女孩子。但是,那個女孩子比小清小一屆,按照學校規定,她並不用在八月份補
課,這樣一來,小清就要孤單地一人呆在那裡。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絕佳的和小
清獨處的機會:爸媽自然不放心她一個人住,而我,自然可以趁此向爸媽請願,
由我去照顧小清。

  正在為此事煩惱的爸媽聽到我的建議,自然很高興,不過很快就被否決了。
在父母的眼裡,我可還是個需要照顧的大孩子,現在反過來去照顧小清,肯定是
難以勝任的。

  自己的建議被他們否決後我的心情自然不是很好,但見到他們並不是由於疑
慮我和她的性別而否決的,我的心中便踏實下來。於是我便死纏爛打,向他們解
釋我去照顧小清的種種好處,並且告訴他們剩下的這幾天中我會認真地和媽媽學
幾樣菜,以便照顧小清的伙食。

  最終,他們答應了,畢竟小清那邊是需要人的,他們自己又分不開身,而請
個保姆又不實際,我去實在是最佳的方案。

  當爸媽把這個決定告訴小清後,我能看出她眼中那流露出的高興神態,這讓
我由心底感到一種甜蜜的感覺。

  學燒菜並不容易,現在是暑假,天氣本來就熱,而廚房裡就更熱了,每學一
個菜便要流下一身粘粘的臭汗,不過想到自己的下一個月仍然能天天見到她,而
且能為她做飯,照料她,這點苦也就算不了什麼了。

  來家的這一個月中,我感覺到自己和她的感情有著質的飛躍,我很懷疑開學
到校後見不到她自己會變得怎樣。平時,當她沒有和我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像
沒有魂的人,幹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來。每逢這樣時,我總會嘲笑自己沒有用,自
己畢竟是經歷過一次失敗初戀的人,沒想到現在仍然受它影響。

  八月份能和她在一起的憂慮解決了,那一直困擾我的大問題就顯得更加突出
了。近一個月,我和她的親暱動作自然不會少到哪裡,但每次我這個自認為是勇
敢無畏的大色狼總是會在最後的那一關前放棄前進的念頭。

  我知道自己如果要求的話,小清百分百會同意。可是擺在我面前的還有其他
種種困難,父母那邊的阻力應該能解決的,看得出他們很喜歡我和小清在一起,
但我總是疑問自己是否只是對小清慾望的需要。如果我和她做了,那就要承擔起
相應的責任,雖然我並不怕承擔,也很樂意承擔,但現在小清還是個高中生,不
知和她做了究竟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就在這思想的鬥爭中我和她住進了那間被我戲稱為愛的小屋的房子。

  由於這裡比家那邊溫度更高,父母曾在她放暑假前給她的房間中裝了空調。
當我們來到此處時,父母好像想起我們兩個的性別差別來,便讓我住在客廳裡。

  等到他們走後,我便把給我用的蓆子一卷,扔到陽台上,同時對著小清笑嘻
嘻地說道:「小清,哥哥和你睡一張床!」

  「大色狼!爸媽不是讓你睡在客廳嘛!」小清跟我頂嘴道。

  這丫頭,由於知道我在家中經常看一些黃色小說,便稱呼我為大色狼,我本
來就是色狼一個,也便任由她叫了。

  「呵!這麼熱的天,你想讓我在外面熱死啊!在你房中則不同了,晚上可以
吹空調。」

  「嗯……」小清看了我一會兒,便笑瞇瞇地說道:「那你就在我房中打地鋪
好了!」

  「你床那麼大,也不至於這麼吝嗇吧!再說,睡在水泥地板上對身體不好,
而且沒有蚊帳!」

  「人家才不是吝嗇呢!吹空調的話就沒有蚊子了。」

  看到她仍然反對,雖然我覺得她這是故意逗我,但我心中還是莫名其妙地不
舒服起來。自己身上的那副高傲的臭脾氣也就衝了上來。

  我默默地走到陽台,將蓆子擺到她房中的地板上。本來是想鋪在外面的,但
自己實在是受不了熱和蚊子,便只好這樣了。

  幫她收拾好東西後,我便沖了個澡,自己悶悶地坐在蓆子上,擺弄起我的筆
記本電腦來。

  我這副陰陰的臉弄得小清也高興不起來,她洗過澡後便坐在我旁邊的床上,
默默地看著我玩著無聊的遊戲。

  一局玩兒完,我剛剛不爽的心情也稍微好了,我看了她一眼,她看到我望著
她,便噘起嘴來瞪著我。

  唉,小清不過和我開玩笑而已,我卻這樣!我心下暗暗後悔起自己剛剛的行
為,都怪自己的這副臭脾氣!

  我站起身來,握住她的手,說道:「怎麼?生哥哥的氣了?」

  「我才沒生氣呢!」小清晃了晃自己手,想要掙開。

  「這還沒生氣?口氣這麼凶。好啦,別氣了,剛剛都是哥哥不好。」我邊說
邊要想把她摟進懷裡。

  「死哥哥,壞哥哥,動不動不理人家,陰著那個臉!」小清捶了捶我的胸。

  我重新坐下來,把她攬到懷裡,將她哥剛剛流到臉上的淚痕舔乾。

  「這麼大了還哭鼻子。」我輕聲地安慰她道。

  「還不是你弄的。」

  「好,好。都是哥哥的錯。以後哥哥天天為你做飯,好吧?」

  「天天?」

  「對啊,我呆在這裡的一個月,你要上課,當然我得做飯給你吃啦。唉,可
憐我明天就要六點鐘起床做早飯嘍!」

  小清看到我故意擺出的一副哭喪臉笑了起來,她刮了刮我的鼻子說道:「呵
呵,哥哥睡不了懶覺了!不過剛剛哥哥不是說天天給我做飯嘛!怎麼又變成一個
月了?」

  「好哇,你故意挑我語病!」看到她笑了,我心裡也高興起來:「天天就天
天,不過我開學後怎麼做給你吃?」

  「以後嘛!」

  看到她這副得意的樣子,我舊話重提:「那……你還讓我睡在這個席上?」

  小清瞪了我一眼:「我敢說不嗎?說個『不』字你就不理人家!」

  我朝她嘿嘿笑了兩聲,情人間的打情罵俏真是讓人過癮!

  我打開一個文件夾,說道:「明天你就要上課了,我們看場電影吧!」

  「嗯!哥哥,鼠標給我,我來挑!」

  「好。」我愜意地向後一躺,任她擺弄起來。

  過了一會兒,我突然想到自己珍藏的幾部A片還在電腦中,要是被她看到了
該多麼尷尬!想到此處,我連忙坐起身。

  晚了!小清已經打開了那個文件夾!同時,耳邊傳來小清的疑問:「哥,這
個H是什麼啊?」

  我的臉發燙起來,H是我給那幾個A片起的名字。看到她已經點開,只好任
由天命了,反正她已經知道我是個經常看黃色小說的色狼,現在再讓她知道我看
A片也沒有什麼。

  「小清,這是黃片啊,不要看了!」我制止道。

  小清看了我一眼,有些羞澀地說道:「黃片就黃片!既然哥哥能看,我也要
看!」

  暈!這丫頭!是不是因為這裡不是在家,這丫頭膽子也變得大了!

  本來我應該制止的,但是心中總是有些淺淺的期望,於是原本要制止她的話
便沒有說出口。

  我收藏的片子並不是那種上來就做類型的,而是男女之間先是親親我我,而
後再切入正題的類型。

  大概開播二分鐘後,小清轉頭看了我一眼,看她那紅彤彤的嫩臉,我就想親
一口。她輕聲地說道:「哥,這就是黃片?他們只是親嘴嗎?那我們平時不是和
他們一樣?」

  我邪邪地笑了笑,答道:「當然不只親嘴兒了。」接著我湊到她耳邊:「小
清,你想不想那樣啊?」

  聽了我的話,小清的臉紅到了耳根,見她沒有出聲,我就輕輕舔舐著她的耳
垂。耳邊聽著電腦裡發出那大大的咂喳聲,想到我和小清邊看黃片邊親熱,我身
子立馬熱了起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片子裡的兩個角色漸漸進入主題,兩個人很快便脫得光溜
溜了。只見男人躺在床上,那女的則反趴在他的身上,玩起了六九式。

  此刻,小清是看得目瞪口呆,她臉上的紅暈也漸漸退去,很認真地問我道:
「他們怎麼那樣?髒死了!」

  想不到這丫頭看黃片時都像是在學習一樣,如此認真,還不時地提出一些疑
問。我這個做哥哥的在回答她的問題時都有些羞澀地說不出口。

  「洗過就不髒了。」我答道:「雖然我們認為那樣很髒,但其實是我們心理
上的感覺而已罷了。你想啊,人的手比那些東西還髒呢,人們不是還常常親吻情
侶的手?」

  雖然我現在答的容易,其實在我第一次看到彼此口交時,心理上也是難以承
受。

  答完了她的問題,我靠上前去,此刻外界的刺激已經讓我難以再忍受了。我
剝去她身上的睡衣,抱著她,輕揉著她的雙乳。這種程度的親密我們在家中有過
幾次,此時她也沒有什麼反對的動作,不過由於旁邊黃片的緣故,她原本對視我
的眼睛早就向別處望去,而且口中喘著粗氣,雖不如電腦中發出的那「嗯,啊」
聲,但卻比那更加挑逗我的慾望。

  「呀!」小清輕呼了一聲,沉迷在她身上的我向電腦屏幕看了看,原來那兩
個傢伙已經真刀實槍地幹了起來,看到那男人的大力抽送,我將小清一把抱起,
粗野地拋到了床上。

  小清大概也知道下面會發生些什麼事,嬌羞地說了一句:「哥,輕點嘛!」

  我沒有答她,翻身將她扳過來,像剛剛屏幕裡一樣玩起了六九,不過我當然
不期望小清能像那樣為我口交。

  捋下她白潔的內褲,我細心欣賞起她的小妹妹來。首先映入我眼中的是那一
道不深不淺的股溝,白淨的皮膚從她的嫩嫩的屁股一直延伸至褶皺的屁眼兒處,
再下面則是已經有些亮晶液體的一道細縫兒。我捋了捋她那稀鬆的有些黑中帶黃
的卷毛兒,然後伸手撥開那兩片嫩肉。

  女孩子的神秘之地是如此地令人神往!怪不得有人說男人享受在視覺,這片
美景,相信很多男人都會為之癡迷!

  被我撥開的小縫中露出了裡面鮮紅的膣肉,看到這副迷人的景象,我怎能忍
得住!舌尖很快便伸到縫裡繞動起來。

  小清被我這突然的襲擊擊得身子一顫,我連忙雙手扶住她的雪白屁股。

  「小清,你下面好香好香!」我咂了咂嘴,雖然我並沒有品嚐出什麼味來,
但心理上早就覺得那裡一定是香噴噴的聖地了。

  「嗯!」小清模模糊糊地應了一聲。而我在贊完後,舌頭立刻回到崗位上,
辛勤地耕耘起來!

  不多久,她的下面便被我的唾液和她的愛液弄得一片狼藉,我定了定神,觀
賞起那一翕一張的小洞來。正觀賞間,突然覺得我那早就堅硬的下體進入了一個
溫暖的寶地。

  「唔!」我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心神不由全部集中到我的下體上去。

  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小清的丁香小舌在我的龜頭上繞來繞去,那酥麻的感覺讓
我就像爽上了天,這與自己打手槍的感覺真是天壤之別啊!

  感受著她的香唇在我的陰莖上上下套弄,我的舌頭也重操舊業,細心地為她
舔舐起來。眼前迷人的景色,再加上我下面享受著她溫柔的服務,不多久,我的
下面便湧起了驚天巨浪般的快感。只覺得自己屁眼一緊,下面便像火山般噴發起
來。

  「唔……」小清哼了起來,我也連忙坐起身,看到她嘴邊流出的白漿,心下
有些興奮又有些擔心。

  小清撕了幾張面紙,吐掉後又擦了擦嘴,抱怨地問道:「哥哥噴出的什麼東
西啊?鹹鹹的,難吃死了!」

  我愛憐地把她抱到懷中:「那是精液啊!你初中健康課應該學過的。」

  「看那片子裡面女的舔那個一副很舒服的樣子,我感覺沒什麼舒服的啊?剛
剛那精液……不說了……」

  我心下暗暗笑了一下,說道:「小清,剛剛哥哥舔的你舒服嗎?」

  「嗯!」她低聲哼了一下,把頭埋到我的懷裡。

  我抓過她的手,放到我的寶貝上,我才不想沒有真刀實槍地幹過就結束呢,
原先困擾我的問題早就被我踢到一邊去了。

  「哥哥,幹嘛?」

  「幫我揉揉,好嗎?」

  她沒有說話,手卻輕輕地為我揉搓起來。我看著她那柔嫩的小手,努力想像
各種艷麗的場面,同時雙手不停地揉捏著她的雙峰,很快,我的下面便重振雄風
了。

  看到長槍已經備好,我把她壓在身下,擺好了姿勢,深情地望著她。她也知
道我將要做什麼,雙手抓著我的腰,閉上了眼睛。

  我長舒一口氣,提槍對準位置,腰部猛地一挺,便深入到了她的幽徑裡面。
看著她緩緩留下的淚水,我心裡晃過一陣不安。伸手將她的淚水拭去,我輕輕地
抽插起來。

  逐漸地,小清臉上的那種痛苦的表情消失了,雖然還皺著眉頭,但她的嘴中
斷斷續續地哼出動聽的聲音來。

  三四十下後,我停了下來。

  小清睜開眼望著我,我對她笑了笑,將她扶起來,問道:「怎麼樣?」

  她臉紅了一下,說道:「一開始痛死了,後來有種癢癢的怪感覺。」

  我讓她趴下,自己從後面重新插了進去,同時雙手探前,握住她那因彼此撞
擊而左搖右顫的雙乳。慢慢地,我的力量越來越大,速度也越來越快。

  「噢,哥哥,噢……」小清不斷地叫著,此時她那白得耀眼的身子柔軟地全
靠我的雙手和她身下的墊子撐著。

  她的幽徑中愛液突然多了起來,而我也在這汪洋的大海中爆發。

  疲勞的我躺在她的身旁喘著粗氣,小清拭去我額頭上的汗,關心地問道:
「哥,很累嗎?」

  我笑道:「嗯!是很累,不過值得!」我的四肢緊緊地將她纏繞起來,恨不
得兩人結為同體。

  「哥,我也累了,咱們早點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

  「明天?」我暗暗呼了一聲,唉,自己真的做了,雖然她是自願地,可是…

  「小清,哥哥以後一定會照顧你一輩子,天天做飯給你吃!對了,明天我會
打電話給爸媽,告訴他們我的女友是誰哦!」

  她嬌羞地答道:「隨你啦,這麼羞人的事也跟爸媽說。」

  「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能不說?好了,睡了!」

  自己的邪惡計劃終於實現了,雖然自己不知是對是錯,但我心下發誓,今生
今世,一定會守護好小清,愛她一輩子。

                【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