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忌妒(修飾版)

             第一章  不解的迷

  看著身邊熟睡的妻心裡激起一陣恨意,這恨又帶著無止盡的愛,矛盾到自己
也不知所措。

  前天夜半睡不著時看了妻的電腦。起初只是好奇,因妻一直嘲笑自己不會使
用電腦,我只是想獨自試試這陌生卻又老是為難我的可怕的機器而已。

  開機時電腦竟然問我密碼?心想:好好的電腦放在家裡,沒事為何要弄個密
碼呢?又不是多偉大的國家機密。試了幾次都不成功,但我可是一個相當有耐心
毅力的人。

  嗯!我開始嘗試電話號碼、生日的組合,終於……賓果……哈哈!密碼是我
和妻的結婚紀念日,心中不禁一絲甜意。

  電子信箱是我先要學學看的,這年頭若是不了解這東西就好像是一種罪惡。
我很小心的只敢按一下桌面的那些小小圖示,但沒任何事情發生。

  接著我發現妻好像說過最底下也有一些按鈕之類的東西,我就將底下每一個
圖也都按按看,我按到一個像地球的圖象的東西,立即跳出一個畫面來嚇了我一
跳。

  電腦問我是否要連線?天啊!連線會發生什麼事情呢?記憶中好像是會發出
很大的機機喳喳尖叫聲的樣子,算了,我可不想吵醒妻讓她來嘲笑我。接著我按
了它隔壁的另一個小圖,又跳出一個畫面。

  對了,這就是電子信箱,我知道它的樣子但卻不知道位置而已,我還不算太
笨的。

  我不是完全不懂電腦,只是怕電腦而已。公司幫我們上了十幾小時課程,但
我是能躲就躲,這可讓妻笑了我好久。

  電腦老師說過,要自習電腦看說明是最佳選擇,我正要按下說明時,信件裡
第一行字浮了出來:……親愛的……

  我努力很久終於將信箱放大,這是一個陌生男子寫給妻的信,裡面充滿露骨
的愛慾。不只一封,裡面還有四、五封,一共有兩個男人。

  我試著開啟刪除的郵件以及寄件備分,裡面有更多的秘密,這秘密像死亡般
的籠罩住我,我的手一直抖著。妻同時跟兩個男人有肉體上的關係,但我卻一點
都不知道。

  悄悄關上電腦,我希望自己沒留下任何痕跡。胃部開始隱隱作痛,想吐卻又
吐不出來。穿上外衣我決定到巷口便利商店去買包煙,開門時我才想起已經戒煙
有一年多了。

  坐在中庭裡我抽著煙,一根接著一根,努力的回憶這段時間。

  妻並沒有任何的改變,我只知道她去年初因為剛升職所以壓力非常的大,每
天有不停的抱怨,甚至一度幾乎想要放棄工作。這其實是可理解的不是嗎?工作
壓力對我來說已是平常,那通常需要一段時間來習慣了,久了自然就好了。

  我只認為這種抱怨其實是沒有意義的,我只能勸她要面對問題來解決困難,
一切很快都會順手的。

  回想那段時間我們常常爭執,她總認為我的提議不好,我卻認為她的經驗不
夠。後來這問題是何時解決的?記憶裡卻搜尋不到,只好向雙方都放棄了在工作
上的交流,畢竟是不同的領域吧!抱怨與爭執後來好像就自然消失了。

  是那段時間嗎?可是我看不出妻的其他變化,她依舊是愛我愛家愛孩子的,
這點我一點都不懷疑,我在她眼神中看得出來。這樣多年,妻看我的眼神一直有
種柔情,始終網住著我,沒變,始終沒變過。

  床笫之事雖不頻繁,但看得出來她應該很滿足,難道是做戲?但那種濕潤,
那種呼喊卻是這樣的真實。

  是我次數太少?時間太短?還是我功夫不好器官短小?

  我開始憤怒,久不習慣的尼古丁讓我作嘔,我想這事情要好好的談談,我起
身回家。

  看到妻熟睡的身子,我突然心裡激動起來,不是生氣,而是一種愛憐。妻是
怎樣個女人?相愛相戀到結婚,這樣廿年的一切都破滅了,妳為何要騙我?

  照理這時對我來說妻應該像陌生人般,但卻不是,我感覺與她的距離竟是這
樣的接近,但,為何呢?這裡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我竟然無法問妻,甚至無法叫醒像羔羊般純潔的她,我是這樣的心疼她啊!

  我躺下,輕輕吻她臉頰,妻半醒喃喃說道怎有煙味?


            第二章  逃脫壓力女人

  在職場中永遠都被當是花瓶,更可笑的是女人最大的對手永遠還是女人。

  十七年的奮鬥,讓我終於做到經理這個位置,但背後的辛酸卻不是別人可以
理解的,連老公都不知道。老公大我四歲,我並不認為我能力輸他,但他卻比我
順利太多了。

  好笑的是,當我坐上這位置後伴隨的不是恭賀與祝福,背後的冷箭與批評像
是潮水一樣。人人都在等著我垮台,有人認定我是靠著裙帶、諂媚甚至色誘?沒
人支持我,部屬個個都唱反調,尤其那些以往視做姊妹淘的女同事這下都避我如
蛇蠍,心理上的壓力讓我幾乎就要崩潰了。

  沒人了解,而我仍然必須裝著一幅很堅強的樣子,好像我天生就該是個打不
倒的女金剛。連老公都不能體會這一切,他認為這只是簡單的適應問題,唉!我
好希望有人能抱著我,摟著我,我好想在老公懷裡哭訴。

  但,不,我是堅強的,我不需要憐憫以及同情,甚至連我最愛的老公都是一
樣。

  可是我的頭好痛,我的肩膀像是壓了千斤,每天早晨起床時我都必須努力說
服自己去面對世界。我必須逃到一個空蕩的地方,安全的地方,只有我一個人的
地方。

  我養成了午休時到網咖閒逛的習慣。辦公室雖然可以上網,但身為主管總要
以身作則,我嚴格規定同事間不可以傳送那些色情下流的圖文。這種東西讓我極
度噁心反感,完全是將女性物化。

  網路雖大,但卻是極為好笑,逛沒幾天就無處可去了。只有聊天室是我最愛
的地方,那裡有許多跟我一樣空虛的人。透過文字,加上面具,我可以安心的透
露我的一切,只需要小心地包裝一下即可。

  要四十歲的女人了,這在聊天室裡是極為少見的,但我卻沒刻意隱瞞我的年
齡,我並沒有打算在這虛擬的空間中遇到些什麼。年齡是我的護身符,我不希望
在這遇到什麼危險。

  劉四十五了,看來是個高階主管的樣子,他總是有耐心聽我的訴苦。不過基
本上我是認定他只是打字慢,來不及辯駁我的女性主義。

  我不太能忍受他打字的速度,想想,一個人整天光是訴苦,卻沒人適度的回
應,這讓人感覺必定是自己的錯,讓人很心虛的。

  劉約我午休一起喝咖啡,他保證他會是個好聽眾。我想有個人聊聊也不錯,
我實在有點痛恨他那種打字速度了,比老公還慢。

  劉的長相很派頭,有點像是能呼風喚雨的本領,所謂的人中之龍吧!他跟聊
天室裡相同,話不多,但每句話卻是真的能切中我心中的許多困擾。跟他聊天讓
我感覺舒適自在,我們很快就熟悉了,他像一個大哥一樣,我認為在他身上我學
到了很多東西。

  劉已婚,三個小孩。不過除此外,我完全不知道他任何背景。這也很自然,
因為他也不知道我的一切。我想人總是要保護自己的,我們都是成年人了,極限
只是在留下電子信箱而已。

  還記得那個酷熱的午後,當時間不允許我們再訴苦下去時,他起身付賬的身
影。我內心突然有些悸動,我不清楚我想做什麼,但我能明顯感受到我想持續剛
剛的談話,我一點也不想離開座位。

  跟劉的談話讓我感到一種被呵護,一種安全,甚至含有一絲墮落。

  王是個完全不同典型的男人,他是我見到的第二個網友,跟劉只相隔了約三
天吧!。

  他似乎對我的工作苦難絲毫沒有興趣,我相信他對世界所有的問題都沒興趣
的。他是個陽光般的男人,三十出頭,聊天時有的只是他遠大的目標以及偉大的
未來。隨便聽我也知道他必然會失敗,他不是這個料子,只是個愛吹牛的小鬼。
但我愛聽他吹牛,這讓我回到年輕時目空一切的歲月。

  他長的不算是帥,但乾淨有朝氣,是個很快樂的男人。

  那是個週末午後,我們在新光地下室裡吃著廉價的午餐,四周伴隨著吵雜的
人群。他初看到我時有些驚訝,但他應該預料到我是這樣一個老女人了,我可沒
對我了年齡撒謊。他說他沒想到我看來仍是如同卅歲一樣,我知道這是謊話,但
卻讓人窩心不是嗎?

  我說我要去逛逛女裝,我喜歡看男人無奈的樣子,呵!男人都怕陪女人看衣
服的。

  不出所料,沒一小時王就已經手足無措了,那種陽光眼神慢慢消退,哈哈!

  接下來的事情是我預料不到的,王突然拉住我的手,說我們出去走走,他需
要抽一跟煙。這讓我有些生氣,我氣他的不禮貌,但同時,我卻被他那種堅持所
震攝住,尤其由他的手傳過來的那種堅持,那手是這樣寬大,突然讓我感覺回到
年輕歲月。

  我幾乎是被拖出去的,我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我知道不他只是要抽跟煙而
已,我腦袋裡一片空白。我只知道很久沒有這種不需要出主意,完全讓人帶著走
的感覺。這感覺失去有多久了呢?久到童年時候了吧!

  一種慾望升起,奇怪的是我並不害怕。除去跟老公我沒有任何經驗,連接吻
都沒有,老公是我初戀情人,也是我唯一愛著的男人。

  這是一家賓館,我像被催眠般順從的跟王走了進去,外遇其實一點都不難,
不像我想像一樣。

  我知道這遊戲已經換邊主導了,我趨於劣勢,但我心甘情願。

  我很小心地脫去衣服,將衣物疊好,包含王的。我不知道我為何會這樣的冷
靜,雖然這將是我一生最重大的危機,我將失去我的貞節與誓言,但卻絲毫沒有
不安與後悔。

  我幾乎無法憶起過程,只記住他插入時我濕的非常厲害,導致他好幾次不小
心滑了出來。他戳的非常用力,我應該有好幾次高潮吧!好像在他戳進去那瞬間
我就射了,不過我真的不太記得了。

  他幹了我三次,應該是三次,這過程是他後來信裡提到的。這很可笑,我沒
法記住那天的任何事情,一切記憶來自於後來他信裡提醒我曾發生哪些,就像是
辦公室裡一切公文必須行諸於文字才算數的。

  我也記不起他的面容、他的唇與舌、記不起他陰莖的樣子、我甚至記不起我
有幾次高潮,他有射在我身體裡面嗎?

  唯一能記憶的是,我事後靠在他胸前聽他吹牛,他告訴我他成功後會將我養
在某個後花園,而我唯一的工作只是跟他做愛。這是一個好點子,我以後不再需
要面對那如山的公務了。

  我感覺好幸福,幸福的可笑,接著我沉沉睡著了。


             第三章 想像的折磨

  抽煙是一種拔不掉的情感,像很多事情一樣,就像我對妻的愛。我知道這事
情在啃噬我的心,我的心翻騰著,恨到想結束一切,但就是沒有任何辦法拿出點
主意。鎮日就讓心思意念這樣繞著,煙一根根的抽。

  想知道一切是為什麼發生?我知道直接攤牌是最簡單最聰明的辦法,但知道
事實後要如何面對?這讓我感到懼怕。

  懼怕妻原來是不愛我才這樣?懼怕自此兩人要如何相對?懼怕妻的離去?懼
怕自己將承受不了一切事實而離開妻?

  是的,折磨我的是懼怕,而懼怕的根源來自忌妒。

  我清楚我所有問題的重點,就像一個醫生了解他自己身上癌細胞是怎樣在蔓
延一樣,除了了解他又能怎樣呢?

  不攤牌我只能假裝當作沒事,問題就是沒事只是假裝的。我沒法集中我的注
意力,妻也開始抱怨我的抽煙了。但這是一個解救的最佳方案,我每晚可以花很
多時間在陽台上抽煙,然後用無止境的疑問來折磨自己。

  我開始努力的學電腦,辦公室裡大家都被我嚇到了,電腦其實真的不難不是
嗎?每晚我偷偷開啟妻的電腦,我學到怎樣檢查隱藏檔,怎樣翻箱倒櫃而不露痕
跡,我翻遍了妻電腦硬碟的每一個磁軌。

  雖然沒有找到除去那些信件以外的任何證據,我卻開始想像妻或許將資料藏
在公司了,又或許她是使用免費信箱來收發信,因為我沒看妻有任何發信紀錄;
又或許她發完信又殺了,但收到的信為何沒刪除呢?

  我甚至去下載了一堆駭客程式,結果我辦公室電腦被我弄到掛了。

  我又學會了一樣新的電腦技能,重灌98,但這對我的駭客生涯沒有任何助
益,我沒能闖進任何一台電腦。

  我用各種推理以及幻想來折磨自己,我假設了所有不堪的情節,包含離婚。
我的電腦功力幾乎到了可以任意偷窺妻家裡的電腦而毫無痕跡,但我連用記事本
打篇報告都沒學會。很可笑是嗎?忌妒成為我進步的原動力,總經理甚至在週會
裡公開讚揚我的學習精神。

  好幾天沒接觸妻了,不是沒有慾望,只是心煩。每天腦海中想的淨是妻的外
遇,為何?為何?到底為何?為何這兩週只見到別人的來信,卻沒見妻的回應?

  我想進到妻心理去了解到底為何?為何我看不到任何妻的回信,我沒任何關
於妻心理意念的線索,我變成瞎子,我只能在我心中拼圖,越拼越亂。

  深夜要四點了,今夜我只看了一下是否有新的信件,其餘時間我都在陽台抽
煙。帶著沮喪的心情回到房裡,躺在妻的身旁,不自覺的我輕輕摟住她。心中吶
喊著,不要走,我求妳別這樣就離開我好嗎?

  隔著睡衣我感覺出妻的乳頭,妻浴後通常全身只著睡衣的。身體壓抑的慾望
像火山般爆發,焚燒我的每根神經,但我沒有任何動作,只是輕觸著妻。

  妻突然翻身,夢囈般說:「天啊!好硬。」

  我的身體開始崩潰,我用力摟著妻,妻整個清醒起來。

  她開始玩弄我的陽具,搓揉著,快感自下體延伸到每根神經。妻除去我的內
褲,含住我的肉棒,她的舌在我肉棒溝縫裡靈巧穿梭著。

  腦海裡不自主的浮起妻是否也這樣服侍別的男人?這樣的姿態?這樣的舌?
這本來是屬於我一個人的啊!

  陌生的男性陰影趴在妻潔白的身軀上,特大號的陽具用力抽插,淫水伴著妻
的歡愉叫聲……

  龜頭一緊,我竟然射了,射在妻的口裡。

  沒這樣過,我一般都能做上十分鐘上下吧!這……,我難堪的跟妻連聲說對
不起。妻捂著口衝到浴室,接著我聽到嘔吐、馬桶沖水以及刷牙聲。

  妻出來時臉上帶著柔情輕聲說:「沒關係,你最近大概睡太少了吧!不要介
意啦!別太累了。」

  妻柔弱的身子依在我懷裡沉沉睡去,我卻無法忘記剛剛那個男人的影子,下
體不自覺的又漲大了起來。


             第四章 憂傷的觸角

  這是我生命裡的第一次外遇,讓人難過的不是事後的悔意,而是根本沒有任
何後悔或罪惡的感覺。

  我不是沒有反省能力的女人,事情發生後我努力想要讓自己有上一絲羞愧,
但回到家中面對老公時我並沒任何感覺,這是這事件中唯一讓我感覺難過的。起
碼我該有一點痛苦,一點歉疚,甚至我至少該立志不再讓這種事情再度發生。

  雖然我知道我不會再跟王來上一次,但我就是沒這立志的心。

  第二天我思考很久,我並沒少愛老公一點啊!我也絲毫不可能愛上像王這樣
一個小男孩。

  發生了什麼事?我的問題是,我並沒像連續劇裡的女主角陷在道德良知與慾
望中掙扎的悲痛欲死,我很冷靜;更嚴重的是,我不後悔這事情的發生。

  週一在辦公室裡,我感覺到一種自信,我甚至可以感覺同事們都變得可愛起
來了,這讓我快樂。這是個快樂的一天,身體處在一種亢奮狀態。劉約我一起進
晚餐,我跟老公報備了一下,我相信十點左右應該可以回到家。

  飯店裡進餐的氣氛極好,劉一如往常的並不多話,倒是我話多到讓我自己驚
訝。劉似乎被我傳染了一絲快樂,一小杯的紅酒,讓劉臉上露出一種年輕時候的
風發意氣。

  劉很少說自己,每次的聊天總是我在訴苦,看著他略帶風霜的雙眼,突然有
一種愛憐的感覺。劉很自然的隔著桌子伸手握住我,我就這樣讓他握著,感覺出
一種溫暖,卻不是激情。

  劉很直接的說,樓上客房不錯,我低頭沒有回應。等了一會,劉並沒進一步
的動作,我知道他是那種絕對尊重人的人。其實我沒有拒絕的念頭,事後回憶起
時讓我驚訝,那晚距離我跟王的外遇還沒過48小時呢!

  當時心中只是有種悲傷的感覺,一但有了關係,我可能就會失去一位如此親
密的朋友,我拖延時刻只是為了能多擁有一些感情。

  我起身走向電梯,劉叫來服務生低聲了交代幾句。電梯裡我背對著劉看著電
梯外的景象,地面在我的面前縮小縮小,一個關係的開始與喪失。

  浴室裡他在背後擁著我,撫摸我,感覺出他陽具在我股間硬挺的摩擦著,我
不禁呻吟起來。劉輕咬著我的耳垂,雙手在乳尖撥弄,就像是撥弄著我的心弦。
他的手下滑到我雙腿間隱密的位置,溫水像雨般洒在我們身上,唇也同雨點般在
我背後探索著。

  我無法承受這樣的愛撫,劉是個不心急的人,將我身體自一個高峰帶到另一
個高峰。

  終於,我感覺出他的陰莖到了我的穴口,他用龜頭愛撫著我的陰核挑逗著,
但仍不肯進入。

  我將雙手撐在牆上,努力將下身向後挺起,我開始求他了。

  感覺出劉的猶豫,我回頭看著劉,劉將水關掉遞了浴巾給我。

  劉在床上持續吻我,但我感覺出一種遲疑,但不是因為慾望的消失。我知道
他要我的身體,他想插我,因為我愛撫他的陽具時能感覺出那種悸動,那是一種
想要爆炸的悸動。

  我低頭吻他的陽具,我喜歡他陽具在我口中跳動的感覺,我要他給我一切。

  跨在劉的身上,我感覺出我下體濕的已經不能再濕了,我坐了下去。陰莖刺
穿了我直達子宮,身體因著興奮開始顫抖。我感覺洞裡好飽好飽,捨不得多動一
下,只想享受這種充實的感覺。

  我奮力前後的擺動身體,要他戳我,我好想要,我要男人戳我。

  我停了下來,因為劉沒有任何回應的動作。他帶著一絲憂傷的眼神看著我,
靜靜的躺著。雖然我感覺出他的肉棒在我體內躍動。

  我起身仰臥在他身邊,劉沒有想拉回我的意思。他的陽具仍帶著我的愛液,
濕潤且怒張著。我試圖努力輕輕撫弄著這根神奇又可愛的肉柱,想挽回些歡愉。

  劉開始努力解釋說擔心這是否會破壞我們的關係,這男人突然話多了起來,
在不該多話的時刻。

  是的,不過這擔心已經太晚了,剛剛在吃飯時我早已經擔心過了;並且,剛
剛的行為如果能稱為是做愛,那那時我要的已經不是我熟知的劉,我要的是一個
男人。一個帶著武器來讓我尖叫瘋狂的男人,只要能滿足我,那時我並不在乎誰
是誰了。

  帶著一種羞辱的感覺,我拉起被單遮住身體,起身到浴室沖洗,隨即穿上衣
服。劉起身開始求我不要走,他吻我。我拒絕了,肉棒仍然硬著搖晃著,但我已
經沒有一絲興奮的感覺,故事演完了。

  我沒再見過劉或王,本來就沒留下電話我也拒絕回信,我也順便戒了網咖。
我只保留下他們事後來的每一封信,這些信只是用來證明我曾經有過這段故事,
甚至幫我保留住一些記憶。

  我不知道會不會還有別的男人,其實性愛對我並不重要,我想我要的只是一
種脫序,暫時脫離一下規矩。

  天下大事沒有比我的寶貝孩子還重要的,也絕沒有任何人或事情可以奪走我
對老公的愛。

  這已經是一段遙遠的故事了,劉與王仍偶然的來信,劉甚至幾近崩潰的訴說
愛情。

  是的,我知道這太危險,所以我不會回信。劉與王不同,我不能遺忘那段羞
辱似的纏綿,我不能確定這算不算做過愛;但我知道,劉或許會奪去我的心,因
為我偶然仍會思念起他的身子,尤其是他躺在床上時,陽具帶著我的淫水濕潤的
挺立著的那一幕—─一種羞辱,一種愛戀,這讓我怕。不過時間會沖淡的,在我
尚未真正愛上他之前我必須脫身。

  喔!或許我已經愛上他了,但我知道這愛目前是無法跟老公比較的。我必須
在所有野草剛剛冒芽時就清除它,不然它將在某一個不知道的夜裡蔓延,蔓延到
佔據我整個心房。

  沒人可以讓我放鬆,誰都不行,我只要我親愛的老公。

  老公最近說不上來的神不守舍,連他好不容易戒掉的香煙又上手了。或許也
是工作煩吧!甚至有兩個星期沒碰我了。昨晚正要做愛卻還竟然射在我口裡,天
啊!我雖然喜歡含他的肉棒,但精液的味道實在是……

  別提了,成人電影裡演的實在誇張。我開始有些擔心他的狀況,我想晚上我
們是不是需要好好談談?我知道工作上遇到瓶頸的滋味,他這時需要我的幫助。

  想到老公,我心裡就會甜甜的。今晚我可是要好好挑逗他,我好想他抱我,
我會用行動來好好安慰他的。

  好不容易孩子都搞睡了,我強迫老公上床,趴在他身上我壓著貼緊他,想感
覺出他肉棒是否會因著我身體扭動而興奮。這一向很有效的,我需要的只是一件
透明睡袍,然後其他……嘻!

  老公的眼睛半闔著,對於他的沒有反應我有點困擾,我輕晃他肩膀,問他是
怎了?是什麼事情如此煩惱著他?

  老公堅持說沒事情,但我的看出他眼睛裡有一抹悲傷,一種疲倦,像海一樣
深,深到像是陌生人一樣。

  我無法正視他的眼神,他突然睜眼看著我,憂傷的觸角伸進我的心底,他在
挖掘什麼?

  一切都這樣安靜,我甚至希望這時孩子突然醒來大聲哭鬧。我對自己仍跨在
他身上的姿態感覺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該爬下來還是應該繼續維持這個姿勢?

  我怕他的眼神,他在傷害我,雖然他不說一句話,但我清楚,他定然知道什
麼了。

  老公打破沉默說:「你早些睡吧!」

  輕輕的,我滑下他的身軀,背對著他,將身體捲曲起來,這姿勢讓我感到安
全。我知道我堅強的壁壘已經頃倒,我必須獨自面對法庭,沒有任何律師能為我
辯護。

  我可以認罪請求庭上從輕發落,我可以哭訴可以哀求,問題是我沒有任何感
覺認為自己有錯,我無法假裝。我從來不在老公面前假裝,我做不到,我真的做
不到,我在他面前永遠是真實的。

  我無法解釋欺瞞,我不能說:「因為你沒問所以我就沒說。」這種解釋未免
太愚蠢了。但除此之外,我又如何能保持不帶面具的面對老公呢?

  我開始低泣,不是因為後悔發生這些事情,而是恐懼他要離開我了,我知道
他不要我了。

  恐懼佔滿我的心,我感覺冷,我好害怕好怕,我不要他走。

  我低聲說:「你想知道什麼?」


             第五章 被遺棄的愛

  我開始後悔知道這一切,如果我不知道這些今天就不需要承擔如此的痛。我
想揮去一切的記憶,但這些記憶像鬼魅一樣纏繞著我,糾纏著我。

  我的胸口經常莫名的酸痛起來,開始記不住身邊的瑣事。

  我已經放棄了追查,而這是我最擔心的。

  我怕我的忌妒贏了我的愛情,因我無法戰勝忌妒,所以我開始憤怒。所有事
情變成一個電影劇本,我就是那個編劇,我可以任意編寫其中每段劇情,擺弄每
個角色。

  我無法理解為何腦海裡總是聽到妻在別的男人戳弄下的嬌喘的聲音、動作,
我無時無刻都在勾劃出其中每一個細節。而其中最不能原諒的是我會因此興奮,
今天一整天我都在亢奮中度過。

  我被我勃起的陽具搞到幾乎無法走路,晚上到家時我感覺到睪丸隱隱作痛。

  我想找機會擺脫妻的糾纏,她今晚看來興致高漲,我被自己昨晚的表現嚇到
了。我無法正視妻的眼神,我怕在她眼裡看到激情,而這激情同樣被別的人擁有
過。

  我很努力克制自己的憤怒,很努力的控制著,雖然我身體的慾望跟怒火都像
火山般想要宣洩。

  妻感受到我的慾望,她努力想要。雖然我比她還想要做愛,但我不敢動,我
知道今天會跟昨天一樣。

  絕望的感覺蔓延起來,我希望今晚能快點過去,我想大叫說不要碰我。

  我輕聲跟妻說要她早些休息吧,我正眼看著妻時,絕望卻更深了。

  十幾年夫妻了,我知道我瞞不了她,她懂我的眼神。我在妻眼底看到一種恐
懼,跟我一樣絕望的恐懼。

  妻背對著我,雙肩開始抖動,她在哭泣。心底興起一股愛憐,我好想伸手擁
住我摯愛的妻子,但發抖的雙手卻伸不出去。我好恨自己,但我能怎樣?我恨一
切,恨一切我所未知的事情,我好恨。

  妻背著我冷冷的說:「你想知道什麼?」

  我麻木的說:「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你不要告訴我。」接著我開始崩
潰,徹底的完全的崩潰,我開始大哭。

  妻轉過身來,眼中帶著淚痕,摟住我說:「我愛你。」

  將頭埋在妻的懷裡,我的委屈像缺了口的堤防,腦海裡浮現的卻是幼年時養
的土狗小白。我國小六年級時牠死於一場車禍,這之前牠每天陪著我上下學,整
整四年的風雨無阻。

  「我要小白,小白呢?」我吶喊著回到卅年前那個悲傷去了。

  我喃喃自語說:「只有小白,只有小白。」我不斷哭著重複喊著。

  我的靈魂脫離軀殼,我看到自己躺在媽的懷裡,用著童稚的聲音哭著叫著。
小白死後我幾乎一週沒睡,牠是我第一個朋友。

  為何所有愛我的、疼我的都要離開我?

  我想起媽。我抱著媽大聲哭著,你為何也離開我?媽過世也將近要十年了。

  「我在,我永遠在你身邊。」妻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為什麼?」我慢慢冷靜了下來。

  起身我掙脫妻的雙手,走到陽台點起香煙。突然心中感覺很可笑,我為何要
在陽台抽煙?這裡有人愛我嗎?有人需要我的保護嗎?為何我沒有在客廳抽煙的
自由呢?

  我仍留在陽台,一個沒有星星的夜晚,黑夜與我一樣寂寞。

  「只是遊戲,我無法跟你解釋什麼,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妻推開陽台落地窗說著:「但,這一切只是遊戲,我發誓。我希望我能道歉,我
能做的也只是道歉。」

  看到妻穿著薄薄的睡袍,夜風中是這樣單薄、無助。但那看似柔弱的身軀裡
包著的是怎樣一個心思?讓她可以冒著毀家棄子的危險如此的做?


             第六章 迷霧的薄紗

  要怎樣解釋這一切?我沒法解釋。發生的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所能理解的。
要說這只是一個臨時起意,但這合理嗎?我的身體真的無法接受任何誘惑?只要
是男人都可以上我?

  這些問題我早想過千百次了,我為何要這樣,我明明知道這些事情將會導致
的危險,但我還是做了。其實我一直思考的主題是,為何我沒有任何愧疚?

  我應該感覺羞恥的,但,我沒有,這讓我感覺我是個本性放蕩的女人。但我
又並不認為我是放蕩的女人,我愛我的家,我愛我的老公,這種愛超過世界財富
加起來的總合,我實在無法理解我的行為。

  從未見過老公哭泣過,甚至在婆婆過逝時他也沒表露出一絲傷痛,這是我第
一次看到一個像山一樣的男人哭泣著。

  我心跟著碎了,這是我唯一所愛的,我親手毀了他的一切,而我卻不知道我
是怎樣毀的。

  我求他原諒我,求他別離開我。我心痛到了極點,可是腦袋卻是如此清楚與
冷靜。我必須用所有的手段留下他,甚至不惜犧牲生命。

  「你動手打我啊!如果這能讓你好過些,我求你打我。」

  搖搖頭,他點起一根煙,他看我的樣子好冷,冷到我的心底,我知道這一切
都完了。他放棄我了,他已經失去所有的忌妒或是憤怒的熱情。

  「你答應過的,親愛的,你答應過的。」我沒辦法了,我用幾近於無賴的方
式來挽留他,「你答應過要一輩子愛我,一輩子照顧我的,你答應過的。」

  「我無法不愛你,唉!我就是不能不愛你,我但願我能不再愛你,但願能恨
你。」老公眼裡燃起一絲火花。

  我好疲倦,我跪坐在地上說:「好,我說出所有事情的經過,親愛的,或許
你比我還要了解我,你幫我解釋這一切,告訴我,告訴我我是個爛女人。」我努
力想誠實的訴說每個細節,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了。

  這時我發現我根本記不住任何細節,甚至連主要的過程都記不起來。我能說
的都只是信裡劉跟王的回憶,但這些都是老公看過的,我無法用最後的武器「誠
實」來尋求諒解。

  「我沒騙你,我真的記不住了,我什麼都忘了。」我開始歇斯底里的哭著尖
叫。

  我放棄了,這最重要的時刻我的記憶背叛了我,我好累,我無能為力了。

  「親愛的,我為發生的每一件事情道歉,我真的很抱歉,求你原諒我。」我
站起身來,繼續說:「該離開這家的人是我,我無法為我的行為做合理的解釋。
但請記住,我只愛你。」

  心死,天地已容不下我了,我不知道該怎樣走,走去哪!

  「跟別人做愛快樂嗎?」老公突然說道。

  「快樂!老實說是很快樂。」我感覺生命已經抽離我的身體。

  「比跟我?」

  「嗯!是的,是比跟你快樂吧!其實我不記得了,應該是比跟你快樂。」我
絕望的說著:「你知道,他們能瞬間帶給我無比的熱情,我能記憶起的只有我很
快樂,但是我卻記不起感覺,我只記的起跟他們做愛時,我能有從來沒有過的高
潮。」

  「喔!」

  「但是你知道嗎?當我在離開飯店的那一秒時,所有快樂立即變成了一個名
詞,不是動詞也不是形容詞。我無法形容也無法解釋這感覺,就好像這事情根本
與我無關。我只知道我當時很快樂,但快樂並未在我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停了一會我繼續說:「這跟你不同,親愛的,你的身體永遠留在我的裡面,
從未消退。」

  「你會跟他們繼續?」

  「不會的,就算我離開這也不會的,我根本不愛他們。」

  「那別人?我是說相同事件會重演嗎?」

  「我不知道,親愛的別逼我,我真的不知道。」

  無意識的自白突然讓我開始慢慢清楚一切了,這是我在外遇後第一次這麼接
近自己的內心世界。以前不清楚的事情都慢慢清晰起來。

  迷霧的薄紗慢慢掀開,我開始畏懼,我求老公別再問了。

  我越來越怕,怕的已經不是離異,怕的是面對自我時我該怎樣自處。這是我
一直在追問自己的,卻也是我一直在逃避的。


             第七章 原始的證明

  我放棄了,放棄一切,我又點起一根煙,我無法記憶起晚餐吃了沒有,香煙
變成我完全的糧食。

  妻的掙扎在我面前看來有些可笑,她無法解釋一切,這只是逃避。

  我不想報復,也沒意思想報復,我只希望一切都結束了,我無法再過這種自
我折磨的生活。

  強烈的嘔吐感,胃縮在一起,我希望這是香煙造成的,而不是因為愛情。我
認為自己應該已經逃離一切,這種不舒服絕對是尼古丁的問題,我很清楚,我希
望我清楚。

  十年前的一個夜裡,那時妻懷著老大,我永遠記得那個夜晚。

  在淡水的海邊,妻突然問我愛她嗎?當然愛,因為她是我生命的一部份。她
撒嬌的要我答應一輩子要照顧她、愛她、容忍她,那段懷孕的日子她脾氣常在高
低潮間起伏,有時胡鬧到讓人無法忍受。

  這是一個誓言,不是嗎?這樣的誓言其實不知凡幾,但沒有像那次赤裸的坦
白。

  我的胃越來越痛,該死的香煙,我竟然無法逃開這一切。我已經放棄的問題
又出現了,為何?你為何會這樣做?

  只要你說的合理,答應我不再發生,親愛的,我能完全接受。

  妻說她是如此在別人身上得到高潮,是的,這難道是意外的答案嗎?這豈不
是與我幻想中完全吻合?黯淡的賓館,熱烈的陌生男女赤裸糾纏著。

  —─穿透、尖叫、汗水、擁抱、熱吻,粗大的陽具在女體抽插,女人努力承
受著,指甲卡入男人的背部,撕裂出一道道激情的血痕。這都是我的想像,現在
卻是具體的戳穿來了。

  憤怒燃起,身體卻不自覺的亢奮起來,強烈的亢奮,我恨我的身體。慾望昇
到我神經的每一末梢,妻的形象開始模糊。

  點起一根煙,我試圖讓自己冷靜些,我或許需要一個冷水澡。

  ……

  「你會跟他們繼續?」

  「不會,就算我離開這也不會的,我根本不愛他們。」妻的表情相當堅決。

  「那別人?我是說相同事件會重演嗎?」

  「我不知道,親愛的別逼我,我真的不知道。」妻逃避的回答著,慢慢轉過
身子,沉默又再度到臨。

  為何?她為何不能承諾此事永不再發生?她說她愛我,但是她卻不能承諾她
永不背叛我,我不能了解,完全不了解。

  妻的聲音像幽魂一樣飄著,不帶有絲毫感情,好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的:
「讓我說,請別打斷我好嗎?說完我會走的。」

  「嗯!你說。孩子需要媽媽勝過於我,我想離開的應該是我,我沒逃避責任
的意思,只是我認為我走比較簡單。」

  「誰走不是重點,失去才是重點不是嗎?」妻停了一下,「我的生命在那時
遇到一個轉折點,以前我沒有機會控制別人服從於我的自我意識,我的生命是分
享的。比如你愛我、我愛你,這是由互動而發,誰也沒想過要去控制對方。我的
工作、家庭、朋友、一切都是這個模式,我甘於現狀,並且快樂。」

  「這是很正常的啊!」我警覺於我打斷她的思考立即閉嘴。

  「是很正常,直到我接了主管。」妻嘆了口氣:「我的工作一部份就是要別
人服從於我,當我不能行使我的意志時,這叫無能,而事實上那時我是處於一種
非常無能的狀態。你知道那時沒人理我,朋友遠離我,認為我不過是花瓶,我沒
機會你知道嗎?真的沒人認可我的力量。」

  「唉!」

  「那種關係,那種關係……」妻吞了吞口水,「你知道那種關係讓我感覺我
在主導一切。」

  「主導?」

  「一種證明,證明我不是像別人看的這樣無能,一種最原始的證明,證明我
可以決定我要或不要……男人。」

  「我想我知道了,別再說了,我知道了。」我心底一陣痛楚,我心愛的人遭
受無比挫折時,我卻當成一件小事,一個兒戲。

  「不!讓我說,只有說清楚我才能明白事情的真相。不是你要真相而已,我
也是要的,甚至比你還想知道。」妻的聲音帶著一種堅定:「答應約會的同時,
我就知道有出事情的可能,你可以解釋是我主動勾引他們,雖然我假裝是他們主
動,他們很順服的上鉤。

  「我像個女皇,他們努力取悅我,我感覺自己力量釋放了出來。我成功的掌
握住他們的心靈與肉體,我愛看他們事後一封封求著再來一次的樣子。」

  我開始感覺有些寒意,妻的意志力讓我害怕。

  「我在其中得到了快樂,我承認,那個姓劉的是曾被我歸類在……嗯……尊
重?愛?這有點模糊。但事後那姓劉的給我的感覺不過也是一個屈從於我意志力
下的人,我感覺力量,感覺信心。我決定我要他,我也決定我不要他,這一切都
是由我決定的。」

  「方法有很多種,領導本來就是學問……」

  妻帶著憤怒的聲音憤怒的打斷我的話:「你是男人,這種領導能力是你們自
認天生具備的?下班後你煮飯嗎?你洗碗嗎?你洗衣服燙衣服?你最多陪孩子玩
樂,但孩子功課你管過嗎?」

  我無法回答。

  「我每回挫折時,我會看這些信,這讓我有再出發的力量。不否認,我在公
司裡仍然受到許多困擾,在我痛苦時,我很想再發生一次外遇。我再承認一點,
沒發生不是因為觀念,是沒機會。」妻轉過身來,「這就是全部,我沒話說了,
我就是這樣一個女人,我等著你簽字離婚。」

  這種態度激怒了我,我憤怒的抓住她的雙肩,我盯著她看,她卻毫不畏懼地
看著我。這讓我更生氣,憤怒讓我全身發抖,該死的慾望又昇了上來。

  我撕裂她的睡衣,她傲然站立在我面前,完美的軀體。


            第八章  無法計算的愛

  說出了一切讓我心驚,原來我心底藏著的是這樣情事。但同時也讓我輕鬆了
許多,我已經沒有可損失的了不是嗎?不了解的心被解開了,裡面藏有多少驕傲
與矛盾,以及更多的疲倦。

  我愛我的家,我愛我的男人,同時我也熱愛我的工作。我是一個「人」,所
以同時我是自由的,無拘束的。我若是受到拘束,乃是因為我願意,而不是因為
我是一個女人。

  我不認為我做錯了什麼,我雖然因為我的行為道歉,但這是因為我傷他心的
關係,而並不是為我行為的本身而道歉。

  老公撕碎我的睡袍,我沒有畏懼,這又怎樣呢?我的身體是我的,這又怎樣
呢?做愛跟握手的區別?握手時我就必須愛上擁有那雙手的男人?同樣的接觸,
那我也應該愛上按摩棒?

  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沒任何懼怕,任憑老公將我推倒在地板上。

  我主動的打開雙腿,來吧!凌辱我吧!用你的自尊來羞辱我的自尊,如果這
樣能讓你快意些。

  我不意外他並沒有任何愛撫就直接想要進來,在這情況我想就算愛撫也沒意
義的。一陣痛楚自下體傳來,很痛,我沒動,除了痛沒有任何感覺。親愛的,這
是我欠你的,我正在償還當中。

  因為我的極度乾涸,他沒法進到我身體裡,我可以看出他的焦慮。

  他把陽具湊到我的臉前要我舔它,順從的我將它舔濕來,接著總算是插了進
去。比剛剛的痛楚好了許多,但還是有種灼熱感。

  「這樣很爽嗎?」老公一面戳動一面恨聲說道。

  我看著老公滿著血絲的雙眼:「會痛,跟你的心一樣痛」老公頹然拔出倒在
我身邊雙手掩面,下體仍然痛楚,心底卻是更為疼痛。

  一生中沒受過這樣汙辱,「暴力」這字眼掠過我的腦海。

  是的,就是暴力。我用一種暴力去傷害我愛的人,我的愛人現在用暴力回敬
給我。

  老公摟住我哭著說:「對不起……我對不起……以後我絕對不會這樣,請你
原諒我。」

  我沒應聲,該道歉的難道不應該是我嗎?現在的一切不過是償債,是我欠他
的,或許單單這樣不足以償清。

  我起身回房開始收拾衣物,下體的痛楚侵襲著我,這一切讓我想吐。

  「別走,親愛的,我求你……」老公依在門前。

  我默默收著我的東西,心底盤算著哪些急需的該先帶走,哪些以後再慢慢處
理。

  「你是要去找那些王八蛋?」老公突然憤怒起來。

  「不會有男人了。」我笑了笑,「不會再有了,我不再需要靠這了。你們以
為可以用身體壓制女人?用性屈辱女人?但我已經看清楚其實你們是這樣軟弱。
不需要了,我已經知道該怎樣面對世界,請放心。」

  「你不再愛我了?」

  「愛?」我心底突然痛了起來,坐在床沿,「我是因為愛你才讓你羞辱我不
是嗎?世界上還有誰能屈辱我?除了你還有誰呢?」

  「對不起。」老公拿起外套搭在我赤裸的肩上柔聲說道。

  「該道歉的是我,我為了自己傷害了你。我不後悔我所做的一切,但卻後悔
傷害了你。要是能重頭再來一次,我會徵求你的同意的。但你必然不會同意,這
很詭異不是嗎?呵!」

  「我愛你,讓一切過去好嗎?」老公低頭吻我,嘴裡帶著一絲鹹味。

  我掙扎起來說:「你怎了?你嘴怎了?」

  老公不解的看著我,我看他下唇整個破了。

  喔!天啊!他是怎樣傷害自己的?

  「你受傷了,你的下唇……」我堅強的心開始融化,我的鎮定開始瓦解。他
是這樣一個小男孩,這樣無助,這樣脆弱,只能靠著肌肉與陽具來保護自己。

  「記得嗎?我答應過,答應要一生一世保護你,疼你,愛你,容忍你的。但
我可沒答應不強暴你,我沒答應不忌妒,我也沒答應你可以離開我。」

  我開始哭,我趴在老公身上盡情的哭。

  「想走?這樣簡單?我倆可需要好好算算這一切財產。」老公輕撫著我的髮
絲說道:「這房子還有九年的貸款,你要給我的贍養費,孩子教育費,我再婚時
的禮金,我們需要一段時間來算。」

  「我給你贍養費?」

  「親愛的,請別忘了,這時代男女平等。」老公手在我乳尖撫弄著,「我估
計要搞清楚這些少說需要個七、八十年,我還想到我送你的那第一朵玫瑰,那朵
玫瑰依照通貨膨脹、複利計算,嗯!我們需要請一位會計師才有能力來處理這一
切。」

  「然後請會計師的費用會花掉我們所有積蓄。」我笑著倒在老公懷裡。

  「我會離開你的,親愛的,到我離開人世之時。」老公嚴肅的說道:「我不
能承諾我不會忌妒,不能保證我會遺忘這件事情,但是我能保證我愛你一輩子不
變。」

  老公的手掌在我背上游移著,我愛這種感覺。

  「你要答應我一件事。」老公說:「你要一輩子照顧我、愛我、容忍我。」

  「我會的,親愛的我會的。」

  我不知道怎樣我怎樣睡著的,朦朧中,我知道我不再需要靠這些來證明一切
了,我心篤定。

  我已經完整的認識自己,我不後悔經歷的這一切。我知道老公日後會盯我緊
緊的,會像隻因忌妒而發狂的獅子不停質疑他的伴侶。這是代價,並且他忌妒不
就是因為他愛我嗎?

  是的,我好需要他的愛。

               【全文完】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