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3, 2014

《母亲的背影》7

跟母亲的紧张关系一直持续到暑假,因为跟她赌气我反而能集中精力学习。 高二暑假前的期末考试考到了有史以来最好成绩,进入了班级前十名。这次的家 长会之后学校统一安排有望进入重点大学的学生家长集中开会动员,参加了这次 重点生家长会的母亲非常的高兴。   暑假开始了,我和母亲依然在冷战。母亲仿佛并不觉得痛苦,一点也没有与 我修好的意思。现在想其实她是非常希望以这事为契机结束这段乱情。   
觉察到母亲并没有主动与我和好的迹象我很失望。   
我耍了一个小把戏,接口跟同学出去玩,实际是去录像厅看录像,回来后装 作很累的样子立即去洗澡,内裤上还留下些许精液。   
敏感的母亲立刻察觉了,第二天早上父亲上班后她来到我房间   
“你昨天干什么去了?”   
“去同学家了”   
“谁家?”   
“你干吗?放假了出去玩玩不行吗?”   
“你是不是又去见她了?”   
“……”   
“儿子啊,求你了,你这么小,又是这么关键时刻,你别再分心了!你不是 答应再也不来往了吗?……”   
母亲激动的一口气说了有半个小时。   
“那我难受怎么办?!”我突然问道   
母亲愣了,目光移向我微微隆起的下体,我走过去抱住了她,她沉默着,只 是重重的呼吸着。   
跟以前一样,把她推倒在床上,掀起裙子剥下内裤。很久不见的母体,盯着 她浓密的阴毛,我兴奋到了极点!猛地把嘴贴了上去,这一次我足足用嘴耕耘了 半个小时。撕心裂肺的“艹你妈呀”两次响起。我把阴茎深深的埋进母亲体内, 缓缓的抽插,久违的感觉太好了。在女朋友身上体验不到的成熟女人的感觉。我 开始变换节奏,时快时慢的干着,跟以往一样,她闭着眼睛。也许是因为还在跟 她赌气,突然有一种让她丢脸的念头,我突然发力猛烈的耸动着下身,待她的喘 息越来越重,突然拔出阴茎在她的阴唇上敲打。反复几次之后她睁开了眼睛,带 着哀求的目光   
“别闹了,快点。”   
“什么快点?”   
“快点,烦人呢怎么?”   
“让我快点什么?”我流氓的调笑着母亲,看着她劈开双腿,用哀求的眼光 看着自己儿子,我又得意了。   
那天母亲没有去上班,我们做了三次,午睡起来后做的那一次,她已经实在 没有力气了,从后面把拇指插入母亲肛门后,她甚至双腿抖得无法跪立,最后只 好趴在我的写字台上。   我跟母亲和好了。暑假过后一切又回复到原来的样子,两周一次的休假的星 期六早上是我跟母亲做爱的时间。她的月经很会配合我,我放假的时候几乎没有 遇到过。高三那年春节后我的一次感冒,让我跟母亲有突破了一层。   
连续两天发烧,让我不得不请假在家休息,去医院打过吊针后,母亲陪我回 到家里。睡了一会儿之后烧退了,母亲拿着毛巾帮我擦汗,只有我们两人在家的 暧昧气氛让我突然兴致盎然,开始揉搓她的乳房。   
“别闹,今天不行!”   
“没事儿,我好了,感觉好多了!”   
“不是你,是我!”   
这时候我已经明白了月经是怎么回事儿,我把手伸进了母亲的内裤,摸到了 贴在内裤里的卫生巾。   
“好不容易在家了!好难受!”说着我把她的手引向了我的下身。   
“别闹了,等下次你放假给你啊。”   
“不行,太难受了。”着我把母亲按在床上开始吸吮乳头,母亲的眼光开始 迷离,嘴上虽然说着不行,但是身体却越来越软。   
过了一会我开始脱她的裤子,母亲开始坚决反对,明确的告诉我绝对不能碰 那里。   
最后我承诺绝不碰她的那里,只是摸摸屁股,终于脱下了裤子。她不让褪下 内裤,只是把内裤脱到漏出屁眼。我看到她新换的卫生巾上有一层淡淡的红色。 据母亲说,月经已经快要过去了,不过还没有干净。   
那些血色反而更加刺激了我,我开始玩弄母亲的肛门。沾着唾液用拇指揉搓 着肛门周围的绒毛,轻轻的把拇指插了进去。母亲已经习惯了我的拇指,用唾液 润滑的拇指进出自如,母亲也开始呻吟。   
“我插一下这里哦?”我试探着请示。   
“可疼了,你那个太粗了。”母亲已经知道我的企图,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见母亲没有反对,我没有再犹豫,不断的向肛门口涂抹唾液增加润滑,大拇 指上下左右的抽查着,母亲嘴里发出“丝丝~”的声音。   
我向龟头上抹了点唾液,拔出了大拇指,   
“真来啊?”母亲感觉到我要行动,回头看了我一眼。   
“你跟我爸做过几次这里?”   
“就一次,太疼了就没有!”   
“没事儿,你放松点儿!”从母亲嘴里得到了父亲搞过那里的肯定答案,心 里有些复杂。   我的龟头贴到母亲的肛门上,轻轻的挤了进去,母亲开始紧张,测过身子用 一只手推着我的胸口。   现在每每回忆起那个下午,我都会兴奋异常,来着月经的母亲,爬在儿子的 床上闭眼等待儿子的阴茎插入自己的肛门,这个画面永远的刺激这我。   
我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母亲只尖叫了一声,没有当初父亲插入时反应那么强烈。   
“别动,别动,等会~”只是在我开始抽插的时候她阻止了我,   
母亲趴在我的床上,我静静的趴在她身上,我的阴茎全根没入了她的肛门。   
就这样我们一动不动的停了几分钟。   
“疼么?”我开始试着轻轻的抽动。   
“好多了。”   
母亲的表态让我安心了很多,动作也渐渐大了起来。   
母亲的肛门比阴道要紧很多,她紧张的时候甚至夹得我很痛。但是肛交的刺 激还是让我非常兴奋。   
虽然从没跟母亲真正沟通过她喜欢什么姿势,但是很明显从此之后她并不排 斥肛交,只是每次都要我先插阴道,足够润滑之后插肛门,并且绝对禁止插过肛 门之后的阴茎再次插入阴道。她说那样不卫生。   
过了新鲜劲儿之后我们的肛交其实很少,清理起来太麻烦,有时还会带出些 污物,让母亲很羞愧。   
就这样,我迎来了高考,高考结束后,学校彻底放假。母亲找了台车到学校 把我和行李接回家里。   
“我爸怎么没来。”我很奇怪以往放假都是父亲开车来接,何况这次是高考 之后。   
“我没跟他说。”   
“儿子,怕你考试受影响,我一直没说,其实我感觉不对劲,可能你爸知道 了。”                (待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