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5, 2014

漂亮妈妈王艳的故事 6-7

                第六章
  可能因为丈夫这次出差的时间比较长,儿子回来以后一直显得不太高兴。他
们父子的感情其实很深,只是互相都不善于表达罢了。我这个当母亲唯一能做的
只能是一边继续包饺子,一边宽慰他。表面上我虽然显得一副对丈夫出差表现的
习以为常无所谓的样子,可我自己内心何尝不是也不希望丈夫离开呢?特别是和
11这个该死的家伙那急匆匆的一番亲昵,更是让我的情绪整个下午都处于兴奋
状态,显得没着没落的似的。

  眼看饺子就要包完了,杨洋忽然想起爸爸临走时留给他的运动鞋,拖着一只
行动不便的手,笨拙的拆开包装盒,拿出崭新的运动鞋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打算试
穿一下,可一只左手怎么也弄不好,不由得撅起了嘴。

  我在一旁见他费尽力气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把手上的面粉清理了一下走
到他身边弯下腰帮他轻轻把鞋穿上,正要再替他把鞋带系好,忽然发现自己因为
蹲下的缘故裙子边缘已经拖到地上了,忙站起身追了拽裙角,把裙子撩到大腿以
上这才重新蹲下为儿子系鞋带。

  刚系好左脚的鞋带,我女人凭着敏锐的直觉忽然感觉有股莫名的不妥,下意
识的抬起头,却发现儿子穿着短裤的裆部好像有只小耗子在蠕动,逐渐隆起了一
大块。我再要仰起头看儿子的脸时,却迎面撞上儿子两道火辣辣的目光,在贼兮
兮的偷偷瞄视着我因为撩起裙子而暴露出的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

  我们母子间的目光交接的一刹那,惊得彼此不由得都是满脸通红。儿子忙把
目光转到一边,而我也赶紧重新把头低下,下意识的用手臂尽量遮挡一下自己那
让男人想入非非的美腿,匆匆为他把剩下的一只鞋带系好,赶紧站起身让裙子盖
好自己。

  一时之间,我和儿子都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沉默了一会,还是我率先打破了沉默,微笑着对儿子说:“杨洋,你看你爸
爸还真是有眼光啊!这鞋子还真适合你!”“是么?”儿子小声回应着,站起身
走了两步,又高抬腿用力试了试落地的感觉,也很满意:“嗯,穿着也很舒服。
”说完,我们母子又相对沉默了起来。

  我的心里很乱。我的确自认作为一个完美的女人我对男人很有吸引力。而且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男人投来的色情目光我也早已从少女时期的单纯的厌恶,变
的能逐渐接受这种目光了。在我看来人过中年的我,仍然能被男人用这种目光审
视,说明我还是很有女性魅力的。即使仍旧怀有厌恶感,可那被异性渴望甚至有
些崇拜的目光确确实实满足了我作为一个健康女性的虚荣心,并由此产生不小的
骄傲感和自负。

  但这一次,我却在家里迎来了儿子眼中这种让我心惊的目光,真的让我有点
手足无措了。因为作为一个善解风情的女人,我很清楚儿子目光不仅仅是单纯的
对女性身体的好奇,他下身的勃起已经明确的出卖了他的想法。而令我恐惧的,
却并不是儿子的性冲动。虽然儿子对母亲产生性冲动这件事本身已经足够让一个
母亲吃惊了。但真正让我感到不寒而栗的,却是我对儿子的性冲动居然充满了期
待。以至于此时此刻对我自己刚才起身撩起裙子的举动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都说
不清楚了。

  母子相对无言继续沉默了一阵,还是我打破了沉默。转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
说:“妈妈给你煮饺子去,你休息一下吧。”说着我就走向了厨房。

  “妈妈!”儿子忽然小声叫了我一声。

  “怎么了?杨洋?”我扭头问道。

  “妈妈……”杨洋的小脸憋的很红,费了半天劲才说出一句:“今天您怎么
没穿丝袜?”

  闻听此言,我的脸唰的一下又红了。心里犹豫了一阵,该不该发怒。可看着
儿子吊着一只骨折的手臂,同样羞红了脸不知所措的样子。不知怎的,我竟然没
法对他发脾气,同时这个问题问的我心里麻麻的,我尽量保持着母亲的尊严,却
又不失温柔的说:“今天妈妈不用上班,在家放假穿什么丝袜呀?你这孩子怎么
问这么稀奇古怪的问题?难道你希望妈妈一天到晚都穿着丝袜么?”

  儿子傻傻的点了点头,嗫啜着说:“妈妈您穿不穿丝袜都一样漂亮,不过穿
着丝袜显得更美一些。”

  “傻孩子!”我轻怒薄嗔的训斥着儿子:“什么穿丝袜更美一些,你这孩子
脑子里都想着些什么?以后别胡说八道,快去你房间复习功课,妈妈煮好饺子叫
你吃饭说着,我转身快步走向了厨房,心头小鹿一阵狂跳:儿子这难道是向我表
便什么么?”

  儿子显得比我更加紧张,但看我没发什么大的脾气,仿佛松了一口气,哼哼
着什么小曲抱着他新弄回来的漫画书悻悻的回了房。

  可能觉得言多语失,也许彼此都想把下午那充满暧昧的对话忘掉,这天晚上
我和儿子吃罢了饭除了必要的交流,谁都没有再多说什么。

  只是晚上睡觉前,我找出明天上班要穿的肉色丝袜,对着镜子在自己雪白的
大腿上套了半截对比了一下,发现自己丰腴的大腿的确还是穿上丝袜更显得成熟
端庄一些。不过镜子里的我的脸却红的像块红布,而且居然带着少女般的娇羞。

  这让我多少有些诧异。

  那一夜,我又没睡好。和丈夫做爱的真实感,对儿子日渐的渴望,再一次深
深的搅乱了我的思绪。

  翌日,我重新穿上银行的制服丝袜短裙照常忙完家务,赶奔银行迎接新的一
天工作的挑战。

  下午2点,以往这个时间正是每天工作最忙的时候。可今天我不知该说运气
好还是不好,我们银行所在地区的供电局机械出现了故障,导致大面积的停电因
为维修需要半天时间,为了确保工作不出意外,经理决定提前终止营业。我们做
好手头的账目之后就可以提前下班回家了。

  这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看着因为没法提取款的储户们带着骂声离开我们
分理处,我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对着乌压压的人群忙了大半天我早就心烦意乱
了。老天真是帮忙,能让我们这群被繁重工作压的喘不过来气的小职员能够忙里
偷得半日闲实在是太值得庆祝了。

  我手头的账目不多,整理好了只用了半个小时。认真的做好交接之后,我和
两个同事高高兴兴的离开了银行一起去逛超市。

  两个同事都是刚当妈妈不久的少妇。她们这个年龄阶段正是上有老,下有小
的时候,在超市里挑挑拣拣忙的不亦乐乎。而我丈夫出差不在家,双方父母都有
各自的住所,只和一个眼看就要成人的儿子独居,要买的东西并不多。随便买了
点卫生用品和零食,就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她们。

  好容易等到她们大包小包买好之后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一起走到收银台前
排队准备结账时,同事小丽眼见,忽然看到收银台旁小架子上摆着的避孕套正在
打7折,顺手拿了一盒放进购物车里。

  一旁的另一个同事雯雯坏笑着从她的购物车里拿起那盒画着猛男形象的避孕
套看了看,小声的调笑到:“哎呦,小丽,看不出来你还挺浪漫的!杰士邦七彩
彩虹套装?一共有7种颜色?你和你老公每天都不闲啊!”

  我在一旁也不由得也笑着看了看小丽。

  小丽的脸微微有点泛红,可毕竟都是很熟的同事,而且大家也全是过来人,
虽然有点脸红,但她却没有一丝羞涩。大方的回答:“是啊!我们家那位在床上
可威风了!那又怎么了?雯雯姐,我从没见过你买这些东西,难道你老公……”
说着,小丽不怀好意的冲雯雯笑了笑。

  “臭丫头!看我撕不撕你的嘴!”雯雯笑着大声和小丽逗了起来,再也不顾
及什么了。

  “你们俩别闹了!”我小声劝她们,“你看多少人看你们呢?都老不小了,
还跟孩子似的胡闹呢!”

  “艳子姐!”小丽挣脱了雯雯呵痒的手向我求助,“你看雯雯,人家买个套
套,她就取笑我还欺负我,你管不管她呀!哈!”说着雯雯又偷偷呵了她一下。

  “好了雯雯!”我皱着眉头拽了拽雯雯的衣服,周围排队的人此刻全都饶有
兴致的看着她们两个。连带着我的脸上全都不好看了。确实,两个不到30岁的
年轻妈妈,穿着整齐的银行制服裙装,本该给人以端正稳重的感觉。可这俩家伙
却还像初中生似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因为买个避孕套打打闹闹的确太失体统了。

  雯雯被我拉了一下,终于收敛了,重新站在小丽身后。但嘴里仍然不闲着,
小声问小丽:“小丽,你生完孩子没上环么?买避孕套干什么用?”

  小丽微微一笑说:“用呗,干什么用?”

  “当时我也奇怪,不过也没多闻就买了盒她说的套子和老公试了试,嘿,还
真管用那次让我高潮迭起欲仙欲死,我就纳闷了!我们肉贴肉的感觉都满足不了
我隔着一层橡胶怎么反倒能满足我呢?后来再问我表妹,她才告诉我,我因为生
过孩子,阴道被扩大了。以前的性交程度已经没法满足我了。她建议我买的那种
避孕套上面带有橡胶颗粒,做爱时一粒粒橡胶像刷子一样能强烈的刺激女性的阴
道所获得的性快感是以往的几倍,而且还有一点,因为我们都是结婚时间短的女
人,特别是生完孩子上了子宫内置避孕环,不用再担忧意外怀孕的问题,所以一
直和丈夫采取无套内射的性爱方式,逐渐适应之后在做爱时肯定没有了以往恋爱
时的神秘感。年年轻时偷吃禁果时的羞涩心理,对于女性的性满足也是一种有效
的刺激。所以我才隔三差五会买几盒避孕套跟老公调剂一下。”

  我和雯雯听她说的入了神,不由得都有种面红心跳的感觉。说真的,我们这
种做了母亲的人妻在丈夫身上还能有什么苛求呢?既然选择了他为他生儿育女,
我们早已不在乎他所能给予我们的物质生活的富裕与否,夫妻间真正心贴心的生
活中妻子对丈夫真正的需求只有性要求,这一最原始的本能而已。那个女人不愿
意性生活能够更加美满幸福呢?

  雯雯听小丽说完,没有说什么,只是暧昧的冲小丽看了看。

  我却听的有点神不守舍了,小丽见我似乎有点心动,忙伏在我耳边小声对我
说:“艳姐,你可以试试杜蕾斯激情装。超薄上面的橡胶颗粒也比较大,既能感
觉到你老公的体温,又能有最强烈的性刺激。您年龄是我们几个姐妹里最大的这
方面的需求肯定比我还强烈,听我的试试呗!”“去!讨厌!”我红着脸笑着推
开小丽,羞了羞她的脸说:“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呢?除了那事就没别的事干
了?”小丽咯咯笑了笑,搂着我的肩膀说:“就你虚伪爱买不买!雯雯姐你来!
”说着小丽走过去搂着雯雯的肩膀又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雯雯同样轻轻推开
她小声嘀咕一句:“没羞!”可雯雯在经过收银台前挂着避孕套盒子的架子时还
是挑了一下,拣出一盒轻轻放进自己的购物车里。引得我和小丽又是一阵低声的
取笑。

  买完东西,我们出了超市分手各自回家。一路上我抱着装着从超市买回来的
东西的袋子坐在,心里想着小丽说的那番话,其中的确有些道理。而作为一个对
性生活有较高要求的中年妇女,她的建议也确确实实搔到了我的痒处。可在小姐
妹面前,我一向都是成熟稳重的大姐,虽然对她们这些小姐妹们私下聊的这些荤
话题,我有时也会接上一两句。

  不过顾及我的年龄身份,我从没主动往这方面提起过。小丽在和我聊隐私问
题时其实我很想失望的告诉她,我丈夫并不在身边,买了也没法用。可话到嘴边
我还是没法说出口,生怕被她们觉得我真是到了如狼似虎的地步一刻也离不开男
人似的。

  公共汽车还在颠簸,眼看就要到家了。

  下了车,我提着购物袋缓步往家走。总觉得没听小丽的建议买那盒避孕套就
像缺了点什么似的心烦意乱。忽然不经意间侧目一看,眼前正是一间不大的药店
站在药店门口,我犹豫了一下,狠了狠心低着头走了进去。

  药店不大,里面只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售货员在闲聊。见我进来,其中一个
中年男售货员忙热情的招呼:“欢迎光临,请问,您买点什么?”我一见是个男
售货员招呼我,脸上微微有点发烫,走到计生用品柜台前头低的更低了,希望散
在额前的长发能尽量遮住自己的脸。仔细寻找了一下,找到了小丽所说的杜蕾斯
激情装的避孕套,用手隔着柜台玻璃低低的声音说:“这个!拿一盒!”男售货
员看了看我微笑着拿出我指的那个盒子,看了看标签说:“35!”然后开始开
票。

  我拿出钱递给他,他走到另一个女收银员身边把钱和票转递给她,大声说:
“杜蕾斯35,打单!”听着,“杜蕾斯!”三个字我心跳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我没有把那盒避孕套放在购物袋里,而是悄悄的把它塞进自己的手提包中。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冒着丢人的心里压力进药店买这个东西!我和丈夫
没有再用这种东西都已经有10多年了,就像所有生育过的妇女一样。为了防止
意外怀孕我也一直采用子宫内环避孕。

  这样可以充分享受和丈夫肉与肉的碰撞产生的快乐而不用担心再次怀孕而去
接受流产的痛苦,可万没想到小小的避孕套,还能像小丽所说那样给适应了性生
活的我们带来更加与众不同的快感。到底哪种快乐是怎么样的呢?虽然我急切想
要体验,可丈夫却刚刚出差不在身边。即使如此,我还是选择了先买下它,那样
,也许晚上睡觉前被我拿出一个来把玩也许都会起到望梅止渴的功效吧?

  来到自家楼下,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不到下午4点。以往这个时候,我还都
在银行汗流满面的忙碌,今天这么早回来不知儿子一个人在家做什么呢?

  心里想着,我顺着楼梯走上了楼。拿出钥匙轻轻的捅开门,缓缓的把门打开
轻手轻脚的带上房门。心里想着儿子也许还在午睡,他的手伤了应该多休息,而
不想打扰他。我走路尽量不发出太大的声音。进了客厅,我把手提包和购物袋放
在茶几上,擦了擦汗,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先把这身穿了一天的制服裙装和丝袜高
跟鞋全部换掉,换件轻巧的连衣裙再去洗个澡然后开始做晚饭。

  正当我准备往自己卧室走的时候,忽然听到儿子紧闭着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断
断续续的低声呻吟。

  “啊……啊……哎呦!啊……”儿子的呻吟让我一惊,难道儿子骨折的手臂
又出了什么情况么?

  对儿子充满了紧张的关爱感的我,没时间多想什么,转身几步冲到儿子的门
前一边用力推开儿子从不上锁的房门,一边焦急的大声问:“杨洋!你怎么了?
手还疼……”我的话只问到一半,就被眼前的景象生生的惊呆了!

  只见儿子半伏在书桌边,桌上打开着一本16开本的漫画,漫画里大大的一
张特写是一个身材丰满的中年女性双腿呈M型,把经过漫画夸张的女性性器官湿
淋淋的展现在儿子眼前。

  而儿子此刻的样子更是丑陋不堪:他的裤子褪到膝盖之间,胯下那根在公交
车上撩拨的,我几乎有点神魂颠倒的小鸡巴,正泛着湿润的光泽高高的翘起,被
儿子用露在断臂石膏外的右手无力的握着,下身像好色的猴子一样前后卖力的抽
插着,似乎快乐的无法自拔,显而易见这臭小子的呻吟,根本不是因为骨折伤痛
引起的。难怪刚才听到他的呻吟声中,好像隐藏了无数的快感,只是因为孩子还
小,又是一人在家,我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而已。

  此刻,因为我推门的力气比较大,原本沉浸在手淫的快乐中的儿子突然被惊
醒了!

  他侧目一看,我正长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他。脸上的陶醉表情马上转变为吃
继而逐渐转变为恐惧。

  我们母子四目相对,谁也不知该说什么好,那一刻仿佛到了时间的尽头,我
们的表情凝结在了一起,母子彼此之间的脸上是同样的惊讶,同样的羞愧不堪。

  我作为母亲明知道儿子已经步入青春期,这种事情原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的
做为新时代的父母,年轻时其实都有过这种偷偷摸摸手淫的经历,可为什么当初
我们的父母从没有撞到过一次呢?现在想想,也许并不是因为我们隐藏的如何高
明,恰恰相反,而是父母的用心良苦。

  即使撞到了也会隐藏起来显得从不知道似的。这个问题其实我和丈夫夜深人
静时偶尔也曾经讨论过,甚至对儿子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丈夫也曾经说过只当不
知道的话。可今天我怎么就这么鲁莽呢?明明儿子的呻吟声显得那么暧昧,我还
这么撞进他的房间!难道仅仅是因为杨洋从小一副乖巧柔弱的样子,让我这个当
妈妈的忽略了他也是个男孩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而只顾关心他受伤的手臂
么?

  也许……也许……另外也许还有一种可能,但那种可能我希望仅仅是自己的
胡乱猜测。甚至连猜测都觉得是邪恶的。

  但不管我怎么想,看着儿子这个从小就让我疼爱的乖宝宝手淫,我还是不免
有些恼火。谁能把手淫和这么阳光帅气的小伙子联想在一起呢?想想可能都是罪
恶,而且他的手刚刚骨折!他竟然完全不顾,这如果出点什么意外,我怎么对丈
夫交代!想到这我越想越生气。

  儿子的生殖器还停留在他受伤的右手中,只是因为激情的突然消失而逐渐在
变萎缩。这是自从儿子上小学后,我第一次看到儿子的小鸡鸡。我本来怒气冲冲
的在看着他,不经意间偷偷窥视了一眼儿子的阳具,儿子的鸡巴勃起时虽然朝气
蓬勃,但很明显刚刚发育没多久,阴毛还没几根,而且还有很严重的包皮,显得
比同龄人要发育的晚,跟我想的出人很大。

  儿子忽然觉得我目光有些不对,这才想到自己还在继续保持着那可笑又下流
的样子。脸唰的一下红了。忙站起身,放开自己的小鸡巴,把身转过去,以便弯
腰用左手费力的往事提裤子,一边讪讪的说:“妈……您怎么回来这么早?”此
刻的我情绪异常复杂,愤怒,羞耻,怜惜,疼爱一时涌向心头,竟没法回答儿子
的问话。

  彼此又沉默了一会,虽然我有千言万语要对做错事的儿子讲,可我还是什么
也没法说。也许丈夫说的是对的,只当什么都不知道。儿子本来胆子就小,此刻
肯定比我心里还紧张万分。算了吧,就当做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不说对他也
许是最好的宽慰,不过知道儿子沾染上手淫的陋习以后进出他的房间谨慎点就是
了,以免母子间再次出现尴尬。

  想到此,我只是低着羞红的脸默默转身准备离开,小声说了句:“以后记得
锁门。”希望我的提醒对处在青春躁动期的儿子多少能够起些作用吧!

                第七章

  “妈!”儿子提上裤子冲我的背影胆怯的叫了一声。

  “怎么?”我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为了不让自己和儿子都感到尴尬,我没
有转身正视他,只是微微扭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杨洋。

  儿子一脸的难堪与胆怯。

  “妈……别告诉爸爸,好么?”儿子语气中带着哀求,他很清楚以他爸爸的
脾气,如果被知道自己不仅偷看黄色漫画还学着手淫的后果有多可怕。

  我低头沉默了一会,丈夫虽然说起过遇到这种事,做父母的应该避讳,可毕
竟已经被我无意间撞到了。难道就真的对丈夫只字不提么?转念又一想,丈夫确
实对儿子教育的方法有些地方过于严厉,儿子才会如此对他畏惧如虎。倘若丈夫
真能按照他所说的那样对儿子能有些包容,那么我告诉他和不告诉他的意义并无
太大区别。而假如丈夫知道后大发雷霆的话,那么以儿子柔弱的性格谁也难保会
吓出什么毛病来。

  左思右想之后,我觉得确实还是不在丈夫面前提起为妙,所以狠下心决定还
是把儿子的隐私替他隐瞒起来。

  “那么。你得保证!”我抬起头用母亲带着威严的目光望着儿子,语气严厉
的说:“你得保证,以后没到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不许再手淫!而且绝对不能在
白天家里有人的时候做这种恶心的事!更不许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漫画!一会我
去你房间检查!除了学习的教材之外,所有漫画全归妈妈保管!等你高考以后再
还给你!”

  “妈!”儿子撅着嘴带着哀求的语气抗议起来!“我知道错了!以后改还不
行么?别拿走我的漫画!好不好!”

  “不行!”我的语气依然凛然,“我和你爸爸一直拿你看漫画,当成是小孩
子的爱好,谁知道原来漫画还有这么不健康的内容!这次妈妈绝不姑息你了,看
看这些垃圾都把你变成什么样子了!不许再跟妈妈讨价还价!否则现在我就给你
爸爸打电话!”

  儿子一听要给爸爸打电话,马上老实了。不再跟我要求什么,只是一脸不满
的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柔声对儿子说:“杨洋!你因该知道爸妈对你的期望!今天这
事,如果不是妈妈不小心撞见,原本不该由我这个母亲跟你谈这方面话题的。可
谁让你爸爸不在家出差了呢!而且他确实很多地方对你要求比较严厉,脾气也暴
躁,以你们父子的关系也不适合谈这种事。所以你因该理解妈妈!现在你本来就
处在青春期,对性方面渴望了解,甚至有性冲动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你因该约束
自己而不是放任!特别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黄色书刊,对本来就蠢蠢欲动的你更是
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妈妈决定暂时没收你的漫画而不禁止你将来还会出现的手
淫行为,就是要让你远离这些外界负面因素的驱使,直接面对自身的欲望,看看
究竟凭你自己的意志能不能控制欲望。我相信已经是大孩子的你,一定能控制好
自己的行为的。但这些影响你成长的东西却一定要没收!”

  “妈!我的黄色漫画只有这么几本!大部分都是内容健康的,您只把黄色漫
画没收还不行么?”儿子听我一说,又开始哀求着软磨我。

  “不行!你最近因为手臂骨折,一直用这个当借口不好好读书!这次妈妈一
定要把你的这些陋习一次全部纠正过来!否则你休假这么长时间,学习得落后别
的同学多少啊?”我决绝的说。

  “哼!”儿子不满的哼了一声:“根本就是逮到个机会故意整我!”

  “随你怎么说吧!妈妈已经答应帮你隐瞒你看黄色漫画手淫的事情,你还不
知足?如果这样的话,你等会给你爸爸打个电话,问问他我处理这件事的方式到
底对不对!”我微笑着威胁道。

  儿子听出我话语中开玩笑的意思,只好做个鬼脸无奈的说:“随便您吧!谁
让我有把柄落在您手上了呢?”

  一阵小小的风波,就这么被我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吃过晚饭,看着儿子无奈的回房间打开课本温习英语,我不由的对自己处理
这件事的冷静有些得意。

  从儿子房间里搬出整整一纸箱子的漫画书后,我也不由的有些发愁。这么多
书放在哪呢?为了防止儿子偷看,我特意腾出小半个衣柜,把它们都准备锁在里
面。

  一切收拾好了,不经意间,我随手打开一本封面十分暴露的黄色漫画翻了翻
,想看看究竟什么内容让儿子那样毫无廉耻的大白天独自躲在房里手淫。

  书名叫《羞耻的母亲》日系画风相当唯美。里面处在青春期的儿子对他美丽
的妈妈垂涎三尺,一步步设下陷阱最终让他的妈妈彻底成为了他的性俘虏。

  虽然只是随手一翻,可一看之下,我不由的有点不忍释卷了,看了一会,由
站在衣柜前随便翻看,变为躺倒在床上仔细阅读。当我看到漫画里的初中生儿子
用还没长出阴毛的小鸡巴一下一下肏着他和我年龄相仿又同样端庄柔美的妈妈时
,我下身不由的暗暗淌出了淫水。难怪儿子看的那么兴致勃勃!这是部唯美的乱
伦漫画。香艳的内容让我这个成熟的女人都情不自禁起来了,怎么能怪涉世未深
的儿子呢!

  一本漫画看完后,我的裤衩都湿透了。我重新翻到母亲第一次被儿子奸淫的
画面。看着里面面带娇羞把脸扭到一侧的母亲大大的叉开双腿任凭儿子的小鸡巴
急速的在自己的美屄里抽插喊出的大大的“啊!”字。内心难以抑制的产生出扭
曲的性渴望。

  我撩起裙子,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开始抚摸自己的阴蒂。脑海里幻想着那
躺在床上含羞被肏的就是我,而在我身上纵横驰骋的就是漫画中少女漫画中常出
现的那种英俊小生般的儿子,此刻他正面带邪恶笑容尽情的用小鸡巴在我湿淋淋
的美屄里抽插着,嘴里轻声的呼唤着:“妈妈!妈妈!”

  手淫的高潮让我意乱情迷。我不由得回应着:“儿子……儿子……!”朦胧
中,扑在我身上和我交媾的漫画中的美少年,竟然真的变成了儿子!我大吃一惊
想要推开他时,发现自己已经高潮的泄了阴精。

  夜已经很沉了,我怅然的从床上坐起身,孤单的面对着黑暗。沾满淫水黏黏
的手边还放着那本《羞耻的母亲》。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儿子似乎真的变乖了不少,那种肮脏的事情真的没有再
发生。每天我回家时,他不是在温习数学,就是在复习英语,偶尔看看电视,也
只看体育,新闻类的节目,让我心里相当欣慰。

  反倒是我,因为每天都在偷看儿子的黄色漫画。每天看到兴浓处都要手淫一
番。没办法,老公不在家我本来就寂寞难耐。而儿子的漫画又都是那么香艳动人
的乱伦故事,让看后我内心和身体都产生巨大的向往,这种向往如果不得到有效
的宣泄,不知要出什么漏洞呢!

  不管怎么说,起码家里表面上风平浪静,母慈子孝,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转眼又是一个新的周末。

  银行组织职工春游,去郊外的一个景区玩两天。可以带一名家属。我毫不犹
豫的替我和儿子报了名。

  这段时间儿子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用功读书,身体恢复的也不错,只是缺
乏户外运动。我本来就怕他在家里被憋坏了,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带他出去散散心
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跟他说了之后,他自己也很高兴。

  那天中午,青山绿水间,我带着儿子和几个关系不错的姐妹围坐在一起野餐


  大家基本上都是带孩子出来玩的。银行本来就是女人多,如此一来再加上一
群小孩子难免叽叽喳喳喧闹成一团,杨洋席地而坐,拘谨的坐在我身边。我则拿
出平时在银行放松的姿态,和雯雯,小丽她们一边贫着,一边帮忙打开各种罐头
食品。

  “艳姐!咱们这些同事里,就你儿子年纪最大了吧?个子比你都高很多呀!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对面做着的小英,饶有兴趣的一边打量着在我身边有
点不知所措的儿子一边问道。

  “才不是呢!老孙,老陈,许姐,他们的儿子都上大学了,还有郑经理,她
女儿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家杨洋才上高中,跟他们比起来还算小呢!杨洋,这
是你徐阿姨。”我一边继续忙活着,一边替儿子做着介绍。

  小英是新调来的职工,最近两年儿子学业越来越重,很少去银行找我,所以
新调来的几个同事都不认识他。她们几个交头接耳偷眼盯着杨洋小声笑着说着什
么。杨洋是个害羞的孩子,被她们几个中年妇女用这种暧昧的目光盯的更不自在
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你们干嘛呢?”费了半天劲,我好不容易打开一罐沙丁鱼罐头,放在面前
地上摆好的餐布上,笑着问小英她们:“你们干嘛看着我儿子坏笑!有什么阴谋
说出来!”

  “嘻嘻。”小英,雯雯,小丽都不由的笑出声来了,把我和儿子都笑的莫名
其妙。

  “艳姐!我们在说你儿子长的还真帅!”雯雯笑嘻嘻的说。

  “切!那是!这有什么值得笑的?”我问。

  “我们看你们越看越不像母子。”小丽插口道。

  “胡说!我们怎么不像母子了!”我微微有点发怒。

  “您没听明白,我们是说你和杨洋一点都不像母子,反倒有点像姐弟。他长
的太像你了。”小英端起一听饮料喝了一口说。

  “我亲生的儿子,当然像我了!都别胡说!什么姐弟,孩子就在这坐着呢!
乱七八糟净瞎说!”我嘴里虽然抱怨着,可听了同事的恭维话,心里还是甜甜的


  听她们这么说来,自己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显老!

  “我们可没乱说。谁不知道您以前是咱们银行有名的一朵鲜花呀!”小丽继
续恭维着我,“您看您现在都40出头了,和您儿子站在一起还像亲生姐弟似的
。多标致的一对金童玉女啊!”

  “越说越不像话了!臭丫头!”我笑骂着拿起一只鸡腿做出要扔的架势。

  “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小丽笑着扬起头不为所动的说:“您还记不记得
前几年,也是咱们银行组织郊游,您把您家老公和孩子一起带来那次?您知道我
们当时怎么说?我们背后都说整个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知道的,你们一家是
夫妻俩带着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爸爸带着女儿和外孙子呢!如今杨洋也长大了
,你家老公是出差没来,这次要是来了估计别人都该说是老头带一对儿女出来郊
游了。”

  “哈哈!”围坐在一起的同事们听了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死丫头!看我撕不撕你的嘴!”我红着脸冲上去半真半假的要动手打小丽
,虽然是很好的朋友,可大庭广众之下被她这样说我老公,我面子上确实有点挂
不住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大家赶紧吃饭吧,你们这些女同志啊。聚在一起就是
没个正行,这还有那么多孩子呢,注意点形象!”一旁的刘副经理有点看不下去
了,微笑着把我们劝解开。

  本来很高兴的聚餐,弄的我心情差到了极点。儿子在边上用不满的目光瞪了
小丽几眼。见我重新回到他身边,不由得用没受伤的左手偷偷的握了握我的手,
我看了看儿子,儿子也同样关切的在看着我。

  后来的游览,我的兴致锐减,随便看了看景致,和儿子照了几张相没再和小
丽她们一起多接触,从心里对她产生了不小的芥蒂。

  傍晚的时候,我们乘车去到当地一家3星级的宾馆住宿吃晚饭。

  晚饭同样喧闹无比,可我因为心情不太好,明显不爱再搭理那些同事。还好
儿子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母子不时的独自交谈些这次郊游的乐事,还算不太憋
闷。

  饭后分房卡。

  没带家属的同事们互相拼房间,带家属的每家一间二人标间。我和杨洋领了
一张卡号603的标间房。

  这是一间装修精美紧凑的小房间,进门就是用厚玻璃隔离出的卫生间。房间
里面摆着一张大大的沙发,再往前是张宽宽的双人床,床对面墙壁上挂着一台液
晶电视,床外不远处是落地窗和阳台。我走上阳台,看了看郊外的夜色,郁郁葱
葱的山景,和城市里的灯火通明判若两个世界,一阵风从对面的山林吹了过来,
空气格外清新。

  “杨洋,过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叫儿子。

  “出了一身臭汗,我还是先洗澡吧,今天都呼吸一天新鲜空气了。也没觉得
多舒服!走那么长的山路还挺累的。”儿子在屋里七手八脚的脱掉衣服。只穿了
一条小裤衩去卫生间洗澡。

  “这孩子!”我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看外面的风景。优美的夜色陶冶了我的
胸怀,很快我就把心里的不愉快逐渐淡忘了。想想也难怪小丽说话刁钻刻薄,自
己丈夫的样子确实很配不上自己,这点已经无数次被或熟悉,或陌生的人提起过
了。我今天又是何必呢!本来很好的一次郊游弄得这么不愉快。

  正想着,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是雯雯。

  “艳子姐!还生气呢?一路上一直到吃晚饭都没理我们,真往心里去了?”
雯雯笑着问。

  “你们说话就是不分场合,当着杨洋面瞎说什么呀!”我不满的嘟囔着。

  “行了!我们错了还不成!好姐姐!我们打麻将,三缺一,你过来凑个手吧
!”雯雯央求着。

  “不去!累一天了,哪还有力气打麻将啊!你们玩吧。”我要关门。

  “来吧!来吧!就打八圈!”雯雯拉着我的手来回摇晃撒着娇央告着。

  “真是的!真拿你没办法!那说好了就打八圈!”我无奈的妥协了。雯雯在
我们几个姐妹里最年轻,长的最漂亮。我一直拿她当亲妹妹,平时她求我点什么
事,只要这么一撒娇,我马上就会妥协,可能除了杨洋,我对她是最没办法的了


  “杨洋!”我冲卫生间喊了声。

  “干嘛!”儿子正洗头呢来不及多说什么。

  “我和你雯雯姐去打几圈麻将,你洗完自己看会电视,早点睡,听到了么!
”我收拾了一下,拿着钱包往外走。

  “知道了!妈,您早点回来。”随着哗哗的水声,儿子在卫生间里隔着厚厚
的磨砂玻璃回答道。

  到了雯雯的房间,小丽,小英,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小英拿着骰子不停地晃
悠,见我来了,小丽先向我为午饭时过火的玩笑道了歉,随便说了几句话,大家
就忙不迭的划拉起牌来。

  那天我手气不错,从晚上8点一直玩到将近凌晨1点,几个小时时间赢了四
五百块钱。最后小英实在熬不住宣布散伙,我这才得意的回了自己房间。

  因为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我抹黑进门时轻手轻脚的,生怕吵醒了已经
躺在床上发出阵阵鼾声的儿子。

  我把钱包放在床头柜上,顺手拉亮了壁灯,墙壁上两盏做工精美的壁灯发出
柔和的黄色暖光,藉着灯光,我开始脱衣服。

  为了今天郊游方便,我特意穿了条米黄色休闲长裤,裁剪合体质地轻薄的长
裤把我丰满的屁股和内裤的轮廓勾勒的无比清晰。我一边解着腰带往下褪裤子,
一边双脚互相用力把耐克牌的旅游鞋从脚上蹬了下去,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
裤子彻底脱了下来放在一边,柔和的灯光下,我屈起来的两条修长的美腿显出洁
白晶莹的光泽。

  今天我没穿经常穿的肉色裤袜,只穿了一双纯棉白色短袜,脱下袜子,我揉
了揉肉乎乎的小脚丫,走了一天山路,双脚有点肿痛,而且被旅游鞋捂的发出一
丝微微的汗臭味,我不由的皱起眉摇了摇头。

  室内温度很热,儿子没有开空调,为了脱衣服,我额头上已经冒出点点香汗
了。我脱下身上穿的白色T恤衫,忙不迭的把里面的肉色乳罩解开,让自己那对
沉甸甸的乳房适当的得到些解脱。摘乳罩挂钩的时候,我不经意间撇了床上的儿
子一眼,他正面朝我,鼻息沉重的拽了拽毛巾被的背角。虽然是亲生儿子,可不
知怎的,我还是有点担心他会突然醒过来。

  房间的落地窗没有关,深夜里郊外特有的凉风,从厚厚的窗帘缝钻了捡来,
吹拂在我香汗淋漓的娇躯上,让打了半夜麻将心浮气躁的我感到一阵惬意。我用
手托了托胸前略微有些下垂的乳房晃了晃,因为戴乳罩的缘故,上面湿淋淋的全
是汗,我从床头柜上摸过一张纸巾仔细的擦了擦汗。看着自己丰满美丽的乳房,
我心里又是骄傲,又是害羞。

  略微休息了一会,我穿上拖鞋,只穿了一条内裤向卫生间走去。睡前一定要
好好洗个澡。

  我转身走的一刹那,睡着了的儿子扭了扭身子,僵硬的身体似乎放松了不少


  卫生间的灯光亮了,里面发出一阵莲蓬头被打开水喷出来的声音。厚厚的半
透明磨砂玻璃门上倒映着灯光下我丰满窈窕的身影,正在弯着腰蜷起一条腿,轻
轻的褪去内裤。

  房间里,传来一阵欷歔的响声,声音并不大,淹没在莲蓬头激烈喷射出来的
水声里,一门心思冲凉洗澡的我对那轻微的声响毫无察觉。

  洗过澡,我把头发吹干,穿上内裤悄悄的从浴室出来。

  今天真是太大意了,竟然忘记带条睡裙出来。站在昏暗的房间里,看着床上
还在呼呼大睡的儿子,轻轻拂拭刚刚吹过没有整理好的长发的我,不由的脸上一
红,下意识的用手护在赤裸的乳房上,紧张的咬了咬嘴唇。

  本来母子共睡一张床没什么大不了的。可儿子日渐成熟的样子加上英俊的面
容总让我想入非非,今天又这么尴尬的不穿内衣躺在他身边,光想想我就不由得
心头小鹿一阵狂跳。

  儿子似乎睡的很香,我试探着叫了声:“杨洋。”

  儿子完全没反应。看样子今天玩累了,睡的还挺沉。我暗暗放了点心,心里
想着,只要上了床,我就用毛巾被紧紧把自己半裸的身体裹起来,明天早早的起
来,赶在儿子醒来之前穿好衣服就因该没事了。

  想到这,我也实在困的受不了了,蹑手蹑脚的上了床,轻轻地躺在儿子身边
,摸过一床毛巾被一直拉到下巴下面紧紧的把自己半裸的身体盖住,这才打了两
个哈欠,蜷缩成一团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迷迷糊糊中似乎做了个梦。

  梦见我自己睡在家里的卧室,丈夫躺在我枕边用手托着腮,正温柔的看着自
己,目光中充满了夫妻彼此默契的暧昧,睡梦中的我不由的温柔一笑。

  “死老杨!都老夫老妻了,还装的那么深情款款干什么!你出差那么久了,
回来之后心里想着什么,难道我还不知道么?来!亲亲我!”

  我一边暗自琢磨,一边把老公揽入了臂弯,撅起嘴等待着丈夫用火热般的亲
吻化解我心中的相思之苦。可丈夫却似乎在犹豫,不!那神态不仅是犹豫,简直
是对我的一种畏惧!

  “瞧你那傻样!怎么还不过来?……老杨……老杨你今天怎么了?”对于丈
夫表现出的畏惧神态,我感到很奇怪。

  以往每次出差回来,他都像只发情的野兽,只要家里没人他都会急不可待的
扒光我的衣服,用近乎强奸的方式发泄一下积攒多日的欲火。丈夫对我爱的一心
一意,虽然经常出差,却没有半点沾化惹草的经历。所以每次当他回来后如饥似
渴的向我求欢时,我也会用尽花样满足他的需求,回应他对我的忠诚。可像今天
这样畏惧不前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我在心里默默的呼唤了良久,一只颤颤巍巍满是汗水的大手这才做出了回应
,哆里哆嗦的按在我因为翻身完全赤露在毛巾被外的乳房上,紧紧的盖在乳房上
面,却一动也不敢动。

  “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话也不说一句?再不理我,我可困了,要继续睡觉
了!”我迷迷糊糊带着幽怨的说。

  丈夫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默默的躺在我枕边,继续用温柔的目光审视着我
乳酪般白皙的乳房,抚摸我乳房的手开始轻轻有些活动了。

  “讨厌!不理你了!困死了,我真的睡了!”我不耐烦的翻了个身,背朝着
老公,又是一阵恍惚。隐约间感到摸着我的乳房的那只手越来越不老实了。是丈
夫在用手指温柔的爱抚着我坚挺的乳头,弄得我痒痒的很舒服。

  我轻轻“嗯”了一声。一边昏沉沉的继续睡觉,一边默默的享受着丈夫对我
乳头的爱抚,在我印象里,丈夫从没如此细致的爱抚过我的乳头,粗鲁的他每次
掐着我乳头时都像要捏灭烟头似的一样用力。早已习惯他粗鲁动作的我对他突如
其来如此细腻的爱抚不禁大为受用,开始放肆的发出舒服的哼哼声。

  可能我的小声呻吟刺激了丈夫,他停止了抚摸我的乳头,一把握住我左边的
乳房,开始肆无忌惮的揉搓了起来。

  这真是个美妙的春梦啊!连丈夫对我身体的爱抚都像真的一样!

  慢着!不对!

  明明是梦中,为什么我乳房被人揉搓的感觉这么真实呢?好像不是梦!酣睡
中我忽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不仅我的乳房真的如同被男人把玩,而且松
软的双人床还在不断传来一阵剧烈的颠簸,仿佛大地在颤抖!

  是地震了么?

  猛然间,我睁开眼,恍惚中发现自己正背朝着儿子被他用左手紧紧的搂抱着
,同时儿子的大手正握着我左边的乳房,在不安分的揉弄着。

  我用力甩开儿子的手臂。藉着充满暧昧色调的壁灯灯光,我突然坐起来,转
身向本该熟睡着的儿子看去。只见他正侧躺在我枕边用充满陶醉的目光向我注视
着。他身上只穿了一条小裤衩,翻卷在两腿间,裤衩外露着他那根并不很起眼的
小鸡巴笔直的冲我高高的翘着,打着石膏的伤臂此时还在笨拙的一上一下的用手
来回撸着他兴致勃勃的鸡巴。

  面对这让我做梦也想不到的场面,刚从春梦中惊醒的我一下呆住了。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