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人生五味 1~3

 第一部  我的留校生活

              (一)離別滋味

  大四快畢業了,我與幾個哥們(劉洋、趙斌、張鵬、甫風)一起去校門前的
小飯店吃最後的一頓散伙飯。酒足飯飽之後,幾個人一起回學校。

  正是午休的時候,校門內的看板前聚了很多人。趙斌最愛熱鬧,第一個鑽進
了人群中,回頭衝我們幾個叫道:“公布留校的名單呢。”幾個人都擠了進去,
衹有我沒有動,因為結果我早在今天早上就知道了。

  一會兒,幾個人一副怪怪的嘴臉走了出來,“嘿嘿,陳偉,妳小子行啊,不
吱聲不吱氣的,這麽熱門的留校名額竟然讓妳小子占了一個,呵呵!”

  “有美女相伴了,另外一個可是係花範小美啊!”“

  妳小子艷福不淺啊。“

  幾個人妳一句他一句的,差點沒把我吃了。

  “我也沒想到,我又沒走什麽後門,可別瞎說,小心我女朋友把我吃了!可
不是鬧著玩的,噓……”我作勢讓他們小點聲。

  “早知道今天這頓就讓妳請了,呵呵,也讓妳出出血。”

  “今天不就是我請的嗎,喂喂,吃飽了就罵廚子。”

  “今天不算,太便宜妳了,怎麽請客也得吃海鮮大餐啊。”

  “好,改天。”

  “走嘍,踢球去……”

  “我有事,妳們先去吧。”

  “是不是又去拜見老婆大人?小心點,保重自己的身體噢,這麽天天‘見’
可是要吃不消的噢!”劉洋不住的哈拉我。

  “就妳事兒多,小心我……”說著我就舉起手來作勢要打狀,結果那幾個小
子一窩蜂的跑遠了。

  不過說真的,留校的名額真的很熱門,現在社會上工作不好找,剛畢業薪水
又低,不如留在學校當老師,教師的待遇又高,不行的話,在學校考研還比較方
便。其實我也衹是在前一陣子突然有了這留校的想法,衹和我女朋友小穎說了,
沒想到今天早上看到小穎的時候她就把我留校的好消息告訴了我。

  說起我的女朋友小穎,在係裏面可是個風雲人物,校學生會幹部,而且家庭
環境又好,人又長得蠻漂亮的,追求的人很多。而

  我呢,說實話,長得很一般,個子又不是很高,才1.70米,平時除了踢
踢球之外,很少有拋頭露臉的機會,真不知小穎怎麽會看上我?不過因為這個,
我倒是挨了不少係裏男生的白眼,哎!每當我問起小穎為什麽喜歡上我時,她總
是向我嬌然一笑:“瞧妳那傻樣。”哎,又一個百分之八十。不會是她就是喜歡
我這個傻樣吧?

  我正坐在教學樓前的臺階上胡思亂想時,突然眼睛被人從背後捂了起來,
“猜猜我是誰?”盡管小穎故意把聲音變得蒼老,但我還是一聽就聽出來了。

  “我想想,嗯,是我小老婆吧?”

  “占我便宜,看我打死妳!”小穎伸手在後面調皮的敲我的腦袋。

  我順勢一個轉身,一手抓住小穎的胳膊,一手摟住小穎的腰,一用勁就把她
攬在懷裏。

  “哎呀,死人,這人這麽多,害人家曝光了!”

  衹見小穎穿了一件所謂的“版納裝”,上面是件短衫,下面是長長的一片布
包成的長裙。由于長裙很窄,不便于邁步,而剛剛動作過大,小穎的身體在我懷
裏,而腳卻絆在臺階上沒法過來,一整個白皙修長的大腿伸出裙縫露在了外面,
上身也由于身體拉長而露出了纖細的小蠻腰。

  “沒事沒事,沒人看到!”我趕忙把她的衣服整理好,笑呵呵的睜眼說著瞎
話(因為正是午休時間,操場上人很多,正有很多人看著這邊的春光傻笑呢。)
哄她開心。

  “哼!”小穎噘著小嘴生起氣來。

  我趕忙轉移話題:“哎,妳早上不是穿的吊帶裝和短褲嗎?這身哪來的?”

  不出我所想,女生就是喜歡這個話題,小穎轉過頭來:“上午翹了兩節課逛
街買的,怎麽樣,漂亮嗎?”

  “小朋友不乖噢,不好好上課。”

  “喂,妳還不是也翹課去喝酒嗎?”

  “不過衣服倒挺漂亮的,就是太容易曝光了,呵呵,走起路來也不方便。”

  “這才能體現出我的淑女氣質啊,嘿嘿,妳看哪個淑女在街上連蹦帶跳的?
不都是一小步一步的邁?”

  “不光是走路不方便,我想……”我靠近她的耳朵小聲的說:“我想上廁所
也不方便吧?”

  “死頭!”我的頭上又挨了一下,“不過倒真是……不方便,不過淑女自有
淑女的方法。”

  “說來聽聽。”

  “才不!”小穎扭過頭去。

  “看妳不說。”說著,我便將手插入她的短衫裏,伸入腋下去搔她的癢。

  小穎機靈的起身躲過。“死頭,想死啊妳。”說著噘起了嘴,扭過頭去不理
我了。

  “嘿嘿,我好奇嗎,”我賠著笑。“小穎,別生氣了。”

  小穎還是不吭聲。

  我怕氣氛冷掉,忙著轉換話題:“老婆大人,上午急急忙忙的找我說下午有
急事,不知道是什麽事啊?”

  小穎還是不吭聲,不過聽我一說,臉上現出了一絲不易被人查覺的愁容。

  終于,小穎咬咬牙,好象下了什麽決定是的說:“沒什麽,衹是我有事想讓
妳陪我回一趟家。”(我們都是住校的。)

  “遵命,老婆大人。等我去牽我的驢。”

     ***    ***    ***    ***

  小穎家在城南郊的一片高檔住宅區裏,騎車去大概需要半個多小時的時間。

  一路上,小穎都坐在自行車的後座上,摟著我的腰一句話也沒有說。好象有
點落寞。平時的小穎,這時候早就小嘴不停的說東說西的,好象有說不完的話,
但現在為什麽會這樣呢?這個小姑娘有心事?我心裏有點猜不透,也不敢多說話
了,衹有默默的蹬車。

  小穎的家住在五樓,以前我送她回家,從來都是送到樓下就結束了,因為她
有一個很有名的老爸。之所以有名,是因為聽她以前的同學說,她的老爸脾氣很
大,我現在泡人家的女兒,當然不敢見面了。

  “妳陪我上去吧。”

  小穎的話讓我很吃了一驚,因為她了知道我很怕見她老爸,所以以前從來沒
有向我提出過這種邀請,今天這個小姑娘確實有點不同以往呢。我心裏真有點猜
不透為什麽。

  “妳自己上去吧,我在下面等妳。妳回家幹什麽?得多長時間?要不我就先
去附近網吧泡一會兒,妳下來再來找我。”

  “不,妳上來吧,我老爸沒在家,他不能回來這麽早。”

  “那,那好吧。”

  小穎的家很大,大概有二百多坪吧,裝修得很高檔。她徑直把我帶到她的房
間裏。她的房間在半躍層的裏間,有自己獨立的衛生間。房間裏很溫馨,一看就
是小女孩的香閨,室內有一種淡淡的香氣,幾上、桌上、床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絨
毛玩具。

  忽然,床頭櫃上擺著的一張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衹見小穎頭靠在一個英俊
的軍人肩頭,一副幸福的模樣。那軍人稍比小穎高些,眉目俊朗,但卻缺了一點
英武之氣,但也可算是“帥哥”了。我心中不覺醋意上涌,臉色不禁難看了點。

  小穎見著我不住往那照片上掃,眼裏忽然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忙道:“介
紹妳認識一下,這是我表哥,長得比妳帥吧?吃醋了?”

  我的笑明顯有點不太正常:“哪有?”

  “還說沒有,剛才妳的臉不知有多難看,真應該給妳拿個鏡子讓妳自己看
看。”

  我尷尬的搔搔頭,衹懂嘿嘿的傻笑著。

  小穎不由嘆了口氣說:“也不知妳是對我沒信心,還是對妳自己沒信心。”

  “不是,我……”

  我剛要辯解,小穎忙道:“其實妳不用總是問我為什麽會喜歡妳,有些時候
喜歡一個人真的是沒有來由的,可能是我上輩子欠妳的吧。”說著,眼內流出一
股哀傷之氣。

  “小穎,”我忙上前把她抱住:“不是我沒信心,誰讓妳長得太漂亮了。”

  小穎閃動著美麗的睫毛,眼波流動的看著我,我不禁有一種要吻她的衝動。

  相交一年多了,我和她還衹是進入動相擁的階段,一方面是我在男女交往方
面有些羞澀,另一方面也是小穎的美麗使我有一種不敢褻瀆的虛幻的不真實感,
所以我才常在心裏想著“她為什麽會看上我”這種沒信心的問題。

  我的手撫揉著她纖細的柳腰,唇緩緩得向她靠近。以小穎的聰明,她當然知
道我要幹什麽,眼神有一種迷醉,也有一種掙扎。

  倏地,她稍稍推開我,眼底透出一種哀傷之氣,緩緩道:“偉,我有事要和
妳說。”

  “什麽事?”

  “嗯……”她低下頭去,好象猶豫不決的樣子。

  “倒底什麽事?”我好象預感到一種不太好的事情。

  “我們要先分開一段時間了。”

  “什麽!?”

  “妳先別急。聽我慢慢說。”

  “妳不用說了,我明白了。”我鬆開了摟著她的手,保持著一段距離。

  “妳明白什麽?”

  “大學生的戀愛很多都是這樣,畢業了就一切都結束了,這樣也好,讓我們
保有這一份美好的回憶吧。”

  其實我說的這也是事實,畢業之後,大家不可能象在學校裏面一樣整天在一
起,加上家庭上、經濟上、社會上種種因素,不少戀愛中的男男女女都是到此為
止了。還有一點我沒有說出口,就是因為我家和她家的經濟實力相差太懸殊了。
她老爸聽說是個當官的(具體上我沒問,她也沒說),從她家就可以一窺端倪;
而我父母衹是普通工人,母親還在兩年前下崗了。

  小穎忽然上前抱住我:“不是妳想的那樣,衹是老爸讓我去英國讀研究生,
得兩叁年吧。”

  “去英國?”我吃了不小的一驚,“怎麽以前一直沒聽妳說過?”

  “我爸也是一直瞞著我,最近辦得差不多了才和我說的。妳會等我嗎?”小
穎睜大了渴望的眼神望向我。

  我看著她,心裏如同打翻了五味瓶。相隔千裏之遙對一對戀人意味著什麽,
我想誰都明白。叁年,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兩萬六千多個小時,其間會發生什麽
真沒有人可以預料得到。一時之間,與小穎相處的兩年時間,一同的浪漫,一同
的歡笑,一同的傷感都一一涌上心頭。

  從我們第一次在走入大學校門時的不小心相撞,到後來發現原來是同班同學
時吃驚的眼神,到小穎因為社團活動而招來眾多異性追求時我心裏的醋意,再到
球場邊小穎率領全班女生為我進球而歡呼,到因為同班裏男生打賭而給小穎寫下
情書,再到與小穎第一次在校門外的小咖啡館約會,再到第一次一起打午飯時招
來眾多男性嫉妒的眼光,再到校裏小樹林裏的漫步,第一次的牽手,再到午後小
雨中第一次的相擁……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麽。

  “我看我們還是分手吧,我是說真的。”

  “妳要相信我,叁年以後我一定會回來,要不我和我老爸說,讓妳陪我一起
去英國吧。”

  “不用。”其實我心裏清楚,我家裏哪裏能出得起我留學的錢啊?讓小穎家
裏拿,我是一千萬個不願意。

  “要不我也不去了,我真的捨不得妳。”小穎說著,眼裏噙著淚光。

  我亦有點感動,深吻著她眼角的清淚:“穎,不要,不能耽誤了這麽好的機
會。”

  我的唇在她的臉上輕磨著,直蹭到她的鬢旁,輕調她的耳垂兒,還不停的向
她的耳內吹著風。小穎忍不住渾身輕顫,口內輕呼一聲,雙手上探,緊緊的摟住
了我的脖子。

  我情緒有一點興奮,唇剛離開她的耳側,就不由分說的找到了她那柔軟紅潤
的雙唇。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接吻,雖然生疏,但卻激烈。可能因為知道我們馬上
就要各分東西,都深怕失去對方,都不願先將雙唇離開。我的雙手也不再閑著,
一手擁緊她的纖腰,輕撫著她的玉背;另一手則攀上了她的雙峰。

  小穎反應激烈,忽的後墜跌到了床上,因為雙手摟在我的脖子上,我亦因為
這樣,壓在了她的嬌軀上。

  我和她之間眼波流動,充盈著離別的滋味和濃濃的情慾。小穎的臉兒忽兒紅
了,用輕的衹有我能聽到的聲音道:“相信我,我是妳的。”還沒說完,就羞得
埋首在我的胸前,再不敢看我一眼。


              (二)尷尬初次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俯身再次吻上了她的唇。這一吻,咸濕得多,
我伸出舌頭探入她的檀口裏,她亦伸出香舌回應著我。

  在這“嘖嘖”有聲的深吻間,我一手順著短衫與長裙的間隙伸進她的衣內,
撫摸著她的腰肢。她的腰真細,給人一種柔不禁風的感覺,單看這個腰身,妳決
想不到它的主人竟然是校內的女子跳高亞軍。

  我的童心忽起,伸手輕騷她脅下癢處。這一招從來都是特別的靈,因為小穎
身體敏感,每當我們之間有什麽尷尬氣氛,或者她發小妹脾氣時,我都是用同一
招數讓她嬌笑不止。

  今天亦然,衹是因為她的小口香舌都被我霸占著,她衹有嬌軀輕擰,眼裏藏
不住流出笑意,嘴亦忍不住張得大了。我借此良機,輕斜著頭,近一步侵占她的
雙唇,攫取她甜蜜的香津。

  小穎也不是吃素的,呵呵,這小丫頭忍著笑,以牙齒輕咬我的舌頭。我感微
痛,急急分開與她緊緊相觸達十多分鐘的雙唇。

  小穎亦因為吃不消我下面的侵犯,不住痴笑。由于剛剛熱吻激烈,呼吸還未
均勻,引起她不住咳嗽。

  我呆望著她的嬌樣,不禁心頭浪起,調笑她說:“謀殺親夫啊妳?”

  小穎笑意更濃,“妳是誰親夫啊?誰讓妳……啊!”

  還未待她說完,我的雙唇又一次迎難而上。衹輕輕地一觸,就換回她輕呼出
聲。但是這一次我卻並沒有貪戀唇間春色,衹輕一觸,就滑向她眉心。由此為出
發點,至臉頰、耳垂、粉頸一路而下,直達鎖骨間。當然,每一次輕觸都同樣換
回一聲輕呼。

  當我走完這萬裏長征時,再抬頭看小穎時,她的俏臉早已紅透。秀目微閉,
唇吐幽蘭,一付任君采摘的模樣,真的迷死個人。

  我用手輕刮她的鼻子,“醒醒了。”

  小穎忽然從迷醉中驚醒過來,羞得臉兒更紅,怒嗔道:“妳壞!”一雙粉拳
早如雨點般捶向我的胸口。

  我佯裝吃消不起,死一般賴在她身上,但一雙胳臂卻扎得更緊,不再給她一
點揮拳的空間。她因為空間有限,呼吸間一雙高聳的乳房不斷磨擦著我的胸膛。
夏季薄薄的衣物根本隔離不了我們之間的觸感。我亦因為這柔軟微凸的兩點的刺
激,下體勃然而起。

  她亦應感覺到了,沉默著不說話了。空氣都沉默了。忽然象是進入了第四度
空間一樣,蟬兒不鳴了,鳥兒不唱了,衹縈繞我們彼此間沉重的呼吸聲。

  “給我好嗎?”(事後我才想到這句話問得多麽的可笑。)

  小穎不知是答應還是因為呼吸不暢而輕“嗯”一聲。我哪還待多想,雙唇第
四度掠上高地,而這一次軍威大盛,因為兩支盟軍亦同時侵占了她的雙乳,並不
停的揉摸著。小穎輕呼連聲,早沒了反對的氣力。雙手衹象征性的推了推我,就
挺著33D的雙乳任我為所慾為了。

  掌心的觸感告訴我,兩衹乳房的凸點正漸漸的挺立。我以單手撐立,另一手
輕巧的解開了她短衫的盤扣。小穎今天穿的是一件淡粉色帶白色蕾絲花紋的少女
內衣,樣式不素不艷,配合著小穎現在的俏樣真個美艷絕倫。忍不住又再以掌輕
撫,立時由內衣裏凸點更加明顯,乳房亦更挺立,象是又大了一圈一樣。

  小穎的雙乳真是貨真價實,內衣決沒有內襯一類的東西。即便這樣,以仰面
姿勢,亦傲然不墜。

  我看得猛咽口水,直急得想一見廬山真面目。一手探入了內衣下沿,往上推
去,一雙玉兔就如去殼的喜之郎一般(勿嫌作者有作廣告之嫌),微顫不止。淡
色的乳暈更是招人喜愛,急忙以口迎之,吸得嘖嘖有聲。

  小穎亦是第一次,哪裏經得起這樣的挑逗,早就魂飛九天,嬌喘不停了。一
雙手也緊扎著我的頭,使我更加深埋于她的乳峰之間。

  我手亦不閑著,另辟蹊徑,由長裙開衩處探入,施施然撫于小穎的私處。這
可真是大膽之舉,我還真怕小穎會因我這“大躍進”而心有不快,或幹脆中場叫
停,那我下面那硬挺挺的小家伙可就有罪可受了。

  我不禁偷眼看上小穎,衹見她好象沒有什麽特別的反映,衹是這會兒不但臉
兒嬌紅,連脖頸都透著誘人的粉紅色。由窗戶外,一縷陽光斜斜打在她的額前,
漂染過的幾絲劉海輕蕩著,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小穎從來都是給人這種感覺—
—清爽,幹凈,利落。

  正出神間,透過薄薄的內褲,從手間傳來一股濕意。我知道發生什麽了,小
丫頭動情了。時不我待,急急退去小穎的長裙,露出與乳罩同款的內褲,私處的
位置透著一絲水漬。我喜不自禁,知道關鍵的時刻就要到來了。忙起身脫自己的
衣物,小弟弟早就把內褲繃得緊緊的了。

  忽然,小穎側身坐起,象是想起了什麽似的。嚇了我一大跳,心叫不好,難
不成真的要中場叫停?衹用手提著剛退到一半的內褲,傻傻的愣在床前,不知下
一步該真麽辦。

  小穎睜大眼睛看著我,忽又轉身,以跪姿伸手去窗邊,猛然拉上半邊窗簾。

  我登時明白過來,原來是這小妮子忽然間睜眼,被由窗戶射進的陽光晃了雙
眼,忽然意識到,做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怎可門戶大開。何況小區內樓與樓之
間間距甚近,叫別人窺見好事可不羞死個人?

  想到這裏,再見小穎上翹于後的美臀,輕擺的纖腰,怎不誘得人色心大動?
忙上前一把拖住小穎的內褲,往後猛拽,衹聽“嘶”的一聲,內褲自腰部裂開,
再也藏不住桃源美景。小穎亦向後一振,伏于床上。

  衹見小穎菊花羞閑,小桃微濕,外覆淡淡絨毛。看得我眼都直了。除了和室
友在寢室裏偷看租來A片外,哪裏看過真實的女孩子私處,更何況是自己所愛的
小穎的。衹覺小弟弟都要流出口水來了,“撲”的一聲,自內褲邊探了個頭來透
透空氣。

  小穎亦覺出這個姿勢實在是太過于羞人,忙轉躺下身,以手覆住私處,嬌嗔
道:“不老實,看什麽呢?”

  “那也讓老婆大人看看我的。”說著,褪下礙事的內褲,置小弟弟于她的手
背上。

  “不看。”小穎忙又把雙手蓋于眼前,羞得有個地縫亦願躲進去。可她哪裏
想到,這樣倒便宜了我的雙眼,因為她的嬌羞處,又一次展于我的眼前了。

  “那就讓老婆感受感受吧。”我說著,拉著她的柔荑,讓她握住我的下身。

  “死亦足矣!”隨著下身傳來陣陣酥麻的感覺,這四個大字深深的印在我的
腦海裏。

  “妳輕點好嗎?”小穎嬌羞的靠過來在我的耳邊輕語著:“人家的第一次都
給妳了。”

  “我會的。”言罷,即以龜頭輕觸小穎的私處,溫潤滑膩的感覺。

  “我來了。”輕墜腰身,但卻給龜頭輕輕滑開了。為何沒有得其門而入呢?
慌亂中,調整了一下角度,又一次沉腰,但還是一樣的效果,衹輕輕一滑,就又
蕩了開去。

  我怕小穎的熱情冷下來,忙又以舌去吻她的雙乳,小穎又報以“嗯嗯”的叫
聲。還好,沒有冷場。下面不敢待慢,揮軍再進,怎奈又一個水淹七軍,有去無
返。小穎的小穴是否練過太極?能化真力于無形?尷尬!我不禁背上生汗。

  小穎似已發覺出我的困苦,伏在我耳邊道:“怎麽了?”

  我窘得抬不起頭來:“老婆,幫幫我吧。”

  小穎亦羞得別過頭去,但小手還是緩緩伸來,一手握住我的下身,一手以兩
指撐開自己的肉縫。

  直到此時,我才想起,哎,那些A片算是白看了。小穎一個處女之身,下身
當然緊窄,雖有蜜液流出,但是還需要為夫我的一番前戲才好。哎,真是,唐突
佳人了!

  真想間,肉棒已然進入了另一番境地,自有另一番別樣的美感。小弟更加爆
脹,一股熱流由背脊往下,竄于尾骨,怎知舒暢怎寫!

  “咣鐺!”忽然外間門響,小穎忙抬起了上身,“我老爸!”我嚇得魂飛九
天,慌忙間拔出肉棒,肉棒與小穎肉壁一陣磨擦,快感上涌,酥麻感由尾骨直灌
龜頭。我再也忍受不住,一股熱精射在了小穎小腹上。

  “死頭,這麽臟……”還待要說,忽然驚醒:“快穿衣服!快!快!”說完
自己趕快下地,先清理了自己身上的污濁之物,還用埋怨的眼神不時瞟我,然後
伏在地上,撅起俏臀于床下找起衣物。忽又想起,回身向我指指門鎖。

  我當然會意,忙悄聲按下門鎖,回身續繼穿我的衣服,還忙裏偷閑,用右手
輕撫了一下小穎展于後的美穴,當然又換回一聲嬌呼和一個“妳等著瞧,看完事
收拾妳”的眼神。

  “小穎!”門外傳來她老爸的聲音。

  “哎!”小穎急忙回聲。忙得也沒穿內褲,急急套上一個吊帶衫和一個短褲
就拉著我出了她的閨房。

  “爸,我同學來了,他就是小偉。”說著忙把我推到了前排。

  “啊,妳就是小偉啊。”一道尖銳的目光向我射來,就象是一個大型的探照
燈一樣,由我頭頂到我腳下,整整掃射了一遍,看得我這個不自在。

  “叫人啊。”小穎在背後以手指輕觸了我一下。

  “啊,伯父您好!”

  “啊,留下吃飯吧。”

  “不了,我們還有事,要回學校。”小穎推了我一把,走到門廳去換鞋。

  “對了,小穎,妳大白天挂什麽窗簾啊?”

  “啊,沒事!”小穎所問非所答的回了一句,匆匆開門,拉著我逃了出去。


              (叁)宿酒何處

  小穎坐在我自行車的後座上,默不做聲,衹用雙臂緊擁著我。

  我亦是思潮澎湃。想到不久的將來,我留在學校,而小穎則要遠赴英倫。天
各一方,情何以係?空間、時間,都是我們戀情最大的敵人!

  又想到剛剛才的激情一刻,不由甜上心頭,叫我如何報答美人恩?哎,真是
糗!自己是射精了事了,而小穎還沒有達到頂峰,衹怪自己第一次粗心大意,沒
有技巧,才如此唐突。也怪她老爸,何時不好回來,偏偏在那個時候回來,哎!
剛剛的一幕幕象是電影回放一樣,又重在我的眼前過了一遍。想到關鍵處,下身
不聽命令的又一次昂首挺胸了。

  哎,不對,想到關鍵處,不由心中一顫。為何剛剛未見到小穎的落紅呢?難
道她不是第一次?難道是她騙了我?還是我剛剛根本就在慌忙中根本沒有到抵到
她的花心?還未觸破她的處女之身?

  想到這裏,再不顧其它,回頭問道:“我說,哎……”看見小穎漲紅著臉,
亦象是在回想剛剛的一幕幕激情,不由問了一半的話生生讓我又吞回了肚裏。

  “什麽?”小穎抬眼看著我:“注意點騎車,現在正是下班的時間,人多,
小心點兒!”

  “沒事!”

  小穎微抬了抬身,伸了脖子伏到我耳邊道:“剛剛妳怎麽那麽有經驗?是不
是平時在宿捨裏不幹好事,讓趙斌他們給教壞了?”說完,連自己都覺得自己說
得羞人,忙又縮回後座去了。

  “哪有?我們從來都是談人生、談理想、談未來,努力學習,天天向上,哪
有學壞?”

  “呸!”小穎輕啐了一口:“不害臊!”

  忽感到下面小弟頂得褲子生痛,想到剛剛心中的死結,腦中一個閃唸,不如
一會兒找個旅館,再來番,不就知道到底是怎麽回事了嗎?于是說:“我說,要
不……”

  還未道完,小穎有點不奈道:“快點唄,渾身都是汗,我想回宿捨洗澡去,
正好小慧還約我呢!”

  心裏恨恨道:“好個小慧,又壞我好事!!看我不……”腳下猛蹬,直似把
這車蹬當作是小慧一般踹個不停。

     ***    ***    ***    ***

  到了小穎宿捨樓下,果然見到小慧一襲黑衣黑褲,一手叉腰,一手拎著洗浴
的東西站在樓口張望呢。

  這小慧是小穎的閨中死黨,簡直可說是形影不離,每每都作了我倆之間的電
燈炮。最可恨的就是她竟然還似混然不知,卻不曉得我在心裏把她的祖宗八代都
罵了個遍了。

  小慧的性格和小穎真是相差十萬八千裏,真不知道她們兩個怎麽能相處在一
起四年還不相厭。

  小慧是屬于“大女人”一類的,個子比小穎還高,穿平底鞋都快趕上我了,
就不用說穿上厚底的了,但就是稍稍有一點馱背,這可能是高個女生的通病吧?
如果用一道菜來形容小慧的話,那就是“熗扮幹豆腐”,不知諸兄吃過沒?辣而
有味,一不小心還能嗆妳一下,我就有許多次讓她嗆得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小
穎呢?一時想不起來,就“西芹炒白荷”吧——清新爽口。

  現在小慧就作勢要嗆我了。衹見她一手叉腰,一手以指點我道:“我們的陳
老師,如實交代,把我們小穎拐騙到哪去了?”

  沒想到我留校的事傳得這麽快,而小穎聞言早羞紅了臉。我亦不答她,轉換
話題問她:“劉洋他們哪去了?妳見到他們了嗎?”

  這天生萬物真個有趣,這個班裏男生人人提及頭痛的“俠妹”小慧,偏偏最
怕我們五兄弟中平時最蔫的劉洋。每當“俠妹”“發鏢”,衹有劉洋能接得住,
衹要他在她耳連耳語幾句,保證這“俠妹”伏伏貼貼。嘿!

  果然如此,小慧忙道:“問他幹什麽?他們要去大連參加明天的招聘會,剛
剛到北站坐今晚火車去了。”

  “噢!”

  “對了,今天上午最後一節課妳們都沒上,教務處的劉主任還找妳呢。”

  “行,我這就去。”聽她這麽說,我趕快借個機會走人,蹬上車子就跑了。

  耳後傳來小穎的聲音:“慢點騎,明天上午來找我。”

  而後是小慧的聲音:“劉主任早下班了,妳這時候急著去哪啊?”

     ***    ***    ***    ***

  趙斌他們去大連參加招聘會了,我也就不必回宿捨找他們了。經過了一下午
的激烈運動,腹內早已“咕咕”作響了。于是不作多想,把車存在叁捨門前,就
朝校門外小飯店走去。

  北方夏季的小飯店,都在門口臨街擺了許多的桌子,做燒烤生意,我和小穎
常去的這家也不例外。

  我在老板熱情的招呼下剛待坐下,就聽到不遠處坐著的同班的陳剛和大頭叫
我,還有一個沒有見過的小姑娘,面相很嫩,我都懷疑她成年了沒有。大頭象是
喝了不少了,臉漲得通紅,正手拿半杯啤酒逼陳剛喝酒。陳剛正借迎我的機會擋
了開去,亦招呼小二加碗加筷,並暗中指了指大頭,意思——“他喝高了”,讓
我替他解圍。

  “大哥(這陳剛從入校開始就把我這同班內唯一和他同姓的叫做大哥,還非
說什麽五百年前是一家,我亦拿他沒有一點辦法。),我給妳介紹,這是我女朋
友,靈兒,如假包換的‘趙靈兒’,小靈,叫哥啊。”

  這小子也沒說過,什麽時候泡上的呢?成年了沒有?

  那叫靈兒的女孩站了起來,但卻叫不出口,我忙想起來,這陳剛還沒有把我
叫什麽告訴給人家,叫人家怎麽叫?于是起身禮貌道:“陳偉,妳好。”

  “啊,偉哥,妳好。”說完臉騰的一下子紅了,伸出一半的手亦僵在了半空
中小女孩般低著頭。

  陳剛聞言一笑,道:“叫的什麽玩意兒,重叫!”

  “大偉哥……”剛一出口,又覺不對,就說不下去了。

  “叫我陳哥好了。”我忙替她解圍。

  握了一下手後,大家就分頭入座了。我亦多點了兩個菜,要了兩瓶啤酒。

  大頭見我坐下,拿著酒杯衝我示意,道:“陳偉,妳來評評這個理,我哪一
點對她不好?啊?有錢?是個屁!老子不拿錢砸死他!瞅得起兄弟,喝一杯!”

  陳剛忙幫我攔下,道:“大頭,妳喝多了,別喝了,誰也沒說妳不對。讓她
媽的出門就讓車撞死。不就有個寶馬嗎?怎麽的?回去讓他拿它當棺材使!”

  我忙向陳剛打了個眼神,詢問他發生了什麽事。

  靈兒忙小聲對我說:“失戀了!”

  “媽的,什麽寶馬,不就他媽的有個好爹嗎!有什麽了不起?媽的,我就不
信我窮一輩子,等我有錢了我就買他死!”大頭說著把酒杯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濺了身邊陳剛一身。

  這就是社會吧?看著街上庸庸碌碌的人群,忽的我有一種失落感。在大家都
走上社會之後,原來我們這一群學生所自行建立的世界觀就將被無情的摧毀,游
戲的規則將被改寫。也許是我選擇了留校,所以這種感覺暫時還比別人要遲鈍一
些吧。

  夕陽在西邊天際染紅了一片,街燈亮了,街上的車燈亦亮了,而我的心卻忽
地暗了。我尋到了我面對小穎自卑的根源——那就是金錢!在走向社會重新尋找
自己的坐標的時候,我看到了距離,而這種距離卻本不應該由愛情來承擔的。

  就象大頭,我不能說他錯了,因為他選擇的是愛情;也不能說是另外一個他
錯了,妳可以說他高中都沒有畢業,長相也不英俊,什麽都不是,衹有一個有錢
的老爹,但他亦沒有錯,因為他亦有愛的權力;那是她錯了?不對,在這樣一個
社會裏,男未婚、女未嫁,妳憑什麽把她歸屬于某某人的名下?她亦有自由;那
就是我錯了,但這和我又有什麽關係?是我們錯了!是我們這個社會所制訂出來
了某種標準錯了!所以我們,包括大頭、她和那個什麽都不是,衹是有錢的他,
我們大家都錯了!

  大頭真喝多了,伏在桌上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說著他和她,還有那個他;
罵著,罵她和那個他,還有那個他的老爹。我卻忽然象是置身于世外了,眼裏衹
看到大頭變了形的臉和那個同樣變了形的嘴,還有陳剛漲紅的眼睛,和那張未成
年,卻有許多我讀不懂的世故的臉,但卻聽不到一點聲音。整個世界象是過去老
式的無聲電影一般,感覺離我越來越遙遠了。

  我也想買醉了。想到和小穎分別的叁年,想到小穎是不是處女的心結,想到
過去和小穎種種的甜蜜,亦想到社會坐標中那遙遠的距離。我就想買醉!

  這可害苦了陳剛,這邊剛剛勸好了大頭,那邊我又對著瓶猛灌自己,一時間
真的是手忙腳亂。

  依稀間,衹記得我和大頭分別在路過大樹下吐了兩次,才由陳剛分別摻著我
們回學校了。看到叁捨門前不知是哪位才女題的“侏羅紀公園”五個大字,我知
道,我到了。

     ***    ***    ***    ***

  陳剛叁人走後(陳剛和大頭不住在叁捨),我伏在樓門前不知是誰的自行車
上又嘔了半天,實在是沒有什麽東西可以再吐出來了。

  晃晃悠悠爬上了四樓,可能因為快畢業的緣故,加上大批的人都到大連參加
招聘會去了,所以樓內顯得特別的安靜。

  408,我的寢室,我頭腦還是清醒的。但應手中,門卻沒有開。媽的,裏
面怎麽有女人的聲音?有賊?

  急急拿出鑰匙開門而入,衹見老田身下壓著個全裸的女人,尷尬的朝我道:
“我還以為妳們都去大連了,這是我女朋友。”

  媽的,我管她他媽的是誰的女朋友,一頭倒在下鋪甫風的床上就睡了過去…

***********************************
  敬請留意第四章《係花小美》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