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那些年,我和我的那些女人们——我和孙倩的故事

 一天晚上,孙姐和我两个赤裸地又一次站在阳台上。我喜欢在阳台上,因为
那种可以让别人注视着感觉很好,让我产生一种变态的快感。我从后面抱着她,
她的手扶着阳台的栏杆,两个粉嫩大奶子在胸前是不断乱晃,那不断流出淫水的
阴道随着我的那粗大的阴茎来回抽动,我们身下的地板上已经流了一小滩水中。

  孙姐全身好像已经没力气了,但是还在叫着:啊…啊…好爽…大…鸡巴…弟
弟…插…插…得真美…骚…逼…浪死了…」

  我在身后不断挑逗:「骚姐姐,我要用鸡巴操得你美不美,操死你好不好?」

  孙姐说:「骚屄…爽……爽死了…好…弟弟…用…你…大鸡…巴把…我干…
干…死吧…啊…」


  「要不要我天天用大鸡巴干你的浪屄?」


  「要…我要…弟弟…的…啊…大…鸡巴…干…我…浪…屄…使劲…干…我…
啊……啊……」


  就这样孙姐又高潮了一次,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高潮孙姐已经彻底虚脱了。
我也加快马力,最后全身一麻,鸡巴涨得越来越大,低吼一声,再一次把滚烫的
精液射进孙姐那泥泞不堪的肉洞里。完事后,孙姐和我瘫在阳台上,孙姐还保持
着操逼的姿势,张开着腿,小穴的洞口还张开着,里面流出来白色的液体。

  我叫李长,24岁,一年前,我被公司派来Z市这个陌生的城市,由于孤身
一人,晚上空闲时间很多,基上天天都是在办公室上半夜网再回去睡觉。

  一天的周末的晚上,我实在无聊,玩了会游戏,已经快12点了,玩游戏也
没意思,就加同城的朋友想聊会。一个叫「女王」的QQ映在眼前,我一看头像,
一个漂亮的小少妇,资料上写的是Z市人,于是就加她为好友,发了请求过去。
一会的功夫,验证通过。

  「陛下好。」我给发过去信息。

  「好。」那边很快回复过来。

  「陛下在忙什么呀?」

  「没事,随便玩玩。」

  「陛下多大了?」

  「30,你呢?」

  「我24了。」

  「那还是小朋友嘛!」

  「我都不小了,已经是大人了。」

  「哟,是嘛,没结婚了吧,有女朋友没有?」

  「还没有,那你呢?」

  「现在一个人过,一个人过多好,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能一棍子打死吧,我可是个好男人哦!」

  「是么,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哈哈!」

  「你在做什么?」

  「打牌呀!」

  「你喜欢玩牌呀?」

  她说:「是呀?要不要一块玩吧!」

  我说好呀,于是我们边玩边聊。

  后来我知道她叫孙倩,Z市人,离婚了,自己开了一家美甲店,喜欢上网打
牌。以后的日子里,两个人经常在网上聊天、游戏。

  一个周末的下午,两个人玩了会牌,孙姐说不想玩了,想出去转转。我说:
「好呀,我跟你一块,给你拎包吧!」

  她说:「好呀!」

  我说:「这么爽快,你不怕我是坏人。」

  孙姐说:「姐练过跆拳道,你想不想试试?」于是两个人见了约了见面的时
间。

  孙姐人和照片上一样,身高1米6左右,胸部一般,但是身材很好,一头大
波浪卷,外穿一件红色修身连衣裙,那黑色的丝袜包着36码小脚外加10多厘
米的白色高跟鞋更显得很高挑。

  我说:「孙姐,你好漂亮,真有女王的范。」孙姐说:「姐是就是女王,你
小子长得真猥琐,带出去丢我的人。」说完大笑了起来。我不满地说:「孙姐,
这可是标准的帅哥。」「是么?」然后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说:「嗯,长得是比
猪帅多了,哈哈!」


  由于我对女人用的东西有一定的品味,因此还是比较讨孙姐的欢心,两个人
逛了整整一下午,买了好多东西。两个人最后去吃饭,孙姐说你小子眼光还不错,
除了长得困难点,以后还是可以带出来逛街的。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更熟了,
我也经常去孙姐家玩。我称呼她孙姐,她也称我是她干弟弟。

  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孙姐约我去她家玩。我发现桌子放了一个生日蛋糕,我
问:「孙姐,今天谁生日呀?」,孙姐说:「除了你姐我,还能有谁?」我说:
「你怎么不早说,我好准备礼物。」「什么也不用准备,今天你能陪着我过生日
就行了」孙姐说。我问:「今天就咱俩呀?」孙姐说:「那些狐狸精们不是不在
家,就是有事过不来。」我知道她是指她的那些闺蜜。

  看到孙姐在厨房忙着,我说:「我来做菜吧!」

  「你会不会呀?水平行不行呀?」

  「小瞧我,我是在我叔家的饭店长大的,我都能当大厨呢?」

  「呵,没看出来。」

  我带上围裙,展开了我的手艺,没有多大时候就做完了。两个人坐在餐桌上,
我把蛋糕点上蜡烛,深情地唱完生日歌,对孙姐说:「许个愿吧。」许完愿,孙
姐有点感动说:「小长,谢谢你能陪姐过生日,认识你这个弟弟很开心。」我开
玩笑说:「别说那没用的,快吃饭吧。」

  孙姐尝了一口菜,说:「小伙子手艺还不错。」又拿出半瓶白酒说:「今天
姐生日,陪姐喝点。」两个有说有笑,不一会半瓶白酒喝完了。孙姐又拿了一瓶,
两个人又喝完了。孙姐酒量不小,但毕竟是个女人,已经醉得不行了。我也喝得
多了,但是还勉强清醒点。回忆那天发生事,依稀记得最后不知道说到什么事,
孙姐哭了起来,我要走,她抱着我不让我走。最后我把她抱在床上,后来的发生
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孙姐醒了,发现我和她两个睡在一起。孙姐只剩胸罩和内裤,
我也只穿条内裤,由于晨勃,我那引以为豪的小弟弟向上直挺着,下面已经撑起
了小帐篷。两人的衣服乱烘烘散在床上和地上。孙姐吓了一跳,用脚蹬了我一下,
我也醒了。孙姐问:「你怎么睡我床上去了?」我说我也不知道。

  孙姐说:「混蛋,肯定是你的故意的。」「我要是故意的是小狗。」孙姐想
了一下,狡猾地说:「你本来就是小狗,还是个小公狗。」说完,有意无意碰了
一下我那涨大小弟弟,悠悠地说:「哟,人不大,玩意还不小嘛。」我赶紧拿毯
子盖住身体,孙姐不屑地说:「切,我什么没见过。」这时候我才发现孙姐穿了
身黑色的内衣,乳房在胸罩的包裹下显得圆鼓鼓的,身体很白,内裤是小得仅仅
能遮住隐私部位,前面是蕾丝的,能到有几根毛透出来了,屁股又挺又翘。

  孙姐假装生气说:「小色狼,瞧够了没有,漂亮么?」

  我色色的地说:「姐,身材真好,真漂亮。」

  「是嘛,小嘴真甜。」然后坏坏说:「小色狼,下面涨得可难受吧?」

  「我红着脸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不知道孙姐想怎么样,心在砰砰乱跳。

  「想不想要?今天姐心情好,可以满足你一下。」

  我还没有回答,心是想真的么,还是故意骗我玩呢,突如其来的幸福让我不
知所措。嘴上却说「姐,你不是骗我吧。」

  「你就当我骗你吧。」

  说完孙姐就假装起床,我一下把孙姐抱在怀里忙说我信我信。孙姐倒在我怀
里,说:「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完手伸下去摸我的鸡巴。我一下子
激动起来,多少个夜晚想做的事马上实现了,颤抖着说想。孙姐对我轻轻地说:
「摸我。」我颤抖着手,抓孙姐手臂。嘴也不由自主凑上了孙姐的唇,两个热吻
着。当我摸到那两个肉球时,那软软的让我爱不释手,我停留在那两个肉球上把
玩了好大会。

  孙姐说别光摸上面,拿着我的手引导我向下面摸去,我激动地心快跳出来了,
隔着内裤我摸到湿暖之地,我不不断上下抚摸着,孙姐嘴里开始低声呻吟起来。
接着孙姐脱了我的内裤,对我轻轻地说:「给我也脱了。」

  我费了半天劲,才把胸罩给弄下来,然后脱下孙姐的内裤,孙姐骂了句笨蛋。
孙姐伸手握住我那已高高翘起的鸡巴赞叹道:好长呀,然后白嫩的手来回在上面
撸着。我最得意的就是我的鸡巴很长,有16公分长,而且很粗。网上有很多狼
友吹自己多长多长,但说实在基本上都是吹的,超过15公分长就已经了了无几
了,我的名副其实。


  孙姐胸很挺,乳头两个还是比较粉嫩的,下面的被黑黑毛的被遮挡住。我无
师自通地把嘴凑上去舔着乳头,另一只手也抓住一个来回揉动。随着我的吸吮,
孙姐啊…啊…地低叫着。我玩弄了胸部一会,手伸下去摸孙姐的屄,已经看了无
数黄色图片的我早已知道女人屄是什么样子,但从来没有摸过,我的手都颤抖起
来。乱蓬蓬的毛中间,沟被嫩肉包围着,沟里有一个小洞,洞上方有一个小的突
起的软肉芽,沟里面已经非常潮湿。

  我用中指上下来回在沟里来回滑动,每当我碰到那小肉芽时,孙姐就啊…啊
…叫得很大,我问孙姐怎么了,孙姐说没事很舒服。我于是每一次都有意无意碰
到那小肉芽,孙姐也叫得更高,下面也更湿了。过了一会孙姐说:「我…受不了
…了,你快…进来吧。」我愣了一下,孙姐说:「还愣着…干什么。」说完就抓
住我鸡巴往肉洞送去。

  我知道我要开始人生的第一次做爱了,以前虽然谈过一个女朋友,但是也只
停留在拥抱亲吻的阶段。于是把我把鸡巴向孙姐下面探去,孙姐也配合地分开双
腿,但是费了好大劲,也没插进去,不是滑下去就是找不到洞中,孙姐说真笨,
说完用手扶着我的鸡巴,送到洞口,我使劲一挺,只进去了一小半,孙姐眉头皱
了一下说:「轻一点,你的太大了。」

  于是我慢慢进入,终于整根一下子进去。

  我好像一下坠入梦里,下面被肉洞紧紧包裹着,头被沸腾的血液冲击地快晕
了。

  孙姐叹了口气说:「好大好长啊…!」我于是开始猛烈的抽送,一开始不得
其法,不是用不上力就是拨出来了。孙姐说:「操逼也不会,你别用力,身体跟
着我动。」

  说完就用手扶住我的屁股,然后一送一抽弄起来了。

  慢慢地,随着孙姐抽动,我慢慢熟悉起来。孙姐也随着我的抽送,皱着眉头,
啊……啊…叫起来了。就这样抽送了一会,我感觉下面越来越涨,马上就要射了。
我说孙姐我不行了,孙姐说:「没关系,你射吧。」然后用力夹着我的鸡巴,我
全身用力,抽插得飞快,最后用全身力往前一挺,浓浓的精液发射进去。这是前
所未有舒服,那是和自己打飞机是完全不同的,这一刻时间都好像停止了身体好
像漂浮在云中,孙姐问:「舒服了?」

  「嗯。」

  「第一次?」

  「嗯。」

  「没想到还是个生瓜,哈哈………」

  「我还要。」

  当我挺着那又涨起来的肉棒,孙姐说:「你还没让姐爽,姐岂会饶了你。说
完又张开了腿。我终于看清楚了孙姐的逼,乌黑浓密的阴毛顺伏地覆在微微凸起
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小阴唇紧紧由于刚才的战斗有点微微张开,
上面已经湿透了。我看了实在受不了,于是又插进肉洞里,有了经验,我得心应
手。

  孙姐开始叫起来:「啊……啊……好舒服…啊…好大……好美……啊。」一
个人初懂人事,一个久旱逢甘霖,两个人干柴烈火。我用全力抽插着,鸡巴上沾
满了孙姐的浪水,每一次都是整根拔出来,然后深入到底,又快又狠。孙姐彻底
疯狂了,「爽……爽死……了……啊……大鸡巴……弟弟……你真……棒……好
爽……啊。」

  射过一次后,下面就不那么敏感了。我又大力抽插了一会,孙姐像疯了一样
大叫起来:「啊……啊……太……爽了……我…………要爽……死了……啊……
啊……啊………」下面也使劲往上挺迎合我,我正纳闷,孙姐长长啊……了一声,
然后就瘫到床上了。


  「姐,你没事吧?」我问「爽死了,你个小色儿狼,没听过高潮呀。」

  「哦,姐你还要不要。」

  「不要了,我已经爽了。」

  「那我怎么办?」

  「咯咯……,你自己打吧!你们不是都会打飞机嘛!」

  「不行,我要跟你操屄。」

  「这么粗俗,看你这么可怜,上来吧!」

  说完又开始了「孙姐你的屄操起来好爽。」

  「那你就啊……使劲……啊操……吧啊……啊……」

  「姐,你的洞里好暖好紧,鸡巴弄进去很舒服。」

  「你弄……啊……的……姐也……啊……很爽啊,弟……弟,干吧……啊…
…干……干……死我……吧……」就这样又操了十几分钟,孙姐又来了两次高潮。
我感觉鸡巴越来越热,好像要涨爆了。


  「姐……我……要射……了。」

  「你…射…给…我……吧…啊…我…啊…也……来了,啊……啊……啊……」

  随着我我发射,孙姐也全身绷紧,也高潮了。我们俩个休息一会,看见我们
结合的地方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我说:「姐,怎么这湿了一大片?」孙姐说:
「傻瓜,没听过女人爽了会流水,你也爽吧,不过你真棒,弄得姐真爽。」说完
还是爱不释手地摸着我的宝贝,我又有点硬了。孙姐了吃了一惊,说:「还行呀,
年轻真好。」

  「我还想要。」

  「今天就到这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别累坏了。」

  「真的么,以后我还可以和孙姐做么?」

  「不行,以后想都别想。」

  「不行,我要和孙姐做爱,以后天天做。」

  我纠缠着孙姐,孙姐被纠缠不过说:「以后还可以,行了吧,小色狼。」
「孙姐真好,那干脆从现在开始吧。」我把孙姐抱起来。孙姐叫着:「小坏蛋小
色狼,放开我……房间里传来了啪啪声和女人的呻吟声。」

  从孙姐那天生日阴差阳错上过床以后,我和孙姐的关系就更进一步了。以后
的日子两个人还是经常在一起,每次见面就是疯狂地做爱。在孙姐的指导下,我
已经成了床第高手。那天像往常一样,客厅里我们两个裸体纠缠在一起。我正准
备进入,孙姐说:「别急嘛,今天我们玩个新花样的。我说:」什么特别的。「

  孙姐说:「你躺在沙发上,闭上眼。」

  我听话地闭上了眼,感觉孙姐蹲了下去。

  我正纳闷,就感觉鸡巴进入了一个暖又湿的洞里,原来孙姐在给我口交,我
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由于太长,孙姐整个不吞下去,于是一边吞吐,一边撸着,
一会用舌头绕着龟头打转,不时顺着肉棒舔下去直到蛋蛋,再把蛋蛋吸到口腔里。

  我爽得头皮阵阵发麻,下面越来越硬。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对孙姐说我要
射了。

  孙姐加快了速度,一边手抚摸着我的蛋蛋。最后,我吼了一声,全身用力发
射了出去。孙姐等我发射完,才把鸡巴吐出来,然后把精液全部吐在一张卫生纸
上。

  「小色狼,爽不爽。」

  「孙姐,真是太爽了,我要爽死了。我也要吃你的下面。」

  其实我后来发现,我喜欢口交,但是由于怕孙姐不肯,于是只好埋在心里,
今天终于释放出来。孙姐顺从地躺在床上,我掰开孙姐的大腿,嘴直接凑了上去,
孙姐啊的一声叫起来。孙姐的阴部其实很好看,大阴唇很厚,显得阴部很丰满,
粉嫩的小阴唇像俩个小翅膀分开在两边,中间就是那一直流水的小洞。我舔了一
会,说:孙姐,阴毛一直粘在洞口,我给你修剪一下吧。「

  「小色狼,你要求还真多。」

  「我给你修剪吧」我说于是我从洗手间拿出来孙姐美容的小剪刀,用剪刀细
心的修剪,不一会大功告成,阴毛已经由乱蓬蓬的变成整整齐齐地。修理完阴部
鼓鼓的看起来像一个小面包,看了就让人忍不住想吃一口。我说孙姐:「好了。」

  孙姐看了下:说:「剪得还不错嘛。」于我我嘴又舔了上去,没有阴毛的阻
挡,已经顺畅了很多。

  在我灵活舌头不断转动下,孙姐疯狂叫了起来:好弟弟……舔得……好舒服
……对……就是那……好好。孙姐下面流了好多水,我一下子全吃下去,「孙姐
你的逼真好吃,淫水好甜,以后我还要吃。」

  「好弟弟……你……好好……舔……给姐姐……好……好舔……姐姐……天
天……让……你吃。」

  我于是更加卖力,不时用牙齿轻咬小阴唇,一会舌尖舔着肉芽,一会又整个
舌头往洞里钻。孙姐被我舔着叫爽得惊天动地:「好弟弟,真好……舔得……真
好,姐……姐要……爽……美……死了……啊……啊………」最后我看到阴部一
阵阵收缩,一股淫水流了出来,我也全部吃下去。我问:「孙姐,爽不。」孙姐
好大会才说:「要被你弄死了。」

  休息了一会,孙姐于是又吃起了我鸡巴,我反抱住孙姐,两个人在沙发上玩
起了69式,这一战杀得是风起云涌,天昏地暗。我把孙姐按在沙发上,用后入
式操了好大一会,孙姐已经是哀嚎连连,已经好几次高潮了。我抱着孙姐走上阳
台,孙姐住的是那种小高层,她家在10楼,阳台是那种那种落地式玻璃,里面
有护拦。孙姐问:你干什么,我说:你朝外站着,用手扶住栏杆。孙姐说:「别
这样,会被对面楼上看到的。」我说:「看到又怎么样了。」于是不由分说又下
子从后面插了进去,孙姐也又开始享受起来,我说:「浪姐姐,弟弟操得怎么样?」

  孙姐说:「弟弟……好棒……啊……用力……操我……啊……啊。」我说:
「浪姐姐,不怕别人看见了说你是骚逼呀。」孙姐说:「想看…就…就看……吧,
我……就是…啊…个骚逼……啊……,我说:」还是个被我操的骚逼。「

  「对……对,是……小长…啊…的…啊…骚逼,小长…啊…的……鸡巴…啊
…操得……我好……爽啊……真是……好…啊…鸡巴………这时,我看见对面楼
上阳台有个女人在晾衣服,心是萌生一股冲动,在别人的注视下做爱是什么感觉。
于是故意猛操了孙姐几下,说:「孙姐,大鸡巴干得你怎么样。」

  孙姐高声叫起来:「啊……大鸡巴……太美了……操得……逼太……爽了…
…啊……啊……要……爽死……了。」那边阳台上的女人好像听到叫声,就顺着
声音看过来了,我确信她能看清楚两个一丝不挂在干什么,看见那女的就这样看
着。


  这时候孙姐也不行了,我也下面一麻,浓浓的精液射了进去。孙姐已经站不
住了,身体已经向阳台躺去,在我和孙姐身体分离那一刻,我还恶作剧地用我那
未完全疲软的阴茎向窗户外晃了晃。

  「啊…骚逼,小长…啊…的……鸡巴…啊…操得……我好……爽啊……真是
……好…啊…鸡巴……」

  这时,我看见对面楼上阳台有个女人在晾衣服,心是萌生一股冲动,在别人
的注视下做爱是什么感觉。于是故意猛操了孙姐几下,说:「孙姐,大鸡巴干得
你怎么样。」孙姐高声叫起来:啊……大鸡巴……太美了……操得……逼太……
爽了……啊……啊……要……爽死……了。「

  那边阳台上的女人好像听到叫声,就顺着声音看过来了,我确信她能看清楚
两个一丝不挂在干什么,看见那女的就这样看着。这时候孙姐也不行了,我也下
面一麻,浓浓的精液射了进去。孙姐已经站不住了,身体已经向阳台躺去,在我
和孙姐身体分离那一刻,我还恶作剧地用我那未完全疲软的阴茎向窗户外晃了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