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第一次之老伯与少女(全)

    我家住北京,是和新中国一起诞生的,1949年10月1日,为了庆祝这
个双喜临门的日子,我的父亲给我取名为潘国庆,可我却没有对的起我的名字,
更孤负了我父亲对我的期待,从小我就不好好学习,逃课,打架,经常和一些坏
孩子来往,随经学校和父母的多次教育,仍死不悔改,还是我行我素。

  当我16岁时就在也无心念书了,父母没有办法,又怕我继续学坏,一致决
定要我去当兵,反正我也懒得在家也就同意了,在当时想当兵,可不是件容易的
事情通过家人的活动,我在1965年12月1日正式入伍,被分配到河北省丰
宁满族自治区高炮团,当时做为一名军人是件很光荣的事情,在部队的前一年,
我的表现还不错,很快就入了党,跟着还被提升为班长,身高也由入伍时的1米
70长到现在的1米80,体格也练的很键壮,各项军事技术都很过硬,是团里
重点培养的对象,父母知道后也很高兴,正当我前途无量机会一片大好的时侯,
全国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

  经历过这场浩劫的人们还会记得,这次大革命很快遍集全国,当然也波集到
了我所在的部队,我是北京来的对这种运动最感兴趣,执行起来也很积极,还被
选为部队革委会的副主任,当时我们那些热烈拥护运动的年轻人可真是糊涂,盲
目的的追随,以致到后来追悔莫急。

  一次我们去尚王镇,查抄那些被称为四旧的满族皇亲古董,在一个姓那的人
家中发现了一张很珍贵的字画,当时由于我一时贪心,没有上交私自藏了起来,
就是我的一念之差,改变了我的一生。

  三天后我向部队请假,回家探亲,我带着激动的心情和那张画回到北京,我
的父母很高兴,亲戚们也都来看我,当晚我就把那张唐伯虎的十美图,藏在我家
四合院的屋顶,怕画受潮,我还特意做了个铁盒儿,锁上后我用蜡漆严严的封住
了它我万万没想到它一藏就是三十多年。

  一周后,我假满回到了部队,继续参加如火如涂的文化大革命。在那时象我
这种人很吃香,我在19岁时,在部队革委会的大力推荐下被正式提干,时任团
一营三连指导员。少年得志,不知引来多少人羡慕的眼光。正在我风声水起的时
侯大难来了,姓那的人家把我拿走画的事泻露了出来。

  我的对立派利用这件事抓住不放,审查我一个多月,我就是闭口不招,但我
还是没有逃过这场灾难!我被判入狱三十年。

  在狱中我才得知,我的父母也受到了牵连,被关进了牛棚,因经不住他们的
残酷折磨,先后去世了,晚上我蒙头大哭了一场。

  很快,到了1976年,这是个令人难忘的历史时刻,是十年来全国人民真
正的春天,在我党老一辈革命家,老将军,彭真的带领下一举粉碎了以江青,王
洪文为首的四人帮反革命集团。

  在我们监狱,很多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冤枉判刑的犯人,都被无罪释放,我
也高高兴兴的等着这一天,可是灾难又一次降临到我头上,我没有被释放,原因
是我当时定的罪是:打!砸!抢!

  此事影响我的情绪有好长一段时间,在大队长的教导下,我平静的面对现实
时,接着在狱中渡过漫漫长夜。

  其实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间到了2000年,我从一个19岁的小伙子变成
了51岁的老人,狱中管教的制服也由蓝色和绿色改成黑色,我们活动室的电视
也由9寸- 14寸- 21寸- 29寸……

  再过三天就要出狱了,我的心情很激动。到现在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了,因
为在外我没有朋友,亲戚们也不只在何方?

  三天后,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上开往北京的列车,由于我在狱中呆的时
间太长了,监狱决定派刘教官送我回家。

  「您看现在的火车怎么是双层的,很漂亮。」

  「啊……好看吧,你在看人们穿的衣服。」

  「是啊,真好看,变化太大了。」

  一到北京站,我简直看花了眼,一幢幢高楼大厦,一条条宽宽的马路,一座
座壮观的立交桥,太美好的世界。

  「喂,喂,老潘。」

  「哦,教官。」

  「楞什么神啊!以后你就生活在这个城市,有的是时间看。」

  「是,是。我们先去哪?」

  「给你安排好了,先回家,然后去派出所上户口。」

  「我的家……」

  「对,你的家」

  我们来到了我家所在的居委会,接待我们的是张主任。

  「你是潘国庆,你家的房子很快就会被拆了,按规定你有权继承你父母留下
的房产,你可以要房也可要钱!过两天找我,我带你去办手续。」

  「好,好,谢谢您!」

  「别客气。」

  和我一起回到那好久没人居住的老式四合院,刘教官见以安排妥当便告辞回
去了。

  「谢谢您,刘教官,过一阵我回去看望大家。」

  「好了,你回去吧。有困难给我们写信,再见。」

  「再见,刘教官。」

  到了晚上,我上屋顶发现那张画还在,太好了,我打开它。

  啊!它完好无损,过一阵找个主把它卖了,今后的日子全靠它了。

  到了第二天,居委会的张主任领着我去海淀区房管局办理了拆迁手续,我选
择的要了一套三室一厅,地址在亚运村。我去看了房很宽敞,在13层。

  通过派出所的帮助,我找到了我的舅舅,见面后自然是抱头痛哭,在舅舅家
我见到了比我小10岁的表第许红卫,他在一家外企工作,我们表兄弟很合的来
我就把画的事和他说了。

  「表哥,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你帮我把它卖了。」

  「没问题,我们老板就喜欢中国的字画,明天我就和他说!」

  表弟很快就以220万的价格帮我把画卖了,直到这时我才觉得30年的监
狱没白坐。

  我给了表弟20万,给了舅舅20万,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人。

  我花了20万装修了我在亚运村的新房,又买了辆红旗轿车,我早在部队时
就会开车,有钱的生活真好。

  在表弟的帮助下我投资100万在亚运村开了一家快餐店,我的艳遇也就是
由此而来的。

  我学会了打扮,也开始想女人了,还好我虽然上了年纪,但英俊的相貌,健
壮的身体,和成熟的男人味儿一点不减当年,我因为入狱早,所以直到现在还是
个真正的处男。也有些女人主动找我,可我都看不上她们!我喜欢的是青春气很
浓的文静女孩,也许您认为我是在白日做梦,可是直到我遇到她……

  她叫吴雪,今年18岁,我喜欢叫她雪儿,她是今年的高考应届生,在等通
知临时在我店里打工,真是人如其名:她有象雪一样的肌肤,白皙而细腻,她更
有象圣女一样的气质:文静而矫媚,她有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粉面桃腮。一双
标准的丹凤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朦,仿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性感
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身高足有1米70修长健美的双腿让我总产生
遐想。

  一身普通的店服穿在她的身上,一样鲜艳靓丽,白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
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黑色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
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着。一双
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健康的气息弥漫全身,雪儿身上独特丰满的
韵味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醉的诱惑力。

  我发现雪儿也常常的偷偷看我,眼神中有一丝不易被人查觉的,爱幕之情,
我经常在午后休息的时侯,把她叫到我办公室聊天,经过一个月的来往和接触,
我才知道她父亲死的早,从小就缺少父爱,当她一见到我时就有种莫明奇妙的亲
切感,有时还有性的冲动,听后我很开心。

  一天早上我见雪儿很高兴的样子,问她时,她神秘的对我笑着说:休息时再
讲给我听。

  在我的办公室我才从她口中得知:她被清华大学录取了,我也替她高兴,并
答应包下她上学的所有费用,她感激的抱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吻了一下,然后红
着脸跑开了。我的心一阵狂跳,咚!咚!咚!

  到晚上下班的时候,我开车送她回家,在她家楼下我说:「明天晚上我请你
到我家中做客,咱们一起庆祝你考上了大学好吗?」

  「好,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她柔柔的回答我。

  「是什么惊喜?」

  「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我也有惊喜给你!」我说。

  到了第二天一天无话,晚上,雪儿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家。

  「潘伯(她一向这么叫我)你的家可真漂亮呀!」

  「是吗?你喜欢就常来,回头我给你配把钥匙,给你留个房间。雪儿我为你
准备了一桌好菜,吃完了我带你参观每个房间好吗?」

  「好吧!」

  我们一起来到餐厅,我启开红酒,我们边吃边聊。一会儿,一大瓶红酒喝光
了雪儿的小脸也红仆仆的,煞是好看。

  「雪儿,来看看我给你卖的是什么?」

  「啊,笔记本电脑。」

  「嗯,是我送给你的。」

  「真的吗?傻孩子,当然是真的啦。」

  「潘伯,这个牌子的要一万多呢?」

  「别说一万,就是十万我也给你买,只要你喜欢?」

  「我喜欢,谢谢你!」

  「你不是也要送给我惊喜吗?我看你是空着手来的,惊喜在哪里呀?」

  「想知道啊?你跟我来!你先带我看看你的卧室。」

  「这间就是!」见雪儿来到我的卧室,斜躺在床上,一只白嫩纤细的葱葱玉
手托着香腮,另一只则斜搭在丰润的大腿上。

  雪儿今天好象精心的打扮了一翻,上身穿一件白色紧身薄毛衣,是前面带拉
锁的,更衬托出她那与18岁年龄不太相附的巨乳,别看乳房又圆又大,但却没
有一丝下垂感,向上骄傲的耸立着,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下身穿一深红色短裙
裸露着两条光滑,白嫩的大腿,没穿袜子,脚上还是穿着她平时最喜欢穿的一双
白色的软皮鞋。

  我看呆了,看傻了。

  雪儿矫滴滴地对我说:「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好吗。」

  「好,好,是真的吗?」

  这时她来到我面前伸出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张开那性感的嘴唇含羞的吐出香
舌,一阵阵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我的肺腹,传遍我的全身,刺激着我身上每一根
神经,她那滑滑的嫩舌在我发干的唇上舔着,我一张嘴,香舌向泥鳅般滑向我口
中,在里边和我的舌头不期而遇。她一边用舌尖挑逗我的舌头,一边将她口中甜
香的唾液,渡入我的口中,我们的两条舌头一会在我口中一会在她口中相互缠绕
一会儿深吻,一会儿浅吻,一会儿我舔她的唇,弄的我们的唾液拉出条条细丝。

  她的双手不停地轻轻抚摸我的头发,我搂着她细嫩腰肢的大手,也向下滑向
雪儿圆圆鼓鼓的翘臀,我隔着短裙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揉捏抚摸,我感觉她的脸儿
更加红的发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抚摸我的手也改为紧紧抓住我的头发。

  我知道她已开始发情,运用从色情光盘上学的招数,我撩开她的短裙下摆把
手伸了进去按在她肉感十足的肥臀上,我感觉她的小内裤又薄又软,由于内裤又
紧又小我的手被阻挡在了外面,我轻轻的拍着那两瓣儿嫩肉,雪儿的臀部也随着
节奏轻轻的摇动。

  我的嘴唇脱离了她的嘴唇,吻上她小巧的耳朵,先用舌头舔着它,连耳朵眼
儿也不放过,又含住耳垂儿轻咬细舔,弄的那里湿湿的。

  我听说那是很多女孩的性感区果然不假,雪儿被我吻的身体越来越软,自己
已站不住完全靠在我的身上,她仰着头长长的秀发象瀑布一样散落,嘴中则发出
含糊不清的低吟。

  「啊……啊……哦……哦……恩……恩……」

  「潘伯,我好热好难受。伯伯,你的小雪儿不行了……啊……啊啊……啊啊
啊……哦哦哦哦哦……」

  我见时机差不多了,抱起她柔软的身体轻轻地放到了我大大的床上,自己也
跟着伏身下去想好好欣赏她的春情,她也用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幸福地看着我,她
的小脸儿绯红,嘴角还残留着我的口水沫,额头和鼻尖儿都沁出汗珠。

  见我贪婪的注视着她,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毕竟是才18岁的姑娘。

  「伯伯,我爱你,你爱雪儿吗?」

  「我的好雪儿,我会用行动来回答你的!」

  我拉开她毛衣前的拉锁,她也配合我把它脱掉,里面是白色纯棉胸罩,胸罩
很小,根本遮不住那两团白肉,有一个乳头还顽皮的裸在外面,由于胸罩的约束
在两峰之间有一深深的乳沟,象一道山谷,我咽了口唾液,稳住「砰砰」乱跳的
心,颤抖着双手伸向胸罩。

  她弓起上身让我便于行动,很快在她背后找到胸罩的挂勾,随着它的脱落一
对洁白浑圆的大乳房「扑」的一声蹦了出来,在我眼前随着她的呼吸而左摇右摆
那大大的乳房洁白,细腻,象两个大白瓷碗扣在那里,顶端有两个大大的乳头,
红得像两粒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新鲜樱桃,呈少女独有的粉红色,上边还有一个小
坑,那是将来喂养儿女的,她的乳晕象铜钱般大小,呈深红色。

  在向下是雪白的腹部和细细的小蛮腰,小巧漂亮的肚脐,我除去那阻碍我视
线的短裙,露出我刚刚摸到的小内裤,也是白色纯棉的,很薄,很小,由于她的
臀部又圆又大,所以内裤深深地勒在那一小片神秘的地方,鼓鼓的阴阜位于中央
两边有细细的绒毛不老实的钻了出来,想看看这大千世界,两条玉腿白晰,丰润
小腿光洁细腻,脚上的鞋子不知何时已脱掉,露出白嫩整洁的小脚丫。

  我低吼一声。「啊……受不了啦。」

  我忙乱的脱掉衣服,只着一条黑色内裤扑向了这个既白皙漂亮,又性感丰满
的少女我用双手捧着她的一只乳房,掌心一压,小红枣般的乳头便向上挤凸起来
鼓得高高的,鲜嫩得惹人垂涎欲滴。我一口含住她的乳头轻轻的吻着,直吻到它
涨大发硬,再用舌尖在上面力舔,又用牙齿轻咬,双掌夹着乳房左右搓弄,直把
她撩到春情难耐,细腰扭来扭去,满面通红,呼吸急速,鼻孔直喷热气。我一边
用同样方法再进攻另一乳房,雪儿随这我的玩弄不停的呻吟。

  「啊……啊……啊……哦……哦……哦……啊……恩……恩……呀……」

  两个大白馒头在我的刺激下也发生了变化,乳房涨圆的象两个大皮球,散发
着阵阵乳香,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这时的雪儿则完全被我征服,已沉醉在浓浓的
性欲之中。

  我继续进攻,嘴唇一路向下,在她大腿根部狂舔,又隔着内裤舔吻她小丘似
的阴阜,那里早就湿淋淋的一片了,薄薄的内裤被她渗出的粘粘的淫液浸透了一
片。我用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把它脱了下来,一直脱到雪儿的脚踝处,她顺势把
腿一甩,小内裤便掉下床外。

  她弓起两腿,向外分开把迷人的小穴对着我,那是一幅令人难以忘怀的美丽
图画,两条滑不溜手的细长美腿向外伸张,轻轻抖动,夹在中间尽头的是一个白
如羊脂的饱满阴户,阴阜上长着乌黑而又柔软的曲毛,被我呼出的热气吹得像平
原上的小草,歪向一旁;拱得高高的大阴唇随着大腿的撑开,带得向两边半张,
露出鲜艳夺目的两片小阴唇,阴道口有些小嫩皮,望上去像重门叠户的仙洞阴蒂
特别不同,头部大得连四周的管状嫩皮也包不住,像一个小龟头般向外凸出玲玲
珑珑得像一颗红豆,在我眼前绽放。

  我不禁低下头,轻吻起她的阴部。用我的舌头分开那卷曲的阴毛,顶开那厚
厚的阴唇一股少女下体的清香冲进了我的鼻腔,令我心醉,我首先把小阴唇仔细
舔一遍,再把其中一片儿含到嘴里,用牙齿轻咬,再叼着往外拉长,随即一松口
阴唇「卜!」的一声弹回原处,我用同样方式轮流来对付两片阴唇,一对嫩皮被
我弄得此起彼落,辟卜连声,少女哪里还忍得住,淫水便越流越多。

  用我的舌头轻轻舔着那暗红的阴蒂,轻轻抖动,那颗小红豆早已勃得发硬,
整个浅红色的嫩头全裸露在外面,闪着亮光,刺激的雪儿全身滚烫,浑身不停地
颤抖,口中已不由的又发出呻吟。

  「啊啊啊……受不了了……往深点好伯伯……啊……啊……啊啊……」

  我的舌头慢慢探进雪儿的阴道,急促的抖动,进出。粗糙的舌苔刺激着雪儿
嫩嫩的阴道,她的叫声越来越大,猛然,两条玉腿紧紧夹住了我的头,一股热热
的粘液喷入喷我的口中。

  「啊……啊……啊……哦……真舒服……我完了!」

  我知道雪儿的第一次高潮来了。

  雪儿稍微休息了一会儿,用陶醉的眼神看着我粗大的阴茎,伸出纤细的玉手
到我胯下,用玉手轻轻抚摸着我勃起的阴茎,五指箍着阴茎套个不停,我感觉包
皮被她捋上捋下,磨擦得龟头爽到不可开交,阴茎越勃越硬,坚实得像条铁棍,
龟头硕大无比,又涨又圆,像两个小乒乓球。

  此时的她粉脸通红,眼光迷离,抬起头,妩媚的看着我:「伯伯,你的可真
大,真粗啊!我又快受不了了……」说着低下头,轻轻用双唇含住我的阴茎,伸
出舌头慢慢的刮着我的马眼儿,立刻一阵快感涌上来,我的阴茎包在一个温暖,
湿热的地方,涨的更大更粗了。雪儿开始用她那性感无比的小嘴套弄起来,每一
次都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深入,我也越来越临近高潮,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

  「啊……啊……哦……哦……啊……我的美人儿,我的宝贝儿啊,我的小仙
女儿,我的小妖精……」

  我的呻吟刺激着她,套弄的更起劲,甚至让我的阴茎一次次的深如到她的喉
咙里,她也兴奋的一双嫩手抱住我的臀部到处乱摸,最后干脆紧紧搂住我的双胯
使劲往她脸部拉着,鼻腔中发出阵阵令我魂荡的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从她口中拔出阴茎,压到她的身上,我低头看着雪儿玉脸
通红,红唇大张吐出火热的香气,两眼射出难耐渴望的神情,她双脚盘住我的腰
部肥臀拼命的耸动着,我知道她已经又受不了,于是双手捧着肥臀将大龟头对准
她湿润的洞口,用力一挺而进「唧」的一声,整个阴茎一气呵成地便全根尽没雪
儿的子宫颈被我的龟头猛地一撞,全身酸了一酸,不禁:「唉唷!」一声叫喊,
抱着我的腰连颤几下,嘴里呢呢喃喃地无病呻吟:「啊……啊……好痒啊……舒
服死了啊!」

  我用力的挺动着臀部,粗大的阴茎在她的洞中出出进进。

  「啊!我的好雪儿,你的小穴可真紧啊!」

  「啊,真舒服是吗,那你就好好操我吧!」

  这么文静的女孩能说出这么淫的话,我就更加兴奋了,胯使劲的向上顶着,
以便我更能深入到雪儿的花心,她也用力地屁股前后左右地磨动,洞口一层层的
嫩皮裹着阴茎,也跟随着套弄一张一闭,龟头好像被一张又暖又湿的小嘴不停的
吮吸着。

  但见阴茎粗壮雄伟,插在小小的阴户里。把它撑得鼓鼓的没有一丝缝隙,滴
滴淫水从缝中溢出,慢慢地往会阴流去,然后流到屁股下的床单上。

  「伯伯,嗯,好舒服……啊……啊啊……我……我快……快要死了!」

  「啪叽啪叽……啪滋噗滋」大阴茎在阴道里抽动时,发出美妙的声音。

  雪儿反应更加强裂,两腿紧夹我的腰,使劲向下用着力,媚眼如丝,口中不
时还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双手揉搓着雪白的巨乳,诱人的媚
态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

  「好伯伯,快点嘛?用力操……你的鸡巴真好,快快……」

  雪儿大声的呻吟刺激着我使劲干着,看着我的阴茎在她那粉红的肉洞中进进
出出,每一下都把她那阴唇带的翻出来,并带出不少的淫水,并伴以扑嗤扑哧的
响声,我忍不住两手抱紧她的细腰,使劲往我这拉,阴部碰撞发出啪啪的声音。

  「啊,受不了了,快点,好伯伯,我不行了,要死了,快,快,我愿让你操
我一辈子,好伯伯,快点啊……」

  我一阵猛操,直操的雪儿两眼翻白。

  「我出来了……」

  随着她的一声低嚎,一股热热的阴水喷到我的龟头上,我立刻也到了高潮,
一道浓热的精液倾巢而出,直射向她阴道深处。

  我们双双达到高潮,这就是我的第一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