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母亲的呻吟声

  我叫森,是家里的长子,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到国外南美洲去,那时候是跟很多不同的家庭住在类似於一间大旅馆的地方,当时每个家庭住一间房间。童年的我就是在压缩的环境长大,因为每间房间都很小,隔音又不好,到了晚上就隐隐约约地听到似有似无的呻吟声。像在睡梦中的呓语般,瞬间整间旅馆都充满了淫声淫语,但都不是很清楚,而我也不是很去注意那些声音。

  一直到了我们搬了到新家去。但那个时候我跟父母就开始分房睡。虽然跟父母分房睡,但偶而还是会跟他们一起睡。

  那时候就又会听到小时候听到的“叫声”。

  记得有一次,我问我妈妈:妈,为什么晚上我很像有听到你在叫的声音?

  我妈偷笑的看了我爸一眼,然后对我说:“我哪有?你听错了。你是不是在作梦?”

  这件事就这样被我妈敷衍了过去。那个年纪的我,刚好就是每一个男人都会经历的青春期。因为青春期的关系我开始会去注意那些跟性有关的事物,比如说父母在用的保险套,润滑油等等。但都只侷限在於对事物的好奇上。记得有一次我在抽屉发现了一堆保险套,好奇的我就拿了一个在抽屉里的保险套,然后问我妈说:这是甚么?

  我发现妈又偷笑的看了看我爸一眼然后就跟我说:“那个……没甚么……把它放回去。”

  但充满好奇心的我怎么可能就因为这样的答覆而停止我的好奇心呢!所以我决定一天偷偷的把一个套子拿到厕所里打开,虽然那时候的我不知道那是做甚么用,但出於本能的我看完了还是毁屍灭迹的把保险套丢在马桶里沖掉。

  小屁孩的我怎么会注意到我要找的性就是在我身旁呢!

  这就是所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一直到了我们又搬了新家,那时的我已经14,15岁了对性这种东西,慢慢地因为周遭的同学,朋友,和我的性启蒙老师:电脑!我知道的知识变越来越多。最多的都是从周遭的朋友和同学口中得知。听不懂的就上网去查,比做任何功课还要认真。

  记得我第一次接触到色情小说的时候,刚开始我只是看那些玄幻或武侠改编版的小说,但看久了,就发现一点刺激感都没有,直到有一天我在一本玄幻的小说里看到了母子乱伦的情节,那本小说的书名与情节我已不太记得了,而那本小说描写的也不是很有肉戏,但它却从此改变了我的一生……从那一次以后我就开始看一些乱伦的小说,而就像大多数的乱伦小说描写的那样,我开始注意我的母亲。我发现虽然我妈当时已经37岁了,而且又是4个小孩的母亲,但妇女生产后会发胖的后遗症并没有在她的身上发生,顶多只有一些妊娠纹而已,她的身材还是很苗条的。最重要是她的脸蛋,因为母亲的脸是属於娃娃脸,小小的,但又是有点微尖的瓜子脸,而最重要的是岁月在我母亲的脸上似乎没留下半点痕迹,这也是为什么我开始迷恋我母亲的原因。

  从此以后我开始看着母子乱伦小说,依样画葫芦的做一些社会所认为肮脏,不耻的事情来。

  我开始会偷看母亲洗澡。我家的厕所的门和透气窗之间有一条缝,大约有一根手指头的宽度,说实在的不是很大,小小的一个缝。

  有一次,我情不自禁得很想学小说里偷看妈妈洗澡,所以我就蹑手蹑脚地走到浴室,我拿一把椅子垫高,一条窄窄的缝隙将大好春光暴露无遗。

  我心如鹿撞,只见妈妈正在全身赤裸的淋浴。刚开始只看的到妈妈的背,妈妈的背雪白如玉,水顺着妈妈的被留下来,但可惜的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我只看的到母亲的腰的位子,看不到屁股,好想摸一下喔……那是我看到裸体的母亲第一个反应。但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妈妈一下子就洗完了,其实已经过了15分钟了,妈妈开始穿衣服了。就在那时候我又看到了母亲哺育我长大的那对美乳!那是一对不大不小的乳房浑圆饱满,大概有C吧(我不太会看那个,但凭一个男人的直觉我觉得有C罩杯)在那对山峰上立着两颗褐色小葡萄,没错,因为母亲已是4个小孩的妈,乳头要是还是粉红色的那就奇怪了。当时我整个脑袋轰了一下……然后我就马上爬下来,把椅子放在它本来的位子,然后匆匆忙忙地跑到我房间。因为母亲已经把她粉色的胸罩穿上了。

  到了床上我整个阴茎撑爆到了极点。我开始打手枪幻想着妈妈的侗体,还有那一对美乳……每当妈妈洗澡的时候就是我最快乐的时候。

  有一天晚上因为太热的原因我睡不着,我就想说起来沖一下水,经过爸妈的房间时,发现房门竟然是打开的,但里面暗暗的甚么也没看到,当时我想可能是太热的原因吧。所以我就没有太在意。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呻吟声!就是我从小到大一直都会听到的声音!而色情小说看那么多的我怎么会不知道那是甚么声音呢?我慌忙的接近门前,看看能不能听得更清楚一点,能!我听到妈妈的呻吟声了!

  他们很像才刚开始做。

  而妈妈很像也以为我们都睡觉了所以叫的也蛮大声的。

  就这样听到那一阵阵的呻吟声,我的阴茎一下就充血了,但突然间我灵机一动,我马上拿着我的MP3然后捏手捏脚的把它丢在一个放衣服的桶子里偷录,为这难得又美好的一刻录下来。

  然后继续听妈妈叫床,从妈妈口中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有时高亢,有时急促,有时却又短暂而快速。

  还记得我爸当时还播放着海角七号里那日本人唱的那首野玫瑰日语版的,那时歌刚好到了副歌的地方,母亲的呻吟开始变的高昂起来。

  “哦……嗯……哼……嗯……哟……喔……嗯……哼嗯!嗯……”如仙籁般的呻吟,让我差点就喷了出来。

  我马上跑到房间里躺在床上,此时的我充满的罪恶感。脑海里母亲高潮时的呻吟声一直的挥之不去,我就这样慢慢地进入了梦乡。那夜奇蹟般的我并没有手淫。

  隔天我趁我爸妈不再房里时,我就把MP3拿出来听。

  听着听着我又勃起了,我开始打手枪,到了妈妈高潮的时候,我也一起喷了出来。第一次那么真切地听到一个女人高潮的呻吟,那是如仙女一般的高歌,母亲地当时的呻吟是用文字无法形容出来的。

  这导自我到现在大部分看的A片都侷限在於夫妻或情侣之间,因为欧美的大部分的叫声都很假,没有如母亲般的真实,只有那些自拍或偷拍的影片才会吸引我。后来我还存钱买了录音机,因为MP3录的不是很清楚。

  就这样我开始会注意一些父母反常的举动,然后就把录音机放在它们的床头柜上,这样就可以偷录他们的做爱的声音,只有这种方法才可以保证万无一失,因为毕竟不可能每次都能像第一次那样听得那么真切,而且因为后来爸妈在干时都把门关得好好的,使我后来只能当隔墙有耳的那个耳。

  (在爸妈的房间隔壁就是客厅,中间隔着一到木制的墙,但木板和木板的中间是中空的,所以“听房”时隐隐约约的听的到妈妈的呻吟,但却不是很清楚,只有在妈妈高潮时才会听得比较大声)

  而也这样,我开始通过母亲穿过的性感内裤来发泄自己的欲望,妈妈的内裤常常有很骚的味道,属於比较重口味的。很多时候我会发现有精斑,而我当时就幻想妈妈好骚喔!竟然一直把爸爸的精液泡在她的骚逼那么久,还是那是爸爸射得太多,尽管已经有擦过了,但里面一定还有残留,而经过一整天的时间,精液才从母亲的深处流出来……后来我也会在爸妈房间里的垃圾桶里找出一团一团的纸。我曾经很多次拿起那最湿得一团,那无疑的就是母亲她逼里流出来的淫水,妈妈流的好多喔!我又拿起来闻了闻,淡淡的,有点鹹鹹的味道,并不难闻,并没有妈妈内裤那重重的骚味,最重要得是那味道激发了我的兽性,我忍不住的打起手枪,然后把精液射在那团擦拭妈妈从骚逼里流出来的淫水的纸上。

  但我很遗憾的是一直都没看过爸妈他们做爱。

  但在两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

  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不是很清楚,也是在夜深人静的夜晚,我起来要去尿一泡尿,走过爸妈房间时,我看到电灯怎么是开着的,我当下知道有戏了,所以我靠近到门口。

  (爸妈的门有一格一格透明玻璃的,而在房间里再贴纸防止有人偷窥,但因为过了很久那纸都有点破旧了,很容易得看的到里面,虽然不是很大的洞,但对我来说足够)

  可是因为爸妈房间里衣柜把全部的床都挡住了,基本上我是看不到甚么,但那一次我很幸运,因为他们干着干着已经到了床沿边了!从这个角度看到妈妈的头到肩膀,而爸爸就在她上面,爸爸把妈妈的脚放在他的肩膀上然后抓着妈妈脚踝就大力的干了起来,而妈妈的两只粉脚也不停地在半空中踢动着,整个玉体也扭来扭去。从门外就听到的是床因为爸爸的大干特干而发出的“嘎嘎”作响,和妈妈的浪叫声。

  “哼哟……哼哟……冲!冲……快点阿……快点……嗯……喔喔……喔……嗯……爽……快点……嗯……哼哼哼嗯嗯……嗯……”

  原来我刚好赶上妈妈高潮的时候。这次我并没有马上走,我凡尔留下来为了看妈妈是否有穿性感内衣或情趣内衣(因为我曾经翻过爸妈的房间为了看看妈妈的情趣内衣和性感的内裤)过了大概5分钟,就看见妈妈穿着黑色的内衣裤,走下床,我当时有点呆,但我马上发现她很像看到门外有个人影,我当下马上跑到我的房间装睡,过不多久爸爸就来巡房了。

  从那一次以后,爸爸把有玻璃的地方从新贴上新的纸,而爸妈也开始分房睡了。我的偷听的机会也变少了。最重要的是我买的录音机不知道要放哪一间房间了。

  但就在一次的机会中我又被我看到了,那一天晚上的时候,妈妈特地在爸爸在睡的房间的隔壁厕所里洗澡,那间厕所有一道门可以通往爸爸的房间,而这间厕所的通气窗和门也有一道门缝,那一次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的全身,她的屁股有点翘,而且饱满而不失弹性,一双典型的妇人乳房浑然欲涨,小腹却是平平坦坦,没有一丝赘肉。

  妈妈全身雪白如玉,下体阴毛稀薄的并不是很多,点缀着无数晶莹的水珠,散发着一股淫靡的气息。一头乌黑的长发包在脑后,姣好的面容堪称绝色。这时候妈妈洗好了,她穿上了一件粉红的性感内衣,就这样的走进了爸爸的房间里,这时候我也转移了阵地,因为通气窗是开着的,所以从右边的开处可以看到爸爸的床的侧面。

  妈妈很骚的娇笑走到爸爸的床边,因为爸爸正用很淫秽的颜神看着妈妈,然后很猴急地把妈妈抱到床上开始亲吻她,爸爸的嘴在妈妈的颈部和耳朵来回地穿梭着,而妈妈的嘴里也不停地,“喔……喔……嗯……嗯……”的喊,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希望爸爸这样子。爸爸的嘴一直往下亲,到了妈妈的胸部;爸的嘴一边亲着妈的胸部,一只手抓着妈妈另一个乳房,爸爸的大手完完全全的掌握住妈妈的奶子。

  爸爸的攻势似乎尚未停歇,他接着往妈的下面游走,而妈妈的叫声也更加地激烈,这时,爸爸的嘴在妈妈的两腿之间停住了,并且伸出了舌头,往妈妈腿间里面舔去。

  突然,妈妈的反应,变得更为剧烈;嘴里不停的,“嗯……嗯……啊啊……好舒服呦……”地叫着,两手更是抓着爸爸的头,猛往腿间塞。而她的腿高高翘起来自然地张开,好容纳爸爸的头。

  这时,老爸突然横过身体,两脚跨到了妈妈的脸上,把鸡巴往妈妈的嘴里塞去,而他的嘴仍留在妈的腿间吸着、舔着,还不时发出“滋……滋……滋……”

  的声音。妈被这突来的一塞,声音变得“哦……呜呜……喔……嗯”的,房间里顿时静下来许多。

  就这样,爸的大鸡巴在妈妈的嘴里抽送了将近五分钟,爸、妈才依依不舍地分开。刚分开躺下来,爸爸马上又整个人趴到妈的身上,并热烈地与妈亲吻着。

  爸的手也没闲着,在妈妈的身体上下地抚摸。这时爸拿开手,大鸡巴在妈张得极开的双腿间猛地一下挺向妈妈的鸡歪穴。而妈咪被这么一挺,胸部的地方似乎被震动似的,嘴里叫着。

  “哎呦轻点……轻一点儿……你真猴急……忍不住了齁……呦喔……整只都进去了……好……爽……爽呦……喔……喔……嗯……嗯……”

  爸的大鸡巴在妈的下面不停地上下前后的进出,有时爸还顶着妈的下面转圈圈,弄得妈妈是爽彻云霄。

  这时妈妈哼道:“我真想把整只用我的鸡歪穴吃下去……嗯……哼哼……”

  “把整只都吃下去吗?”爸爸摸着妈妈的奶子说道。

  “嗯……整只都吃下去……哼嗯……”然后妈妈就翻身到爸爸身上,变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哦……呜呜……喔……哦……嗯……哼……嗯……哟……嗯哼……好刺激喔……嗯……嗯……把整只都吃下去了……嗯……嗯……嗯……把整只都桶到里面了……哦嗯……哦嗯……嗯……”妈妈整个放浪形骸,不停地大跳骑马舞。

  而爸爸很享受的边摸边舔妈妈上下跳动的奶。

  然后妈妈的声音变的高昂起来。

  “哼哟……哼哟……快点阿……快点……嗯……喔喔……喔……嗯……好爽哟……快点……嗯……哼哼哼嗯嗯……嗯……”

  高潮的妈妈并没有因为这样而得到一点停歇。

  爸爸翻马过来把妈妈压在身下,然后把妈妈的脚放在他的肩膀就大力的干了起来,而妈妈的两只脚ㄚ子也不停地在半空中摇晃。(这倒置我后来特喜爱这个姿势)

  “哦哟……哦哟……捅的好深呦……整只都进去了……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哼……整只……都……进……去……了好舒……服……呦……喔……鸡歪穴好爽……喔……喔……喔……喔……喔……不行了……哟哟……”

  就这样爸爸内射在妈妈的骚逼里了。而我也跟着一起射了出来。我马上爬下来,因为不想像上次那样被妈妈发现(毕竟他们要是把头往他们的左边看就会看到我的头)

  后来我就一直没有机会再看到了,但还是有继续用更好的录音机偷录他们做爱。

  因为母亲的呻吟声已经变成了我的瘾。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