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往事回忆》11-15

  学校放寒假了,春节也快到了,我们全家都一起动手把家里整理起来。我和
哥哥清理家里一年下来堆积的垃圾,姐姐和妈妈把灰尘遍布的家具碗碟都拿到池
塘清洗,妹妹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也很兴奋的跟在我后面乱帮忙,嘴里一个劲的
说:“要过年喽,要吃好东西喽。”

  那个时候的我们,谁不盼望着在过年的时候能好好的吃几顿呢?

  爸爸去集市上买东西去了,毕竟过年,鞭炮、对联、茶点这些东西是少不了
要购置的。

  瑞雪兆丰年,到大年夜这天,从下午起雪花就渐渐的从天上飘了下来,慢慢
的把村庄盖上了雪白的外衣。夜来了,家里的事情终于忙完了,我们全家都穿上
了棉袄,我们姐妹四个围坐在饭桌旁等着开始吃这团圆的年夜饭。

  爸爸拿了一串小鞭炮交给我和哥哥,我把鞭炮扎到一根小竹竿上挑着,站在
家里把它伸到了门外,哥哥在门外擦着了火柴,然后在鞭炮“噼噼啪啪”的炸响
声中笑着跑回了家门,兴奋的看着火光烟雾中鞭炮的纸屑乱飞。

  我眯着眼睛装做镇静的拿着竹竿,我没有哥哥胆子大,鞭炮的炸响对那时候
的我来说真的有点吓人,但我是个男孩,也不能和姐姐妹妹一样吓的皱眉头吧。

  鞭炮炸完了,妈妈手里拿着几支香对着门外拜了拜,然后插到门边,关上了
房门。

  终于可以开始吃了。

  一家六口开心的围着桌子,爸爸妈妈一人坐了一边,我们姐妹四个坐在同一
条长凳子上。

  爸爸问妈妈:“菜都上桌了吗?”

  妈妈回说:“都上了,也没其他了,都这一大桌子菜了呢。”

  妹妹小手捏着筷子,看着桌子上的鱼肉流口水:“妈,好吃没有啦。”

  爸爸说吃吧,于是我们就争先恐后的把筷子伸向了早已经看好的菜碟里。

  爸爸妈妈也吃着,还喝点酒,不过并不和我们小孩一样吃的快,只是慢慢的
吃着,脸上带着笑看着抢吃的我们。

  “大军,过了今天,你都12岁了,以后可不能再乱窜了,多在家陪弟弟妹
妹,知道吗?”爸爸夹了一块肉给哥哥的碗里,语重心长的说。

  哥哥嘴里咬着吃食只是点头,爸爸看着他那样子也就不和他说了。

  爸爸又把一块肉夹到姐姐碗里,对着妈妈说:“还是鹃鹃懂事,这一年来,
家里烧饭洗衣她都做了,这很不简单啊。”又看着我们说:“要是你们都和姐姐
一样,爷娘就称心了。”

  姐姐忙说:“我年纪大些,家里我能做的来的我总要做起来,他们还小,以
后会晓得的啊。”

  妈妈眼圈有点发红:“鹃,别讲的,还好有你在家凑点生活,我们家里人这
样多,要是只我们两个做来,怎么忙的过。”

  我忽然觉得自己也应该承担些什么了,接过话来说:“我以后也帮姐姐烧饭
给大家吃。”

  妈妈笑了,爸爸给我夹菜,笑着说:“建建倒是还聪明的嘞,今年读书又是
个三好学生,你还小,读书用心点就行了,等你再大些再凑家里的生活。”

  妹妹听了在一边嚷着她也要去读书。

  妈妈和妹妹说她幼儿园都不喜欢去读,还怎么有字认识去读书,妹妹当即挺
起胸膛保证说明年一定好好去幼儿园,她嘟着小嘴一脸的严肃,不过嘴巴边上还
粘着肉末,我和姐姐看了都笑了起来。

  团圆饭吃了很长时间,一家人说些贴心的话,又讲些来年的希望,顺心愉悦
的结束了。

  收拾完桌子,爸爸又给我们几个每人发了2块钱的压岁钱,又特别的吩咐蠢
蠢欲动的哥哥大年夜一定不能跑别人家去。妈妈叫我们到床上去打牌好了,哥哥
好像不太想和我们来,但我和姐姐妹妹都要来,于是他也只好同意了。

  我们四个拥着被子坐在床上,被子上放一个米筛子就开始打牌了,打的是现
在称为“跑的快”的那种牌,谁先出完谁赢,剩下的几家手里有多少牌一张算多
少钱。

  好像记得是半分钱一张,我们四个兴致都很好,直到妹妹在快天亮的时候实
在受不住要睡了才结束。我和哥哥是赢家,不过打了一夜的牌我和哥哥也只是分
别赢到了几毛钱而已。

  姐姐也说要睡了,哥哥一定要拉我到外面去看看。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雪停了,白色的雪在黑暗里发着光,天气冷的很。哥哥
跑回家拿了一个脸盆来,大声的对我喊:“弟,我们堆个雪人,堆大一点的,叫
天亮路过的人都能看见!”

  我虽然被冷的有点不想在外面,但是哥哥说要堆雪人我还是兴奋的答应了。
于是我们一起动手把地上的雪挖到脸盆里,然后弄严实了扣到门前的路边上,直
堆得比我们人还高(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家门对面路边有一棵大柳树,小时候我常
常在这棵树脚看蚂蚁,可惜后来村子里做水泥路,树根边上都糊上了,没几年树
就烂了,到现在只能追忆而已。),然后又回家拿了菜刀来砍砍削削,弄出一个
人形来,最后弄了两颗木炭来做了眼睛,在雪地里捡起鞭炮的纸屑塞成了雪人的
嘴巴。

  看着我们弄了半天才完成的“杰作”,我和哥哥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天亮了。

  年初一,全家去上坟,年初二到外婆和舅舅家拜年,然后依次去几个姨父家
(我妈妈姐妹8个呢。),我爸爸这边没什么亲戚,等到过了年初八,基本上所
有的亲戚也都拜完了。

  拜年的时候我们小孩当然开心的很,每家都有好吃的来招待,吃完了还有红
包好拿。疼爱我们的姨妈们还总是要给我们的衣服口袋里塞些茶鸡蛋、糖块什么
的要我们带去吃,很多年纪和我们差不多的表兄姐妹也都在拜年的时候见面,谁
都可以找到相处好的,大家一起去爬那边村子里的小山,然后在山顶上猜拳(剪
刀石头布那种)赢茶鸡蛋,这时候仿佛我们的日子忽然的变的好过起来。

  那几天,一直在亲戚家走动,我开心的不得了。不过年初二在外婆家,我还
是闹了个笑话,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挺尴尬的。

  那天所有的姨妈们都一起聚在外婆家,大家坐着喝茶谈天,说些家里家外的
琐事。我们一大帮子表兄姐妹(我自己也算不过来到底有多少,实在是很多,那
时候都生的多,每家都有好几个。)乱跑着玩。

  我也不知道那时怎么了,一个人跑到舅舅家的院子里去了。那天太阳很好,
虽然是很冷的季节,不过感觉倒也暖和。

  我尿急,就站到墙角撒尿,撒完后看见墙上长了一棵小草,叶片大大的。也
不知道当时怎么回事,忽然脑子里冒出一个怪念头,想也没想就把那叶子拉了一
片下来,然后一只手拉住自己的阴茎的包皮,把叶子塞了进去。

  当时觉得很好玩,看着叶子被“装”进了自己的阴茎包皮里面,然后我又把
包皮头上一捏,阴茎头上就鼓了起来,一放手,包皮往下褪,绿色的叶子又露了
出来,我又捏牢。

  我正在玩的不亦乐乎呢,头上被谁敲了一记:“建建,你这样乖的,站这里
玩老把,要打了!”

  我吓了一跳,也来不及把老把收回裤裆,回头一看是外公拎着他不离身的旱
烟管站在我后面,刚才我就是被他用旱烟杆子敲的。

  见我发呆,外公说:“还不给我去家里头吃点心去,老把掏出来很好看吗?
快收回去。”

  我立马把老把放回裤裆,一溜烟的跑了。

  吃点心的时候外公笑着把我做的蠢事和姨妈她们说了,大家都来逗弄我,我
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偏偏有个姨妈还和我妈妈打趣:“建建大了吧,给他早点说个媳妇好了。”
大家都哄堂大笑。

  我只好又跑了出去,几个表兄弟也跟了出来,取笑我说道:“老把很好玩的
吧?”

  这以后每到过年,还有几个亲戚要在我面前说起这件事来取笑我,叫我后悔
个要死,幸好后来他们说着说着,我慢慢的年纪大了起来,他们也就不说了。

  想起这些事情,现在的我总是感触很多,虽然这一切都发生在年幼的时候,
到现在已经过去很多个年头了,但生命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却不会因为时间的消逝
而遗忘。

  或者那时候,我还处在童年中,经历的事情都在我记忆的最深处,有好多模
糊了,但深刻的那些,我怎么能忘记?

  比如我和姐姐,事情过了20来年了,却仍然像昨天般的历历在目。

  如今我们闭口不谈我们那几年的乱伦关系,但在我内心的最深处,又如何能
不记得我们之间那错乱沉迷的纠葛?想要忘记那些真的不可能,虽然我懂事以后
慢慢的强迫自己去忘记,因为我们是亲姐弟,这样的事情真的不应该发生出来,
就算发生了,也要当成梦一场最好,这个世界不容许乱伦的存在!

  但冥冥中,我们和姐姐的命运又是谁在安排?谁在主宰?

  姐姐啊姐姐,我不能忘记,但我们又注定不能再回到从前!这些年来,这个
秘密压在我心头好沉重,你不会怪我现在用这样的方式说出来吧……


                12

***********************************
  这次来发文,先要感谢一下雪秀烟这位朋友,在评论区给在下写了篇很好的
评论,在感激之下,我居然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续好了上次没写完的部分,先贴
上表示感谢。

  我的回忆一直写来,现在自己看看,很乱的,这一篇开始说起我的妹妹,感
觉上和妹妹的事没有和姐姐那样的深刻,可能我准备留两篇在手上。

  大家怎么看我的文无所谓,谢谢一直来支持我的朋友,能让我有信心写完自
己的往事回忆。

  国庆没能来,我们老板让我们加班加点做安装,现在是中午吃饭的时候。
***********************************

  拜完年,15、16又闹过元宵,学校也开学了,我又背上书包继续上学。

  哥哥过年的时候大概是玩了个痛快,破天荒的经常会放学就回家,我们哥俩
也亲近多了,常常会在一起玩。不过天气还是很冷,打弹子赢皮筋的事情就只好
暂时搁在了一边。那时候,我记得哥哥最喜欢和我玩一种叫做“吹牛皮”的扑克
牌,因为他比我年纪大些,放牌的时候报出来的牌面看起来很像真的,我老是不
敢去猜,而我想骗倒他一次却真的很难。往往一副牌打到我双手都拿不下,哥哥
看着我那可怜相就笑,我也笑了起来。

  妹妹进了幼儿园,爸爸妈妈空闲多了,爸爸约了个从前的朋友一起到有点远
的地方去打石头,好象是一去就两个多月,这段时间妈妈抽空上门帮人家做手工
活,赚点钱贴补家用。

  姐姐依然肩负着给家里的弟妹洗衣做饭的职责,有时候我们晚上睡觉也会偷
偷的摸一会儿,但那段时间我们并没有再真正的做爱,因为哥哥和妹妹晚上吵多
了,爸爸不在,我们晚上睡的更迟了。

  日子慢慢的过去,现在想起那些年的生活,很有一点怀念,那时候,我们一
家六口,虽然贫穷,但很热闹,虽然没多少娱乐,但我们姐妹四个在一起,又有
哪天不是快乐的呢。

  我学习很好,这一年我从副班长转成的正班长,记得,那是我在小学三年级
下半个学期的时候。家里都很为我骄傲,认为我以后一定会很有出息,我考试成
绩也一直名列前茅,学校的老师都对我另眼相看,那时候的光景现在回想来,各
种滋味真是难以尽诉。

  到得一个学期结束,又是一个暑假来临了,又将有近两个月的休息,我们这
些孩子当然很开心。

  只是在这个暑假,我又做下了新的孽事。

  妹妹上了幼儿园,其实她也不小了,8岁了,已经很调皮。我对我妹妹从小
就不是很亲近,因为她好象做事情往往出人意料,有一次,我蹲在地上看图书,
她静悄悄的从我后面走来,手里拿着一根爸爸打石头用的凿子,我眼角瞥到她过
来,还在想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她一下子把那铁打的凿子朝我的头上扔了过来,
当时差点没把我砸晕过去。

  我气的要打她,她还哭了,说我小气,陪她玩一下都不行。其实我那时候已
经颇为懂事(到底我和姐姐发生的事,有方面也让我学懂很多,比如我会比别的
孩子成熟些。),知道我和妹妹是最最亲的,所以我后来还是忍住没打她,只是
骂了她,以后我们两个也就冷淡多了。

  那年暑假,爸爸打石头忙的几天才回家一趟,妈妈照顾田里的活计,姐姐1
4岁了,镇里有一家糖厂可以让小孩子进去包糖赚点手工费,姐姐和妈妈说了,
就去厂里做活去了。没几天,姐姐在家说起自己一天也能包上几块钱。

  “大军,你在家又没事,你也12岁了,包糖总会的,你也去糖厂做几天好
了。”姐姐和哥哥这样说,妈妈也同意了,哥哥虽然有点不情愿,但哥哥毕竟也
算懂事,知道自己比弟妹大,能做的事不好推脱,也就同意了。

  这样白天除了妈妈偶尔会在家一会,哥哥姐姐又不在,爸爸难得回来一次,
很多时候,家里就只有我和妹妹两个人了。

  开始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候很无聊,因为我觉得我们没话讲,我要看书,她没
人玩就硬是要和我说话,年纪小,说起话来又颠三倒四的,真烦人。

  但后来我看书也看的无聊了起来,有几天我带着妹妹到姐姐在的那个糖厂去
玩过,但姐姐说最好不要去,因为办糖厂的主人家好象会担心我们偷拿他的糖块
吃。

  于是我只好又呆在家里,实在无聊了,也只能顺承着妹妹和她聊聊天说说傻
话,有时候我想出门一个人去玩吧,她就是不肯,有什么办法呢?

  那天中午吃完饭,妈妈又出门去了,哥哥姐姐早就去了糖厂,就我和妹妹剩
在了家里,天气热的让人很闷,不过想去池塘里玩水吧,好象里面的水又还有点
凉,看看只能作罢。

  妹妹穿着一件姐姐小时候穿过的连衣裙,仰着头问我:“小哥,我们做什么
啦?”

  我没好气的说:“我们还能做什么哦,天气这样热,我要去睡觉了。”

  妹妹不答应,求我说:“小哥,你不要睡觉了啦!我们说说话好不好?你给
我讲故事吧!”

  我懒的搭理她,谁有心情陪她说话,我走过去销上了门,进到里面的房间,
把凉鞋一蹬就爬上床躺下了。妹妹也跟着爬了上来,跪在我边上,气鼓鼓的看着
我,看我故意闭起眼睛不理她,伸手就在我腿上使劲掐了一把。

  真的想发火,我想她是不是有毛病(现在想起那时候我和妹妹的事情,觉得
我对妹妹是太冷淡了,毕竟她那时候才几岁,能懂什么呢?她不就是希望我这个
做哥哥的能陪她说说话吗,可是我那时候觉得她幼稚,就是不想理她,哎,我那
时候不是也太不懂事了吗。),干脆就忍住疼,就是不睁开眼睛。

  后来,慢慢的我真睡着了,这样的天气,身上穿着大裤头子,套着宽宽的背
心,身子往铺着蔑席的床上一靠,就能甜甜的入梦去。身边的妹妹不知道她后来
有没有生气了,反正我是睡着了,她要骂我我也听不到。

  一个好觉睡醒,好象也才下午二点多些(我去看了时间。),我去外面喝了
点水,又回到床上。

  妹妹躺在床上还没醒,圆圆的小脸蛋仰着,小嘴巴嘟着,好象梦里还在生我
的气,怪我这个小哥不和她说话呢。

  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我看着妹妹睡觉的样子,忽然想到我和姐姐弄交的
那回事。我和姐姐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在一起弄交了,这一阵子大家各忙各的,平
常不提起,我也就不怎么去想那种味道。

  这时候我看着妹妹白白的两条腿分开着从连衣裙下摆伸了出来,我忽然心情
一下子紧张。

  我先看了看那个小窗户,耳朵里也没听到外面有行人的声音,然后我呆呆的
看着妹妹的腿中间,脑子里一团乱。

  我明白我那时候忽然的就有了想弄交的欲望了。从前,只是面对着姐姐的时
候才会有,妹妹的身体又瘦又小,又和我不太亲切,我压根就对她没什么感觉。
只是我自己也还小,那欲望没来由的就涌了上来,我盯着妹妹被连衣裙盖住的双
腿,幻想着她大腿中间的那个部位,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了。

  我吸了口气,伸手轻轻的去碰了碰妹妹的腿,碰的很轻,我一方面想试试她
有没有睡熟,一方面又怕她被我吵醒了。

  妹妹看来睡的很好,我的手放在她的腿上的时候,她身子一动不动的。

  她是我的亲妹妹,并且还是这样小(我那时候其实已经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根
本就是不对的,心情非常的矛盾。),我要接着对她动手脚吗?

  不能,妹妹傻傻的,要是被她发现了,和大人一说,我怎么办?

  可是,那时的我又真的好想……

  我的内心在狂乱的挣扎着,转头不安的看着妹妹那张沉睡中无邪的小脸,我
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的出现这样的欲望。想了一段时间,我终于还是压不住心
里的欲望,大着胆子拉开了妹妹的裙子。

  妹妹裙子里面没有穿内裤,本来那个时候,这个年纪的孩子,能有件外面的
衣服遮体就好了。

  我瞪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妹妹分开的腿中间那还没有怎么发育的地方。

  妹妹的阴部光光的,和姐姐鼓鼓的样子不同,她的阴部比较扁,大阴唇颜色
有点淡红,像一个面包圈一样围着,上边还有一些细细的皱纹,到中间有些凹了
下去,一条细缝直直的闭合着,上头的阴蒂很明显。整个阴部都是还远远没有发
育成熟的样子。

  妹妹才8岁啊……

  我小心的把另一只手很慢的伸了过去,手指头轻轻点在了妹妹的大阴唇上,
天啊,感觉好软,和姐姐真的是不一样。姐姐的阴部鼓着,摸上去外面并不会这
样软。妹妹的摸上去,好象摸在棉花上一样,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是不是错觉了。

  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热,心里祈祷着妹妹最好能睡的很熟,不会发现我
对她做的事情,手指又开始滑了下去,碰在了那条细缝上。

  毕竟我已经有过和姐姐弄交的经历,也曾经仔细的看过姐姐的阴部,所以虽
然妹妹的细缝闭合着,看不出来哪里有什么洞口,但我还是知道那个能让我的老
把插入的地方就在我手指下面。

  我用了点力按了下去,果然,那里凹进去了,我的指头传来了一阵热度。

  忽然听到妹妹在迷迷糊糊的说起话来:“小哥,你在做什么?”


                13

  我吓了一跳,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妹妹居然醒过来了!

  我当时手忙脚乱的把裙子放下,然后把手抽了回来,再看妹妹已经坐起来,
我就等着被妹妹骂了,想到可能产生的后果,我心里实在是非常后悔的。

  不过事实上情况没有我想的那样糟糕。妹妹坐起来以后居然过来拉住了我的
手:“小哥,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啊,睡够了好陪我玩了啊。”

  我真是松了口气,看来妹妹是没怀疑刚才我有对她做什么。不过这样一来,
我的心里总还是忐忑不安的,为了能把刚才的行为掩盖或者什么,我只能答应妹
妹的请求了。

  我想了想,对妹妹说:“小英,我们玩牌来不来?”

  妹妹只想着我能陪她玩,马上就连声说好,还去小桌子上把一副已经打的很
旧的扑克牌拿来摆在了床上:“我们玩五张牌好不好啊。”

  我当然说好。妹妹年纪还小,脑子也不太灵光,玩其他的牌她不是很在行,
玩“五张牌”倒是不用多动脑子,反正就抓五张牌对打,谁大谁赢,小时候,我
们都特别喜欢玩这种简单的打法。

  于是我们抓了牌打了起来,可能是我心神不定,又加上手气不太好,连着十
来次我都出不了牌(五张牌是这样玩的:两个人各抓五张,然后由一个人出牌,
比如手中有黑桃三或者接近的人先出,可以出对子、两个以上的连牌、三个带两
张、四个带完等。如果对方压不住,自己出完以后就可以再抓五张继续出,最后
看谁出掉的牌最多就赢。),一副牌很快就打完了,我只压到过没几次牌,输的
很惨。

  妹妹赢的很开心,笑着赶忙洗牌说:“再来,再来哦,小哥。”

  说真的我根本就没什么兴趣和她玩牌,只是……

  看着妹妹那么开心,我忽然想出一个主意,抢过牌来洗好,然后对妹妹说:
“等下,就这样玩有什么意思,要不我们来赢点什么好了。”

  “好啊好啊,反正我会赢,我们来欠帐,有钱就给。”妹妹可是认定自己一
定能赢了我的,所以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我吞吞吐吐的和她说:“不是啦,不来赢钱的,我们有什么钱来赢。”

  “小哥,那我们赢什么啊?”妹妹好奇的问我。

  我心里思量了一会,最后还是鼓起了勇气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小英,
我们谁赢了谁就可以在别人身上打一针玩好不好?”

  妹妹觉得奇怪,看着我说:“小哥,怎么算打针啊,和医院一样的吗?”

  我不好示范,说:“等下就知道了,我们先来牌,看谁先赢了好不好?”

  妹妹虽然有点想不通,不过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很霉,没多久一副牌打完,我又输了。妹妹眉开眼笑
的要给我打针,问我怎么打。

  我没办法只好把屁股朝给她说:“你用手指拿来当针打吧。”

  妹妹也不客气,用手指在我屁股上狠狠的扎了一下,还用上了钻力,然后很
满意的收手,开心的笑着:“哈哈,我赢了,我给小哥打针喽。”

  然后我们又再开始玩牌,我又输了一副,又被妹妹“打针”了。妹妹开心的
简直要跳起来了,捏着自己的手指大笑,真是从来没见她这样笑的。

  第三副牌我先出,我开动脑子捡比较不容易被压上的牌先出,等到最后,我
终于顺利的赢了这副牌。

  妹妹转过身去,把屁股支了起来说:“小哥,那你来给我打针好了。”

  我努力的压下心中的紧张,成不成功就在这一下了,要是事情弄糟了真不知
道会有什么后果。

  我装作自然的把妹妹翻过身来说:“我不要这样打针的。”

  妹妹疑惑起来,说:“那你要怎么打的啊。”

  我索性大着胆子把妹妹的裙子掀了上去,然后指着妹妹的阴部说:“我要打
你的这里,不来打屁股。”

  可能是妹妹实在是太幼稚了,居然还不明白我的企图,没有阻止我,只是觉
得奇怪对我说:“小哥,打针不是都打屁股的吗?前面也好打的吗?”

  我听妹妹这样说,当时心里真的放心了很多。我忙撒谎说:“医生打针才打
屁股上呢,哥哥打针要打在你前面,很好玩的哦。”

  妹妹听我说好玩,忙说:“小哥,那你快点打啊。”然后拉过我的手就往自
己的下面凑。

  我忙把手抽了回来,对妹妹说:“不是这样的,哥哥不用手指,要用下面的
针来给你打。”说完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把自己的大裤头拉了下来,把自己
的阴茎露了出来。

  妹妹看见我的老把可能只是好奇(可以确定的是,妹妹那时候该知道男女之
别,也明白我的下身有这样一根东西,只是到底有什么用途,可能知道我是用来
尿尿之外就不清楚了),根本没去想我这个东西能对她做下什么事,嘴里说道:
“好啊好啊,小哥快来打,等下我再赢你。”

  当时我的阴茎处在半软不硬的状态下,我叫妹妹先躺好,然后分开她的腿,
把身子压了上去。记得那时候我还郑重其事的用手把阴茎对到了她的阴部,然后
下半身牢牢的贴了上去,使了点劲在妹妹的那里磨了几圈,然后站起来拉上裤子
说:“好了,打完了,好不好玩?”

  妹妹好象也觉得有趣,放下裙子对我说:“小哥你那个东西打针真好玩,一
点也不痛,等下我也用下面的来打针。”

  刚才我贴上去的时候,心情是很乱的,虽然计划算是成功了,但内心的紧张
使我在感受到了妹妹阴部的柔软时,心里却担心个要死,本来有点硬度的阴茎还
在磨的时候软了下去。

  但现在听到妹妹这样一说,我心里一动,再回想刚才的接触,裤头里面的阴
茎整个都硬起来了,在裤头里面涨着,还真难受。

  洗好了牌,我们又接着打了起来,我一边打牌一边在思考着。刚才我只是那
样贴到了一下,并没有插进妹妹的里面,但这事情不能着急,只能一步一步来。
我什么时候开始尝试把阴茎插进去呢?现在妹妹的表现,是不会反对我和她玩这
样的“打针”了,只是不知道我再进一步她会有什么反应呢?要是她最后还是和
爸爸妈妈他们说了出来,又怎么办呢?

  一边想着,我出着牌,叮嘱妹妹说:“小英,今天我们玩打针的事你可千万
不能和别人说啊,知道不知道?”

  妹妹压了我一手牌,问我:“为什么啊?和姐姐说行不行?”

  我吓了一跳:“不行,这是我们的秘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们以后就不
能玩了,还有,爸爸妈妈和姐姐他们知道的话还会打我们呢。”

  妹妹没想到会有这样严重,为了好玩,马上就答应了:“好啊,小哥,我们
都不和别人说就好了。反正我这一次一定要赢了你的。”

  我松了口气,只要妹妹不说出来,我就可以慢慢的接近目标,到时候就好说
话了。

  这一次我故意让了几次,结果妹妹又赢了,开心的要我和她一样平躺下来,
还动手拉下的我裤头子,也不管我的阴茎已经起了变化,正硬着翘在那里,掀开
自己的裙子大笑着压到我身上来,嘴里说着:“打针喽,打针喽。”

  妹妹根本不清楚这件事的本质,所以压上来的时候阴部并没对牢我的阴茎,
只是在我身上挺动了两下就爬了下去,一屁股坐到床上说:“我也打过小哥的前
面了,哈哈。”

  我真有点意犹未尽,真想就把妹妹拉过来然后……

  不过现在不能急,我还是要慢点来。我拉好裤头,问妹妹:“被你打过了,
我们还来不来了?”

  妹妹说:“谁说不来的,我还要赢你呢,快洗牌啦。”

  我也笑了,抓紧时间把牌洗好,接着和妹妹玩了起来。

  这一次没费多长时间,我又赢了,妹妹没等我吩咐,就躺了下来,把裙子拉
到上身,还把腿也打开了,对我说:“快点,小哥,快来打针。”

  看着妹妹暴露在我眼前的阴部,我这次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阴茎插进去。

  我的阴茎已经很硬了,只是我那时候还小,龟头还不会全部露出来,一整支
看起来尖尖的。我拉下裤头压到了妹妹的身上,然后拿着阴茎在妹妹的阴部磨了
磨,妹妹被磨的有些发痒,咯咯的笑了出来,然后以为针又要打完了,准备坐起
来。

  不过我可不想就这样磨几下就算了,我问妹妹:“小英,这次哥哥要真的把
针打进去,你怕不怕?”

  妹妹可能真有点怕,问我:“怎么打的进去啊?”

  我说:“哥哥这个针可以打进去的啊,你怕不怕就是了。”

  妹妹疑惑的看看我,终于开了口:“那好吧,你打进来吧,痛不痛的啊?”


                14

  我当然是告诉妹妹不痛的了:“很好玩的,比这样更好玩呢。”

  妹妹就同意了。

  我把妹妹的腿再分开了些,然后看了看她的下身,拿着自己的阴茎找到了妹
妹的老逼洞那个位置,把阴茎凑上去以后,我对妹妹说:“我要打进来了,你不
要怕啊。”

  说完,我屁股用力往前面一挺,阴茎的顶端就有一点挤了进去,但是妹妹那
里实在是太小,我当时只觉得阴茎插了进去,但只进了一点就卡住了。我还想再
用力,妹妹叫了起来:“小哥,痛的呢!”

  我只好停了下来,安慰她说:“没事的,不会很痛的啦,你先不要动,我还
没打完啊。”

  妹妹皱起了眉头,好像有点不满我的说法,不过她也没再说什么。

  感觉到阴茎的顶端被卡在了一个很紧的洞口,一时间觉得很舒服,但又有真
的有点痛楚。妹妹的身体根本没有发育好,加上男女之间的奥妙她根本不了解。
姐姐的老逼一碰就会出水,我插进去当然很顺利,但妹妹的老逼现在明显里面还
干的很,加上实在是太小了,所以不但她会疼,我也挺疼的。

  停了一会,妹妹抱怨说:“小哥,好了没有啊,怎么打这样长时间的。”

  我说:“等一下啦,等我全部都打进去就好了啦。”

  妹妹嘟起嘴不理我了。

  我那时候也真是太莽撞了,想着不用力可能会不行(那时候我似乎根本就没
去想妹妹的身体是不是能接受我的进入,只是一个劲的想插进去,体会那种做爱
的快乐,现在想来真是太不应该了),接着就用力把阴茎往里面顶去。

  “哎哟,痛的啦!小哥!”妹妹叫了起来,开始用手来推我,不过不是很用
力。看她皱着眉头,表情有些惊慌,只是看她那样子好象也不是很痛。

  我也感觉痛,阴茎倒是有大半插进去了,那感觉好像是被什么很会收缩的东
西把我的阴茎牢牢的夹住了,夹的我好难受,似乎是动都动不了。

  “小英你看,哥哥的针打进去了。”我见她一脸的不满,忙说话想吸引她的
注意。

  妹妹看不见,用手来摸,然后皱着眉头疑惑的说:“真的进去了啊,有点痛
的,小哥。”

  我那时候其实身体上的感觉倒还没什么,只是想着终于插进了妹妹的身体很
是兴奋,加上好有很长一段的时间我都没有再享受到过和姐姐“弄交”的愉悦,
现在自己的阴茎能再次进入女人的身体,感受着那种阴道的包容,性欲一发不可
收拾了。

  “我要动几下,把你的洞打的大一点,到时候你会很舒服的,知道吗?”我
对妹妹说。

  妹妹说不来了,会痛的。但我又坚持,并且保证以后会好好陪她玩,她也就
愿意了。

  我的阴茎卡在妹妹的阴道里面根本不能再进入了,(不过进的也差不多,大
部分已经在里面,只有一小截还在外面,可能妹妹的身体,也只能让我进入那么
长了吧。)我只好先抽出一点来,然后又插回去。

  说起来蛮好笑的,我一边享受着做爱的舒适,同时又被妹妹稚嫩的阴道夹的
阴茎微微的疼痛,我那时候干的汗都流了不少,妹妹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
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不过这样抽插了几回之后,或者是妹妹的身体慢慢的开始适应了下来,她的
阴道里面居然也变的潮湿了起来,并且开始放松夹的强度,我动作就顺利了些,
性的快感也就强烈了起来。

  简直是在做苦工,我压在妹妹的身上用力动来动去,做了大概有十几分钟,
随着妹妹阴道里面的环境越来越舒适,我的阴茎也越来越硬挺,抽送的也越来越
顺利。终于那久违的高潮聚集了起来,我压在妹妹的身上不动了,阴茎酸酸的,
把精液射进了妹妹的阴道深处。

  射完以后我从妹妹的身上爬了下来,又看了看妹妹的下身,发觉她的下面除
了变湿了之外也没看出什么来,于是放了些心。

  妹妹坐了起来问我:“小哥,打完针了,我们还来不来打牌了?”

  我忙说:“当然来了,我以后都会陪你玩的嘛!”

  虽然妹妹心里还是觉得我刚才的行为很怪,不过想到我以后都会陪她玩,她
又开心的把牌理好,马上我们又接着打了起来。

  各有输赢,不过妹妹赢的时候她不再用下身来和我靠了,只是象征性的用手
指在我屁股或前面点了一会就说好了,我赢的时候当然还是要打妹妹的前面,妹
妹也很配合,乖乖的躺下把腿分开给我搞。

  那时候真的是人小精神旺,才射过没一会,下面又硬了,等给妹妹打针的时
候,我就把阴茎插进妹妹的阴道里放一会,或者抽送几次就拔出来告诉她好了。
妹妹见我能这样快就把针打完,开心的眉开眼笑。

  其实我那时候虽然年纪小,脑子还是有一些的。我知道无论如何不能让其他
人知道我和妹妹弄交过,所以一方面我要让妹妹不再抗拒我进入她的身体,一方
面又装做这件事情没什么特别,只是因为这是我们兄妹之间最亲密的秘密,所以
一边打牌,一边千叮万嘱的要妹妹守住这个秘密。

  在得到妹妹完全肯定的保证之后,我也完全的放了心,一直玩到4点多了,
家里其他人也就快要回来,我色欲又起,抓住机会又赢了一把,然后和妹妹说:
“这是最后一牌了,等下姐姐就要回来了,我们打完针就不来了,好不好?”

  妹妹说:“那明天还来?”

  我说:“明天还来啦。”

  妹妹拉起了裙子躺了下来,我爬到她的身上去,用手扶着阴茎对住了阴道口
插了进去,然后就抽送了起来。妹妹的阴道里面已经比较能适应我的进入了,我
逐渐的越来越有感觉,心里真是开心。刚才玩牌我插插停停的,憋的怪难受的,
现在是最后的一次了,当然想要射出来。

  妹妹用手摸着我的屁股,也不知道她是好奇还是难受,又和我说:“小哥,
我里面好像有点难过哪。”

  我继续动着,问她:“那你还疼不疼?”

  妹妹摇摇头:“不疼了,就是难过,我也说不出来。”

  我安慰她说:“不疼就好呢,现在哥哥我很舒服的,你以后也会很舒服的,
你是才开始让哥哥给你打针嘛。”

  可能是心情轻松的关系,加上妹妹的阴道里面现在变的舒服多了,我干了一
会,高潮就来了,挺起屁股用力插到最深,又在里面射了一回,射的时候支起身
体看了一下下面,竟然这次整根阴茎都插到底了,妹妹的阴部被我的阴茎插的胀
鼓鼓的,光滑的大阴唇被挤迫在两边,我们两个的下身都快要贴到了。

  射完了,我等着阴茎变软,然后拉了出来,看着妹妹的老逼从分开迅速的闭
合,一会儿就掩盖了里面红通通的嫩肉,回复到本来一条细缝的样子,只是那条
缝上,现在多了些亮亮的水渍。

  我拉好裤子整理扑克,妹妹说下面难受,要去尿尿,下了床蹬上鞋子就跑去
蹲尿桶了。

  打开了大门,我看了看天色。本来姐姐会回来烧晚饭,可能是心虚,我那天
破例的勤快起来,到米缸挖了米淘了,费力的倒进锅里,准备先把饭烧好了,因
为那时候也就快5点了(我依稀能记得我家那时候的灶台有点高,我10来岁时
只能高过灶台一个多头,盛饭的时候也很费力的,姐姐比我高一点,不过做饭的
时候也是很费力。)。

  我倒好米,加好水,盖上木头锅盖,就坐在灶台后面的小板凳上就着灶膛烧
了起来。那时候稻草、树枝之类的就是我家烧火做饭的主力了。

  妹妹也搬了板凳来坐到我边上,问我怎么不等姐姐回来烧饭,我有点骄傲的
和她说:“小英,你看家里现在就我们两个在玩啦,他们都去干活呢,哥哥比你
大些,也总要学学做事,姐姐在厂里包糖也很累呢,烧烧饭算什么,能做的我当
然要做起来啦。”

  妹妹好像也忽然的懂事了,听了我的话直点头。

  “啊呵,建建都会烧饭了,我真快活!”

  就在这当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家里响了起来,妹妹跑了过去:“爸爸回来
啦!”

  我站了出来一看,真是爸爸回来了,好几天不见,爸爸身上的衣服脏脏的,
脸上红通通的好像是刚喝了酒,满脸是笑:“刚才你说的话爸爸听到喽,你这几
天就真的乖啦,知道分担家里的生活呢。”

  妹妹抢过爸爸拎在手上买给我们吃的零食,开心的在家里蹦蹦跳跳。爸爸走
到我边上来,看着我烧火,眼睛里透出那种自己的孩子真懂事的欣慰眼神,看的
我都不好意思起来。

  这时候,妈妈和姐姐、哥哥也跟着进了门,爸爸笑着对妈妈摊摊手:“你看
看,建建在家都会烧饭了呢,快活吗?”


                15

***********************************
  工作很忙,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能来上网贴文,真的对不住。

  我记得上次我贴的是12,这次从15开始贴了,13和14先不贴上,至
于原因我不想说。

  不过喜欢看我的回忆的朋友可以放心,等我全写完的时候,我会把全文都一
并贴上。

  我知道,有很多朋友对于乱伦这是行为是很鄙视的,并且认为乱伦都是写写
的,现实里不太会有人真的做过乱伦这回事。

  我重申我的回忆完全是真实的,几乎没有一点的加工在里面,我只是想把我
和姐姐、妹妹那段乱伦的经历真实的说出来。

  缺的那两篇,是我和妹妹第一次发生关系的过程。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
***********************************

  爸爸在家呆了两天,着实地夸奖了我一通,妈妈和姐姐也很开心,连带着哥
哥妹妹都觉得开心,感觉那时候我们一家人真的好幸福。

  从此以后我晚上常常会主动地做饭,姐姐少了这心事,经常夸赞我,晚上还
着意地要我和她睡在一起,给我讲她在糖厂听来的各种趣事,哥哥和妹妹也在那
头加入我们的谈话。当然,间中我和姐姐的手互相地抚摸对方,其他人就不知道
了。

  一切都很好,每天晚上我几乎都能用手感受到姐姐那让我快乐的身体。我的
手能伸到她的短裤里面抚摸姐姐那柔软温暖的阴部,趁着大家都在说话的时候,
手指在姐姐的阴道里面探索。姐姐也会用手把我的阴茎抓住慢慢地摸着,让我真
的开心死了。

  只不过我和姐姐那段时间除了互相抚摸玩弄之外,倒也没能真个来上一次
“弄交”,我知道姐姐和我一样还是很想做那挡子事的,只是白天要去干活,熬
不得夜,不能等哥哥他们先睡了。

  不过我虽然因为不能和姐姐来真的,有点遗憾,却不怕以后没有机会,因为
我们都不舍得啊。对我来说,又有了妹妹,更是可以把没能和姐姐做爱的遗憾先
放在一边。

  家里每个人于是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白天家里照例一般就只有我和妹妹两
个在看家。

  从那次我和妹妹有了关系之后,妹妹和我每天差不多都有了这游戏内容,不
管是输是赢,我每天都能在妹妹的身上趴上几回,在她稚嫩的阴道里射出我的精
液。

  一天一天过去,我和妹妹对做那事也越来越熟练和配合。到得后来,就算没
什么借口,我也会爬到妹妹身上去,她也不会反对。可以说妹妹也开始隐约知道
这件事情有愉悦之处,有时候居然我没主动,她都会要我和她来一次。

  我不再担心妹妹会把这件事情抖露出来了,因为妹妹看样子已经知道我们在
做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并且也愿意和我做这样的事。每到白天家里的人出门以
后,我们都会把门销上,然后在里面的床上尽情地玩闹。

  想到那段时间,现在我确实会有一点讶异。

  当然也不会是每天,有时候家里也不是只有我和妹妹两个人,但只要家里只
有我们两个人,那我们真的是玩得很疯。

  这样大概过了有半个月多,发生了一件事,到现在我还是记忆犹新。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的中午天气很热,我和妹妹吃过饭一起去睡了个午觉,我们搂着睡到了
下午三点多才醒了过来。醒来以后我想去池塘里洗个澡,因为我小时候真的是很
喜欢游泳的,早就想去游个痛快,只是和妹妹那些天都顾着玩了,有时候去洗澡
也是很匆忙,很不尽兴,这次再也耐不住了。

  妹妹知道我要去洗澡,她也一定要跟去,我不让她去:“你在家里好不好?
我去一下就回来嘛!”

  “我也去啦!我都有好多天没洗澡,让我去嘛。”妹妹就是要去。

  我和她说她不会游泳,要是被水淹了怎么办?她说她不下水,就坐在埠头上
洗一洗,不会有事的。我又说了好久,我真的是怕妹妹会出事,那样的话我就完
蛋了。

  但是妹妹她就是不肯留在家里,哭闹着要跟我去洗澡,最后我只好无奈地答
应了,有点发火地对她说:“那等一下你就在埠头上洗知道吗?不要掉到水里面
去!”

  “知道的啦!我才不会呢!”妹妹回应我说。

  我们带了毛巾就去了(池塘就在我家边上,没几步路,那时候我们小孩子说
洗澡其实就是为了玩水,到了池塘衣服脱掉就下水玩了,加上条件差,也不会有
什么香皂什么的好带。),到池塘边一看,水里已经有很多的小孩子在戏水,有
的还在打水仗,有几个相熟的小伙伴见到我来了一个劲地喊:“建建,快下来!
等你呢!”

  我很快地脱掉身上的衣服放到干的埠头上,吩咐一边的妹妹要好好地坐在埠
头上洗澡,然后就跳下水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我和小伙伴们一会打水仗,一会又
钻个“水没头”(潜泳)追逐玩闹,真是要怎么开心就怎么开心呢。

  不过开始的时候我也很担心妹妹的,就怕她会出什么状况,玩一会就回过头
来看看她。

  不过还好,每次都能看到她在旁边的一个埠头上乖乖地坐着给自己洗澡,拿
着毛巾沾了水在自己光光的身子上使劲地搓,好像很开心,身子还一晃一晃的,
那样子还真可爱哪。

  渐渐地我也就放了心,不再怎么注意妹妹了,专心地和其他小伙伴们玩得个
不亦乐乎。我的“水没头”水平很不错,一扎进水里可以游不少时间,在水下面
摸到伙伴的腿就往下拽,搞的那些胆子小点的伙伴嗷嗷叫。他们也会来算计我,
不过我才不怕呢,我就算被他们拖下水,我也比他们在水下憋的时间长。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我玩了一圈从水里面冒出来,往妹妹那边一看,一下
子就瞢了,妹妹不见了!

  我差点要被吓得腿抽筋,大喊一声妹妹就往那埠头使劲游了过去。

  我扶着埠头四处看,妹妹洗澡用的毛巾还在,可就是找不到妹妹,我是魂飞
西天,最怕的事居然变真的了,妹妹居然掉水里去了!她人这样小,根本不会游
泳,我就不该带她出来洗澡的!要是早知会这样,我无论怎么样也不来洗澡了,
宁愿和妹妹继续在家里玩!

  那时候我真的是慌了手脚,照现在想想我那时候确定妹妹已经掉进水里了,
我应该马上就钻到水里去搜索,但我那时候没那样做,我那时候只觉得妹妹一定
是淹死了,而我就是她淹死的罪魁祸首,那后果太可怕了。

  我扶着埠头飘在水里发了好一会呆,想到我好长时间都没注意这边,妹妹应
该早就掉进水里了,现在过了这样长的时间,她还有命吗?我话都说不出来了,
心也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堵的慌。

  不过妹妹还是命大的,真的命大,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到如今想起,我
还是认为她命大。

  过一会我没留神脚往埠头下面一踩,感觉踩到一团柔软的东西,我又一踩,
滑滑的,踩上去感觉很舒服(别骂我,当时我真的是这样觉得,这件事情我是不
会记错的,因为在我记忆里太深刻了。),又多踩了两脚。

  等我醒悟过来我踩到的应该是妹妹的小屁股的时候,经我这样几下踩,她身
体都好些已经陷进烂糊糊的塘泥里面去了。

  我忙钻到水下面,摸到了妹妹小小的身体,抱住了她把她弄出了水面。

  很奇怪的是,妹妹全身还是干干净净的,从烂塘泥里把她弄出来,她身上居
然没粘上一点脏的。

  她眼睛紧闭着,我把她抱上埠头,她那时候应该是打横躺在我怀里,不一会
鼻子和嘴巴里就流出清水来,然后是剧烈的咳嗽。我把她放到埠头上坐下,她清
醒了过来,然后就哭了起来。

  看到妹妹没事,我不由的又恼火起来。

  “叫你不要来不要来,你还要来,弄不好你这次就死了!”我这样骂着,看
不过又给她抹眼泪,妹妹哭起来眼泪很不值钱的。

  池塘里玩水的小伙伴一开始还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后来他们就知道了,游了
过来问一下,看着我妹妹没事了,又自己去玩了。有几个大一点的家伙只好心地
过来唠叨地劝我一句:“建建,带你妹妹回家吧,别洗了。”

  妹妹哭了一会,嘟着嘴巴好像在和谁生气一样。我问她:“你很神气啊?掉
进水里很光荣么?”

  “我要和你一样下去玩水啦!你又不带我下去玩!”她还真的是气呼呼的样
子和我说。

  我想了想,妹妹可能真的是想到下面玩,我反正现在已经被吓的没什么兴趣
玩了,要不就带她去水里游一会再回家了吧。想着刚才妹妹忽然在埠头消失,我
这做哥哥的确实没尽到照顾责任,还好这次没出事,真是谢天谢地。

  “带我下去玩一下好不好啦?”妹妹恳求我,似乎刚才被水淹了根本就吓不
倒她。

  “好吧,不过带你游一圈就回家哦。”我把妹妹抱了起来,然后下了水。

  我本来是想让妹妹牵着我的手,我带她一起游的,不过一到水下面一试,差
点她就呛水了,她根本就是一放手就淹。我只好把她就直着抱在怀里,然后两脚
用力踩水带她在池塘边游去。

  这个池塘不是很大,至少现在看来是。不过那时候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池
塘也不是太小。那时候池塘的一角上还有几户人家的房子,楼板挑了出来,几个
用大石头筑的墩子立在水面,于是池塘的一部分就在他们家的楼板下面,水面离
楼板有一米多高吧,那边的水底铺着硬硬的石板,没有淤泥,我勉强能够站到。

  妹妹的小手臂牢牢地圈住我的脖子,小脑袋动来动去地看着在池塘里玩闹的
其他人。我抱着她踩着水游了好一会,觉得有些累了,就带着她往那楼板下面游
去。

  到了楼板下面,我脚踩到了石板,站住了休息。妹妹还是挂在我脖子上,她
个子比我小,我也只是肩头以上能露出水面,她就站不到底了。

  妹妹似乎围着我的手也累了,就松了松手,滑下了一点。

  就在这时候,我的身体忽然变得很敏感,只觉得妹妹光滑的身体贴着我滑了
一趟,那感觉好舒服,她的腿也紧贴着滑了下去,不一会妹妹的下身刚好贴到了
我的阴茎上方,我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