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往事回忆》16-20


  我看看四周,小伙伴们都在挺远的地方玩的疯呢,这楼板下面只有我和妹妹
两个人在。胆子一壮,我伸手下去摸了摸妹妹的阴部,妹妹转过头瞪着我,低声
说:“小哥,做什么呀?”

  “妹妹,我们在这里玩一下好不好?”我带点紧张的说。

  妹妹扭了扭身体,逃避着我的手,嘴里说着:“不要,会被知道的,我不想
来。”

  我低声下气的求她:“就玩一下嘛,让我插进去啦,一下就好行不行?”

  妹妹坚决的摇摇头,我情急之下拉过她的腿分了分了开来,拿着自己的阴茎
就往她的阴部凑。刚刚顶了一点进去,妹妹又摇摆着屁股躲开了:“我不想来,
不要啦!”

  刚才阴茎一顶进妹妹的小洞,那紧凑舒服的感觉让我的欲念更是升腾不止,
我只想着和妹妹“弄交”哪里还能罢手。我欺负她不敢松开我,干脆就两只手都
伸到水下面去,一只手拿牢她的腿不让她动,另一只手拿着阴茎又凑了上去。

  妹妹这次没能摆脱我,我的阴茎分开了她的阴唇,由下往上的插了进去。

  在水里并不方便做这挡子事的,妹妹的身体好象太轻,一动就往上飘,我需
要用手拉住她,才能保证我的阴茎能顺利的留在她的阴道里。

  妹妹知道事情无可避免,也就不在逃避了,反倒很配合地靠近我,方便我办
事,并把我搂得紧紧的。

  其实,我当时进去得挺辛苦的,妹妹人小,搂着我的脖子,小脑袋露在水面
上。我的阴茎离她的阴部有点距离,我是很勉强的支持着将阴茎插了进去,一下
没用力,屁股一掉,阴茎就又被拉出来了,我又用手拿着塞回去。

  这样很吃力地弄了几下,我慌了起来,迷糊地把妹妹的身子往下面压,谁知
道妹妹被我压的差点头淹进水里了,当时气的她用小拳头使劲地砸我的脑袋。

  后来我又想可能是我们站的地方水太深了,于是对妹妹轻轻说:“我们到别
的地方去玩试试看啦?”

  妹妹说:“哦。”

  我心猿意马地用一只手扶住妹妹的身体,然后踩在水底的石板上一步步地往
楼板下方的深处移动。水有浮力,我一踩,身子就往上一飘,我发现我飘起来的
时候,我和妹妹的身体可以靠近很多。

  当时我的阴茎还是插在妹妹的阴道里面的,我没舍得拉出来,带着妹妹往前
一下一下的移动着,每次往上飘的时候阴茎就能在妹妹的身体里深入一些,等落
下来又被拉了一段出来。

  每次这样一进一出,虽然速度和幅度都不会很大,但我那时候觉得自己的阴
茎能在妹妹的阴道里被包裹住,真的是好舒服,妹妹也被我搞得有些魂不守舍,
嘴巴微张着轻轻喘着气,显然这次在水里的“弄交”让她也感受到了愉悦。

  这样漂浮了一会,我找到了一个落脚点,这里的石板比刚才的那处高一些,
我和妹妹搞的时候,插进去以后妹妹不会被淹到,于是我们就停了下来。

  站在水里,我抱住妹妹,压着她的屁股慢慢地抽送着,我不敢把动作做大,
努力地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要是被小伙伴们发觉就不好了。从水面上看来,我
正扶着妹妹站在那里休息着,一切都没有什么不正常的,但在水下面,我的阴茎
却正在一进一出的在妹妹的阴道里探索着,做着无论是我们的身份和年纪都不应
该做的事。

  妹妹和我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的性关系,表现出了和自己本身年纪不相符的敏
感,她的身体不再对性交排斥,而是能愉快的接受了。

  最近的几次做爱,妹妹也有和我说,她也会有舒服的感觉。并且妹妹的阴道
里面也不再和一开始那样的干涩难进,而是一和我的阴茎接触就会有爱液分泌出
来,再加上我们做的次数很频繁,在我无数次的进出之后,本来太紧窄的阴道宽
了许多了,让我搞起来顺利多了,感觉也更加的舒服。

  我们静静的站在水里弄交着,沉浸在性的愉悦里。

  依稀能回想起那时候的感受,在和妹妹做爱的那段时间,我每一次体会的最
多的是那种性交过程中莫名的愉悦。高潮虽然是极度的舒服,但那时候的高潮不
像成人了以后那样的激烈,反而是性交的过程里总是能让身体产生一种全方位很
奇妙的愉悦,很舒服的感觉,然后很轻柔自然地过渡到性的高潮。

  在水下,我的阴茎慢慢地从妹妹的身体里退出来,然后又轻轻地插进去。妹
妹的腿被我分得很开,因为是在水里,这样的动作我们也没感觉怎么累。妹妹的
阴道紧密的夹着我抽送的阴茎,温柔的包围让我无比的舒服和满足。

  只有一点的遗憾,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我就是不能把整根阴茎都插到底
去,怎么试都不成功,无奈之下我只好顺其自然。于是我抽送的时候很有意思,
和妹妹的阴户碰不到一起,总有一段阴茎留在妹妹的阴部外面。有时候动作大一
些,压动了水,还能感觉到水流冲击到我们的下身,那感觉真的很奇怪的。

  大概是搞了有十来分钟吧,有个小伙伴从外面向我们游了过来,喊我:“建
建,到水深一点的地方和我们再玩一会啊!”

  我忙对他喊:“不去啦,等下我们就上去了!”然后做势往边上移动着,那
个小伙伴就又游开了。

  那时候我正搞到了紧要关头,感觉高潮就要来了,努力的忍着不在面部表现
出来,脸上的肌肉都忍的很僵硬的难受,真怕会被别人看出来。

  小伙伴去远了以后,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站的地方,我动作大了一些,使劲地
把阴茎在妹妹的阴道里进出着,妹妹的脸变得红红的,嘴巴一张一张的努力不做
声地喘气。

  我一边做最后的冲刺,一边看着离我们大概只有十来米的小伙伴们在激烈地
打着水仗,密切地观察着他们的举动,心里暗暗的企求着他们千万不要在这种要
命的时候来打扰我。

  高潮来了,我的阴茎积蓄了最大的快感,膨胀到了最大。我尽可能地深插,
然后压住妹妹的身体一动不动,带着一种酸痛和那性欲喷泄极度的快感,将精液
射进了妹妹的阴道内。

  水忽然像变得不存在一般,我好象是抱着妹妹静立在虚空的空间,妹妹的头
有点无力地歪着,看着我的眼神也很无力,我甚至还感觉到有一段很短暂的时间
我的眼前是一片漆黑。

  然后一切又回到了现实,周围的水似乎压力大多了,凉凉的。

  妹妹的腿放了下来,我的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滑了出来。

  “回去了没?”我问妹妹。

  妹妹被淹的事情,我没和家里人说,他们是后来听别人说起,问我当时的情
况,我只好说了。当时姐姐和妈妈是最紧张的,当即教育妹妹说以后不要去玩水
了,洗澡可以在家里洗的,再掉进去的话就不一定有这次运气了。全家人都觉得
心惊肉跳的,可妹妹自己倒像是一点害怕的念头都没有。

  过了几天,姐姐和哥哥从糖厂回家来了,说是那个糖厂现在不需要太多的人
手了,给结了工资叫他们以后不用去了。我又是开心又是遗憾。以后家里就热闹
多了,只是我和妹妹做爱的机会就没了。

  记得那几天,妈妈帮一户人家做农活赚钱,每天都很辛苦的忙着,常常中饭
都没时间回来吃。我们几个小孩子在家过着生活,哥哥没有大人的管束,常常白
天就跑得不见影,我和姐姐妹妹在家打发着我们的假期,有时候打打牌,等到了
傍晚我和姐姐一起动手把饭做好,然后等着妈妈回家来吃。

  有一天饭做好了,等到了晚上六点多,哥哥都早回来了,妈妈还没回来,我
们都很着急,不知道妈妈出了什么事情。

  妹妹喊着肚子饿要吃饭,姐姐劝她说:“妈妈都还没回来,我们先不吃,等
妈妈回来一起吃。”

  我也说:“妈妈这几天辛苦的很,现在她也没吃饭啊,我们又不做事,等妈
妈回来再吃啦。”

  妹妹嘟着嘴不说话了。

  又等了一会,哥哥问姐姐:“姐,妈妈去做的那户人家在哪里的嘞?”姐姐
想了想说可能是那一家,离我们家有点路的,在村的另一边。哥哥又说:“那我
们去他们家门口去等好不好,我们和妈妈一起回来吧。”

  姐姐显然也是有些心慌,本身失去了主意,我也觉得在家里等不如到那户人
家里去看看,妹妹更是要拉着姐姐马上就去,姐姐拗不过我们的要求就同意了。

  姐姐锁好了门,我们姐妹四个拉着手出门去找那户人家。

  我们朝着池塘那边走去,然后绕到池塘的另一边,踏着塘边上的土路焦急的
往前走着,我们多想能马上见到我们的妈妈。


                17

***********************************
  这几天加班,好累。

  天冷了,真不想起那么早去上班,无奈。
***********************************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夏天的日头本来是最长的,但时间逝去,本来耀眼的
太阳慢慢地落到天的一边去了。这时候的太阳挺着圆鼓鼓的肚皮,懒洋洋地躺在
远处的地平线上,散发着红艳艳的余辉,这天的黄昏已经到了。

  我们终于找到了那户人家。那是一座青砖瓦房,有围墙,里面还有一个大天
井(和院子差不多吧,我们这边叫天井),比当时一般的人家气派多了。

  屋里没人,门是关着的,说明妈妈帮他家做农活还没从田里回来,姐姐找他
家的隔壁一问,也说是还没回家。我们都很失望,但又没办法,我们根本不知道
他家的田在哪里,再说就算知道也不太好去,田离村子多少有些远,我们又不知
道走那条路去,万一我们找去了,妈妈从别的路回来,我们就碰不到了。

  我们只好无奈地坐在他家门口的一方青石上等待,就连最闹的妹妹,最顽皮
的哥哥也安静下来,不吭一句地耐着心等待着。

  我想我们会一直等下去,等妈妈扛着农具,或者推着独轮车到来。可是我们
等啊等,又过了快一小时,等的脖子都长了,妈妈还是没见个影。

  这时候天忽然的一下子就变黑了,然后大个的雨点突如其来地砸了下来,落
到我们身上真的好疼,面对这突然来临的暴雨,我们慌乱成一团,简直是不知所
措。

  空气中刹时弥漫起闷人的灰尘,那场大雨无情地泼向了大地,速度快得让人
根本来不及反应,我们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这样的大雨。哥哥带头就
往回家的路上跑,姐姐再也没更好的选择,一把拉起妹妹背在身上,一边拉住我
的手也冲进了大雨中!

  “大军!你不要乱窜!小心摔倒!大军!”哥哥在前面跑着,姐姐背着妹妹
拉着我边跑边喊。这时候暴雨已经下得很狂乱,才跑过一段路,我们身上就全湿
透了,像是掉水里去过一样。妹妹趴在姐姐背上吓得哇哇叫,双手牢牢地抱住姐
姐的脖子,低着脑袋。

  我开始的时候被姐姐牵着一起跑,没跑几步,姐姐背一个牵一个实在是太辛
苦,我甩开了姐姐的手自己跑,姐姐对我喊:“建建,姐背小英,你跟在姐边上
别乱跑!”

  已经分不太清楚路在哪里,天黑得怪异可怕,有时候突然的一下闪电划过,
带来吓人的银灰色的光,照亮了这混沌的天地,沉闷的雷声就好象在耳朵边上炸
响,我们几个一边在大雨里奔跑着,一边都在大声地尖叫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哥哥跑得最快,不过,他不太记得路了,有时候跑了几步又只好等着我们赶
到,然后又往前面跑,姐姐一直叫哥哥小心,我一脚高一脚低地跟在姐姐身边不
敢离开,妹妹叫着姐姐快跑呀!姐姐背着妹妹慌忙地往回家的路赶。

  雨点密密麻麻地打在我们身上,好疼,眼睛被雨水迷糊着,都要睁不开了。
脚下的路变得泥泞不堪,脚踏上去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我记不得我都摔了几次,
每次一摔倒,姐姐都赶忙停下来拉起满身是泥水的我,我很想哭,但没办法,还
是得往前跑。

  终于我们跑到了池塘边上,离家不远了。

  姐姐不知道哪里来的这样大的力气,能背着妹妹在这样的雨中坚持到现在,
家近了,但姐姐的脚步也开始不稳了,身子开始在雨中摇摇晃晃。

  这段路边上堆着几垛稻草,在前面跑的哥哥上去拉了一把稻草过来就遮在了
头上,姐姐看见了,忙叫我也学哥哥去弄稻草来挡雨。

  我冲过去拉了两把稻草来,一把顶在头上,跑到姐姐边上准备把另一把稻草
给姐姐她们两个遮一下,才跑到姐姐身边,姐姐忽然滑倒了,脸朝下,整个人扑
通一下就摔在了路上不动了!

  妹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没被摔出去,只是顺着势子冲到姐姐的脖子
上坐着了,姐姐的整个脸都碰在了泥里。我吓得赶忙把大哭的妹妹拉着拎到了一
边,冲上去拉着姐姐的肩头扳起她的身子,朝着前面乱窜的哥哥哭着喊:“哥!
姐摔倒了!哥!你快来扶一下!哇……”

  哥哥忙跑了回来,和我一起手忙脚乱的把姐姐拉起来,姐姐站不起来,我们
一拉她起来,她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姐姐的膝盖被一块拦在
路上的大石头磕破了,鲜血染红了裤管。哥哥见了姐姐这个样子,蹲了下来也大
哭了起来。

  姐姐见我们三个都在哭,还在劝我们不要哭,我小心地把她的裤管卷上去,
才发现姐姐的膝盖都已经被石头磕的开了一个大口子,皮肉翻转出来,血不住的
往外涌着,我们三个见了哭得更大声了,姐姐自己一看这这样子,也伤心地大哭
起来。

  无情的大雨,几个没找到妈妈的弱小孩子,唯一一个算得上“大人”的姐姐
摔伤走不动路,家就在不远了,可我们只觉得心里面好委屈,为什么我们会这样
苦啊!

  姐姐扶着我和哥哥的肩膀,又试着站了一次,还是站不起来,哥哥悲切地喊
了声:“姐!”我和妹妹也哭着喊:“姐!”我们四个可怜的孩子就在那瓢泼的
大雨中,全不顾雨水和泥浆,抱做了一团痛哭……

  在我的记忆里,这件事情印象最是深刻,那天的大雨,我们姐妹四个在那条
回家的路上跑着,喊着,姐姐的鲜血和我们的眼泪,那段过程无数遍地在我脑海
里重复着,直到现在也不能忘记。

  后来我们到底是怎么回的家,回家以后又发生了什么,我到现在确实记不太
清楚了,但那个在雨中抱头痛哭的场景却恍如仍在眼前,历历在目!

  到得学校又开了学,我家的生活又开始变得有次序起来。

  记得在那一年,我和妹妹也发生了关系之后,和姐姐做的次数少多了,这可
能和姐姐越来越懂事也不无关系,说到底姐姐快15岁了,对和我“弄交”这件
事情的理解和顾虑和当时的我不会是完全一致的。

  不过我上学了以后并没有就断了和她们的关系,那时候妹妹也上学了,虽然
白天上课,晚上又不方便,但在我处心积虑的安排下,我还是能常常和妹妹在家
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偷偷地玩上一次。有时候姐姐也会迁就我,在晚上找机
会让我爬到她身上和她舒服一次。

  那时候常常是这样的:爸爸忙起来不怎么回家,在家的时候也呆不牢,喜欢
上了泡茶馆,陪朋友到外面喝喝酒,妈妈虽然要做家务,家里事情也很忙,但也
常常要出去串个门或者也和爸爸去茶馆转转,哥哥是一吃完饭就跑,姐姐也常有
和同学一起出去逛逛的时候。

  反正到了晚饭吃过,很多时候我和妹妹都能得到一段比较安全的时间,而到
那个时候,我和妹妹总是很有默契地一起走进里面的房间,两个人到床上匆忙地
褪下裤子,然后抱在一起就干,妹妹越来越配合我,让我很开心。

  只不过每次都是做得很匆忙,照现在看来真算是潦草收场,好象当时我就是
为了插进去射上一回,发泄一下身体的欲望似的。

  记忆里还记得在那年有一次星期天,姐姐和我们一个同村表姐一起去田边的
小溪里摸螺蛳,那时候天气还比较热,她们两个没带我去。那天下午她们摸完了
螺蛳回来,先到我家,家里那时候就我一个人在床上坐着看书。

  那个表姐是我姑姑的女儿,比我姐姐大上几岁,那时候已经从学校毕业了,
个子高高的,有点胖。

  两个人在外面的屋里放下了装螺蛳的脸盆,走到里面的房间来。她们衣服都
湿透了,紧紧地吸在身上,姐姐进来叫我先到外面的屋里一下,我知道她们是要
在里面换衣服,本来我确实有回避一下的必要。

  但我突然的发现已经成人的表姐的身体在衣服下面若隐若现的,胸部更是和
姐姐的不同,鼓得高高的,一看就让我觉得兴奋。加上两个人的下身都因为裤子
吸在腿上,连腿中间的阴部都被勾勒出了轮廓,我当时觉得口干舌燥的,搞不清
楚状况的就对她们说:“我要在这里看书啦,我不出去。”

  表姐生气的来拧我的耳朵,叫道:“你快出去,我们要换衣服了,等下再回
来看你的书!”

  我没办法,只好到外面去了。不过我很不甘心,还是在想着要怎么样生个法
子看一下表姐诱惑人的身体,满足一下自己的眼瘾。我在外面呆呆地站着,脑子
里算计着她们现在是不是已经把湿衣服脱了下来,或者已经要换好衣服了。一下
子又想现在是不是应该闯进去看一下,又想着我是不是该躲在门口或者小窗子那
里偷看一下,不过我知道那不可能成功。

  过了一会,我实在是克制不住自己,暗暗地寻思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姐姐可
以不管,表姐就算被我看了一下,她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等下她们就要换好衣服
了,这样的机会不把握以后就不会有了。

  我于是鼓起勇气又进到了里面的房间,装做没去看她们的样子走到他们换衣
服的床边,她们正在床边上站着光着身子穿裤子呢。我用眼睛斜着很快的一瞄,
看见表姐刚好正在穿内裤,两腿中间老逼那个位置居然是黑黑的长了很多的毛,
胸前两个乳房已经生得很大,白白的鼓胀在胸口,看得我心头狂跳。

  姐姐见我又进来了,生气地问我要干什么,我忙拿起床上的书回答说:“我
来拿书的。”表姐却没有说话。姐姐叫我快出去,我拿了书再乘机转过身来又看
了一眼她们诱惑人的身体,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说起上面这件事,也算是我幼年生活留在我脑海里一个深刻的记忆片段吧,
真搞不懂那时候我那么小,怎么会对异性有那样强烈的欲念和冲动。

  不过在我记忆里,也发生过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有一次,我和妹妹的事情
被我的同学发现了……


                18

***********************************
  首先是谢谢大家看我的回忆。

  然后,我想说这是我真实的记忆,有些事情确实不能更改,请原谅。对于一
些做爱的描写,我文笔不行,也不知道该怎么写更好些,或者写来写去,是有点
公式化的感觉了吧。但也无所谓吧,我的本意最先要达到的,就是把自己的乱伦
经历写下来,把那几年深藏的往事完全不造假的说出来,或者,这样心也会安些
了。

  看到有几个读者看了上一篇,提议说,要是是女同学就干了她——我哭笑不
得。

  希望能早点写完我的回忆,或者我会来一次修改,那时候我会听取大家的意
见,把里面的情节增删一部分,把语句改改通顺吧。

  但过程永远不可能变的,因为这是我的回忆,我的历史。
***********************************

  那时候学校里男女同桌,坐我身边的是一个长的挺漂亮的小女孩儿。她家里
条件挺好的,身上穿的衣服老是干干静静,用的文具好些是从城市里买来的高级
货,学习又好,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她。所以她很有骄傲的本钱,一天到晚的像
一个高贵的公主不太爱搭理我,要不是我是班长,估计她会对我身上穿的旧衣服
当面的取笑。

  很多同学都争着要和她玩,我却对她有点讨厌,因为我们脾气很不合拍,要
不是我一向都很和气,我真想在桌子上划条线,叫她上课的时候不要把手臂超过
来。

  有一天下课的时候我们不知道怎么了又吵了起来,教室里学生课间追来跑去
乱得很,我们两个就坐在我们的位置上相互拌嘴。

  我们互相激烈的反驳对方,又漫骂起来,我当时嘴巴比较厉害,骂的她回不
来嘴,红着脸咬着牙齿。我看她没什么说的了,就跳到桌子上坐着得意的对着她
笑,几个和我们比较要好的同学也在一边起哄,当时的情况,我是获得了完全的
胜利。

  她抬着头看着我那“可恶”的笑脸,在我的得意和同学们的哄笑中忽然张嘴
蹦出了一句:“你得了吧!你是畜生!你和你妹妹弄交!”

  周围的同学都一下子呆住了,我像是被雷劈中了脑袋,完全的吓呆了!

  想不到我能从我高贵、漂亮、有教养的同桌口中听到“弄交”这种字眼,并
且她是在说我和我妹妹弄交!我和我妹妹弄交被她看见了?完了!

  我回过神来对她骂:“你才和你哥哥弄交!你看见了!你不要乱讲!”

  她火了,或者她不能接受我说她和她尊敬的哥哥做了“弄交”这样丑恶的事
情,站起来大声对我叫:“我就是看见了!上个星期星期六我路过你家窗子,看
到你和你妹妹在床上弄交!你还不承认!”

  我一下子心就凉了个透。她说的那天,我确实和妹妹做了一次,那天下午放
假了,家里就我和妹妹两个人,我们又玩了起来,当时太不小心,就在窗子边上
那张床搞了起来,那时候天色还早,做到一半的时候,我好象是觉得有人从窗子
口路过,不过一下子就走过去了,想不到就这样出了事,被她看到了。

  我气急败坏的争辩:“我没有!你知道弄交是什么样的吗!”

  她声音低了些:“反正我看到你那天压在你妹妹身上,我看见的,那就是弄
交了!”

  我站到地上一脚把自己的凳子踢翻了:“那时候我和妹妹是在玩,你看清楚
了吗?我要是压你一下,是不是我们也就弄交了啊?”

  她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可能也开始对自己的看法有点怀疑,少了本来嚣张
的气焰,嘴里说:“我就是看见了……你们就是在弄交……”

  我冲到她面前说:“你再乱说试试呢!信不信我打死你!你娘妈个逼的…”
周围的同学看我的样子真像是要出手打人,忙都来拉住我,一边陪着我说好话,
都说不相信我会和妹妹做弄交那种事情。

  她被我吓倒了,不敢再和我顶嘴,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使劲的咬着自己的嘴
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忽然的,她就转身趴在桌子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    ***    ***    ***

  以后那几天我们班上少不了有人说些闲言碎语,让我担心受怕,不过我的同
桌后来却再也没提过这件事,慢慢的一段时间以后(记得好象就是几天,可能那
时候班里的同学对于弄交这种最我们那年纪来说很遥远的事情并不了解,也不热
心关注,说上几回也就不放在心上了。),班里就没人再说起这件事情了,也没
有人会想要知道我和妹妹是不是真的弄交过。

  这次的泄露对我触动很大,我终于开始检点起自己的行为来。不是说我真的
开始思考我和妹妹做爱是不对的,我那时候虽然对乱伦有了一点很模糊的概念,
知道和自己的姐姐妹妹弄交是见不得人、绝对不允许的,但都已经尝了那么久的
快乐,我又怎么愿意放弃呢?

  我在心里发誓,以后和妹妹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能给别人看到,以后千万
不能在外面那张床上搞了,太危险了。当然,出了这件事情以后,表面上我还是
和以前一样,但那几天我和妹妹就少做了几次,好几次因为觉得不怎么安全,我
放弃了和妹妹做爱的行动。

  不知不觉,我和姐姐接触的越来越少了,好象我们不再和从前一样想找机会
做爱,常常就算是有机会就我们两个人在家,我们也没有提出那挡子事,晚上我
们就算睡在一起也不再互相摸索身体。

  大概是在那年的下半年我回学校上学之后,我和姐姐还做过两三次,然后那
一年到年尾我都没能碰过姐姐。我和妹妹则照样继续发生性关系,虽然次数也少
了很多,半年可能有做过不下几十次。

  这样又过了一年,到我11岁,我姐姐15岁那年,我读到了小学四年级的
下半学期。

  妹妹也已经去我们那个学校读书,她读了一段时间的幼儿园之后,8岁下半
年进了小学,我11岁的时候,她是9岁了。记得妹妹学习不怎么好,不过也难
怪的,因为她不怎么喜欢学习。

  上半年才过完年,天气比较冷,我和妹妹有比较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做爱,到
底是身上衣服穿的多了,脱起来也不方便。等到天气转暖以后,我们都开始穿着
比较少的衣服,我和妹妹才又开始偷偷地搞了起来。

  刚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一下子还没有适应回来,到底是好几个月没来了,我
和妹妹也都明白我们弄交是见不得人的,所以这年第一次和妹妹做。当时我对她
很犹豫地提了出来,她一开始没答应我,说:“小哥,我们不要来了吧,会被知
道的。”我也有点下不了决定,长时间没做过以后,自己好象也不是很想做了,
于是才一开始妹妹不答应,我也就没勉强。

  不过隔了几天,我又开始想了,和姐姐、妹妹都有过两年的性关系了,我真
的舍不得放弃那种做爱才能有的快乐。于是我又要求和妹妹发生关系,妹妹最后
经不起我的软磨硬泡也就同意了,于是在家里没人的时候,我们又偷偷的开始弄
交的勾当。

  事情一开始继续下去,我们又体会到了那份快乐,从此以后就难以放弃了,
并且很快地,我们弄交的次数就变得很频繁。

  记得上半年上学之后,有一次星期天的上午,家里很巧又只有我和妹妹两个
人看家,家里其他人都出门去了,我和妹妹被留在了家里。

  那时候天气不冷,不过也还没很热,我记得,我和妹妹都是穿长衣长裤的时
候。

  我们在家里坐了一会,感觉很无聊,我先把大门关上了,然后走进里面的屋
子,妹妹很自然地也跟了进来。到了里面,我和妹妹脱了鞋上了爸爸妈妈那张床
上,妹妹自己先动手脱下了裤子躺了下来,我也把裤子脱了,然后我们就抱在了
一起。

  我压在妹妹的身上,我们下身的皮肤紧紧的贴在一起,我的阴茎在妹妹的大
腿中间几下摩擦就变硬了,我动手分开了她的双腿,对妹妹说:“小英,我要弄
进来啦。”

  妹妹说:“哦。”

  我俯着身子拿着硬挺的阴茎凑到了妹妹的阴部,向下滑了一点就点在了她的
肉缝中间,我一用力,阴茎前端就挤开了本来闭合着的阴唇。和妹妹做爱的时间
久了,妹妹的身体已经很习惯我的进入,虽然我们不在乎做什么前戏,但插入还
是比较容易的。

  才进去的时候妹妹的阴道还比较涩,我慢慢地往里面挺进,直到阴茎全部都
进入了以后,停了一会就开始一下一下的抽插起来。

  和妹妹做爱的感觉真的是很不错的,她的阴道很窄,里面的肉特别的柔软温
暖,紧紧地包裹住我的阴茎,让我舒服死了。

  我一边压在她身上干着,一边问她:“小英,你喜欢不喜欢和小哥弄交(虽
然一开始我是骗了妹妹,但后来妹妹也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妹妹的手在摸着我的屁股,闭着眼睛回答:“嗯,喜欢……”

  我又问:“你舒服吗?我弄进去你什么感觉的?”

  她张开眼睛看着我,想了想说:“就是下面被你弄的很胀啊。”

  我插了一会,妹妹的阴道里面变得湿润了,温度似乎也高了起来,我动作起
来就更顺利了,一下一下的进入,阴茎被柔滑滑的穴肉儿牢牢地裹贴着,阵阵酸
麻麻的快感从下身传来,好舒服啊。

  我和妹妹正干得起劲,不知不觉的我们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妹妹更是伸手
把我抱住了,我们都是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听到窗子口那边传来了脚步声,听那节奏很像来的是妈
妈,我吓得赶忙从妹妹的身上爬了下来,一边慌张地穿裤子一边支起耳朵听着。
我心里担心的要命,千万不能让妈妈看到我们在弄交啊……


                19

***********************************
  这几天连续的发文,希望自己能早点结束自己的回忆。

  有的朋友说真实感没前面的强了,我看这是一个自己所在的视角问题,有时
候你的角度和我当时的情况有差异,算是很正常的。

  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回忆里的每一件事都是绝对的真实,希望大家不要再对
这方面有什么意见了。

  我是一个粗人,色文接触的也不是很多,写在笔下的,只是我自己觉得记忆
深刻的东西……
***********************************

  我一边穿裤子一边急急的叫妹妹也快穿:“可能是妈妈回来了,你快点!”
  妹妹也吓的要死,拼命的拿起裤子就往腿上穿,不过她一慌裤子都拉的不顺
利,我先穿好之后也顾不得她了,先下了床到外面去开了门,然后装样子坐在桌
子边。

  妹妹的裤子勉强才穿好,还没下床,外面的人就从我家门口走过去了。原来
是一场虚惊,不是我妈妈,只是一个过路人。本来我从前和姐姐或妹妹在弄交的
时候,窗子外面也都会有人路过的,我们都不会太在意,但自从那次我和妹妹做
的时候被同学发现了,我就变的非常小心起来,不确定安全就不干。再说这次还
好是一个路过的,要是真是妈妈回来了,她一看到我们关着门,然后又是躺在床
上,不怀疑才怪呢。

  当时真有够心惊肉跳的,那个人走远以后,我又跑到门口左右的张望,看了
好一会,等到没看见有什么人走来,我才又回到了屋里。

  妹妹也从里面的房间出来了,和我一样坐在桌子边,看着门口发了好一阵子
呆。

  隔了一会,我有点艰难的对妹妹说:“小英,我们再来过吧?”

  妹妹摇摇头:“不来了,会被发现的。”

  我可急了,虽然我也很怕被发现,不过刚才做到一半还没射出来呢,这样怎
么行?我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我们把门开着,要是听到有人来了我们就出
来好不好?”

  妹妹还是摇头:“那要是有人进来呢?一下子就看见了。”

  “那我们到我们床上去,要有听到有声音我们就装做在玩牌。”我又提了个
点子。

  妹妹想了想说:“那要是弄交的时候被窗子外面路过的人看到怎么办?”

  怎么都不行,经过刚才的一吓,好象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了。我
们那张床可以从窗口看进来,到爸爸妈妈那张床,又有点做贼的感觉,被人进来
看到就不好了。后来我想来想去,忽然想到了我家的灶膛后面那点空间。

  灶膛是在外面的屋子里的,正对着门口,后面烧火的地方有一点空间,我想
门口开着的话我们躲在灶膛后面做,进来的人一下子不会看到的。

  反正当时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什么荒唐的念头都会被想出来了,当时我只
是觉得在灶膛后面有安全感,于是先确定一段时间里门口都不会有人路过,然后
就拉着妹妹到灶膛后面去了。

  灶膛后面的地上凌乱的散落着一些小树枝和稻草,我说:“小英,我们就在
这里弄交怎么样,外面不会看到的。”

  妹妹被吓了一跳:“不行,不来了,这里怎么弄啊。”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了,刚好边上有一条破麻袋,本来是拿来放在小凳子上烧
火的时候垫屁股的,我用脚胡乱的把地面上的杂物清了清,然后把麻袋铺到了低
上说:“这样就可以了,我们快点来啦。”

  妹妹就是不愿意,看着地上的麻袋委屈的很,就想从灶膛后面走出去。我忙
拉住她:“我就快好了啦,这里不会被看到的,我们弄快点就行了啊!”

  妹妹赌气的说:“这里怎么弄啊,地方这样小,不要来算了啦。”

  我好说歹说,妹妹才在麻袋上躺了下来,我忙动手把她的裤子拉下了一半
(她不想做了,所以裤子都不愿意脱,只好我来动手了。),挂在她的小腿上,
然后我也拉下裤子露出了阴茎。

  我记得我和姐姐有一次没把裤子都脱掉就搞了,这次怕出事,所以也要用这
办法了。妹妹可从来都没有这样和我做过,身下的麻袋又很粗糙,她直皱眉头。

  可能我小时候真的是有点与众不同,刚才被吓坏了,现在躲到这灶膛后面来
弄交,我的阴茎又翘的高高的,很想发泄出来了。

  我跪在地上,把妹妹小小的腿拉了起来放在我身前,然后拿着阴茎对准了妹
妹的老逼洞,往前一挺,插进了妹妹的阴道。

  妹妹当时肯定是很怕的,我也怕的不行,但不射不行,我一定要和妹妹把这
挡子事做完。我很快的在妹妹的老逼里进进出出,妹妹的阴道里面水少了很多,
我阴茎摩擦着她的穴肉有点微微的疼,不过那样也很刺激。

  我一边干一边注意着门口的动静,妹妹一直不停小声说:“小哥,你快点,
快点弄完啦。”

  我连连的答应,确实要早点射出来才安全。

  可能是心情紧张,加上陌生的环境,我插进去动了十几下就熬不住了,屁股
一顶,把阴茎往妹妹的阴道里深深的插去,然后停了下来。阴茎在妹妹的阴道里
跳了几下,精液灌进了阴道深处。

  做完以后我们拉上裤子匆忙的清理了一下现场,终于彼此都松了一口气。

  没被人撞见,还好。

  从这次以后,妹妹开始不太喜欢和我做爱了,虽然我们还是有做,不过她老
是说不来了,要被看见的。可能后来只有在我们都确定真的会很安全的情况下,
我们才会在床上搞起来。白天基本上就不敢了,要做也趁着晚上更迟一些、家里
没人的时候,躲在我们自己那张床从窗子看不到的角落里盖起被子做了,那样家
里人万一要回来,我们就装做是睡觉。可惜晚上差不多都会还有其他人在,最多
的是姐姐和妈妈,姐姐晚上不太会出去,就是出去了也回来的早,妈妈有时候会
到茶馆里陪爸爸,但晚上也常常会在家里缝补衣服。

  所以我和妹妹弄交的愉快时光忽然一下子就变的很少了。

  好几次晚上我欲火难禁,我睡觉的时候又去摸姐姐,不知道怎么的,姐姐就
把我的手拉了开去不让我摸,但是我实在是太固执了,她不给我摸我还是要伸手
过去,姐姐拒绝了几次好象也没办法了,任由我用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玩弄,
只是她就像睡着了一样,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很失望。

  这样一来,我除了晚上有摸了几次姐姐外,一直到放暑假,我和妹妹做爱的
次数少的可怜,差不多就是没了。

  到得这一年的暑假,学校放长假以后,我和妹妹的事又有了转机,可能是天
气热身上穿的少,给我们弄交提供了方便,我和妹妹感觉安全多了,又回复到了
经常做爱的情况。

  哥哥是一放假就在家里呆不住的,老是会在外面玩到晚上都不回家,爸爸还
是常出门去打石头,妈妈因为姐姐也在家能帮她做家务了,就常常在白天出门给
别人家编个篮子什么的好赚点钱。

  姐姐对我还是很好,不过就是没让我感觉她有想和我弄交的意思,我们就好
象从来都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一样了,我也不敢惹她反感,就没去打姐姐的主意。

  那年暑假我和妹妹又开始弄交以后,妹妹和我当然是小心多了。我们都是在
白天家里没人的时候,把大门开着,然后躲在床角搞,一般开始我们会胡乱的摸
几下对方的阴部玩,然后迫不及待的摆好姿势插入弄交,用最快的速度结束。

  一天中午吃过午饭,爸爸没在家,妈妈说是要出门做点事情,哥哥扔下碗筷
就跑出去了。姐姐把剩饭盛好,把碗筷灶台洗刷了,在家里呆了一会说要到同学
家去一下,叫我和妹妹不要出去。

  姐姐出了门,我和妹妹没事情做,就到床上去打牌玩。妹妹是很喜欢和我玩
牌的,因为她最小,哥哥姐姐都不怎么和她说的来,平常又没什么地方去,我愿
意陪她玩玩牌,她很高兴的。

  我们玩了一会的牌,我伸手到妹妹的裙子里去摸她的老逼,妹妹水汪汪的眼
睛看着我:“小哥,你又想弄交啦?”

  我点点头。

  “可我还想玩牌……”妹妹手里拿着扑克有点舍不得呢。

  我把妹妹的裙子掀了起来。妹妹上学以后就有穿内裤了,我把她内裤的下端
拉到一边,露出了那个被我干了一年多的小老逼。妹妹的阴部在这两年已经不知
不觉的起了点变化,本来她的大阴唇有一点下凹的,上面的皮肤也有点皱巴巴,
但现在看起来已经和我从前看到的姐姐的阴部差不多了,光洁无毛,阴丘鼓着,
只不过就是比姐姐的低了点吧。

  我用手指在她的逼缝里搅动着,看着她的逼缝被我弄的裂了开来,慢慢的能
看见里面红红的嫩肉,阴道口微微的张开了些,一个很细小的孔洞露了出来。

  手指在妹妹的肉缝里搅了一会,妹妹的身体就开始有了反应,不少滑溜溜的
水儿从阴道里分泌了出来,粘上了我的手指,一会就搞的整个阴唇里都变的滑滑
的。

  看着妹妹手里还拿在牌在整理着,我提议说:“要不我们一边弄交一边打牌
好不好?”妹妹一听能两不耽误,笑着说好。

  我们是面对面坐着的,我想了想,屁股朝妹妹那边移了移,把自己的大短裤
卷到一边的大腿根,把已经硬起来的阴茎从短裤边上拿了出来。然后我又把妹妹
往我这边拉,我们都分开了腿,好让我们的下面能凑到一起。

  不过这个姿势真的不太容易搞,从前也没这样做过,我们两个人的腿很快就
碰在一起了,加上我的阴茎不是很长,我们努力的靠拢,弄的很累了,最多也只
是能把我的阴茎插进去一点点,一放松,又掉出来了。

  这样乱搞了一会,最后我想到可以让妹妹坐到我腿上来搞,我抱起妹妹让她
骑在我腿上,果然这样就能把阴茎顺利的插进去了。

  然后我们开始这样插在一起打起牌来,我们把牌抓到手上,然后出牌的时候
就丢在边上,等打玩一副再拿起来整理。

  妹妹对打牌好象更在乎些,我插进去以后,她坐在我身上就没动了。这样插
着虽然也有点舒服,但阴茎不能在里面动几下实在是难受,于是我就一边出牌,
一边间隔一会就挺一下屁股,让阴茎在妹妹的阴道里稍微的进出一下。

  我们就这样一边打牌一边弄交,本来我压在妹妹身上搞时间不长就能射出来
的,可这次又要看牌,又不怎么能动作,打了好长时间的牌我的阴茎还是硬邦邦
的,没有一点要射精的迹象。

  我们都玩的很开心,可能觉得这样一边弄交一边还能打牌很有趣吧。妹妹抓
到好牌了就笑个不停,要是赢了以后更是笑的开心。

  我一边心不在焉的应付着,一边慢慢的挺着下身透过阴茎享受着妹妹阴道里
面的温柔滋味,竟然没发现到姐姐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进来,站到了床边上。

  “建建!你在干什么!”


                20

***********************************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

  在19篇的回复里还看到有朋友说他小时候也有过和我差不多的事,和自己
的两个姐姐做过,那真的是有点巧,我们都有过类似的经历。

  我这几天赶着出文,是希望能在新年到来之前把回忆写完,我想这样大家就
不用因为要等好几个月才能看到我的文感到陌生了。而我在过年的时候要回家休
息一段时间,是不可能再上网写回忆的了。

  这一篇20我写的时候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因为这里面写的一件事本来早
就打算不写出来了,因为我不想让这事件给我的回忆蒙上阴影。

  但写着写着,考虑了以后,还是决定要写下来,我想既然我连自己乱伦的事
情都愿意毫无保留的告诉大家了,为什么还要在这篇回忆里删去这一幕让我不能
忘记的痛苦呢?

  于是我把所有的真实都开放了出来,至于对错是非,何必,都已是往事不可
追……
***********************************

  忽然听到姐姐的喝骂,我转过头看见姐姐正满脸怒火的站在床前,盯着结合
着的我们,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天,被姐姐撞见了!根本再也逃避不了,我和妹妹都被吓的震住了,呆住了
话也说不出一句。我的阴茎依然插在妹妹的体内,我都吓的不知道该不该拉出来
了,只觉得大难已经临头,一切都完了。

  妹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姐姐冲上来喝道:“哭什么哭你!不许哭!”
看着姐姐那副凶样子,妹妹强忍住不哭出声音来,咧着嘴不住的无声抽泣。我头
皮发麻的把牌放下了,把妹妹从身上推了下去,沮丧的连阴茎也没想起收回裤子
里。

  妹妹在一边流着眼泪,姐姐手指对着我骂了起来:“建建!你怎么会这样乱
来!啊!你在做什么事情你知道吗!还不塞回去,还不嫌难看吗!”

  我也差点要哭出声来了,慌乱的把阴茎塞回了短裤里,对着姐姐无奈地叫了
一声:“姐……”

  “别叫我!一点样子都没有了!日里在家里玩这个……你知道不知道倒霉的
啊!”不知怎么的,姐姐说着说着,眼睛也红了起来。我看着她眼泪一会儿就挂
了下来。我更不敢吭声了,姐姐哭了,我也终于哭了起来。

  看见我也哭了,姐姐发疯了似的冲了上来,一把拧住我的耳朵,把我拖倒在
床上就在我背上使劲地用拳头打我,一边打一边带着哭腔骂着:“你这个样子!
啊!你怎么会这个样子……”我感觉差点要被姐姐打死了,但我不敢挣扎,只能
忍受。

  打骂了我好一会儿,姐姐似乎力气用完了,放开了我,站在床前抽泣着。我
坐了起来,躲到了床对面,看到姐姐眼睛无神的望着我们,一张气的发红的脸上
挂满了泪水,那样子真是好可怕。

  好一会儿,姐姐用衣袖抹去了泪水,嘶哑着声音对我们说:“你们两个不要
脸面的听牢了!这次就算了,以后再不要弄这种事情了!传出去有多么难听知道
吗?”

  我和妹妹见姐姐能原谅我们,赶忙都连声答应着:“以后不会了啦!”

  姐姐出去了,我抹去了眼泪把散落在床上的扑克收拾了起来,放在了小桌子
上,然后和妹妹坐倒在床上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是不是该下床去。

  过一会儿,姐姐又走了进来,好像没事了一样,叫我们:“建建,小英,别
坐在床上了,爬下来我们去地里看看菜去。”

  从那以后,我和妹妹不敢再弄了,姐姐没把事情说出来,我们好像没发生过
什么一样。不过心里真的很难受的,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怕着,被姐姐发现的那一
幕时不时的就要从脑海里跳出来,让我心惊胆战。

  姐姐以后也就不怎么出去玩了,几乎天天在家,有时候出去一下,也要带上
我。妹妹神情异常了几天,后来也平常了下来,由于妈妈常常要出门帮别人家做
点杂工什么的,妹妹就缠在了妈妈身边。

  虽然发生了这样不愉快的事,但不久我们姐妹就和从前一样有说有笑了。日
子也渐渐变的不再怎么难过,姐姐有时候带我去地里摘摘菜,有时候我们又去河
塘里摸螺蛳。只不过,被那次事情一吓,我好像就真的安静下来,本来还想着和
姐姐弄的,但现在怎么也不敢有什么想法了。

  就在这不长时间以后,我爸爸忽然觉得身上没力气,全身不对劲,放了工作
回了家,在村子里的赤脚医生诊所里挂了几天盐水情况也没改善,就到县城的医
院去看病了。

  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爸爸得了胆结石,当时有没有开刀什么的我记不得了,
只是记得爸爸回来告诉妈妈,说他怕是干不了重活了,医生要他在家里好好的静
养,要不就麻烦了。

  这简直是一个不能再坏的消息,一直以来,爸爸都是靠着打石头做石匠赚点
钱来养家糊口,是家里的主心骨,现在一下子不能干活了,对于我家是一个沉重
的打击。

  妈妈很坚强,对爸爸的病没多说一句话,只是每天做工更忙了。

  从那以后,爸爸变的消沉了,白天不是喝酒,就是泡茶馆,也好像不太关心
我们孩子了,有几次酒喝多了,还会动手打我们。但我们也都知道爸爸心里不好
受,每次他喝多了酒,虽然怕被他打,我和姐姐都还是要去把他扶到床上休息。

  暑假就要结束的前几天,发生了一件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都不能释怀的
事。这件事我曾经强迫自己去忘记,告诉自己我看到的不是真的,但一切都是真
实的发生在我的眼前,我怎么也忘不了!

  我疑惑,我不愿意相信,但,我知道我逃避不了,因为眼睛不会欺骗我,这
一切都是真的!

  (本来不打算把这件让我感到痛苦和无助的事情写出来了,我甚至都不愿在
脑海中回想那个情景,当我从睡梦中醒过来偷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被吓的不知
所措,乞求这是一个恶梦,我会醒来发现这是假的!

  但一切都不可以改变,发生了的还是发生了,从此以后,这件事情就成了我
心头永远的阴影,我疑惑,我痛苦,这件事情的伤害一直伴随着我到现在,虽然
现在想来平淡多了,但多想一会儿还是会耿耿于怀。

  写到这一篇,我忽然的下了决心,写回忆就写个彻底,我不再去追求什么完
美,不去考虑写上这件事情会对自己的这篇回忆造成什么样的坏影响,既然是我
的往事回忆,就原原本本的写下来吧,把那些在我脑海中的记忆都写下,或者也
当算是个解脱……)

  那天天气热,家里就我和姐姐,中午吃过饭闲坐了一会,我和姐姐都感觉有
点困倦,就到床上午睡。

  天气热,床上的被子都收了起来,晚上盖的薄毯子卷放在了床头。因为外面
我们的那张床可能是有阳光从窗子晒进来吧,我们就在爸爸他们那张床上睡了。
我睡在里头,姐姐睡在外头。

  那时候姐姐已经出落的比我高出了一个头左右,因为卷着的毯子放在里面的
床头占去了床的一小半,我就在床里面躺着,刚好够我睡。姐姐在外面躺,我的
头刚好在姐姐的腰吧。

  才躺下不久,我就睡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间听到有一阵粗重的喘
息声传到耳朵里,我张开了眼睛。

  一看到眼前的情景,我被震惊了,吓的赶忙又把眼睛闭上,人一下子就清醒
了。等过一会儿又把眼睛偷偷地张开了一条细缝,再去看眼前这一幕让我不能置
信的情景。

  姐姐平躺着,闭着眼睛好像依旧在熟睡,上身穿的衣服已经被拉到了胸口,
下面穿的花格子大短裤子被脱掉了,摆在了她身边,一身酒气的爸爸裤子脱了一
半,正趴在姐姐身上头微仰着,一下一下地挺动着屁股……

  我的心乱极了,好一会儿还没能反应过来,脑子一片空白的看着爸爸趴在姐
姐身上动着,每一下都是那样的用力,连床板都被压的咯吱的响,好像他身下的
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我们的妈妈一样毫无顾及,都不在意我是不是在身边,会
不会吵醒我。

  等我脑子开始可以思考,我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把喝醉的爸爸从可怜的
姐姐身上推下来,我知道爸爸的那个东西比我的大多了,身体又是多么的沉重,
而姐姐,我可怜的姐姐,虽然15岁了,可她还是个孩子,还是那样小,被爸爸
压着,脑袋只到爸爸的胸口……

  我的心在淌血,胃里阵阵的痉挛,鼻子发酸,看着姐姐在爸爸粗暴的动作下
依然假装着熟睡,但爸爸的庞大身躯几乎是把她整个的身体都盖着了,只有两条
腿从下面分了开来伸着,差一点就碰到了我。我真正的能感受姐姐这时候受到的
罪过,我痛苦着,感受着被伤害被屈辱,我想去阻止这不忍目睹的一幕,但终于
还是没有勇气行动……

  爸爸,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姐姐!她是你的女儿啊,是最疼爱我的姐姐啊!我
们要的是你的爱护,你怎么可以把这样的伤害加在姐姐身上,怎么可以让我在一
边无辜的看着这不能接受的情景,让我感受这样的无助……

  爸爸喘着粗气,动的很用力,似乎是把这段时间没干活存起的体力都发泄了
出来。我都不明白姐姐怎么能忍的住,没被压迫的叫出来。看着爸爸的大屁股一
上一下的动着,在姐姐的身上用劲地冲着,当时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努力的平稳自
己的心情,不让呼吸因为激动的心情变得急促,眯着眼睛在一边偷偷地看着,我
已经痛苦的闭不上眼睛,只能这样呆呆的看着,看看这件痛苦的事什么时候才能
结束……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