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往事回忆》21-25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就好像是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爸爸忽然喘气变得
更粗重了,几下更用力的挺动让床板发出了不堪忍受的咯吱声,然后就趴在了姐
姐身上不动了。

  我直觉爸爸应该是完事了。果然,过一会爸爸从姐姐的身上爬了起来,翻身
坐到了床沿,拉好了裤子下了床。这时候我只敢把眼睛睁着一线,看到姐姐两条
腿大开着,还是一副熟睡的样子,一动不动。

  爸爸回过身来,到我脚那头堆杂物的床头掏了一条破裤子,拿着在姐姐的腿
中间抹了几下,又拿起姐姐的裤子,挪着她的腿给她把裤子穿上。做好这些,爸
爸似乎是清醒了些,终于像是注意到我的存在,朝我看了一眼,见我没醒,就走
了出去。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这时候“醒”过来,该不该去安慰可怜的姐姐,但又隐隐
的觉得我不该醒过来,不该让姐姐知道我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于是我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我听到姐姐坐起来的声音,我眯起眼睛,看到姐姐坐在床上,一
脸呆呆的。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她等一下会做什么,我那时候甚至很
怕,很怕姐姐会离开我。

  姐姐很突然的呜了一声,跳下了床,急急地穿上了鞋子,头也不回的就冲了
出去。然后就听到外面的门被甩了一下,“乒”的一声,我听到这声音,眼泪再
也忍不住,大量的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我好疲惫,我感到自己很没用,感到自己好委屈。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到
后来我可能是哭得好累了,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不知道我怎么会睡那么长时间,只
觉得头昏脑胀,全身不舒服,我难受地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姐姐从外面的屋里叫
我:“建建,起来吃饭了。”

  家里其他人都不在,姐姐说妈妈吃了晚饭带着妹妹去外面编篮子了,爸爸没
回家来吃饭。

  姐姐看起来好像神色如常,看她的样子,好像今天下午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
生过一样。但我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姐姐心里的不平静,她只是假装,她不想让
我觉察到她的伤心。

  现在想来,姐姐无疑是继承了妈妈那份坚强的个性,她不想让妈妈为难,不
愿意让供养自己多年的爸爸难堪,不希望自己疼爱的弟妹为她痛苦,所以她就那
样藏下了心事,把屈辱埋在了心底,再也不去说。

  或者时间能冲淡一切,出了这样的事后,家里没有什么异常,等我们都上了
学,一切如旧了。

  姐姐15岁这年,已经出落得非常漂亮了,妈妈说她长得比自己年轻时候还
好看。姐姐在家坐在窗口的时候,常常会有她班上的男同学偷偷地看她,胆子大
一点的喊姐姐的名字,约姐姐出去玩,但姐姐都是不肯。有几次我放学在回家的
路上就被几个不认识的大男孩拉住了,硬是塞给我一些零食什么的来讨好我,然
后请我帮忙给他们传个字条我姐姐。我把那些字条带回家给姐姐看,姐姐看都不
看就丢到尿桶里去了。

  这一年我读到了小学五年级,学习任务重多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本来我
一直都是很爱学习的,但到了这一个学期,我开始和一些不爱学习的差生交上了
朋友,和他们一起结伴玩乐。后来还居然旷了几次课,上课也不专心了,做为班
长,我自己的作业常常都交不上去。

  有了那些朋友,我放学以后回家变得迟多了,有时候也和哥哥一样常常不回
家吃饭。我那些朋友大多都是家里有钱的,从前想和我拉关系我从来都不搭理,
现在和我做了朋友,常常会请我吃饭游玩,我简直是堕落了。有好几次姐姐晚上
四处的找我,从我朋友家里把我拉回家睡觉。老师来我家反映了我的情况,爸爸
妈妈除了教训我一顿之外也没什么办法,倒是姐姐常常会来监督我的学习。

  记忆到这一年天气变冷的时候,应该是学校就要放寒假,那时候我们已经穿
上了冬衣。

  天气冷了,我们姐妹四个晚上睡觉早了些,有时候吃过晚饭就钻到被窝里去
了。爸爸晚上要去茶馆混时间,不到夜深不回家,妈妈在外面的屋里做着每天不
断的家务。

  我们姐妹四个都长大多了,一张床睡着确实很挤,爸爸妈妈就叫妹妹去睡在
他们那床,于是我就和哥哥姐姐睡在了外面那张床上。

  我已经淡忘了和姐姐妹妹做爱的经历,钻在被窝里和姐姐说会话就舒服地睡
去了。哥哥因为有时候还要出去玩,睡得比我和姐姐迟些,姐姐就要我和她睡一
头,常常是我和姐姐说累了话睡去了,哥哥才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了被窝躺在了
另外那头。

  一天,我和姐姐和平常一样早早的上床睡了。我们脱去了外面的衣服(我记
得我们那时候常穿的是一种叫做滑雪衣的外衣,衣服里面塞了棉,衣领上有一个
圆圆的帽子。)钻进了被窝,才吃完晚饭不久,还睡不着,就在床上聊天。妈妈
在外面屋里做针线,妹妹还不肯睡,在外屋陪着妈妈。

  刚进被窝感觉还挺冷的,姐姐和我都侧着身子。姐姐握住了我的双手和我一
起暖着,一边和我说着话:“弟,好冷啊,全身都咯咯抖,你冷不冷?”

  我说:“怎么不冷,过几天要下雪了吧。”

  姐姐伸手摸了摸我的脚,笑了笑说:“看你的脚都在一直抖,我们睡近一点
好了,暖和些。”我就靠了过去,和姐姐面对面的贴到了一起,这样真的暖和多
了。

  姐姐心情很好,用手摸着我的脸对我说:“等到下雪了,你就可以去摘冰老
把(就是天气冷的时候屋檐上往下滴的水结冰冻成的一根根的冰凌。)吃啦,到
时候不要忘记要分点姐姐吃吃哦。”我知道姐姐其实不喜欢吃那东西,凉凉的,
只不过我年纪小,喜欢去摘来吃着玩吧。

  我说:“姐,你要是喜欢吃,我以后找几根特别长的摘回家我们一起吃。”

  姐姐看着我说:“嗯,不过就是冰老把太冰人啦,拿在手上很冷的。”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姐姐的手伸进了我的裤裆,拿着我的老把摸了起来。姐姐
的手在被窝里捂得暖和了,我的阴茎被她握住真的好舒服。我心里一阵温暖,都
不知道有多长的时间姐姐没有这样摸我的老把来玩了,这份感觉又陌生,又是那
样的熟悉。

  姐姐摸了一会,我的阴茎就硬了起来,姐姐放了手,拉住我的手往她自己的
腿中间一摆。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姐姐居然要我也摸她!我已经差不
多有一年没有和姐姐做爱了,那份彼此的熟悉和习惯已经不知不觉间淡然,加上
姐姐已经越来越像个大人,我都不敢再对姐姐有什么妄想,想不到事隔了这样长
时间之后,姐姐终于又再次的要和我亲密了!

  我感动得简直想要哭了,眼睛带着感激看着微笑的姐姐。姐姐的目光中带着
鼓励,我不再犹豫,摸到了姐姐健美裤腰部的边,手指弄开了那圈松紧带,把手
伸了进去。

  姐姐很配合地动了动身子,还把自己的裤子拉下了一些,好让我的手能够轻
松地摸到她的阴部。

  姐姐里面还穿着一条比较小的内裤,我把手插到了她的腿中间,挤进了大腿
根部摩擦着姐姐的下身。隔着内裤那层薄薄的布,我感觉着姐姐阴部的温暖和柔
软。姐姐又把自己的腿开了一些,我的手掌就很容易的横着托住了她的阴部,感
觉姐姐的阴部比从前要大了些,我一个手掌刚刚好能把它包住了。

  姐姐的身子朝我靠了过来,我用力了些隔着内裤揉着阴部,感觉阵阵的热气
传到我手掌上来。姐姐也拿住了我的阴茎摸着,还把下身往我这边贴。我们两个
人都情迷意乱的,脸面发红。

  这样揉了一会,我忍不住用手指头挑开了内裤的边缘,手指伸了进去,直接
摸到了姐姐的阴部上面。

  姐姐的阴户还是光光的,没有长出一根毛来,我迫不及待地要去寻找我期盼
已久的洞口。姐姐微微地喘起了粗气,拿着我的手指引着我往她的私处探索,我
的手指划过一条潮湿的缝隙,被按在了一处特别柔软的所在。

  外面屋里的妈妈还在耐心地做着针线,听见妹妹在说:“妈,什么时候做完
啦,我们去睡觉啦。”

  我实在是太激动了,食指一点,就进入了姐姐那多久了我都没能进入,现在
因为情动变得爱液漫溢的阴道中。我把手指慢慢地在姐姐的阴道里面抽插起来,
姐姐的阴道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从前和姐姐玩弄的时候,感觉姐姐的阴道里面
没有像现在这样的软绵,也没有现在这样的润滑。


                22

***********************************
  在发文前,我已经把15-20篇的读者推荐加分了,再此非常感谢一直支
持我,回复我的朋友们。

  对了,那位一一五朋友,很让我觉得有趣——你怎么一直都坚持回复说要我
把缺的两章补上呢?(其实我每一篇的字数都很少,也称不了一章的啊。)

  我承诺等我写完以后一定会把全文贴出,请大家放心。

  这几天写着自己的回忆,忽然的无限勾起我对姐姐的思念……
***********************************

  姐姐的阴道还是那样的紧窄,虽然人长大多了,刚才摸上阴户的时候感觉姐
姐的小阴唇已经变大从穴缝里面突出来了,整个阴部已经和小女孩有了很大的区
别。但阴道里面依然是很紧,我的手指被密密的穴肉夹住,被吮吸的一丝缝隙也
没有。

  我的手指在姐姐的阴道里抽插搅动着,里面的液体分泌得越来越多,感觉从
前和姐姐玩的时候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湿过。姐姐拿着我的阴茎摸着,下身不住的
贴过来,屁股一直在扭动着,好象已经是非常的难耐了。

  “弟,别摸了,姐吃不消了,你快爬到姐身上来……”姐姐拉住了我正抠摸
得起劲的手,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我抽出了手,姐姐把我紧紧地抱住了,然后她翻了个身平躺了下来,我就被
翻得压在了她的身上。我们都很冲动,迫不及待地要结合在一起。姐姐先把自己
的裤子连着内裤一起拉到了膝盖上方,又拉住了我的卫生裤(我小时候冬天穿在
里面御寒的里裤,红色的,外面光滑,里面毛糙,比较厚,现在没见这样的裤子
了,不过从前是很多的。)往下扯,我们一起动手,胡乱地把裤子拉到了下面,
然后就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妹妹在外面还在嚷着要妈妈快点和她去睡觉,妈妈正一边做事一边哄着她,
我估计还有很长时间她们才会进到里面来的。

  我们的下身光光地贴着,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飞了起来,阴茎硬得难受,屁
股动着,不住地在姐姐的阴部摩擦,就那样我已经感觉到太刺激了,几乎就要达
到舒服的最顶点。

  姐姐也是急着要我进入她的身体,伸手过来拿着我的阴茎,把自己两条腿努
力地分开了些,凑到了她的阴道口,我顺势一顶,阴茎在爱液的润滑下顺利地插
了进去。

  太久违了,阴茎被姐姐阴道包容的快感一下子就蔓延到了全身。由于姐姐的
腿因为裤子没全脱了被卡得不能分得太开,我的阴茎不能完全的插入,还有一小
截被隔在了外面不能进去,但这样一来姐姐的阴道被腿夹得似乎是更紧密了,里
面温热的穴肉紧紧地裹贴着我的阴茎,那份接触的快感实在是无比刺激。

  姐姐的手在我的光光的小屁股上摸着,我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姐姐闭起了
眼睛,鼻子里发出愉悦的轻哼,一张美丽的俏脸浮起了兴奋的红晕,那样子实在
是好诱人啊。

  太久没有做爱,我没抽插了几下就感觉自己要射了,姐姐这时候好象才刚刚
体会到做爱的妙处,抱着我的屁股抬起下身迎合着我的抽插,让我更是禁受不住
那极度的快感,嘴巴一张,轻声的叫了一句:“姐……”下身用力地压了下去,
阴茎最大限度地插进了姐姐的阴道深处,在姐姐已经湿得不行的阴道中跳动着射
出了精液。

  精液量好多,到底是积蓄了好长一段时间了,这一下喷泄,我的阴茎跳动了
好一会才停了下来,姐姐知道我射了,很不甘心地压住了我的屁股,下身抬起和
我紧紧地贴着。

  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精液经过阴茎射了出去,那是一种极度的快乐,
然后全身都变得懒洋洋的,我趴在姐姐的身上,感觉好快乐。

  姐姐没说话,张开了眼睛看着我,好象觉得有点遗憾,我射了,可是她还觉
得没够。姐姐又动了动自己的屁股,我的阴茎本来就没有全都插进去,射完了以
后就软了变成了一点点,被她一动就从紧密的阴道里滑了出来,整根湿淋淋的贴
在她的阴部上。

  这时候听到外面妈妈在说:“好了,睡觉睡觉,小英和妈妈去睡觉,妈妈不
做了。”姐姐忙把我从她身上推了下去,我们没有拉上裤子,就那样平躺着装睡
了。

  妹妹和妈妈关了外面灯进到房间里来,妈妈拉亮了灯,妹妹走到我们的床头
说:“姐,小哥,你们怎么这样早就睡啦。”

  妈妈说:“别吵了,你也快过来睡,明天还要读书。”妹妹就到那边去了。

  听着妈妈和妹妹在那边悉悉嗦嗦地脱着衣服,然后躺下了,妈妈说了一声:
“哎哟,冷。”然后灯就被拉灭了。

  这时候其实还早,只不过冬天这个时候天已经是黑了。

  等一切声音都安静了下来,姐姐的手又伸手摸着我的阴茎捏了起来。休息了
一会,我很快就恢复过来,本来软软的阴茎在姐姐温柔的手掌里没过一会儿又硬
了,姐姐高兴地圈住了我的阴茎拉了拉。

  我动了动身体,准备翻身到姐姐的身上再来一次,姐姐用手阻止了我。我正
觉得有点不高兴,才发觉姐姐不是不要我和她做爱,只是这时候正在被窝下面脱
起了裤子,应该是觉得有裤子挡着弄起来不痛快吧。

  姐姐小心地把自己的裤子脱了塞在一边,然后抱住了我,把我翻到了她的身
上。还好天气冷了,我们睡的床上都铺了褥子,我们做这些的时候没有发出什么
声音,不担心会被另一张床上的妈妈听到。

  我的裤子没脱,因为我感觉厚厚的卫生裤脱起来再穿上很麻烦的,反正我不
脱光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啊。

  姐姐分开了自己的腿,我的下身很容易地就占进了她的双腿之间。姐姐用手
拿着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部摩擦着,把我的龟头划进了她的那条湿淋淋的肉缝里搅
动着。现在的姐姐和从前真的不同了,从前姐姐的肉缝应该说是比较闭和的,不
可能和现在一样能让我的阴茎在里面划来划去。龟头摩擦着那又湿又软的肉儿,
那酥麻麻的感觉让我真想吸口大气,真的好舒服啊。

  姐姐用我的阴茎这样玩了一会,把我的阴茎放到了阴道入口,然后就抱着我
的屁股往下压,我一用力,没有什么阻碍,我的阴茎再次进入了姐姐的阴道里。

  这次姐姐脱光了下身,把腿分得开开的,我抽插起来方便多了。我趴在姐姐
身上,两只手抓着她的肩膀,屁股一拱一拱地动着,下身的阴茎在姐姐的阴道里
进进出出,速度不是很快,怕动作大了会发出声音来。

  被我抽插了有几分钟,姐姐一定也和我一样觉得很舒服,慢慢地曲起了腿,
屁股一下一下地往上抬,迎合着我的抽插。弄了一会,她又伸手把我的裤子拉到
了膝盖下面,把我的上身推了推,我仰起了一些身子,这样一来她的阴部大开,
我进入的更多了。

  姐姐平常看起来胆子很小,不过和我做爱的时候,往往胆大得会出乎意料,
我们这样的姿势还好是在厚厚的被子下面盖着,房间里又黑看不见,要不一看那
高高鼓起的被子就知道我们在搞什么了。

  因为才射过一次,我这次做爱持久了很多,我体会着姐姐身体的美妙,阴茎
不断地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着,我们两个人的阴部都被大量的液体弄得湿漉漉的,
每一次肉碰肉,都有滑腻腻的感觉。姐姐的阴道里面深长多了,我的阴茎刺不到
底,让我每次都想更用力些,好能再进入的更多。姐姐阴道里面的嫩肉儿好象也
变得层层叠叠的又特别的有弹性,刮着我的阴茎,好舒服啊。

  我们都快活的欲仙欲死,使劲的忍住不发出太大的喘息来。我只觉得全身热
血沸腾,心脏跳得好快,嘴巴发干,很想用力地喘几口气,但那又绝对不行,妈
妈和妹妹就在不远,并且很可能还没入睡呢。

  我奋力地干了十来分钟,实在是累了,身上压着的厚厚被子也让我吃不消,
我只好又倒了下来,压在了姐姐身上。

  姐姐拍拍我的屁股要我不要停下来,一只手把被子往下面拉了拉,把我的脑
袋露了出来。清新微冷的空气让我舒服了些,我压着姐姐又抽插了起来。

  阴道里面越来越热,姐姐忽然使劲压住了我的屁股,我动也动不了,阴道里
忽然传来一阵强力的收缩,夹得我的阴茎无比酥爽,我被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了,
用力往阴道里面顶去,在姐姐高潮还没结束之前,又一次把精液射进了姐姐的身
体……

  这真是一种让人虚脱的快感,我射完以后简直不想动了,这样短的时间我射
了两次,小小年纪的我,体力真的有点吃不消。我把头歪在姐姐的脖子上,尽量
小心地喘着气,耳朵里传来姐姐同样的喘气声。

  姐姐对我真好,她又再次地接纳了我,让我进入她的身体。比起从前我们的
弄交,现在的姐姐俨然已经是个小大人,可我还是一个小孩子,情况是很不相同
了。她没有不要我,她还是喜欢让她最疼爱的小弟弟和她一起,投入到性的快乐
中,让我的身心感受到了她对我深刻的疼爱和关怀。

  我们休息得差不多了,我从姐姐的身上翻了下来,我们一起小心地在被窝里
穿好了裤子。姐姐侧过身来抱住了我,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凑到我耳边压着
声音说:“夜了,睡吧……”


                23

***********************************
  liupengyou这位朋友,昨天看过你给我的那两个回复,很有共 
鸣,当时我就很想和你交流,但我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渠道好,看看我是不是要学
着去申请一个EMAIL来给你写封信吧。(今天上来一看,你怎么成了-1分
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我这句话呢?)

  感谢回复的朋友们,你们的回复我都有很认真的看和思考,但因为赶着写 
文,先就不一一回复了,等以后写完,我一并道谢吧。还希望你们继续的发表你
们的看法,教导我写作的技巧。

  目前在考虑结尾该怎么写,回忆不知道要用哪一个片段来做结束。
***********************************

  从那天后,我的生活简直是太快活了,我又能和姐姐做爱了,并且差不多每
一个晚上都有做,我真觉得我太幸福了。

  学校放了寒假,白天我们姐妹四个在家里玩着,我和哥哥姐姐有时候就帮着
妈妈做些自己能做得动的事,一到了晚上,姐姐就会找机会和我做爱。

  不过这样快乐的日子过了才十几天,我觉得有些不对了。姐姐不知道是怎么
了,好象变得欲望非常的大,每天晚上都要和我来,并且常常一次还不够,我射
了以后还是要把我弄得硬起来再来一次,渐渐地我真有点觉得力不从心,竟然觉
得有那么一点的害怕和姐姐做爱。

  有天晚上吃过晚饭爸爸去了茶馆,哥哥在爸爸出去以后又溜了出去不知道上
哪里玩了,我和姐姐又很早地上了床,妈妈这天也没什么事要忙,就带着妹妹在
另一张床上也去睡了。

  我和姐姐躺在床上说了会话,在被窝里暖和了身子,互相摸了会下身就拉下
裤子做了起来。我们这几天做的频繁,也摸索出了一些技巧,现在我们不用把裤
子脱了,我也不用爬到姐姐身上,我们两个侧着身子把下身贴到一起,稍微地调
整一下,就能够顺利地插入了(这可能是我和姐姐的个头和身体发育有关系,我
那时候个子比姐姐小,这样面对面侧身进入的还是很顺利的,当然我免不了要钻
被窝了)。

  这样的姿势虽然没有我压在姐姐身上做插得那样深,也不能抽插得很快,但
这样一来,就算是哥哥睡在床的那头,我和姐姐都能照做不误,不用担心会被发
现,安全多了。

  连续几天的频繁做爱,我的阴茎硬起来的时候情况大不如前,虽然我每天还
是被姐姐摸一会就翘,但没有和一开始那样翘得硬邦邦的了。我和姐姐互相抱住
了对方的屁股,两个人都挺动着下身配合着,我的阴茎有大半插在姐姐的阴道里
面,幅度很小地做着抽插运动。

  姐姐的身体是那样热情,欲望高涨,阴道里充满了爱液的湿润,我的阴茎进
进出出摩擦着姐姐最神圣的嫩肉儿,通体舒泰。姐姐的屁股好大,圆鼓鼓的,我
抱着这光滑弹性的屁股抽插着姐姐的阴道,心里好满足。

  大概干了有二十来分钟,姐姐已经到了兴头上,迎合得越来越卖力,只是这
样侧身做动作不大,她能感受到的快感也是少了些吧。我渐渐地不行了,被姐姐
弄得把持不住,在她就快要舒服到顶点的时候射了出来,然后感到了一阵疲惫,
放开了抱着姐姐屁股的手,软下去的阴茎拉出了姐姐的阴道。

  我脑袋钻出了被窝,大口地呼吸着,刚才真的好累。姐姐无奈地放开了我,
她还没有舒服够我就不行了,她有些生气,伸手过来推了推我。

  我知道我在这紧要的关头退了下来,姐姐一定很难过,可是我真的是吃不消
了,姐姐的欲望现在是这样的大,从前我和姐姐干的时候,她都不会在乎我什么
时候射的,但现在她要是没舒服够就还想来。

  我没力气理她,又觉得姐姐有点不讲理,一个翻身就背朝着她睡下了。

  姐姐见我这样,气的用手在我屁股上使劲地拧了一下,好疼,不过我还是没
理她。姐姐好象是非要满足不可,看我不肯转过身来,带点讨好地靠了上来,下
身紧紧地贴住了我的屁股,伸手到我前面把我的阴茎拿住了,温柔地摸着,似乎
是希望我早点能硬起来和她接着再来一次。

  感受着姐姐温暖的下身贴在我的屁股上,我也很想自己能早点回复过来,可
不知道怎么的,这次我的阴茎就是不肯起来,姐姐用尽了手段讨好它,好一会了
它还是软趴趴的那么一点,弄得姐姐很失望,放开了我的阴茎躺着不动了。

  我有点内疚,姐姐一定是伤心了,虽然她现在的欲求强烈让我有些受不了,
但姐姐一直是那样疼爱我,并且那么早就任由我在她身上发泄自己的欲望,可以
说是对我好得不能再好,现在她需要我的安慰,我却这样对不起她。

  于是,我转过身来面向了她,姐姐见我转过身来,又拿住了我的阴茎揉了起
来,可惜不管怎么呵护我的这个宝贝,它还是不争气。姐姐后来是对我的阴茎绝
望了,放开了这软趴趴的家伙平躺了下来,平静了一会,像是不甘心的忽然拉着
我的手放到了她的腿间,压着我的手示范着在自己的阴部揉了几下。我当然领会
了姐姐的意思,虽然我已经提不起多少兴趣,但还是马上在姐姐的阴部抠摸了起
来。

  我用手指在姐姐的小阴唇里搅动了一会,爱液和精液混合着糊在了姐姐的阴
部,我的手指很快就湿漉漉的,姐姐拿着我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阴道里,我就开
始用手指做起抽插的动作来。

  只不过我心里真的不太有什么兴趣这样做了,虽然姐姐的阴部很好玩,手指
进出阴道也很舒服,但我不起劲,当是应付一般的一下一下在里面进出着。这样
弄了大概有好一会,一开始姐姐好象挺有感觉的,不时地还抬起屁股来迎合我的
手指,扭动着下身追逐快乐。但好长时间了她似乎还是没能达到高潮,渐渐地也
像是失去了兴趣,不再迎合了,就那样躺着不动,任由我无聊地抽动着手指。

  我不知道姐姐在想什么,不过感觉姐姐怕是心里很难过了。忽然姐姐把我的
手拉了起来推开,然后就拉好了裤子,翻个身,就背着我睡了。

  经过这次不愉快的做爱经历,姐姐忽然对我开始不冷不热了起来,本来白天
的时候她对我都是有说有笑的,但第二天她就对我板起了脸。我知道这一次是我
不对,我没能安慰好疼我的姐姐,她有些生气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又直觉姐
姐应该也不是真的对我很生气,不然照她的性格,连板起的脸都不用做出来的。

  然后晚上姐姐没要我和她弄交,背着我躺下不理我。我很担心姐姐以后都不
会愿意和我弄了,但我又无可奈何,姐姐再也不是和从前一样是个小孩,我现在
对她产生了一种敬畏,要是她不愿意,我是不敢去勉强的。不过又想这样也好,
这段时间确实太累了,真的不太想做爱了。

  这样我和姐姐停了做爱有个把星期,到后来我时间长了我又很想和姐姐做爱
了,姐姐似乎也慢慢地原谅了我的那次。有一个晚上我们不约而同地伸手去试探
对方,然后我们都笑了起来,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诉说着这几天冷战的感受。

  那天家里就我们两个,我们脱了裤子痛快地在被子下面做了起来,我居然射
了三次,姐姐终于也满足了好几次,床上铺着的褥子都好象被我们弄潮了,然后
一直开心地聊着天,直到家里其他的人都回来了才一起睡去。

  从那以后我和姐姐隔上几天就来上一次,姐姐知道了我的难处,就坚持不让
我和她再频繁的做,有时候我想做,但姐姐也会劝我等几天。

  和姐姐做爱的感觉比和妹妹做的时候真的舒服多了,我在这以后就没再去考
虑打妹妹的主意,只是期待着和姐姐每过那么三、四天就能有一次的性生活。

  日子像流水般过去,过了年,学校开了学,这一年我读五年级的下半学期,
过了暑假就要上初中了。

  白天上学,在学校里的时间是很容易过的,到了晚上,每过几天,我和姐姐
还是会继续做爱。我毕竟还是喜欢读书,期中和期末考试我还都得了班里的第一
名,学校发了奖状,我爸爸高兴地把奖状贴在了大桌子靠着的墙上,和从前我每
个学期得来的奖状贴在一起。

  这一年没什么可说的,爸爸身体平稳了下来,不过也就没再出去打石头了,
在家闲着,只是家里的农田都是他伺弄着了。妈妈为了能多赚点钱供我们读书,
在市集上摆了个农具摊子,早上去出卖些自己编的篮子,扎的刷把之类,因为做
工好,生意还不错。哥哥不争气,本来已经快要读初二了,谁知因为常常旷课,
成绩又差,被宣布要留级了。妹妹倒是听话多了,不再怎么爱缠人,学习还得到
了老师的表扬,说她上课很认真,作业做得很仔细。

  等放了暑假,姐姐也就毕业了。村子里的一些女青年来我家约我姐姐和她们
一起去县城进厂做工,我家条件不好,姐姐也确实有出去赚钱补贴家用的必要。
姐姐于是没考虑多久就去了县城,靠着同村伙伴的推荐进了一家表带厂上班。在
姐姐去县城工作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姐姐都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我们很平静
地做了一次爱,似乎当做是告别的安慰。

  姐姐一走,我很伤心,想到一直疼爱我的姐姐以后不能天天和我在一起了,
难过得大哭了一场,妈妈劝了我很久。


                24

***********************************
  我爸爸这次是右脚腿骨摔断了,因为没钱,当时没马上去医院,第二天才去
打了石膏,没钱住院了,只能回到家里抓点中药过着。

  花了一千多点,家里已经是很难应付了,我本来应该在家照顾爸爸,因为他
现在的大小便什么的都需要人手,我妈妈很难动的了他,加上家里如此的贫穷,
她要是不出去摆摊在家悉心照顾爸爸的话,可能家里连日常开支都过不去了,但
我在家一家人都眼巴巴的呆着吗?更可怕的是我简直是怕了在家,怕了那种让人
心虚的生活,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富足发展的社会,让人愤怒的贫穷!
***********************************

  姐姐走了以后,我感觉家里闷了很多,暑假里连出门去玩都没兴趣了。我忽
然喜欢上了画画,刚好一个很看得起我的老师送了不少本来是印刷试卷用的大张
白纸给我,我求爸爸给我买了一根铅笔和一盒水彩笔,在家里专心的画起画来。

  我画着葫芦兄弟、忍者神龟、变形金刚,也画着村子里的各种房屋、山丘大
树,有时候还会叫妹妹坐着帮她画肖像。看过我画画的人都说我画的好,有几个
村里的大人还要出钱给我买水彩笔和纸,说是希望我能画出更多的画来。于是整
整一个暑假,我都在画画中度过了,等开了学,我就上了初一。

  姐姐走了以后,就好几个月都没回家了。和她同一个厂的村里人回来了,都
会带点姐姐的消息回来。每次有了姐姐的消息,我都会在一边听的很认真,知道
姐姐在厂里工作很勤快,老板很看的起她,特别的给她加了工资。姐姐很节省,
每次都是托回来的人帮她到我家带点霉干菜什么的,不愿意花钱买食堂里的菜。
姐姐又舍不得车费,也怕耽误了做工,所以准备等过年了再回来。

  姐姐省吃简用的,基本上每个月的工资全部都给送回了家了,特别的捎话来
说要我们几个弟弟妹妹好好读书,有时间多帮妈妈干活。

  没有姐姐的日子是那样的无味,放学以后吃过饭,再也没有姐姐来陪我说开
心的话,我感觉孤单的时候,再也不能在姐姐的怀抱里得到温暖了。

  在姐姐走后,我常常都会梦到她。在梦里我们姐弟手牵着手走在田野,姐姐
微笑的看着我,说要带我到很好玩的地方去。可是等到醒了过来,才发现姐姐没
有在我身边,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我的姐姐。姐姐,你怎么还不回家来,你
的小弟弟好想你,你知道吗?

  有一天半夜,我忽然醒了过来,迷糊中一个转身,手臂甩在了一边。

  我感觉只有自己一个人睡在一头,吓的惊醒过来,坐了起来叫着:“姐,姐
你上哪了!”等话出了口,我才想起姐姐早就已经不在家了。

  爸爸拉亮了灯,在那边说:“建建,你姐在城里呢,又做梦了?”

  我呆呆的又躺了回去。

  爸爸拉灭了灯,黑暗里听见他和妈妈说:“要不你明天带他去县城见见他姐
吧,这段时间他怪不对劲的呢。”

  妈妈答应了一声,我简直要开心的跳起来了,于是那一夜,我再也睡不去,
一直张眼到了天亮。

  第二天是星期天,妈妈没上集市摆摊,早早的就带我去了镇上的车站,买了
车票上了去县城的车。

  下了车,我才发现县城那样大,妈妈带着我走了很多路,才在一排楼房后面
的巷子里找到了姐姐上班的厂子。工厂设在二楼,十几个女工正在自己的工作台
上忙碌着,姐姐就坐在门口那一张,我忙叫了声:“姐!”

  姐姐见我们来了,开心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一把把我拉到身边,从头到脚
的仔细打量,连声问我在家里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念她。我开心的都快要哭出
来了,很想扑到她的怀里去,又知道自己这样大了那样不是很好,只是不住的点
着头。

  厂里的女工们也都围了过来,姐姐忙给她们介绍,把我拉到身前骄傲的说:
“这是我弟弟,长的好看吧,读书成绩很好呢,今年读初一了。”

  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姐姐,在她那里过了半天。姐姐一边工作,一边和
站在她边上的我不停的说着话,我们好象有怎么也说不完的话,厂里面的人都羡
慕的说我们姐弟感情真好,到中午我们还一起吃了中饭。可惜我们还是要回家,
妈妈说不早了,带我见过姐姐,也该回去了,我不肯,但姐姐也来劝我,我只好
听话了。

  去城里见过姐姐之后,我心情好多了,感觉姐姐还是那样的疼我,我一心希
望姐姐能早点回家来,以后就不用出去上班了那就是最好的。

  一直等到过年,姐姐终于回家了,给爸爸妈妈和我们弟妹都带了礼物。那段
时间姐姐还是和我睡一头,我们感情好,家里人也都习惯我们同睡。只是姐姐不
见了半年,越发的成熟了,能看出胸部已经发育的不错,个子更显的高些,穿着
打扮都不在老土,在她面前我只是一个相差好多的小孩子。我几乎是有点自卑,
晚上睡的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的,再也不敢有所行动。

  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过了年,到了正月十几,姐姐又回县城上班去了,连村子
里闹元宵也没有等到。姐姐走的那天,我们全家都去车站送她,我真舍不得姐姐
又要离开我,候车的时候在姐姐身边站着,眼眶红红的。姐姐安慰我说她有空了
会回家来的,我还是伤感。

  车子来了,姐姐上了车,我在外面喊:“姐!你要记得回来啊。”

  姐姐对我使劲的点着头,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行李包包里翻出了一个本
子从车窗里递了给我,对我说:“弟,这个给你,要是你想姐了,就看看吧。”

  车开了,我拿着姐姐从读书时起就一直带在身边的笔记本,泪眼模糊的看着
那辆载着姐姐的车越开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了……

  这一年,哥哥出了事。先是我哥哥在学校开学以后不久,没上了几天学就开
始旷课,后来家里也不回来了,爸爸妈妈也找不到他,半个多月后派出所的人来
到我家,说我哥哥在隔壁的镇上盗窃,被他们抓住了,要我爸爸去领人。谁知道
等我爸爸焦急的赶到派出所,所里的人说我哥哥居然趁着他们不注意,带着手铐
逃跑了。

  后来哥哥终于还是被找了回来,据说他算是真的厉害,在隔壁镇上盗窃了一
家工厂的大量金属部件卖给了当地的收废站,在大把花钱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
因为他年纪小,派出所给他戴了手铐要他在房间里等着父母来领,也没怎么看管
他,他就趁没注意跑了。跑了之后上了一个女同学家,向她借了榔头工具把手铐
给砸了,又躲在她家后面的稻草屋里,每天那女同学给他送饭。后来她家父母发
现了,就通知了派出所,哥哥又被抓住了。

  本来事情可大可小,罚点钱教育一下也就完了。可哥哥逃跑,还砸了手铐,
最后派出所里拘留了他一个星期,派了我家500块罚款。学校里有不少老师本
来就不喜欢我哥哥,出了这事之后,哥哥也无心上学了。爸爸妈妈对他很失望,
也就让他辍了学,后来同村一个和哥哥玩的不错的男青年来我家说要带他去工厂
里做学徒,爸爸同意了,于是哥哥15岁这年就离开了家,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做
学徒去了。

  姐姐哥哥都走了,家里只剩下爸爸妈妈跟我和妹妹四个人,一下子冷清了不
少。爸爸除了照看农田之外,白天黑夜的泡在茶馆,妈妈又很忙,家里大部分的
时间只有我和妹妹相依为命了。

  妹妹11岁了,也长大了不少,也没和以前一样爱闹了。或者是我和妹妹从
那一次弄交被姐姐发现以后不怎么亲密了,我和妹妹在一起生活并不怎么交流,
一般都是玩自己的。

  记得这一年的暑假,天气非常的热,好象连衣服都穿不住了,我一有机会就
会溜到池塘里去洗澡,把妹妹一个人留在家里。

  一天下午我又去洗澡,在池塘里玩到快4点钟了才上岸。推开家里虚掩的门
进到屋里,妹妹正躺在大桌子边上的一个竹躺椅上睡觉呢。

  我有点饿了,就到饭篮里盛了点剩饭,坐在桌子边吃了起来。桌上还有一大
碗炒螺蛳,我就一边吸着螺蛳一边吃饭,很快一碗饭就下了肚,感觉好过多了。
吃完了我用空饭碗收拾了螺蛳壳准备到门口的阴沟里去倒掉,谁知道刚经过妹妹
的身边,忽然的又迈不动腿了。

  妹妹穿着一件显大的连衣裙,头歪歪的靠在躺椅上,一双腿曲撑着,就那样
安静的睡在那里。

  妹妹的裙子因为弯曲着腿空门大开,下身穿的那条红内裤也差不多整个都露
出来了,内裤可能太大了点,下端松垮垮的歪在了一边,连她那隐秘的肉缝都让
我看的一清二楚的。我不由的一下子欲火上升,呼吸变的急促起来。

  我想了想,放下了饭碗,先把门小声的关牢了,然后蹲到了妹妹分开的大腿
前面痴痴的看了起来。关了门,屋子里暗多了,阳光从几片明瓦上班驳的照射到
屋子里,光线不是很好。

  我小心的把妹妹的裙子掀了起来,脑袋伸到她的腿中间,有点茫然的盯着妹
妹暴露出来的阴部。快两年没有和妹妹弄交了,也快两年没有看过妹妹的身子。
妹妹的阴部也有了变化,轮廓更明显了,阴唇紧紧的闭合着,但到阴道口的那个
位置却有一点裂开着,露出里面一些红嫩嫩的肉来。


                25

***********************************
  谢谢上次的文后面回复的朋友,你们的关心和好意,我很感谢的。

  今天打电话回去,得知姐姐和哥哥已经都来看过爸爸了,爸爸的状况也还不
错,我放心不少。

  这篇以后可能更新会慢下来,这段时间被通知要天天加班到晚上10点左右
了,能上网写回忆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我会坚持住的,不管出了什么事,今年会把回忆写完。

  我不要求自己的回忆能有多少回复,但回忆也很快就要结尾了,我奢望着,
能有朋友在文下面写点有内容的回复给我,或者是我想要一点纪念吧。
***********************************

  我摒起了呼吸,小心地把手伸向了妹妹的大腿中间,手指轻轻触到了妹妹的
阴部。

  温暖柔软的触觉从指头传过来,我顺着妹妹的阴唇划下去,停在了阴道口外
面。我压着心中紧张的情绪,指尖稍稍的挤进了一点在那嫩肉的里面,感受了一
会那久违的包容感,然后又把手抽了回来。

  妹妹似乎是睡得很熟,刚才的触碰没有惊动到她,我看着妹妹的阴部出神。
现在妹妹的阴部看起来丰满多了,似乎也发育得更为成熟了些,那粉嫩的阴道里
应该更是有从前不能比拟的快乐吧。我的阴茎早就翘了起来,很想把妹妹叫起来
要她和我弄交,但想想又觉得不妥,先不说我把她这样吵醒了她会不会生气,就
我们两个又不太合的来的关系,她应该早就忘记从前弄交的往事,她会答应吗?
说不定还会因为这样和我吵起来,万一告诉了爸爸妈妈那怎么办?

  我想来想去都觉得我不能去冒这个险,但我又实在不甘心,心头的欲火烧得
我好难受。我觉得自己的嘴唇干巴巴的,无意识地吞了一口唾沫,又把手伸向了
妹妹的阴部。我小心地触摸着妹妹的阴部,另一只手情不自禁地从短裤边上把阴
茎掏了出来,缓慢地套弄着自己发涨的阴茎。

  已经是太长的时间没有性的体验了,现在这样一边看着摸着妹妹的阴部,一
边手淫着,感觉非常的冲动和刺激,不一会,我的龟头顶端就开始分泌出一些粘
乎乎的液体出来,擦在我的手掌里,弄得整个阴茎都滑滑的。

  妹妹一动也不动地继续熟睡着,真不知道现在的情形被她发现了,她会不会
对我发火。

  我现在的阴茎也发育了好多,可能是从前过早地就有了频繁的性生活,13
岁的我,阴茎上方的包皮在勃起之后已经会完全的褪到了龟头以下,整个阴茎看
起来比从前粗长了不少,已经和自己的身体发育有些不成比例了。

  也许是身体长时间没有经受弄交的刺激了,我才这样套弄了没多久,就感觉
要射出来了。我抽回了摸妹妹的手,激动地跪了下来,两只手死命地捏住了自己
的阴茎,都感觉阴茎被自己捏得发疼了,但那时候又觉得越是使劲,才会觉得越
刺激。

  我把阴茎朝向了地面,一股电流一样的快感麻木了我的全身,手里捏着的阴
茎忽然一下鼓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一下子就喷射了出来,有力的打在了地面,
我被高潮释放产生的极度刺激让脑子里一瞬间成了空白。然后第二股、第三股的
精液继续地喷射了出去……

  射了好多,地面都积了一小滩。射完以后,我还是使劲地捏着阴茎,直到高
潮完全的成了过去,我才放开了手,缓缓地吁了口气。

  我站了起来,用脚把那滩精液擦掉了,又转回去看着熟睡中的妹妹,眼里看
到她那暴露出来的阴部,我已经不再那么冲动了,反而心中奇怪的有了一丝罪恶
感。

  我觉得有些疲惫了,就坐到了桌子边休息了一会。看着躺椅上妹妹熟睡中的
小脸,我忽然想起了从前和妹妹的做爱往事:我骗着她和我在8岁的时候就发生
了关系,我曾经和她在床上一边打牌一边交欢,我强迫她和我在灶堂后面的破麻
袋上弄交,还有那次她淹水了以后,我们在池塘里偷偷的做爱……

  想着想着,我忽然的对妹妹感觉亲切了起来,虽然她和我没有像我和姐姐那
样的有感情,但我们毕竟是亲兄妹,更何况我们也曾经有过那么长的性关系。

  我居然想念起从前她缠在我身边,闹着要我陪她玩的时光,要是现在她醒过
来,叫着要我陪她玩,我怎么都不会拒绝的。眼睛不经意间瞄到了桌子上的那碗
螺蛳壳,我忽然很想和妹妹开个玩笑,反正她现在睡得这样熟,应该不会一下子
就醒过来的了。

  我拿起了一个螺蛳壳走了过去,把螺蛳壳轻轻地放进了她的内裤里面,手一
松,螺蛳壳滑落了,被内裤的下边挡住,卡在了她的阴部。接着,我又抓了一把
螺蛳壳,一个一个的放了进去,一直放进去了十来个,堆得太高了,一下子大部
分都从内裤里掉了出来,我又拣起来重新放过。

  这样玩了好一会,妹妹动了动身子,两条腿伸了起来,看样子好象要醒过来
了。我吓了一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忙急急地把手伸到她的内裤里面,把放进
去的螺蛳壳又拿了出来,最后好象还有一个没来得及掏出来,我去打开了门,跑
到外面去了……

     ***    ***    ***    ***

  这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新的学期开始,我升学到了初二。

  也许是没有了姐姐的管束,我在家又呆不住,常常和一些差生在一起吃喝玩
乐,无心上进,我的学习越来越差了。到了初二期中考试,我数学居然只考了一
个39分,连及格都没有。

  那天早上批改过的数学试卷发下来以后,数学老师要我们拿着试卷让父母签
名以后第二天带回来,还特别的点了我的名字说要我叫父母到学校里来和他谈一
谈,我心里害怕得要命。

  我那时候还是班里的班长,爸爸妈妈一直都以为我的学习成绩永远都是很好
的,现在我居然只考了一个39分,我真怕我那现在已经不太关心我们的爸爸见
到了这个足以让他觉得耻辱的分数,会把我像老鹰抓小鸡一样的按住了,愤怒地
把我吊在门口的那棵树上抽。照爸爸的性格,这样的情景我几乎是如同能看得见
一样!

  怎么办呢?假冒父母的签名吗?反正爸爸妈妈都不认识字,连自己的名字都
不会写的。可是老师还要我把父母叫来和他谈一谈,到时候什么都不管用的了。
一整天我都满脑子的在动着怎么样逃避这次灾难的办法,但是怎么可能会有什么
办法呢?

  等到晚上放学,同学们都开心地跑出了学校赶着回家,我却摸着藏在裤兜里
的那张要命的试卷愁得快走不动路。

  好不容易一步一步的挨到了家门口,妈妈见我回来了,出来叫我:“建建,
饭烧好了,吃晚饭吧。”我只好硬着头皮进了家门,盛了饭坐在桌子边闷声不响
地吃了起来。

  爸爸见我一脸的愁相,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心里想,怎么样也不能把
考试的事情和他说的了,就算是他后来也会知道,能拖一会也是好的。等吃完了
饭,我就溜了出去,直到实在是太晚了,我才回了家。

  爸爸还没回来,妈妈正在外面的屋子编着篮子,我进了里面,妹妹早就在外
面的床上睡着了(姐姐和哥哥不在家以后,妹妹就和我睡在一张床了,一人一
头。),我胡乱地扒了衣服鞋子就钻到被窝里,躺在床上继续地发愁,想着怎么
应付爸爸和数学老师,想得头昏死了。我还一次一次地幻想着爸爸这时候已经都
知道了,大怒地冲了进来,把我从被窝里拎出来痛揍。

  最后担心受怕的想得累死了,迷迷糊糊地睡去了,然后就做起了恶梦,爸爸
正把我吊在门口的树上,手里拿着一根粗粗的扁担在使劲的抽我,一边抽一边骂
着:“你行啊你!考试不及格!这样不认真,还读什么书……”

  第二天我被爸爸叫起了床,感觉精神很差,吃了早饭背起书包走上了去学校
的路。

  快走到学校门口,我站住了,我的试卷没有给爸爸妈妈签过名,也没有叫爸
爸到学校和老师见面,我就这样去上学吗?我咬咬牙,决定不去上学了,逃学算
了。我又拐了回来,从另一条路绕到了我家后面,把书包往家后面的一个破瓦缸
里一丢,拿了些石头遮盖了,然后内心狂跳着跑开了。

  我跑出了村子,走在了村子外面的公路上,这时候学校里做广播操的喇叭声
远远的传了过来。我感到一阵茫然,不上学,我能去哪里呢?

  我漫无目的地沿着公路走去,离开村子已经越来越远,我上哪去呢?该怎么
办好?难道我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或者我要和哥哥一样乱混,饿的时候去田里偷
点瓜果什么的对付肚子?可那样被爸爸知道了更不得了了,再说又能混得了几天
呢?

  我忽然想起,姐姐不是在县城吗?对啦,我可以去找姐姐,她那样疼我,一
定会收留我的,要是可以,干脆我就不读书了,也去县城找个工作上班吧(当时
我也就不想想,哪个老板愿意收一个13岁的小孩子进去做事呢。)。

  就好象是在绝望之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我一下子又开心起来,我要找姐
姐去,没钱坐车子,我可以走路去,一定能找得到的。再说,我哪一天不在想念
在县城的姐姐啊,这次反正旷课了,正好有时间哪。

  于是我一边幻想着见到姐姐之后的情景,沿着通向县城的公路轻快地迈起了
步子。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