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往事回忆》 06-10

                 6

***********************************
  先感谢一下很多热心的朋友,有的帮我排版,有的帮我排遣心中的压抑,有
的给我鼓励和关注。

  谢谢你们,谢谢大家。

  我会把我的故事写下去,现在对我来说,能一吐为快最重要,其他的,去他
妈的吧。
***********************************

  姐姐眼睛盯着我,看了一会慢慢的说:“不会有人过来吧?”

  我忙说:“不会的!不会的,本来这边就没人来,现在雨又下的这样大,谁
还会到田里来?”

  姐姐吃着田鸡,又听了听外面的雨声,对我点了点头。

  我激动极了,心里真的感谢这场大雨,想到就要能和姐姐好好的弄交,三口
两口就把手里的田鸡吃完了。

  等姐姐也吃好了,我试探地把手伸向她的阴部,姐姐没反对,只是对我说:
“弟,我们到床上躺下来弄……”

  我开心死了,一边胡乱的在姐姐阴部上摸着,一边帮她把身子挪到床上来。

  我们上了床,姐姐把腿分了开来,我跪在她的腿中间。我的阴茎硬着,直挺
挺的,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显得很突出了。

  姐姐看着我的阴茎问我:“弟,你的老把这样大,你说怎么就能插到姐那么
小的老逼里面去呢?”

  我用手摸着姐姐的阴部,手指在阴唇中间划着,一会就找到了那个洞口,把
手指插进去了一点,对姐姐说:“我也不知道,姐你的老逼是很小,我的手指插
进去都很紧的,可是上次我们弄交我整个老把都插进去了呢。”

  姐姐点点头说:“是啊,上次我开始很痛的,后来还有点舒服的,可能老逼
本来就是给老把插的,所以不怕老把太大吧。”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想想姐姐说的也是。

  我的手指插进姐姐的阴道里,感觉里面又紧又暖和,真舒服,心里又紧张起
来,不知不觉喘气都粗了起来,问姐姐:“姐,我们开始弄交吧?”

  姐姐说:“那你爬到姐的身上来。”

  我忙爬了上去,姐姐又把腿分的更开些,像一个大八字,靠床边上的那条腿
一半都伸出了床沿。我用手拿着自己的阴茎,对住了姐姐的阴部,摸索着把前端
往洞口凑,一边凑一边问姐姐是不是这里。

  经过了好几次的“研究”,我和姐姐也不再是和从前那样对男女的身体构造
一无所知了。

  当我的阴茎对住了一个特别湿又特别软,还有点凹下去的地方的时候,姐姐
忙说:“弟,是这里了,你插进来吧。”

  我屁股一用力,阴茎就慢慢的挤进了姐姐的阴道之中。姐姐的阴道里还是太
紧,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又不懂得怎么调情,或者说是做点前戏,姐姐的阴道还
没有能分泌出足够的爱液来润滑,所以不是太好进去,挤挤的好象卡住了我的阴
茎,再插进去就有点困难。

  我感觉阴茎被挤的挺难受的,姐姐也皱起了眉头:“弟,一定是你的那个太
大了,我下面好象还是有点痛。”

  我着急起来,问姐姐:“那是不是我们就不能弄交了?可是上次我们都可以
的!”

  姐姐想了想,摇摇头说:“应该可以弄交的啦,上次你都插进去了啊,这次
怎么不行。”

  我们没马上继续,姐姐要我趴到她身上等下再弄,我趴了下来,刚好到姐姐
的下巴。

  姐姐身上好光滑。她的胸部还没发育,但也有一点的鼓起,和我的不一样。
或者,男女之间注定是有相吸的本质,性欲也不单单就存在在成年人的身上,所
以当我和姐姐肉体想接的时候,全身皮肤都有一种特别舒服,特别陶醉的感觉。
我只想把姐姐压的更紧,身体不自主的压在姐姐身上蠕动,姐姐似乎也有同样的
感觉,开始用手抱住我,身体动着,脸色也红了起来。

  姐姐又抱住了我的屁股,自己挺起了屁股在动着,我感觉姐姐阴道里面越来
越热,好象有很多的液体慢慢的渗了出来。当姐姐又压着我的屁股在动的时候,
我一用力,这次阴茎没有多少困难的就插了进去,姐姐把下身一抬,我们的下面
就再也没有什么隔阂,我的整个阴茎,都进入了姐姐的阴道中。

  我紧紧的压在姐姐的身上,体会着姐姐阴道对我阴茎的包容,那是一种很难
形容的感觉,好象是把自己整个身体都融化在一种极度的快感中,我们幼小的身
体似乎都要被那种快感完全的霸占了,再也不想反抗。

  姐姐呢喃着:“弟,你动动,姐姐下面好涨,好舒服……”

  心跳都似乎要停止了,但偏偏又知道它跳的很快,我使劲的喘着气,笨拙的
抬起屁股,做起了任何男女之间,做爱的时候都要做的动作。我的阴茎一下一下
的从姐姐的阴道里抽出,又一次一次的插进姐姐的阴道。开始并不很熟练,有好
几次,因为阴茎抽的太多,姐姐的阴道又太紧,太会挤,阴茎就从阴道里脱离了
出来,但马上我又把阴茎塞了回去,姐姐也帮着我找洞口。

  慢慢的动了些时候,似乎是有了点经验,我的阴茎在阴道里的动作越来越顺
利了,只是觉得因为有那些滑滑的爱液,阴茎有一种酸麻麻的感觉。

  姐姐没说话了,鼻子里不住的发出一种愉悦的声音,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眼
睛半开半闭的看着我,有时候又看看我们的身体下面,可是她看不到,只是用手
抱住了我的屁股,配合着我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压着。

  姐姐,姐姐,你的身体是那样的让我陶醉……

  当姐姐的阴道里越来越湿的时候,我也慢慢的加快了动作,用力的将我的阴
茎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姐姐的身体里面,小棚子里的床板被我们弄交的力量摇的开
始吱吱做响,刚开始是轻微的,小声的,到后来,吱吱的声音就变得频繁又剧烈
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雨声掩盖了我们的喘息和床板的响声,雨幕隔离了外面和
棚子里的景象。谁都没有发现,在这样一个下雨的白天,有我们姐弟两个,正在
做着这种淫乱的勾当。

  上天会不会知道?是不是天和地正在默默的冷眼看着我们这对幼小的姐弟,
迷乱的深陷在这乱伦的行径中?

  “姐……”我张开了嘴,压抑的叫了一声,然后射精的感觉涌了上来。

  姐姐嘴巴和鼻子里同时发出含混不清的怪声,她的身体急剧的扭动了几下,
用手死命的按住我的屁股,我紧紧的顶住了姐姐的下身,精液射进了姐姐的阴道
深处。

  我们的身体都停止了动作,一时间好象都变得僵硬,然后我整个的趴在了姐
姐的身上,姐姐的手无意识的放到了我的背上。

  压在姐姐身上过了好长的时间,我的阴茎变小,姐姐的阴道里爱液混合着我
的精液,将我的阴茎滑了出来。

  “弟,这次弄的好舒服……”

  “姐,我们以后常常弄交好不好?我好想能和姐姐天天都弄交……”

  姐姐伸手抱住了我,我们都不说话,但在心里觉得,这个世界上我们姐弟两
个是最亲密,最幸福的一对了。

  好半天,姐姐要我下来,我从姐姐身上爬下来,看着姐姐大腿中间的阴部,
还是被大量的液体弄的湿糊糊的,我用手去摸了摸,一手都是水。

  姐姐也坐了起来,看起来有点费力。她笑着用手抓住我的阴茎捏了几下说:
“弟,你的老把现在这样小啦,刚才不是很神气的吗。”

  我想了想,居然说了一句俏皮话:“还不是被姐的老逼吃了,刚才吃了那么
长时间,被吃小了。”

  姐姐笑着打了我一下头,我上去抱住了她,她也用手抱住了我,紧紧的靠在
一起,感觉可以这样在一起,真美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雨下的小了,瓢泼的大雨变成了丝丝的细雨,看样
子,这雨是要停了。姐姐把衣服拿过来,我们穿好,又坐在床上玩闹了一会,雨
终于停了下来,不一会,太阳就开始出来,热热的照耀着这雨后的世界。

  姐姐收拾好我吃的碗筷,又出去摘了几个桃子准备路上吃,回到棚子里面和
我说要回家去了。

  我送姐姐到地头,姐姐叫我好好看着桃子地,我说会的,姐姐放心的转身离
去。看着姐姐慢慢往回家的路上走去,开始还能看着她的身影,到她走的远了,
慢慢的就看不见了……

  刚刚下过大雨,地里还都是水,没地方站脚,这时候应该也不会有那么笨蛋
的贼会来偷几个桃子吃,我就回到了小棚子里,爬上床躺下。脑子里想着今天和
姐姐发生的一切,是那样的让我着迷,想拿起一边的书来看,却觉得书里的故事
已经不那么好玩了。

  这以后,一连几天都没有下雨,我的生活也恢复了原状。早上到地里转转,
中午姐姐送了饭来,等我吃了,过了一会,她就回家帮妈妈做事情去了。我又拿
起了书本,心思投入到书里面去了。

  桃子熟了,爸爸每天会来摘几担子,然后挑到市集上,妈妈会把桃子卖了。
我家桃子的品种在本地当时是最受欢迎的,一上市集,就被购买的人围住了,讨
价还价,不一会就出售完了。

  有几次,有人想来偷摘桃子,被我发现了,我喊一声,偷桃子的人就跑了,
爸爸知道了,免不了又会夸奖我几句。那几天我们全家都很高兴,卖了桃子有了
点钱,爸爸会买些肉来改善伙食,我们都吃的很开心,特别是小妹,最喜欢吃肉
了,一个劲的往自己饭碗里夹。哥哥也去帮妈妈卖桃子,姐姐就在家里做家务,
带着陪小妹。

  因为我看桃子没被偷去,爸爸偷偷的还塞给我一张两块钱,说是表扬我的,
给我随便花,不过不要告诉哥哥他们。


                 7

***********************************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朋友们,这次贴文迟了,对不起。

  zzh5朋友,这是我的真实往事,10来岁的孩子会不会射,我想就不用
怀疑了吧?

  我和姐姐的乱伦经历,可以说是很平静的,但也可以说是很狂乱的。

  有时候想,或者我们那时候只是为了性交而乱伦,只是为了有机会就性交,
而不去考虑其他。

  现在我长大了,兄弟姐妹各分西东,虽然我们之间,也会有不愉快的经历,
但在自己写这文的时候,忽然的又想起从前的种种。一种让我心里发酸的亲情弥
漫上来,我开始想念我的兄弟姐妹。

  前段时间水区里有某人说乱伦很变态。

  是么?为什么?难道乱伦真的就很变态么?小时候的乱伦也是么?

  我和我姐姐,就很变态么……
***********************************

  暑假过去了,我和哥哥姐姐又回到了学校。学校离我家很近,就几百米路,
有时候下课我也会跑回家来喝口水什么的。

  哥哥那一阵子老实了几天,没过多久又开始不回家了,爸爸找到学校去问,
老师又说哥哥上课倒是都来的,只是有几次上了几节课又会溜出去玩了。老师问
我爸爸要不要去看看,我爸爸得知哥哥在学校,自己事情忙,也就没去教室看,
直接就走了。

  要说我哥哥也真的是顽皮,在学校学生里面算是出了名,虽然我和他不怎么
来往,但从一些同学的口中,也知道了不少哥哥胆大妄为的事情,听说他还会从
学校的墙头翻出去玩呢。我听了有点不相信,因为那时候,我哥哥的个子还没我
高呢,我看着学校高高的围墙,心里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怎么能爬上去呢?

  有一次,我在教室里上课,那时候,我是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上。课才上了几
分钟,我的同桌用手顶了顶我,我转过头去,她努起嘴巴向着窗户示意,我转到
窗户那边一看,隔壁那栋教学楼上有个人挂在二楼的窗户上,正用脚小心的想够
到窗户下面的水泥雨蓬,只是他个子太小了,离目标还有老高呢。

  我仔细一看,这不是我哥哥吗?难道他一直就是在那个教室读书的?他要做
什么呢?太危险了,我当时也不管老师正在上课,趴到窗口对着哥哥喊:“哥,
你干嘛!会摔下来的!”

  一时间教室里的人都拢到了窗子边,大声的议论起来,老师也凑了过来看。

  哥哥所在的那栋楼也乱了套,很多学生还跑了出来,站在外面看。

  二楼的窗口上一个胖胖的女老师探出头来,有点吓人的叫着:“大军!你不
要跳下去啊!手伸过来,老师拉你上来!你是不是要吓死人啊!”

  正当我内心焦急的时候,只见哥哥把抓住窗户手轻轻一放,整个人就掉在了
水泥雨蓬上,在大家目瞪口呆之中,哥哥沿着雨蓬贴着墙壁,快速的移动着。等
到了雨蓬的边缘,他纵身一跳,落到了地面之后,很快的跑到了那堵在我眼中看
来是不可能翻越的高高围墙下面。

  然后,我哥哥就像一只最灵巧的猴子一样,手脚并用,几下子,他小小的身
影就消失在了围墙的那一边。

  那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哥哥手里拿着一把玻璃弹子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迎上我笑嘻嘻的说:“弟,今天我逃课的事你不要和爸爸讲好不好?”

  本来我是想和爸爸去说的,因为哥哥真是太胡闹了,但不知怎么了,看到他
今天翻墙的身手,又不准备去和爸爸说出来了。

  我说好的,哥哥高兴的搂住了我的肩头,把那把玻璃弹子伸给我看:“那就
好了!今天哥出去赢了不少弹子,弟,这些就分给你了,以后我带你一起去玩好
不好?”我才想说话,他又想起什么似的说:“就是你不喜欢去玩耍,要不,我
们一起去打弹子,弹皮筋,可好玩了。”说完还遗憾的叹了口气。

  哥哥拉开我的书包,把那把弹子一股脑的放了进去,然后拍拍我的肩头,又
跑走了。

  晚上吃过饭,哥哥又没回家,等快睡觉的时候,我偷偷的把今天的事情告诉
了姐姐,姐姐也吓了一跳,问我:“他摔去了没有?”我说没有,接着又说了他
翻墙的情况,姐姐一个劲的说哥哥不听话,胆太大了。

  从那以后,哥哥和我好象关系好了起来,有时候放学,他居然会找到我,要
我和他一起去玩。我和他去玩过几次,也无非就是打了几次弹子,我玩不好,都
是输,不过哥哥很开心,每次都会把他赢来的弹子分我一部分,当作对我损失的
补偿。

  开学上了课以后,每天出了家门就是和同学在一起,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我
们在下面用心的听讲。那时候我因为考试成绩一直都是班里最出色的,所以我算
是坐稳了班长的位置,虽然我常常因为喜欢看课外书,会误了交作业。

  每天一放学,回家以后一家人一起吃晚饭,吃了饭我们小孩子做作业,大人
还要做些例常的工作,一家人都似乎比较忙,在家的时候我能和姐姐单独相处的
时间变的很少。虽然我和姐姐都很想找个机会再尝试做爱的滋味,但很明显,那
很难。

  一天晚上到了睡觉时间,我上床脱了衣服,刚想睡到姐姐那头,哥哥叫住了
我:“弟,我们睡一起吧,我给你讲故事。”

  我有点吃惊的看着我哥哥,心想他是怎么了,从前可不会要求我和他睡的。
本来我不想和哥哥睡,但实在因为我和姐姐的情况让自己有点心虚,妹妹已经爬
过姐姐这边,我也只好到哥哥那头抓起被子躺了进去。

  哥哥有些兴奋,先胳肢了我一下,然后对我说:“弟,哥给你讲个故事,一
定很好听的。”

  我说:“那哥你快讲啊。”

  哥哥放低了些声音,用了一个“从前啦……”做开头,就讲起他的故事来。

  想不到哥哥编故事真有天分,他给我说了一个“毛折西”的人抗日的故事,
说这个“毛折西”被人用刀砍成一片片的放在油锅里面炸都不会死,一个人把火
车弄翻了,把一些鬼子用几个手指头一点就解决了……反正胡说八道一大套,荒
谬到了极点,但居然还说的是绘声绘色的,把我深深吸引住了,那时候只是觉得
好听的不得了。

  哥哥还在说着故事,忽然有只手抓了我的脚一下,我感觉出那是姐姐的手。

  我心里一动,也伸手去抓到了姐姐的脚,然后摇了摇,妹妹人小,脚的长度
不一样,所以我也不担心会摸错了。姐姐应该是明白了我的回应,用手拿着我的
脚往她身体移去。

  我不知道姐姐想干什么,但又不能反对或者做出什么事情来,一边继续听着
哥哥讲故事,一边配合着姐姐的手,把自己的脚伸过去,真怕不小心会搞错什么
声音来。

  不一会我就明白了,因为我感到我的脚已经放在了姐姐的短裤里面,脚趾顶
在了她的阴户上。床上很平静,哥哥还在说着故事,不过好象就要说完了,妹妹
可能已经睡去了,没有她的声音,被子也看不出有什么情况。

  我试着用脚趾去寻找姐姐的“老逼洞”,姐姐一动不动,她一只手放在我脚
上,似乎是在稳定被子的晃动(那时,我和姐姐两个人都是睡在床沿这边。)。

  脚趾处传来姐姐阴部那种柔软的感觉,我用脚趾慢慢的顶了几下,姐姐的阴
部又开始分泌液体了。我兴奋起来,用大脚趾划着圈,对准姐姐的阴道口,靠着
爱液的润滑不一会居然给我弄进了一点。但到底是用脚趾,并没能弄进去多少,
并且大脚趾弯曲着也很累,还要注意会不会被发现,所以一弄进去以后,就紧张
的停止了动作。

  哥哥终于说完了故事,又和我闹了一会睡去了。

  可我的脚还放在姐姐的下身呢,心情激动,一下子睡不着,又似乎是感觉好
累,只是不动。过了好久,姐姐把我的脚摇了摇,望外面搬了一下,我忙把脚小
心的从她的短裤里面抽出来。靠着感觉,姐姐用手理了理短裤,然后侧了个身。

  又等了一会,我也耐不住睡意,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从那天后,哥哥老是要我和他一起睡,然后照例会用“从前啦……”为开头
给我讲他那些即兴发挥,胡说八道的故事。有了那次我用脚接触的经验,我和姐
姐虽然没有明确的约定什么,但我们在睡觉的时候,会偷偷伸手过去联络一下,
然后互相配合,或者用脚或者用手去接触一会。

  姐姐有时候会慢慢的把身体钻到被子下面,然后示意我也往下面一点,因为
我和姐姐是睡在外面,动作不是很大,也不会被发现。然后我的手就能够够到姐
姐的腿中间,彼此心照不宣的,姐姐拿了我的手,拉开自己的短裤把我的手塞进
去,然后,我细心的摸索着,在姐姐的阴部肆意抚摸。

  那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机会和姐姐弄交,但每天晚上,我们等其他人睡去以后
还要玩弄着彼此的性器官。年幼的我本来应该是很好睡的,但居然就因为等待着
能和姐姐玩弄,一直撑到很迟。姐姐和我在白天也不是太显得亲热,很难想象,
她到了晚上会有那样迫切的需要和我做接触。

  但机会还是来了。

  一天,哥哥晚上又不知道乱跑到哪里去了,爸爸妈妈到了晚上也就没等他,
叫我们姐妹三个睡觉。

  妹妹想爬过去和姐姐睡一起,姐姐叫我:“弟,今天和我睡吧,姐给你讲故
事。”

  我忙说好的,钻进了被窝,妹妹毫无心机的自己在另一头睡了。


                 8

***********************************
  很长时间没来发我的回忆了,真的很对不起,但是希望大家能谅解我一个打
工者的难处,有机会能来上网的话,我还是一定要再写的,以后我会准时些。

  第7节有很多朋友写了真挚的回应,但我没来时间太长,导致文被拉进了旧
文区,不知道版主大人还能不能帮我给这些可爱的读者加分?

  名单如下:南桥、bns这两位朋友我觉得一定要加分才好。

  这一次的8,因为上网时间少,写的断断续续的,可能比我自己想描述的要
差强人意些,只是不知道我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回头来以后修改过。

  时过境迁,幼年有些印象其实有些模糊了。唯记得我从前荒唐的那一幕幕。
毕竟这些经历越是年岁渐长,越是回忆深刻。

  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把自己的那几年的时光做一个顺畅的纪录,当记忆里深
刻了某些东西,却忽略了另一些细节。

  我不知道姐姐是不是还记得我们之间的那一次次,我只是努力的写下去,把
自己的压抑都附载在这篇回忆里。

  至于其他,现在还不知道。

  大概还会写个10几篇才结束,这是最少的,因为时间跨度不小,还有更多
的事情发生了……
***********************************

  我进了被窝,爸爸拉灭了房间里那个15瓦的灯泡。

  姐姐抱住了我,我心情很激动,但是嘴里却说着:“姐,给我说个什么故事
呀?”

  姐姐想了想,把我的手从上面塞进了她的短裤开始说:“有一个国家里面,
有一个皇帝……”

  她说的是皇帝的新衣那个故事,我早就已经看过了,但我没有在乎这些,因
为本来姐姐找我讲故事就是一个借口。

  我的手盖到了姐姐那圆圆的阴户上,那里好热。

  姐姐一边讲着故事,一边拿着我的手,我们一起在她的阴部揉弄着。姐姐的
阴部是那么敏感,也许是因为那时候我们都年幼,稚嫩的身体非常的容易兴奋。
我的手指在姐姐光滑的阴唇里拨弄着,经过很多次的接触,手法已经比较熟练,
我按压着姐姐的阴唇,指尖点进阴道里面划着小小的圆圈,姐姐的阴道里一会就
大量的分泌出爱液,手指活动起来一点也不困难。

  不知道过了多久,妹妹那边没了动静一会了,应该已经睡着。

  姐姐说:“弟,夜了,明天姐再给你讲好了,睡觉吧。”

  一边说着,我感觉到她开始动手把自己的短裤小心的往下拉。我心里明白的
很,也动手帮忙,慢慢的拉着她的短裤,姐姐扭动自己的身体,到最后终于把短
裤脱了下来并放在了一边。

  姐姐把我的裤头也往下拉,我想脱掉,但只脱到了阴茎下面,姐姐就捏住了
我的手,示意我可以了。

  我那时候早已是血脉贲张,阴茎好长时间没有进入过姐姐的身体,就只要和
姐姐开始的那一抱,已经是硬的不得了了。

  我们那时候真的好紧张,妹妹睡的那一头还好说,反正她是那样不懂事,又
贪睡,应该不会被发现。只是爸爸妈妈不知道有没有睡熟,要是等下他们听到了
什么响动就完了。

  姐姐拉拉我的手,示意我爬到她身上去。我有点不知所措,害怕和欲望一起
涌上心头,这种复杂的心情很突然的涌了上来,没有什么征兆,没有什么道理,
感觉,心里有点凉。

  我慢慢的移动身体,真的是很慢,等我半边的身体移到了姐姐的身上,已经
过了不少时间了。房间里很安静,除了爸爸偶尔一下的轻鼾,什么声音也没有。

  姐姐忽然伸手过来托住了我,一下子就把我弄到了她的身上。我感觉自己的
阴茎对住了姐姐的大腿中间,姐姐扭了下身子,就把自己的腿分开了些。

  我们安静了下来,我几乎就是侧着头趴在姐姐的身上没动,姐姐伸手过来,
拿着我的阴茎对准了自己的小穴入口,拍了拍我的屁股。

  我当然明白姐姐的意思,只是那时候真的呼吸都觉得好困难,我先停了一会
稳定了自己的心绪,然后鼓起了勇气挺起屁股将阴茎往姐姐的下体里插去。

  龟头刺进了姐姐的阴道,姐姐放开了手,将我的屁股抱住了,慢慢的往自己
的身体压。我慢慢的用力往里面插送着,姐姐的阴道是稚嫩的,紧窄的阴道慢慢
的被我的阴茎挤了开去,柔嫩的阴道壁在不断的包容我的阴茎。

  等我全部进入后,我感觉姐姐的身体热了起来,阴道里就更热了。小时候,
姐姐的阴道里总是会很快的变得湿热,就算是我进入以后不动,也能感觉到非常
的舒服,姐姐也是,只要我的阴茎插入到她的老逼,她就觉得很满足。

  我没敢再动,真怕不小心会弄出声音来被爸爸妈妈听到,那样的话,我就算
是从姐姐身上爬下来都来不及了。

  我任由自己压在了姐姐身上,感受着结合的快乐,可是姐姐似乎不满足了,
她好像生气于我的不动,用手抓了抓我的屁股,又把她的屁股上上掀了掀。

  我可怎么办呢?姐姐见我还是没动,伸手过来拉住了我的耳朵,咬着牙齿在
我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弟,你动啊,真难受,你慢点就好了嘛,快啊。”声
音里有种责备。

  姐姐都这样说了,我只好带着一点担心,慢慢的动了起来,当我慢慢抽出我
的阴茎的时候,感觉就像出没在了一个十分光滑又很有吸力的腔道里,姐姐的阴
道又舒服,又好玩。我慢慢的又插了回去,湿热的阴道和温暖润滑的爱液,顺着
抽插的摩擦,我的阴茎一直是麻痒痒的,好舒服啊。

  薄被下面,我们姐弟结合无间,偷偷的做着“弄交”这件事情,如果当时被
父母发现的话,他们一定会不能接受这个事实。那个时候,年幼的我们,怎么可
能知道并且去遵守成人世界里面那么多的禁忌呢。

  我喜欢我姐姐,也喜欢和姐姐做爱那种舒服快乐的感觉,就好像是抽鸦片一
样吧,从我们两个一开始尝试“弄交”之后,就沉迷其中了,不需要多么高尚的
理由,我们就纠缠在了一起,我们是最最亲爱的姐姐和小弟弟,我们有权利有自
己的秘密。

  姐姐的屁股在轻轻的晃动着,幅度很小,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两个都还没长
毛的阴部就凑的更紧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耻骨紧密的靠在姐姐的阴户上,我的
阴茎在姐姐的阴道里也在摇晃,那样真的是好舒服。

  姐姐又把自己的双腿再打开了些,并且微微的弯曲着,这样几乎都把被子支
了起来,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这样大胆,但是这样一来我觉得抽插的时候更方
便了,我可以用膝盖稍微的支住一点自己身体的重力,然后把自己的阴茎慢慢的
拉出来,又插进去。

  到后来我相信我和姐姐已经是被做爱带来的快感弄的肆无忌惮了,居然忘记
了父母和小妹就在旁边,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姐姐则是抱着我的身体把自己的
屁股使劲的贴上我的阴部扭动着,我们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使劲的憋着。

  最后,姐姐先败下了阵来,她用力的扭了几下屁股之后,抱住了我,僵硬了
一会,然后就身子软了,弯曲的腿也慢慢的平了下去。

  我被姐姐抱着,阴茎觉得阴道里面实在是太湿了,然后阴道又像是在用力的
咬着我一样,没有任何准备的,我也不一会就射了,我张开了嘴吐着气伏在了姐
姐的身上,任由阴茎把精液射进了姐姐的阴道里面,舒服的不想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休息的差不多了,感觉被窝里好热。姐姐拍了拍我的
屁股,我从她身上小心的爬了下来。

  我们肩靠肩的平躺着,并且把被子拉到下面去,舒服的透了几口气。

  那边依旧传来爸爸的轻鼾,另一头的妹妹依然没有动静,我们没有被发现。

  等做完之后,我们才又恢复了谨慎,我们先是支起耳朵听了好半天,确定没
有什么异常的情况,然后在被窝里面用很慢的速度把自己的裤子穿回去。

  姐姐一只手放进了我的裤头,摸着我变软变小的阴茎无意识的玩弄着,我也
伸过手去,在姐姐的短裤里用手掌盖住了那光滑的阴户,我没有再乱摸,姐姐的
阴户柔软温暖,阴唇那里还是湿着,我感受这些,也就够了。

  我们确实都累了,过一会都睡去了……

  再以后我们胆子又大了许多,要是晚上哥哥不回家睡,爸爸妈妈又确定睡死
了的话,我和姐姐都会利用半夜的机会偷偷做爱。只是哥哥也不是天天不在家,
这样我们到底不能为所欲为。还有几次哥哥倒是没在家睡觉,可是爸爸妈妈又好
像睡的不够稳,我和姐姐刚刚脱下裤子准备来一次,忽然听到他们那边翻身的声
音,怕的又拉上了裤子躺好了,不甘心的睡了。

  记得在那个时期,姐姐和我趁着晚上睡觉的时机,大概也就做过10来次,
那时候我们真的很快乐。

  天气慢慢的转凉了,哥哥晚上不回家的时候更少了,我和姐姐做爱的机会也
越来越少,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只能断绝了肉体上的关系,晚上睡觉的时
候,我们兄弟姐妹四个又开始大声的说话,睡不着的时候也继续相互在床上踢着
玩。也许小孩子的心灵是很容易被满足的,虽然在尝试过肉欲之后老是想着做爱
那回事,但在玩闹之中,我和姐姐也慢慢的重新适应了没有肉体关系的生活,一
切似乎又回到了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关系一样。

  好像这一年就快要过去,我们和姐姐的事情也没多少好说了,平常上完学回
家做作业,然后自己玩自己的,有时候打牌,谁输了刮谁的鼻子,好像基本上都
是我赢,所以姐姐老是打了没几副就不玩了。

  等到冬天来了,我们都穿上了厚厚的衣服,学校里也准备要放假了,这个时
候,我和姐姐在新年就要到来之前,又有了一次很难忘的经历……


                9

***********************************
  先是感谢一下一直以来捧我场的朋友们,虽然我写的东西回复的不多,但来
看的朋友都是很热情的,我很欣慰。

  这篇9我写了好几天,上网的时间不多,希望大家见谅。可能写的断断续续
的,描写上也就差强人意了些,但因为是回忆,我注重的也只是努力把自己埋藏
很深的情景写下来。

  老树兄提议我换一个题目,我想不必了,因为我的回忆,又怎么只是一个乱
字了得,要是光光我和姐姐有了关系,那或者可以。哎,以后我写出来大家就明
白了。

  尘封的的往事慢慢的回忆出来,敲下一个个键盘,恍如隔世。

  我那么多年的乱伦经历是真真切切的有过的,只是到现在,我面对姐姐和妹
妹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像一场不切实际的梦。

  或者,别的乱伦者也和我一样,会有一种时间冲淡一切的感觉?

  小时候发生的一切,到现在,唯有回忆一场了……
***********************************

  那天是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只有我和姐姐两个人在家。妹妹和爸爸妈妈出门
去了,哥哥又不知道跑谁家玩去了。爸爸他们可能是去上街看看,以便给我们几
个小孩子买点吃食,年关也近了,各种的年货也要先留意一下,能先买的,就先
买了回家。

  爸爸出门前对我说:“建建,你和姐姐在家里好了,我们去市上看看,买点
东西。”

  我答应了。妈妈牵着妹妹的手,吩咐姐姐:“鹃,要是时候到了,你就先把
饭烧好,可能我们回来有点迟的。”

  我和姐姐就这样被留在了家里,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难得的独处机会,
我和姐姐都已经有非常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机会“在一起”了,等到爸爸他们出了
门,我们在外面的房间里过了一会,不知道是谁带头,我们一起走进了里面睡觉
的房间。

  房间里很小,除了两张木床之外,爸爸那张床后面放着装稻谷的木柜,边上
放着农村里常见的那种老式大尿桶做方便之用。我们几个小孩子睡的这张床边上
有一个小窗户,窗户的下面,有一张颜色发黑非常陈旧的小桌子,平常我们的衣
服就放在上面。

  我和姐姐坐在了我们自己的床沿,姐姐趴在小桌子上,眼睛看着窗户,不说
话。

  我心里很忐忑的坐在姐姐身边,两只脚无意识的晃着,想说点什么,但又不
知道该怎么说,气氛挺尴尬的。

  我看着姐姐,她穿着紫红色的毛线上衣,把两个红线扎的辫子对着我。

  姐姐已经变多了,我觉得姐姐现在好像更像个大人了,从前我觉得姐姐只是
比我大了几岁,我们都是差不多的小孩子,不过这半年来,姐姐真的变了些,说
话,做事,还有样子,都越来越和一般的小孩子不同了。

  姐姐好像也变得更漂亮了,我姐姐本来就长的好看。据说她的亲生爸爸样子
就长的好(现在看看已经结婚的哥哥的样子就能想像出来,他们的爸爸一定是长
的不错的。),妈妈又样子漂亮,我想姐姐应该是继承了父母的外貌优点了吧。

  我看着姐姐的头发,晃着脚在想着怎么开口。我知道今天爸爸他们一出门,
我们两个在家,姐姐一定也和我一样,又勾起了想弄交的念头,所以我们才会心
照不宣的走进里面的房间来。只是我们太长时间没有对彼此动手动脚了,一时间
我们两个都不知道该怎么起个因头的好。

  我很想对姐姐说:“姐,我们来弄交好不好?”但是又怕姐姐会不高兴,或
者是拒绝我,到底离上次有过关系已经很长时间了,我真的拿不太准她的心思,
再说现在是白天,也不太方便。

  姐姐也是不说话,应该也在考虑这回事吧。我们的内心应该是一样的,都在
挣扎着,既想趁这个机会来一次,又顾虑不安全。

  都不知道为什么,在那种气氛之下,时间过的非常的快,爸爸他们出门都已
经过去好长时间了,可能是下午3点多了吧,姐姐和我还是没有响动。

  时间过的越久,我们就越觉得不安心。我很担心爸爸他们就在回家的路上,
或者哥哥玩够了要回家来,甚至被路过窗户外面的人看到了也不好啊!

  漫长的沉默之后,我心里很有些难过的想放弃了,于是我就下了床,也站到
了小桌子旁边。

  姐姐望了望我,眼神里有些不安:“弟,不知爸爸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哦。”

  我玩弄着桌子上放着的东西支支吾吾的说:“可能就要回来了吧,姐……”

  “可能不会那么快回来吧?妈妈上次说要去看看年里给我们吃的东西。”姐
姐说话的声音有点微弱。

  我看看姐姐,姐姐的眼睛也看着我,我想我们都明白我们现在想着什么。

  “弟,想不想弄交……”姐姐到底还是说出来了,声音压的很低。

  “当然想了,姐,我们好久没有弄交过了,我好想啊……”我听姐姐说了出
来,又赶紧坐回了床沿上。

  姐姐又沉默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户外面,我在一边等的好急,心里说:
姐,你怎么回事啊,等下爸爸他们要回来了啦。

  窗户外面有什么呢?天凉,过往的行人很少,窗外没什么看的。但姐姐一定
是在考虑啊,在想着怎么样好一些,怎么样趁这个机会和自己的弟弟重温一下性
爱的快乐……

  “弟,爸爸他们不会太快回来吧……”姐姐对着窗户张了下脑袋,有些犹豫
的说着。

  我不出声,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不过我只是知道,时间拖的越长,我们的
成功的机会就越少。

  就在这当口,姐姐站了起来,往爸爸他们那张床那边走了过去,看的出来,
她很不安,走路的姿势都有点怪怪的,就剩没差点摔去了。

  我赶忙踢掉了鞋子,从床上过了帘子也走了过去。

  爸爸的这张床能挡住那个小窗户,在这里做爱,至少能防止外面的行人不会
看到,只是不知道爸爸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外面的门口是开着的,要是回来的
快,弄不好被当场逮住了,那可能性也不小。

  天色不早了。姐姐爬上了床,我们在床上抱住了,脸靠着脸,我们都能体会
到对方那种紧张激动的心情。我那时候心脏跳的狂乱极了,抱着姐姐的手好像都
在发抖。

  好不容易我们才平复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拥抱的感觉让我们安心了些。姐
姐身体的香味钻入了我的鼻子,真好闻啊。

  爸爸的床上平铺着一床厚厚的被子,我们就抱着倒在了被子上。

  姐姐在我耳边轻轻说:“弟,等下我们要快一点,可不能给看见了。”

  我只是连声的应着,然后就动手去拉姐姐的裤子。

  姐姐很配合的和我一起动手把自己的裤子拉了下来。天气有点冷了,姐姐穿
着长裤子,里面还穿了一条黑色的健美裤(可能现在的人已经找不到这种裤子了
吧,以前条件差,保暖内衣没的穿,紧身的健美裤就穿在里面御寒用了。),我
们脱起来有些麻烦,姐姐抬起屁股,我在上面她在下面一起动手,连着最里面的
裤头一起翻了下来。

  太久没有看过姐姐的身体了(说真的,虽然我们时有做爱,但毕竟观看对方
身体的时候并不是很多。),当姐姐的下体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真的是激动
万分,白白的阴部还是那样光滑滑的,鼓鼓的阴部像一个发的老高的白馒头,我
的下面一下子就涨起来了。

  我猴急的想把姐姐裤子脱下来,但姐姐把裤子拉到腿弯就制止了我的动作:
“弟,就这样来吧,不要等一下来不及。”

  我马上表示同意,姐姐又动手来帮我也把裤子拉到腿弯,当时我们也没再说
什么,姐姐把我一抱,我就压到了她的身上。

  我们的下身靠在了一起,皮肤上传来了一阵温暖,天气有点冷,刚刚还被衣
物包着的身体现在裸露在外面,我们两个人都感觉到了对方的体温。我的阴茎被
夹在了姐姐的腿间,只是那么一接触都已经是舒服死了。

  我很着急的马上在姐姐的下体上顶了起来,阴茎硬着挤在姐姐的腿中间抽动
着,姐姐也努力分开自己的腿来配合我。只是因为我们都还有裤子卡在腿上,姐
姐的腿不可能打开很多,我的下面顶的有点疼了,还是进不去。

  “弟,这样不行的,你先起来下。”姐姐也着急了。

  姐姐抬起屁股,把腿曲了起来,然后说:“这样来试试看。”

  我看着姐姐掀起来的屁股,裤子挂在腿弯,阴部直直的对着我。

  我在姐姐的屁股前面跪了下来,因为这样,我就能很清楚的看到姐姐的阴部
所在,所以我稍微的用手拿着阴茎凑了一下,阴茎就从那光滑的阴唇里找到了进
入的洞口钻了一点进去。

  姐姐感觉到了,还伸过手摸了一下,说:“插到地方了,压上来吧。”

  我当然是早就想插进去了,马上就压到了姐姐的身上,不过效果不怎么好,
因为姐姐腿上的裤子还挂着,我一压上去就压住了裤子,姐姐的腿也连带着被我
压下去了,姐姐感觉疼了,忙叫我等等。但这时候我的阴茎差不多已经都插进去
了,我感觉好舒服啊。

  我抬起身体,姐姐松了口气。

  我担心的说:“姐,这样不好弄,怎么来好?”

  姐姐也朝我们结合的地方看了看,问我:“弟,你现在还插在里面的啊,你
这样动动看,行不行?”

  我低头一看朝我们连起来的下身,是啊,我的阴茎还是差不多都插在了姐姐
的阴部里面,姐姐的阴部好像因为是被我的阴茎插在里面,变的更鼓了。


                10

***********************************
  再次感谢支持我的朋友们。

  国庆节快到了,我遥祝大家节日快乐。

  我国庆那天则还要上班,据我们的老板说,还要加班,呵呵。
***********************************

  可能是太长时间没弄交了,姐姐的阴道里面怪怪的,虽然不是太干,不过很
明显水不是很多,我插刚插进去的时候有点涩,刮得我的阴茎有点微微的疼,不
过插进去以后就感觉整个阴道马上就湿润了起来。

  阴茎被包在姐姐的阴道里面,那种湿润温暖的感觉真的毕生难忘,我小时候
真是觉得能和姐姐做爱是生活里最快乐的事情了,当我的阴茎插进姐姐的阴道,
除了满足,再没有其他。

  我跪在姐姐的腿间,试着屁股用力往前顶,在姐姐淫水的润滑下,我的阴茎
又进去了一些,我们的下体几乎已经是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姐姐似乎还有些不习惯,当我整个阴茎都进去以后,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弟,都插进来了吗?”

  我兴奋的点点头:“嗯,姐,全都进去了,好像比从前进去的还要多呢。”

  “那你就这样子弄好了,要快一点知道吗。”

  无师自通的,我第一次用这样的姿势和姐姐弄交了。我用膝盖支撑着自己的
身体,屁股前后拉动,阴茎开始在姐姐的阴道不住的进出起来。和姐姐做爱到底
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我实在是不能形容清楚,只是觉得姐姐的阴道紧紧地包住
了我,阴道里面温暖舒适,每一次我抽插的时候,姐姐柔嫩的阴道都像是一个最
温柔最贴合我阴茎的圈套,将我的阴茎套弄得无比舒爽。

  抽插了不一会,姐姐也开始呼吸粗重了,双手好像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似的,
在我们两人的身体上胡乱地抚弄着。天气虽然有点冷了,但我现在却觉得身上好
热,姐姐的阴道里面已经是越来越湿,密密地夹着我的阴茎,传导着她身体内部
的火热。

  我低头看着,姐姐圆鼓鼓的阴部被我抽插的裂开了一些,我的阴茎夹在那条
裂缝里面,我们两个下面都没长毛,光洁的下体结合处看得很清楚,我每一次抽
插的时候,姐姐的雪白的大阴唇就会动起来。伴着我阴茎的进出,裂缝里不时的
翻出鲜艳的红肉。

  我看着我们身体在弄交的情形,一般继续抽插着,姐姐这时候身子也动了起
来,虽然腿被裤子卡着不太方便,但她还是努力地挺动着自己的屁股,那样她应
该是会更舒服吧。

  床上幸好是铺着被子,要不然在这种木床上动作一定会发出声响。大概抽插
了有10来分钟,我的阴茎被姐姐的阴道刺激的再也忍不住射意,我自然的加快
了速度,嘴里胡乱的叫着:“姐……哦……姐……”

  我速度很快的用力抽插了几下,屁股使劲的往前面顶去,阴茎最大可能的插
进了阴道深处,姐姐也用力把自己的屁股挺向我的下身,我们的下身紧紧的粘连
着,我能感觉姐姐柔软的阴部已经靠在了我的阴茎周围。

  短暂的停顿之后,我射精了,精液伴着阴茎的抽搐射进了姐姐的身体内……

  姐姐鼻子里发出了压抑的哼声,持续的射精快感让我心跳狂乱。

  射完过了好一会,我才恋恋不舍地从姐姐的阴道里把阴茎拉出来:“姐,我
好舒服哦。”

  姐姐放下了腿,没接我的话,我有点乏力的坐到了一边休息,姐姐放平了腿
躺着休息,眼睛望着我,好像在想着什么。

  “弟,这次好像比从前还更舒服,刚才好累。”姐姐终于开了口。我也觉得
这次的弄交比从前累得多,应该是这次姿势比较累人吧,加上我们好久没来了,
这次弄的更投入了。

  我在姐姐的边上躺了下来,头靠着她的手下面,伸过手摸着姐姐被弄过的下
体。手指扣进姐姐那被彼此分泌出来的液体弄得很湿的阴唇里面,慢慢地划着,
让滑滑的嫩肉包围着手指,心里感觉平静又幸福。

  姐姐,你可知道弟弟一直到现在还忘记不了这些年幼的往事……

  我无意的摸着姐姐的阴部玩,过一会我发现姐姐好像又想要了,她脸开始红
了起来,呼吸也加重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射完软下去的阴茎经过刚才的
休息也不知不觉地又硬了起来。

  “弟……”姐姐看着我,有点不安地说:“再来一次好不好?”

  我这时候欲望已经又回到了身上,当然是又想弄交了:“好啊,姐,我也又
想弄交了,你看我的又硬起来了。”

  姐姐摸着我的阴茎说:“就是不知道爸爸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你说他们会不
会回来的很快的?”

  我不敢保证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也许现在爸爸他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吧,
但我年幼的心里已经充满了欲念,那一刻只想着再次进入姐姐的身体,仿佛是自
己安慰自己,我对姐姐低声的说:“应该不会吧?再来一次应该还来得及……”

  姐姐不再说什么,她又曲起双腿,并努力地把屁股抬高些。我爬了过去,还
是和刚才一样跪在了前面,这次熟练多了,趁着姐姐里面还湿的很,屁股一挺,
阴茎很顺利地整根进入了姐姐的身体。

  和那次的又有些不同,好像姐姐阴道里面有非常多的液体在润滑着,阴道里
面那种滑滑的触觉包围着我的阴茎,有点酸,好像又有点麻,我体会着这愉悦的
感觉,又开始抽插起来。

  姐姐的阴道好像是一个密合的腔道,在我阴茎退出来的时候,阴道深处就又
闭合了起来,当我插入里面,闭合的阴道又被我的阴茎层层地迫开了,包容无所
不在,温柔的裹贴着我的阴茎。

  也许是经过了一次高潮,现在的我觉得阴茎变得更加的敏感,每一次的抽插
带出来的那种快感都点滴不漏地从阴茎的接触点传导开来。

  姐姐看起来也很舒服,张着眼睛鼓励地看着我:“弟,你再弄得快些,姐现
在真舒服了。”

  我抽插地快了些,摸了摸姐姐的屁股说:“姐,只要你舒服,我就弄快些,
我现在也好舒服,姐姐的老逼里面好紧啊。”

  姐姐用手拉着卡在腿弯的裤子,防止腿太累掉下来,一边说:“弟,以后我
们一直在一起,我们一生世都在一起弄交好不好?”我开心极了,要是能和姐姐
一直在一起弄交,我真的是什么都愿意的!

  我叫着:“姐,我要一生世都和你在一起弄交!”

  我使劲的抽插起来,好像真的看到我和姐姐将来能够一起过一辈子,能永远
都这样身体相接,心里面好开心,好骄傲。

  虽然才射过一次,但在我不加控制地用力抽插下,没过几分钟,我又再次射
精了。这次我抱住了姐姐的一条腿,仰着身体将阴茎插到最深,在姐姐配合着我
把屁股顶了过来,我和姐姐都忍不住的大声喘气,阴茎有点酸疼的把精液再一次
射进了姐姐的身体……

  好累,也好舒服,射完以后好长时间,姐姐和我都没有动,依旧把下身紧紧
的靠在一起,体会性交过后那种快感的延续。

  等到我的阴茎软的再也不能留在姐姐弄交后慢慢闭合的阴道中,忽然的被滑
出了阴道,我和姐姐都笑了起来。

  姐姐放下了腿,我爬到了姐姐的身上,我们的裤子依旧挂在腿上,但我们还
不想拉上裤子。姐姐伸手抱住了我,我们脸贴脸的依靠着。

  “弟,爬起来吧,等下爸爸他们真的要回家了。”过了一会,姐姐用脸擦擦
我的鼻子说。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忙从姐姐身上下来,站在床上把自己的裤子拉上。姐姐
也爬起来站到了床上,然后在笑闹中,我们一起动手把她的裤子穿上了(那时候
我和姐姐做爱完了就直接把裤子穿好就完了,那年纪我们还没想到要用东西把自
己的下身弄清爽。)。

  一切都搞好了,我和姐姐很快的又回到了外面的房间,姐姐拿了些蔬菜说是
要到家边上的池塘里去洗菜,我留在了家里,坐在吃饭的桌子边上休息。刚才的
两次弄交结束了,但我心情还是很激动,坐在桌子边上只是发呆。

  等姐姐洗好菜回了家,她前脚进门,爸爸他们后脚就进来了。

  爸爸的手上拎着两个蛇皮袋,妈妈的手上也拿着东西,妹妹一蹦一跳地跟在
后面,手里还拿着一根泡泡糖(这里说的泡泡糖不是现在这种拿来吹泡泡用的糖
块,是用大米加工成的一根根管状的食物,价格不贵,松脆味甜,是我们农村小
孩子很喜欢的零食。)。

  爸爸把袋子找地方放好,皱起眉头问我:“怎么哥哥还没回家?”又回头对
妈妈说:“大军越来越不像样了,夜饭又不准备在家吃了吧。”

  妈妈好像很无奈:“算了,他自己等下会回来的吧,鹃鹃,等下夜饭烧多点
好了。”

  爸爸好像还是生气。我庆幸着刚才我和姐姐的事没被他们撞见,无知的妹妹
还拿着她咬过的泡泡糖在我面前摇晃,勾引我说:“小哥,泡泡糖可好吃了,想
不想吃啊?”

  我伸手装做要去抢,她马上把泡泡糖塞在嘴里跑开了:“就不给你吃,我要
自己吃。”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