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罪谋

  我正在做最后的冲刺,我的阴茎正快速的在婶婶的阴道里来回的抽送,婶婶的双腿环抱在我的腰上,在我插入的时候双腿用力的按我的屁股,让我的阴茎能够更深的插入她那饥渴的肉穴中,我和她的阴毛都被她的爱液打湿,在每一次的融合每一次的分离都能看见毛发之间纠缠着的亮晶晶的丝线。

  “婶婶,我要射了!”

  在快速的抽送后我感觉自己已经接近最后的关头了。

  “快,再用力一点,啊……射吧!射进来吧!啊……”在她浪叫中我腰部一酸,鸡巴仿佛自己会动一般,一口口的向婶婶的骚穴中吐着口水,我趁着自己还有点力气,奋力的向前顶着,将那半硬的阴茎一次又一次的送进婶婶骚穴的最深处,我和婶婶的阴部在我大力的顶撞之下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呼……”我喘着粗气爬在婶婶的怀里“呼呼……嗯……你……那么大力干什么?呼……”婶婶喘着气嗔道。

  “谁让你这么骚……”说完我感觉自己的鸡巴软了下来,但是还在婶婶的阴道力,便又顶了两下。

  “哦……别闹!”

  婶婶这时高潮的余韵还在被我一顶,脸上还未散去的红晕又爬上脸颊。

  “快下来吧,一会你弟弟要回来了!”

  婶婶推了推我说道。

  “用完就扔啊?”

  我不高兴的抱住婶婶的脸亲吻着。

  “哪有?唔……别闹了!唔……好了吧!还唔……呼呼……好了吧!下来吧!”

  婶婶还想喋喋不休的说道,被我堵住了嘴巴。亲吻完之后我下了床,走进浴室,热水从头顶倾斜而下带走我刚才的疲惫……正洗着呢,只见婶婶捂住胸部走了进来!

  “怎么?小玲还没吃饱么?”

  我调笑道。

  “你洗的那么慢,我要赶紧洗完做饭呢!再说,小玲是你叫的么?”

  婶婶微微的嗔怒的看着我,眉梢上调嘴角轻抿,脸上的红晕犹在,红红的嘴唇在热汽中更显娇艳,乌黑的长发被她盘在脑后收在浴帽里。

  “我又没叫你,我和小妹妹打招呼呢,怎么说刚才我也算是她的小哥哥啊……哈哈……”我笑着说道。

  “小妹妹?什么小妹妹?啊……你……色相!没出息!”

  婶婶还在纳闷我说的小妹妹是谁呢,当看到我的笑着的眼睛盯着她的乌黑的丛林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笑骂道。

  “你想洗快点,我不我帮你洗吧?”

  我把淋浴让给她。“就别捂着啦,又不是没看过!又是很大掉不了!”

  我看她还捂着胸部,我揶揄道。

  “你……不大你以后都别碰!哼……”婶婶气哼哼的背着我冲着水,手在身上抚着。说真的,婶婶的皮肤在女人之中不算是很好,我见过很多女孩子的皮肤都很水嫩细滑,可能是婶婶的年纪大了一点,想来我都已经是25岁了,我堂弟都已经14岁了,婶婶今年是38岁,其实这个年纪对于男人来说正是黄金时段,但是对于女人却是午后黄昏,但是婶婶的身材倒是保持的很好,整体的曲线还是很完美腰部细细的,臀部翘翘的,唯独婶婶的胸部不像别的女人那么大那么臃肿,依我看来也只有B罩杯吧,因为经过哺育有点下垂……

  “老婶,我帮你洗吧……”说着我的手就从她的腋下抓住她的胸部。

  “你不是嫌她们小的么?还碰我干嘛?”

  婶婶歪过头来看着身后我,我用力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感觉她的后背紧贴在我的胸膛上,感受着她的臀瓣夹住我微微抬头的鸡巴,我都能感觉到她的阴毛触碰到我的龟头,她不安分的扭动了一下想挣脱开来,却被我抱的更紧!

  “感受到我的变化了没有?嘿嘿……”我闻着婶婶身上的香味问道。

  “流氓……”说完婶婶就不管我还在紧紧的抱着她,伸手去拿在架子上的沐浴露。看她嫩白的胳膊伸出去时,我玩心大起,抱着她向身后挪了挪,这样她原本能够拿到的沐浴露就这样离她的指尖还有三两公分的距离,她看了看让后回过头看我,眼里满是嗔怒。我依旧笑嘻嘻的看着她。

  “别闹,好不好?小泽”我叫林泽,家里的人都叫我小泽。

  “那你求我呗!”

  我笑着,手还不安分的揉着婶婶的胸部,时不时的用手指在她的肋部到腋下轻轻的滑动,我看着她原本嗔怒的表情变得开始别扭起来,想笑但是又憋住非要摆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来,让我感觉她很生气,我笑着说道:“老婶,你就笑一个嘛!你笑起来又不丑,顺便再求求我,我就让你抓紧洗完!嘿嘿……”

  婶婶听完我前半句刚要笑,可是听到后半句时立即将快要笑出声来的表情生生的憋住,说道:“我干嘛要求你啊?大不了我不洗了!”

  “哦!是嘛?”

  我问道。婶婶的个子还是蛮高的有一米七,此时我原先软下的鸡巴在刚才的几番挑逗中又恢复了过来,我悄悄的将右腿伸到婶婶的两腿之间,我刚问完,便将右腿向外侧一拨,然后微微的下腰,将直挺的鸡巴伸进婶婶的两腿之间,触碰到她的阴唇和阴毛,然后伸手将婶婶的腿在拉回来。

  婶婶的注意力被我转移了,刚准备回答道:“是啊……”以为自己要滑到立即用手抱住我揉着她胸部的双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用她柔软的阴唇夹住我粗大的阴茎了。

  “你……讨厌!”

  婶婶现在是骑在我的肉棒之上,但是因为我身高一米八四,比她高上许多,所以她不得已的撅起她丰满的翘臀,双手扶住浴室的墙壁。

  “呼……别闹……闹了!”

  婶婶回过头来,眉头轻蹙嘴巴微张,脸颊的红晕又爬了上来。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我的肉棒上有什么微冷的液体流了出来,我伸出一个手去摸,顺便又在婶婶的阴核上揉了一下,婶婶的身体仿佛过电一般一紧,原本夹住我阴茎的大腿猛的一紧,大腿上结实的肌肤和阴部的柔嫩一同紧紧的夹住我的肉棒,让我微微一哼,好爽的感觉!我腰部不自觉的用力抽送两下,等我将手伸到眼前一看原来是我刚才射进婶婶肉穴里的精液。我将手上的递到婶婶的面前说道:“婶,你看,你屄屄里流出来的哦!”

  婶婶刚缓过劲来微微的站直了身体,撅着翘臀,我将她上身往后扶到我怀里,她踮起脚尖来怕她的体重压坏我夹在她两腿间的肉棒,她吐着粗气红着面颊说道:“又想怎么样?”

  “嘿嘿……和你想的一样!”

  我笑着吻了一下她的面颊。

  “流氓啊你!”

  婶婶刚说完感觉不对劲,轻咬下唇斜着眼睛看着身后的我。

  “婶,再来一次吧!”

  “嗯……”婶婶眼神迷离的看着我,红晕蔓延到她的脖颈处。

  “那婶婶你帮我含一次吧!”

  婶婶看着我咬着嘴唇,那诱人的红唇在她洁白的牙齿下扭曲出一个诱人的曲线,我的肉棒猛的一翘。

  “嗯……”婶婶发出一声鼻息。

  “婶婶真好!!”

  说完我就要将婶婶放开。

  “我没答应……”

  “你刚才明明嗯了一声的,婶婶你就帮我含一次吧!”

  我恳求道。

  她盯着我看了一会,让后点点头。

  我赶紧放开婶婶,她的小手握住我的肉棒来回的撸了几次,然后缓缓的跪在我的面抬头看了看我,然后伸出她那小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我清晰的感受到她那柔软的丁香,舌头上的津液在离开时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

  婶婶看着我舒服的表情,微微的一嗔,眉头一蹙,然后故意的用手握了握我的大肉棒。

  “哦……啊!”

  我感觉有点痛便低头看她,之间她笑着露出她洁白的牙齿,然后手在我肉棒上来回的撸着,然后笑着亲了我的龟头一口。我看着她得意的样子恨恨的看着她。她现在肯定暗爽的不行,终于有让我吃瘪的时候了,但是还是抬眼看着我,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转,然后将整个骨头含进嘴巴里,灵巧的小舌头在围着我的龟头打转,我到现在才知道婶婶的嘴上功夫原来如此的了得,可恨的是,她原来一直不肯给我口交,我恨恨的想着以后一定要让她为此付出代价,哼哼!

  感受着婶婶那出众的口舌服务,我一时情绪失控,腰部用力的往前顶着,想把整个肉棒都塞进婶婶的嘴巴里,可是婶婶一只手始终的抓住我的肉棒根部,我低头看起,婶婶这时正抬眼看着我,那迷离的眼神,真让人又爱又怜,嘴巴里含着我的肉棒,嘴里的津液在每次吞吐后都流到嘴巴外面,一股股的顺着下巴流下去,这样的场景真实的发生时,兴奋的我感觉肉棒又硬了两分。更让我惊奇的是,我发现婶婶的左手是抓住我的肉棒根部,而她的左手却在揉挖着自己的骚穴,而人像后微微倾斜,看去,婶婶的骚屄里竟然在往外面流着我一开始射在她阴道里的精液,在婶婶的揉弄下一股股的顺着阴唇流下,婶婶发现我在看她自慰,面颊上一红,嘴巴里猛的一吸,舌头在龟头和冠状沟部位搔动着,嘴巴里发出诱人的淫靡之声,我爽的鸡巴跳了几跳,之间婶婶将阴部向前挺了挺让我更清晰的看见她的洁白细长的手指在自己的阴道中来回抽送揉弄爱液和精液在她的手指的抽动下泛起白色的泡沫来,淫水混合着精液流出来,却被她抹在自己的阴部,我能清楚的看见她的阴唇翻在两边,阴毛上全是爱液和精液的混合物,整个阴部都是湿淋淋的,抹满了白色的液体和泡沫,阴道口打开,可以看见里面粉色的嫩肉,那粉色和阴唇的暗红色鲜明的对比是那么的强烈,我手按住婶婶的后脑,她仿佛知道我要干什么了,连忙停止挖能自己的骚屄,伸手推我的大腿,我没理她,腰部一发力,整个阴茎伸进她的嘴里,龟头明显可以感觉得到她咽喉的柔嫩,几次冲击过后婶婶一只手推我,另一手在拍打我的大腿,我这才将鸡巴拔了出来,婶婶爬在地上干呕了几声,我怜惜的蹲在抱住她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拍了拍,她嘴巴里还流着口水,等她气息稍微平缓下来便说道:“小泽,你太过分了,你想让憋死我么?”

  “婶婶对不起啊,我刚才失控了!你好点没有?”

  我后悔的看着婶婶。

  “没事了,刚才差点被你干死……!”

  刚说完感觉不对婶婶立即闭口。

  “嘿嘿……婶,你的口活真好!”

  “你……少来!以后再也没有了……”

  “哦!还有以后的啊……”

  “你……不要脸……唔……又来……唔……”我吻住她那喋喋不休的嘴巴,品尝婶婶嫩滑的舌头额柔软的香唇。

  我转到婶婶身后从后面吻着她,我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臀部,在摸到她湿淋淋的穴口的时候,我看见婶婶的脸红了,我伸出手指伸进她那湿滑的阴道里抽插着,婶婶伸出手抱住我的脖颈,婶婶被我吻的心乱神秘之时,我抽手指,看见婶婶脸上表情一变,仿佛我拿走了她喜欢的东西一般,接着我轻轻的咬住她的小舌头,她睁开眼睛看着我,这么近距离的对视,我慢慢松开嘴巴,却将肉棒猛的往前一送,顺着婶婶湿滑的阴道一下插到最深处,婶婶抱住我的双手猛的一紧,嘴巴大张,吸着气,我在婶婶耳边说道:“我要狠狠的惩罚你,看你以后还给不给我口交!”

  说完,我就用力的抽插起来,所谓的九浅一深是让女人疯狂的秘诀,这时婶婶的状态也正证明了这一点,每一次深入她的阴道都明显的一紧,渐渐的我感觉这种有规律的紧缩变得没了规律,变得更加有压迫性,我我一只手抱住她的腰,另一手在她的阴埠上来回抚摸,是不死的骚扰着她的阴核。

  “不行了……我要到了!啊……小泽……我……我要……要到了……”婶婶断断续续的说着。我其实能从她的阴道的变化中可以感觉到,她的阴道蠕动已经越来越快,那种吸引力几次让我差点没忍住,终于在我一番快速的抽送下,婶婶阴道一紧,我抚摸着她阴部的手被她紧紧的夹住,阴道里那种压迫感和吸引力瞬间让我没了忍耐,精关一松,我用力的将阴茎送到她阴道的最深处感受她的子宫口的如同嘴唇般的吸引,精液在肉棒的跳动下一次次有力的冲击着婶婶的子宫,这时婶婶惊叫道:“到了……啊……啊……到了……啊……”我被她夹住的手明显可以感觉到从她阴部流出一股有力的热流来,冲击在我手上。难道……难道婶婶吹潮了?

  许久,婶婶的腿在松开,我拔出肉棒我低头看去,婶婶的翘臀还在微微的颤抖,我看着我手上湿淋淋的一片,微微的笑道:“婶婶,你既然还会吹潮哎!!嘿嘿!”

  说完我伸手在她的阴道口上摸了一下,手指触碰到她的阴核和尿道口时,我听见婶婶轻轻的哼了一声,竟然从她的尿道里射出一道水柱来,晶莹的水柱如同水枪一般竟射到我的脸上,一闻之下并没有尿的骚味,我低头含住婶婶的阴核和尿道口,婶婶的身体如同电击一般颤抖了起来,双腿收紧想将我赶出去,我却死死的抱住她的臀瓣,她尿道里溪流如同泉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同时婶婶娇哼道:“哦……别舔……啊……饶了我吧!!!要死了……啊……求你了!!!哦……”

  我松开嘴巴然后爬在她怀里说道:“抱紧我!”

  婶婶乖巧的抱住我的脑袋,将我埋在他的乳房中间。

  我又说“喊一声老公!”

  “老公……”婶婶有气无力的喊道。

  “乖!”

  我亲吻着怀里女人的那已经从浴帽中滑落的长发。

  我叫林泽,今年15岁,刚刚上初三,个子不高,在周围人的眼里我是个成绩不算很好的乖学生,今天我上完晚自习回到家里已经快10点了,我的学校离家还是蛮远的,步行的话大概需要25分钟左右,我家是住在半山腰处的,这里是个很老的街道,住在这里很多都是这个镇子上的老住民了,这个半山腰的街道下原本是个做面粉的厂,后来这个厂倒闭了,下面就是一个荒废的建筑。原先建这个厂的时候是开山而建的,所以导致有些房屋的旁边没多远就是悬崖,这个悬崖有的地方是很陡峭的直上直下的有二十几米高,有的地方有个大大的缓坡,这些缓坡上布满了垃圾啊青草什么的,在我们这些人眼里,那些地方就是丢垃圾的地方。

  由于地势的原因很多人家的房屋都是顺势而建的,也就是说低的地方和高的地方都建房屋然后这些屋子或是练成一体或是分开的。练成一体的多半在房屋侧面都会有个坡道以便上下通行,而我家正是这样的建筑。我老爸还有个弟弟,所以我们家的房子就是我爸住在上面一部分,而我叔叔住在下面一部分,我叔叔刚结婚没多长时间,我堂弟比我小十一岁今年才4岁。由于刚结婚,叔叔家里明显比我家装修的要好上许多。

  快要中考了,学习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在学校呆上一天却是很累,虽然在学校吃过晚餐,但是回到家里还是要再吃一顿,毕竟正在长身体的阶段。

  “饭弄好了,在锅里,快点吃,吃完早点洗洗睡觉!”

  老妈说道。

  “知道了,你去睡吧!其他的我自己搞定!”

  我边将饭从锅里拿出来边说道。

  老妈丢下一句“早点睡!”

  就回去睡觉了。四五月份的天气晚上还是有点冷的,热腾腾的饭菜下到肚子里,却感觉没有一点睡意,我来到家旁边的下坡坡道处掏出鸡巴撒泡尿。这条老街是很老了,最近新装的路灯倒是很亮,顺着路灯的光线看去,下坡下面也能看的清楚下坡上乱七八糟的长些松树,甚至都能看到悬崖下那个废弃旧厂的大楼,但是我站的这条坡道是连接我家和叔叔家的唯一一条路,由于角度原因,光线只能照到坡道上,坡道的转角后就是一片漆黑了。甩了甩鸡巴刚准备回去洗脸睡觉却听见叔叔家的大门打开的声音,我下意识的躲在转角处的墙边,探头望去,只见一个女人穿着大大的睡衣,披着长长的头发走到坡道口那把一个痰盂拿起来将里面的水倒了出去,然后拎起来走了回去。

  这个女人是我的婶婶,也就是我叔叔的老婆杨玲,今年28岁。我叔叔原来打算结婚的女人并不是她,而是一个幼儿教师,那个女人还是我幼儿园时的老师,对我正的很好,原本一直以为她会是我的婶婶的,在快要结婚的时候我叔叔却和现在这个女人私奔了,原先那个婶婶伤心欲绝,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离开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我到现在还能记起她临走时坐在我家门口,我妈妈为她剪头发,她的眼泪一直不住的流,那种伤心欲绝的样子……

  后来我叔叔带着这个女人回了家,没过几年就结婚了。说实话我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很漂亮,高高的个子,大概一米七吧,比我还高,长长的头发,五官很好看,身材也很苗条,但是我却还喜欢原来的那个婶子。我一直认为这个女人是个狐狸精,要不是她,叔叔怎么会和先前的婶子分开,要不是她先前的那个婶子怎么会那么的伤心,那么的可怜,我打心里不喜欢她。

  但是,处在青春期的我,看着这个人影回到黑暗处,接着听到门关起来的声音,人就不由自主的走了下去,心里紧张的要命,自己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仿佛要突破胸膛蹦出来似的。坡道的转角处就是叔叔的卧房的窗户,我伸头看去,窗帘没有拉上,屋内的灯还是亮的,明显的可以看出床上侧卧着一个人,那个人长的壮实的很,关键的是那个人没有穿衣服,就这么的脸朝里面侧卧在床里面,这个人是我的叔叔。然后我看见人影一闪,婶婶将痰盂放在地上,然后撩起她那大大的睡衣,我发现她里面竟然没有穿任何东西,在灯光中可以看见她胯间那一撮乌黑的毛发。只见他面朝窗户蹲了下去,蹲在痰盂上,然后就听见尿液拍打痰盂的声音。婶婶的眼睛就看向窗户外面,当然她是看不见我的,夜晚屋里开着灯外面是漆黑一片的情况下人是看不见窗户外的景物的,这知识我是知道的。但是在和她四目对望的那一霎那,我发现我裤裆里的兄弟已经高高的挺立了,那个场景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她低下头看了看,在她低头的时候她的长发也滑了下来,她伸手撩起,我这才看见她两腿间的风光,虽然房间里开的是台灯光线并不是很亮,但是台灯就在婶婶的旁边,那光线足以让我看见那让我一杯都不会忘记的风景。我可以看见她阴毛上还沾有尿液的水珠,在灯光下晶莹透亮,折射出异样的光芒,但是婶婶没有起来的意思,只见她皱了皱眉头,然后伸出手来破开那浓密的森林,将两片肉唇拨开,然后……然后我看见今生最淫靡的一个场景。

  只见一道乳白色的液体慢慢的从婶婶胯下那个鲜嫩的肉穴中缓缓流出,就仿佛牛奶似的乳白,也像唾液般的黏腻,拖出老长,然后晃了几下断掉落在痰盂之中,溅起几滴尿液来,溅在婶婶的小腿上,婶婶这时又皱了皱眉头仿佛在感觉自己肉穴里是不是还有的样子,然后她从旁边的抽屉里抽出几张纸巾抱住自己的阴部,将粘在阴毛上和阴部的尿液给擦去。然后擦完还拿到眼前看了看,闻了闻才扔进痰盂之中,然后坐在床边,又抽出几张纸来,借着灯光又将肉唇扒开仔细看了看,然后又用纸巾擦了擦这才回过头看了一眼睡在里面估计已经睡着了得叔叔,然后一展双臂将那件大大睡衣脱了下来扔在不远处的一个凳子上,原来婶婶不光下身没有穿,她上面也是真空的,然后她从柜子里拿出一件淡蓝色的丝质睡袍裹在身上,然后刚准备躺下来,却从旁边摸出一个小小的三角裤来,看了看扔到刚才的那个凳子上,然后呼了口气躺了下来,关上了灯。我赶忙闪到一旁,用手捂住喘着粗气的嘴巴,今天晚上我才感觉我的生物课白上了。

  我忐忑着踮着脚尖悄悄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只觉得自己的鸡巴硬的可以碎砖头了,然后就一边想着刚才看到的一边揉着自己的鸡巴,不一会感觉自己的鸡巴里有东西喷射出来,那是我平身第一次射精,那种畅快的感觉,就仿佛大夏天热的半死突然掉进冷水中一般,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紧缩了一下。

  等我从失身中恢复过来,才发现刚才射出去的精液有的都射出去一米多远,满手黏腻,乳白色的精液也让我明白了刚才从婶婶肉穴中流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了。

  想到这,刚刚软掉的鸡巴又慢慢的勃了起来,我赶紧摇摇头找来卫生纸将一切打理干净。

  那一晚,我梦遗了,满脑子里想的都是晚上看到的,那晶莹的水珠,那鲜嫩的肉唇,以及那慢慢流淌出来的乳白。

  中考顺利的结束了,然后在不知道分数这几个星期内是最放纵的日子,完全处于放养阶段,没有家人的约束,顿时感觉这样的日子才是人过的啊!当然还有一件让我感到惋惜的事情是叔叔家准备搬家了。叔叔这几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在新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房子正在装修中,等到装修好他们就要搬过去了。每当想到这件事,我都无比惋惜,也许过不了多长时间就再也看不到了!从那件事以后我就学会了手淫,每每都回想着那天晚上的情景然后上下套弄,直到射精以后才能睡着。

  我说过我家是住在半山腰的,在山后面那面原本是个采石场,山都被原来那些开山的开掉一大半了,后来采石场被叫停了,那些原本采下来挤碎掉的石子还没来得及运走,然后一放就好多年,形成了一个山坳,多年来的雨水也让那山坳里面出现了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池塘,我小时候和小伙伴们最喜欢去那里面玩耍,曾经那里的池水是清澈的,在池塘中间还有一部分时原本用来造房子的基础,当基础挡墙做好后却不知为什么也停了,那在水面上的红砖墙便是我和玩伴们经常涉足的地方了。这里记录着我太多的欢乐,当我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了,原本清澈见底的池水已经变成了一汪臭水沟,原本那些红色的砖基础上现在赫然多出一个楼来,我在那转了转看见远处的山壁上那些采石留下的像一个巨大的X痕迹不觉回想起从前来。

  那是我初一的暑假吧!这天,天气热的很,我睡过午觉,跑到伙伴家里找他玩。可是他不在,他奶奶告诉我说他和我另一个伙伴已经出去玩了,让我去山上刘家找找看,我哦了一声就冲了过去。到了刘家进去只看见那个伙伴的妈妈在那和几个女人在门厅里打麻将。

  我问道:小毛呢?

  “哦……小泽啊,小毛和小龙大概去后山玩去了,刚走没一会!”

  我听到边往外走边回答道:“我这就去找他去!”

  说完我就往外跑去,跑了一会才发现跑错地方了,现在走的方向也能到那但是要绕一个大圈子,于是便向回跑去,快要到刘家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小毛的妈妈说道:“小东妈妈帮我打一圈我去解个手!”

  然后就听见高跟鞋的“哒……哒……哒……”声。我当时在的地方正好在去往刘家的转角处,当我走到转角处的时候正好听见刘家铁门打开的声音。我伸头看去,之间小毛妈妈从门里面走出来,高跟鞋的声音也随着离开水泥地变得弱了许多。只见她扭着丰满的臀部向另一边走去,我注意到她手里还拿着卫生纸,而且还不少。于是我便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小毛的妈妈是我们那出了名的美人,身材保持的很好,而且人也很会打扮,人也高挑。我喊她季阿姨,他当时身穿的是时下最流行的丝质衣裤,配上一双高跟鞋真的很漂亮。我看她去的方向我便知道她要去解手的地方便是那个废弃很多年的老厕所了,那个厕所在快要到山顶的地方,那个地方很偏僻,很少会有人去那个地方解手的,即便是在山上放养也不会放到那个地方去的。如果是现在的我就会起疑心了,如果是想解手的话哪不能解手?非要往那个方向去?但是当时我楞了吧唧的一个毛头小孩子根本没想那么多。就这么一路远远的跟着,但是季阿姨不时的看看手表。果然真的到我预想的那个破厕所里,我刚想跑过去就听见厕所里有另一个人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我只好蹑手蹑脚的走到厕所后面从破坏的裂缝看进去,之间季阿姨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那个男人就这么狠狠的吻在季阿姨的嘴上。两个人粗重的鼻息是原本就酷热的气氛显的有燃烧的痕迹。

  许久两个人才分开,我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但是说实话真的不认识,那个男人喊季阿姨叫红梅姐。我这才知道季阿姨的全名。那个男人显然急不可耐了,匆匆的将自己的裤带给解开,然后将自己勃起的鸡巴从裤子里逃了出来,季阿姨眼角带着笑语气上去嗔道:“瞧你那猴急那样!”

  “那还不是红梅姐你太漂亮了嘛!”

  那男人嬉皮笑脸的说道。

  “少来!”

  季阿姨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红梅姐,帮帮我啊!难受的紧!”

  说着就伸手拉住季阿姨的手放在自己的鸡巴上。

  “死相!”

  季阿姨看了他一眼笑道。说着手就在那个男人的鸡巴上套弄着,那个男人貌似很爽一般仰起脑袋,嘴巴里发出“哦……斯……斯……呼……”的声音。

  “红梅姐,帮我舔一舔吧!”

  那个男人说道。

  “不行!我一会还要回家呢,他今天一会就回来的!”

  季阿姨一边帮他上下套弄着一边说着。

  “那好吧,那就直入主题好了!”

  说完就拨开季阿姨套弄的手,抱住季阿姨吻了起来,手却在季阿姨身上来回的抚摸着。不一会便将季阿姨的腰带给解开了,我清楚的看见季阿姨穿的是一个红色的三角内裤。那个男人的手在季阿姨的翘臀上来回的抚摸着,嘴里还说道:“就你的屁股最嫩最滑最翘,看着就想操!”

  季阿姨这才看看手腕上手表说道:“你快点……时间不多了!”

  说罢,那个男人就把季阿姨的小内裤给剥了下来,露出雪白的屁股来,由于我躲在厕所后面,而季阿姨现在正是手扶着墙屁股正对着我,那个男人剥下季阿姨的内裤后手在她翘臀上来回抚摸揉捏着,我用眼睛记录着季阿姨翘臀的每一次在那双大手的揉捏下的形变,是那么的富有视觉冲击,我想看的更加清楚,于是我把眼睛整个都靠在那道裂缝上。但是这样一来我挺起来的鸡巴就碰到墙壁了,于是我把腰扭了一下将右腿靠在墙壁上面,但是裤兜里有一个硬物,我眼睛一直盯着季阿姨那雪白的屁股舍不得挪开一点就伸手想把它拨开,当我触及到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那个是个窃听器,本来是带着出去玩的,没想到这下误打误撞正好用的上了。

  说到这个窃听器,其实是小毛送我的礼物。在那个时候,手机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顶多可以用来打打电话用来发发短信,而且多半是男人在用,多数女人都没有的,我们那时候哪像现在的小孩又是电脑又是手机的,那个时候都是买一些小玩意当玩具的。这个窃听器当时是我们几个人在外面玩看见的,很小巧而且可以收录十几米以外的声音,并且具有一定时间的录音功能,当时小毛看见就很喜欢就买了下来玩了好久后腻了就给了我。

  我赶忙将窃听器打开录音功能剥到on,戴上耳机,将窃听器话筒对准裂缝处。

  “红梅姐,你的屁股真是太美了!”

  “嗯……别揉了,快点!!”

  季阿姨说是这么说,但是腰部却配合那只大手的揉捏而扭动着。

  “啪……啪……”那个男人揉的兴起在季阿姨的每个臀瓣上都用力的拍了一下。声音由于比较大,而我的窃听器的音量开的比较大,我只感觉我的耳朵仿佛炸了一般,赶紧把耳机从耳朵里逃出来,揉着耳朵,心里暗骂:狗日的,差点聋了!操!!!

  “啊……啊……你有病啊!嗯……”季阿姨被突然的两巴掌很意外,赶紧骂道。可是还没骂完那个男人就蹲下来扒开季阿姨的臀瓣,张嘴伸出舌头就舔了起来。

  “啊……你……你不怕脏啊……啊……哦……”季阿姨仿佛很受用一般,回过头来,看着蹲在身后为自己服务的男人,一脸的媚态,脸上的红晕配合着她涂满口红的性感红唇是那么的诱人。

  “嗯……红梅姐的屄好骚哦……嗯……”那个男人嘟哝着,舌头却一直在季阿姨的臀瓣里舔舐着。

  “骚……当然……当然骚了……我刚刚……撒尿就……就没有擦……啊……别舔那!啊……”季阿姨嘴角带笑的说道。刚说完,那个男人仿佛有点生气的用力的扒开季阿姨的臀瓣,我都可以清晰的看出季阿姨股沟里的那道诱人的沟壑,男人的舌头在那道沟壑中来回扫动,嘴巴是不是的夹住沾满不知道是口水还是爱液的小阴唇然后吸上一口发出“斯……斯……”的声音来。

  “你……你快点吧,真的,快……快没……哦……时间了!快点……”季阿姨弓起身体来让男人尽情的品尝自己的鲜嫩鲍鱼。

  男人这才站起身来,嘴巴上还沾有液体,就这么扳过季阿姨吻上她的红唇。

  另一只手还在季阿姨的股沟中摸索着,来来回回的抽插着。

  “嗯……唔……嗯……”两个人嘴巴里只发出这种声音来。

  “红梅姐,你真实太诱人了……”男人放开季阿姨的嘴巴说道。

  “哦……嗯……”季阿姨满脸的红晕,只是用鼻音来回答男人的赞许。

  “那要上正餐了哦!”

  说罢,男人低下头来,一只手扒开季阿姨那雪白的臀瓣一只手握住他挺起的鸡巴对准地方后,双手伸到季阿姨大腿前面摸索着,然后嘴巴里说道:“要来了哦!”

  说完就腰部猛的往前一挺,我在窃听器中能明显的听出那个肉棒进入季阿姨体内的声音。季阿姨仿佛没想到他会这么用力叫了一声:“啊……轻点……哦……”

  男人抱住季阿姨的胯部,腰部用力的撞期季阿姨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淫靡之声,季阿姨的粉臀上被男人拍的淡淡的红色手印在男人的每次撞击中都仿佛果冻一般在摇晃着,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富有视觉冲击。

  这时男人抓住季阿姨的左手手臂往自己怀里拉去,季阿姨也不得已不再扶着墙壁,而是翘着臀部,上身随着男人手上的拉力往男人怀里倾斜。男人的腰部还在发力来回的抽插着,啪啪之声不绝,季阿姨将右手向后勾住男人的脖颈,这样也让男人有更多的力气去抽插。

  “啊……好有力气……嗯……鸡巴大就是……就是舒服……好舒服……”季阿姨嘴里说着,从来没又想到季阿姨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和阿兵比谁的大?”

  男人问道“你的大……哦……奥……插到底了……”季阿姨一边叫着一便说道。我知道他们所说的阿兵就是小毛的爸爸,也就是季阿姨的老公。

  “我干的爽不爽?”

  男人继续问道。

  “爽……就是……让你干的才爽……哦……用力……”季阿姨欲求不满的叫着。

  男人拉住季阿姨的手臂,腰部在每次的撞击身体都在倾斜着,渐渐的我发现他们已经是侧面向着我了。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男人粗长的鸡巴在季阿姨的臀瓣之中来回进出,乌黑的鸡巴上仿佛箍上一圈白色的泡沫环,每次进出一次就越多,渐渐的连男人的阴毛上都粘上了。

  “要到了……要到了……”季阿姨喊道。

  “我这次要射进去……”男人说道。

  “射吧……快点……快……哦……啊……”季阿姨仿佛也已经不在乎一般就这么让男人用力的抽插着。

  男人腰部用力的撞击着季阿姨的撅起的粉臀,这几次撞击比较用力,季阿姨的脚步不稳向旁边跨了一步,男人赶紧抓紧她,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猛烈的抽插。

  这样一来,季阿姨的脸就这样和我面对面了。他们正在重要的关头根本注意不到墙外面是不是还有别人的存在,我这才看见男人的右手一直在季阿姨的胯间揉捏着磨搓着季阿姨胯间的阴毛中指时不时的拨弄着什么,每当这时季阿姨叫的声音都很大仿佛和舒服但又仿佛不舒服一般的加紧双腿。

  “啊……到了……哦……啊……”季阿姨嘶哑的声音叫着。

  “啊……啊……射了……射了……啊……”男人最后用力的挺了几下腰部,胯部狠狠的撞击着季阿姨的屁股,发出很大的声音来,然后就抱住季阿姨下身抽搐了几下。季阿姨的身体仿佛过电一般双腿紧紧夹住男人的在她胯间的右手,右手抓住男人的头发,嘴巴张张的大大的,眼睛有点向上翻的样子,在凌乱的头发遮挡下看的不太清楚。

  许久,男人才将软掉的鸡巴拔了出来,然后低头看了看说道:“射到最里面了!嘿嘿……”说罢又在季阿姨的嫩臀上拍了一巴掌,这巴掌没有先前的重,季阿姨娇哼了一声。就在这时,我听见了有脚步声往这个地方来了。我赶紧从裂缝中拿出窃听器探出头来向那个方向看去,原来是一个住在山上的一户人家,是个男人,慢慢的靠近这个废弃的厕所,厕所内的季阿姨和那个男人也听见脚步声赶紧向对方打噤声的手势,那个男人走到厕所旁边的草堆旁掏出鸡巴撒了一泡尿就顺着路走上山去了。厕所里的两个人抚着胸口喘着粗气,这时季阿姨才发现自己的下身还是光着的,赶紧红着脸将衣服穿好,那个男人还想动手动脚的,季阿姨赶紧制止道:“赶紧走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红梅姐我走了啊!你自己小心点快回去吧!”

  说完在季阿姨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真舍不得你!我先走了啊!”

  “去吧!”

  季阿姨红做脸笑道。

  男人出门探头看了看没有人就一路小跑顺着上山的路跑上去,过了山就是一片人家,那边有路直通山下的集市的。

  这时,季阿姨还在厕所内,用随身带的小镜子补妆整理头发,等全部打理妥当后涂上鲜红的口后抿抿嘴巴将小镜子收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卫生纸来,然后看了看蹲坑,那些蹲坑上实在太脏了,季阿姨就在墙角那退下裤子,面对着我蹲下来。我清楚的看到季阿姨的面部表情,她皱了皱眉头,这个场景是那么的相识,我一时间挪不开眼睛。

  季阿姨实在是很漂亮,就连小毛都遗传季阿姨的美貌,长的像个女孩子。我这才注意加以的打扮,乌黑的头发烫着大波浪卷,像柳叶一样的眉毛,精致的五官,特别是她鲜红的丰唇是那么的诱人。我又注意到季阿姨眉头皱了皱,我赶忙向她胯间看去,之间季阿姨的屁眼隆了隆,然后被一条黄色的大便顶开,这一条大便刚拉完,季阿姨仿佛松了口气,就看见她的阴唇里有水流出来,季阿姨低头看了看赶忙伸手将两片朱红色的阴唇拨开,之间阴唇之间一个如同小泉眼的小孔往外面喷射着晶莹的水柱。过了好一会,季阿姨,才用纸将屁眼和阴唇擦干净,但是她还是蹲在那里,皱着眉头仿佛在感觉着什么,只看她扒开自己的阴唇,那个小泉眼后有个更大一点洞,那个洞是满眼都是粉红的嫩肉,洞口虽然被季阿姨自己扒开了,但是那个洞还是随着季阿姨的屁眼的蠕动而一张一翕,仿佛要吞吐着,这个场景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季阿姨嘴里还在嘟哝着:“射的太里面了,嗯……要出来了!”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在窃听器放大后就仿佛在我耳边说的一般。

  我定睛一看,季阿姨的肉穴里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流了出来。季阿姨用手指拨了拨,然后用卫生纸擦掉,没过一会又有一股流出来这一股是直接流到了地上,季阿姨皱着眉头无神的往前面看了看仿佛在感受着肉穴里的情况,没一会又有一股流出来,可这一股比较少挂在肉穴口出不来,季阿姨伸出手指伸进肉穴理往外拨弄着。她的手指刚触及穴口时季阿姨轻哼了一声,当手指在肉穴里搅动的时候,我明显的看到季阿姨刚刚平复的表情又染上一层红晕,这个场景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有冲击感了,原本半跪着的腿上一失力气坐了下去,这一坐不要紧,但是我坐到一截枯树枝上了,厕所内的季阿姨连忙抬头看了过来,我当时一下子愣住了,脑袋里一片空白,我和季阿姨隔着那个裂缝四目对望。这时季阿姨的手指还在自己的肉穴里,当时的那个场景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季阿姨楞神的盯着我,然后喊了一句:“小泽?”

  我脑袋轰的一下,下意识的觉得:“完了!”

  我只间厕所里的季阿姨赶紧拔出手指,也顾上阴唇和肉穴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肉穴,赶紧提起裤子就往外走。我当时下意思的是快跑,但是脚完全不听使唤了,只得赶紧以最快的速度拨开旁边的枯树枝,将窃听器关上放进去。刚转过头,季阿姨已经转过厕所的水泥墙了,她一看果真是我也是楞了一下赶紧走到我面前,拉住我,走到厕所前,眼睛向四面望了望,看看没人,便把握推进厕所里。

  “小泽!”

  季阿姨自己也走进来,我回过头来她便喊道。

  “嗯!”

  我木讷的应道。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季阿姨问道。

  “怎么?她是在抱有侥幸心理?”

  我思索着,却不说话。

  “你是偷看阿姨上厕所么?”

  季阿姨那美丽的面庞也凝重起来,看我不说话就又问道?

  “这么问?是想确认我没看到她和那个男人偷情么?如果我没看到的话,我肯定会倒霉的,但是说看到的话,这件事……实在不好办啊!”

  我脑袋里飞快的转着,但是还是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季阿姨。

  季阿姨也不敢确认我有没有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偷情,但是还是蹲下来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换个口吻说道:“小泽,偷看是不对的,今天的事我就不告诉你爸妈了,你也不要和别人说行么?这就当是我们俩的小秘密好不好?”

  “小秘密?你真当我白痴啊?”

  我心里嘲笑道,但是眼睛不由自主看向面前墙根下面。

  季阿姨看我不说话却看向她身后,自己也转过头看去,这才知道我看的是她刚才蹲在那拉的大便和一滩小便的痕迹,更主要的是水迹上面明显有几条乳白色的粘稠物。她的脸色瞬间变红了,然后她转过头来扶住我的脖颈让我看着她的眼睛,就这么注视着我,想从我的眼睛中看出什么?这么近距离的看季阿姨还是第一次,那么的美艳,那么的诱人,特别是她的红唇,还微微的散发出成熟女的那种特有的气味。我脑海里一瞬间变成空白了,然后猛的向前抱住季阿姨的脖子狠狠的吻在她的嘴上,季阿姨仿佛也愣住了,然后瞬间反应过来推开我,抓住我严厉的看着我说道:“小泽,你想干什么?”

  “季阿姨,对不起,你太漂亮了,我没忍住!”

  我赶忙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其实我的心里在嘶吼着:“干什么?我想干你……”季阿姨,看了看我,就说道:“今天的事我不告诉你爸妈,要不然你肯定又要挨打!你也别乱说话,否则我一定会和你爸妈说的,知道么?”

  我认怂一般的点点头,然后季阿姨就如同战胜的公鸡一般拿出镜子看看自己的脸,没有什么异样后留下一句:“记住自己说的话哦!”

  然后就扭着丰满的屁股走了。只留下我站在那,看着季阿姨离去的背影,我脑海里想的却是她刚才在那个男人身下的娇媚浪荡的春态,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是邪恶的,我只记得当时我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小毛,对不住了!”

  说完我转身走向厕所后面。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