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年轻女上司

  那年我考上了南方一个大城市的大学,心想总算解放了,压抑的心情可以放
松一些了。读大学的时候,由于本人木讷,不善言辞,也没有这个经济能力去泡
妞。当然读大学的时候,一般学生都要找机会出去打个零时工,美其名曰体验生
活,实际上就是想多挣些零用钱,供自己挥霍。我与兰姐的认识就在打工的日子
里。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打工是在医院,当然我是不是学医
的,本来和医院八竿子打不着,但是这家医院是我在的学校的附属医院,我和里
面的一个哥们比较熟悉,他是我的老乡,毕业后就分在这个医院里面,其实还不
是正式的员工,也是我的师兄。我们都是离开家乡比较远,所以团结在一起,走
的比较近。他们那里有类似与勤工俭学的岗位,给我通告了个机会。连临时工都
算不上的,有空就去,跑跑腿的那种。医院很大,是三等甲级医院,老乡也不认
识我去的那个地方人,就让我自己去找。第一次去,领导不在,只有一个老太婆
在,老太婆也不热情,我就回来了。后来才听说,多个人要分他们的福利的,所
以不高兴有人去打工。第二次去,才看到领导,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这个
科室的主任很年轻,妈妈的,还颇有一番姿色,人很丰满,是我喜欢的类型。我
去那里给这个科室做文员,差点就是这个科室的主任的私人秘书了,因为这个科
室的办公室两间,就两个人,一间是主任,另一间就是那个老太婆。科室的主任
当然是学医的,还有那个老太婆当然都不太懂电脑,俺是少壮派,当然懂电脑,
于是去给他们搞电脑相关的事物。正是不敢相信,这么年轻就当上了主任。心里
想这个主任也才三十多岁,而且颇有一番姿色,是不是靠脸蛋爬上去的呢。不过
这人挺好,比较善良、平易近人的那种。

  附属医院的医生,都是大学的老师,主任平时上课和坐诊的时间都不多,因
为还要当官嘛。是不是医院都那么黑啊,医生和护士值夜班都要胡搞啊,是比较
开放的人文环境吗,真是后悔没有当医生。废话少说,还是说说我的女上司吧。
我在他们科室上班,也是业余的,快下班的时候才去,帮她们打打字,送送文件。
当然我是在老太婆的那个房间,不是在主任办公室。但是主任有事就把我喊过去,
她把办公桌让我,她进进出出的忙她的,没事了就坐在旁边看我弄。不停的在旁
边问问怎么弄的,虚心学习。时不时、有意无意的就亲密接触一下。下馆子吃饭
也是要叫上我,有时候我们俩也去吃个小吃。

  时间在悄无声息的过去,两个月都有了,合作的很愉快,彼此都留下了很好
的影响,关系也很融洽。一天事情发生的了变化,那天她出差,在车站的时候,
打电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出差。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叫我也去出门旅游玩玩。妈
的,怎么也不早点告诉我,我也好准备准备,但是哪里有这个好机会,由不得我
犹豫了,我就匆匆忙忙的赶去。她已经把车票买好了,叫我等她,她马上就来上
车。就她一个人单独出差,没有同事一起出差。我于是就在车站外等她。应经快
到时间了,也就等了一二十分钟,车子就要开了,怎么还不来。这时电话响了,
让我到进站口。果然她在那里。于是我们检票进站。几乎没有在一起出现在车站,
就进站了。

  到了目的地,住宾馆开了两间,她住她的,我住我的,当然是她掏钱,估计
肯定也是报销的,当官就这好处。晚上出去吃饭也相安无事,吃过饭就回房间,
洗漱看电视。八点多她打电话说她的笔记本有点问题,叫我去帮她看看。我于是
就过去了。

  我轻轻的敲了敲门,她开了门,看到她穿着白色半透明的t恤衫,粉白丰满
的胳膊挑逗版的露在上边,我下意思的把目光转向了她的胸前,我的天啊,一对
大咪咪撑在t恤衫里面,圆圆的领口露出雪白的耀眼的一大片白光,摇摇欲坠,
喷薄欲出。

  「还不快进来,愣在那里干嘛?」软绵绵的喊声,把我从神情恍惚中拉回来。
我傻笑了一下,就一头专了进去。

  今天白天还是把头发盘中头上,晚上洗完澡把头发散落下来,就行瀑布一样,
倾泻而下。飘飘长发,发丝染成了黄色,略微汤了汤,弯弯曲曲,自然地垂落在
肩上。

  「快坐,就坐床上吧。」她交代到。

  「兰姐,你这身休闲打扮更好看。不像上班那么严肃。」我找着话题。

  「是吗?我没有觉得啊。」她轻轻地坐在我身边。

  这里只有我们两,这种氛围很容易使人产生暧昧的想法。我不敢多看她,再
看就要呼吸急促。

  「你冷不冷?」她关心的问道。说着就抓住了我的手。她伸出玉手,讲我的
手紧紧握住,我感到了那双柔滑的手指。

  「还好。」我嗫嗫嚅嚅回答,一遍假装漫不经心的的看着电视。

  她没有分开的意思,我也任由她这么握着,也没有提来看电脑的事情。大家
都没有提。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想将不争气的小弟弟压下去。没有想到,这么一深呼吸,
兰姐身上的体香尽然畅通无阻地直入我的肺腑。邪欲不但没有压下去反而更加的
强烈。小弟弟硬生生的撑起了小伞。

  兰姐开始只是拉着我的手,说说笑笑,开些玩笑,渐渐的就趴在我的肩上,
后来就动手动脚,我的小弟弟就更不争气了,怒发冲冠。那时我还是个处男,没
有这方面的经历。你可想象一个毛头小伙,第一次和熟女的亲密接触,怎么能安
奈的住小弟弟的怒气。她一把抓住,我感觉就像我做贼被抓住现场一样,被她发
现一样,没有了托词和掩饰,一切都暴露了,揭去了伪装。我搂住了兰姐,一只
手攀上了兰姐的胸脯,在那充满弹性的RF上轻轻的抚摸起来。此时手是这么的
不争气,不停的哆嗦着,呼吸也变的不自主起来。

  「嗯——」兰姐发出了一丝低低的呻吟声,她的身体一阵抖动。

  兰姐转身过来,抱住了我,把我压倒在床上。立马用嘴堵住了我的嘴。四肢
都缠绕在我的身上。兰姐伏在我的身上,我此时也是得意至极,倒在那里享受着
兰姐的主动。我感觉到她胸口那软绵绵的小山丘,心里更是有一种蠢蠢欲动起来,
两只手不由自主的在兰姐的背上、屁股上轻柔的抚摸起来。

  平时我是很矜持的一个人,可是一旦撕去了伪装,到了动情的时候,发出了
男人的本性。我此时才感觉到小弟弟被压的不舒服,就翻身把兰姐压倒在下面,
翻到了兰姐身上。我的手伸到衣服下的腰际上,兰姐的皮肤是那样的细腻柔滑,
我的手哪里还拿得出来,慢慢的向上,兰姐穿的真空,她的手臂没有一点阻拦,
任由我在那里肆意妄为。她的眼睛闭着就跟睡了一般,任由我摆布,我脱去了她
的t恤衫,两个雪白的小白兔跳了出来,我双手立马上去捉住了它们,那种刺激
的感觉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我不由自主的把嘴覆盖了上去,压住了一只饱满的
小山丘。她是那么的温暖、柔软、细滑,一股热血直冲脑际。我疯狂的吮吸、揉
捏这对宝贝。兰姐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脸上是舒服和陶醉的表情。

  兰姐真是好功夫,熟女自然是由经验的,她的下面已经做好了迎接客人进来
的准备。当她用手扶着我的小JJ进去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下面好像在轻轻的
咬我。但是走过了一段紧紧的羊肠小道,里面豁然开朗,宽松多了。下面好像自
来水放着一样。让我感觉到润滑和兴奋。我不由自主的抽动,这是动物的本能。
虽然的第一次,但是无师自通。深深浅浅,跌跌撞撞,上上下下。兰姐的声音是
那么的动听,她小声的呻吟着,听到她的呻吟,令我更加的兴奋,就像千军万马,
没有人指挥一样,胡乱的冲撞。我的小弟弟在她的里面强烈而又卖力的抽动,拼
命第抽插在她的洞中。终于顶住了她的最里面,用尽浑身的力量吧所有的东西都
全部给她射了进去,那一刻,浑身就像电触及到了一样的。感觉就像快死的人似
地,疼并快乐着,幸福的满足的闭上了眼。那晚我就没有再回来,折腾了一夜,
我的兴趣非常的大,搞得她筋疲力尽。

  第二天,她去开会,我也没有出去玩,一个人闷在宾馆里面想心事。白天没
有事情的时候,就想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也就明白了她为什么没有早告诉我带我
出来玩,而是在车站,才把我临时召集过来,怕我告诉别人,现在有了这事,回
去也不会讲给别人听,说我陪主任出门开会了。

  第二晚如法炮制,第三天回去,若无其事的上班。那以后,放假的时候,还
去玩过一次。以后毕业,就没有联系了。因为我还年轻,不想跟她玩了,就再也
没有联系。估计她还有她的新秘书。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