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母亲与姐姐的堕落史

  XQ市一处殡仪馆里,此时一场葬礼正悄然的进行着,到场的人不是很多,一个个站在两侧,略带悲伤地看着中间被花环围绕的一个相框,相框里的黑白照片是一个正在憨笑着的中年男子。

  相框前方左侧站着两个美人,左边的美人可以看出年龄已接近中年,眼角的几条鱼尾纹已经略为明显,但是一股熟女的风情还是不自觉散发而出。右边那个美人则正处于含苞待放的年纪,清纯可爱,两人眉宇间及其相似,让人一看就知道她们有着血缘关系。

  两人此时站在一起,紧牵着手,双双都哭红了眼睛,不停地对着来往的宾客说着谢谢前来之类的话语,那楚楚欲滴,我见犹怜的表情让周围的宾客看了也不由得心中一痛。

  这时,一声轻微的冷哼从她们两人身后传来,声音很小,在这有些喧哗的环境里几乎没有人听到。

  只见一个身材瘦长,脸色清秀的青年正眯着眼睛紧紧盯着前面两个美人的背影,那目光有着一丝厌恶、愤怒,再往深处看,更是有着一丝丝的欲望。

  青年瞪着眼睛,看着前面被寿衣包裹的一大一小两个美臀,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喃喃自语道:“装,继续装,两只贱母狗,父亲那么辛苦在外面工作赚钱养家,你们竟然不知廉耻的把野男人带回家,还母女两个一起像母狗一样服侍他,害得突然回家的父亲气得心脏病突发,我要为父亲报仇,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当母狗,那么我会成全你们的。”说着,眼神一变,恢复悲伤地神色,走到中年美妇身旁帮忙接待宾客。

  中年美妇看向青年,想起自己以后就只有女儿和儿子可以依靠了。

  美目一柔,牵起青年的右手放在手心里。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儿子正计划着把她们推向无尽头的淫欲深渊。

  陈绍出生在XQ市,今年刚满二十三岁的他有着一张清秀的娃娃脸,他的性格内向,从小就胆小怕事,直到二十岁被家里送到国外去留学,性格才慢慢开朗起来,可以说他内向的性格是从小他的家庭环境造成的。

  他的母亲柳菲年轻时候就是个大美人,虽然现在人到中年,脸上多了些鱼尾纹,身材微微发胖,但是如果走在路上的话,还是会吸引很多人的眼球。

  柳菲从小就对他格外的严厉,稍微有点过错,柳菲就会用那条放在衣柜得皮鞭抽打陈绍的屁股,导致陈绍每次看见柳菲一皱眉头,他就会自己吓得出一身冷汗,父亲总是会在陈绍挨打的时候为他解围,所以陈绍一直都很尊重他父亲。

  柳菲对父亲也是这样,动不动就劈头盖脸一顿骂,而这时父亲总是会憨笑着看着她,等她发完脾气,再给她倒上一杯水,父亲总是这个好脾气,从来不与别人争吵。

  陈绍还有一个姐姐,叫陈瑛,比他大两岁,平时很会打扮。

  一副小太妹模样,一头精短干练的短发染得通黄,清秀漂亮的瓜子脸,再加上模特般的身材,使得她的追求者从来都是络绎不绝。

  可能是得到了柳菲的遗传,陈瑛的脾气不是很好,经常为了一点小事而迁怒于陈绍,但是柳菲却对陈瑛很好,从来没有打骂过她,很疼她。

  在陈绍二十岁那年,他被送到了国外留学,之后的三年都陆续有和父亲互通信件,直到今年年初,父亲已有三个月没有给陈绍回信。

  陈绍疑惑下打电话过去,电话那头的父亲声音充满疲惫,听上去没什么精神头,谈了没一分钟就借口有事,挂掉了电话。

  陈绍原本也没多想,直到前几天,陈绍收到他父亲心脏病突发去世的消息,赶忙连夜乘坐飞机回到XQ市。

  刚一踏进家门,陈绍就感觉到了那股哀伤的氛围,陈绍一下子眼眶就红了。

  哽咽着看向站在家门口的母亲和姐姐,问道:“怎么会,怎么会突然就心脏病突发了?”

  母亲柳菲似乎比三年前更加性感成熟了,原本披肩的长发电成了大波浪,成熟的俏脸上布满了忧伤,让人一看都觉得心中一痛,柳菲此时上身穿着一件浅灰色的长袖毛衣,丰满坚挺的奶子顶得毛衣的前领出现一丝缝隙,下身则是一件紧身牛仔裤,紧紧地包裹着肥美的臀部,整体形成了一个S型的诱人曲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绍总觉得母亲的奶子和屁股比起三年前,更加的丰满肥硕了。

  姐姐陈瑛已经不是以前那副小太妹的打扮,原本精干的短发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飘逸的长发,浓妆艳抹的脸上现在却只化了一层淡妆,大大地眼睛像会放电一样,水汪汪的,搭配上一副金色边框的眼镜,看上去又清纯,又有一丝知性美,身穿着一件到膝盖的白色裙子,腿上穿着肉色的丝袜,胸部似乎也比以前丰满了,但是还是不及母亲柳菲的肥美。

  柳菲听到儿子的问话,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是此时心急的陈绍却没有注意到。

  “你父亲他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作,我当时在屋里洗澡,小瑛也和朋友出去了,药都在里屋,你爸他来不及进去拿,我出来的时候,他就……他就……呜呜。”柳菲讲到最后,情绪控制不住,捂着脸抽泣,旁边的姐姐也是跟着哭了起来。

  陈绍从母亲的话中发现了一丝不对劲,暗想:“父亲从来都是药不离身的,怎么会那么大意把药放在房间呢?”但是他也就是想想,看母亲和姐姐哭得那么伤心,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陈绍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揽住柳菲纤细的肩膀,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开口道:“母亲,您也不要伤心了,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都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放在柳菲香肩的右手无意识的往下挪了一点,一下子就碰到了柳菲奶罩的边缘,陈绍还能感觉得到透过奶罩的那份柔软。

  陈绍这几年在国外的经历也是让他变得成熟自信起来。

  不再像以前那般胆小,刚才那无意中的触碰,更是让陈绍感到些许激动,他突然感到母亲不再可怕,她在现在的陈绍眼中,只是一个刚失去丈夫,拥有魔鬼身材的中年美妇,她唯一对陈绍有杀伤力的只有她的身体。

  柳菲可能感觉到了陈绍的动作,脸色有些别扭。

  不动痕迹的挣脱陈绍的右手,说道:“你连夜坐飞机回来,肯定很累了,先去休息吧,后天就是你爸的葬礼了,别在这时候病倒了,我也先去休息了。”说完转身走回房间,留给陈绍一个肥美的大屁股背影。

  陈瑛对陈绍的态度也是和三年前相比,相差甚大,看见陈绍脚边两个大行李箱,她连忙走上前,轻轻糯糯的说道:“小弟,姐来帮忙,我们先把行李搬进去吧,然后你去洗个澡,我热点饭菜给你吃。”连语气都大不相同了,变得温柔好听。

  在搬行李的时候,陈绍无意间两次碰到了陈瑛的奶子,但陈瑛好像没有察觉一样,与柳菲的柔软不同,陈瑛的乳房更多的感觉是坚挺有弹性,等到陈绍洗完澡,吃完饭,躺在床上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闻着被子散发的熟悉的气味,陈绍很快就睡着了。

  隔天早上,陈绍睡到十一点才从床上醒来,双手用力搓了搓脸,他走到房门口,打开了房门,可是在下一刻,他就猛的又把门关到只留一道细缝,他控制着力度,所以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他透过细缝看着外面厨房的情景,脸色有些怪异。

  只见外面厨房里,姐姐陈瑛正在摘着菜,准备做午饭,而她身边站着一个还算帅气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陈绍认识,是和他初中一个班上的,名叫高东,那时他们俩挺要好的,高东也经常来陈绍家玩,也见过陈瑛几次,这段友谊一直维持到陈绍出国留学,从那之后,两人的联系逐渐变少,到后来根本就不联系了。

  此时高东正亲昵的在陈瑛的耳边说着什么,嘴唇不时就会碰到陈瑛已经泛起粉红色的耳垂,更过分的是,高东的左手已经攀上了陈瑛挺翘的屁股蛋上,今天陈瑛穿的是一件挺时髦的卫衣,下身是一件牛仔超短裤,腿上穿着黑丝袜,可以看见被牛仔超短裤紧包着的屁股蛋在高东的左手指缝里被捏出不同的形状,而陈瑛却好像没感觉般,继续边摘菜边和高东谈笑着,眼中满是爱恋,只是会不时的看向我的房间。

  高东这个时候好像被陈瑛的屁股蛋挑起了欲火,在陈瑛耳边说了一句什么,陈瑛皱眉迟疑了一阵,但是耐不住高东的劝说,放下手中的青菜,擦了擦手,在陈绍吃惊的眼神中,蹲在了高东面前。

  动作温柔地把高东的裤子和内裤脱到一半,然后用手套弄高东的肉棒,约15公分的肉棒在陈瑛软嫩的小手中快速的抽动着,高东顿时爽得呲牙咧嘴的,马眼里被刺激得淫水直冒。

  这个时候,陈绍的肉棒也膨胀起来了,心里也是嫉妒得要命,他怎么也没想到他朋友和他的姐姐搞在了一起。

  高东此时也不再满足陈瑛帮他打手枪,双手按住陈瑛的脑袋,把膨胀到极点的肉棒移向陈瑛红嫩的小嘴,焦急道:“小瑛瑛,快点帮我含一含,爸爸受不了了。”

  陈绍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爸爸?什么情况?更让陈绍吃惊的是陈瑛接下来的话。

  只见陈瑛笑得眼角眯成月牙状,睁大眼睛,歪着脑袋,无辜的看着高东,充满诱惑的说道:“爸爸,你要人家帮你含什么呢?是这根大香蕉吗?”说完,还恶作剧似的在硕大的龟头上舔了一下,刺激得马眼又冒出一股透明的淫水。

  高东满脸通红,艰难地点了点头,陈瑛见状也不再说话,含住了高东粗大的肉棒,红嫩的舌头不时刮过龟头,把包皮下面白白的污渍扫进嘴里咽下,还不时把肉棒全部含进去,吐出来时带出了大量的唾液,爽得高东呻吟声就没停过。

  陈绍这个时候眼睛紧盯着陈瑛为高东口交的骚样,右手十指紧握着,充满醋意的暗想:“没想到姐姐那么闷骚,当初对我那么严厉,现在对高东却像婊子一样有求必应,真是犯贱啊。”想到这里,陈绍只觉得心里感到一阵憋屈,但是下身的肉棒却不争气的硬到了极点。

  正当陈瑛正在用粉舌帮高东舔弄睾丸的时候,陈绍注意到妈妈柳菲的房门突然打开,柳菲皱着眉头,表情严肃的看着两人,走了过去,陈绍暗道:“母亲还在家,你们就敢这样搞,现在看你们怎么办。”他也是有些幸灾乐祸。

  可是让陈绍出乎意料的是,陈瑛眼角瞥见柳菲,却无动于衷,还是仔细的清理着高东的肉棒,高东此时看见了柳菲站在自己身边没有半点意外的慌乱之色,右手抚摸着陈瑛的脑袋,左手在陈绍震惊的眼神中,隔着衣服就直接按在了柳菲那哺乳了陈绍和陈瑛的肥美奶子上,慢慢的搓揉着,口中还调笑道:“菲儿,你醒啦,我刚才来看你还没起,就没叫醒你,先来喂饱我们的宝贝女儿,你可别吃醋啊,等下就轮到你,你还别说,我们宝贝女儿的口交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比当初真是好太多了,呵呵,值得表扬。”

  说着,还用手奖励性的拍了拍陈瑛的头,陈瑛受到鼓励,嘤的一声,吞吐的速度更快了。

  陈绍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眼色震惊,身体似乎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心里却思绪如潮,欲癫欲狂,这还是曾经那两个骄傲不可一世的母亲和姐姐吗?我不在的这三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柳菲原本白皙的俏脸上泛起一丝厌恶,皱着细柳般的秀眉。

  冷冷地看着高东,道:“你怎么过来了?事情刚过去你就不能忍耐几天吗,要是被人发现,我们母女俩以后要怎么见人?”

  高东听到柳菲如此说,也不生气,脸上坏笑着,右手更是伸向了柳菲丰满多肉的肥臀,笑道:“嘿嘿,你也要体谅我下嘛,以前你老公不在的时候,哪天晚上我们三个没睡在一起?昨晚自己一个人睡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哼,看来我调教你的力度还不够啊,我想来就来,想操你们母女就操,还用先跟你申请?”

  说完,啪的一声,右手狠狠地打在柳菲的肥臀上,被紧身热裤包裹着的肥臀顿时颤颤巍巍的抖动着,从抖动幅度上看,可以感觉到她的臀部十分多肉柔软。

  “现在我就要好好操你们母女一顿,庆祝下那死老头终于早死早超生哈哈,想起那天他看见你们和我双飞,气得心脏病突发死不瞑目的样子,我就想笑,太有意思了。”高东一边得意说着,一边就要脱掉柳菲的上衣。

  柳菲的脸色随着高东的话语,越变越苍白,最后一手打掉了高东的手,语气悲伤地低声道:“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他都因为我们而死了……难道这还不够吗?”柳菲泛红的双眼中有着一丝羞愧和发自内心的内疚。

  柳菲和高东的话如一道晴天霹雳,落在陈绍的脑海里。

  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他们的话语一字一句的仿佛刺青一样,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子里,两行泪水慢慢从陈绍眼角滑下,他闭上眼睛,想起父亲慈祥憨厚的笑容,从小对他种种的好,每天工作回家后疲惫的身影。

  下一刻,他仿佛看见了父亲死不瞑目的双眼看着他,让陈绍为他报仇。

  大约过了一分钟,他擦干泪水,睁开眼睛,清秀的脸上面无表情,显得很平静,只是眼中偶尔闪过的寒光,预示着他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

  高东也没想到柳菲那么大反应,也不恼,阴笑道:“哟,现在倒是为你老公着想了,我记得那天你老公发现的时候,你们母女当中你可是叫得最爽的啊……嘶……爽。”话说到一半,高东就被下身的快感淹没。

  只见陈瑛仿佛没有听到高东和柳菲的谈话,全神贯注的帮高东打手枪,粉嫩的舌头舔弄着高东长满黑毛,硕大的肉囊,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指尖不时轻扫过他的屁眼,让高东立马就有了射精的感觉。

  高东连忙把肉棒从陈瑛嘴里抽出,走到柳菲面前,挑起柳菲圆润的下巴,瞧着柳菲柳眉倒竖的表情,轻佻道:“要是不想那个东西给别人看到,就给我乖乖的,不然我一生气,一冲动,到时可就晚了,再说了你也有需要的,不是吗?”

  刚才蹲在地上的陈瑛此时也已爬起,推了推卡在玉鼻上的金色边框眼镜,脸上泛起一片绯红,全身散发着热气,面带桃花的喘息着,也不知是因为情动,还是因为刚才做“运动”累着了。

  她走到高东旁边,温柔的看着他,笑着露出两排雪白贝齿,附和道:“妈妈爸爸主人说得对,如果那个东西传出去的话后果是很严重的哦,反抗主人您以前又不是没有试过,有用吗?像以前一样,我们母女一起服侍主人,多有趣啊。”

  高东奖励的拍了拍她两瓣具有惊人弹性的屁股蛋,陈瑛顿时发出了猫一样,轻声呻吟的哼声。

  陈绍看到这一幕,双拳紧握得发白,然而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只是眼神越加的犀利。

  紧盯着陈瑛,他第一次有了想抽打女人耳光的冲动。

  柳菲眼神悲伤的看着陈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答应你以后会听你的话,但是今天不要在这里做行吗,我儿子还在家要是被他知道了……”

  说到最后,语气更是带着一丝哀求。

  高东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听见我在家里不但没让他感到害怕,陈绍更是从他的眼中观察到了一丝兴奋。

  “原来你儿子回来了啊,话说我也很久没看到他了,如果他知道了母亲和姐姐都做了我的私人母狗,那表情一定很有趣,哈哈,也好,现在也不是时候让你儿子知道他多了个新爸爸,但是在我走之前,我要好好玩玩你的肥奶。”高东邪笑的说道,完全没注意到厨房对面的一个房间细缝里,有一道充满暴怒,杀意的目光紧盯着他。

  柳菲脸上有些迟疑,但在高东威胁的目光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高东眼神淫邪的凑到柳菲玉颈上深吸了一口,顿时喷香扑鼻,仔细的看着面前闭着眼睛任他采摘的性感熟妇,那微微不停抖动的眼睫毛和有些急促的呼吸都预示着她的心里正饱受着煎熬,少许鱼尾纹的俏脸上一片严肃庄严,让陈绍仿佛看到了小时候母亲打他时的神情。

  高东再往下看,雪白的玉颈,圆润的香肩,最后目光落在了柳菲看上去足有36F的丰满肥美乳房上,高东眼中一片痴迷,看了那么多遍了,但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被这一对硕大的奶球给吸引,颤颤巍巍的把柳菲衣服扣子解开,顿时一股浓重的奶香扑面而来,让高东不自主的深吸口气,一脸享受的表情。

  红色奶罩紧紧包裹下的肥奶似乎不想被束缚,大片雪白的奶肉被挤出奶罩,在高东解开奶罩后,可以看见肥美的奶子顿时跳了出来,上下颤抖,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展现出了它可怕的弹性,在奶罩解开的那瞬间,柳菲小声的呻吟了一声,听着像是满足的叹息声。

  “咕噜……咕噜……”高东和屋里的陈绍同时艰难地吞了口口水。

  陈绍虽然很早就知道母亲的乳房十足丰满,但是没想到丰满到这种可怕的程度,他相信母亲的乳房可以完全覆盖自己的脸还有富余,半蹲在门后的陈绍还能隐隐闻到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地奶香。母亲以前是很保守的,就没有穿过低胸的衣服,平时都把她的肥奶子包得紧紧密密,一点缝隙都没有,这还是陈绍第一次看到母亲的乳房,他喘着粗气,像只野兽一样,双眼泛着绿光,贪婪的盯着母亲很有分量的巨乳,半软的肉棒在这时硬得发痛。

  陈绍很想立刻破门而出,把高东暴揍一顿,再甩母亲和姐姐两耳光,但是看着高东玩弄母亲肥美的奶子,又按捺不住看下去的欲望,不断对自己说着再看一会,再看一会。

  肥硕的巨乳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两粒猩红的肥奶头颤颤巍巍的抖动着,奶头四周的皮肤都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柳菲整个人也轻轻颤抖着,还是紧闭着眼睛。

  高东一下子把脸埋进了深深地乳沟里,左右晃动,拿脸拍打着肥硕柔软的奶子,嘴巴还不时擦过顶端樱桃般的奶头。

  看柳菲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一声狞笑张口就把左边的猩红奶头含进嘴里,并不断轻咬着。

  “啊……不要这样弄……恩哼……”柳菲痉挛似的颤抖一下,脸上顿时泛起诱人的潮红,雪白贝齿轻咬红嫩的嘴唇,细柳般的秀眉紧皱,终于忍耐不住,诱人的呻吟求饶起来。

  柳菲感觉到自己胸前传来一阵阵刺激的快感,虽然很讨厌这个正在舔弄她奶子的青年,但是自己的性感带其中之一就是那娇嫩的奶头啊,感觉到青年边像嚼似的嚼着红嫩的奶子,边用厚实的舌苔不时扫过乳跟,柳菲感觉到自己肉穴里已经不争气的涌出一股淫水。

  这时高东有些意犹未尽的吐出奶头,只见原本就红嫩嫩的奶头此时整粒变得充血,上面还残留着一丝高东的唾液,湿润润的,乳跟处还有明显的牙齿印,真是淫秽的一幕。

  高东下身的肉棒已经怒胀得青筋隐现,他向着一边看戏的陈瑛使了个眼色,柳菲还闭着眼睛,所以没看见,陈瑛回了个眼神,微微点头,走到了柳菲身后,一下握住柳菲嫩白细滑的粉臂,把她的双手扣在后背,不得动弹。

  “啊……干什么啊……不要……你不守信用……”柳菲吓了一跳,连忙睁开眼睛,眼神有些慌乱。

  “哈哈,我曾经的朋友,你的儿子现在就在距离我们不到十米的房间里,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吗?恩,在他房间外操着他母亲,想想就刺激。”

  高东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下身挺着黝黑硬挺的肉棒,走到柳菲身后,下身肉棒隔着紧身热裤就挤进了柳菲两瓣丰满多肉的肥臀中间,并用左手紧拽着她飘逸清香的长发往上扬,看着柳菲杏目圆睁的样子,高东一阵淫笑,他最喜欢女人这种不屈不服的表情,让他很有成就感。

  也不顾她的挣扎和陈瑛合力脱下她的紧身热裤把红色的蕾丝内裤拨到一边,按住柳菲的柔软多肉的雪白肥臀,并让陈瑛过来帮他把肉棒抵住大阴唇,对准了柳菲红嫩的肉洞口,就准备发力捅进去。

  而陈绍此时也是很纠结,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看到从小严厉的母亲被别的男人粗暴对待,他就觉得很刺激,有种报复般的快意,现在母亲即将被插入,他更是有一股看下去的冲动,但是良知又让他觉得必须制止高东的插入,否则自己岂不是也变成了对不起父亲的人,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