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米奇与美妮:我的父亲母亲

  我父亲四十二岁,是一名管理级的公务员,外表平凡斯文,带一点正气,平时兴趣为行山与摄影。

  我母亲三十八岁,是一名中文科中学教师,和爸爸一样外表平凡而斯文,虽不算大美人,但一头超长亮丽直发加上书卷味的眼镜,很有书香世代大家闺秀味道。之前一直觉得妈妈过於严肃,经常将人生道理挂在嘴边,说做人绝不能行差踏错,我在家里就经常像她学生般被教训这个那个。

  二人生活很朴素,唯一共通的嗜好,是每个周末晚他俩口子都会丢下我这个独生子一人在家,出外二人世界,都老夫老妻了还这麽恩爱,令人羡慕。

  因此,当我看到网路上这些照片时,我真的无法相信自已的眼睛,因为和现实的误差实在太大了。

  忘了自我介绍,我十六岁,刚升高中,和大多数公务员爸爸和教师妈妈的样办小孩一样,我自小就被教育做人要规行矩步,而我现实中亦做到这点,学业操行都名列前矛,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模样。

  当然我不是说我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坏人,我只是说,我和现实大部份青少年一样,乖学生面具下其实都是满脑子色情。我十四岁已破身,到目前为止干过六个女生,现时和班里三个女同学保持着性关系,而每晚夜阑人静,我喜欢一边上例如群交换妻等一般人认为变态的色情网站,一边打枪,越变态的题材想像空间越大,我越喜欢。

  我好清楚,任何表面正气清高的人,都有其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只是有些人的反差实在太大,你无法从他们日常的外表洞悉其真面目。

  例如我的父亲母亲。

  半年前的某一晚,就和平日一样,作为一个好学生的我飞快完成功课作业之後,快乐的游走於各大情色论坛,而就在一个换妻网上,我看到一个名为“米奇与美妮”的夫妻帐号,发表了一个徵友帖子,文字这样写道:“我们是一对热爱享受的夫妻,年龄四十上下,网聊见面饭局喝酒什麽都可以,志在广交同好交流,交朋友完全没有要求,能否更进一步就看缘份。”然後在文字下面贴了三张裸照,照片内的女人面部有码赛克遮掩,只穿一套有红花边的黑色性感蕾丝内衣,张开双腿摆出像在自慰般的动作。

  我看呆了眼万分震惊,心想:“这个不会是我母亲吧!”照片内的女人身材、发型与面形轮廓和我母亲极度相似,当然世界上有六十亿人,人有相似物有相同不足为奇,只是那套特别的亵衣,我很清楚我母亲也有一套。

  我母亲身为教师,平时衣着洽如其份,一贯的清雅淡朴,就算不认识她的人一看她的装扮,心里都会想“她应该是一个教师”。然而,她却出奇地有一两套性感的衣裙,与及几套极其诱惑的性感内衣,连身为儿子的我间中也会忍不住拿来嗅一下把玩一下。

  虽然感觉很天方夜谈,但那套亵衣与直觉告诉我,相中人的确是我母亲。

  为了证实这一点,我走遍各大情色论坛,搜罗由“米奇与美妮”这对夫妻所发表的一切资讯。发现他们除了发徵友帖外,还发表了很多情色照片,大多是女方一个人的裸照,另外还找到三辑女方和男人联谊性交的照片,两辑照片内女方和一个男人性交,而另外一辑,女方竟然和三个男人群交。

  我看得很清来,照片内的男人全部都不是我父亲,但那个女人,却百份百是我母亲!

  因为照片内女人所穿的五套性感亵衣,全部都可在我家中找到!

  平日在我面前一脸清纯道貌岸然的母亲,经常教训我规行矩步人生道理的母亲,在照片来却是极其淫乱下贱,全身赤裸露出大奶与下体摆出狂野的姿势,她那浅粉红的乳头被陌生男人吮啜,她那只有少许阴毛的阴屄被陌生男人的巨屌插入,还有她那张平日正气凛然爱说人生道理的小嘴,被陌生人的龟头塞得满满!

  那一晚,我全身虚脱,整晚无法入眠,翌朝起来看到父亲母亲和平日一样,一脸正气端庄在看新闻吃早餐,我好像身处外太空般虚浮着,不像身处现实中似的。

  第二晚,我以“杰利”(另一只着名卡通老鼠)的帐号主动联络“米奇与美妮”,告诉他们我是一个身处另一城市的十八岁少年,因为对“美妮”的身躯与风情着了迷,虽然没可能相见,但也想和心目中的神仙美眷交个朋友,以表我对他们的爱慕。

  “米奇与美妮”很大方,不到一小时就回信,留下他们的即时通,还有一张“美妮”阴屄张开的大特写。

  “美妮”的阴屄出奇地很浅色,只有左右两片小翼略为幽黑,上面那丁香肉牙只露出少许,表面因为不知是爱液还是唾液的水份而闪光。我看着这个生我出来的粉红色迷人洞穴,浑身发热血脉沸腾,放在屌上的手只动了数下,就对着萤幕上的阴屄射上大量精液,我拍下照片回传给他们,他们表示相当高兴。

  我自称是他们的粉丝,对联谊这方面向往而毫无经验,不断请教他们很多问题。“米奇与美妮”说从没交过十八岁的小男生作朋友,很高兴我联络他们,也可能我一早说身在另一城市没可能见面的关系,他们对我似乎放下了一切戒心似的,什麽也坦诚相告。我和我的父亲母亲在同一屋檐下,在一墙之隔的两个房间以即时通一直谈到凌晨四时,感觉相当奇妙。

  “米奇与美妮”坦诚他们职业是公务员和教师,却谎称没有子女,二人告诉我,他们发现自已有这种嗜癖太概在五年前,有一天他们在郊外行山遇劫,“美妮”就在“米奇”面前被两个劫匪轮奸了(我当年竟然完全没发觉有这回事)遇到一般人眼中最悲惨的事,出奇地他们并没有太痛苦或受伤的感觉,反而事後大家都承认,当时虽然不是自愿,但老婆在老公面前被奸,老公看着老婆被奸,两夫妻都不约而同感到一种不明所意的兴奋刺激。

  自此之後他们开始在网上寻找这方面的资讯,寻找刺激的源头,才发现原来他们并不孤单,世上很多人都有这种不能向外人道的特殊癖好。

  刚开始时,他们只是以“米奇与美妮”的身份在网上发表“美妮”的春光照给网友意淫,没想到照片一经发表,就收到大量要求交友的来信。他们思想斗争了好几个月,最後取得了共识,而第一次进入联谊这个领域是在三个月後,“米奇”再次目睹老婆在他面前和另一个男人性交合体,当日那种难以言谕的抓狂刺激再次涌上心头,从此就像上了毒瘾般不能自拔,两夫妻对联谊群交乐此不疲。

  现在每个星期六,他们都会约网友见面聚会,用笔记薄交换照片欣赏,通常会让“美妮”给网友摸摸吻吻是必定的事,如果对胃口的话,就找个地方享受人生极乐。

  “米奇”没有上别人老婆的癖好,只想欣赏自已老婆被操,通常都是约一个至三个单男上“美妮”,自已在旁权充摄影师,我问他这些年来“美妮”被多少男人上过,他说没有数过,因为通常都不只一次,按人头计算,大概有五十个。

  那一刻发现自已母亲竟然被五十个男人操过,我足足呆了十多秒无法反应过来。

  那天之後,我经常以一个小粉丝的身份和“米奇与美妮”联系,采索我父亲母亲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米奇”告诉我,可能是教师的关系,“美妮”从前相当保守,令他当年追得非常辛苦,交往了一年千辛万苦哄哄骗骗下才将她半推半就推倒。然而现在的“美妮”,在床上却是一个女神,风情万种意态迷人,和平日的她甚至和从前的她根本是另一个人,他很感谢当年那两个劫匪,让他发现自已真正的老婆其实是个什麽人。

  我问为何能接受别人分享只属於自已的女人。“米奇”说,知道很多男人对自已老婆的肉体着迷,很想和她性交,那感觉很自豪满足;看着自已如珠如宝的矜贵老婆,被一个又一个陌生男人轮奸,看着自已的老婆一脸都是别人的精液,那种酸痛的咬牙切齿快感,没试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

  我问他若将来有子女,如何向他们交代他们的母亲人尽可夫。“美妮”说,那种对不起孩子的内疚,在孩子面前无地自容的羞愧,又是另一种快感。

  “米奇与美妮”似乎真的特别喜欢我,传给我很多从没发表过的照片,那些照片面上的码赛克非常之小,我几乎看清自已母亲的容貌。而其中一辑对手是外国人,一条巨屌至少有八寸长,看着自已的亲妈妈好像一只青蛙般被八寸长的家伙贯穿,她的口张得开开似乎在大叫,眼神还有点反白,这辑最後一张是她开大嘴巴盛满精液,那是足足是我的量三倍以上的精液,母亲那满足的神情,竟然看得我心头暖暖。

  “美妮”还问我想不想看她在镜头前自慰,我当然想,我的亲妈妈竟然想我看她自慰!但因为害怕他要求看我的脸,我只有无奈地以硬件的理由来捥拒。

  某天“美妮”对我说,如果我们在同一城市便好了,她其实很想一试小男生的滋味,她本身是教师,平时看着这麽多刚刚发育一身汗味的男生跑来跑去,有时甚至留意到他们在盯着自己的胸脯,就算在课室上也会情不自禁流出水来。

  当时我不知脑袋坏了还是什麽,竟然告诉她我在她的城市有认识两个同龄的网友,如果她有兴趣,我可以代为联络一下。

  他们很高兴,问我要什麽酬劳,我说给我当晚没码赛克的照片就好了。

  翌朝在学校的午饭时间,我向两个和我最要好的哥儿们家明与志强,用手机展示了“美妮”的春光照,说这是我刚认识的网友,并向他们表示这个女人在找小男生群交。看着我两个好友金睛光眼盯着自已妈妈的裸体,我拿手机的手不断颤抖。

  家明问我:“这麽好康的事为何你自己不上?”

  我告诉他,我对年纪大的女人没兴趣,摆着不吃白不吃,好东西就让给自已兄弟。

  志强边看边说:“这女人真的一把年纪了,奶是大,但有点垂,都不算什麽好东西~~”少年人一贯的口贱。

  我关上手机,表示就按这个意思覆她,二人见状马上慌忙拉着我说不要,说什麽好一餐,不好也是一餐,吃了再算。明明是很想,但依然要嘴贱。

  可能是遗传,听着两个好友这样侮辱自已母亲,我竟然感到浑身稣软。

  跟着的那个周末晚上,我安排了自已两个好友和自已父亲母亲见面,如果合眼缘的话,我的好友将会屌我老母,和我母亲联谊性交,而且是我亲手将自已母亲送给好友干。

  整个晚上,我坐立不安,好後悔这样做,但又好期待将会发生的事,我连饭都没吃,呆呆看着电脑萤幕,却什麽都没看进眼里。

  不知过了多久,萤幕突然有讯息呼唤我,是一条短片录像,我下载来看,一打开,我看到我母亲躺在家明怀中,两人正在舌吻,家明一边吻一边将唾液吐入母亲口中,而她似乎非常受用,闭上眼张开口在迎接,两条舌头难分难解。除此之外有一双手正在搓揉着母亲的奶,好明显那是志强的手。

  一直以来我只看过母亲面容被遮掩的照片,今次终於看到清晰面容,而且更是影片!我的母亲果然和我的好友上旅店联谊,而我的父亲更超额答谢我,用手机即场拍下短片传给我,给我来个“现场直播”!

  两个好友和我同年,和母亲年龄相差廿二岁,看着三个人在湿吻摸奶,我的两个好友正在享用着自已母亲,我一时不知所惜,好像很气愤,又好像在吃醋。

  短片只有几分钟,不一会就播完了,我呆了片刻,又收到第二条片子,这时母亲已脱光躺在床上,而家明和志强一左一右的在吸啜吮弄着母亲的双乳。母亲一脸闲暇,在抚弄着二人头发,就像母亲为儿子喂奶脯乳一般,令我好生妒忌。

  我也好想吸母亲的奶,那对奶原本应该属於我的,我才是母亲的亲儿子,为什麽不是我?我看得妒火中烧,手也不自控伸入裤内打枪。

  吸奶的片子一完,另一条片又到,这是母亲阴屄的特写,远处看到母亲和一人在亲着嘴,而阴屄上有一双手好像在研究女性器官一般,不断在探索着每一部份。挑逗一下小豆,然後又拨弄一下那双小翼,玩够了,两只手指毫不留情一下插入去,和人亲着嘴的母亲也发出了一声哀叫,手指不断抽送,又不断地抠,母亲喉头在持续低吟着。

  两根手指越抠越用力,我看着母亲的阴唇的肉不断被拉入及反出,乳白色的黏液沾满手指,跟着男孩的面门进入镜头,那是家明,他舔了些白黏液,试试味道然後咽下,跟着用舌尖去舔母亲的豆子,最後大口大口的吸,母亲的呻吟也跟着变调,看着自已同学这样品嚐母亲的美玉,我突然感到相当羞耻。

  又一条影片来了,此刻的母亲跪在床上,两根铁般硬的屌不断在磨蹭着她的脸,左边那根大概四寸长,右边那根才厉害,相信超过六寸,这时父亲的声音在片内响起。

  “老婆,你喜欢哪一根?”

  声音来自握机拍摄的位置。

  母亲嗅一嗅两边然後对镜头微笑,父亲对她说:“春袋的气味才是最香浓,嚐嚐春袋吧!”

  母亲听话的将面门埋在春袋位置,嗅完左边嗅右边,还用口去吸,将睾丸含在口内。

  “好味吗?”

  父亲问。

  母亲瞄他一眼说:“年青的味道比你好多了~~”然後直接吞下右边那六寸的家伙,我听到一声呻吟,是志强的声音。

  母亲轮流吸两根屌,不到三分钟,志强毫无预兆的猛烈喷射,喷得母亲一脸都是。

  “对……对不起~~”早泄的志强连忙道歉。

  “你说是第一次,看来是真的哦!”

  母亲没有怪罪,反流露喜悦之色,张口吸食志强龟头上的精液,还用力吸啜马眼,连残留在内的都不放过。

  “老婆,童子精如何?”

  父亲问。

  “太好味了~~”母亲饥渴的将面上的精液拨入口内吞下,这个淫猥模样,我开始怀疑她是否真是我的母亲。

  影片在母亲吃精的时候完结,没多久新一条片子来了,此刻家明已压在母亲身上,以最传统的姿势做爱,他们还亲着嘴。

  终於看到母亲和另一个男人性交合体了,那个还是我的好友。

  他们一直在相拥着,家明一直用力在抽送着,镜头开始慢慢移动,从後对着他们交合着的位置拍摄。我看着家明的屌不断在母亲的穴内抽送,唇肉不断塞入拉出,白液黏液沾满家明的屌,还有透明的水不断流落屁眼位置,再看清楚,家明并没用安全套,他毫无隔膜的在操我母亲。我喉乾舌燥,呆呆看着萤幕,说不出话来。

  跟着的片,是母亲像母狗的趴在床上,这次从後干着母亲的是志强,而家明则在站在床边喂母亲含屌,只有在日本AV才看过的3P场面出现眼前,但此刻却是两个好友在干着我的母亲。

  这时母亲说了句:“脚很累。”

  跟着就转身躺下来,志强将母亲双腿往肩上架起,拉起腰身猛烈抽插,母亲想呼叫,嘴却被家明用屌塞住,只能发出闷哼。

  三人在床上难分难解,这时拿机拍摄的父亲突然说了句:“我不行了~~”然後画面有些颠簸,父亲匆忙跑到母亲面前推开家明,然後将精液射入母亲的嘴里。

  父亲射完後,家明也说了一句:“我也到了~~”就接着父亲对着母亲的嘴射精,母亲的口盛满两人份的精液,露出很满足的表情,对着镜头以舌头搅玩满口精液,然後一次过吞下,更张开空空余也的嘴,对镜头作个V字手势。

  跟着的一条影片连续着之前的战况,志强正面操对母亲,他的面容很痛苦,似要再发泄似的,他对着母亲说:“美妮,我……我要射你!”

  母亲像很惊慌的不断摇头,然後用求援的眼神望向镜头。

  “让他射吧!童子精很补呢!最多明天去吃药。”

  父亲对她说。

  说时迟那时快,志强最後几下强劲冲刺,然後是一阵痉挛抽搐,我知道这一刻,我的好友正在母亲生我的子宫内射精播种,我如打翻五味架般,百般滋味在心头。

  跟着的片段大同小异,二人以不同的姿势轮流奸淫我的母亲,家明一共射了两次,一次在口一次在穴,而志强足足射了三次,最後那次也是射在母亲体内。

  两人完事,不知由谁来接手拍摄,最後是父亲操母亲的影像,他也在母亲体内射精,当父亲离开母亲身体,镜头转向特写母亲的阴屄,那里一片狼籍,被操得张开没法合上的玉洞清晰看见,里面不断有液体流出,有些透明有些乳白,里面混和着三个人的种,一个是我父亲,两个是我好友,看着此情此景,我的裤子也跟着湿透。

  最後一条影片,是手机被固定了,四个人来个赤条条拥抱大合照,母亲在中间,父亲在後面,家明志强一左一右在握着母亲的奶,母亲又再一次对镜头作胜利手势。

  现场直播终於结束,我呆呆看着没变化的萤幕,软瘫在座椅上,四周一片寂静,我喘着气,全身尤如火烧,心跳声连自己都感受到。

  个多小时後,父亲母亲一脸端庄穿着整齐地回到家里,母亲见到我一脸红晕的呆相,竟然反问我在家是否干了羞耻的事!

  母亲严声厉色对我说:“我明白青少年血气方刚,但手淫是不道德行为,而且很伤身子,你要以我们为榜样,学业为重不要行差踏错,否则就抬不起头面对世人,知道吗?”

  我看着母亲一张正气教师脸容,想想此刻她子宫内还灌满三个男人的精液,还有影片内她的肉体与风情,我觉得自己已开始神经错乱。

  星期一回到学校,家明和志强将我带到一边高谈阔论。

  家明说:“前晚你不参与就真是太可惜了,那个美妮年纪是大一点,但真是骚得没话说,我们轮着操她一次又一次,足足操了三小时,她连一次“受不了”都没说过。不过那个米奇更贱得没话说,这世间竟然真有男人喜欢戴绿帽,还要现场看着自已老婆被人操,更要亲自欣赏拍摄留念,这到底是什麽心态?”

  志强说:“我理他什麽心态!别人让老婆给我操当然多多益善,这个星期六我们也已约好了,由现在开始我都不会再打枪,养精蓄锐,那一晚一定要全部内射,搞大美妮的肚子,要她帮我生个便宜货,到时还要她的儿子认我作爸爸呢!哈哈哈!”

  家明回他:“生出来也不一定是你的种,说不定是我的呢!当美妮儿子真的很惨,这麽多人操过他妈妈,都不知叫谁做爸爸好呢~~”志强说:“我们全部都是那龟儿子的爸爸,哈哈~~”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吹嘘那晚怎样操我母亲,不断在侮辱我父亲和我,声音在操场上响起,发出了回音。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