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往事回忆》01-05

                 1

  我出生在70年代末。我的家在一个小镇上,就是南方农村那种很常见的地
方:虽然住民有些密集,但还是比较落后的。

  我爸爸人很聪明,年轻的时候出门在外走江湖,做石匠也做说书先生,力气
很大,能一担子挑700多斤。早年的时候,还曾经做过民兵连长、劳模等等,
常理来说,应该很有作为的。可惜在他年轻的那个时代,社会动荡,生计很难。

  我爷爷是个出名的裁缝师傅,闹鬼子那些年逃难,挑了家私出门不巧被鬼子
抓去做了杂工,后来侥幸被一个尚有良知的鬼子放了出来。奈何家私已光,我爷
爷手又无缚鸡之力,百般弄生计不成,最后竟然在种粟米的时候活活饿死,撇下
了当时才七岁的爸爸。我爸爸七岁就给财主家放羊,后来为了养个自己活命,我
爸爸14岁上就远走他乡做工,直到40岁那年回家,还是光棍一个。

  我妈妈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先嫁了一个男人,20岁上生了一个女儿,过两
年又添一个男孩,夫妻恩爱,丈夫又能干有头脑,本来家庭是很幸福的。谁知道
后来男人犯了遗传性精神病,发作起来了,过不得多久,因为吃镇静药物过量去
了,撇下了妻子儿女。

  后来,经人撮合,她改嫁给了我爸爸,我爸爸比她大了整整12岁,婚后一
年,我出生了。那时候我那同母异父的哥哥两岁,姐姐已经4岁。再过了两年,
又生了我妹妹。

  那时候计划生育已经开始,我妹妹一生下来,管的人就来要罚款,但因为我
家真的是一贫如洗,最后被缴了100块罚钱算是了结。

  我妈妈年轻时很漂亮,我现在都还记得大概在我2、3岁的时候,妈妈抱我
出门,有些人和我打趣,说我象爸爸不像妈妈。

  那时候我就哭了,咿呀的说:“我像妈妈,不要像爸爸,我好看的。”

  时间总是过的飞快,不多时我挣脱了妈妈的怀抱,6岁那年开始读幼儿园。
从前的幼儿园不是现在这样只是托儿所类似,还是为了送孩子到里面学点东西,
以便能顺利上小学。那时候我姐姐和哥哥都已经上了小学,妹妹还小,不懂事,
老是在床上赖着。我爸爸因为家里人口多,除了种田务农之外,还常常出门做零
工。

  有一天下午,我从幼儿园里偷跑回家,想找点东西吃,进了屋发现妈妈不在
家。我到里屋看看,妹妹在床上睡觉呢,我站到碗橱里看看没有什么吃的东西,
有点不高兴。正想着妈妈怎么不在家,刚好听到了灶台后面的小屋里好象有声音
(我家那时候灶台后面有一间小屋子,有门,里面堆着柴草,有时候也在里面养
猪。),我就从门缝里望里面看。

  我看见妈妈在里面光着身子坐在一个大木盆里在洗澡。我妈妈那时候才30
来岁,照理说我一个6岁的小孩子本来也懂不了什么,但那时候我看见了妈妈的
身体后,竟然出现了和成人一样的冲动。当时我看着妈妈的雪白的奶子和下面黑
黑的毛,我的下面不知道怎么了就涨起来了,后来又一边偷看一边用手乱摸着自
己的下面,记得当时摸摸又停下来,很想把门打开进去抱住妈妈,但内心又知道
那不行,又不敢动,再看看,又摸。心跳的很厉害,使劲的憋着气。

  也是很巧,正当我内心挣扎的的很厉害的时候,大门外面有人叫道:“有人
吗?”

  我吓了一跳,赶忙把自己的裤子拉上跑到大门边去看。

  来了一个邻居,看见我在,就问我:“你爸爸在家吗?”我摇摇头,又问:
“那你妈妈呢?”

  我说:“在里面洗澡呢。”

  那人就大声对里面说:“大龙嫂,我想借你家铁锹用一下,好不好?”

  我妈妈在里面听见了说:“你拿去就是了,就在门边上。”

  我忙去找来交给了邻居。

  过一会,我妈妈洗好了出来,砸了我一个爆栗:“你怎么回家来了?干什么
的!”

  我不敢说什么,又跑回幼儿园去了。

  从此以后我对妈妈的身体就着了迷,可以说是每天满脑子里都想着那天妈妈
的身体。妈妈的奶子好大,下面又和我的不一样,又记得有时候晚上睡觉醒来,
迷糊的时候好象看到爸爸压在妈妈身上喘气,虽然不怎么明白是在做什么,但似
乎又有点懂了,心里的那种激动和欲望是一发不可收拾。

  以后我常常偷跑回家,想再有机会偷看妈妈洗澡,可惜都没再能看到了,有
一次我回家,刚好妈妈已经快洗完了就要出来,还差点被发现。

  我家地方很小,里屋就有两张床,因为有四个孩子,所以随便怎么睡床都不
太够。我有时候和爸爸妈妈睡,他们一头,我一头。有的时候也和姐姐他们睡。
四个人一张床,两头睡着,晚上我们四个兄弟姐妹经常用脚踢来踢去的,我和我
哥哥踢的最凶,姐姐和妹妹常常被我们踢哭了。后来我姐姐就叫我和她睡一头,
这样踢起来的时候才不至于一边老是很吃亏。

  我姐姐对我很好,她很懂事,家里的衣服都是她抢着去洗。我贪玩,衣服老
的弄的脏脏的,一回家脱下来就扔在床上,总是姐姐不声不响的拿去洗掉。我爸
爸出去干活,有时候回家会给我们带点糖了什么的吃食,我又贪吃,姐姐也总是
等我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又把她的给了我。要是我有什么委屈什么的,也是一定
是姐姐第一个知道。

  一直以来,姐姐都是很疼我,什么都照顾我,哥哥却很顽皮,不喜欢和在他
看起来性格有点古怪的我做伴(我小时候比较文静,不怎么出去玩。),在学校
里读完书放学了还要去爬树,打弹子什么的。有时候玩的迟了就不回家,就在同
学家睡,或者随便找一个地方就过一夜,开始我爸爸妈妈还常常去找他回来,但
一次又一次这样,也没出过事,也就随他了。

  我妹妹那时候还小,不是哭就是闹,有时候吵起来大家都烦,我们都和她没
什么话能说的。不过我和姐姐在一起就有很多话讲,她常常给我说好玩的事情,
或者讲个故事啦,虽然大多都只是从她课本上找来的不怎么样的故事。不过对于
当时的我来说,已经听的很过瘾了,常常就因为这样,我晚上和姐姐睡的多些。

  可能是我成熟的早点吧,本来是要上幼儿园到8岁的,但我怎么都觉得一起
的小孩子都太幼稚似的,相处不好,又常常和老师闹意见。我7岁就不愿意再待
在那里了,经过考试我7岁上了小学一年纪,和姐姐在同个学校上课。我那时候
比较聪明,一上学成绩就很好,同学都喜欢和我玩,相处的很愉快,朋友多了,
有些事情也就淡忘了些。都说童年是最美好的,我想也是,因为后来我穿梭在学
校和家之间,早上去上课,晚上回家睡觉,时间过的真的很快。

  说来也真是的,虽然我和姐姐哥哥都在一个学校上课,但我们一直都初中毕
业了还没有在学校见过面。我哥哥常常逃课,我不怎么出教室,我姐姐也不怎么
出来,同校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哪个班。

  在我9岁的时候吧,我姐姐上了初中,似乎开始懂了点什么。我个子比同龄
的小孩子要大一些,只是比姐姐矮一点吧。有时候晚上睡觉不知不觉我们两个人
就会抱起来,感觉很舒服,姐姐有时候还会摸我的下面,我也有摸她下面玩。我
们晚上讲话的时间少了,但我们的感情似乎就更好了些。


                 2

***********************************
  我和姐姐到底是为什么会做下乱伦的事情,我自己似乎也没有肯定的答案。

  遥远了的记忆,但时至今日依然深刻,甚至我还会常常想起我和姐姐一次次
的做爱过程。

  一开始也许是年少无知,但后来我们真的无知么?

  我不想鼓动什么,在我的道德观念里面,乱伦也是很难接受的,但我却真的
乱伦了,从前并没有太多的想法。

  但现在,成人以后的我,心里却好压抑。

  做了的事,永远不能后悔,但我就能永远的把内心的秘密埋葬么?
***********************************

  记得那一年暑假,爸爸出门做工几天才回一次家,妈妈带妹妹去了外婆家,
就我和哥哥姐姐在家里。我哥哥不喜欢在家里,白天乱跑,晚上也很少回家睡。
我比较喜欢呆在家里看书,我姐姐又要烧饭,基本上家里就我们两个在了。

  有天下午,天气很热,我和姐姐到田野里玩。我们那个地方离村子不远就是
大片的田和地,水库和池塘很多,我和姐姐打算去摸点螺蛳来家里吃。穷人家的
小孩子,很早就学会去外面弄东西回来了,我也去摸过好几回螺蛳,也比较喜欢
摸来吃,螺蛳肉毕竟比蔬菜要好吃多了。

  我和姐姐一人拿一个洗脸盆,因为太阳很大,还戴了草帽。走了不少的路,
我们找到一口田间的池塘,不是很大,看起来水也脏,应该有螺蛳,边上还有一
个小草棚,可能是从前养鱼的时候住看的人的,但是现在空弃了。

  我姐姐看了看,觉得这个地方不错,就对我说:“弟,我们就在这里摸吧,
你先下去。”我就脱了大短裤拿着脸盆就下了水(那时候我就穿这一件了,衣服
和内裤都没有)。姐姐去那个草棚里也脱了衣服,穿着一件背心和一条花的四角
内裤也下了水(她本来下面穿裙子的)。

  我们都下了水,水不深,我在池塘中间还能站着露出点脑袋来,我姐姐在边
上摸,我就在中间扎猛子下去泥里摸。我姐姐一会就摸了大半盆了,我贪玩水,
螺蛳没摸到多少,到是摸上了几个大歪子(河蚌)。

  到了后来,我干脆把脸盆放到了岸上去玩水了,扎猛子、仰泳,可带劲了。
我姐姐本来也就是带我出来玩,也不在意我摸了多少螺蛳,我不摸了她还是在边
上一点点的搜索着,直到大半个塘都摸过了,她的脸盆也装满了螺蛳,上了岸叫
我也上去。

  我从池塘中间扎猛子上了岸,抓起大短裤就跟姐姐进了那个草棚。姐姐的背
心下面的一半都湿了,我想穿上裤子,姐姐说:“你身上都是水,等下干一点再
穿。”我就没马上穿,站在里面了。那时候太阳大得很,随便站在哪里身上一下
子就会干了。姐姐把脸盆放在一边,在我面前脱了内裤,又把背心也脱了擦了擦
身体,又递给我也擦了一下,然后很快的穿上了裙子。

  不知怎么的,在姐姐穿裙子那一刹那,我看见姐姐光光的下身,我的下面又
涨了起来,忙用手包着,又看着姐姐的奶子,虽然还不能和妈妈的比,但也已经
有一点鼓起来了,一时间我口干舌燥。

  姐姐弄好之后,看见我这个样子,笑了起来,伸手过来要把我的手拉开,我
不好意思的躲开了。姐姐说:“你怎么啦?给我看看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放了手走到姐姐边上:“不知道怎么了,刚才看了你一下,我下面就大起
来了。”

  姐姐似乎很好奇,用手拉住我的阴茎捏了几下说:“你这个东西还真的会大
起来呢,真好笑。”

  我心扑通扑通的跳,脸都憋红了,终于鼓起勇气说:“姐,给我也摸摸你下
面好不好?”

  其实,我们也不是没有摸过,早前晚上睡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摸过对方的
下面玩儿,但就是随便的碰几下玩,也没有互相看过,摸得也不是太认真仔细。
我摸姐姐的时候,就感觉她的下面没有我那根东西,圆圆的,中间有点凹进去罢
了。

  姐姐想了想,没理我,把自己的背心和内裤拧了水出去挂到了草棚子上晒,
然后又走了进来盯着我看。我被她看得怕起来,以为她要打我。不过等过一会才
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

  姐姐对我说:“那我们弄点稻草下来坐在地上摸摸看吧。”我一听姐姐这样
说,开心死了,忙胡乱的从棚子上抓了几把稻草下来,姐姐接了,把稻草弄好铺
在地上,坐了下去,我也马上在姐姐边上坐着。

  姐姐把裙子拉到了腰上露出了下身,分开了腿说:“弟,那你摸啊,姐就给
你摸呢。”

  我激动的把手伸了过去,碰到了她的下面那里,刚开始手都抖了,也没怎么
摸,就胡乱的用手指在那里碰了碰,怕姐姐又不高兴,但姐姐没说什么,好象还
觉得很好笑似的看着我,我也就胆子大了起来,对姐姐说:“姐,你拿我那个东
西拿了好几次了,我一次也没好好摸过你下面,我想看看你下面和我的有什么不
一样,你身子望后面仰仰给我摸好吗?”

  姐姐说好,就稍微的仰起了身体,我爬到了她的对面,在她分开的腿前面跪
了下来。

  姐姐的下面,原来和我的一点都不一样,还没有毛,和妈妈的也不一样。没
有像我一样有一根东西,却在大腿中间鼓起来圆圆的一块,中间有一条细缝,也
是下凹的那种样子,离肛门近一些的那里好象凹得深一些,像是有一个洞口。

  我低着头,试探的用手指在那条凹进去的缝里划着,感觉手指头上碰到的肉
很滑,也说不出来是软是硬,就是摸上去很舒服。我这样摸了一会,姐姐头低下
来看着我摸,看了一会说:“你这样摸来摸去的,都摸什么啦?”

  姐姐伸过手来,拉住我的一个手指,把它按到了那条缝里最凹的那个地方:
“弟,你稍微用点力气按进去试试看?”我试着用了点力气按了一下,发现自己
的手指尖居然有一点按进去了,吓了一跳,又把手拉回来,抬起头看着姐姐。

  姐姐对我说:“弟,我们卫生课上说,我们女人下面有一个洞口叫阴道呢,
是能用来生孩子和弄交(我们那边的土话,意思就是做爱。)用的,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这里。”什么阴道我是不知道,但弄交我听过,好象就是男人压到女人身
上,像我半夜时候看到爸爸和妈妈那样,虽然也不知道实在的是怎么回事,但知
道那就的男人和女人最秘密的事情了。

  我问姐姐:“姐,为什么我的下面和你不一样啊,妹妹的也和我的不一样,
还有妈妈。弄交是怎么回事?”

  姐姐摇摇头,对我说:“我也不怎么清楚,课上说是性交,男人和女人的性
器官放到一起,性器官就是我们的下面,我班上有人说弄交就是把男人的那个放
到女人下面的洞里面去,还会很舒服,我也不知道怎么放进去。”姐姐拉我站在
她面前,两只手拿着我的阴茎玩着,我感觉有点痒痒的。

  我对姐姐说:“姐,我还想摸你那里。”

  姐姐说:“那你就来好好的摸姐姐的老逼(我们那边的土话,就是女人的私
处。)吧。”转头看看地上的稻草,干脆就躺了在了地上,把两条腿分开了。

  我又跪在她的腿中间,这次用手指比较用力的顺着她的那条缝里抠了起来,
慢慢的姐姐的小穴里出了不少水,滑滑的,长长的缝也裂开了一些,好象中间真
的有一个洞一样的东西,那里很软。我用手指朝那个洞里插去,发现能插进去,
真的很好玩,就是不敢真的用力插进去,就是一个手指尖罢了,然后高兴的抬起
头对姐姐说:“姐,你的老逼好象真的有一个洞,我插进去了。”

  姐姐的脸红红的,呆呆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怕姐姐是不要我插
在那里,就把手指拿了出来,姐姐看看犹豫的我,又歪了头听听看看,确定没什
么人在附近,吞了口口水,拉着我说:“弟,你爬到我身上来我们试一下弄交好
不好?”

  我听姐姐这样说,心里真的兴奋极了,想到能和大人一样做那种最秘密的事
了,还是跟我最喜欢的姐姐做,小脸都涨得通红,使劲的点头。我很快的压到了
姐姐的身上,身体一接触那一刹那我又舒服又紧张,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
只是我并不懂怎么样做爱,只是傻傻的压了上去,然后就不会动了。

  姐姐伸手抱住我说:“不是这样的,你还要把你下面的老把(土话,意思是
阴茎。)放进我的老逼洞里才行的。”

  我的阴茎早就涨得很难受,听姐姐这样说我就用手拿住自己的那个对准了她
的小穴放在那里,然后胡乱的顶着,姐姐的那里被我顶的出了很多水,不一会我
的阴茎上都是水淋淋的,顶去的时候感觉阴茎碰到姐姐的那里好舒服好舒服,但
就是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做爱,一直没能插进去,真的很着急。

  姐姐没说话,只是用手压着我的屁股,看起来她好象心里也很慌乱,不住的
看看我,又看看边上。过一会,她轻轻的在我耳朵边说:“你插进我的老逼里没
有?”我说没有,她哦了一声,用手摸了摸我们接在一起的下身,摸了自己的小
穴,又捏了捏我硬着的阴茎,也没摸出什么玄妙来。也是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该怎么样才能把我的阴茎插到自己的阴道里面,才能算真正的“弄交”。

  姐姐又叫我趴下去看看她的小穴的那个洞在哪里,我忙趴下去,跪在姐姐腿
中间用手翻看着,只是现在那里好象被姐姐小穴里涌出来的水弄得粘糊糊的,我
都不确定刚才看见的那个洞一样的东西在哪里。我用手指在缝里面很快的划着,
手指都被弄凹进去好多,姐姐的小穴翻开着,白白的穴缝里都是嫩红红的肉,上
面满是有亮光的淫水,我用手弄的时候,姐姐好象紧张的抖了起来。

  我心里也很紧张,那时候我也知道,要是我们姐弟两个做这个事情被别人看
见了就完蛋了。

  找了一会还是找不到,我的阴茎涨得更难受了,想到顶在姐姐的阴部会舒服
得多,就忙爬到姐姐身上压了上去,用阴茎在姐姐的阴部乱顶,姐姐好象被我顶
得也有了感觉,用手把我的屁股压着,有时候很还很用力。

  我这样胡乱的顶着,感觉自己的阴茎越顶越舒服,身上像有火烧似的,过一
会又感觉好象有什么东西在我的下身憋起来一样,后来越顶越快,姐姐那里也越
来越滑。我的阴茎没来由产生了强烈的快感,觉得尿道里有一点刺痛,然后阴茎
狂跳了几下,好象有什么东西射了出来,舒服得一下子没了力气,身子僵硬的压
在姐姐的身上。

  过一会姐姐摸了摸我们的下身,伸手打了我的屁股一下:“弟,你怎么把你
尿撒在姐的身上了?”

  我爬起来看看,姐姐的阴户上面有几滴比小穴的淫水颜色浓一些白色液体,
看起来很稠。我忙说:“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尿,是老把它自己尿出来
的。”

  姐姐慢慢的坐了起来,用手又摸了摸自己的下面:“好湿,怎么会这样?”
看着我似乎希望我能告诉她,我摇摇头。

  我的阴茎“尿”过以后还是硬硬的涨在那里,不过没有刚开始那样难受了。
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候我的阴茎在小孩子里面算是大的了,有八、九个厘米的样
子。

  姐姐忽然说:“弟,那不是尿,一定是你射精了,书上看过,男人会射精在
女人的阴道里面,然后就会有孩子的。”

  我听了也不是很明白,不知道射精以后为什么“就会有孩子”,也没在意,
不过明白我射出来的并不是脏脏的尿就是了。姐姐那时候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还
没有月经不会怀孕,或者并没想到怀孕这回事,反正那时候她说“就会有孩子”
的时候,表情并没有害怕犹豫的样子。

  我和姐姐坐着互相看着对方,忽然都笑了起来,姐姐又用手使劲捏了我的阴
茎一下:“叫你尿在姐姐身上,不老实。”我也笑着把手伸过去胳肢我姐姐,闹
得站起来抱住了对方互相胳肢,互相痒得大笑。

  忽然,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在我们背后说:“鹃鹃,建建,你
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和姐姐正在闹着,听这话吓了一跳,忙停了下来,转过头一看:是爸爸,
手里拿着榔头、凿子,正看着我们。


                 3

***********************************
  我姐姐一直都对我很好,我们姐弟两个可以说是在四个兄弟姐妹里面感情最
好的。我最听的也是姐姐的话,我父母一直也都认为,我和姐姐性格什么都比较
像,很合得来。

  当然,他们不知道,我和姐姐做的事情,也是有合得来的因素在里面吧?

  性爱这种事情,一尝到了个中的滋味,就很难停止下来了,这和乱伦不乱伦
无关。

  现在自己成熟了又如何?

  姐姐,我其实一直记得的,你的贞洁给了那时候年幼的我!
***********************************

  我吓的说不出话来,要是刚才的事情被爸爸看见了,那这一次一定要打死我
了,只能不做声的看着姐姐。

  姐姐说:“我们出来摸螺蛳呢。”

  爸爸看见边上的脸盆,又看看只穿着裙子的姐姐,放下了榔头和凿子,对姐
姐说:“我今天在这附近采石头,干完活来这里洗澡,想不到见到你们在这里。
很多螺蛳摸起来了,你们先回家去好了,等下爸爸就回来。”

  我和姐姐忙说好的,爸爸疼爱的摸了摸我的头:“日头这样大,都晒黑了,
在家里好些。”又说:“鹃鹃,你回去把螺蛳先炒一盘起来,等一下我回家好喝
酒,饭也烧起来吧。”

  姐姐说:“我会的,爸爸你快点回家。”

  我忙穿上了短裤,姐姐在外面穿好了,我们姐弟两个端着脸盆,就先回家去
了。

  回家的路上,我们都怕死了,姐姐和我悄悄的商量,要是被刚才爸爸已经看
见了怎么办,但直到回家弄好螺蛳,也没商量出什么办法来,只好又接着先烧饭
了再说,两个人想来那时候心里都慌乱的很。谁知道等爸爸回了家,喝了酒吃了
饭,看着在一边吃饭的我们,一个劲夸奖我们乖,会想办法过日子,又叫我姐姐
多照顾我,自己不在家,就怕我过不好。我和姐姐终于放心下来。

  我家的两张床是直的连在一起的,是那种老式的雕花木床,据说一张是我妈
妈从前的嫁妆,一张是我奶奶留下来的。那种床边上有木栏,不会翻出去,只是
有几次我睡不稳,居然也会搞的跌到床下去,半夜又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知道
在哪里就会哭起来,爸爸妈妈听见了就会赶忙开了灯把我抱回床上去,又给我们
把被子弄好。不过我家那时候还没有水泥地,好象跌到地上也不是很疼。

  从那次我和姐姐摸螺蛳之后,我们两个相处的就更好了,晚上是一定要睡在
一起的,那时候妈妈和妹妹还在外婆家,哥哥又不回家睡,我和姐姐晚上说话都
说到很迟,互相讲一些小故事。因为是暑假,又不上课,爸爸也不怎么管我们,
他干活很累,不一会就会睡过去。只是我爸爸不知道,我和姐姐在讲话的同时,
被子下面两个人都在起劲的摸着对方的身体,那时候我对奶子没兴趣,只是摸姐
姐的阴部,姐姐会拿着我的阴茎捏捏搓搓,玩的不亦乐乎。

  这样过了好两天,爸爸工作变的很忙,说是有几天都不能在家睡了,临走交
代姐姐烧饭给我吃,好好整理家里的事情,就出了门。

  那时候家里几乎就是我和姐姐两个人的世界了,哥哥等爸爸出了门,就好几
天没见踪影,也不知道在那里玩去了。我和姐姐基本上一天到晚都呆在了家里做
游戏,打纸牌玩,有时候也会再去摸摸螺蛳,到自家的自留地看看蔬菜什么的。
只不过上次被爸爸一吓,我们在外面再也不敢像上次那样大胆的乱来了。

  那天早上,我和姐姐5点多就醒了过来,天还没大亮,肚子又不饿,就没想
起床。家里就我们两个,什么时候弄吃的也是很随便。于是我和姐姐就在床上说
话,那时候天气也热,我们盖一床薄被子,下面是篾席。

  因为家里就我们两个人,晚上我和姐姐睡觉就没有穿衣服,临睡的时候又彼
此抚摸身体,偷偷的研究“弄交”的事情,只是那几天我们两个研究了很多次,
也试了很好几次,弄的很累,还是没能真正完成做爱这件事情就是了。

  说了会话,姐姐把手放到我的阴茎上捏捏,问我:“弟,你说怎么就弄不进
去呢,难道我下面没有洞的吗?”

  我侧过身子,想了想说:“我那天看见你那里有洞的,就是不知道怎么插不
进去呢,是不是洞太小了找不到,插不了?”

  姐姐把我的手拉到她的阴部叫我摸着,又说:“弟,你再仔细摸摸,看能不
能摸到。”

  我用手指在姐姐的阴部就摸了起来,因为摸了不少次了,我很熟练的用手指
划进了姐姐的那条肉缝里面。

  摸了一会,姐姐的肉缝里变的滑滑的,我和姐姐都没说话了,记得姐姐那时
候很平静的看着我,应该是希望我能早点找到她的逼洞吧。

  我仔细的用手指划着,后来我发现有时候手指往下面划去的时候,姐姐的阴
部会软一些,并且在下面那里出来的水也多些,我试着用手指在最软的那个地方
用了力按了按,居然发现手指插进去了一点。

  姐姐也感觉到了,有些兴奋的说:“弟,你是不是手指插进去了?好象,我
下面有点涨的。”

  我一边摸的时候,阴茎早就硬起来了,手指划着姐姐的肉缝,已经很兴奋,
现在感觉自己的手指插进了一个柔软温暖的小洞,真的很刺激,我说:“姐,我
先看看啊。”

  我把被子掀了开来,手指没动,爬到姐姐的腿间去看。

  姐姐有点不安的看看房间的窗口(我家的床边上有一个小窗子,不是很高,
装着透明玻璃,从外面能看到里面的半张床。),对我说:“要不,我们去爸爸
他们那张床,这里会被人看见的。”

  两张床之间有一道布帘子,姐姐抱住被子,我跟着,钻过帘子到爸爸他们那
张床上去了。这张床有布帘子挡着,外面的人应该是看不见的。

  姐姐放下了被子,躺了下来,低声说:“弟,现在你再插进去看看。”又把
自己的双腿叉的大大的,把整个阴部都露了出来。

  我们姐弟两个,大白天的就这样躲在了家里做这样的“坏事”,其实当时我
们两个都很怕的,只是抗拒不了自己的好奇和欲望。

  我跪在姐姐的腿中见间,看着姐姐光滑无毛的阴部,中见的肉缝微微的张开
着,刚才我手指插的那个地方,似乎真的开着有一个小洞,里面露了些嫩红红的
肉来,只是位置在肛门附近,前几次都没有留意罢了。

  我大胆的用手指又往那个地方插去,这一次插的准,一节手指就捅进去了,
我紧张的和姐姐说:“一定是这里了,姐,我们能弄交了!”

  姐姐也扭头来看看,说:“我看不见,你找到了就好,现在我们试一下啊,
你爬到姐姐身上来,把你的老把放进洞里去。”

  我马上拿出了手指,一下子压到了姐姐的身上,阴茎硬硬的顶住了姐姐的阴
部。

  姐姐伸手下来,拿住了我的阴茎,往自己的阴部凑着,我也一边在看,姐姐
一边凑,一边问我是不是这里,直到凑到了刚才我手指插过的地方,我忙说是这
里了,姐姐就叫我用力。

  我已经憋的很难受了,使劲的把阴茎顶往前面,那时候姐姐的小穴里面流了
很多水,穴口又有些的张开,我这一顶,阴茎顺利的进到洞里面去了,只是才进
去一点点。

  姐姐啊了一声,放开了手说:“进去了吧?下面怎么这样涨。”

  我看了看,真的进去了,有一段进到里面去了,只是外面还有6、7个厘米
露着。

  当时也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心里很兴奋,因为姐姐的身体里
面我真的能插进去。过一会姐姐用手摸了摸,说怎么还有这样长没插进去啊,又
叫我再往里面插插。

  我当时屁股一用力,一下子并没有什么困难的就把阴茎插进去了大半根。

  姐姐咬着牙齿皱着眉,把我抱住了,我没敢再动,姐姐说:“弟,我下面好
痛!”

  我感觉也有点疼的,因为那时候我的阴茎还有包皮包着龟头,刚才一插,拉
动了包皮。只是虽然有点疼,可是姐姐的小穴里面又紧又软的把我的阴茎包着,
也真的很舒服。

  我这样压住了姐姐不动,大概过了好几分钟吧,姐姐不知道怎么了,屁股扭
了扭,我忽然觉得自己的阴茎被刺激的忍不住,又把屁股一顶,整个阴茎差不多
都插进了姐姐的小穴里面,然后就射精了。

  这是第一次把精液射进姐姐的阴道,射精的感觉很剧烈,姐姐也感觉到了,
问我:“弟,你射了?”

  我没力气说话,趴在姐姐身上闭起了眼睛。

  过一会我的阴茎变小了,从姐姐的阴道里滑了出来,感觉身上又有了力气,
阴茎软了之后靠在姐姐湿淋淋的阴部,有一种酸麻麻的感觉。

  姐姐说:“好了没有?下来吧。”

  我从姐姐身上爬了下来,躺到了她边上。

  “姐,我们弄交了!刚才,我的老把全部都插进去了,很舒服的,姐你舒服
不舒服?”我开心的说。

  姐姐看看我说:“我就是有点痛啊,你插进来的时候痛死了,想不到这样痛
的呢。”

  我又问:“那姐你现在还痛吗?”

  姐姐摇摇头:“现在好象不痛了,就开始一下子的,刚才姐姐也有点开始舒
服来了呢,谁知道你就射了。”又用手来摸我的阴茎。

  摸了一会,姐姐说要起来烧饭了,爬起身子一看,说:“弟,怎么篾席上有
血的啦?”

  我凑过头去一看,还真的有,就在刚才姐姐腿中间那块位置,我们都吓了一
跳。

  后来还是姐姐想明白了,自己说女孩子第一次弄交都会流血的,用手摸摸了
自己的阴部,还真的有血粘到手上。当下姐姐忙找了块布把血迹擦干净了,然后
我们起床做饭。

  吃了饭,姐姐又去洗衣服,我也跟着她到塘边帮忙,姐弟两个嘻嘻哈哈的,
很开心。


                 4

***********************************
  谨以此篇献给所有看我文的朋友们,特别感谢帮我顶文的“仰望的羔羊”。

  我有时候会想,我把自己的乱伦经历写出来是对还是错?虽然我早就下了决
心要把这个秘密毫无保留的写出来,但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这是有勇气?还是对压抑的逃避?

  ……请原谅我。
***********************************

  那天我和姐姐第一次完成了性交,下午我们俩个就偷偷在讨论晚上早点睡,
要好好的玩性交。姐姐也许是因为好奇加上觉得好玩,我是已经对性交的舒服有
了感觉,当然希望能和姐姐多来几次最好。

  不过傍晚时候,好几天没回家的爸爸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脸害怕的哥哥。
爸爸叫姐姐做饭,姐姐应了一声就去淘米了,我看着哥哥低着头,没做声的坐到
了凳子上,爸爸也在家里的那张太师椅上坐了下来,脸色很难看。

  爸爸沉默了一会,忽然拍着桌子骂起哥哥来:“大军!你都几岁了,这样不
懂事!放假了一天都不呆在家,家里缺你吃的还是缺你穿的!你为什么要去偷西
瓜!”

  哥哥这几天没见,晒的黑黑的,爸爸骂他,他只是不说话,低着头。

  我已经有点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哥哥在外面的时候肚子饿了,就到人
家的田里偷农作物填肚子。本来,农村的小孩子,在田野里弄点东西吃吃,这是
很平常的,只是我家本来就穷,村子里的人都不太看的起我们。

  爸爸常常教育我们说:人穷,志不能短。也告诉我们,人要脸,树要皮,有
没有钱没关系,主要是要骨头硬,留一个好名声。

  现在哥哥一定是偷西瓜的时候被田主发现了,爸爸是最恨这样的败坏门风的
事情的,一定是觉得太丢脸。

  哥哥不说话,爸爸接着骂:“以为你长大了,能带好弟弟妹妹了,想不到你
还会做这样不要脸的事情!西瓜现在又没有熟,你去偷来吃?还被抓起来!”说
着,又拍起来桌子。

  我和姐姐都怕死了,爸爸发脾气可是很凶的,哥哥又一向都很顽皮,他惹了
事情,爸爸打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打的可厉害了。现在看这样子,爸爸又要动
手教训哥哥了。

  我刚想上去求情,爸爸又拉着脸说:“大军,你怎么就不能和你弟弟一样乖
一点呢?家里就呆不住,作业也不做,你自己好好想想,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
情,我把你脚骨都打断了。”

  等姐姐做好饭,我们一起坐在桌子边上吃饭。哥哥明显是心虚,夹了些菜,
就蹲到门口去吃了。爸爸慈祥的问我们这几天的生活,一个劲的说我们乖,最后
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一元的纸币给了姐姐,说是给我们零花的。哥哥忍不住的
转过头来看,眼色里面有点委屈。

  后来,我知道爸爸也偷偷的给了哥哥一元钱,要他不要不住家,听话点。

  只是可惜,本来我和姐姐准备好晚上好好性交的计划就要泡汤了。有爸爸和
哥哥在,我和姐姐睡觉的时候很安分,一点也没敢乱动。

  等过几天,爸爸又没回家睡觉了,但哥哥晚上倒是早早的就回家来睡觉,虽
然他也会去睡在爸爸那张床上,但到底我和姐姐也不敢在他隔壁弄出声音来,只
是有时候互相摸下面玩儿。

  这样白天我们姐弟三个打打牌(我哥哥很喜欢打牌,还一定要赌钱,不过都
是很小的赌注,又可以先欠帐的罢了。),晚上,两张床睡着,我和姐姐还是会
在被子下面摸着玩,这几天下来,我已对姐姐下面的身体构造有了熟悉的了解,
每次都能很快的找到阴道所在,也常常试着用手指插进去摸弄,姐姐也不拒绝,
只是插了一会,就要拉我的手指出来,然后在我耳边说:“睡觉吧,弟弟。”

  再过了几天,妈妈和小妹回来了,还给我们带回来不少吃的,7岁的小妹,
穿着一件看来是外婆他们给买的新衣服,一个劲的到我们面前炫耀。

  那天晚上,爸爸叫我们四个孩子都睡到一张床上,要我们早点睡。我和姐姐
还是睡一头,哥哥和妹妹一头。晚上我们四个说了会子话,白天实在是玩的有些
累了,都相继睡了过去。

  我不知怎么的,睡了一会又醒了来,迷糊里听到爸爸那张床上有声响。木头
做的床板一下一下的发出轻微的吱吱声,还有爸爸的粗声的喘气,显然还是憋住
没有发出大声音来的。

  爸爸妈妈一定是在性交了,我心里面清楚的很。大人为什么要性交呢?当然
是因为那种感觉很舒服,我也尝试过了,我知道。不知道爸爸和妈妈性交了多长
时间了,我听不见哥哥他们的声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醒着在听呢?

  姐姐睡在我边上,一动也不动,我想了想,把手伸了过去,很习惯的按在了
姐姐阴户上。隔着姐姐的四角内裤,我能感觉出姐姐下面的阴户形状,圆圆的,
鼓鼓的。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拿住了我的手。我想都没想,就知道是姐姐,原来,
她早就醒了。

  姐姐把我的手拉到下面,指挥着让我的手从她的裤管里伸了进去,于是我直
接就接触到了姐姐的阴部了。我用手指在姐姐的那条肉缝里划着,发现那里已经
很湿了,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多的水。姐姐的阴部滑滑的,摸起来很舒服,她
又用手按了按,示意我把手指插进去,然后慢慢的伸过手来,捏住了我的阴茎。

  和以往几次的触摸都有些不同的,因为这一次,我的手指很顺利的就整个插
进了姐姐的阴道中。姐姐阴道里也是滑滑的,我有点好奇,加上姐姐阴道里的肉
儿紧紧的包裹住了我的手指,又是温暖的很,于是比往常更用力的挖摸了起来。

  姐姐的手也没闲着,一直在摸着我的阴茎,把它弄的硬极了。一边感受着手
指上传来的那种不能言喻的快感,我真想压到姐姐身上去用力的和她性交起来,
但又知道不能,哥哥他们就在一边,要是动作大了都会被发现,只能继续的用手
指安慰了。

  爸爸那边还是在喘气,床板的发出的吱吱声也还在继续。姐姐头靠了过来,
我能听到姐姐也在使劲的忍着,实际上她也是呼吸粗重,我又何尝不是?

  那天晚上,一直到爸爸那边的声音停了下来,我和姐姐还在继续着,后来,
姐姐似乎被我的手指插的阴道里流了很多水,颤抖着拉出了我的手指。我根本就
受不了多长那种被姐姐的小手按摩的刺激,不久就头晕晕的在姐姐的手心里射了
精。

  这以后,姐姐好象是尝到了什么好滋味似的,晚上常常会叫我用手指偷偷的
插进她的阴道里,然后我也慢慢的懂得会用手指和阴茎一样做抽插的动作,然后
姐姐也会帮我摸。

  “弟,你手指插进来真的很舒服,我想要是性交的话,一定比这更舒服。”
姐姐在白天的时候悄悄的跟我说。

  其实我也想啊,在用手指插姐姐的时候,我真的都是快忍不住想要用阴茎代
替。可是又不行,因为我们两个知道那样做的话,一定会被发现,那可就什么都
完了。

  日子就这样过着,虽然基本上睡觉的时候我和姐姐都能用手来安慰对方,不
过也有的时候根本连这样机会都没有。比如晚上我们姐妹四个说话说的很迟了,
或者不小心哥哥睡觉的时候伸过来的脚贴着我们很紧,我们也就只能遗憾的睡去
了。

  我家从前有不少的田地,还有一块地种了桃子。那片桃子地蛮大的,有好几
十株桃子,当时是种的什么品种我现在忘记了,不过现在市场上已经没有卖那种
桃子的了。

  农村里种水果的地多,但也怕有人来偷,所以都要人在快能采摘的时候,守
在地里看护。我家的地里桃子也就要熟了,过个十来天就能摘了卖,家里其实实
在是要依托这片桃子卖的钱来维持些生活,比如我们几个小孩子的学费,就能从
里面凑一点。

  那几天爸爸带上了我,拿着一些工具,在那片桃子地中间敲下了几个桩子,
然后用农膜盖了一个小棚子。又用些枝条乱草什么的加固,最后还用了点木板在
里面搭了一张简易的小床。做这些的时候,爸爸一直在和我讲我们这块桃子地的
重要性。

  “建建,桃子过几天就能卖了,可不能让人给偷了,你们几个的学费,我还
指望着这桃子呢。”

  我说:“爸,我知道,就我来看这桃子吧。”爸爸点点头,说这样就乖了。

  那天弄好了棚子,我和爸爸就先回了家。到家以后,爸爸就和家里的人说了
看护桃子的事,说我明天起白天要去桃子地看着,不能乱走,又叫姐姐中午的时
候给我送饭去,晚上他自己会来替我。

  我很高兴,因为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好玩,哥哥又和我玩的不一样,妹妹老
是缠着要我们和她讲故事什么的,很烦的。我又喜欢静,喜欢看书,想到以后能
在那个安静的小棚子里,带上几本课外书好好的看,已经是有点迫不及待的希望
明天快些到了。


                 5

***********************************
  慢慢的写着自己的故事,慢慢的回忆,慢慢的陷入。

  是开心还是痛苦……

  对的,事情很平常的发生了,几乎就和有的朋友想的一模一样。

  等现在回看从前,一切都是迷梦……

  感谢大家看我的文,记挂我的故事。
***********************************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了床,吃过妈妈烧的早饭,兴冲冲的带了几本课外书就到
了桃子地。

  桃子大部分都还没有成熟,但有一些已经露白,看样子,整片桃子成熟的时
间不用多长了。我先在地里转了一圈,查看了一番之后,又顺手摘了几个已经熟
了,但样子不太好看的桃子来。进了小棚子,我坐在那张小床上,拿桃子在衣服
上蹭掉了桃毛,然后就一边吃着一边看起了书。

  书是我找一个家里条件不错的同学借来的,记得是叫《368夜故事》,里
面写着像三个和尚没水喝、狡猾的狐狸、骄傲的孔雀等等这样的小故事。虽然故
事都是很简单,但对那时候的我来说,这样好看的书,我简直是入了迷,我一直
就坐在床边上看着书,棚子外面都没有走出去过。

  地里很安静,可以说的寂静得很,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我心无旁骛,专心的
钻到书中的世界去了。直到姐姐中午的时候给我送了饭来,她的脚步声才惊醒了
我。

  姐姐放下饭菜,告诉我都已经快一点钟了,我才感觉自己有点饿了。姐姐问
我上午有没有别人来过,我说没有。姐姐叫我吃饭,又说:“现在桃子还没都熟
还不太会有人来偷的,弟你要好好看着知道吗,不要只顾着看书。”

  我蹲在床边上扒着饭,心思却还在书上,只想着早点吃完饭,就能接着看书
了。

  姐姐坐在床沿,看着我吃饭,又看见床上有几个我摘的桃子,拿了一个吃了
起来。姐姐一边吃着桃子一边把腿在床沿上一荡一荡的,开始也没觉得什么,可
是这小床不怎么牢固,她的腿荡了一会,床板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姐,你不要晃了,我饭都吃不好了。”我抱怨她。姐姐听了我的话,就没
再晃了,忽然对我说:“弟,你那天晚上有没有听到爸爸那边的声音?”

  我那时候也忽然的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爸爸那张床在吱吱的响,还有他
的喘气声。我点点头,心里有些冲动,但还是接着吃饭。姐姐轻轻的说:“那天
晚上,爸爸和妈妈一定是在弄交了,才会把床弄得发出声音来,你一定也知道,
对不?”

  我吃过饭,姐姐又陪了我一会,收拾了碗筷就回家去了。我一个人接着看护
桃子,听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可疑的声音,又拿起书看了起来。

  可看不了几页,我的心就静不下来了,老是去想那天晚上的事情。爸爸的喘
气声,还有床板发出的那种奇妙的咯吱声,又想起姐姐那柔软的阴部,以及那次
我和姐姐弄交的情形。

  这样心神不宁的想了不少时间,后来觉得自己的阴茎涨得很难受,确定桃子
地里一时不会有人进来之后,我小心的掏出了我的阴茎,然后闭上眼睛,一边幻
想着和姐姐弄交的情形,一边手淫,过一会射了出来,心神才稍微的安宁些,又
接着看书。

  这样过了几天,我都是白天在桃子地里看护,傍晚的时候爸爸来替我,中午
的时候姐姐会送饭来给我,因为要早起,晚上我和姐姐都睡得很乖。有时候姐姐
送了饭来,我吃过以后,姐姐回家没多少事情,我们还去抓田鸡烤了来吃着玩。
后来我干脆就带了一些盐来,实在闷的无聊的时候,就抓几只田鸡点火烤了吃,
抹上盐吃起来,味道还真是很不错。

  五、六天以后吧,桃子已经有不少快成熟,看看就在这几天能摘了卖了。爸
爸要我注意看护,没事情就多在地里面转转:“建建,你到桃地里不要光顾着看
书,多转几圈,这几天桃子就都要成熟了呢。”

  那天我上午就一直在地里仔细的看着,几圈转下来,看到有些村子里的人干
活从地边上经过,夸这片桃子长得好,我就紧张的从地里钻出来,用目光注视着
他们。不过还好,没人来摘桃子。

  中午姐姐送饭来了,问我有没有人来过。我说没有,姐姐说要仔细些,这几
天保不定会有人偷摘。吃了饭,我问姐姐有没有事情做,姐姐说没多少事情。于
是我提议她等下再回家,我们抓几只田鸡来烤。

  田鸡其实就是青蛙的一种吧,只是个头比青蛙小多了,颜色和地里的土很接
近,地里多的是。我和姐姐小心的搜索着地面,看到一只就慢慢的走过去,然后
猛的一扑,一下子就逮住了。抓在手上的田鸡拼命的蹬着腿挣扎着,它身上又滑
滑的,不好拿,我们就把它往地上使劲一掼,它就要不死了,要不就晕了不会动
了。

  我和姐姐开心的笑着,抓了二十来只田鸡,看看差不多了,我去剥皮,姐姐
去收拾柴火。

  我把田鸡拿到地边上的一个小池塘里弄,先捏着田鸡让它白白的腹部朝上,
然后拉住它颈部的皮使劲一拉,田鸡的皮就被撕了开来。剥去皮之后,再开膛清
洗好,把没肉的头部和前肢都去了,用一根带来的细铁丝把干净的田鸡肉穿成一
串,等下就好拿去放火上烤了。

  弄好田鸡,天忽然一下子暗了下来,接着吹起了大风,不让人准备的就突然
下起了瓢泼大雨。我赶忙飞快的跑进了地里,一头钻进了小棚子里面,这时候姐
姐去弄柴火还没回来。

  雨下的真大,就刚才我跑过来这几步路,我身上就给雨浇得湿了,衣服都是
水难受死了。不一会姐姐也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手里抱着一大把树枝和枯草,
全身的衣服湿透了,头发上也都是水,一进来就滴答的往下掉。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的窘样,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姐姐放下了柴火,用手拧
了下头发上的水:“怎么会下这样大的雨啦,回家都不能回了。”

  我衣服也湿了,脱了下来拧了放在床头,也在发愁,雨下的这样大,小棚子
地面又不高,等下不会进水吧?

  姐姐还在抓着衣角在拧水,但是实在是湿透了,那样拧着几乎就是没什么效
果。外面雨又下得很大,小棚子只有一张农膜可以遮住门口,雨水灌着风,还是
有一些会飘进来。只是还好用来搭小棚子的几层农膜都是新的,里面大部分地方
还不担心会进雨,要不可就真难受了。

  雨哗哗的下着,打在简陋的棚顶上很快就汇成了水流冲了下去。从里面望出
去,外面的世界已经都是白茫茫的水,雨水是连着的,像很大很广的幕帘子一样
遮盖了视线,地上已经到处都漫着水,要不是地里有那么多的地沟交错,这水没
地方排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我们的小棚子淹了。

  姐姐问我:“弟,这边不会有人吧?”我想应该是,就说不会有其他人了。
姐姐想了想,对我说:“我们把火点起来,一边烤田鸡一边烘衣服好不好?”我
马上就把姐姐弄来的柴火拿了过来,找一些放在地上,找出火柴点上了。

  我和姐姐脱了身上湿透了的衣服,拧干了水,等我们把柴火弄旺了,我把串
着田鸡的铁丝放到了火头上,姐姐把衣服放在火边上烤着。

  我们面对面的蹲着,做着这些事情,一开始还没什么,等身上干了些,我的
心定了下来,眼睛瞄到姐姐的身上。姐姐光着身子,因为是蹲着,她的双腿分得
很开的,正对着我,平常闭合而不明显的阴部,在这时候却毫无保留的暴露了出
来。看着姐姐光滑无毛的阴户,白净的阴唇,我的心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阴茎一下就涨了起来。

  姐姐也看见了我的身体变化,对我笑笑,没说什么。我低头一边看着眼前姐
姐的身体,一边翻烤着田鸡,末了又给田鸡撒上点盐。

  说真的,现在我回忆起来,当时我的心情是又激动又紧张,好象没什么原因
的,我的眼光再也离不开姐姐的身体,特别是那让我想入非非的阴部,偶尔的站
起来一下,行为也是怪异的,手上找着东西,眼睛却瞄着姐姐的下身。

  衣服烤了个半干,田鸡弄好了。我有点呆呆的说:“姐,我们可以吃了。”
姐姐哦了一声,说衣服也差不多了,等下可以穿了,就和我一起坐到了床沿吃起
了田鸡。

  我一边吃着,一边眼睛还是控制不住的要去看姐姐的阴部。这时候姐姐坐在
床上,两条腿并了起来,阴部就不那么明显了,可是因为她还没成人吧,阴户鼓
得高高的,还是让我看得心跳个不停。

  “弟,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姐姐好象有点发火。

  我忙低下了头,怕姐姐会因为这样骂我,嘴里说:“姐,我们……我们来弄
交好不好?”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