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女神的最终沉沦

  那是中学的时候。1米6的我,只有不到100斤的体重,瘦瘦小小的,带着一副高度的近视镜,因为锻炼比较少,身形也不挺拔。

  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收入微薄,一家人住在一间瓦房里。每天的生活平淡如水,上学放学,温习功课,过着沉闷的日子。

  但在看到她的时候,生命才会变得鲜活起来。她叫林嘉怡,我们的班长,可能是女生发育的早,才中学的她就已经160多的身高,在班级上鹤立鸡群,柔顺的秀发,大大的会眼睛,长长的睫毛,纤细的腰肢,和隐藏在衣服下的鼓鼓的胸部,让林嘉怡成为全班公认的女神。不光长得漂亮,性格也开朗,人缘极佳,又被推选为学生会主席。像一个骄傲的公主,在学校里呼风唤雨,独占鳌头。

  班上按成绩排定座位,我在班级的后排,每天默默的看着前面的林嘉怡动人的背影,偶然间听到黄鹂般清脆的声音,都会让我心情舒畅,要是因为班务和我说上几句话,心里便会十分紧张,面色通红的不知如何回答。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我们住的并不太远,每晚坐在书桌前,透过窗户都能看见远处那幢二层的小楼,二楼上那模糊的身影,正是林嘉怡。为此我还花了几年的压岁钱买了台望远镜,只为远远的看她一眼。

  日子虽然平淡,却也因为林嘉怡的存在而有意义起来。直到那一天的到来,彻底打破了平静,击碎了我心中的幻象。

  那是个周末的下午,被一道基础题搞到头昏脑涨,习惯性的拿出望远镜,按之前的林嘉怡的作息规律,此刻应该坐在书桌前,温习功课。人家可是重点大学的苗子。

  但奇怪的是今天林嘉怡的房间,居然早早的挂上了窗帘,要知道这才是下午啊,日头也盛,十分怪异。透过窗帘间窄窄的空隙,只能望见屋里面的一角,有点昏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就在百无聊赖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间一抹白色出现在那里,看了好久才确定那是肌肤的颜色,而且还在不停的晃动。思索了半天,猛然间如遭雷击,晃动的身体,该不会是……一瞬间,因为激动所有的血液涌上大脑,脸色也变得通红。飞快的拿起望远镜,冲出家门,向林嘉怡的家里奔去。用尽最大的力气飞奔过小路,翻过围墙,甚至还钻过了一个小小的狗洞,才到达她的窗下,剧烈的奔跑,带来的深深的喘息,肺部急剧的收缩,只为获得一点新鲜的空气。匆忙向窗帘的小缝隙望过去。

  不出所料,床上,两具白白花花的躯体,林嘉怡此刻正跨坐在那个男生的身上,不住的扭动着身体,往昔整齐的长发也开始上下翻飞,散乱在空气中。胸前两团大大的玉乳,还有两点嫣红被男人的一双手所覆盖,乳房也不断的在指缝间变换着形状。往昔端庄的面容,此刻变得通红,一双大大的眼睛也微微闭着,十分迷离。

  看到这一幕,我好像被施了定身法,完全无法行动,只能呆呆的看着屋里两个人肉搏。嘉怡好像累了,半趴在床上,男人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一双玉乳在胸前显得大大的,随着男人的动作不住抖动。

  而男人的胸前挂着件龙形的银饰。哦,看到它,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校长的公子,整个中学谁不知道这个张扬的家伙,据说凭借关系,已经被内定保送了大学。帅气的脸庞,富有的身家,还有那无时无刻不带在身上的嚣张的龙形银饰。

  “倒也算是郎才女貌啊!”一丝冷笑挂在嘴角,此刻的声音仿佛两片金属摩擦声,沙哑难听。昔日的女神形象被彻底击碎,同时碎掉的还有那颗单纯的我,心里五味陈杂,眼睛却不肯离开床上分毫。

  抽动还在继续,洁白的肌肤上也出现细密的汗珠。

  胸前的乳头早已傲然挺立,微张的小口更是发出不住的呻吟。

  “啊……啊……用力一点,好爽,好舒服啊。”淫靡的字眼不断的从口中发出。男人起先慢慢的挺动,听到这诱人的呻吟,慢慢加快了速度,更是次次没入到最深处,肉棒进进出出,带出来大量的淫水,还有两片粉嫩的阴唇随动作不住翻飞。暴起的阴茎,像攻城器一样,锤击到最深处的花心。

  “干死你,骚货……啊,真紧啊,小骚b。”

  “嗯嗯……好舒服啊,用力一点,干死我吧。”

  男人猛地抱起林嘉怡,扔在床上,巨大的龟头,顶开阴唇,插入小穴深处,一下又一下,打桩机一样。此刻嘉怡的叫声也大了起来,眉头紧皱,一双手更是紧紧搂住男生的肩膀,雪白的身体猛烈的抽动了几下,随后又软软的倒下。

  男人却还不为所动,依旧狠狠地插入,只是速度越来越快了。双手抓住她的玉乳,用力的揉捏。动作越来越快,林嘉怡迷茫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清醒,推开男生。通红的脸颊,轻声却又坚定的说道,“不要射在里面。”说罢低下身体,红唇含住龟头,不住的吮吸。男人怒吼一声,动作也缓慢了下来。只看林嘉怡的眉头随男人的挺动,紧紧的皱起来,小嘴却还不肯有半点放松。直到男人慢慢抽出肉棒,从嘴上还带出一丝白线,缓缓躺在床上,这时的嘉怡才把嘴里的东西吐在纸上,扔在一边。一双大眼睛,水水的,更是媚的惊人,躺在男人的臂弯里,两人低声说起情话来。

  短短的十几分钟,彻底颠覆了我的整个世界,失魂落魄的走回家,路上还跌了一跤。

  那晚上第一次失眠了,脑子中满是两具白花花的肉体还有林嘉怡那娇媚的,含着肉棒的脸庞。整整自渎了三次,清晨时才沉沉的睡去。

  临睡前却又发出模糊的梦呓,“一定要得到你,我的嘉怡。”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彻底的改变了。每次看到林嘉怡,怯怯的欣赏也变成了淫邪的目光。林嘉怡依然在各种活动上大放光芒,但我看到的只是那个含住肉棒不住呻吟的样子。

  每天的晚上也变的格外难熬,透过望远镜,看到书桌前温习功课的倩影,心中没有丝毫的平静,只想把她推倒,狠狠地插入……疯狂的幻想后,却还是无奈的自读。成绩更是一落千涨,偶尔看到母亲在背后默默的垂泪。

  无数个躁动的夜晚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得到你---林嘉怡。那是个闷热的晚上,习惯性的犹豫了好久,再次坚定了决心,穿好衣服,从窗户中翻了出去,带着匕首走出家门,因为我清醒的意识到正常条件下和林嘉怡是断然没有可能的,也只有这种铤而走险的办法了。伴着清冷的月光,跑到林嘉怡的窗下,透过窗子看到那个熟睡的身影。我犹豫了,几次想要翻窗而入,却在站起的瞬间,勇气消失殆尽。时间仿佛停滞,更是出了一身冷汗,微风一来不禁打了个寒战。让我清醒了不少。

  慢慢的打开窗子,进入林嘉怡的房间。拿出匕首,摇醒她,看着她起先迷糊的眼睛,而后里面充满了恐惧。马上捂住她的嘴,怕她叫出声音来。晃动着手中的匕首,出口的却是沙哑的,金属摩擦般的声音,“别动,要不然弄死你。”

  趁着她惊魂未定,愣住的时候。

  松开了手,“不要叫,敢叫就划花你的脸。”说罢,手便向她的胸前抓去,终于攀上了梦寐以求的山峰,像团棉花,真软。不住的抓弄,揉捏,指尖不时刮过乳头。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林嘉怡的乳头挺立了起来。手又深入到她的睡裙里,迫不及待的摸向幻想了好久的小穴。好软,好热啊,后面用力的揉搓起来感觉林嘉怡要叫出声来,又用匕首抵住她的脖子。她那张开的嘴唇却又闭上了。两行泪水无声的流下。我确管不了那么多了,胯下的肉棒早就涨的不行,粗暴的扯开她的睡裙,猛地插了进去,好舒服啊,小穴里面的肉壁层层叠叠,抗拒着肉棒的到来,那么徒劳,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快感。伴随着肉棒的进入,林嘉怡仿佛任命了一般,放弃了挣扎,眼泪留的更多了,只留下呜咽的哭声。

  肉棒上传来的快感要比自渎大上千万倍,更不住的冲击着我的大脑。双手紧紧握住林嘉怡的乳房,狠狠地揉捏,胯部不住挺动,狠狠地抽插。

  “我终于办到了,我插入了我的女神,我在草林嘉怡,我在干她的小穴。”

  无声的咆哮在胸间回荡,伴随着身上传来的快感,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细细的感受手指上绸缎般的触感,不是捏住上面的小葡萄。两片阴唇随着阴茎不住的抽插来回翻飞。小穴也有淫水流出,变的润滑,抽送的更加顺畅。双手扶住她纤细的腰肢,不住的向胯部拉动她的身体,好让阴茎更深入的进入。

  呜咽的哭声好像小了些,似乎还听到了若有如无的呻吟,只是此刻已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想了。

  臀部不住的大起大落,速度越来越快,忽然间感觉林嘉怡的小穴开始猛烈的收缩起来,一股热流更是打向了龟头,再也忍受不住,最大力的抽插,最疯狂的速度,不管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后背,模糊了双眼。

  林嘉怡仿佛也有所感应啜泣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射在里面,会怀孕的……”求饶苍白无力,回答她的是又一次全根没入,一股股阳精不住的喷射在花心处。过了许久,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看到她此刻她木然的脸庞。穿好衣服,翻窗而走。

  林嘉怡变了,不再像以往那样活跃了,参加的活动少了。浮现在脸上的大多是浅浅的微笑。也许只有我知道那种笑容是强颜欢笑。

  那次之后,她的防备也变的严密起来,再热的天,依旧紧闭着窗子。有几次我都想破窗而入,却怕动静太大惊醒其他人,只能悻悻离开。而个疯狂的夜晚却是深深印在我的脑海,虽然平日我依旧普通,沉默。但我知道自己已经变了。

  多次的失败已经让我气馁,但每次想到那个含住肉棒,大力吮吸的画面。却又固执的认为还有机会,每天晚上做着徒劳的努力。

  直到那天晚上,看到原本紧闭的窗子,露着一点点不起眼的缝隙。

  我就知道,我赌对了。依然是轻轻的翻入卧室。强迫着她褪去身上的衣物,依然是楚楚可怜的话语,依然是两行清泪。但我却清楚的感觉到,面具下面隐藏的,饥渴的肉体,淫荡的内心。

  缓缓的进入湿热的小穴,慢慢的抽插。用了更多的姿势,从背后揉捏着紧致的翘臀,以方便更深入的插入。

  躺在床上,看着林嘉怡在我身上不住的扭动,丰满的胯部更是不是摩擦我的耻骨。

  “嗯……嗯……”还有如有若无的呻吟,林嘉怡也开始不时的配合着我的动作,为获得更大的快感。

  每一次的抽送都把自己的灵魂送入她的身体,那么舒畅,那么自然。

  在要射出时,猛地拔出,插入林嘉怡的小嘴。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任凭我把龟头顶到喉咙,把阳精射到深处,一波波射出精液。

  随后在一边干呕了起来……那一夜整整做了三次,最后在吻她时,还能不时的得到回应……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路上,漆黑的夜晚,只有漫天繁星发着微弱的光芒。嘴角又泛起一丝冷笑,“林嘉怡也不过如此,一旦撕碎了那层脆弱的伪装,看到的不过是具淫贱的肉体。”

  之后我们在黑暗中保持着一星期见一次面的频率,每次做后的几天都是紧闭的窗子,而后某一天窗户上又留了一丝缝隙,等着我的到来。

  女神也从天上坠落,各种淫荡的手段,在她身上也一一尝试。

  直到有一天远远的看到她和校长的公子吵架,随后就林嘉怡便从我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据说是转学了,不久之后学校里便有林嘉怡怀孕的传言。每每看到小男生为了林嘉怡面红耳赤的和八卦女生争论。心里便感觉好好笑。

  之前的自己也是这个样子吧,可能还不如那个小男生,连争辩的勇气都没有呢!

  之后的日子,又变的波澜不惊,而我也习惯了把面具戴在脸上的生活。考入了一所普普通通的二本。毕业后来到广州,找了份最底层的工作,却因为这层面具,在工作中如鱼得水。还混了个小主管当当。

  年底了,年会后带着大大小小的供应商去东莞腐败。这帮喝多了的人,更是放浪形骸,在桑拿里找最贵的姑娘,开最大的房间,毫无遮拦的开始群p大会。

  我也喝了不少,整个人摇摇欲坠。

  依稀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身材依旧完美,只有岁月在眉宇间留下淡淡的痕迹。那具雪白的身体,在几个客户的胯下承欢,疯狂的动作,大声呻吟,毫无顾忌的享受着几根肉棒同时在身体里进进出出。

  看到她舒展的眉头,嘴角边淡淡的微笑,才明白也许这才是她想要的,无拘无束的,毫不掩饰的快乐吧!

  默默的退出房间,点起一根烟,思绪飘回中学时代,人生如只是初见,现在的你还会是这个样子吗?

  而此时此刻,相见不如不见吧!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