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少年时的那些回忆

  我出生在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依稀记得小的时候,这里还会给人一种小渔
村的感觉。

  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个海滨小城市却在新任市长的带领下,以一
种飞一般的速度在快速的发展。很多没见过甚至没听说过的东西逐渐的出现在人
们的眼中,人们从开始的新奇抗拒,逐渐的开始接受,并慢慢的融入到自己的生
活当中,但是正当人们喜悦的发现原来生活可以是这样美好的时候,无情的下岗
大潮又对人们的快乐生活出现了一次最大的冲击。

  无数的人们开始下岗,失业,无数的年轻人开始走上街头成为无所事事的小
混混。而我的少年时期就荣幸的赶上了那个动荡的年代,下面就来写一个我自己
身上发生的少年时的一件荒诞的事情。

  那是1993年的事情,我正在读初中三年级。那个时候初中还没有全市招
考的学校,都是按照你所居住的区域和就读的小学来进行对口分配。我的小学正
好对口两个初中,而当时的分配方式就是由班主任老师来抽签决定自己的班会分
配到哪个初中。而我的班主任老师很神奇的抽到了唯一的一个名额。我们小学4
个班级,3个班级会去一个好一点的初中,那个初中现在也算的上是我们市的一
个小重点了,而我们老师却抽到了唯一的一个去另外一个初中的名额。这也就是
我后来就读的初中,怎是一个差字可以形容。初中部只有4个班级,每个班级最
多40个学生,还带有职高三个年级,只有一座教学楼,楼梯吧校舍分成东西两
部分,东边是职高,西边是初中。楼高三层,正好三个年级。外边一个只有2个
篮球场大的院子,就是我们的操场,还有一大部分被职高占用学习职业技术用。
(职高是汽修)

  我们班集体进入这个学校,而一个班的学生又被分开四分,分别的分到初中
的四个班级,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班级的一个女孩子身上。她的名字叫丽丽,小学
我们就是6年的同学,初中又分在了一起,到了初三那年,我们整整认识了9年,
而且小学时候我们的关系就已经很好,可能是男孩子成熟的比较慢的原因,也或
者是犹豫学校比较混乱,我在当时除了逃课,打架,泡游戏厅桌球室以外,根本
什么都不去想。感觉自己是对男女之事比较迟钝的那种人。

  有一天,闲得无聊,在校外的居民楼门口抽烟,听见楼上传来一阵一阵的粗
重喘息声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不由得走上去想看看是什么事。上去后发现职高
部的一个男生把一个女生紧紧的顶在墙上,脸拱在女生的胸前来回的蹭着,女生
那还略发青涩的乳房暴漏在空气中,粉嫩的乳头已经凸起,低着头按着男生的脑
袋,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她的容貌,使我认不出那是谁。(学校太小,而我们又在
那混了整整三年,不认识的人实在是不多。)

  “我操,你们干嘛那。”看着眼前的一幕,我也不知道当时脑子里想了些什
么,竟然上去一脚踢在那男生的屁股上,并骂道。

  “啊~~~ !”女生见上来人,还是穿着本校的校服,马上把衣服拉拢,然后
低着头从我身边冲了出去。“我操,你他妈谁啊!”男生转过身来骂道。当看见
是我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本人是军人家庭出身,小时候我父亲把我当兵一样
的练,从5就开始每天早上起来跑步,陪父亲练军体拳,到了暑假,别的孩子都
在家里玩,看动画片,而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暑假都是在军营度过的。所以身
体素质相当的好,学校运动会长跑,短跑跳远铅球,各种项目的冠军,打架就更
不在话下,进了初中从初一开始不服高年级的欺负,几次把他们打的屁滚尿流,
他们从校外找来小混混堵我,我给父亲营区的警卫连长打了个电话,来了一卡车
穿迷彩不带军衔的光头大兵,从这以后,我在我们学校也算出了名了。我不欺负
人,但是也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他们欺负别人的时候,只要我从远处走过来,
他们也会马上住手,就这样很多同学都喜欢围在我的身边,当然跟年轻时的大侠
情结也是有关系的。

  “操。以后办这事离他妈远点。”骂了一句后我转身离开。其实说真的,我
当时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啥。别看平时闹的欢实,但是家庭影响摆在那。长
这么大我连三级片都没看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的乳房出现在自己的眼
前。感觉自己脑子晕晕乎乎的,自己怎么走回的教室自己都不知道。坐在座位上,
耳朵什么也听不见,只是不停的出现女孩子那阵阵的娇喘,脑子里浮现的全是那
对裸露在空气中的娇嫩的乳房还有那粉红色的凸起的乳头。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一只冰凉的小手摸上我的额头,我一个激
灵,从幻象中挣脱出来,看见丽丽一只手摸着我的额头,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
我。

  “哦没事,没事。我没事的。”边说着,边握住丽丽的手拉了下来,可能由
于当时还是没有完全清醒,我竟然一直拉着她的手。而她红着脸低下头没有说话,
我竟然一直拉着她的手一直到下课。

  “放手啊,都把我手捏疼了。”丽丽打了我一下说道。

  “啊?~~~ 啊!哦,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像个傻小子一样的对着丽丽,
竟然有点语无伦次。眼睛竟然不是看向她的脸,而是盯在她的胸口。仿佛像是能
透过校服和内衣看到她那刚刚发育的乳房一样。

  “傻样吧你。中午了,走吧,到我家吃饭去。”丽丽边说着边拉着我站起来
往外走。

  丽丽是个单亲家庭,父亲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工伤去世了,她母亲一个人带着
她,为了能养家,用赔偿金买了一台出租车,在那个年代出租车还是比较赚钱的。
但是很辛苦,没有替班这一说法,都是车主一个人开车,那时候也没有现在所谓
的班费,每个月交点税就可以了,所以她家的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她的母亲是
个很漂亮的女人,由于我们从小学就是好朋友,所以经常互相去对方家里玩,跟
她母亲也都很熟悉,当然还是去她家玩的次数比较的多,因为她也比较害怕我那
个当军人的黑脸老爸。她家住的离学校不远,过一条马路就到了,她妈妈雇了一
个小阿姨,每天给丽丽做两顿饭,我家离学校有两站地的路,所以从初中一年级
我就在她家吃午饭。小学的时候我家离学校近,她家离的远,中午基本都在我家
吃,有时候晚上也在我家写作业,一直到她妈妈来接她。

  “你今天怎么了,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吃完饭丽丽边收拾桌子边问。

  “啊?没有啊,我挺好的啊。”我边点上根烟,边回答,就是不敢像平时一
样看着她跟她说话。

  “切~~~ !不愿意说就算了。对了你知不知道,你哥们小伟和咱班的媛媛好
上了。昨天我看见他们放学一起上山了。”丽丽边坐到我对面边对我说。

  “是么,哦。好就好呗。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处对象有什么好,不就是
天天在一起么有什么的啊。”我承认当时的我真的是很呆的那种。根本不知道男
女之事。

  “你是真傻还是怎么的,这都不知道。好了以后就可以在一起干一些事了。”
丽丽诧异的看着我说。

  “干一些事?干一些什么事啊?”我呆呆的问到。脑子里却又再次出现那娇
嫩的乳房。难道这就是男女好上以后要干的事么?我自己不停的思考着。

  “你就呆吧。干山么事还用我说啊,就是干那些平常男女不能干的事呗。”
丽丽脸红的说“不理你了,你个木头脑袋。我去午睡,下午到时间记得叫我,我
可不想像你一样天天迟到,旷课的。你不许睡,帮我看时间。”说完,丽丽回到
房间午睡去了。

  我抽完烟,一看时间还有40分钟才到下午上课,就进到屋里看电视。我靠
在床头,丽丽在我旁边睡着,不时传来匀称的呼吸声。由于是夏天,她午睡就穿
了一件小可爱和一条平角裤,我们那个年代,女孩子一般的贴身内裤都是纯棉的
平角裤,不像现在有着各种的性感内裤。她偶尔的转身让我看见乳头在小可爱上
凸显出的凸点,平角裤紧紧包裹的小屁股,电视演的什么我是一点都不知道了。

  就这样,我脑子昏昏的过了好几天。终于老天送给我这个呆鹅一个彻底明白
男女之事的机会。让15岁的我第一次知道了不是男人和女人亲下嘴就能生孩子
的。

  事情是这样的。其中考试前的一次考试,犹豫平时学习不用功,逃学,打架
玩游戏,所以我考的是一塌糊涂。晚上回到家发现我的黑脸老爸竟然不在,妈妈
一个人在看电视。妈妈还是比较惯着我的,于是走过去弱弱的问我爸爸去哪了,
怎么还没回来。妈妈说你爸爸单位最近要大练兵,说是在一年一度的军区大比武
中没拿到好名次,老爸被比他还要黑脸的上级给熊了,所以回来的要晚,有时候
可能不回来了。我把考试成绩拿给妈妈,妈妈看完以后瞪着比灯泡还要大上几分
的眼睛说“我的小祖宗,你考成这样还敢回来啊。我给你签字,你赶紧出去,去
姥姥家,去奶奶家,去你姨家,姑姑家都行就是别回来,你爸爸心情本来就不好,
看你考成这样还不得扒了你的皮啊。”边说边给我卷子签好字,拿了500块钱
给我。当时的500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你就去你奶奶家,你爸不敢触你
奶奶的眉头。过两天他心情好了你再回来,他要是忙忘了,你就别提考试的事。”
边说边把我推出了门。

  揣着500块钱出了门,心里不由得想起父亲总说我母亲的一句话“慈母多
败儿”看来还是有道理的。但是我现在去哪里呢,我可不想去奶奶家,奶奶虽然
很惯我,但是老人家的唠叨是让我很受不了的一件事。边想着边走,边抽烟边溜
达着瞎想,不知不觉的就往学校的方向走去等自己回过味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距
离学校不远了,自己竟然瞎溜达了两站地。“离丽丽家这么近,就去她家吧。”
边想着边超她家走去。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本来就想要去她家的,还是真
的是偶然的走到那里的,也不管了,既然到了就去吧。

  “你怎么来了?”丽丽开门看见我很是诧异。

  “考试烤糊了,不敢见我爸呗。”我边进来边说道。“你妈还没回来啊?”

  “这才几点啊,她没那么早回来的,你是准备在我家避难啊?”丽丽笑着问
我,递给我一杯水。

  “是啊,实在不知道去哪,走着走着就走到你家来了。”我抽出烟来点上。

  我俩正聊着呢,听见开门的声音,丽丽的妈妈回来了,一看表才8点多。丽
丽感觉很奇怪怎么今天她妈妈回来的这么早呢。以前都是半夜才回来的。

  “阿姨好。您回来了啊。”我跟丽丽妈妈打着招呼。

  “呀,小齐在啊。来找丽丽玩啊。”丽丽妈妈笑着问我说。

  “切~~~~!他是考试没考好,不敢回家。”丽丽边偷笑边说。我红着脸在一
边讪笑着。

  “哈哈~~~~~~!你还跟小时候一样啊。不过话说回来,你爸也真是,真往死
里打你啊就像你不是亲生的一样。哎呀,你们玩吧我得赶紧走了,丽丽你老舅给
我打传呼说你姥姥病了我得回乡下去看看你姥姥,正好小齐在这,你也不用怕自
己在家了,也省的我带你去第二天还得着急往回赶,我就多呆两天了,你们别光
顾着玩了,就快期中考试了,你们也得注意学习啊,你也正好帮小齐补补课。”
丽丽妈妈边说着边穿上鞋子出门了。

  “还是你好,妈妈那么疼你,不像我,还有个爸爸,家都不敢回。”我边靠
到床头上看电视边说。

  “好什么好,你以为我不想我爸爸么?你还有个爸爸管你,我想我爸爸的时
候就只能看照片,你知道么。前两天发生的事,让我难受死了。”丽丽边哭边说
着。

  没想到我无意间的一句话竟然把她说哭了,当时年纪太小,说话太无忌惮。
看见她哭了我也慌神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只能问“什么事啊,让你那么难受?”

  “那天晚上,我起来上厕所,听见妈妈屋子里有声音,我以为妈妈病了想去
看看她,结果我从门缝里发现,有个男人压在妈妈身上正在干那事。”丽丽边说
边哭的更厉害了。

  “干那事?干哪事啊?”我莫名其妙的问到。话说我当时是真的不懂。

  “你说一男一女能干哪事?你成心的吧。”丽丽用力的打了我一下。

  “哎哟……你打我干什么啊,我是真不知道啊,我又没干过,我哪知道一男
一女能干什么事啊。”我边揉着胳膊边回到。

  “你真不知道啊,看你天天在外边跟那些小混混在一起你能不知道?打炮知
道不?”丽丽红着脸瞪着我。

  “打炮到是总听他们说,好像还很兴奋,但是我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哎
~~你也知道啊给我解释解释,打炮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我边看着丽丽边问。

  “滚~~~~我怎么给你解释,我又没做过,我只知道是说男人和女人在干那事,
具体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话。”丽丽脸红红的说

  “不知道就不知道呗,好好,我滚,我滚。”边说着边去柜子里找录像带看。

  两个不知人事的青年男女就这样一起靠在床上看着录像,边说话边看录像时
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的就都睡着了。第二天为了弄清楚到底什么是打炮,我特
意请教了常去的桌球室的老板娘老板娘笑骂着打了我几巴掌,拿给我一盒录像带
说回去看了你就知道了。话说这老板娘也是风骚的很,一个女人在那个年代能自
己撑起一个桌球室,没点东西是不行的。至于我跟这风骚老板娘发生的一些故事,
以后有机会再说给大家听。

  晚上回到丽丽家,吃完饭,等小阿姨走了以后,我对丽丽说了今天的事,并
拿出录像带说我们要不要看看呢。丽丽红着脸点点头说反正也没事,她也很好奇。
于是我们拿了水果和零食靠在床头开始看录像,看了以后才发现,水果和零食全
都白拿了,根本没脑子去吃。

  镜头的开始就是一个欧美的女人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我们面前,丽丽尖叫一声
用被子挡住脸,但是又忍不住好奇的偷偷地看。我紧盯着画面,看到了以前从没
见过的女人的下体,随着男猪脚的进入,慢慢的屋子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有
我的,也有丽丽的。

  我看了下丽丽,只见她满面桃红,小嘴紧紧的抿着,两腿夹紧不停的来回摩
擦着,身子慢慢的靠向我身上。犹豫录像带带来的感官刺激终于让两个未经人事
的年轻人紧紧的抱在一起。我放肆的亲吻这丽丽的嘴,丽丽紧紧的抱着我。衣服
一件一件的从两人的身体上剥落直到一丝不挂。看着丽丽那粉红娇嫩的乳房,看
着那粉红的乳头,我一口含了下去用力的吸允,两手用力的抓摸着。丽丽不停的
娇喘着,仿佛出于本能的我的一直手慢慢的滑落到丽丽的两腿之间,未经人事的
处女地已经一片泥泞,想起片子里的男人,我抬起丽丽的双腿把脸拱到她的两腿
之间去亲吻她那已经湿透了的阴部。一股淡淡的洗衣液的气味和淡淡的香气传到
我的鼻孔中。我用力的舔吸着丽丽的阴部,舔吸着她留出的爱液,吸允这她的两
片粉红色的阴唇,丽丽大声的喘息这,不时的叫出声音来。随着一阵颤抖丽丽用
力的用双腿夹住我的头,只感觉一阵液体从她那娇嫩的阴部涌出,咸咸的味道。

  丽丽双腿张开整个人平躺在床上,好像是很累的样子。我上去抱着她,不说
话。过了一会,她藏在我的怀里,看了几眼电视,仿佛看到什么新鲜事一样的盯
着,我看了一眼,发现换了一个女人正在把男人的JB喊在嘴里,我低头看了一
眼丽丽,丽丽正好抬头看着我。看了我一眼整个人滑到我的身下,吧我涨的老高
的JB喊进了她的小嘴里。瞬间感觉JB被温暖的口腔包围,丽丽边看着录像里
的女人边学,但是毕竟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想想当时牙齿挂的我好疼,但是另外
一种快感却让我有一种快要升天的感觉,只感觉全身都不存在了只剩下那根被含
在丽丽口中的JB,一股火在上下乱窜想要找到发泄的地方,终于这个发泄口被
找到,随着我一声大叫,我的第一股精液射进了丽丽的口中。

  丽丽咳嗽着打着我“你怎么那么坏啊,怎么往我嘴里尿尿啊。”

  “没有啊,我没有要尿尿,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出来了。”我躲也不敢躲。
这时候电视里边的男人在女人口中射精,然后拿出来继续射在女人脸上,我们才
知道原来那不是尿尿。

  我们抱在一起,相互抚摸着。“这就是你说的干那事么?打炮就是这样的么,
真的好刺激啊。”

  我边摸着丽丽的奶子边说,手指不停的捏弄的着丽丽的奶头。

  “好像不是吧,我上次看见那个男人是压在妈妈身上的。”丽丽被我摸的边
哼哼着边回答。

  “是这样的么?”我边说着边看着电视。丽丽抬头看着电视说,对对,就是
这样的,那个男人就是这样压在妈妈身上来回动弹。

  我们边看着电视,我边把丽丽放倒,像电视里一样压上去,看着电视里男人
的JB在女人的身体里进进出出,我却怎么也弄不进去,终于在一番努力中JB
滑到了丽丽的阴道口,她的阴道一收缩紧紧的卡住我的龟头,只感觉被夹的好疼,
丽丽也大喊好疼啊,疼死我了。难道不对?我们俩相识无语,这时电视里边的女
人趴在床上,男人把JB塞进女人的肛门开始用力的抽插。我们相视着,心里的
想法应该是一样的,我们弄错地方了才会疼。(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太可笑了)

  丽丽像电视里一样对着电视趴在床上,小屁股撅起来对着我,粉红的小菊花
绽放在我眼前,菊花下边是被阴唇紧紧包裹的阴道口,犹豫处女的阴唇很紧所以
看不见阴道。我轻轻的抚摸着丽丽的小菊花,犹豫刚才的激情,丽丽下边流了好
多的水,菊花全被淹没,很柔滑,我的手指慢慢的伸进去丽丽轻声的哼了一声。
“疼么?”我问到。“还好,没有前边尿尿的地方那么疼,好像应该是这里。

  丽丽回应着我。我抽出手指把JB对准丽丽的肛门慢慢的用力,由于爱液的
润滑我的龟头很快就插进丽丽的肛门中。

  “啊……”丽丽叫了一声。“怎么了?还是疼么?”“没有,不是疼,是有
点涨,还有点酸麻的感觉,好像要大便一样。”丽丽回答我。“那你赶紧去厕所
啊。”我竟然傻傻的吧JB差在丽丽的肛门里说道。“我不想大便,那有那种感
觉。”丽丽边说着边回头看我一眼。听到丽丽这么说,又看见电视里那外国男人
在女人的肛门里大力的抽插,我用力的把JB插了进去。然后开始抽插,开始的
时候肛门内好紧,没那么容易用力,随着抽插次数的增多感觉越来越顺畅,而且
肛门内好像有好多的皱褶在不停的挂这我的JB,包裹着我的JB,挤压着我的
JB。丽丽也慢慢的哼哼着,很快由哼着变成娇喘。

  我抽插的力度和速度也越来越强,越来越快。终于在一阵大力的抽插中,我
在丽丽的肛门里射出了我告别处男的第二股精液。我们两个人已经精疲力尽,相
互拥抱着,亲吻着慢慢的睡了过去。

  后来的几天时间我跟丽丽到了晚上,就在床上激情的相互亲吻,相互口交,
然后“做爱”。这个做爱是必须打引号的,因为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其实我们是
在肛交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做爱。但是我们却很满足。就这样一直到丽丽的妈妈
回来,也是我在丽丽家的最后一天,发生了一件让我实在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天晚上吃完饭,我来出去溜达了一会,大概6点多,我被丽丽唠叨的受不
了,靠在床头上看书其实根本看不进去。听着随身听里的卡带,看着让我头疼的
一串一串的数字和公式,我的脑子里却全是丽丽赤裸的身体,但是丽丽说了,今
天不把这些个劳什子公式背会就不让我打炮,苦命的我也只能拼命的去看。丽丽
靠在我旁边听着英语磁带,读着英语单词。就在这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男人进
来二话没说就把我从床上拽了下来,抬手就在我头上打了一巴掌,边打边骂我是
小流氓什么的。

  无数次的打架经验让我瞬间从懵懂中清醒过来,15岁的我已经有了175
公分的身高,犹豫从小的锻炼和从小就跟父亲学习军用搏击,我很快的从男人手
上挣脱,当时也没想这个人可能是谁,只知道他在打我,怒气瞬间爆发,几个回
合就把男人打倒在地。这时候才朦胧的听见有叫喊声和哭叫声。

  抬头时看见丽丽趴在她妈妈的身上哭着,她的妈妈抱着她看着我们目瞪口呆,
不知道在喊些什么。逐渐恢复正常的我才听见她妈妈是在喊不要打了。她妈妈把
那个男人拉起来,而那个男人却一把甩开丽丽的妈妈并回手给了丽丽妈妈一个耳
光后开门出去了,我见丽丽和她妈妈都倒在地上,丽丽还抱着她妈妈哭着,怒火
再一次升起,追出门拉住那个男人,继续的又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拳脚落在他的
身上。直到我被丽丽和她妈妈一起拉回家。

  捧着手里的水杯,却没有喝一口水。愣愣的看着丽丽的妈妈在我的对面坐着
流眼泪。丽丽在旁边陪着她妈妈哭。

  “妈妈,那个人是谁啊。他为什么要打小齐啊。他到底是谁啊?”丽丽边哭
边问道。“上次我晚上起来上厕所,看见你屋子里有个男人,是不是他啊?你为
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啊?”丽丽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了。

  “乖女儿,你别问了。妈妈也是没办法,一个女人开出租车有多难,你还小,
不会明白的。”随着丽丽妈妈的述说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男人是这一片一个比较
有名的混混,看丽丽妈妈长的漂亮,身材又好,就想占有丽丽的妈妈。从丽丽爸
爸过世后就一直在纠缠,后来丽丽妈妈开了出租车,他不是撬车牌子,就是卸顶
灯,砸玻璃偷计价器。丽丽妈妈实在受不了了,那天收车在家门口又被那个男人
堵住,说只要丽丽妈妈陪他睡一晚,就不再纠缠她,否则叫她小心她们母女俩。
丽丽妈妈怕丽丽受到伤害,又怕被继续纠缠,车子被破坏一下,一天就等于白干
了,委屈的答应了那个男人。今天她妈妈回来那个男人看见了,又上来纠缠,说
如果不再陪她一次,他就要等丽丽放学的时候对丽丽下手。由于那个男人的一个
亲戚就是本地派出所的,打110抓去也是教育下就放回来,所以他才无法无天
的。丽丽妈妈实在是没办法才带他再次回家。结果看见我在床上靠着,那个男人
本来就对丽丽也有非分想法,看见我怒火中烧,又欺负我是个学生就进来打我。
没想到我这个学生比他还要流氓。

  “小齐,你快走吧。他肯定是要来报复的,他们都是些流氓,你快走,他们
找不到你就没事了。上学的时候和放学的时候你以后得小心了啊。”丽丽妈妈边
擦眼泪边说到。

  “阿姨,我不走。他们要来报复就来好了,再说我要是走了,他们找不到我,
你们以后怎么办,还叫他继续欺负你吗?我不走。”我边喝水边说。

  “好孩子,阿姨对不起你,都是阿姨惹的祸,你快走吧。要是方便,叫丽丽
去你家呆几天吧。”

  “阿姨,你别怕。我不走,我叫他们以后都不敢再来欺负你。”边说着,我
边拿起电话直接打到我爸爸的办公室。

  电话是文书接的,说爸爸带部队出去拉练去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问我有
什么事。我把事情说了一下,他叫我直接给警通连打电话,说警通连没去参加拉
练。我打电话到警通连,警通连的连长就是上次帮我打架的那个,从小是看着我
长大的。以前就是我爸爸的警卫员。他接了电话二话没说带着几个人就到了丽丽
的家,带着我和丽丽的妈妈还有丽丽就去了派出所,中途他给我们那个区的刑警
大队的大队长打了个电话,那个大队长以前是他的战友,也是我爸爸的兵,但是
我一直不知道。早知道我就不用麻烦他了。到了派出所那个男人果然在那,又哭
又叫的叫一个人给他报仇,后来才知道那个人是这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是他的姐
夫。当那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和那个男人看着一个一个红色的证件摆在他们面前时
脸都绿了,由其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也来了。

  在警通连长和刑警大队长的一顿怒骂过后,那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和那个男人
彻底的知道报仇无望了也不敢继续欺负丽丽妈妈了,他们可以不怕警通连长,可
以不怕刑警大队长,但是他们害怕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在我们那个城市很有名的,因为他敢为了老百姓去跟卫戍区司令拍
桌子,然后拉着卫戍区司令去跟市委书记拍桌子。他们知道我就是那个人的儿子
以后,彻底的服软了。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被我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倒霉
的其实是我……

  离开派出所,送走警通连长和刑警大队长后,丽丽妈妈说要谢谢我请我吃饭。
看着丽丽的笑脸和丽丽妈妈那真诚的面孔,我只能答应。丽丽妈妈说好久没下厨
了,别去饭店了还贵,买点菜自己做给我吃结果到了市场,我是一个劲的抢着结
账,老妈给的500块钱还没怎么花呢。买好菜回到家,丽丽妈做饭丽丽又给我
强行按到屋里把书给我叫我背书。自己跑出去偷偷的买了酒回来。她知道我比较
能喝酒,平时也总跟些学校周围的混子们喝酒。(不光部队的能喝,部队家属也
能喝。)

  回来看见我哭丧的脸,抿着嘴偷笑着走到我眼前,调皮的看着我。我无奈的
看着她,眼里满是祈求的神色。她看着我的神情,突然拉起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
里,按在她那还在发育中的青涩的乳房上。我的手瞬间陷入柔软的乳房中。一颗
小小的奶头在手心里慢慢的硬了起来。正当我想把另外一只手伸进丽丽的短裤里
的时候,丽丽幽幽的说“今晚妈妈回来了,你摸摸就好了。”说完起身跑了出去,
帮她妈妈开始端菜。

  “小齐,快来吃饭了。吃完饭再看吧。”丽丽妈妈进来热情的招呼我。拉着
我来到饭桌前,一桌的菜肴,一看就是她妈妈精心烹制而成。“来,阿姨陪你喝
两杯吧,丽丽还小就不叫她喝酒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啊。”丽丽妈妈边说边把
酒给我倒上。“阿姨,你太客气了。我跟丽丽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有事为什么不
早告诉我啊。以后有事你可要跟我说啊,我会保护你们的。”幼稚的我当时也只
能说出这样幼稚的语言。“阿姨谢谢你。来咱们干杯。”丽丽妈妈说着就把杯里
的酒给喝光了。后果就是接连的咳嗽。平时开车的人哪里有那么好的酒量。很快
的2瓶白酒下肚了。我也喝的有点多,丽丽妈妈喝的更多。

  边抹眼泪边叙述这么多年的痛苦,仿佛找到了一个最好的倾诉对象。犹豫当
时喝酒气氛还算不错,丽丽也喝了一些,比她妈妈醉的还厉害,早已经趴在桌子
上睡了。我看时间不早了,只能先把丽丽弄到床上再搀扶着丽丽的妈妈到床上睡
下,然后自己到另外一个屋子躺下。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想着丽丽那
娇嫩的躯体,那柔软的乳房和让我无数次销魂的小嘴和肛门。

  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厕所里有响动,仔细听听原来是有人在呕吐。连忙起身
摇摇晃晃的过去,脑子里只想着是丽丽喝多了在呕吐,接了杯水就进去了。模模
糊糊的看见一个人蹲在马桶旁边,连忙把水递过去,边说“丽丽,喝点水漱漱口,
别咽了。漱完口喝点热水。”就在那人起身接水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那不是丽丽,
是丽丽的妈妈。丽丽妈妈只穿了一条很小的三角内裤,甚至几根阴毛都露在外边,
上身赤裸,一对硕大的乳房垂在胸前,两颗紫葡萄一样的奶头凸显在上边。丽丽
妈妈接过水才发现是我,愣愣的看着我,而我却死死的盯着她胸前那对大奶子。
瞬间的大脑短路甚至让丽丽妈妈都忘记了用手臂去遮掩她那对裸露在外而又暴露
在我眼前的大奶子,只是愣愣的拿着水杯看着我,而此时的我因为酒精的原因和
想了一晚上的丽丽的身体早已经血脉愤张,竟然猛的扑上去抓住丽丽妈妈的奶子
吸允了上去。

  好大,好软,好香,奶头在嘴里好像喊着一颗葡萄一样,这种感觉是我在丽
丽身上所感受不到的。

  我就这样不停的吸允着丽丽妈妈的奶子,边喊着奶头边推着丽丽妈妈往房间
里走。随着哗的一声水声丽丽妈妈被我推到在床上,手里还拿着水杯,水洒了一
地。我想一头失去理智的恶狼一般扑在丽丽妈妈的身上不停的亲吻这,亲吻着她
的耳朵,她的额头,她的嘴。感觉丽丽的妈妈身体从凉冰冰的开始变的火热,人
从错愕的木讷变的开始柔软,手臂慢慢的环住我的背,张开嘴接纳我的舌头的入
侵。嘴里还有一股酒后的酸腐味道,亲吻过后我像孩子一样把头埋进丽丽妈妈的
胸前,两只手用力的抓揉着那一对饱满的大奶子,用力的用手指拉扯,揉捏着丽
丽妈妈的奶头。丽丽妈妈的双腿已经抬起,我用教蹬下了丽丽妈妈的内裤,手摸
下去,茂密的阴毛中间两片大阴唇已经分开,下身的爱液涌出,我用手指蘸着爱
液插入丽丽妈妈的肛门中。丽丽妈妈惊叫一声“哎呀~~~ 那里不行。”边说着边
把我的手拉出来。可能觉得我是个冲动了却什么都不懂的少年,慢慢的扶着我的
JB放在自己的阴道口。

  “那里会疼的。”鬼知道当时我怎么会说出那么一句话。黑暗中看不清丽丽
妈妈的神情,只感觉仿佛是脸上一片的羞红,丽丽妈妈什么也没说,扭动身体找
好位置,手在身后扶着我的屁股一只手扶着我的JB,下身一挺,我涨的坚挺无
比的JB差进了丽丽妈妈已经湿润透了的柔滑的阴道,只感觉无数的肉壁在包裹
住我的JB,这是跟丽丽肛交所从来没有过的感受,丽丽妈妈的阴道想是孩子小
嘴一样不停的往里边吸允着我的JB,我开始随着它的吸允用力的抽插,丽丽妈
妈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嘴里死死地咬住枕巾,身体随着我的抽插来回的晃动,
大奶子不停的上下起伏就像阵风拂过海面时那海浪的波涛一样,我边用力的抽插
边咬住丽丽妈妈的奶头,不停的舔吸着,撕咬着。

  就这样用力抽插好一阵子,丽丽妈妈仿佛是怕我累到,慢慢的扶着我的身体
让我也躺倒在床上,然后自己骑上我的身体,下身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大JB开始
上下的晃动,我只感觉我的大JB连根都插了进去柔软,滑腻,紧凑无数的快感
从下身传来,眼前一对硕大的奶子在晃动,不由得伸出顺手用力的开始抓揉着这
对饱满的大奶子,随着丽丽妈妈身体的起伏,拉着奶头上下的晃动着。丽丽妈妈
开始突然的用力,感觉她的阴道开始用力的收缩,她的身体开始颤抖,奶头更是
变的坚挺的挺立在奶子上,随着丽丽妈妈阴道一阵猛烈的收缩,一股液体冲刷在
我的龟头上,我也被最后的强烈收缩吸出了生命的精华,滚烫的精液喷薄而出,
丽丽妈妈像瘫痪了一样倒在我的身上,下体还一阵一阵的痉挛。

  我把手从腋下伸入继续摸着那一对柔软的奶子,不是的掐一下那葡萄一般的
奶头。丽丽妈妈趴在我的身上任由我玩弄抚摸她的奶子,只是不停的阵阵喘息这。
过了一阵子,我的JB从她的阴道中滑出,丽丽妈妈支起身体看了我一眼,眼中
的神情让我很是迷惑,有羞涩,有怜爱,有少许的愤怒,更多的是说不清楚的迷
惑和无限的风情。她伏下身体把从她阴道中滑出的JB喊如口中,把包皮撸下去,
用舌头开始舔我的整个JB,边舔边又喊如口中,进进出出的,跟录像带里的女
人一样。没多久我的JB就又硬了起来,丽丽妈妈继续的舔着,吸着,喊着,我
想坐起身来抓她的奶子,却被她推倒,自己慢慢的边舔吸着我的JB边转了个身。
整个大屁股裸露在我眼前,我这是才看清楚丽丽妈妈的下身。阴毛中一条裂缝,
两片黑色的大阴唇左右分开着,露出中间一个红色的空洞,在那肉洞的上边是一
个棕色的小屁眼,周围是不规则的褶皱,我用手玩弄着两片黑色的大阴唇,不是
的插进那个肉洞当中来回的抽插,这时我发现在裂缝的顶端有一个黄豆粒大小的
凸起慢慢的顶了起来,我好奇的用手指按了上去,只感觉丽丽妈妈全身一颤,喊
着JB的小嘴用力的吸了一下,我以为她不舒服连忙放开,而丽丽妈妈的颤抖也
随之消失,嘴上的力道也轻了下来。

  边玩弄着丽丽妈妈的下体,边看着丽丽妈妈的屁眼自己很好奇,为什么我跟
丽丽玩的时候前边疼而后边没事,而丽丽妈妈却不让我插进后边却让我插进前边
呢?而且我也没感觉到她疼,反而觉得她很兴奋。另一只手在好奇的支配下,再
次的伸到丽丽妈妈的屁眼上,蘸着阴道中流出的爱液再次插进她的屁眼。丽丽妈
妈马上往前一躲,我的手从她的屁眼和阴道中被抽出,她吐出口中的阴茎,转过
来躺在我的旁边边用手上下推揉着我的JB边看着我说“为什么总插我的后边?”

  “打炮不是就是插那里么?插前边不是会疼吗?”我好奇的看着丽丽妈妈说
道。

  “你是不是跟丽丽做过这事了?”丽丽妈妈突然很惊慌的问道。

  “是的,阿姨。我不想瞒你,我跟丽丽做过了的。”我边说着边低下头不敢
看丽丽妈妈。

  “你就是插丽丽的后边?”丽丽妈妈继续追问我。

  “嗯,是的。我们也不懂,看录像带上是这样的,然后……”我把跟丽丽在
家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丽丽的妈妈。只听见丽丽妈妈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继续
抚弄着我的JB说“你们都还小,很多事情都还不知道,也不该知道。阿姨今天
不怪你,你是个好孩子,是阿姨不好。忘记你还在家了。听阿姨的话以后不要在
跟丽丽做这事了,阿姨知道你血气方刚刚做过了,憋着也难受,想的难受的时候
找阿姨好不好?跟阿姨在一起舒服不?”边说着边边再次转过去俯下身吸允我的
JB,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阴道口上,我顺势插了进去,就这样玩弄了好一会,
丽丽妈妈直接趴到床上,崛起屁股对着我,我用那早已坚挺的JB狠狠的插进丽
丽妈妈那已经张开的阴道里边,一阵猛烈的抽插,直到自己再次射精,丽丽妈妈
用嘴吧我的JB清洁干净后起身离开了房间。一会的功夫听见厕所传来水声,应
该是去清洁下体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丽丽叫起床。说昨晚喝多了,难受呢,妈妈还在睡觉,不
要吵到她我们出去吃点早点然后去上学。我看着丽丽,心里一阵抽搐感觉有点对
不起她,但是我什么也不能说,只能慢慢的起身,随她走出这个家门,慢慢的往
学校走去。之后的日子里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还是跟丽丽无数次的发生关系,
但是我却始终没有破了丽丽的处女之身,还是一直的进行肛交。偶尔的丽丽妈妈
也会给我补偿,让我尝尝真正的性交。就这样一直到我们高中毕业,丽丽出国。
临走的前一晚,丽丽约我出来。跟我说其实她早就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做爱,但
是一直没有跟我说,还是跟我保持肛交的原因,就是因为想让我留着性交的念头
能够不时的安慰一下她的妈妈。我当时呆若木鸡般的看着丽丽,丽丽说她早就知
道我跟她妈妈的事了,那天晚上她就知道了,她看见我跟她妈妈的一切,她哭了,
一直哭到妈妈回到房间,但是她第二天却发现妈妈变的快乐了,随着她慢慢长大
她知道了女人对男人的需要。

  不,应该说是女人对性的需要,所以她才这么做的。

  丽丽走了,两年后她的妈妈也去了她所在的国家。这两年里我跟她妈妈也发
生过无数次的事,直到今天,我还是会经常的想起丽丽和丽丽的妈妈,只是不不
知道今生是否还有缘相见。写这篇文字,不光是单纯的色文,更多的是对这对母
女的思念,无处表达只能把它写出来。不求红心,不求回复,只是想单纯的写出
来而已。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