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难忘性事之那一天,我们的高潮是泪流满面

  那是春节后一个周六的上午,我到之前工作过的公司去拜访老领导。简单聊了几句,另有人来拜访,我就借故出来了。刚好遇到原来部门的同事,不免相互问候,同忆一起共事的岁月。从她口中,我得知不少同事都离开了,阿君也在我离职后一个月左右离开了公司。

  我很失落,心里想着肯定是跟我有关。

  好久没洗车了,上次还是节前洗的。

  车,也是人的脸。像穿衣一样,不一定多高档,要干净整洁,你就是穿着几万块的皮草出门,要是邋邋遢遢的,也不会招人待见。

  当然也有例外。前年认识了一个女友,有一次过节,家人逼着我上门去送礼。

  我不大情愿,倒不是我怕见人,而是根本就跟那女孩子没感觉。我特地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车内车外也整的干干净净,心想着不管怎样,见人总要整利索一点,也是个尊重的意思。对方父母倒是热情的很,留我吃了午饭。她祖母拉着我的手,直夸小伙子不错,又是留我吃晚饭又是塞红包。

  倒是她的一个婶娘让我印象深刻,屁股堆得都变了形,硬是要套一件修身的皮衣,特别是手上几个黄灿灿的戒子,要多俗气有多俗气。吃午饭的时候就不停地对妯娌家的房子品头论足,一会说光线不好,一会说不接地气,连窗帘的颜色都要品一番,敢情按她的意思,干脆就只好推倒重建了。一桌人都低头吃饭,不怎么搭理她。说着说着,她就说到了我头上,问我什么工作,收入几多,说我的车老款了,她们小区一个局长的儿子开一个怎样怎样好看的车……

  我日!我老子要是局长,我在人前就只会开捷达或者santana,就挑最老的款,一口气买十辆,每天轮着开,天天开新车又不失低调。

  我忍。终于,她把不住嘴巴,开始夸自己刚送去国外读书的儿子怎样怎样的,一个估计TOP500开外的院校,我附和着狠夸了几句,就虚心的请教,他的GPA怎么算的,推荐导师是哪个学校的哪一位教授,在国外主修哪个方向,就业前景如何……她马上哑火了。

  儿子哟,对不住了,不是针对你,怪呢就只能怪你这个不识相的妈了……后来,当然是没成。其实,这几年家里人也很操心我的事,好几次下来都没成功。

  这得承认,人家女孩子都不错,是我自己心不诚。总是会不自觉的拿人跟阿君做比较,太活泼的不要,冷言少语的不要,“小白”的不要,有心机的不要,爱打扮的不要,当然比阿君难看的更不要,结果当然是,你不要人家么,人家自然也不要你咯。

  时间长了,我也疲了,去年底,实在是疲于应付,跟一个陆陆续续相处不到半年的女孩子领了证,并定在了今年十一办酒。

  在这里,再啰嗦两句,对象是可以处出来的,只要你有诚心和耐心。为了寻找所谓的真爱,你可以跟很多人去擦爱情的火花,但最终你能选的也愿意伴你终老的就只有那一个人。所以,只要是遇到真心愿意跟你的,就应该坦诚的处一处。

  如果选择了,即使她不是你心里面最理想的那个,或者是以后你又发现了一个更理想的,作为男人,你也要负起责任,主动的营造幸福,爱情的本质还是应该融在柴米油盐里面的。

  不要去相信或者崇拜西方的那套,那本质上就是自私虚伪。在付出惨痛代价以后,他们最终还是要走回正途。你的初恋,你的知己,你当年的一切美好,都可以藏在心里,如果它们刺疼了你,你就藏得再深一点。

  显然,我的心不够大,怎么藏,那点底子都容易冒出来。

  回正题。

  以前出差的时候,我们经常洗车。我还记得那个地方。

  那天还是有很多人过来洗车,要排队。我看到旁边有一家理发店,就想进去修修头发,看来老板今天开门晚,有几个要做头发的女人都在等着,还没开始。

  店里没有男客人,看来大家都还是固守着传统,要等到二月二“龙抬头”的那天。

  老板示意我随便坐,我还没来得及应声,就感到到一双明亮的眼睛在盯着我,是阿君!

  激动?惊喜?愧疚?悔恨?或许都有,我盯着她,嘴唇动了动,没有出声。“过年好!”

  “过年好?!”

  “阿君,你也在这里啊,我正有事要找你,来来来……”几年的社会历练,我世故了,也学会了逢场做戏。

  我几乎是半推半抱,把她塞进了车里,从洗车房拿回钥匙,车也不洗了,脸憋得通红,以最快的速度开出了市区。

  那一天,我们都关掉了手机,两个人就默默地沿着一条国道慢慢的开,节后的公路上很空,都是私家小车。我们就这样一直开出了50多公里。

  开到了D市市界,我调到当地电台。那阵子比较流行让年轻人主动告白的节目,开通热线让年轻人在电波里告白,很受小年轻们的欢迎。那个栏目好像就叫做《大声说出我爱你》,期间穿插着往期的节目录音花絮,很多个声音重复着同样一句话,“我爱你,我永远爱你,你是我的最爱,我会永远守着你” 最后切进来的一句是我只在乎你,接着便是邓丽君的那句经典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阿君好像被打动了,眼眶红红的,她腆起脸,努力的控制自己。我靠边停车,伸出右手帮她拭去眼角的泪,她突然靠过来,趴在我肩上,用力地咬了一口。

  这一次,是真的咬。

  我们特意在近郊公路边的小镇上找了一家旅馆,是一家3层楼的私房改造的。

  这里的人,真正有钱的老板都住在乡下,没钱的只好挤在城里,当然,有钱的银在城里也是有房子的。这一家,就是有钱的人,有钱的好人。有钱人也可以过的很平淡。

  这里前面有院子,后面有池塘。阿君说这里很安静,很有味道,说等到老了,就到这里来。

  我明白,她是想说这里有家的味道。这个春节,她是一个人过的。

  老板娘为人和善,说我们小两口周末的时候一起出来走走,这样很好,她的儿子儿媳整天忙的不着家,周末孩子也不管。我和阿君笑笑,安慰她,儿孙自有儿孙福。

  她热情的邀请我们一起吃午饭,我和阿君客气一下,到镇上去吃了。阿君买了一些蔬菜,说晚上借老板家的锅灶自己做饭,老出去吃麻烦。

  我明白,她心里是什么想法,还是装作很兴奋,哟,好啊,再炖只鸡吧。

  这一天,我们要开心,一定要让她开心,哪怕就一点点也是好的,我告诉自己。

  ……

  音乐频道正在播一支MV,唱的什么我不感兴趣,但里面一个酷酷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阿君,来看,你家在台湾有没有亲戚?你有没有什么失散的姐妹啊?”

  MV里的女孩跟阿君长的很像,尤其是眼神。后来google了一番,得知她的名字叫郭采洁。好像现在也出名了,最近常看到她跟房祖名拍的巧克力广告。“有,就是她,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下?”

  她也想开开玩笑,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她的月事来了。

  她跟我说过她的月事向来很准。

  洗澡的时候,我特意先把热水打开,让雾气充满浴室,才让她进去,这样,会暖和一些。我帮她搓背,她说,嗯,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我帮她搓了后背大腿,肩膀,手臂,她就乖乖的站在那里,张开手臂配合我,她的咪咪还是那么圆润,我看了几眼,没有动手。

  她自己认真的洗了下身,把湿头发在头顶盘好,开始仔细的帮我擦洗,头发,耳蜗,腋下,下身,甚至每一个脚趾,都轻轻的很仔细的擦过。就像,一个老人在照顾老伴。

  躺在床上的时候,她主动吻我,用咪咪从头顶到脚尖一一扫过,扫完正面扫背面。给我口交的时候,也很仔细的从腿根开始,蛋蛋、屁眼都没有落下,很耐心很仔细,甚至每一撮毛毛都用舌尖轻轻扫过。

  直到小弟弟涨的通红,她把垫在床上的浴巾往我身下拉了拉,脱下内裤,又接着口到小弟弟硬的挺挺的,才取出一个安全套,帮我套上。又自顾挤出一些红霉素眼膏涂在了自己的屁屁上,接着就对准了我的枪头,坐了下来。

  一下、两下,没有成功,又涂了一些药膏,扶着龟头顶在菊花心进去了一点点。

  套套一定是她在镇上买菜的时候买的,看来她早已经有了这个打算。“阿君,我们,聊一会好不好?”

  “不要,我要你插我!”

  她攥着肿胀的小弟弟还在努力着往里挤。

  我屏住呼吸,想让JJ软下来,她察觉到了,含着套套就口了起来,直到JJ挺硬。“怎么,今天不是男人了?不想让我爽了?”

  这话有火药味的意思,看来,躲不过去了。

  我翻身把她放倒,把她的腿抬起分开,塞一个枕头在浴巾下面,把屁股升高,让菊花彻底的暴露,然后开始帮她口。

  菊花周边的神经极为敏感,每舔一下,都会有微微的颤动,阿君的呻吟声很放荡,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巴,不消一会儿,她已是娇喘连连,连逼逼里都有水冒出来。

  是时候了。

  我握着JJ开始主动的往菊花里探,一下、两下、三下,逐渐增加力度,寻找着最佳的攻击角度……

  终于,龟头进去了,那种紧紧包裹的快感让我浑身一颤。

  伴着她的呻吟,我加快了速度,但并没有往里面深探,只是进去了龟头一点。

  阿君开始扶着我的腰往里拉,我怎能不知道她的想法,闭上眼,向前一顶,啊她长大了嘴巴,小腹都在颤抖!“插我,我想你插我!”

  我闭上了眼睛,鼻子两翼开始发热,眼眶也开始湿润。努力向前,次次深入……

  我没有去感受快感,就想着尽快射精,尽快结束。

  生理上的快感,是交感神经的兴奋,并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何况是这从未感受过的刺激,很快的,阴茎传来一阵抽动,阿君大声的呻吟,大口的喘着气,手把着我的腰不放,她不想让我射在外面。

  来了!伴着阿君的呻吟,我低低的怒吼一声,深深的顶在菊花里射了……

  初试蜜菊,情和欲两者,情占了绝大部分。

  之前我和阿君做爱多次,并不是没有想到爆菊,一直没有开发,是因为我知道她有一个小小的痔疮。现在她主动提出,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事后,更是深深自责。

  许是过这个年,我并没有怎么休息好,激情过后,我侧身靠在阿君怀里,睡着了。按阿君的话说,睡得很恬静。醒来的时候,我的手搭在阿君的咪咪上,不知道,是我睡梦中主动握上去的,还是阿君把它放上去的。

  而阿君一直没合眼,就这么保持这个姿势,我睁开眼的时候,她在吻我的额头这是她唯一够得着的地方,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眼眉。很舒服,像是儿时妈妈的轻抚,我一时忘情,不舍得醒来。

  ……

  晚饭,阿君做的,我颠颠儿的打下手……

  阿君把我们带回来的,能烧的菜都烧了,九菜一汤。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当地的婚宴,开场就是九菜一汤,然后再陆续上别的菜。当然菜品不一样,是巧合,我多想了吧。

  和善的老板娘和憨憨的老板被我们请上了桌,我们向他们敬酒,祝他们平安康健,就像自家的子女敬长辈一样。

  大妈像是受到了触动,没吃几筷子,就开始用纸巾擦眼角,老大爷拉拉她衣角,憨憨的笑着,“让孩子们笑话。”

  大妈破涕为笑,“我看着这两个孩子就喜欢,你们有空一定要再来啊。”

  她望着我们,像看自己的儿女,“小两口,好好地过日子,你们年轻,日子还长着呢,我看你们不错,不错。”

  “我要你永远记得我……忘不了我!”

  要是我们每次做爱也要有个主题的话,这是今天的主题。

  她的左手攀着我的右手,十指交叉,紧紧地握着。开始疯狂地给我口交,舌头在我的蛋蛋和屁眼之间忘情的舔舐。

  在舌尖冲撞我的肛门的时候,我忍不住叫出声来,“阿君阿君,不要这样,是我我对不住你……”

  阿君捂住我的嘴巴,紧紧地捂着不让我继续说下去,我听到了她低声的抽泣,感到有泪珠滴在我的腿上,我被她的情绪深深的感染,掰开她的手,安慰她不要哭,央求她停下来。

  她没有停,吸住龟头接连几次深深的插进喉咙……

  我眼眶发涩,热泪渐渐涌出。

  她动作越来越狂野,直到我夹紧屁股,阴茎剧烈的上下抖动的那一刻……

  等阴茎停下来,她还是吸着不放,我摸到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她已成一个泪人了!

  嘴角有一丝溢出的精液,她抿进嘴里,我清晰的看着她咽了下去。

  我泪眼模糊,想不出要说些什么,“阿君,不要这样。”

  我起身想要抱抱她,她用力把我推倒,擦擦泪眼,强挤出一丝笑容,“再来!”

  又低下头把小弟弟吸进嘴里,一手套弄,一手按在我的乳头,急速的拨动。我无地自容,翻身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后背,“阿君,是我不好,我可以娶你!”

  她拼命地摇头,转过脸来吻我,“你不会的,我也不会嫁的。”

  我无语。

  是啊,自己真的可以做出这个决定吗?

  ……

  她枕在我的臂弯上,已经平静下来。

  打开手机,脑袋向我靠了靠,拍了几张特写,她看我眼角有未干的泪珠,转过来用唇帮我吻调,又重新拍了几张。

  她不开口,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前奏,是刘惜君版的《我只在乎你》: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无边人海里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在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早已是情不自已,两个人不再压抑,紧紧地抱着,任凭肆意的热泪模糊双眼……

  那个周末,2天,我们一块儿起床,一块儿刷牙,一块儿收拾房间,一块儿出门,一块儿买菜,一块儿帮大妈喂小鸡,一块儿做饭,一块儿吃饭,一块儿洗澡,一块儿做爱,什么都是在一块儿,按大妈的说法,我们一块儿好好地过日子……

  后来的日子里,她一直没有联系过我。我曾几次到遇见她的那家洗车房去洗车,都没能再遇到她。我曾想,如果我在周边细细的打听,或者在附近的主干道上蹲守,肯定能找到阿君,只是想想,我没有那么做。

  我劝自己,随缘吧,别再多情。

  再后来,我去KTV的时候,除了看别人表演,也会借着酒劲主动上台,唱国荣版《当爱已成往事》。

  几次下来,歌词已烂熟于胸,却总是唱不到一半就开始哽咽,虽然走音跑调,却总能把同去的女孩子哭倒大片。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忘了痛或许可以,忘了你却太不容易你不曾真的离去,你始终在我心里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仍有梦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总是为了你心痛别留恋,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