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母亲的背影》3

    我强奸了母亲......



疯也似的逃回房间,坐在床上开始发呆。



突然觉得好恶心,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脑子里面全是懊悔。怎么面对母亲,怎么面对父亲,父亲知道了会不会打死我?现在怎么办?



听到母亲进入卫生间的声音,但是她并没有洗澡,足足十几分钟,她安静的呆在卫生间里。我担心母亲有什么意外,过去敲门。



“妈妈,我错了........"



”........"



“你没事儿吧?”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原谅我一次吧,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我哭了,不停的认错,发誓再也不做这样的事儿了。我是真心的,真心的发誓不会再这样了。



母亲拉开了门,她还穿着那条内裤,她也哭了,哭得很厉害。我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抱着母亲的双腿,哭着请她原谅。她哭得更加厉害,对这我的肩膀狠狠的拍打着



“我怎么把你惯成这样了?!作孽啊!!”



我抱得更紧了,脸贴在母亲的小腹,闻到了一股混合着精液味道的腥臊。突然间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誓言。








     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开始我和母亲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相安无事。现在想想母亲的确娇惯我,我从小就很怕父亲,而母亲更多的时候是帮我躲避父亲的责备。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我敢不顾一切后果的强迫她的原因。



     周末父亲回来,我和母亲的表现都跟平常一样。父亲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晚上我又开始倾听隔壁房间的动静。等了很久之后果然听到了低沉的呻吟声,我又变得兴奋异常,那天晚上的情境不断在脑子里重复。我又趴在了门缝上,黑暗中仿佛母亲趴在床上,父亲从后面压着她,“跟那天我压着她的姿势一样!”



     跟往常一样,事毕听到母亲进入卫生间,我躲在自己房间的门后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阴茎。竖起耳朵听着门外的声音,脑子里面回忆着那天的激情。就在我快要喷射的时候,我从门上的小窗户看到了母亲吃惊的脸!她看不到我躲在门旁干什么,但是从我的表情应该能猜出点什么,吃惊的一愣之后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身回房间了。



     她为什么要来窥探我?为什么?她才到我会偷听他们做爱吗?或者父亲没有满足她?那一夜我发疯似的胡思乱想着。








      第二天一早没等我起床父亲就走了,我走出房间时,母亲在卫生间匆忙的梳头。



“饭在锅里,吃过后把碗洗了。”母亲像往常一样叮嘱之后,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就上班去了。



她好像没有生气,父亲的归来并没有给这个事件带来多少麻烦。她昨晚为什么要来我的房间窥探呢?那天做过之后的那种恶心的感觉没有了,几乎一整天都是硬硬的。我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了,我的誓言已经被击得粉碎。



     母亲回来的很早,宽松的家居服和长裙在我眼里都变得那么性感!那天肉搏了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摸一下她丰满的双乳,真不可思议。她的厨艺真的很棒,今晚她做了我爱吃的豆角炖排骨,我强装着镇定,没话找话跟母亲边吃边聊。吃过饭主动抢着刷碗,焦急地等候着熄灯的时刻。



     母亲仿佛意识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很早就进了房间,而且咔嚓锁死了房门。听到锁门声别提我有多沮丧了,昨晚她来窥探我的一幕让我有了很多幻想,我多么希望是因为父亲无法满足她,所以她想来找我获得安慰。自己太傻了,我一个人傻坐在客厅。没开灯没开电视,傻傻的发呆,不知不觉睡着在了沙发上。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母亲摇醒



“怎么睡在这儿?进屋去睡!”



母亲摇醒了我,转身进入卫生间,“哗~”听到她小便的声音,我刚刚休息一会儿的阴茎再次勃起,我猛地站起身,悄悄地进了父母的房间,在黑暗中爬上母亲的大床,紧张的屏住呼吸。



    母亲没有想到我会在她的床上,你可以想象当她躺下之后发现我的时候那吃惊的表情。她瞪着我,我瞪着她。足足有一分钟,我们都没有说话。



“妈,我难受”我边说边把手伸向母亲的屁股。



她一把推开了我的手,”你那天说什么了?!说过的话被狗吃了?“



”昨晚听到你和我爸做那个,我好难受“



听到我提昨晚的事情,母亲愣住了,



”你有病啊?“她带着羞涩说,“哪有你这样的孩子?”



”妈,让我再摸摸吧,就只摸摸“后来母亲常笑我天生会跟女人耍无赖。



母亲抓着我的手被我反过来捉住,猛地拉到了我的阴茎上。



隔着短裤,她的手掌碰到了我的阴茎,她”啊“了一声,想奋力甩开。



”求求你,妈,你看多硬了,你看看!“



不知是我的哀求起了作用,还是我还算威武的阴茎吸引了她,她的反抗变弱了,手掌软软的放在了阴茎上。



”你不是说再也不这样了吗?说过的话被狗吃了?“



母亲又在问这个问题,从语气看没有很生气,我变得越来越兴奋,我感觉到了胜利的曙光!



我平躺着,母亲侧对着我,突然我伸出臂膀,把母亲揽在了怀里,左手松开了她的右手,握住了母亲丰满的乳房。她真的很丰满,乳房是软的,非常软,没有胸罩支撑,能感觉到明显的下垂。我发现她并没有把右手移开依然放在我的阴茎上。我把嘴凑进她的耳朵,”妈妈,求你了,最后一次“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