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母亲的背影》2

  高中时父亲母亲都非常忙,感觉他们的感情好像也不太好。那一年我16,
母亲40,我开始偷听父母做爱。因为父亲几乎每天都会应酬到很晚,经常都是
喝的大醉被人送回来或是打麻将到凌晨。所以他略带醉意回来心情不错的时候跟
母亲做爱的几率最大。我通常都会竖起耳朵等候那个时刻的到来。父母卧室门上
有一块玻璃,里面挂着挂历,但是挂历两侧有两条缝,这两条缝就是我偷窥的天
堂。即使他们通常都会关灯,但压抑的呻吟声是对我的诱惑是巨大的。当然我的
预测也不是每次都准确,经常都是躲在房间里傻等几个小时。一次微醉的父亲和
母亲进了卧室,迟迟没有关灯,悄悄的凑上去透过窗缝上看到了吃惊的一幕。父
亲平躺着,只能看到下半身,母亲的手在摆弄着父亲软软的阴茎。他的阴茎没有
一点勃起的征兆,而我的却硬的像根铁棍。休息一下再把眼睛凑上去时母亲已经
把父亲的阴茎含在了口中。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她的焦急。好想说“妈
妈让我来吧,看看我的多硬!”再后来父亲翻身压了上去,看不见了,只能听到
母亲低沉的呻吟。平时严肃的母亲竟然会为父亲口交,我兴奋的幻想着母亲为我
口交的情景,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内裤里。忘记经历了多少个这样的夜晚,那段时
间手淫时想的都是母亲的屁股。

  又有一次,等了很久终于传来了压抑的呻吟声,他们房间的灯关掉了,借着
窗外的亮光隐约能看到母亲趴在床上父亲站在她身后,母亲一直在说不行不行轻
点轻点……当时不明白感觉很奇怪,之前没听到过母亲做爱时这么大声说话。可
能有人猜到了,父亲在搞她的屁眼。接下来听到母亲一声惨叫,“艹你妈呀!快
拿出来,疼疼!!!!”竟然听到了母亲的骂人声,父亲一直在喘息声中安慰她,
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是能感觉到他很兴奋。那天搞完之后,母亲冲进卫生间很
长时间没有出来。那天之后我脑海中的母亲又多了一个形象,每天幻想着自己的
阴茎进出她的屁眼。

  机会一不小心就来了。父亲被调入了一个工作组开始下乡,一般一周只回来
一次。家里只剩下我跟母亲两人,每到晚上我在房间里学习,母亲在房间里躺着
看电视,这时我就硬的不行,还像往常一样,边学习,边琢磨母亲在房间里干什
么呢。隔一会蹑手蹑脚的爬到门缝上看看。一天已经过了12点,学习告一段落
准备睡觉时想起去看看母亲在干吗。从门缝看过去房间灯已经关了,不过电视还
开着。电视节目已经没有闪着雪花点。估计她是看着电视就睡着了,

  推门进去关了电视转头看到母亲下身仅穿了一条内裤,一条很大的肉色三角
裤,母亲茂盛的阴毛从内裤的边缘探了出来。看着母亲劈开的双腿,我的阴茎滕
的硬了起来。我迈步动步了,满脑子都是幻想过无数次的跟母亲做爱的情景,母
亲安详地睡着,鼻翼一动一动轻轻的打着鼾,两腿分开一只手放在头顶。不管了,
豁出去了。我来到床边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阴户,隔着内裤也能感觉到母亲的温
热。我紧张的看着她的眼睛,尝试将手从内裤边缘伸进去。我太害怕她醒来了,
还没想好说辞,食指和中指从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我碰到那里了,软软的。我
不敢乱动,就这样左手揉搓着肉棒,右手插在母亲的内裤里。感觉自己快要射精
了,连忙忍住不行,我还要操她呢。右手继续前进,我碰到了她的阴蒂,这就是
阴蒂啊,感觉不小,轻轻的碰了几下,突然母亲开始翻身。急忙把手抽出来,这
时她醒了,猛地她盯着我,看到了我伸在自己内裤中的左手,我慌乱的向后退了
两步说“你怎么不关电视”之后就逃也似地跑回了房间。

  第二天我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母亲也没有问我什么,只是晚上进屋时她重
重的反锁了房门。“完了,她发现了”“不过为什么不问我呢?”“锁门什么意
思?”我痛苦的躲在房间内,没心思学习。早早的关了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过了一会听到母亲开门出来的声音,她推开了我的房门,盯着正在装睡的我。

  “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不想学了。”

  “别胡思乱想,集中精力好好学习,听见没有?”

  “哦,知道了。”

  简短的对话,我知道了她不会怪我,暂时应该也不会告诉父亲了。

  接下来两周相安无事,期末考试结束了,我的成绩下滑很厉害,看着成绩单
母亲沉默了。

  “为什么这么差?你爸爸看了不得打死你?!”

  “最近晚上学不进去。”

  “为什么?你每天脑子里都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

  不知为什么我反倒先发起了火,我想说每天想着你的大屁股我怎么能学进去?
让我搞你一次吧,不搞你我学不进去!

  可是我怎么说的出口,一股无名火反倒撒在了母亲身上。

  “最近心情不好,我也没办法,你让我爸打死我把!!”说着摔门回了房间。

  母亲愣在原地,很长时间才转身去厨房做饭。

  周末父亲回来竟然没有怪罪我考试成绩不好,我也没脸见他躲了两天。星期
一早上父亲开心的走了,母亲对我说:“我对你爸说你考得不错,你给我争点气,
利用这个假期好好补补!”

  母亲帮我隐瞒考试成绩!太让我意外了突然感觉到我跟她有了共同的秘密。
她帮了我!当天晚上,母亲回房没有锁门,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想今天的事情。她
帮我撒谎,让我争气点,她应该已经发现我偷摸她了,今晚没有锁门,她是不是
在暗示什么?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半夜被尿憋醒。去厕所回来,经过她的房间,
我不由自主的推了一下房门,吱呀一声门开了。母亲背对着门口看不出来是否睡
着了,她还是穿着那条内裤,要上盖着毛巾被,我走过去盯着母亲的背影阴茎硬
的发痛。犹豫了一会一咬牙,伸手摸上了梦寐以求屁股。好软的屁股,有些不真
实的感觉,像梦中一样。

  “你到底想怎样才能好好学习?”

  突然母亲的声音惊呆了我,她没有睡。

  她并没有转过来,还是背对着我。

  “我好想摸摸你,妈,对不起,我忍不住。”

  “知道你这个年龄好奇,其实没什么,你不去想就行了。”

  盯着母亲的背影,听着她的教诲我突然爆发了。

  “求你了妈妈,让我好好摸一次吧,就一次,我保证好好学习。”

  我的手攀上了她的屁股,而且伸进了内裤里面。好光滑的大屁股。

  “你干什么,彪了这孩子彪了”母亲开始挣扎,可是一且比我想象的顺利的
多,我一用力就把她的内裤退到了膝盖。雪白的屁股对着我,挣扎着想坐起来,
我整个身体压了上去,把她压成了趴下的姿势。

  嘴贴在母亲的耳边不停的乞求,“就一次,就摸摸,我好好学习。”我伸在
下面的双手贪婪的抚摸着她光滑的屁股。中指向下伸进了母亲的阴道。母亲喘着
粗气不停的吼“你滚出去,你滚出去。”我不理她,手指慢慢的抽插,后来变成
两根,母亲的反抗越来越弱,阴道也湿润起来。母亲机械的重复着“滚出去”我
看到她闭上了双眼,我决定行动,用上身和左手压住母亲,右手褪去了内裤。她
立即感觉到了我的肉棒,她又开始挣扎,不过并不强烈。我把下体压在了她的屁
股上,阴茎深深的嵌在屁股沟内。

  “你彪了,真的彪了,放开我,快点!”

  我磨梭着下身,试图探入母亲私处,可是她禁闭双腿,我无论如何都挤不进
去,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累得我满头大汗。突然,我的右腿分开了她的膝盖,
整个身体挤进她两腿间的一瞬间,我的阴茎插进了一个湿润的地方。我的第一次,
我操了我妈!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说了句“艹你妈呀”。这让我想起了父亲插入她
屁眼那一瞬间。我变得兴奋无比,屁股开始拼命耸动,没多大会儿一股股精液喷
涌而出。

  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我们就这样趴着,任凭我的阴茎滑出她的阴茎。过了
好久,我爬起来,找张纸帮母亲清理了一下,“对不起妈妈,我先回去了”。她
并没有理我。


***********************************





母亲的背影2
   高中时父亲母亲都非常忙,感觉他们的感情好像也不太好。那一年我16,母亲40,我开始偷听父母做爱。因为父亲几乎每天都会应酬到很晚,经常都是喝的大醉被人送回来或是打麻将到凌晨。所以他略带醉意回来心情不错的时候跟母亲做爱的几率最大。我通常都会竖起耳朵等候那个时刻的到来。父母卧室门上有一块玻璃,里面挂着挂历,但是挂历两侧有两条缝,这两条缝就是我偷窥的天堂。 即使他们通常都会关灯,但压抑的呻吟声是对我的诱惑是巨大的。当然我的预测也不是每次都准确,经常都是躲在房间里傻等几个小时。一次微醉的父亲和母亲进了卧室,迟迟没有关灯,悄悄的凑上去透过窗缝上看到了吃惊的一幕。父亲平躺着,只能看到下半身,母亲的手在摆弄着父亲软软的阴茎。他的阴茎没有一点勃起的征兆,而我的却硬的像根铁棍。休息一下再把眼睛凑上去时母亲已经把父亲的阴茎含在了口中。看不到她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她的焦急。好想说“妈妈让我来吧,看看我的多硬!”再后来父亲翻身压了上去,看不见了,只能听到母亲低沉的呻吟。平时严肃的母亲竟然会为父亲口交,我兴奋的幻想着母亲为我口交的情景,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内裤里。忘记经历了多少个这样的 夜晚,那段时间手淫时想的都是母亲的屁股。
   又有一次,等了很久终于传来了压抑的呻吟声,他们房间的灯关掉了,借着窗外的亮光隐约能看到母亲趴在床上父亲站在她身后,母亲一直在说不行不行轻点轻点。。。当时不明白感觉很奇怪,之前没听到过母亲做爱时这么大声说话。可能有人猜到了,父亲在搞她的屁眼。接下来听到母亲一声惨叫,“艹你妈呀!快拿出来,疼疼!!!!”竟然听到了母亲的骂人声, 父亲一直在喘息声中安慰她,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但是能感觉到他很兴奋。那天搞完之后,母亲冲进卫生间很长时间没有出来。那天之后我脑海中的母亲又多了一个形象,每天幻想着自己的阴茎进出她的屁眼。
    机会一不小心就来了。父亲被调入了一个工作组开始下乡,一般一周只回来一次。家里只剩下我跟母亲两人,每到晚上我在房间里学习,母亲在房间里躺着看电视,这时我就硬的不行,还像往常一样,边学习,边琢磨母亲在房间里干什么呢。隔一会蹑手蹑脚的爬到门缝上看看。一天已经过了12点,学习告一段落准备睡觉时想起去看看母亲在干吗。从门缝看过去房间灯已经关了,不过电视还开着。电视节目已经没有闪着雪花点。估计她是看着电视就睡着了,
     推门进去关了电视转头看到母亲下身仅穿了一条内裤,一条很大的肉色三角裤,母亲茂盛的阴毛从内裤的边缘探了出来。看着母亲劈开的双腿,我的阴茎滕的硬了起来。我迈步动步了,满脑子都是幻想过无数次的跟母亲做爱的情景,母亲安详地睡着,鼻翼一动一动轻轻的打着鼾,两腿分开一只手放在头顶。不管了,豁出去了。我来到床边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阴户,隔着内裤也能感觉到母亲的温热。我紧张的看着她的眼睛,尝试将手从内裤边缘伸进去。我太害怕她醒来了,还没想好说辞,食指和中指从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我碰到那里了,软软的。我不敢乱动,就这样左手揉搓着肉棒,右手插在母亲的内裤里。感觉自己快要射精了,连忙忍住不行,我还要操她呢。右手继续前进,我碰到了她的阴蒂,这就是阴蒂啊,感觉不小,轻轻的碰了几下,突然母亲开始翻身。急忙把手抽出来,这时她醒了,猛地她盯着我,看到了我伸在自己内裤中的左手,我慌乱的向后退了两步说"你怎么不关电视"之后就逃也似地跑回了房间。
    第二天我装作什么事儿都没有,母亲也没有问我什么,只是晚上进屋时她重重的反锁了房门。"完了,她发现了""不过为什么不问我呢?""锁门什么意思?"我痛苦的躲在房间内,没心思学习。早早的关了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过了一会听到母亲开门出来的声音,她推开了我的房门,盯着正在装睡的我。
"怎么这么早就睡了?"
"不想学了"
"别胡思乱想,集中精力好好学习,听见没有?"
"哦知道了"
简短的对话,我知道了她不会怪我,暂时应该也不会告诉父亲了。
    接下来两周相安无事,期末考试结束了,我的成绩下滑很厉害,看着成绩单母亲沉默了。
"为什么这么差?你爸爸看了不得打死你?!"
"最近晚上学不进去"
"为什么?你每天脑子里都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
不知为什么我反倒先发起了火,我想说每天想着你的大屁股我怎么能学进去?让我搞你一次吧,不搞你我学不进去!
可是我怎么说的出口,一股无名火反倒撒在了母亲身上。
"最近心情不好,我也没办法,你让我爸打死我把!!"说着摔门回了房间。
母亲愣在原地,很长时间才转身去厨房做饭。
    周末父亲回来竟然没有怪罪我考试成绩不好,我也没脸见他躲了两天。星期一早上父亲开心的走了,母亲对我说:"我对你爸说你考得不错,你给我争点气,利用这个假期好好补补!"
    母亲帮我隐瞒考试成绩!太让我意外了突然感觉到我跟她有了共同的秘密。她帮了我!当天晚上,母亲回房没有锁门,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想今天的事情。她帮我撒谎,让我争气点,她应该已经发现我偷摸她了,今晚没有锁门,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半夜被尿憋醒。去厕所回来,经过她的房间,我不由自主的推了一下房门,吱呀一声门开了。母亲背对着门口看不出来是否睡着了,她还是穿着那条内裤,要上盖着毛巾被,我走过去盯着母亲的背影阴茎硬的发痛。犹豫了一会一咬牙,伸手摸上了梦寐以求屁股。好软的屁股,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像梦中一样。
“你到底想怎样才能好好学习?”
突然母亲的声音惊呆了我,她没有睡。
她并没有转过来,还是背对着我。
“我好想摸摸你,妈,对不起,我忍不住”
“知道你这个年龄好奇,其实没什么,你不去想就行了。”
盯着母亲的背影,听着她的教诲我突然爆发了。
“求你了妈妈,让我好好摸一次吧,就一次,我保证好好学习。”
我的手攀上了她的屁股,而且伸进了内裤里面。好光滑的大屁股。
“你干什么,彪了这孩子彪了”母亲开始挣扎,可是一且比我想象的顺利的多,我一用力就把她的内裤退到了膝盖。雪白的屁股对着我,挣扎着想坐起来,我整个身体压了上去,把她压成了趴下的姿势。
嘴贴在母亲的耳边不停的乞求,“就一次,就摸摸,我好好学习。”我伸在下面的双手贪婪的抚摸着她光滑的屁股。中指向下伸进了母亲的阴道。母亲喘着粗气不停的吼“你滚出去,你滚出去。”我不理她,手指慢慢的抽插,后来变成两根,母亲的反抗越来越弱,阴道也湿润起来。母亲机械的重复着“滚出去”我看到她闭上了双眼,我决定行动,用上身和左手压住母亲,右手褪去了内裤。她立即感觉到了我的肉棒,她又开始挣扎,不过并不强烈。我把下体压在了她的屁股上,阴茎深深的嵌在屁股沟内。
“你彪了,真的彪了,放开我,快点!”
我磨梭着下身,试图探入母亲私处,可是她禁闭双腿,我无论如何都挤不进去,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累得我满头大汗。突然,我的右腿分开了她的膝盖,整个身体挤进她两腿间的一瞬间,我的阴茎插进了一个湿润的地方。我的第一次,我操了我妈!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说了句“艹你妈呀”。这让我想起了父亲插入她屁眼那一瞬间。我变得兴奋无比,屁股开始拼命耸动,没多大会儿一股股精液喷涌而出。
    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我们就这样趴着,任凭我的阴茎滑出她的阴茎。过了好久,我爬起来,找张纸帮母亲清理了一下,“对不起妈妈,我先回去了”。她并没有理我。
 

No comments :

Post a Comment